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9贴子:1,279,347

【迟爱伪同人】 说谎 (其实是邵言的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那个……其实我有很久没温习迟爱了,小细节都记不住了,但是我觉得邵言好像很有爱,就写一个啦,写得不好大家多包涵啊……


相关推荐

还在找好的节能保温材料?看这里就够了 看了这里才发现多走了很多弯路
广告
那天晚上,梦到了以前的事。居然还很没出息的在梦里哭了出来。

我记不起时间地点,却很清楚的记得一些小细节。

比如西装穿起来不舒服,背椅太过柔软,又或者是银质刀叉质感很冰凉。

使者打开红酒的木塞。

我在心里慢慢的回忆那些滚瓜乱熟的步骤。

先要轻轻晃动着波尔多酒杯,让葡萄酒挂壁。接下来要姿势优雅的闻一下葡萄酒香。最后小小的抿一口酒液,再装模作样的说一些品赞的话。

这些都是礼仪老师教我的。

我微微一笑,还没来得及开口,坐在对面的少年就和同伴说,“喂,那个傻瓜真的喝进去了!他的舌头是死的吗?”

少年们都哄笑起来。但即使是这样,也遮掩不住所谓的贵族气息。

你看。我就是家族里这么窘迫的存在。

一点也不像那些舌头金贵的富家公子,就算是把礼仪课程背的再熟,装的再像,也分不出红酒的好坏。

其实随便找个人做继承人都好,老头身体还那么好,怎么也能再把家族管理个二十年,说不定那时候又有新的儿子了。

这么大费周章的把我找回来,其实根本就没有人看好我。

我甚至连用了十七年的名字都要舍弃了。 

他们说我今后叫作——邵言。


回复
举报|2楼2009-12-28 20:03
    其实好久都没作这个梦了,我现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些少爷的把戏学了十足十。

    但我多少还是活在旧日的人。以前福利院里对我很好的婆婆和大叔现在都受到了照顾,昔日的死党也得到了体面的工作。
    当然,奚落过我的叔伯世侄都多少遭了殃。

    只是现在邵家不比以前,表面依旧光鲜,内里却烂的差不多了。

    我大概是最近有点焦头烂额才稍稍的软弱了一下。

    老头病得厉害,估计拖不过这个冬天了。

    他常常咳嗽着缩成一团,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一拳头打落我一颗牙的强壮男人了。

    邵家那么大的家底也能掏空,说到底就是经营不当,子孙无能,内讧的太厉害。

    邵家一出事,昔日的狐朋狗友就散了个干净,电话永远都是占线。那些记恨我的人更是巴不得上前踩上两脚,让我永世不得翻身才好。

    这一点上,我和LEE多少有点相像。朋友什么的,只是一起喝酒而以。

    寂寞得很。

    我其实算是双,比较狡猾的一类,总是有条后路。我既可以是有异性饥渴症的花花公子,有大把的女模女星相伴。而在Narcissism里,也算是常客。

    关于LEE我有详细的资料,童家恨死了这个男人还有他背后的陆家和谢家,自然是要花大价钱调查他的。

    其实他保养的还不错,完全看不出来是快四十的,不然我不知道自己做BOTTOM会不会忍不住吐出来。

    当时其实蛮乌龙的,我本来都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是最后一秒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反悔。

    笑,笑话……我跟那个人都没做过最后一步,没理由今天跟这个老男人一起,不是TOP。

    两人对峙着。

    LEE眼看就要失去耐心了,我只得叹口气,无奈又挑逗的笑道,“来吧。”

    结果居然意外的不错。看不出LEE这个男人最近为情所殇,恢复力居然这么强。

    光是想就觉得羡慕。

    -----

    大家能不能留言给我一点鼓励啊……谢谢


    回复
    举报|3楼2009-12-28 21:18
      加油啊 万年潜水留


      回复
      举报|5楼2009-12-28 21:48
        那个人是谁?好奇ing~~~~


        回复
        举报|6楼2009-12-28 21:56
          加油,对昭言这个人一个很好的设想哦!


          回复
          举报|7楼2009-12-29 12:08
            嘿嘿~~~谢谢支持啊……这样才有动力嘛~~
            PS 邵言就是迟爱里面的那个银行二世祖,跟LEE好了三个月的那个……不记得的亲可以去温习一下。


            回复
            举报|8楼2009-12-29 14:18
              LEE这男人可笑的很,想必还以为自己的什么狗屁技巧让我折服了吧。世界上就是有这种不认命的人,台上台下都不肯安安分分的当配角,只想到要被镁光灯打个正着才好。

              他和陆家小少爷的事,我多少有点听闻,只觉得好笑,而已。

              我早就明白,人命中注定就那点幸福。不是你,哪里妄想的来?

