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1贴子:1,279,240

【期待度同人】第三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度叔。

顺便前情提要,吞了就不是我的错:
以出书版为基础,怨念产物,主虐徐衍(我有尽力,至于结果…… - -#),结局HE(已写好,但是过程停留在摸索中)。
是有大纲、有结局、有完结期限(三月底前)的三有产品,可以放心跳坑。

另外,鉴于情节方面对配角的需要,打酱油者众多。

二楼正文。


不比传统BI,多样数据分析方法及模型,多维交互联动,可视化的企业数据管理! 高度支撑领导者决策,管理驾驶舱!
广告
文案

在颜文和徐衍心里,颜可代表了什么?
在颜可看来,颜文和徐衍又意味着什么?

颜文留下的一箱遗物,打破了徐衍和颜可平静的生活。猜忌怀疑……真相埋在死角,“眼见为实”也可能只是视觉误差

那些自卑与自负模糊掉了真实的心意,这让彼此在爱情面前,变成了合上盖的广口瓶。



Chapter 01

徐衍还是忍不住手贱,翻开了那个箱子。东西虽然老旧,却很是扎眼,风格华丽张扬到欠揍。那种设计,无论什么年代都少有人敢用,但是配上镇得住它的人,又能够恰到好处地展现主人的嚣张。
“哼!”
徐衍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气势,当然,出现在他自己身上的时候除外。
但无奈这箱东西是颜可带过来的。
那个男人,知足到都没有脾气,对这类风格的东西自然欣赏不来。箱子和里面那些画其实属于一个叫颜文的人,据说和他很相似,尽管他不想承认。
让他有点抓狂的是,那个人还有另一个身份——颜可的弟弟。

六点五十九分,瞥一眼墙上的挂钟,徐衍已经怒到快要面部抽筋。奈何箱子和挂钟都瞪不穿,该来的人也是一个都不出现。
“!”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屋子里的怨气将近爆棚。
“啊!下班的高峰期,你竟然让我赶过来……”进门的男人还想继续抱怨,但被徐衍的阎王脸堵回来,话里就多了点告饶的意味,“迟到半个小时而已,你不用像看见杀父仇人一样吧。”
男人眉目如画,笑起来的模样很讨喜,只是徐衍全然不买账。尽管没再用眼神把来人钉穿,周身的低温也还是冷得人发颤。
谁让到的人是容六,又不是颜可。
不过容六倒是不怎么受影响,径自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而且大有喋喋不休的趋势。终于逼得徐衍忍无可忍:“你废话要是不那么多,早就把自己卖出去了!”
一句话正中死穴!容六扁起嘴,要去墙角画圈圈。

徐衍才懒得理会他。
“找你来是有正事的。”徐衍踹一脚边上的箱子,“这箱东西帮我看看。你们容家不是有私人展馆么,借得出地方放这点东西吧?”
“哦?”听见新鲜事,容六瞬间回神,伸手开箱,“展馆那是我家老头的,Narcissism我倒是可以替你做主!”边说还边飞了个挑衅的眼神给徐衍,笑得欠扁。

玩笑归玩笑,容六倒是也正经起来。神色变得严肃,发现新大陆一样来回打量手里的画稿和徐衍,有点惊叹又佩服地:“啧啧,徐衍你转行吧!我们容家不会比Staff更亏待你的!”
“!?”
“不然,你想兼职也可以。”
“……”
容六完全无视徐衍的诡异表情,摆开如获至宝的架势,在箱子里翻得欢快。
他越翻还越来劲:“有段日子没看到这么有灵气的画了,我家老头肯定喜欢!你都没见着这几个月画廊的生意,跟他脸色一样差!”
结果抬头,容六就发现——还有更差的。
徐衍一把拍上箱子,咬牙切齿:“这些东西不是我的!”
“啊?”容六万分惊疑地,“但是,明明很有你的风格啊!”当然,不是也不要紧,容六再接再厉:“不是那更好,把人介绍我认识吧。你的人,我不会亏待的!”

屡屡被人抢风头,况且对方还死了有十几年,徐衍的情绪已经不是一般恶劣,索性打定主意刺激容六:“好啊,今年清明你早点上我这儿来,我领着你去祭拜。”
“啊???啊!!!怎么能这样!”容六哀嚎着,彻底被打击了,“最近真是求什么什么不来。”
想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竟然频频遇到不买他账的人。好不容易撞见个好货色,却是想买也买不了。
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成“有主物品”啊!?

容六光顾着哀叹,差一点就忘了他此行的目的。
他可不是供人随意差遣的对象,只是最近某人的荷尔蒙过强,简直呈辐射状散发,实在值得好好研究。
同样是摊上年纪大自己很多的恋人,怎么他就被折腾到萎靡?
蔫蔫地往徐衍那边望过去,容六险些惊掉了下巴。虽然说烛光晚餐的排场并不稀奇,但是就徐衍那跟人气一样火爆的脾气,如今竟然顶着一脸花痴,做绅士状比划着点蜡烛的动作,容六只觉得活见鬼一样惊悚。


回复
举报|2楼2010-02-10 10:20
    要是这“惊悚”也能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他该有多圆满啊!

    徐衍尽管折腾得投入,但是渐渐也察觉出不对劲来!?环顾四周,就见容六一脸委屈地冲着自己,泫然欲泣。
    他尴尬地咳嗽两声。
    像容六这样的美人,粉嫩到让人口水,要是以往,再怎么他都会有点兴趣。可惜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反倒是颜可的神态,总是温暖里带了点畏缩,轻易就踢爆他的兽性跟欲念。

    “你不会是想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
    实在不像是招待客人的口气,加上徐衍一脸明显的“好走不送”,是人都看出来了,不早点闪人一定等着被怪兽踩扁!
    容六悻悻地拖了箱子,哀悼最近的不顺风不顺水。往门口磨蹭的过程中,逮住仅剩的一点时间,抗议面前春风得意的男人太过重色轻友,连颜可的面都不让见,他就动手赶人。
    好在重色轻友的男人还有那么一点良心,安慰着把容六送出门去,“有空会到Narcissism任人宰割”的承诺也很有诱惑力。但就是这最后一点诚意,也淹没在徐衍翻来覆去的叮嘱里。
    “记得照顾好我那箱宝贝!”
    “千万当心里面东西!”
    “拿走了就别还回来!”
    ……
    聒噪!!!

