蓝淋吧 关注:59,951贴子:1,279,356

【意外同人】来自肖大叔的情人节礼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情人节之七月

六少爷与腾大叔之房事

这两天腾大叔的脸很黑,以至于家里的大狗都不再摇着尾巴去觅食,远远的看见了便灰溜溜的绕道而行。

     秘书兼管家的景爷爷在众人颤颤巍巍的眼神中不再逃避,选在递参茶的时候问了缘由,然而从办公室里出来也黑了一张脸。

     第二天,助理张小姐给黑脸老板洗咖啡杯的时候发现里面满满的是中药渣。

     第三天,一位满头白发穿着长褂的老者在会客室里足足做了两个钟头,害的各个经理紧张兮兮,生怕公司不知不觉间被人吞并了去。

     第四天,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六少爷喜气洋洋的扑进总裁办公室,一刻钟之后,清洁大妈的垃圾车里布满了“不小心”被砸碎的古董碎片。

      终于,在倒霉的小李不小心带错的文件夹里,大家发现了腾大叔的困扰。

     一张中药单,药补和食补都说明了一个问题,看似强壮的腾大叔竟然患上了每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疾病,腾大叔肾虚了T_____T

     自此,每个被叫进总裁办公室受训的男人脸色总会好看上那么一点点,毕竟,男人之间的理解和同情他们还是不吝给予的。

      腾大叔很生气,后果严重吗?

     对于腾大叔的全体员工,后果足以跟十级飓风相比。

     而对于六少爷来讲,似乎也不是那么严重。只是不知道被隔绝在门外抱着枕头连续等着被宠幸的两个晚上里,六少爷是怎么想的了。

     反正第三天,六少爷便十万火急的打电话给颐养天年的六老爷,把从小到大给他看病的名医地址全部问了个遍。

     从此,肖家弥漫在中药的气息中。

“亲爱的。”

“离我远点。”

     被推开的某人继续缠上来,“腾腾,医生说过,每晚临睡前需要按摩呢~~”

     男人不情不愿的把脚塞进了某只狼爪。

“滚开。”

     一分钟之后,男人的声音持续飚高。

“腾腾,你别对人家这么凶嘛,人家只是在帮你做按摩。”

“滚开。”

“那,我不摸小腿了?”

“滚出去。”

“好吧,我只摸脚心,不摸脚背还不行吗?”

“离我远点。”

“大不了,我就坐在旁边陪你看书好不好?”

      到了晚间,对着心爱人脊背的六少爷虽然知道同床人不喜欢再听自己多嘴多舌,也还是忍不住轻轻的唉了一声。

“亲爱的,其实腰膝酸软四肢无力不一定是肾虚了,虽然你这个年龄是比较容易得这种病啦,但是你跟别人不一样的,你看不出来的,不管在平时,还是在床上。”

     男人没说话,只是狠狠的向后踢了一脚。

      卷着被子爬起来的六少爷依旧孜孜不倦,“亲爱的,那些庸医的话要听一半忘一半,他们根本没从实际考虑,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一个月才一到两次呢?他们是嫉妒我们啦,嫉妒我们精力充沛,所以才想出这种损招,你不要上当啊。”

      然而不管六少爷怎么费劲唇舌,腾大叔只是坚持着养生之道,每日早睡早起,吃的营养健康,并且,杜绝房事。

      连续一个月的进补,腾大叔明显气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就算依旧喜欢黑脸,却看起来不再那么凶神恶煞了。

      而六少爷呢,则像一朵没有雨水滋润的鲜花一样,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迅速萎靡了下去。不仅脸上尖尖的,说话做事明显慢半拍,就连平日最喜爱的饭菜也没有胃口了。


为企业提供完美网络存储服务器解决方案,提供上门安装-技术调试 synology群晖昌讯电脑官方授权总代
广告

     不得已,腾大叔只好再次打电话请来老中医。

       病床上的六少爷睁着雾气蒙蒙的大眼睛,拿出老中医开的药单给腾大叔看。

     之后,清洁工人赶来清理了卧房的古董碎片。

     就算有再好的控制能力,看着那张医药单,一般人也还是会把古董砸碎的。腾大叔托着下巴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依旧愁容满面。

