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5贴子:1,279,313

【哀怨的坑】陆家大宅 。 无责任坑、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

发生地点,龟狼星T国。

发生时间:狼历1825年

发生氛围:轻松

发生后果:HE































相关推荐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坑   陆家大宅


第一章      马马虎虎的开篇介绍


陆家大宅占地三十亩,位于京城最繁华地段。陆家既非官僚世家,亦非皇亲国戚,却占着天子脚下这么大一块地皮,必定惹人非议。

于是关于陆家大宅的传闻就有很多。

说,陆家大宅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女眷。且陆老爷面子大到连府上的仆人都是皇帝从宫里挑了赏赐下来的太监。

说,陆家大宅从上到下,除了老爷子陆风以外没有一个人姓陆,但是府内又明明有着“爹”“儿”这种称呼。据说这是跟皇帝老子学的,当朝皇帝姓秦,太子却姓林。于是陆家上下也变这法子不跟老爷姓陆,表示对皇室的忠诚。

横竖看来这陆家人的地位都不能一般。

那陆风是什么人呢?

不知道。

平民百姓没一个知道陆风是什么人。只知道全国上下每一家钱庄以及有名的商号都有他们陆家人的股份,而且还占的大头,赤裸裸地影响着全国经济。

还有就是陆家人脉通达,黑道白道都有交情,谁都要卖他们面子。

包括皇帝老子日日头疼的黑道乔四爷,色情行业里的佼佼者、业务已经扩展到邻国的任爷,当朝闻明遐迩、少年拜相的肖丞相,就连国粹戏班班主杜老板只要一听到陆老爷摆宴,利马揣着行头家当千里之外都要赶回来。刑部尚书詹大人、太医院院士苏太医也都是随叫随到。又与富可敌国的江南容家、两广谢家是世交。



若是这事出在前朝,陆家早就有了动摇国本的罪名,横竖都要诬陷到你们全家斩首。

偏偏本朝皇帝他就是不管。

任那些言官每天上奏个百八十本,皇帝只要瞧见奏折里头带个“陆”字,利马提笔批示“有待调查”。这一“调查”就是几个月过去了,风平浪静。


于是大家索性自己去调查,文案报告积攒了好几箱子,直接搬到皇帝书房。


第二天问:“陛下,证据您看了吗?”


皇帝说:“啥?”


“……”


“哦……朕想起来了,就那几只装了许多纸的箱子是吧?”


“对对对对……皇上您打算如何处置?”


“处置……朕已经处置了!”


“敢问皇上是如何处置的?”


“京城入了冬百姓取暖的柴火都不够用,朕派人将那几箱子纸头送到郊外,给了几户贫苦人家,助他们生炉取暖。”


“……”


“……”


“……”

于是当日朝堂之上,许多官员一面吐血一面请求皇帝赐死自己,以保家门忠烈之名。
皇帝只是微微一笑:“众爱卿……不要这样嘛……”

当天夜里丞相肖玄就来到了陆家大宅,汇报了早上发生的事情。


才一进门就看到陆家卓少爷和太子殿下端着同一册书稿,钻研得起劲。肖丞相纳闷啊,太子殿下最烦看书了,怎么到陆家大宅就如此好学?


正巧太子抬头看见了肖玄,兴高采烈地说:“肖丞相!你来得正好,快来快来,杜老板前几天给了我一册剧本,我和文扬商量着稍微修改一下,父皇五十大寿表演给他看!”

肖玄心想:果然不是在钻研诗书啊……


走到他们跟前,丞相大人低头一看——梁祝?!

“丞相丞相,你看好啊,我们是这样改的。”
说完,太子放下剧本,拉着卓文扬站到院子中间。

“噢……林竟,为什么你是林竟……”ˉ ˉ|||


“噢……文扬,为什么你是文扬……”

这是梁祝?!

“小竟,我们同为男儿,是不可能有将来的。”


林竟泪光闪烁:“文扬,其实我不是林竟。”


文扬大骇:“那你谁?!”


“我是太子林竟。”

文扬吃惊的表情立刻又被失落取代:“我们身份悬殊,更是无望……”

只见林竟抓住文扬的手:“傻呀,我是太子呀!”

一边的肖玄不禁苦笑:你是太子又咋的,等你做了皇帝才能为所欲为好吧?