    挂钟敲过十二点,算算容六也走了有四个多小时,可另一个早就该回来的人还是不见踪影。
    徐衍一开始还能表现得悠闲惬意,托了酒杯等在客厅的沙发上,但是现在人都醉得东倒西歪、眼神迷离,就没法再用常规去衡量他的脾气了。
    那个男人向来都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竟然也有胆给他来个“先迟到后爽约”!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徐衍都以为自己幻听了。
    MD!以为他是闲到没事可干吗?他推掉所有通告是为的谁啊?那个老男人还真以为自己值钱了怎么的!?
    准备了一肚子狠话,结果还没等发飙,又咽了回去——就因为男人言语中透着的那点期待。
    徐衍努力反省,最近是不是对颜可好过头了!演唱会比他重要就算了,那种顶多是人情需要的庆功宴难道也排在他前面?把他徐衍当什么啊!
    整个人软倒在沙发里,眼神都发直,徐衍还是不依不饶地死死朝着门口的方向。失去意识前反复念叨着那几句:
    “我看你还能成天守着那个箱子当宝贝!”
    “我把他那点东西全卖了,看你拦得住我!”
    “少把我跟他相提并论!我不是你弟投胎的!”

    直到大半夜颜可都没回来,徐衍本来以为事情可以瞒久一点。可惜跟理想有差距,那个叫做现实。
    清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颜可那让他安心的脸,好事情;眼神是紧张又关爱的,虽然带了点“弟弟乖”的意味,勉强接受;谈起话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昨天大家闹得太晚,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了。”
    徐衍才刚省人事,还在同宿醉的后遗症抗战,接过颜可递来的毛巾,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作为敷衍。
    “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吧?那个……约好的庆祝,下次补偿你吧。”
    “谁有功夫等你!?”徐衍抬抬眉毛,“昨天容六过来了,我忙得很!”
    他是什么人!向来只有别人等他、讨好他的份!他才不会准备好一切,巴巴地去等个各方面都只能勉强算合格的老男人!
    至于昨天晚上,他狠狠地把饭菜、蛋糕、香槟、礼物统统扔进垃圾桶的种种行径,徐衍本能地选择性失忆。

    颜可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又恢复常态。说“那就好”的时候,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
    那带了点委屈的神情让徐衍看在眼里,有着奇异的吸引力,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来得不看时候。
    “颜可!”直觉地喊着男人的名字,嘴唇就往白皙干净的颈项间凑过去。这是他家他的卧室,起邪念也是应该的。
    “我还有件事情想问你。”颜可习惯地缩了缩脖子,话说得有些吞吞吐吐,“我的箱子,你有没有动过?”
    “……”
    见徐衍没什么反应,颜可有点着急:“就是最近放在客房的那个,你是不是动过了?”
    “嗯。”应得不甘不愿,就着眼前的细嫩皮肉,徐衍有展示森森白牙的冲动。
    “那箱子呢?东西现在在哪里?那是阿文……”
    兴致被全灭,徐衍不耐烦地回他:“你有必要这么紧张?不就是你弟弟留下的那点东西,我又不会把它们怎么样。”
    这种破坏气氛的事情多重复几次,他TMD还不迟早阳痿!
    “那些画我托给一个开展馆的朋友了。”
    “画!?”
    “嗯。你自己也说他是有天赋的人,虽然人已经不在了,但是你也不想他的才华就这样被埋没吧!”
    徐衍的眼神看起来严肃认真,让颜可有一瞬间的心跳加速。
    “你是因为这个才……等等,你是说放在箱子里面的东西是画?”
    “是啊。”徐衍狐疑地审视一脸诧异的颜可,“不然应该是什么?”
    让徐衍这么一问,颜可倒是显得有点窘迫,摇摇头,结束了这个话题。

    心思都放在那箱子东西上,颜可完全没有注意到,趁着说话的时候,某年轻偶像那双让万千女人尖叫的手早就流窜到不该放的地方去了。
    “嗯!?”这是……
    “昨天晚上爽约!今天又误会我的好意!”徐衍脸不红、气很喘地控诉,“你要补偿我!”说话间,唇舌沿着颜可的身体曲线蜿蜒而下。
    脸皮就是要堪比城墙,才有便宜占。

    只是便宜占得太容易,反而有点不习惯。
    徐衍抬头就看见那张平日里略嫌苍白的脸,透着粉嫩可口的颜色。但是眼神一对上……
    “我不是你弟弟!”徐衍气结,再别让他看到那种该死的表情!
    “啊!?”
    突然给他这样一句话,颜可完全不知所措。被徐衍愤愤地咬了一口,也还是一脸的茫然。
    而有人最近一直纠结于某种嫉妒情绪,愤怒难平,硬是压住颜可折腾了整个晚上,还是念念不忘那句话。
    “我不是你弟弟!”


    回复
    举报|3楼2010-02-10 10:20
      娘啊,我要坐这个沙发
      我的期待度啊啊啊啊啊

      LZ继续
      俺看好乃


      回复
      举报|4楼2010-02-10 10:32
        谢谢楼上! ^^

        呃,我在晋江选了首发,那边已经更新到chapter 04了,要是没人告发我,我就一起搬过来。(左右张望,小小声)


        回复
        举报|5楼2010-02-10 10:37
          好啊好啊!都搬过来吧!