    那天老中医在望闻问切后,给了他一张药单,上面写着,肾水亏空,不宜过多房事。

     而今天,给六少爷的药单上则写着,久积过满,需协调性事。

     如果他们两个不是伴侣就好了。

     他当他的单身僧侣,他过他的花天酒地。

    然而他们偏偏是同在一张床的同居人,他的需求,他不能不理。



     冷着一张脸回到卧房,还没等自己开口,躺在那里歪歪扭扭的六少爷开口了,“腾腾,不要信那个老头的,他一向就喜欢爱夸大事实,偏偏要把只有三分的事情说成五分。我没事的,你都养了这么久,不要为我破功啊。”

    是,他勤勤恳恳,早晚都出去跑步爬楼梯,每日不吃过咸过油的食物,甚至于连最不愿意食用的大粒药丸都吞了,为那个人破功,似乎不值得。

既然他不能帮他协调性事,那总有人可以帮他吧?

    “啊~~嗯~~不错~~好舒服~~”屋子里传来的声音充满愉悦。

腾大叔的脸黑了,前来觅食的大狗看了看,竟跑到屋外百年难得一去的狗窝去。

    其实他本来以为他和他只是比朋友多了一点暧昧的感情罢了,他们在一起像伴侣却更像朋友,他可以不在乎他下半身是不是忠诚,甚至帮他请人来缓解他的需求。

也许,他错了?
      冲进去的过程他还在犹豫踌躇,打开门看到里面的情景,他反而释然了。

兔子般的男人蹲在地上搓揉发红的脚心,像极了某些经常发生在书房的画面,大床上等待纾解需求的男人一脸便秘状的瞪着他。

     他倒是好心情的第一次,给了男人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被脱光衣服的时候,腾大叔模糊的想,或许,中医的话真的不能全信,一个有伴侣的男人一个月一两次确实有些少了。

而在疼痛袭来的时候,腾大叔咬着牙想,就算活到一百岁,什么都没享受到也会很可惜。

      第二天,餍足的某狼舒服的蹭着被子,一脸酒足饭饱之后的懈怠神情,而他怀里的腾大叔则恨恨的瞪着窗边的阳光,他想他应该让中医给他一张全年免房事的药单。

【未完待续】
嘿嘿~~俺家腾腾给的情人节礼物~~俺真素个幸福滴淫啊~~  

【6少爷的忏悔书】俺一个激动把意外同人写成鸟错觉同人555555……俺好悲惨……


回复
举报|2楼2010-02-14 22:19
    裸着坐了沙发


    回复
    举报|3楼2010-02-14 22:32
      先顶,坐下,慢慢看 ~


      回复
      举报|4楼2010-02-14 23:03


        回复
        举报|5楼2010-02-15 01:25
          =^-^= 我 坐下了


          回复
          举报|6楼2010-02-15 08:52
            有爱~


            回复
            举报|7楼2010-02-15 11:00
              很有爱呐~


              回复
              举报|8楼2010-02-15 11:51
                八月风波

                 六少爷与腾大叔之分手热

                  结婚的男人更爱泡吧,这句话放在六少爷身上显然不合适。虽然得到了腾大叔,两人的蜜月期也早就过去了,可是,比起以前,现在来夜店的时光反而是大大减少了。倒不是腾大叔多么严厉,而是六少爷似乎变成了顾家的男人。

                  今天晚上,是难得的不归夜,腾大叔出差在外,六少爷不想一人在家守着寂寞,所以出来跟以往的朋友聚聚,顺便看看圈子里有没有什么新鲜事。

                  然而,席卷而来的风潮并不是什么可以凑凑热闹看过就算了的事,传播性简直超越了流感的分手热正迅速蔓延G吧每个角落,让坐在边缘的六少爷也不幸打了个喷嚏。

                   “喂,你倒是总也没来了嘛。”叼着烟卷的男孩儿拍拍六少爷的肩膀,勾起的笑容带着点邪恶。

                “怎么,想我了?”六少爷接过男孩儿递过的手帕,擦擦鼻子,掩饰刚刚打过喷嚏的尴尬。

                “自然是想嘛,还提心吊胆的以为你也变成居家的男人了呢。”