              我就很本分,跟床上人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就是看的太多了,才这么清醒。

              像LEE就是拿我打发时间的,我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他有多中意我。

              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LEE还躺在床上。

              一晚上连做了两次,老男人体力不行了,吃不消,现在睡得很熟。

              我爬起来,随便冲了个凉,打理了一下衣饰,就阂上门悄悄地走了。

              我等足了两个钟头。

              童善这老家伙排场越来越大了,现在多半是跟那个什么歌女High到不行。

              老家伙,也不怕中风死在床上。

              迟迟才被请进去也没有多少不耐,反正家里也没有人等我,我剩下的也就只有时间了。

              童善还是老样子,手里总是一刻不停的转着两个玉球,乒乓作响。半眯着眼睛听我说话,似睡非睡的,看起来无害的很。

              但他自然不会是无害的。他打个喷嚏,S城也会抖三抖。

              老家伙最近盯着邵家的地皮盯得紧,半点大意不得。

              我把拷贝的资料交给他,他一双眼睛慢慢阂成一条线,薄薄的眼皮耷拉下来,目光却依旧犀利的像刀一样。

              半晌,他才笑着说,“我说谢家最近没动静,原来是想从这里下手。行,这次就让他不能翻身才好。”

              我笑了笑,无所谓谁遭殃,只要不是自己就好。

              走出童家的私宅,天色就微微亮了。

              我打了个电话。

              ---------------------

              请大家留言谢谢~~~


              回复
              举报|9楼2009-12-29 14:19
                我打了个电话。

                接的人朦朦胧胧的“喂”了一声。却不是我想听见的声音。

                我好脾气的笑着说,“卢少吗?请让凌夏听电话。”

                这个叫鲈鱼的蠢男人是我为数不多的讨厌的人。他凭什么就能上他的床,接他的电话?

                不过是个复遗子,还偏偏烂泥扶不上墙的,却能让二当家付那么多的心思?

                我听见电话里模糊的催促,“凌哥,是邵言打电话来了。”

                接着就是一阵子细琐的衣物摩擦声。

                我只能拼命克制自己猜想他们在干什么发出这种声音,这样子活着才会轻松一点。

                电话那头,凌夏不冷不热的说,“这么说,谢家的事你办妥了?”

                我极力邀功,“那笔钱你不用担心了,马上就能还……”

                他只是凉凉的打断我,“以后你不要这时候打电话,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恶心的事。”

                我心里多少有点发凉。

                邵家的烂摊子不是我惹得,只是老头这么撒手去了,我父债子偿而已。至于手段什么的,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我想着那个中国风的男人,心脏怕是冰雕的吧?长发如墨,却是打理的根根如丝,摸起来也是一片冰凉。

                我不是相信一见钟情,只是见过他一面后,再游戏人间,就觉得别的男人女人都少了点什么。

                本来还想再聊两句。但是只听见电话那边,那条该死的鲈鱼含糊的抱怨了一声“好困”,他就果断地掐了线。

                我对着嘟嘟的忙音发了很久的呆。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想到了LEE。

                得不到的,都是不甘心的。人都一样。

                只是他马上就要少了谢家这个大靠山,打回原形了,说到底不过是个快四十岁的老虾米。

                想起来,也算是名利两不收,感情方面也是荒瘠,我对他多少有点惺惺相惜。

                当然,你也许会笑话我兔死狐悲。我说自己是逼不得以的,又有谁相信呢?

                又有谁愿意听我说呢?

                -----------------

                555555555555~~~~~~~~~~~~~`写的好痛苦……泪~~~


                回复
                举报|10楼2009-12-29 15:17
                  我每隔五分钟就来刷屏看一下留言……结果都没有……泪奔……


                  回复
                  举报|11楼2009-12-29 15:21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楼主不要泪...我是看的太入迷了...居然忘记抢沙发了说~~
                    写得很好!!
                    邵家公子居然暗恋凌少...不错不错...真素有眼光...
                    凌少和鲈鱼是俺最心水滴配角啊~~
                    感谢楼主让他俩粗来打酱油~~
                    话说原来邵言一开始对lee的感情是惺惺相惜~ 嗯嗯嗯
                    他啥时候能喜欢上lee捏~~好期待~~
                    这个超级n角恋看的俺狼血沸腾欲罢不能
                    俺说啥也要一天刷100遍来追文啊...

                    桑酒君多更一点嘛!!大期待!!加油!!