          回复
          举报|6楼2010-02-10 10:46
            很好,看完,再来爬楼

            话说我以为是从颜可出走后开始写呢
            原来还是从早些的时候
            不错不错
            这文追了

            近来觉得蓝大的小攻们在同人文里面有点相似
            特别是大牌和肖美人
            嘻嘻


            回复
            举报|7楼2010-02-10 10:51
              哇塞,才看到LZ大人的话,搬来吧,亲爱滴


              回复
              举报|8楼2010-02-10 10:52
                近来觉得蓝大的小攻们在同人文里面有点相似
                特别是大牌和肖美人
                嘻嘻

                ---------------------------------------------

                嘿嘿,乃真相了。
                其实我自己写着写着,也觉得OOC了。 Orz 大牌在我手里,好像成了心理未成年的肖美人(其实我觉得肖美人也没成年)。

                主线是想让徐大牌完成心理成年的过程,起码要懂得怎么疼大叔才是大叔想要的。

                那个,好像我这志向比能力……高出一截了。

                写成啥就是是啥吧。 - -#

                PS:我去搬。


                回复
                举报|9楼2010-02-10 11:13
                  Chapter 02

                  现在的徐衍正是危险驾驶的绝佳典范,顶着强大工作压力又攒了满腹的怨气,再加上疲劳驾驶,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状态了。
                  本来以为事情已经解决掉,没想到反而变得没完没了,根本是阴魂不散。早知道会这样,倒不如一把火烧掉颜文的那些东西来得干净利落。
                  之前来电话的容六也八成不怀好意,那欢乐的八卦腔调,徐衍怎么听怎么别扭。

                  “徐衍,你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在箱子里?”
                  “嗯!?”那天的事情早被徐衍抛到脑后,一时间唤不起任何印象。
                  “包得这么严实,很可疑啊~”尾音拖得太长,徐衍在电话这边都能想见容六笑得花枝乱颤的模样。
                  “老实交待吧,这些东西谁给你的?”容六大方地伸了狐狸尾巴在外面,“你也不用敷衍我,那些画早都把你出卖了。干这行的这点小伎俩还是看得出来,整个系列都是‘画中有话’。竟然有人会给你这样的东西……啧啧,你小子对我隐瞒什么了?”
                  隐瞒什么?他能隐瞒什么?那些该死的东西根本就不是给他的!
                  徐衍一口气顺不过来,摔了手头的杯子也还是余怒难平。
                  “东西你先帮我收着,回头我过去拿!”说完,徐衍就一把掐了电话。

                  起初并不打算在意,但是容六的那些话如影随形,逼得他连入睡都不能。一个早上什么也没干,光是把助理到经纪人,甚至合作伙伴,得罪了个遍。最后还因为心理作用,生怕其他人会猜到这中间的蹊跷,闹到现在要旷工半天,自己亲自去容六那里取东西的地步。
                  怒极攻心的人气偶像已经开始不择言地爆粗口。
                  !?
                  猛地一个急刹车,险些造成交通事故。
                  等徐衍回过神来,横穿马路的肇事者已经不知去向,跟在后面的车主又不耐烦地狂按喇叭。要不是他那张脸太过招摇,徐衍早就下车去和人大打出手了。
                  一拳砸向方向盘,今天是真晦气!
                  凭什么要他屁颠屁颠地亲自去拿颜文的东西!?
                  这种时候,徐衍向来容易选择性地遗忘一些事实,比如之前迫不及待把其他人给支走的,正是他自己。

                  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自从跟颜可在一起以后,他都快要忘记以前的生活习惯了。真正的享乐,明明是另一种样子。
                  徐衍调转车头,往路边一家琴行的方向而去。
                  推门,就看到时髦性感的女人正面对着一屋子选择不知所措。
                  AMY,他上一部MV的合作对象,难得让徐衍觉得印象不错的女人。喜不喜欢倒在其次,主要是现在可以用来给他调节心情。
                  “你不是打算就用看的吧?”
                  徐衍取下AMY面前的一把吉他,动手调试。尽管帽檐压得很低,他与众不同的嗓音和熟悉的身形还是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来。原本茫然呆滞的美女一下子惊讶出声。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下午休假,正好路过看到你,就跟进来了。你什么时候对吉他有兴趣了?”
                  AMY摇摇头,看四周没人,便顺手把遮了大半张脸的墨镜摘下来。
                  “我哪里是对吉他有兴趣。”AMY无奈,“最近要客串个摇滚歌手的角色,戏里得弹得一手好吉他,我这是被逼无奈恶补来了。刚好有内行的朋友开了琴行,就过来看看,顺便求教。”
                  徐衍就着手里的吉他,拨了段简单的SOLO。吉他是好吉他,但是指板不薄,颜色也相当男性化,再看看AMY那做了水晶指甲的纤纤十指,这两边搅在一起,只能是互相糟蹋。
                  “有多少戏份,值得把你逼成这样?”
                  被说中伤心事,AMY顿时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唉,能有多少戏份啊。本来是为了争主角去的,弄到现在不得不客串,闷都闷死人了。”
                  “既然这样,都是后期配音,哪会需要你真刀真枪上阵。”徐衍放下吉他,“剧组那边我替你去说一声,动作指导跟音效由我负责就是了。”(注1)
                  “啊!”AMY如蒙大赦,激动地用一个吻将那句“谢谢”贴在了徐衍的脸颊上。

                  稍嫌粘腻的触感,些许的脂粉味,惹得徐衍一阵反感。换口气的同时,思维不自觉地就跳跃到颜可那干净、清爽的味道。
                  时时刻刻都会想到那个男人,自己简直像中了魔咒一样。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不同程度地负增长,盲目又着魔的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专利,但是相比之下,那个男人的沉稳、镇定,好像是多年前就习惯了这样的状态。


                  回复
                  举报|10楼2010-02-10 11:22
                    广告
                    总是被拿去和一个已经死了多年的人比较,时刻被温柔又慈爱的眼神包裹着,嚣张自负如徐衍也不禁开始猜测,落在颜可眼里的究竟是不是自己。
                    又或者,没有那么糟糕!?