                  不咸不淡的几句调情,六少爷没什么兴致,男孩儿显然也提不起精神。就在六少爷怀疑自己魅力下降的时候,男孩儿表情严肃的通知了六少爷一件大事。

                  现在的G吧流行起了分手热。

                   听从男孩儿建议的六少爷匆匆离开了G吧,脑子里却还是琢磨着这股不正常的分手热。

                 “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吧里有伴侣的男人有一大半都变得神经紧张,因为随时都要面对家里的那位跟他们摊派分手。”

                 “我隔壁住的一对将近四十岁的中年大叔居然也闹得不可开交,那个整日大便脸的男人昨晚被罚到楼下,整整站了一夜。”

                “听说某大牌明星家里老实无比的男人竟然离家出走,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还有堪比模范夫妻的一对近日也因为其中一个终究是要结婚,连着见了不少名媛淑女,另外一个惨遭抛弃,现代版的陈世美啊。”

                   等到咱们心惊胆战的六少爷终于回到家之后,却发现从来冷清的客厅今天倒是齐全。肖家的小少爷,腾大叔宠爱有加的肖玄公子竟然回来了,呃,至于旁边那位一脸高贵的男人莫非是他的欧阳老师?这也太有差距了吧。

                  如果他家的欧阳真是这个样子,这,到底是谁上谁下呢?

                  索性,在大眼瞪小眼的氛围中,腾大叔开口了。

                “肖玄,你见过。这是肖蒙,跟肖玄一起过来吃顿饭。”

                   六少爷赶快抬起头,堆出满脸笑容,“二弟,小弟都来吃饭了,真好真好。”其实最好的是他们家腾腾竟然早早的回来了,晚上终于不用再无聊到G吧拍苍蝇了。

                   几个面色各异的男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静悄悄的晚饭,等到甜品上来的时候,大概腾大叔也有点受不了这种寂静到几乎严肃式的家宴,终于在肖家二弟咬下第一口酥皮饼的时候开口了。

                  “几个孩子们现在都变得忙了,家里比较空闲,有时间的话就带上他们一起过来看看吧。”

                   一贯冷面的腾大叔突然而来的豪迈言语倒没让大家多惊讶,毕竟几年下来,也该接受了,再加上六少爷每晚的耳边风,对于同性的感情,腾大叔也算接受了。

                   而且,那位二弟媳林加彦和小弟的欧阳老师都是绵羊一般的男人,就算过来怕是也吃不了多少东西,说不了几句话,或许还能帮帮忙带孩子,如此这般,似乎叫过来也不算亏。

                   腾大叔阴暗的点头。

                 “哼。”一贯骄傲到连家都不愿意回的肖家老二竟是一脸不屑。

                腾大叔想发火,却总觉得今天心情不错,好久没见的弟弟也回来了,和那个人置气不值当。

                  “大哥别介意,二哥心情不太好,刚刚跟家里那位闹别扭了。”开口的肖小弟似乎也愁云缭绕,眉头皱的死紧。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0-02-15 20:35

                     六少爷夹了块云片糕放到肖小弟的盘子里,“腾腾难得松口了,哪天带着欧阳老师来玩啊。”

                    “就算大哥同意了,也得人家愿意啊。”肖小弟勉强笑笑,咬了口云片糕皱着眉头咽下去。

                     这次聚会显然不符合天时地利人和,两个弟弟来的唐突,走的迷惘,然而最心焦的莫过于听了悲惨故事的六少爷。本来以为两个弟弟生活稳定,家庭和睦,没料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琐事也能让同居的双方争吵冷战。

                     “原来欧阳煮饭做菜很勤快啊,最近却迷上了一本连载的小说,人家不更新,他都没有心思做饭,就连我特地请假带他去看电影都只是很勉强的答应。我受不了了问问他,他居然质问我为什么不干活,说我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一辈子当个孩子。”

