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61贴子:1,276,753
  • 8回复贴,共1

【君子同人】不厚道发文~《说你爱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依旧百度受~~~~


贝尔 贝尔
广告
曲同秋醒来的时候,正好清晨。阳光穿透玻璃,飞扬在空气之中。一切很安静,他却只觉得陌生。
无论是身下柔软的大床,花纹华丽的窗帘,还是色彩艳丽的挂画,高大的衣柜,都是陌生的。连身上质地柔软的睡衣,也是他不曾见过的。
这里是哪里?
他不是应该在地下室一样的负一楼,家徒四壁,每天为糊口而四处奔波吗?说不出的迷糊感觉,让他只能更加困惑。视线自胸口转右,他看见了男人的脸,男人脸上棱角分明,睡梦中表情严肃又平静,一缕刘海滑落额头添上几分温和,却让他惊异。
这个男人,他不认识。但只看着他,心里最隐秘的角落却又分明的颤抖起来。
迷糊的摇头,下床,找到衣服,安静的穿上,本能的向门口走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了轻微的响声,然后是男人清晨的沙哑的声音。
早。
他想他应该回头,可是他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于是只好咕哝了一句自己都听不懂的话,然后开门。
同秋?男人困惑的叫声,被他关在门内。
一转身,一个俏皮可爱的女孩子在冲他滑稽的挤眼,语气很是揶揄“老爸,你穿的这件衣服很特别哦。任叔叔也很喜欢吧!?”
哈?他只是把找到的第一件衣服穿上了,他想除了大一号,应该没有什么不妥的吧。而且和这个相比,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女儿,你是谁?”
他只是说了事实,可那女孩在表情惊愕,停顿了一瞬间以后蓦然红了眼“爸爸,我……”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认识你。”
静默着上下打量了一阵,女孩尖叫着冲向了曲同秋出来的卧室。“任叔叔,我爸爸怎么啦?你对我爸爸做了什么事?”
随后房间一阵哐当,冲出客厅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他留下。在他问了一次你们是谁?这是哪里?之后,开始鸡飞狗跳了,男人拿着手机拨了好几个电话,女孩则眼泪汪汪地抱出了好些东西。
坏掉的包包,手工的围巾,好看的头绳,一叠相片,还有更多更多的小物品,全部是女孩子为了证明彼此的关系而找的证据。面对这些东西,他真的无言以对,但是记忆里,却分明的没有。坐在沙发上,任对面的女孩子在那短暂的惊慌之后,询问他很多问题。
打完电话的男人,坐在他的对面,盯着他的举动,一点都不放松,在这紧迫的视线里,曲同秋的额头微微出汗,却连回视的勇气都没有。
当然他也知道那个人没有什么可怕的,不会吃掉他也不会打他,可本能的,他就会觉得危险。不敢跟那个人对视,连他走近他几步,也会忍不住的轻微的颤抖。
“任宁远,”女孩子中断的沉默里,男人突然出声“任宁远你也不记得了吗?”曲同秋抬头,眼神困惑茫然,见男人还是一瞬不转的盯着自己。曲同秋移开了眼神,脸却不由自主的红了。
男人在那堆东西后面,“同秋,”待他抬头便问“那你还记得什么?”
他记得什么?他记得他叫曲同秋,他在城西的贫民区租房,他做着小本的生意,每天为了养活自己起早摸黑。他前几年发生了一些事情,失去了好些个亲人也让他一无所有,至于是什么事情,他自己也不太记得了。
听完他的话,男人的表情微妙。不知为何,他隐约之中觉得这微妙之中是有恨意的,那种流转在温和之下的隐晦,让他不知所措,心里被针扎一样的刺痛。
可他真不能说他记得他。记忆里没有的东西,他不愿意骗他。
曲同秋看着他,动动嘴唇,最后还是沉默。
女孩渐渐失望,也就那样安静下来了。只在注视他的眼神里,多了不解以及不舍。“你明明就是我爸爸啊。”咕哝着,低下浓密的睫毛,泫然欲泣。
曲同秋尴尬着,觉得自己居然会不记得这两个人,真的是对不起他们。只是他的不记得,他没有办法说谎。
“那你昨天晚上在哪里?”男人提问很突兀,却打破了那份诡异的尴尬。
“就在家里啊。”曲同秋回答的很快“这两天刚刚过伏天,又闷又热。我睡不着,就在屋子外的街道上乘凉倒三点才回去,四点多才睡着。”
女孩吃惊的瞪大眼睛,回头和任宁远视线交汇了下,倏地起身拉开了色彩华丽的窗帘。
曲同秋坐在沙发上,也可以看见窗户外面光秃秃的树枝上,皑皑的白雪厚厚耀眼又清爽。
怎么……
不可思议的起身,快步到窗台,瞪视了半天以后,才回头。“怎么会这样?”
“你恐怕……忘记了一些不该忘记的东西。”男人想了一下,淡淡的开口。“比如你的女儿,比如你的朋友。”