回复
举报|2楼2009-12-04 12:56

    文扬显然也不明白。

    林竟说:“我爹是皇帝,只要我让我爹拟个圣旨,封你做我王妃,谁敢指指点点就杀了谁,反正朝廷是我们家开的嘛!”

    文扬大喜:“说得是!我们会幸福的……”

    含情脉脉地对视……越凑越近,越凑越近,林竟有意无意地瞄着卓文扬的嘴唇……


    “等等,丞相大人呢?”


    丞相大人早就跑路了!

    肖玄一边急步赶往前厅,一边心想: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皇上成天无忧无虑,太子也没个正经,离谱得不着边!幸好这是太平盛世,改明儿乔四造反,朝廷就不是你们家开的了,你们爷俩哭去吧!

    心里想着呢,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一个人。来人被急匆匆地肖玄撞了两个趔趄,好不容易扶住一根树干才没摔了。




    “丞相大人,什么事儿这么急?”


    肖玄一看是“陆夫人”,立刻连声抱歉:“我真是走急了,朝廷里头有人要针对陆家,我得赶紧去跟陆风通个气儿呢,辰叔你没事吧?”


    程亦辰摇摇头:“没事没事,他在书房呢,你去找他吧。”


    肖玄刚要继续走,又被程亦辰叫住。


    “陆夫人”压低了音量,说:“我弟弟还好吧?”


    肖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也轻声说:“应该没事,他被皇上藏在寝宫,你也知道,皇上寝宫的内侍都是又聋又哑的,若是亦晨身体不舒服,宫里还有苏太医照应着呢,你尽管宽心。”


    程亦辰点点头:“有劳丞相上心。”

    见到陆风的时候,他正和柯洛、李莫延趴在书桌上研究什么。


    “陆叔叔,我觉得这个好。”




    “不行,不够庄重。”


    “陆风,你别老土了,现在秦朗当政,世风日下了,你还要什么庄重啊!”

    肖玄一听,嘴角抽搐了一下:“你们……在干吗?”

    三人闻声抬头,看见肖玄,眉开眼笑:“是丞相大人啊。”


    “同人庄叶老板刚送来几件新款式的画卷,我们琢磨着皇上五十大寿穿什么呢,你也来挑一件?”

    肖玄想到叶老板向来的设计风格,立刻摆手拒绝。人设计衣裳都是想办法往身上贴布料,叶老板设计衣裳是把身上原来的布料往下扒。皇上大寿是在腊月,可不能跟自个儿小命开玩笑!

    “陆风,情势不太妙了。”


    陆老爷子一听,轻轻皱了眉头:“怎么了?”


    “朝廷里面有不太好的动静。虽然皇上执意把事给压里下来,但恐怕日后会有更大的麻烦。”


    柯洛问:“这次是什么人?”


    肖玄说:“还不清楚。各派的言官都有,也不好说到底是谁指使的。”


    李莫延说:“先让人去查?”

    三个人看着陆风,等待他的决断。

    “把詹落给我找来。”


    回复
    举报|3楼2009-12-04 12:56
      这坑顶着,有前途!


      回复
      举报|4楼2009-12-04 13:20
           第二章 陆家的书院



        陆宅侧院有一间书院,是柯洛和卓文扬念书的地方。

        之所以陆老爷子把书院建在了侧院是因为侧院离后院最远,方便外来“同僚”们的子弟过来一起念书。
        书院刚打算建的时候,“同僚”们就已经把自个儿家孩子用惯的了书桌搬到陆宅了。

        最先到陆宅的是任宁远。

        这任宁远就是大名鼎鼎的“任爷”。他手边虽然有好几间正儿八经的商铺,规模不大,但名声都不小,只有一间不太正经的。

        可生意最好的偏偏就是不正经的那一间,那是一间酒楼,当然,那不只是一间酒楼。
        酒楼名叫“那些些的人”。所以这酒楼最重要的还是“人”,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行,必须得是“男人”。

        用“人”去做人的生意那是最好赚不过了,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任爷就此真正家缠万贯了。

        任爷和陆老爷的交情不只是生意往来,暗地里地头势力的分配都是需要协商的,色情行业也是需要后台保护的。而且陆老爷子喜欢任宁远这个人。

        这种喜欢是出于一种惺惺相惜。

        京城里人人都知道陆风有个儿子,这个儿子他不姓陆。长眼睛的都知道那是他儿子了,偏偏这爷俩既不喊“爹”也不喊“儿”。人前人后都管叫“陆叔叔”。
        旁人觉得其中有难言之隐,父子俩死活不能明白地相认,估计纠结得很。可陆风和柯洛偏偏又没有什么拘泥的行为,虽然没个称呼,却行为都是父子的腔调。