                    “二哥那边我不清楚啦,但是听说没脾气的林加彦也变得爱闹别扭,经常参加同事的聚餐不算,还和班里的某个女孩子打得火热,二哥肯定不会高兴啦。”

                     肖小弟走时还拍拍六少爷的肩膀,“反正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还有感觉的时候要懂得珍惜啊,别被生活磨平了激情,到最后,怕是,唉。”

                      难道分手热真的蔓延到世界的每个角落了吗?从前信誓旦旦说相约一起走下去的情侣怎么都变了模样?明天显然没到世界末日,怎么前一刻还嚷嚷着下辈子的人,这一刻都火急火燎要分手了。六少爷想不明白,打个电话给修拓,那边却告知也进入了没有激情的季节,修拓大吐苦水,说他的买家竟然提不起兴致,每日的恩爱变成了每周一次的例会,实在让人心急。

                     六少爷提供了一批情趣玩具的地址后,赶忙挂断电话,匆匆跑到楼上,钻进情人的被窝,瞪着黑亮亮的眼珠动也不动的看刚刚洗漱过的腾大叔。

                  “怎么了?”

                     腾大叔最受不了六少爷这种欲语还休的眼神,尽量放柔声音,走过去像对大狗一样拍拍六少爷的脑袋。

                  “腾腾,你说,我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六少爷清清嗓子,“他们都说不可能的,没几个永远幸福的,他们都那样那样,我们,我不知道,”

                     明白了六少爷意思的腾大叔掀开被子躺进去,“日子嘛,一天天的过,过完了就完了。”

                     等了半天情人答复的六少爷竟然等到这么一句话,看腾大叔熄灯睡觉的干脆样,委委屈屈的转过身子,轻微的叹了一口气。

                     原来什么一辈子,什么永远,将来,都不过是人说的,今天可以说我爱你爱到可以去死,明天也可以说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才是生不如死,承诺这种东西,通通是最没用的屁话。

                   
                      天微微放晴的时候,腾大叔揉揉发酸的肩膀,再一次承认岁月不饶人这句话中的真谛,扭脸去看一边正值美好时节的六少爷,小脸依旧皱皱巴巴的一团,嘴巴还瘪着,活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嗯,昨晚似乎没睡好的样子。本来以为六少爷自己能想明白,毕竟是个成熟的男人,又那么聪明,不至于钻进牛角尖就爬不出来。看来这次还是他看的轻了,再有担当的男人,有时候还是会像孩子似的,需要旁边有个人拉一把。

                      早晨一起出门遛狗,大狗跑的欢畅,六少爷则没精打采,耷拉个脑袋,腾大叔看看四周没什么人,咳了一声,“昨晚的事啊,你别想太多了。”

                     六少爷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一片无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轻易受别人的影响,不是什么都干不成了吗?这点道理,你应该懂。”

                  “可是可是,”六少爷眨巴眨巴眼睛,“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呢,不是说过不离不弃嘛。”

                    “肖玄和他家的欧阳就是拌拌嘴,欧阳大概是看肖玄最近放纵的厉害,才整治整治他,至于肖蒙,那个别扭的家伙每次都爱这样装可怜,明明他家那个整日受他欺负,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恶人’。你不用太为他们担心。”

                    “不光是他们啊,还有,还有,”六少爷难得嘴巴变笨了,“总之就是好多人都要分手了。”

                  “哦?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

                  “还是说你觉得不喜欢了?”

                    六少爷赶忙摇头。

                  “那就是了,别人的事情自有别人去操心,喜欢与不喜欢还是自己才能够决定的。如果只看别人的喜恶,那感情什么的,也不真了,既然感情不真了,勉强下去自然没什么意思,分手也就没什么烦心的了。”

                    腾大叔摸摸六少爷的头,“好了,别想了,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吃饭吧。”

                     六少爷的牛角尖钻出来了吗?答案是肯定的。至于过程,六少爷倒是蛮遗憾的,难得他脆弱一次,他家腾腾怎么一句深情的话也没说出来呢,哪怕来个保证什么的,要知道,腾大叔还没对六少爷说过什么一辈子,什么天长地久呢。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人家说过的又怎么样了呢,或者,他家腾大叔的过日子说法比较真,一天一天的过下去,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整日的担心什么的,还真犯不着。