                    两个人各怀心思,完全没注意到琴行里另一个角落暗藏的阴影。


                    明星的绯闻和丑闻向来是娱乐头条的最爱,更不用说主角之一还是红到发紫的徐衍。
                    关于他那天遇到AMY的事,明明是多天前就应该出炉的新鲜材料,拖到现在他帮AMY出头的事情都已经甚嚣尘上,才当作证据一样被拿出来,良苦的用心让徐衍都不禁要佩服。

                    “简直无聊!”
                    匆匆瞥了一眼杂志的标题,徐衍就把东西扔到一边,让白胖的经纪人给接在了手里。
                    “你跟AMY的事情,最近是不是传得太厉害了?我都要以为是真的了。”
                    徐衍一个白眼扔过去:“就算我说‘我对她有意思’,你会相信吗?”
                    “相信!怎么不信?”经纪人堆出满眼角的笑纹,“就看你那是什么意思了嘛。”
                    “哼!你们少给我动歪脑筋!”徐衍扯着经纪人的脸往两边拽,以示警告,“我什么状况,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清楚?AMY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少拿这些东西来烦我。公司要怎么炒作、造势是公司的事,别扯上我。”
                    “别生气嘛,老方法用起来总归轻车熟路。上面的人有意下血本重新捧红AMY,才会借你的名气帮一把忙。我记住招呼他们没下次就是了。”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经纪人那笑成一朵花似的脸,徐衍哼了一声,不再追究。

                    用绯闻炒作这种手法司空见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他是有夫之夫,但是大家都在娱乐圈里混了这么些年,有些事情彼此应该心知肚明才是。
                    不过一想到颜可会对这类的借机炒作见惯不怪、满不在乎,徐衍心里又莫名地犯痒。
                    总是想那个人能表现得狂热、火爆,显得更加在乎自己一点,结果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好像狂热、火爆、显得更加在乎的那个人就只是自己而已。回头看看颜可,还是那副老样子,投再大的东西下去也是连水花都溅不起来,别说是激起千层浪了。

                    等徐衍回到家,晚饭时间早就过了,颜可还是在桌边等着他,对着一桌子冰冷的饭菜面无表情。
                    其实经过客厅的时候,徐衍已经看见茶几上的报章、杂志都收拾得整齐。他的那点绯闻早就被宣传得铺天盖地,颜可想不知道都难。
                    认定颜可的呆滞是因为他的“出轨”而伤神,徐衍心疼的同时,竟然生出点飘飘然的得意来。
                    他就知道,他还是魅力无限!
                    徐衍俯下身拥住颜可,满身心的温馨幸福。当然,如果有些事情能够更加确定,他会更安心,也更高兴。

                    “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报道,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徐衍问得急切,但听的人好像根本没听到似的,不见有反应。徐衍对此倒是不怎么介意,只自顾自地继续。
                    “公司有意要捧AMY,所以借我跟她的绯闻炒人气。真相可不是那些媒体胡乱报道的那样哦!我对你是真心的。”
                    徐衍撒娇一样,埋头在颜可的颈项间厮磨,熟悉的孩子气。
                    ——不要相信那些闲言碎语哦,我对哥是真心的!
                    多年前同样的语气,类似的对白,颜可其实没少听过,只是到今天他都猜不透什么才是这些人的真心。
                    不过怎么说他都应该……
                    “谢谢你!”颜可讷讷地爆出句不相关的话,声音不大,但足够让徐衍听清楚。
                    “啊!?”
                    徐衍一下子没弄明白,这是什么待遇?而徐衍惊讶出声的同时,颜可也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把不该说的给说了。

                    其实本来是想,他既不是什么美貌少年,也不是出类拔萃到让徐衍“非他不可”的地步,要说关系更加是非亲非故。像徐衍这种天之骄子样的人物,能留他在身边这么长时间,甚至还有点捧着、宠着的,实在是预料之外的事情。
                    又不像颜文,甩不开那么些年的兄弟情,所以总还有那么点东西,让他觉得应该是牢不可破的。
                    徐衍不欠他什么,能这么用心解释,哪怕是两个人要走到头了,礼貌上也是要感激他还肯对自己好的。


                    回复
                    举报|11楼2010-02-10 11:22
                      至于伤心,那种东西磨了这么些个年头,哪里还会记得。结果反而是那些“不记得”引出了这么一句不怎么好解释的话,他其实真的没有要让徐衍为难的意思。
                      有些规矩,懂得了,去做就是了。

                      颜可默默地理清了思路,发现先前还在热衷于开发自己敏感带的男人正一脸不解地等着下文,有些讪讪的,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好在突然想起下午是去过容家展馆的,被展放在醒目位置上的有颜文签名的那些画,应该就是之前摆在箱子里要给他的。就像徐衍提到过的,尽管人已经不在了,他的思想、他的才华还是可以凭借着曾经留下来的东西去证明,而得到赏识。
                      怎么说,他都是要感谢徐衍的。
                      “我今天看到阿文的那些画了,就在容氏的展厅里。”一提到颜文,颜可自然而然地就一脸欣慰的表情,“真没想到,他都离开这么些年了,还能再遇到赏识他才华的人。”
                      “这都要谢谢你,徐衍!”
                      “……”
                      这回轮到被感谢的人假装没听到了。

                      徐衍直起身来,神色复杂地盯着颜可头顶的发旋出神。以前他还会“别总是你弟弟、你弟弟的”发作一下,但是不起作用的话说多了,自己也觉得无趣。
                      等到颜可因为这诡异的安静气氛回转过身的时候,下巴猛然被徐衍托了起来。不加控制的力道,捏的颜可生疼。
                      把脸凑近,鼻尖对鼻尖地抵着,徐衍直直望进那双他越来越看不懂的眼睛里。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俘虏了这个人的,但明显他判断失误了。
                      那双眼睛,从无视他,到关怀、爱护,到期待、依赖,甚至还可能到达了爱情,但是现在,徐衍恨不能把它们掏出来看清楚,看清楚倒映出来的身影究竟是他?还是其他什么人?
                      “你最近是不是太纵容我了?”以前明明还因为Cany Entercome的小妞对他发过火的。
                      还是说,这其实本来就用的是对待颜文的态度?
                      “啊?”
                      颜可发觉自己是越来越没法跟上徐衍的思维了,时常说着说着就突然跳转到他不能理解的话题上。至于纵容,他明明没有要质疑徐衍的出轨,难道又不对了吗?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徐衍收回手,闷闷地,“没事的话,我先回房去了。”
                      颜可拣了些饭菜要拿去热:“这么晚才回来,先把饭吃了吧。”
                      “不用,是我忘记通知你,晚饭不用准备了。也不想想,有谁舍得这么晚了还饿着我的。”
                      一句话,让颜可拿着勺的手抖了抖。一桌子东西又要给浪费,可惜了。