        要不怎么说他是陆风呢,儿子怎么了?我就不乐意喊他“儿子”!
        渐渐地陆风觉着自己这怪癖无人分享实在是太没劲了。连他家小辰都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不喊柯洛“儿子”,也不让柯洛喊他“爹”。

        直到他遇见了任宁远,发觉这位“任爷”也着迷此道。人人都知道任爷有一个碰在掌心的宝贝女儿,这女儿她不姓任。人前人后也不喊“爹”,喊的也是“叔叔”。

        二人当时抱头痛哭,相见恨晚。

        于是任宁远带着宝贝女儿曲珂跑来陆宅说要报名入学的时候,陆风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非但不收学费不收书本费,还管早饭和午饭,曲小姐上学放学陆老爷子都派“专轿”接送。

        任爷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陆风既然这么仗义,那建书院的钱就我来出吧!
        于是书院当天就开始动工了。

        动工的第二天,陆宅又收到一张桌子。
        这张桌子无比之巨大,足足可以坐下四个孩子。

        桌子是肖家送来的。没错,就是肖丞相的肖。

        肖丞相上头有两位兄长,家门不幸,都着了“男风”的道。好在肖家老大肖腾在入道之前生了四个孩子,确保肖家不会无后。
        这张桌子正是属于他那四个从不消停的孩子。

        陆风欣然接受,同样不收学费不收书本费,管早饭和午饭,小姐少爷们上学放学都派“专轿”接送。

        陆风是算盘打得很精的生意人。这样做不但又卖了肖玄一个人情,同时也和肖腾建立了生意合作的桥梁。

        肖腾说:“不用你陆老爷子管饭了,往后开课日,你陆家的食堂,由我们肖家承包。”
        于是书院还没有落成,陆家门口就每天站了几十个厨子值岗。

        书院动工的第五天,陆宅又收到两张桌子。
        陆风看一眼那桌子的做功就猜到来访的将会是两广巨富,谢家。

        谢家做生意很精明,虽然经常联手,但陆家手边的生意从没有从他们手上讨得过什么大的好处。非但如此,陆家柯少爷还曾经无比迷恋“谢夫人”舒念,差点就想不开了。

        若照平时,陆风听到“谢炎”,两个字就觉得无趣、毛躁。可今日这两张桌子一送过来,陆老爷子立刻就乐呵呵地出门迎接。
        果然,谢炎和舒念一从轿子上下来,谢炎就握住了陆老爷子的手。
        “陆叔,我和小念那俩孩子拜托给你了。”
        陆风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为难:“谢老板……这……”

        谢炎见他这种表情,立刻急了,伸出三个指头。

        每年在广东商铺抽利三成?

        陆风不自觉地笑了:“哎呀……谢炎你跟我客气什么……太客气了真是。”


        回复
        举报|5楼2009-12-04 15:15

          谢炎说:“应该的,广东三家商铺送给陆老板,小希和小加就拜托了。”

          陆风不敢去盘算广东三家商铺每年可以获利多少,只知道下个月陆家大宅可以再括大两倍了。


          就这样,无限资金的支持下,陆宅的书院很快就建成了。

          可是陆风盘算来盘算去,计划里最该来的那一个,却没有来。

          怎么可能呢?


          李莫延说:“陆风,书院后天就要开课了,可是教书先生还找到啊。”

          陆风皱了皱眉头:“再等等,就快来了。”



          第二天一早,陆宅门口依旧没有动静。

          陆风按耐不住,对程亦辰说:“明天就要开课了,宫里怎么还没动静?”

          程亦辰耸了耸肩,继续摆弄心爱的花草。

          “小辰,要不……你让他去催下?”

          程亦辰一听,立刻像被雷劈了一样,全身一个寒颤,望了望周围,压低声音说:“要死啊,你不要脑袋我还要脑袋,让人家知道了亦晨在宫里我们谁也别想活!”

          陆风“气管炎”症状深重,无可救药,立刻闭了嘴。


          半夜,陆家人早已就寝。陆宅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突然,一声惊天巨响,所有人都从床板上弹了起来!