回复
举报|2楼2010-02-01 16:07
    2
    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女儿,是什么感觉?特别是女儿已经这么大了。
    不用再去做记忆里起早摸黑的辛苦营生,曲同秋有了大把的时间在这个家里面享清福,收拾收拾东西,看看电视,养养花,一天居然就这样过去了。
    一切都很好,而他最最窝心的是“女儿”。
    看着她熟稔的靠近自己撒娇,开怀大笑,买一堆东西送给他,心里是高兴的。他记忆里关于亲人,原本就模糊,那家庭的温暖,更是很久远很久远的存在了。现在重新可以感受到,是做梦都不敢想的。
    只是在接受这一切的时候,有些心虚,怕原来的曲同秋,突然出现。说着他是小偷,窃取了他的生活。
    “爸爸,我们今天去看最新的电影大片好不好?我朋友给了我票。”
    曲同秋沉默了,不是不想去看,而是今天早上那个人打了电话来说一起去吃饭。

    任宁远。那天被他带去看医生,看见他在医院的挂号单上苍劲有力的字,知道了他的名字。略微的不安里,他问他,你为什么会和我住在一起?我们是什么关系?
    任宁远静了一瞬,表情温和有礼,“我们是朋友。前一天落雪太大,没有车了,就在你家留宿。”
    谎言。
    在他回家,看清了现在的“家”以后,清楚地明白。
    屋子里面有很多属于他的东西,也有更多的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东西。
    衣柜里面有一半的空间放着大他一号的衣服,一整抽屉他绝对不会穿的内裤,书房里面全部是他不喜欢看的书,而且所有书本上的笔迹都不属于他,衣架上面还有好几件没有干的衣服,看尺寸都不是他的。还有拖鞋,眼镜,床头柜的地理杂志,和很多很多。
    这里是他的家。这个家没有女主人,却有两个男性一起居住。
    再想到,那天早上,曲柯看见自己从卧室里面出来时,揶揄的表情。
    不知怎的他直觉里另一个男人应该是任宁远,但任宁远说他只是借住一晚。而且送了他回去,照顾他两天以后确定他没有什么大问题以后,便离开了。
    一个礼拜过去,他一点音讯都没有。只在今早,挂了电话来,淡淡的说,今天一起吃个饭吧。
    他问小柯,任宁远和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小柯仓惶的眼神闪过,只笑道“他和爸爸是朋友。”再问住在房间的第三个人的事情,小柯便怎样都不再开口详谈。
    心里轻微的不舒服起来。
    说什么朋友,可能只是她的误会吧。
    那样的人,温柔多金,事业有成,朋友成群,简直可以说完美了。
    人说物以类聚,他和他分明应该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而且真的朋友,也不会遇到这种事以后消失一个礼拜不出现,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态度还是轻微的冷淡吧。
    他不想去,他应该陪着小柯去看电影的,可是鬼知道为什么接到那个电话,仅仅是沉默的呼吸声,就让他脱口叫出任宁远的名字。在听到那个低沉的声音之后,竟然鬼迷心窍连连的答应。
    也许他中邪了,不然怎么会碰到这种事情。要不就是某个疯狂的科学家,正在拿他做实验。
    一边想着,一边打理自己,眼神扑捉倒门边女孩之后,他给予安慰的笑。“今天去不了,我们下次去看也一样。小柯,我们约好,下次一起去看吧。好不好。”
    女孩乖巧的点头,站在哪里许久以后,呐呐叫道“爸爸。”
    “恩?”
    “如果你不想和任叔叔吃饭,可以不去。如果你不想见到他,我们以后都不见他也可以。”
    整理衣领的手一顿,曲同秋努力的不让自己去看小柯,只状似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是吃饭而已,小柯不要担心。他不是爸爸的朋友吗?怎么会有不想去呢。他又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是吧?”
    “……”
    久久得不到回答,曲同秋回头,门口早已没有人了。看着镜子里面衣着正式一本正经的男人,曲同秋叹气,就算是谎言,他也认真了。那个男人,让人忍不住想去讨好。
    只是不知道真正可以讨好这样的男人的人,是什么样的。
    纤细的?稳重的?敏感的?骨感的?强壮的?
    总之,一定一定不是我这样的人吧。
    镜子里男人泄气的表情,让曲同秋看清之后一下子失笑了,何必要这样正经呢?他喜欢怎样的人和他都没有关系,不必这样认真的。