                      回房的走廊上,徐衍撑着饿到发痛的胃,不顾形象地低声咒骂:“TMD,早知道会弄到没饭吃,起码也该要盒便当再回来啊。”

                      注1:内行的同学可以给我普及下常识。鞠躬,谢谢! Orz


                      回复
                      举报|12楼2010-02-10 11:22
                        Chapter 03

                        徐衍最近是相当的顺风顺水,只要不用面对颜可。
                        不是所有的音乐人,都能够只靠着正版专辑的收入就活得滋润,但他是徐衍。上一张专辑卖到现在,无可匹敌的销量加上业内人士的高度评价,可以想见,到年末的重量级音乐盛典上,他需要考虑的也不是输赢,而是要赢得多漂亮。
                        甚至原先不太拿手的演艺事业,也开始呈现蒸蒸日上的趋势。正在上映的新片里,把“为爱而生”的苦情男二号那种求而不得的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不但掳获了一批纯情少女的芳心,就是演技上也开始得到一些肯定。
                        演技,他哪里来的演技!?每一个角色几乎都是本色出演。至于最近好评如潮的那个,只不过是没多少人知道,那憋屈的剧情就是他现在的真实写照而已。
                        每次一想到这里,他就恨得牙根痒痒。

                        徐衍看着正在接洽的新片合约,考虑是否要正式进军影视界。
                        虽然说要真正成为天王,这是必经之路,但他才没那个兴趣,成天跟个苦大仇深的爱情剧抗战!况且新片里备选的几个女主角,没一个他看得上眼,唯一有那么点意思的倒是那个男二号。
                        可惜到头来还是让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越看那个人就越觉得像年轻时候的颜可。
                        颜可!颜可!又是颜可!
                        他就是再落魄,也不该跟个死人去抢东西。而糟糕的是,现在不是他不想抢,而是要命地发现好像没有胜算!

                        徐衍丧气地把合约扔到一边:“其它还有哪些安排,都拿过来我看看。”
                        经纪人诚惶诚恐地奉上行程表,又默默地闪到一边。
                        这段时间以来,徐衍不是一般的……热血。
                        脾气倒是没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工作热情高涨了几十个百分点不止,跟发条拧过劲似的。影片、采访、广告代言,甚至连吉他启蒙教育这种公共频道的各类公益节目、演出都接了好些个,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徐衍,我还是去跟公司那边商量下,给你放一段时间的假吧!”经纪人说这话的时候,是真的带了心疼的味道在里面。
                        “放假?”手头的工作确实没有紧张到需要赶工的地步,但徐衍就是莫名地不想停下来。
                        “唉!我的大少爷噢!”经纪人拿过镜子放到徐衍的眼面前,“你也不好好看看你自己,LISA她们轮番上阵都不够把你这黑眼圈给遮上的。官方网站那边跟公司的留言板都快让你的歌迷、影迷给踩瘫痪了,以为我们怎么苛待你呢!把个大好青年折磨成这样。”
                        夸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加上经纪人肉感与喜感并存的包子脸,徐衍一点不觉得刚才那番话里形容的自己有多悲惨,反倒不怎么配合地笑出声来。
                        “所以,这就是我需要休假的原因?”
                        “是啊,是啊!”经纪人一阵猛点头。当然不能直接告诉徐衍,他现在的状态已经好比定时炸弹。
                        以前明明是很好懂的一个人,结果自从跟颜可在一起以后就变得越发别扭起来。只是现在再来后悔当初把颜可安排给他,会不会太晚了一点。还是说,人总是要变的?

                        徐衍的经纪人不是容易当的,能在这个位置上站稳脚跟自然得有过人之处。好在这次的休假是他早有预谋,安排下来也就这几天里面的事情。
                        那个被安排的当事人,在这几天里是越加迷糊得可怕。一个吉他的伴奏,录着录着就弹到不知道哪首曲子上面去了。经纪人一边擦汗的同时一边庆幸,好在暂时就要结束这样的日子了。
                        其实徐衍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状态有问题,但是现在不比从前,终于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是他也控制不了的。就好像刚才,弹着弹着又拐到当初和颜可合唱的那首曲子。那首说不定更适合两个人唱的曲子,另一个人的位置究竟是不是给他准备的?还是他真的想太多?

                        好吧,连吉他都不堪忍受徐衍的纠结,断弦了。打在徐衍的手指上,血立马顺着伤口流出来,心疼死了周围那些唯他是从的工作人员。
                        经纪人麻利地招呼人给徐衍收拾伤口,顺便遣散一众大呼小叫的闲杂人等。
                        “你看你,这是……”经纪人刚想抱怨点什么,就看到徐衍镇定的神游面孔,只能感叹这小子最近是被附身了,不下点猛药看来是敲不醒的,“徐衍啊,有些事你也别太执着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回复
                        举报|13楼2010-02-10 11:23
                          这两口子的事情,他跟在徐衍身边基本是从头到尾看过来的。但是直到现在,他也想不太透,颜可究竟有什么好本事,如今的徐衍明显三魂七魄都丢得差不多了。
                          好在“海阔天空”还是起了那么点作用,可惜回魂的某人一句“难道我还不够宽容”的反省,彻底把他准备好的“天涯何处无芳草”给憋了回去。
                          根本就是病入膏肓,还劝什么劝!
                          “行了,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你干脆早点回去吧。”
                          徐衍看了看被“捆绑”起来的手指,只能顺了经纪人的意思。况且他也已经有好些天没跟颜可正面交流了。