          “陆风!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朝廷派人来抄家了?!”
          “爹,爹你在哪?!”
          “柯洛,柯洛!!!”
          “在呢,莫延别怕别怕……”
          “文扬,文扬呢?!”
          “爹……我在呢。”

          陆宅一片混乱,惟有当家的镇静自若。

          不久,门房来报,宫里送来一张黄金书桌,搬运的时候把绳子给坠断了,刚才那声响是足金书桌落地的闷声。

          陆风大笑三声,终于来了。

          果然,门房来报不久,皇帝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了陆宅。惊魂未定的陆家人穿着亵衣跪地迎接。

          秦朗瞄了一行人,说:“平身了平身了。”

          众人还没有起身,随行的肖玄突然说道:“陆家忠良,腊月寒风之中,顾不上套上外衣就出门迎接圣驾,实在令人感动。”

          陆风尴尬一笑。

          秦朗走动到陆风身边,低声说:“你确定你能搞定么?”
          陆风轻笑:“当然。”
          秦朗瞄了一眼身后的林竟,又说:“朕也是没有办法了,那不成器的小畜生天天想着法子折腾人,前几天还假装失忆。反正他也看上了姓卓的那小子,送到你这来,你替朕管管。”
          陆风说:“那……”
          秦朗说:“别那了,通商手谕明天就派人送过来。”
          陆风笑了:“谢皇上。臣一定好好教导太子,不过……”
          秦朗皱了皱眉:“你别太黑心,还想怎么样?”
          “不过……我还没有找到教书先生。”

          秦朗转身向肖玄使了个颜色。肖玄会意,与身边的男人说了几句话,那个男人上前了几步。

          “这是太子太傅欧阳先生,以后他就是陆宅书院的老师。”


          陆风这舒心了,人都凑齐了,接下来干吗?开糊呗!


          话说陆家书院开课的那一天,正可谓门庭若市。

          但是欧阳先生、陆风还有亲自来送女儿上学的任宁远始终觉得书院应该有个像样点的名字。
          欧阳先生说,不如叫“蓝淋吧”。
          任宁远说,不好,还是叫“那些些的人”。

          最终,还是陆风提笔一挥,写下四个字“南高书院”。


          回复
          举报|6楼2009-12-04 15:15
            回复:4楼

            嘿嘿,谢谢支持,这样才有写下去的动力嘛:)


            回复
            举报|7楼2009-12-04 15:16
              唔,看过的亲给点意见嘛,不然我也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会喜欢啊


              回复
              举报|8楼2009-12-04 15:21
                好好笑


                回复
                举报|9楼2009-12-04 16:40
                  继续撒,好好玩


                  回复
                  举报|10楼2009-12-04 17:00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些些的人。。。笑死了


                    回复
                    举报|11楼2009-12-04 18:44
                      油菜花!!!有前途!!!


                      回复
                      举报|12楼2009-12-04 18:55
                        任宁远说,不好,还是叫“那些些的人”。

                        =======

                        哈哈哈~~~好好玩~继续~~~


                        回复
                        举报|13楼2009-12-04 19:00
                          写得也太好了吧!

                          缓解了我同时看N个狼坑的烦躁.


                          回复
                          举报|14楼2009-12-04 20:15
                               第三章 陆风的离家出走


                            自从南高书院落成之后,陆家大宅就比过去热闹了很多。

                            那群连皇帝老子都头疼的“同僚”们进他大宅就像上茅房似的勤快,又有肖腾包伙食,又有欧阳老师管带小孩,上门名曰找陆老爷子下盘棋,实际就是吃饱了撑的找运动。

                            至于书院那帮小的,陆风都不愿意去想。他实在低估了林竟的破坏力。要不怎么是太子呢,王者的气魄,一群小的跟着他全学坏了,三天两头就想着去任宁远的“那些些的人”转悠。

                            从上到下,从老到小,可谓鸡犬不宁。

                            所以想起自家侧院那个书院,他就别提多后悔了。打着算盘想借着书院笼络人心捞点好处,结果开课日陆宅就家不成家。

                            陆老爷子年纪大了,不是当年那个跟着老爹混江湖的小子了,叱咤风云、轰轰烈烈了这么些年,他也想图个清净。

                            于是书院休息日这天陆老爷子一早就出门去了,只给门房留了信,说一日三餐都不必等他。

                            话说陆老爷子不就是嫌家里吵闹,出去散个心么?
                            可在陆家人眼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什么?老爷子一个人出门去了?没说去哪?三餐都不回来吃?