    回复
    举报|3楼2010-02-01 16:08

      说着不要认真,真正去餐厅看到男人一身休闲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怦怦然。一个礼拜没有见面了,一个礼拜里,他做了很多事情,熟悉现在的生活,重新认识周围影响生活的人。除了他。
      “等了很久吗?”曲同秋落座在任宁远的对面,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可不论怎么,都有很蠢的感觉,
      “刚刚来。”好在任宁远依旧温和有礼,不管他的心理面是怎样想的,面上都是一派的淡然,看着他的眼神也很平静。
      他发生的这点事情,对任宁远没有丝毫的影响。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你生活还习惯吗?”
      “还好,一个礼拜时间不长,但差不多全部都知道了。”
      “那就好,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可以直接打电话我。”顿了顿,任宁远才继续。“医生那里的报告我拿出来了,你的身体很健康,失忆应该是暂时性的。应该很快就会回复记忆。”
      “那大概是多久?”曲同秋眨眨眼,很自然的接口。“任先生,我不明白,如果我的身体没有问题,为什么会突然……”
      “这个医生也没有详谈,不过那天检查的结果是你很健康,这个你可以放心的。”任宁远说的很诚恳。“还有,不用叫我任先生,我们是朋友,叫我名字就好了。”
      叫名字?两个男人之间?
      宁远?还是任宁远?曲同秋静默了下,再看了男人很久以后,咬牙下了决心一样问“宁远,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被叫名字的瞬间,那男人的眼眸微亮,只是曲同秋的话说完以后,任宁远的脸色有些苍白。
      曲同秋问“你究竟是我的谁?”
      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答案,只是在朋友和情人之间选择,面对抹杀了自己记忆的这个人他实在不好说。不甘心只做朋友,可情人?小柯的亲生父亲?他的老大?家人?
      他不能说,记忆里那男人嘶吼着发疯尖叫,扑杀过来的样子,在过去的一个礼拜里一直不断地在眼前上演。
      越是看似无害,他就越是需要谨慎的对待。医生也在拿给他检查单的时候说了,要减少他的刺激让他自己记起来。所以他即使无所不能,在他的面前,也要有所顾忌。
      他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呢?
      “我们大学的时候是同学。”思考再三,他选了个比较安全的关系。
      “那现在呢?”曲同秋一脸怀疑,盯着这个男人。
      握着酒杯,轻抿一口,苦辣的液体缓缓流过喉头,“怎么?你有什么疑问吗?”
      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曲同秋盯着他抿紧的嘴唇,清咳了一声移开眼,“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的家里面应该还有第三个人。”
      可疑的红晕飞上脸颊,曲同秋表情有点苦恼。“可是小柯什么都不说……”
      任宁远呼吸一顿,复放松一笑。“所以你以为是我?同秋。”
      同秋,那天早上,他也是这样叫他的。惺忪的沙哑的嗓音。过去一个礼拜,纷纷乱乱的梦里,也是有人不停地这样的叫着。
      曲同秋垂眼深吸一口气,认真承认“我是那样以为的。”他不敢看着他,他现在只想一鼓作气,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全部说完。“无论我怎么否认,有些画面总是会在我的眼前乱飞。我不知道那些是不是真的,可分明的,我就是看见了很多东西……”
      任宁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应该要等很久才会记得吧?而且“你看见了什么?”某些沉重的东西压在心底,让他胃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可他不能退缩,他必须要听到,才能进一步的安抚他,让他熟悉他。
      努力地收起意外不适的表情,任宁远恢复了温和的表情。
      “同秋?”
      曲同秋抬眼,审视一样观察他的表情。然后哗啦一下,顶开椅子站了起来。“对不起,我想离开了。”
      “同秋?!”任宁远站起来想跟过去,却被赶过来的服务生拉住的脚步。最后只能看着男人远远的离开。


