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4贴子:1,279,300

【错觉同人】等的受不了了写点东西调剂《表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百度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我本来想借圣诞写点小蛋糕来慰藉大家饥渴的心灵。。结果发现自己完全不是写甜文的料= =



于是于是,故事变成了闲人猜测的圣诞雪夜之后,大家看看只当饥荒时期的一碗小米汤吧。。。


回复
举报|2楼2009-11-12 23:40


    回复
    举报|3楼2009-11-12 23:41


      乔四知道殷清素来喜欢清静,原本是要回M城的,可一连几天雪大的要封路,出行毕竟不
      方便,又耐不住主人挽留,便跟段衡两个人一起留了下来。

      殷清住的地方及偏僻,相邻的公路上一整天也少有几辆车路过,到了晚上,便只能听到
      落雪的沙沙声。乔四把毯子盖在腿上,靠在窗前看路灯下飘落的雪花,他已经有很多年
      没有过过这样安静的一个圣诞了,从他懂事开始,这样的节日便是被一个又一个挤满了
      的派对应酬拧起来的,那些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场景都太过相似,全是闹哄哄,暖融融
      ,醉醺醺的,在失势之后反倒能正正经经的过个节,总让人感觉有些微妙。

      几乎要睡着的时候,脖子上蓦的一暖,他抬起眼,段衡正弯下腰帮他裹披肩。双手环绕
      的姿势拥抱一样把他围在怀里,见他醒了,青年便对他笑笑,呼吸的温度在这亲密的距
      离里熨帖着他的皮肤,乔四垂下眼睛,讷讷的裹紧了身上的布料,用低头来掩饰自己有
      些发热的脸。

      “四爷是不是困了,”得不到回应的青年转到椅子前面半跪着,“等会再睡吧,热水一
      会就放好了,里面熬着景瑞上次给配的方子,洗洗睡了舒服。”

      乔四嗯了一声,青年左左右右看了一会,又说,“四爷要是无聊了,我陪您说说话吧,
      ”他把手伸到毯子里,帮乔四在腿上按摩着,乔四的身子在伤后一直没正经调理过,原
      本就没好利落,加上前些日子各处奔波,又在雪里走了这么一程,便更加坏下去,一时
      没感觉的麻木,一时又针扎的疼。他不是那种会示弱给别人的性格,便什么都忍着,只
      有时实在疼的忍不下了,一头一脸的汗,把段衡急的,赶紧跟景瑞学了按摩缓解的手法
      ,有事没事的就给乔四捏。

      青年修长有力的手指在自己那条残腿上捏拿,时重时轻的,掌心传来的温润触感几乎让
      乔四背后发麻。

      乔四张了张嘴,他想回应段衡些什么,可又不知该怎么说。他仔细找起来的时候,才发
      现现在的自己跟段衡其实没什么话题的,以前他们聊的那些,关于帮派,生意,事业,
      未来,或者那点真的假的甜言蜜语,不是成了空,就是不再合事宜,加上M城的那些事,
      乔四竟找不出一个可以让两人都不尴尬的话头了,就只好沉默着。

      青年也似乎被同样的问题困扰着似的,再没有开口,过了一会便说汤药大概是熬好了,
      这就去看看。

      乔四在等待的时间里接了个电话,是施宸打过来的,年轻人在那边不屑的表情,即使看
      不见,也能从声音里听出来。

      “不愧是乔四爷,他躲到哪里都逃不掉。”

      “。。。。。”这话是骂自己阴魂不散呢,乔四听着很不舒服,却也没直接挂了电话或
      者训斥回去。

      “乔四,”施宸在那边冷笑着,“你到底想在那赖到什么时候?”

      “这跟你没关系。”

      “哈,”施宸不怒反笑,“你到底要不要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德行,以为
      现在还是你得势的时候呢,段衡也就是心里有愧才忍着照顾你,可你也不能就着么赖他
      一辈子吧?”

      “。。。。。。”

      “该赔的一点没少赔给你,当年的事,虽说是他骗了你,可你也一点没少报复,闹到这
      一步,大家两不相欠,你就不能干脆点放了他?”

      “。。。。。”乔四沉默着,他心里一只有的那些模糊杂乱的想法在施宸毫不留情的言
      语下渐渐成型,原来那些事情一点都不复杂,只是他一直不想面对罢了。

      段衡进来的时候,电话刚被挂断,青年靠过来,还是那样温柔的眼睛,丝毫没有被下面
      那道疤影响似的,但乔四看着那点痕迹,却越发清晰的感觉到那些已经发生的,和无法
      改变的东西。

      “在讲电话呢,谁的?”段衡声音浅浅点的,带着点撒娇,“不会又是那个姓白的吧?


      “恩。”乔四算是认了,他现在的样子,的确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能给自己挂电话。

      “什么事?”