                            那可了不得了!!

                            程亦辰呆坐在前厅,眼睛直勾地盯着大门口,茶水不进。

                            这一下立刻把卓文扬给吓懵了:“爹……你怎么了?”

                            程亦辰无力地摇摇头:“回不来了……不回来了……”

                            卓文扬不解,抬头看着柯洛,柯洛一脸茫然,回头看着李莫延,李莫延看看林竟。
                            林竟忙说:“不关我的事啊!”

                            李莫延低下头,问:“小辰,陆风怎么突然出去了?”

                            一听“陆风”俩字,程亦辰的眼泪刷得就下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说的是气话啊!”
                            柯洛问:“你说什么了?”

                            大约是很久没有哭过了,程亦辰开了个哭腔就止也止不住:“昨天晚上他要做,我说不给做,他说你不给做我就出去找别的男人。我说有种你明天就出去找,再也别回来了……”

                            气氛立刻就僵了。

                            “辰叔你怎么能那么说呢……”
                            “就是啊,小辰,陆风那小心眼的最听不得这种话了。”
                            “爹,我和你说多少遍了,说话之前想清楚嘛。”
                            “辰叔叔你这就不对了,陆叔叔要做你就挺尸让他做一下嘛,现在陆叔叔走了,辰叔叔我们上哪去找陆叔叔啊。”

                            程亦辰哭了一会,说:“不用找了……我们两个,如果不能在一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卓文扬又吓一跳:“爹,你别……”

                            “真的,陆风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么多年了,我们俩注定的,永远没完。”

                            “爹……”

                            “如果完了,那只有同一个归宿,陆风他……一定会寻找一个地方,先去等我……”

                            卓文扬看这个情况,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抬手一挥,示意另外三只跟他一起到角落里。
                            林竟拉着卓文扬的袖子:“文扬,辰叔这样子,怎么办?”
                            卓文扬说:“没办法了,如今只能只这样,我和小竟留下来守着爹。柯洛和莫延出去把老爷子找回来。”

                            于是柯洛和李莫延带着家里一干太监浩浩荡荡出门找老爷子去了。

                            这边卓文扬见太子林竟竟然比自个儿还着急,一脸担忧得眼眶都红了,赶忙把他摁进自己怀里:“镇静,镇静……”

                            “文扬……”

                            “恩,我在。”

                            “我饿了……”

                            “……”

                            家里内仆统统都跟着柯洛他们出去找人,还有谁能做饭?

                            “小竟饿了,我去做饭吧。”程亦辰突然像没事人一样,起身往后院走。

                            过了一会,卓文扬觉得心里忐忑,老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下得了厨房?想了想,说:“小竟,我去后面看看爹。”


                            到了厨房,文扬只觉得自己心都快蹦出来了。
                            老爹正拿着菜刀往自己手腕上比划呢,似乎在寻思往哪下手?!

                            文扬不敢惊动他,只想偷偷地绕到他身后,然后扑上去夺了他刀子。

                            可才迈开一步,就被程亦辰发现了。

                            他颤抖着握着菜刀,无助地看着卓文扬:“儿子,对不起……”

                            文扬一动不敢动,举起双手,说:“爹,听话,把刀放下。”

                            “文扬……”程亦辰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卓文扬心都提到嗓子口,生怕他一个失控就一刀剁下去。

                            突然,耳边传开一声突兀的尖叫,“啊————!”是林竟的叫声。

                            这一叫文扬胸腔里又是一窒,太郁闷了,这叫什么事,老子今天心都被你们吓烂了快!

                            这边程亦辰还握着刀,“儿子,你听我说……”

                            卓文扬担心林竟那头,又想老爹不至于不给自己交代遗言就这么去了吧。
                            于是说:“爹,你先别说了,我去前头看看小竟怎么回事,你别动,就这么站着,有话等我回来说,我马上回来,老爹你别动!千万别动啊!”

                            程亦辰正要说下半句,卓文扬正好急速跨出了厨房。
                            “儿子,对不起……刀钝了,切不了菜……”


                            回复
                            举报|15楼2009-12-04 22:20
                              不错,写的太好了!请继续。


                              回复
                              举报|16楼2009-12-04 22:29
                                楼主好有才!这坑我蹲定哩!


                                回复
                                举报|17楼2009-12-04 22:33
                                  楼主好有才!这坑我蹲定哩!