                          逃避的时候以为能够面对的东西,等到真正面对的时候就变得无法忍受。就好像他对颜可的想念。
                          回到家,看见男人呆愣愣地在厨房忙活,洋葱切得太用劲,眼泪都流出来,徐衍一瞬间就心软了。
                          一把从身后搂住颜可,几天不见,本来就没几两肉的人现在抱起来更加地硌手。头埋在颜可的肩窝,身体贴住他单薄的背脊,徐衍觉得这些天里疑神疑鬼的自己简直是疯了。
                          想想颜可那么在乎颜文也是人之常情,毕竟那是他唯一的亲弟弟,想念就想念吧。至于被他当成亲弟弟一样来照顾,把这看作是爱的表现心里也就平衡了。况且颜文已经离开那么多年,不可能再活过来跟他争了,纵使颜可有再多温情和疼爱,最后不都便宜他了么。
                          颜可的过去,他来不及参与,但是将来却很好地掌握在他手里,他究竟在害怕什么?

                          “颜可!”徐衍深情地呢喃着怀里男人的名字。
                          听见徐衍出声,颜可才终于从定格的状态中回神,总算肯定这次不再是自己的幻觉。
                          被身后的野蛮人抱得不能动弹,两手又是洋葱的碎屑,一张湿漉漉的脸,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擦拭。直到徐衍温热的唇舌开始舔刷他脸上湿咸的水迹,颜可才迟钝地重复他那退无可退还要退的躲闪,简直傻气得可爱。
                          “徐……徐衍!”
                          “嗯?”被点名的男人从鼻子里哼出个音节,继续围绕着颜可柔软的耳垂奋斗。
                          “最近你好像很忙吧?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习惯了空等,突然有一天等到了,反而有点不安。
                          徐衍总算暂时放过了男人红得滴血的耳朵,下巴搁在颜可肩膀上闭目养神:“不只是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都会很早。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公司干脆放我大假了。”听起来好像被停工他反倒很开心。
                          不过,这么沙哑的嗓子……颜可微微偏过头,尽力地用左眼观察着徐衍那副憔悴的面容。
                          实在是被折磨得有些狠了。一双眼睛下面乌青一片,脸一瘦下来,颧骨就变得明显,下巴也削尖,看得让人心疼。而且才这么一会的时间,徐衍的鼻息都开始均匀、缓慢下来,看来真的是累坏了。
                          “徐衍,徐衍!”
                          “嗯?”开始呈现休眠状态的男人,迷糊而可爱。
                          “你先回房休息吧,饭好了我过去叫你。”
                          “嗯……”男人点点头,却还是赖着不肯动。
                          颜可无奈地叹口气,拉开徐衍树懒一样困牢他的爪子,转身把人推出了厨房。
                          “啊,对了!”颜可突然想起来,“早上容家让人送过来一本东西,我放在你床头了。”
                          徐衍脚步不停地往卧房的方向摇晃过去,颜可的话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

                          一旦放松压力安下心来,之前因为过度紧张而忽略的疲倦就会潮水一般汹涌而至。但一听到送东西上门的是容家,徐衍还是猛然清醒、睡意全无。
                          虽然隔的时间是长了点,但他确实是有样东西一直放在容六那里没去拿。而之前容六用来调侃他,让他赌气地三番四次约好了时间又不去取的,应该也就是眼前这本封装得严实的册子。
                          不大不小的一本,用牛皮纸很仔细地包裹着,虽然是放了很多年的东西,但是几乎没什么磨损,可见主人家收藏得用心。
                          这是容六在属于颜文的那箱子画里发现的,其实要退还也应该是给颜可才对。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太有神秘感的东西,会让你控制不住地想要扒开来看个究竟。

                          徐衍最终还是擅自把东西拆开了。
                          里面不过是一本普通的素描本子,最华丽的反倒是封面上颜文龙飞凤舞的签名。翻开来也就是一些人物素描,要说有哪里特别,大概也就是模特只有颜可一个人而已。
                          之前他还抱怨过,那些旧照片里尽是颜文的镜头,他都没机会多看看年轻时候的颜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诡异的情形下实现了愿望。
                          写实的画面里,颜可或认真严厉、或可爱俏皮、或伤心忧郁、或激动兴奋的情形,其实都是徐衍不常见甚至是不曾见到过的。原来那时候颜可的性情跟现在竟然有这么大的差别?徐衍有点不大能理解。总觉得有哪个地方很不对劲,但一时半会又想不出来。
                          徐衍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起初还兴致盎然,但慢慢地他便发现了这本素描是为了什么才被掩藏得如此隐蔽周全。
                          原来,真的有那么多事情,他不但是没有机会颠覆,甚至是一无所知的。而他嫉妒的那些兄弟之间的关心爱护、念念不忘、相依为命的深情,跟手里的这本画册比起来,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原来,男人不是没有第六感,只是他狠不下心去相信,他竟然真的是多余的。




                          回复
                          举报|14楼2010-02-10 11:23
                            Chapter 04

                            这得是多有意义的纪念啊。
                            徐衍伸手摩挲着那些或随意或精细的画稿,这么好的技巧他是望尘莫及了。
                            他倒是也知道,即使是按照他从前挑人的标准,年轻时候的颜可那也是可圈可点的好货色,但是太过隐私的一面,他还真的没有深究过。
                            以前总觉得颜可好歹也是卖过的人,但是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情事上还维持着天然呆的状态,技巧也不见长进,还以为从此只能习惯他的这种样子。没想到竟然还是有幸看到了他风情万种的时候——只可惜是在画里。
                            徐衍也是从正式和颜可在一起之后,才开始有心观察。那些引人遐思又似曾相识的画面,的确有不少角度都是他亲身尝试过的。
                            有这样好过头的记忆力跟注意力,他都不知道是要痛恨还是感激。
                            他是真的有把颜可放在心里的,但是被颜可放在心里的人又是谁呢?