      回复
      举报|4楼2010-02-01 16:08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两人欢爱的画面?还是崩溃挣扎的画面?日常无害的生活?小柯身份被发现的冲击?
        驱车在路上一边寻找着男人的身影,一边打电话给小柯,给那个脱兔一样逃开的男人,给任何一个他可能去的地方。
        只是在一个电话挂接的夹缝,电话响了,家人特有的铃声,让任宁远盯着手机看了一瞬间,然后接通。
        “任宁远。”
        “是我,”平静自己的呼吸,他努力让口气温和“同秋,你现在在哪里?”
        “任宁远,你究竟是谁。”
        “……”微微窒息一瞬,任宁远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一直渴望的东西就在眼前,招着小手说你来吧,你来了我就是你的了。
        可是你不知道等你真正开口去追求的时候,得到的会不会是那个世界的完全坍塌。要离开这个人,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但是找回他,可能吗?
        他一点冒险的勇气都没有了,那种完全失去的痛苦,他已经没有办法在承受第二次了。
        “医生说,要减少外来的刺激。同秋,你现在生病了,乖,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静默了片刻,曲同秋的声音轻松了下来。“没事了,那就算了。”
        “同秋,我去接你吧,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眯眼扫过街边的一个个行人,希望找到电话里男人的身影。看到站台上举着电话低头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的时候,心里一喜。“同秋,你等等哦。我看见你了,我马上去接你。”
        驱车靠近街边,耳边是曲同秋困惑的问句“你在说什么啊,我现在出租车,已经快到家了啊啊。”之后听到的,是尖锐刺耳的刹车声。以及重物相撞的声音。
        “任宁远?任宁远?喂喂?任宁远?你怎么啦!??任宁远?”电话里,曲同秋的声音焦急,几乎都可以看见他焦急的表情了。
             ……
        睁眼,雪白的天花板印在眸中,而后是一个急切的表情。原本的茫然在认清那张脸的时候,只急切的萌生出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一定要抓住他。再也不要失去他。
        伸出的手虚晃,也不过片刻就找到了那表情的主人。牢牢抓紧,不管是他的手还是什么以后,任宁远才放任自己堕入黑暗。
        曲同秋看看再次沉睡的男人,再看看与自己交握的手,然后转头,和小柯面面相窥。半响以后,终于轻咳一声,以从没有过的认真严肃欺向小柯。“小柯,有些事情,我们必须好好的谈谈”……
        ——————————华丽里的分割线—————————————————————
        于是,曲papa知道了一些任宁远绝对和可能不会告诉他的事情,于是他了解了一些事情的原因和结果,于是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于是在任宁远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没有说别的,只是一句,“说吧,你爱我。”

        哈哈哈哈~
        囧~某yan无能了,这样的结局(大概吧~?)发出来了~~~~


        回复
        举报|5楼2010-02-01 16:18
          这个这个··前面华丽丽··结尾好简陋啊···楼主···


          回复
          举报|6楼2010-02-01 18:48
            楼主你也太敷衍了吧`````
            这明摆就该有肉的嘛````


            回复
            举报|7楼2010-02-01 19:17
              居然没肉!!楼主…抗议!


              回复
              举报|8楼2010-02-01 20:35
                呃...顶一个先...曲PAPA很有爱啊~~~~~抱!


                回复
                举报|9楼2010-02-01 20:4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