                    所以说,还是自家的腾大叔最可爱啦,六少爷满足的想。


                  【ps】谢谢吧主加精~~~另外作者不是俺噢,是吧里的【肖大叔】,俺是奉命转的~~当然这是他送给俺的情人节礼物啦~~咩哈哈哈哈,俺真是个幸福滴银


                  回复
                  举报|10楼2010-02-15 20:35
                    MT4外汇清算对冲系统开发,助经纪商减少交易风险,司通科技1对1高端专属定制 ——司通科技专业金融软件开发商
                    广告
                    沙发~楼楼你们俩有JQ噢~


                    回复
                    举报|11楼2010-02-15 21:14
                      楼上是我~


                      回复
                      举报|12楼2010-02-15 21:16
                        喜欢这一章,日子就是一天一天过下去。肖大哥其实是个很可靠的人,我挺喜欢他的。


                        回复
                        举报|13楼2010-02-15 21:20
                          俺是来虎摸楼上滴!


                          回复
                          举报|14楼2010-02-15 21:35
                            来看看,慰藉一下。


                            回复
                            举报|15楼2010-02-15 21:36
                              马克一下 有空慢慢看~~


                              回复
                              举报|16楼2010-02-15 21:56
                                回复:12楼
                                嘿嘿,俺们是模范夫妻~~


                                回复
                                举报|18楼2010-02-15 22:33
                                  这章好多夫夫出来跑龙套,我喜欢~


                                  回复
                                  举报|19楼2010-02-15 23:44
                                    我最稀罕六六这对了~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20楼2010-02-16 11:38
                                      配角如云,匪我思存~只有66才是我的爱~


                                      回复
                                      举报|21楼2010-02-16 19:52
                                        九月相思



                                        六少爷与腾大叔之短信狂人



                                        过去的年轻人谈恋爱总是要有手漂亮的钢笔字,为什么呢?自然是为了那一首首优美煽情的情诗能够以最完美的姿态呈现在心上人的眼前。

                                        现在的年轻人倒是不必那么麻烦了,但是手指头的功夫还是少不得的,毕竟就算是发短信也是一件力气活嘛。

                                        所以咱们可怜的六少爷最近天天长吁短叹,吵吵着要大补,补什么呢?自然是变成手机手的手指头了。



                                        肖家的生意不是一帆风顺,腾大叔最近又匆匆忙忙的赶到了遥远的C城,归期不定。

                                        这可让咱们的六少爷心急火燎,就差没跟着去了。

                                        要不是还要留下来照顾一屋孩子,做个模范丈夫,他肯定早早就走了,才不继续在这里对着手机唉声叹气,顺带按摩僵硬的手指头了。

                                        有人说了,两方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少爷,就算分隔两地,也可以直接煲电话粥,大可不必一条一条的发信息。

                                        可咱六少爷也说了,其实啊,这短信的好处多着呢。不仅表达感情深刻又含蓄,而且还可以不论何时就发上一条两条,不用考虑对方是不是正在开会不方便收信息。

                                        所以,六少爷因为腾大叔,变成了短信狂人。



                                        “亲爱的,明天那边会下雪,记得多穿点衣服,冻坏了我会心疼的哦~~”

                                        六少爷发完短信之后就抱着手机苦苦等候,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回复,虽然他也知道他家腾大叔一贯的面冷口冷,这种温暖牌爱心短信一般是得不到回复的。但是心里也还是有些期待,哪怕只有个小笑脸嘛,也能让人高兴上半天。

                                        结果,自然是一脸失落的六少爷独自下楼与孩子们吃晚餐。



                                        睡觉前,六少爷依旧噼里啪啦按手机不停,说的也都是一些“废话”。

                                        “亲爱的,我现在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觉了,旁边没有你,还真是不习惯,可是你临走那天晚上留下的回忆,嗯嗯,倒是足够我回味了。”