                    回复
                    举报|12楼2009-12-29 15:44
                      写得很好呀,期待更新。请问邵言会爱上LEE吗?


                      回复
                      举报|13楼2009-12-29 16:10
                        又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喜欢上零下,杯具啊,又是一个配角,人品比lee差得多了,还是个配角,昭言,你的幸福在哪里?


                        回复
                        举报|14楼2009-12-29 19:22
                          LEE今晚要跟我共进晚餐。听起来好像很浪漫。

                          我只是等着,脸上摆着无懈可击的猎杀笑容,心里回味的却是上次跟凌夏通了1分09秒的电话。

                          说起来其实可笑,我们每次通电话我都会录音,然后把那些字一个一个的挑出来,拼成一句话。

                          明明是很冷酷的语气说着,“你就爱说些有的没的。真让我讨厌。”

                          就被我小心翼翼的切成,“我……爱……你”之类的,来满足我小小的虚荣心。

                          看见柯小少爷走进来,我多少有点惊讶。抬头瞟了一眼LEE,他十二万分的云淡风轻满不在乎,只不过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个笑话。

                          席间,LEE不断的跟我夹菜斟酒,时不时就做一点暧昧的小动作。

                          他太急着要幸福圆满给别人看,倒是显得有点可怜。

                          我不过是跟那个柯洛随便的调调情,LEE就像是要杀了我一般的,抓住空档就低声质问,“你这是怎么了,对他有兴趣?”

                          表情很像是戴绿帽的倒霉老公。

                          我自然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他在为我吃醋,只是敷衍着答道,“是你说我要对你的朋友NICE的啊……” 表情很是无辜。

                          本来抱着看好戏的心情,但是看见LEE那双隐隐发红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失去了兴趣。

                          要是我们的立场不是现在这样尴尬,搞不好我真的会邀他到大排档上一边喝啤酒一边开导他。

                          这个男人,明明那么放不开,伪装什么的都蹩脚的可笑,还自以为人前有多风光。

                          我心里多少有点瞧不起他。

                          一餐饭吃的兴致全无,却还要佯装若无其事的继续谈笑,散场的时候,我面皮都笑得发僵。

                          LEE也好不到哪里去,气场低的可以冻死一只企鹅。柯小少爷倒是令人刮目相看,年纪轻轻,情绪掩饰的却相当深。

                          也对,他毕竟是陆家的孩子。看来老男人注定要继续伤心了。

                          柯洛刚刚婉拒我的盛情相邀,那个老男人就忙不迭的要送他回去。

                          两人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了。

                          停车场一下子就空了。

                          不知道哪里来的风穿堂而过,冷飕飕的,我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

                          其实邵言同学也是很可怜的配角阿……说不定哪天狼妈灵光一闪,想起这个儿子来,把他扶正呢……当然是在先填完那些怨念的坑之后……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09-12-29 20:55
                            至今还木有看出邵同学对lee有什么特别的情感...
                            搞不好又是一位后知后觉的同志|||
                            哎 lee遇上柯洛那真是命遇克星啊 连那时刚认识lee不久的人
                            都能看出他的感情 他的掩饰
                            MD 我越来越不信绵羊那个BOSS的种能纯良到看不出来
                            天哪 我又开始纠结了...
                            我的lee...

                            哎 唉叹三声 抢完沙发再说~~
                            很想看邵言对lee欲罢不能爱恨交加的纠结样~~
                            很好看捏~~虎摸楼主~~~~


                            回复
                            举报|16楼2009-12-29 21:23
                              看迟爱的时候就觉得邵炎对lee不一般啊不一般


                              回复
                              举报|17楼2009-12-29 21:44
                                哇……好像大家都觉得邵言是跟LEE在一起啊……那我如果说不是……你们会不会很失望……我其实自己都很纠结啊……


                                回复
                                举报|18楼2009-12-29 22:41
                                  回LZ,不会是想把邵言配给淩夏吧?


                                  回复
                                  举报|19楼2009-12-29 23:08
                                    LZ加油,喜欢这个文诶!写的不错,加油更新


                                    回复
                                    举报|20楼2009-12-29 23:14
                                      只是没有想好而已……LEE是比较有爱,但是他那么惨,我都不忍心搞他啊……好想给他一个安乐的晚年……


                                      回复
                                      举报|21楼2009-12-29 23:20
                                        楼你继续,很好看呀~~~~~~~~~
                                        我最爱的lee叔,陶醉~~~~~~~~
                                        邵言也是好人有故事的人啊~~~~~~~~~


                                        回复
                                        举报|22楼2009-12-30 12:52
                                          不是,不是好人,是我打错了~~~~~~~泪奔
                                          lee叔我对不起你~~~~~~~~


                                          回复
                                          举报|23楼2009-12-30 12:53
                                            ....加油 啊


                                            回复
                                            举报|24楼2009-12-30 13:57
                                              还以为小邵同学会喜欢LEE叔咧,原来暗恋鲈鱼家的凌夏啊
                                              可怜滴LEE叔哟,乃一定是捡来滴~~~


                                              回复
                                              举报|25楼2009-12-30 16:54
                                                好文啊!楼主加油哈!!