                                  回复
                                  举报|18楼2009-12-04 22:33
                                    太有菜鸟~~
                                    坐坑里等!!!!!


                                    回复
                                    举报|19楼2009-12-04 22:39
                                      油菜花呀楼主


                                      回复
                                      举报|20楼2009-12-04 23:17
                                        卓文扬赶到前厅的时候,正看到一个男人掐着林竟的脖子,心里的火头噌地就上去了。

                                        一脚踹上去的同时,喊道:“你们什么人,敢到陆家来撒野!”
                                        一边拿眼睛横林竟,意思是:没准又是你相好找上门来吵架吧?

                                        这时候另一个男人上前扶起被踹翻了的那一个,说:“我们是来找肖玄的。”

                                        卓文扬仔细一看,这个不是大牌国粹戏班的颜可么?边上那个对小竟动粗的男人也眼熟,不过一时想不起名字。

                                        卓文扬心疼地抚摩着林竟的背,可怜的小竟被那人掐得气都接不上了。
                                        “肖丞相怎么会在这里?丞相府距离这有五条街,你们不至于找错吧?”

                                        “姓卓的,你别嚣张,肖家门房说肖玄来了陆宅,叫我们上这找,你赶紧把他交出来!”
                                        卓文扬听这口气,终于想起来这小子是谁了,不就是杜老板那相好么,好象叫钟理,怎么跟个流氓似的。

                                        “肖玄真的不在陆宅。我们家今天出了点事,人都出去了,忘你们体谅。”

                                        肖玄也真不是个东西,仇人找上门了,拿陆家当挡箭牌?!

                                        颜可拉了拉钟理的袖子:“陆家连个下人都看不见,恐怕真出了什么事。这样也不会藏着肖玄的,我们走吧。”

                                        “没……没那么容易!”太子殿下好不容易顺了口气,憋得脸都红了:“开玩笑,把本太子掐成这样,想走?”
                                        这下换钟理和颜可尴尬了。
                                        钟理搓了搓手:“那个……你怎么早不说你是太子啊,早说我就不掐你了嘛……”
                                        林竟一下来了气势,甩脱了扶着自己的卓文扬,指着钟理说:“你是什么来头?”
                                        卓文扬在一边轻声说:“杜老板的人,别闹得太难看。”

                                        “哟呵!”林竟更来劲儿了:“原来是杜老板的人!”

                                        颜可也在一边陪笑:“钟理他性子就这样,太子殿下别跟他计较了。”

                                        林竟仰着头:“行啊,要本太子不追究也行,不过……”
                                        “不过什么?”

                                        “叫你们家杜老板把私藏的剧本全送来给我,我就既往不咎了!”

                                        钟理心顿时沉了,自己瞒着杜悠予出来招惹了这么个是非,给他知道了这个月都别想下床了!更别提什么拿私藏来换。

                                        林竟其实也真不是眼馋杜悠予的剧本,就是变着法的耍钟理,见他这么为难,又说:“算了,看你为难,这样,听说你们戏班里的徐老板,很会耍大牌,你把他叫到这来,让他给我赔不是,就算了。”

                                        这下换颜可脸色不好看了。

                                        “颜老板,徐老板不是你相好么,你有困境,他上门动几下嘴皮子,总不难吧?”林竟有意无意地调侃,打从他们一进门,他就认出了颜可,杜悠予那戏班子,三天两头往宫里跑,想不认识都难。“颜老板留在陆宅陪我说会话,钟老板去请徐老板来吧,不来,颜老板就跟这长住不走了。”

                                        钟理一听太子要扣人,赶紧去找徐衍。

                                        林竟正得意呢,冷不防就听见颜可说:“其实,徐衍他……也不是那么喜欢我的。”林竟惊讶地看着他,发现他脸上带着些自嘲的笑意。
                                        “太子殿下,颜某可能真要在陆宅长住了。”

                                        钟理走后,卓文扬觉得这事基本解决了,回头一想自个儿亲爹还在厨房拿着刀割腕呢,立刻又往后院奔。

                                        回到厨房果然还见程亦辰提着刀子呆呆地站在那呢,才放下去的心又悬了上来。卓文扬琢磨着,回头要找苏太医给自己把把脉,今天这一消耗,心脏恐怕要得病了。

                                        “爹……把刀放下……”

                                        程亦辰满脸为难:“可是……”

                                        卓文扬看到亲爹这副模样,纠结至极,他感觉自己的手也开始颤抖了:“爹,你还记得不,你说过要和陆风相伴到老的,柯洛马上把他找回来了,你别一个人想不开。”

                                        “可是……”

                                        “啊——————!”突然又听见前厅传来林竟的惨叫。

                                        卓文扬浑身像泄了气似的,一拍额头——老子快疯了!