                                        “亲爱的,你在干嘛呢?不准偷吃哦~~不过我想你也不会的,毕竟我喂得你饱饱的,你应该不会饿吧。”

                                        “亲爱的,熬夜伤身,记得要早点休息啊,么么,我先睡了。”



                                        总之,不论发过去的短信有多么浪漫煽情,肉麻恶心,不论发短信的人是多么望穿秋水,心急如焚,腾大叔就像一片冰冷的海,那些情话甚至没有带起一点涟漪,就消弭不见了。

                                        而可怜的六少爷呢,也还是执着的坚守着一个人的短信热潮。



                                        这晚叶修拓为了庆祝他家的林寒成功发行了一套漫画集,特意请任店长和六少爷一起去家里吃饭。

                                        饭后吃水果的时间,任店长看着低头辛勤耕耘的六少爷,问了一句,“肖腾还没回来吗?”

                                        六少爷摇摇头,叹了口气。

                                        叶修拓也凑过来,一脸惊奇的,“难道那个冷面的巡海夜叉,也学会发浪漫短信了?”

                                        六少爷笑的尴尬,“其实,多数是我在发啦。”

                                        惊奇的男人还不罢休,非要把手机抢过去看个究竟。

                                        翻到收件箱,里面署名腾腾的信件却少的可怜,打开后,也只是单音节的嗯,或者应付式的好吧,知道了之类的。

                                        满足好奇的男人一脸同情的看着六少爷纠结在一起的指头。



                                        “其实腾腾还是蛮关心我的啊,就好像前几天他还打电话问我一个人在这边好不好呢?”

                                        “他只是不爱说话罢了,平常我们在一起他也不怎么说话的。”

                                        “但是我明白他的,我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就好了啊。”

                                        “腾腾还是很关心我的。”

                                        任店长翻翻手里的杂志,抬起头,“好像他只是打过那一次电话吧?”

                                        六少爷一脸哀怨的看向店长。



                                        “也许他是真的忙呢,有时候我画画的时候也不耐烦去回复信息的。”林寒放下一盘切好的菠萝片,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同情,“又有可能是他很在乎你的,只是不会表达吧。”

                                        “我看啊,这个肖腾,还是应该多少给他点教训,要不太不把你当回事了。”叶修拓显得有些义愤填膺,“我看干脆这样好了,从现在起,你也不给他信息了,看看他什么反应。”


                                        回复
                                        举报|22楼2010-02-16 21:39

                                          任店长抬抬眼皮,“修拓,别起哄了,林寒说的对,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都不一样,逼得急了也许适得其反。”

                                          六少爷拿起一片西瓜,笑笑的,“对啊对啊,还是宁远了解我和我家腾腾。”



                                          陷在枕头里,六少爷来回摆弄着手机,从晚上十点直到凌晨一点,手机依旧静悄悄的,完全坏掉了似的安静。

                                          他没给他发信息,他也好像无所谓一样。

                                          他不是故意要跟谁赌气,或者试试他家腾腾到底在乎他吗?他只是也有些累了,疲惫的时候即使是一贯笑眯眯的他也懒得追赶了,他也想要被情人疼爱,哪怕只是一句温暖的问候,让他有力气继续死皮赖脸的缠住他。

                                          不过,也许他家的腾腾没有这份心思。



                                          连续三天的日子也还是过下去了。

                                          第四天早晨,六少爷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发现他家的腾腾正在餐桌上啃面包,“呃,怎么没说一声就回来了?”

                                          “哦,”腾大叔看起来有点疲惫,“我怕你忙,自己能回来,就没必要去接机什么的了。”

                                          瞧,这就是他们家没有激情和浪漫的腾腾。

                                          “那累不累啊?今天还去公司吗?”贤惠的六少爷凑过去倒了杯牛奶递上。

                                          “今天没什么事,就不去了,”腾大叔喝完牛奶,站起来,“有点累了,先上去睡会儿了。”

                                          六少爷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郁闷。终于盼回来家里的另一个房主,却没有想象当中的热情,哪怕是给他展现热情的机会也没有,他家的腾腾便匆匆的上了卧房。