                            末页的画稿上,终于出现了徐衍最熟悉的神态。尽管样貌已经不同往日,但那一脸“弟弟乖”的温情宠溺俨然成了徐衍的噩梦。画稿上颜文留的字,难得地写得太过端正,徐衍终于能够认清楚,是“囚徒”的“囚”。
                            现在的徐衍,完全站在了颜文的阴影里,几乎都可以想见他当时的心境。而这样的心意被颜可宝贝一样珍藏了那么多年,徐衍也用不着再去猜测这里面有什么深意。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怨愤、他抓狂、他嫉妒……结果折腾了半天,他这才明白过来:如果要说这场爱情当中有谁是第三者,搞不好其实是他自己。

                            越是不如意,人就变得越加敏感跟谨慎。脑子里不期然地就蹦出一些模糊的影像,比如好些日子以前,都快要被他扫到记忆盲区去的那场偷袭。
                            这种厚脸皮的小情趣他玩得也不算少,但唯有一次颜可是回应了的。迷糊的状态下,明明配合得乖巧自然,结果一发现是他,就变了另一种样子。
                            现在想想,颜可当初回应的大概本来就是另一个人。而对着他一番表白,逼出来的也仅是一句“我想跟你在一起”。
                            颜可是诚实的。从头到尾好像只有他自己像是个傻瓜。
                            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两情相悦,而他自己才真正是个局外人,被借来延续他们爱情的局外人——那场因为生离死别而中断的爱情。
                            徐衍甚至控制不住地想象到,颜文是怎样为了护住他哥的周全而死在了那场意外里,而活下来的人又是为了谁的遗愿,才豁出一切地只为了能出张唱片……
                            原来这种俗套的桥段,身临其境的时候会更清楚地感受到那股催人泪下的力量,但可惜了,他不是那个长眠地下的死者,而是活生生的,被当成了死者的第三人。
                            真TMD的TMD!
                            徐衍把整本画稿摔在抽屉里,往后仰躺在床上。累到身体透支,困得死去活来,却怎么也合不上眼睛。

                            等颜可来到卧房叫他的时候,看见的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正忙着在镜子面前审查细节的徐衍。
                            “你这是……要出去?”颜可不大明白。徐衍这才刚刚回来没一会,而且累得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差点就睡着,怎么一下子又有精神出门了。
                            徐衍也没功夫拿正眼瞧颜可,皱着眉用手比划了下眼睛周围那片浓重的阴影,不甚在意地回了一句:“是啊,晚上我不回来了,你自己早点休息吧。”
                            看他说得这么斩钉截铁,看来也没有挽留的必要,况且颜可也不会那些,但晚饭都准备好了。
                            “好歹也吃过饭再走吧。我去给你端过来。”
                            颜可说着转身向外,但人还没走出门去又让徐衍给叫回来。
                            匆忙地在颜可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徐衍就逃也似的窜出了房门。
                            整个过程颜可都伤心得有点呆呆的,但还是隐约看见了徐衍红得充血的兔子眼睛。
                            也不知道约的什么人,弄得徐衍命都不要了。

                            开着车在街上兜兜转转,人是出来了,可是要往哪里去?徐衍自己也不清楚。
                            之前捕风捉影的时候,还满腹的怨气跟狠劲,等确凿的证据握在手里,他却没了追究的力气。
                            要对付颜可不是难事,以往高层一有个动荡,受害的当红艺人都不在少数,更别说像颜可这样不温不火还只是会做音乐的。只要他点个头,自然有的是人会花心思,去把颜可堵得连条退路都没有。


                            回复
                            举报|15楼2010-02-10 11:25
                              但他现在只想浑天浑地地睡一觉死的,然后醒过来发现这一切是场噩梦!
                              徐衍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
                              满脑子胡思乱想,脚下渐渐的就失了控。
                              一百五十码的车速,让徐衍一脚刹车踩下去,停下来的地方正好是Narcissism门口。
                              徐衍大大方方下车,这会儿连遮掩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将车钥匙一把抛给门童,大摇大摆地往容六常待的地方过去。
                              Narcissism里面,容六一连串的喷嚏打下来,还没回神,就发现有瘟神造访。

                              某些人总算是没有食言而肥,不过这“任人宰割”的承诺也实现得太晚了一点。
                              玩心大起的容六摆出一副老鸨的架势,一路摇曳生姿地朝徐衍走过去。刚靠近,正打算吓唬吓唬他逗着玩,结果一看清徐衍的尊容,反倒是被他如今那副面貌给“吓唬吓唬逗着玩”了。
                              “哈哈哈哈……徐,徐衍你这副样子……”容六一手指着某被晦气浇灌过的人气偶像,笑得前仰后合,腰都直不起来,“你……你这副样子,是扮兔子还是扮熊猫啊!?”
                              徐衍淡淡地瞥了容六一眼,当没看见他一样,径直走到桌边坐下,管自己招呼自己。
                              这反应……不正常啊!
                              容六一时间对不正常的某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赶紧黏上徐衍。
                              “诶,好一阵子没见,一来就摆这种脸色。”容六故作委屈状,“你这又是怎么了嘛?”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徐衍仿佛看见唯恐天下不乱的某人,脑袋周围一圈的问号正闪闪发亮。
                              他要是理得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也就不用这么愁苦了。
                              明明都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了,报复起来也根本不用费心设计。但是他好像这时候才闹明白,被颜可当作另一个人来爱,糊里糊涂地承载那些与他不相关的爱情,其实也不是最大的悲剧。因为更大的悲剧就摆在眼前——事到如今,他还是舍不得颜可。