                                                零下鲈鱼很圆满 不要拆开了><

                                                要不让邵言和童善在一起 我实在对他俩非好感。。。。


                                                回复
                                                举报|26楼2009-12-30 18:31
                                                  抓虫,是遗腹子,不是复遗子,囧

                                                  ps,我不希望邵言配凌夏,因为我喜欢鲈鱼x凌夏,希望邵言配lee,因为我不待见可乐,囧。。。不过lz你还是自由地写吧,其实我不是很介意cp的


                                                  回复
                                                  举报|27楼2010-01-01 01:47
                                                    lee叔被鄙视得。。。泪奔。。。


                                                    回复
                                                    举报|28楼2010-01-01 12:25
                                                      默……回头看看奢侈品和疑爱里的LEE,再看看楼主笔下的……那就是一冰火两重天啊~~~
                                                      8过我个人认为还是这文里面的邵言比较真实
                                                      人的感觉是很敏锐的,LEE对邵言没放真心,邵言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回复
                                                      举报|29楼2010-01-01 17:58
                                                        原来是遗腹子啊……难怪我觉得怪怪的……咳,没办法,没文化啊……
                                                        谢谢了哈……
                                                        有人说要童邵恋…这个还是比较有难度的,蓝妈不开先例,俺们不敢做一个吃螃蟹的人……谢谢大家支持啊……哈哈
                                                        -------------

                                                        算起来,从我十七岁饮第一支红酒开始,就学会了说谎。

                                                        只是当时演技不佳,时常被人拆穿。

                                                        我算是后知后觉的傻瓜。不知做了多少次小丑,才明白说谎这件事,其实是一门高深的艺术。

                                                        先是骗别人,再是骗自己。

                                                        要是谎话说得连自己都信了,那就完满了。

                                                        我在酒吧里,又点了一打龙舌兰酒。

                                                        倒不是玩命的饮醉,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麻痹自己。

                                                        一夜不睡,下巴上长出了一点点刺人的胡茬,眼下也是淡青的。

                                                        要是被八卦娱记看见了,又要乱写什么“邵氏银行少东深夜独自买醉,形容憔悴……”之类的无聊新闻了。

                                                        我摇摇晃晃的站稳了准备买单时,才发觉钱包不在身上。

                                                        脑子里乱成一团,一时想不起钱包丢在哪里。

                                                        心里莫名的有点慌。

                                                        不知道“邵言”这个名字现在还好不好用,用来赊账的话够不够。不然我现在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有能在深夜来解救我的朋友,随便乱投医倒是容易让人看笑话。

                                                        果然酒保一脸陌生兼不相信的盯着我。就算是潇洒如我,也多少面皮有点发红。

                                                        赊账这种事,实在不像是富家公子做的。倒是蛮符合十年前那个还住在福利院里,梦想多的有点琐碎的落魄少年形象。

                                                        “麻烦找你们经理出来……”我是醉酒加尴尬,多少有点中气不足。当初干吗为了省事挑这个不熟的酒馆啊?这些人平时都不看财经杂志的吗?

                                                        “经理今晚上不在……先生你可以打电话找家人朋友来吗?”

                                                        我只是哑口无言。有没有搞错,难道我今晚注定要出卖色相了吗?

                                                        正着急,一张卡被低调的搁在吧台上。

                                                        “酒账我帮他付了。” 偏低的男声像一把音质圆润的大提琴。

                                                        我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痛的感觉很是真实。

                                                        侧过头,凌夏如墨的直发正垂在我面前,只要再稍稍的靠近一点……

                                                        酒醒了大半,站直了身体,慌乱的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仿佛中了乐透头奖的巨大幸福感。

                                                        怎么说呢?跑龙套的配角A,有一天晕晕乎乎,也能被镁光灯打个正着。

                                                        我完全忘了保持那种花花公子的优雅姿态,只顾着嘿嘿的傻笑起来。

                                                        他不知怎么的,也露出一丝微笑来。

                                                        ------------

                                                        卡住了……


                                                        回复
                                                        举报|30楼2010-01-01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