                                          唉,睡觉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哪怕先给我一个拥抱啊。

                                          六少爷哀哀的吃完了早餐,想到今天还是应该出去办点事,套上了外套,却发现从外套口袋掉出的手机一闪一闪在发亮。



                                          “腾腾,”卧房的门被推开,兴高采烈的某人扑在柔软的被单上,把头凑在腾大叔的脸颊边,吧唧就是一大口,“我好爱你哦~~”

                                          “干什么啊?”还没睡着的男人不自然的把头扭开。

                                          “对不起啦,这两天手机一直没动静,我也就懒得带着它了,你也知道,那个手机只有你知道号码,你不理我,它真是寂寞死了。所以所以,我不是故意没看到,也不是故意不回复你的信息啦,你别生气别生气好不好?”

                                          “腾腾,既然你已经订好了温泉宾馆,那现在起床,我们去那边吧?”

                                          “啊,你累了的话不去也可以,我们在家庆祝也好啊。”

                                          “腾腾,我早就说了,你可是很关心我的呢~~”

                                          “来,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关心吧。”

                                          拜托,这个是脱了衣服贴在一起就能感受到的吗?六少爷~~



                                          如果腾大叔早知道自己的那一条信息会造成从早晨延续到晚上的热情,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发?当然,不同于腰酸背疼的腾大叔,吃饱喝足的六少爷摆弄着手机,暗暗的想,以后还是应该每天都给他家腾腾发信息呢。



                                          回复
                                          举报|23楼2010-02-16 21:39
                                            回复:21楼
                                            俺也爱乃~~~


                                            回复
                                            举报|24楼2010-02-16 21:41
                                              嘛哈哈哈哈
                                              自沙这种东西果然是浮云
                                              所以我还是SF

                                              话说真不知道意外打不打算虐...
                                              虐起来一定很爽- -


                                              回复
                                              举报|25楼2010-02-16 21:45
                                                那我也捞了个板凳


                                                回复
                                                举报|26楼2010-02-16 22:07
                                                  最爱这一对了~~~~
                                                  楼主MUA个~

                                                  狼妈的文貌似没有不虐的。。。。。。
                                                  腾腾凶多吉少。。。


                                                  回复
                                                  举报|27楼2010-02-17 00:47
                                                    6少爷真可爱啊~~

                                                    要抱的到这么别扭的腾大哥也就只有6少爷的缠功有用~~哈哈


                                                    很喜欢这一对


                                                    回复
                                                    举报|28楼2010-02-18 17:32
                                                      支持~~很自然的文风。


                                                      回复
                                                      举报|29楼2010-02-18 18:05
                                                        十月 信物



                                                        六少爷与腾大叔之赝品



                                                        今天,六少爷在办公室签收了一份快递。

                                                        一个木头的盒子,上面贴着易碎品,寄件人上署名肖腾。

                                                        兴致勃勃的六少爷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件陶土的盘子。

                                                        放在里面看起来还是蛮精致的,可惜六少爷拿出来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的一研究,很明显,这应该是个赝品。



                                                        他家腾腾怎么会送给他一件赝品呢?

                                                        所以,难道是他家腾腾被那些人骗了。一定是的,他家腾腾那么粗心,这种事情应该让他陪他去挑选嘛,免得被人坑了。

                                                        不过,既然是他家腾腾给他选的礼物,不管是不是赝品他都很喜欢啦。



                                                        回家之后,六少爷就在研究应该把那个盘子放在哪里,既要一个引人注意的地方,让所有来过的朋友都看到他家腾腾送给他的礼物,又要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保护这个脆弱的盘子别被碰碎了。

                                                        于是,六少爷就捧着这个盘子在家里转来转去。

                                                        大女儿看到了,撇撇嘴,“这么烂的盘子随便摆个地方就好了。”

                                                        二女儿看到了,皱皱眉,“家里放这种东西,会不会跟主风格很不搭。”

                                                        小女儿看到了,眨眨大眼睛,“呃,容六叔叔,这个是赝品吧?”