                                        “爹,你再等我会,你还是这么站着别动,我去看看小竟,爹你千万别动啊!”
                                        其实程亦辰也很无奈,儿子长大了,交流都有困难了,这一点时间都不让自己这个当爹的说完。
                                        卓文扬的背影消失在他视线里的时候,他又刚把下半句给吐出来:“可是……小竟说饿了,我得做饭啊!”

                                        真是,文扬为什么老让我站着别动,举着刀我手都酸了!


                                        回复
                                        举报|21楼2009-12-04 23:33
                                          好!好啊!!(余音绕梁。。。)
                                          那个“那些些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那个肖美人和家彦宝宝什么时候到书院报到啊?


                                          回复
                                          举报|22楼2009-12-04 23:36
                                            再次回到前厅的时候,卓文扬恨自己跑得慢了一步。
                                            林竟已经被打倒在地,捂着脸呜咽着。而以眼下的情景来看,动手的必然是刚进门的徐衍。
                                            掐脖子也就算了,连林竟的脸都敢动,还得了了!

                                            卓文扬气得眼睛都红了,抄起凳子就叫上去干一架,不料竟然被摔倒在地的林竟一把抓住裤腿,他低头,林竟说:“文扬,别动手,是我不对。”

                                            卓文扬愣了一下,还是气不过,仍旧往前冲去要找把徐衍一顿很揍,敢打林竟的脸,我不把你打得满脸桃花开让你这辈子唱不了戏我不姓卓!

                                            可是林竟竟然死死地抱住文扬的腿:“文扬冷静,别打!我没事!”

                                            卓文扬看了看周围,钟理自然地义愤填膺,徐衍对着卓文扬直挑眉毛,意思是“你来啊?我怕你啊!”,而颜可却一直低着头,脸色微微泛红。

                                            僵持了一会,颜可说:“徐衍我们走吧,毕竟是我们先来闹事的。”

                                            徐衍点点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林竟:“我管你是不是太子,你给我听好,就算是天王老子,只要敢动颜可一根汗毛,我就跟他玩命!”

                                            说完,三个人转身跨出了陆宅大门。

                                            卓文扬看着徐衍那嚣张劲儿气不打一处来,恨恨地问林竟:“你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让我教训他?”
                                            林竟摸摸自己的脸,嘿嘿一笑:“其实啊,我刚和颜可打了一个赌……”


                                            另一边,柯洛和李莫延正在街上寻找陆风。

                                            陆宅大军先是奔到了同人庄。陆风是极其注重形象的人,哪怕真如程亦辰所说的出来寻死,一定也要先问叶修拓定做一件最好看的衣服才能上路。


                                            回复
                                            举报|23楼2009-12-05 00:00
                                              好有喜感啊~~~~~~

                                              我可爱的文扬啊!


                                              回复
                                              举报|24楼2009-12-05 00:09
                                                哇塞,今个一天您就更了这么多?!不仅有才而且勤奋啊……

                                                是说这文真是太有乐了,继续蹲


                                                回复
                                                举报|25楼2009-12-05 00:17
                                                  回复:22楼

                                                  就是Narci……的谐音啊(全名居然非法?!拍死百度)

                                                  美人还米到时间出场类:)


                                                  回复
                                                  举报|26楼2009-12-05 00:18
                                                    回复:25楼

                                                    周末嘛,闲着啦。

                                                    谢谢支持,抱抱:)


                                                    回复
                                                    举报|27楼2009-12-05 00:19
                                                      LZ更文辛苦哈~~~~~~~~~
                                                      8过LZ好睡觉喽,睡得迟会有黑眼圈就不漂漂了


                                                      回复
                                                      举报|28楼2009-12-05 00:22
                                                        回复:28楼

                                                        恩哈,去睡了,亲也早点睡哦,晚安:)


                                                        回复
                                                        举报|29楼2009-12-05 00:24
                                                          O(∩_∩)O~楼主加油!!
                                                          真有意思~~等待啊啊


                                                          回复
                                                          举报|30楼2009-12-05 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