                              “你上次说,我给你的那箱子画,都是用来向一个人表达心意的?”听内容像是对容六说话,但徐衍的动作明显只是眼神发直地自斟自饮。
                              话题太跳跃,容六被问得有点发懵:“哦,你说那个啊。整个系列在展馆放了也有段日子了,算是比较明显的手法(注2)。行家里看中它的人不少,都让我给打发了。”话说了一半,容六才发觉事有蹊跷。
                              “怎么,难道你突然被感动,想要有所回应?”可是,“诶,不对啊,你不是说那人已经……啊?啊!”
                              徐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闷下去,对于容六的种种疑问只回了句“少管闲事”。
                              “你你你,用过就扔!”容六义愤状,一把抓住从刚才就无视他俩的任宁远,“你说,他是不是越来越过分!”
                              任宁远无奈地放下手里的杂志,把两个人挨个扫上一眼,淡定地拍拍容六的肩膀,以示安抚:“你就让他安静会儿吧!”
                              “……”
                              完全没人配合,容六自己一个人也玩得索然无味。况且徐衍这样子,怕是真的出事了。

                              徐衍在喝闷酒,任宁远在看闷书,闷得容六发蔫,直想奔下楼找点乐子。往楼下一探头,竟然一眼就瞥见有稀客到。
                              那是……
                              “徐衍,原来你们公司力捧的新人也是同好?”容六无聊地开始八卦,“宁远,我们店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啊。”
                              说到生意,任宁远好歹有了点动静,也一并凑了过去。
                              “那人有哪里特别么?”任宁远不解。
                              来Narcissism的人各式各样,什么珍惜物种没有,不过是高调跟低调的区别。况且徐衍就在这里,还有谁要比他更当红的,值得容六这么兴奋。
                              “哪里特别?这就得问他了。”容六抬抬下巴,意有所指地看徐衍,“之前他说这人像颜可,我事后观察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啊。”
                              嗯!?隔得有点远了,这样看过去只能勉强辨认出轮廓。仅有的一点模糊印象在脑子里转了转,这下就连任宁远也糊涂了。

                              不过是某天无心带过的一句话,徐衍也不觉得有必要八婆到去解释个详尽。
                              他话里指的当然不是现在的颜可。三十多岁就历经沧桑的男人,跟十几年前的少年模样相比,除了轮廓还在,已经没有什么相似度。
                              亏得容六还费心去留意。
                              想到那副样貌,确实与颜可年轻时候有几分相似,徐衍突然来了兴趣,想知道睹“物”思人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和心态。
                              摇晃着手里剩下的半杯酒,徐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已经探出去半个身子的容六,终于把心思从“像颜可”的疑问上收回来,就看见徐衍正往楼下走。
                              “你干嘛去?”
                              “出轨!泡妞!哈哈哈哈……”去TMD洁身自好!
                              容六听得一阵发懵,这才发觉事态严重。正赶着要往上追,却被任宁远一把拦了下来,急得他跳脚:“那家伙现在发疯呢!你拦我做什么!”
                              任宁远倒是一贯的处变不惊:“该来的总得来,你就由他去吧。”
                              看容六还是一脸的茫然,只好又加以解释:“你难道不觉得,自认识到现在,他从来没有这么地不正常过么?”
                              “啊!?你的意思是……”容六一手比了比心口的位置,“他这里要成年啦?”
                              任宁远赞许地拍拍他肩膀:“或许是吧。看他现在这样子。”
                              唉……容六长叹一口气,他也很想成年啊。

                              注2:这完全是湖绿啊湖绿,我对那种叫做“美术”的东西,压根是一窍不通。 Orz




                              回复
                              举报|16楼2010-02-10 11:25
                                拍手,完工!

                                下一章要等等啦,最近卡文,写得很乱。 - -#


                                回复
                                举报|17楼2010-02-10 11:31
                                  再次沙发之


                                  回复
                                  举报|18楼2010-02-10 11:36
                                    DQ君,请容俺说一句,乃实在是太有爱了!!!


                                    好啊好啊!都搬过来吧!

                                    -----------------------------

                                    目前已经搬全咯,嘿嘿。 ^^


                                    回复
                                    举报|19楼2010-02-10 11:48
                                      好看^^


                                      回复
                                      举报|20楼2010-02-10 12:30
                                        很好看 也很虐 不过虐大牌还是很有感觉滴


                                        回复
                                        举报|21楼2010-02-10 12:40
                                          大牌好可怜啊,所以…继续虐吧,男人不禁点风雨怎么能成熟啊!  话说,大牌怎么能指望颜可吃女人的醋呢,您忘了自己是纯gay吗


                                          回复
                                          举报|22楼2010-02-10 12:48
                                            在工作间隙,终于仔细的看完一遍。

                                            嘻嘻,容六好可爱,这是第一感觉。

                                            这篇文的大牌我还是很喜欢的,对颜可感情的不干认定,慢慢转变为自卑(好吧,谁说大牌就不能自卑),估计之后就是恶意出轨,对咩?嘻嘻。

                                            颜可的描写倒是不多,我喜欢这样的设定,我就是要虐大牌啊虐大牌,然后让大牌好好的爱颜可大叔。

                                            LZ啊,快快更新,俺等着嘿。


                                            回复
                                            举报|23楼2010-02-10 14:56
                                              非常好,很喜欢。
                                              支持楼主!


                                              回复
                                              举报|24楼2010-02-10 15:00
                                                写得好看~~~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25楼2010-02-10 15:29
                                                  好看!好看!


                                                  回复
                                                  举报|26楼2010-02-10 17:27
                                                    加油更新~~~~~~~


                                                    回复
                                                    举报|27楼2010-02-10 21:38
                                                      按手印-v-

                                                      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28楼2010-02-11 00:27
                                                        好文,马克之


                                                        回复
                                                        举报|29楼2010-02-11 00:43
                                                          回复:22楼

                                                          这个……挠头。
                                                          写到颜可的时候,其实有想表现他“刻制自己不去介意”的状态(看来失败了 - -#)。但是徐大牌想要的正相反,希望他把对自己的在乎,通过这种形式表现出来。
                                                          他俩在我笔下,那是沟通无能就对了。


                                                          回复:23楼

                                                          徐大牌在这里是好的,可惜是好男孩,不是好男人。 Orz


                                                          谢谢楼上各位的支持&鼓励~ 俺精神饱满状飘走~ ^^


                                                          回复
                                                          举报|30楼2010-02-11 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