                                                        连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他们家腾腾怎么就没看出来呢,唉。



                                                        晚上腾大叔回来后发现家里的格局变了个样,倒不是又重新装修那么夸张,只是沙发从东边搬到了西边,电视从北边搬到了南边,东西都没变,只是位置重新归置过了。

                                                        累得满头大汗的六少爷喜滋滋跑过来,“亲爱的,你回来了啊,等一下我去洗个澡我们就出去吃饭。”

                                                        “出去吃饭?”

                                                        “对啊,庆祝你第一次送我礼物嘛。”

                                                        “呃。”

                                                        腾大叔眼神不自然的看到了那个被当成贡品摆在架子上的盘子。



                                                        “你觉得这个盘子怎么样?”

                                                        “那还用说,很漂亮啊~~”

                                                        “还有呢?”腾大叔表情带着点尴尬。

                                                        咱们聪慧可人的六少爷自然心领神会,“没关系啦,虽然是赝品,可是还一样漂亮呢,我想就算是正品也不一定多好看。”

                                                        “嗯?”腾大叔皱眉。

                                                        “腾腾你是被人骗了对吧?我知道你为我挑这个礼物肯定是煞费苦心的,但是一走眼,就被人骗了,没关系,你下次带着我去,我可是这方便的行家。”



                                                        腾大叔看着一脸喜气的六少爷跑上去洗澡,呼了一口气。

                                                        他没看出来最好,反正吃亏的是他。

                                                        那个笨孩子,难道他不知道他也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从小就泡在古董堆里,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不是真品。

                                                        哼,他才不会说那个盘子是他自己做的呢。

                                                        下次他再管他要什么亲手做的东西,他也不会说的。这就叫自作自受。



                                                        刚洗过澡的六少爷打了个喷嚏。

                                                        “嗯,腾腾,我们准备出门吧。”

                                                        “还是不了,在家吃吧,我累了。”腾大叔坐在了餐桌上。

                                                        “呃,可是我叫张妈今晚别准备了啊。”六少爷磨磨蹭蹭到了旁边,搂着腾大叔的脖子撒娇,“腾腾腾腾,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我想吃你做的剁椒鱼头了。”

                                                        “是吗是吗?那我马上去做给你吃啊。”妻奴六少爷戴上围裙喜气洋洋的奔赴厨房了。



                                                        伺候完腾大叔吃鱼,六六一脸谄媚的靠近,“腾腾,好吃不?”

                                                        “嗯,下次少放些油。”

                                                        连连点头的六少爷蹭在腾大叔肩头,“好的好的,不过啊,腾腾什么时候亲手为我做点东西呢,我也不是要你学那些小女生做手工饼干爱心盒饭之类啦,就是就是,想要你亲手为我做点东西嘛。”

                                                        “我手没你那么巧,做这些做不来。”腾大叔瞥瞥旁边一脸甜蜜的六少爷,他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投错了胎,女孩子的针线活他依然能拿得起来,上次竟然给他织了条围巾,害的他当时惊讶的忘记了反抗,被那家伙占到了便宜。

                                                        “可是可是,还有很多是不需要手巧的啊,像是为我唱首歌啦,为我跳支舞啦,为我生个孩子啦~~~啊,我错了错了,腾腾打人不打脸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亲手做的东西比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东西比较代表心意,腾大叔依旧为六少爷做好了那个盘子,他是真的不会十字绣,也对针线那种女孩子的玩意头疼极了,让他唱歌跳舞更是不如给他一刀来的爽快。

                                                        即使做瓷器是前些年兴过了的东西,他也觉得那是他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就算看起来一点也不漂亮,连最小的女儿也知道那在地摊根本就是一块钱三个的玩意,他也还是想把这份心意送给那个整日笑眯眯的男人。

                                                        至于盘子的真正来历,既然他已经厚着脸皮做了,原本也不打算瞒着的。

                                                        可惜那个原本聪明的男人根本没有想到他亲手做的可能性。

                                                        那么,他也不多事了,等着他自己来发现吧,反正,他给他的时间会很长。





                                                        回复
                                                        举报|30楼2010-02-18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