      “没什么,”本来想糊弄过去,记起施宸的话,便忽然转了话锋,说,“秋实说,想接
      我回去过节。”

      “。。。。。。是么。”

      乔四原本是想试探他,他却真的没做什么反应,只沉默了一会,忽然转了话锋说,“哎
      ,水热了,四爷,先去泡个澡吧。”

      “。。。。。。。”乔四任他打横把自己抱起来,尽量向他怀里靠着,青年的体温如今
      让他觉得只是奢侈。

      他想起那天自己摸到殷清家时,段衡过了最初的吃惊后便只有冷漠,如果不是殷清的挽
      留,估计已经走了。他拉不下面子向人坦白,又不想功亏一篑,便只说是来找景瑞调理
      ,总算留了下来。

      这样的努力对乔四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只能绷紧着一副
      面无表情,来应付青年近在咫尺的冷漠。


      回复
      举报|4楼2009-11-12 23:41
        放吞复制~~



        乔四知道殷清素来喜欢清静,原本是要回M城的,可一连几天雪大的要封路,出行毕竟不
        方便,又耐不住主人挽留,便跟段衡两个人一起留了下来。

        殷清住的地方及偏僻,相邻的公路上一整天也少有几辆车路过,到了晚上,便只能听到
        落雪的沙沙声。乔四把毯子盖在腿上,靠在窗前看路灯下飘落的雪花,他已经有很多年
        没有过过这样安静的一个圣诞了,从他懂事开始,这样的节日便是被一个又一个挤满了
        的派对应酬拧起来的,那些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场景都太过相似,全是闹哄哄,暖融融
        ,醉醺醺的,在失势之后反倒能正正经经的过个节,总让人感觉有些微妙。

        几乎要睡着的时候,脖子上蓦的一暖,他抬起眼,段衡正弯下腰帮他裹披肩。双手环绕
        的姿势拥抱一样把他围在怀里,见他醒了,青年便对他笑笑,呼吸的温度在这亲密的距
        离里熨帖着他的皮肤,乔四垂下眼睛,讷讷的裹紧了身上的布料,用低头来掩饰自己有
        些发热的脸。

        “四爷是不是困了,”得不到回应的青年转到椅子前面半跪着,“等会再睡吧,热水一
        会就放好了,里面熬着景瑞上次给配的方子,洗洗睡了舒服。”

        乔四嗯了一声,青年左左右右看了一会,又说,“四爷要是无聊了,我陪您说说话吧,
        ”他把手伸到毯子里,帮乔四在腿上按摩着,乔四的身子在伤后一直没正经调理过,原
        本就没好利落,加上前些日子各处奔波,又在雪里走了这么一程,便更加坏下去,一时
        没感觉的麻木,一时又针扎的疼。他不是那种会示弱给别人的性格,便什么都忍着,只
        有时实在疼的忍不下了,一头一脸的汗,把段衡急的,赶紧跟景瑞学了按摩缓解的手法
        ,有事没事的就给乔四捏。

        青年修长有力的手指在自己那条残腿上捏拿,时重时轻的,掌心传来的温润触感几乎让
        乔四背后发麻。

        乔四张了张嘴,他想回应段衡些什么,可又不知该怎么说。他仔细找起来的时候,才发
        现现在的自己跟段衡其实没什么话题的,以前他们聊的那些,关于帮派,生意,事业,
        未来,或者那点真的假的甜言蜜语,不是成了空,就是不再合事宜,加上M城的那些事,
        乔四竟找不出一个可以让两人都不尴尬的话头了,就只好沉默着。

        青年也似乎被同样的问题困扰着似的,再没有开口,过了一会便说汤药大概是熬好了,
        这就去看看。

        乔四在等待的时间里接了个电话,是施宸打过来的,年轻人在那边不屑的表情,即使看
        不见,也能从声音里听出来。

        “不愧是乔四爷,他躲到哪里都逃不掉。”

        “。。。。。”这话是骂自己阴魂不散呢,乔四听着很不舒服,却也没直接挂了电话或
        者训斥回去。

        “乔四,”施宸在那边冷笑着,“你到底想在那赖到什么时候?”

        “这跟你没关系。”

        “哈,”施宸不怒反笑,“你到底要不要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德行,以为
        现在还是你得势的时候呢,段衡也就是心里有愧才忍着照顾你,可你也不能就着么赖他
        一辈子吧?”

        “。。。。。。”

        “该赔的一点没少赔给你,当年的事,虽说是他骗了你,可你也一点没少报复,闹到这
        一步,大家两不相欠,你就不能干脆点放了他?”

        “。。。。。”乔四沉默着,他心里一只有的那些模糊杂乱的想法在施宸毫不留情的言
        语下渐渐成型,原来那些事情一点都不复杂,只是他一直不想面对罢了。

        段衡进来的时候,电话刚被挂断,青年靠过来,还是那样温柔的眼睛,丝毫没有被下面
        那道疤影响似的,但乔四看着那点痕迹,却越发清晰的感觉到那些已经发生的,和无法
        改变的东西。

        “在讲电话呢,谁的?”段衡声音浅浅点的,带着点撒娇,“不会又是那个姓白的吧?


        “恩。”乔四算是认了,他现在的样子,的确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能给自己挂电话。

        “什么事?”

        “没什么,”本来想糊弄过去,记起施宸的话,便忽然转了话锋,说,“秋实说,想接
        我回去过节。”

        “。。。。。。是么。”

        乔四原本是想试探他,他却真的没做什么反应,只沉默了一会,忽然转了话锋说,“哎
        ,水热了,四爷,先去泡个澡吧。”

        “。。。。。。。”乔四任他打横把自己抱起来,尽量向他怀里靠着,青年的体温如今
        让他觉得只是奢侈。

        他想起那天自己摸到殷清家时,段衡过了最初的吃惊后便只有冷漠,如果不是殷清的挽
        留,估计已经走了。他拉不下面子向人坦白,又不想功亏一篑,便只说是来找景瑞调理
        ,总算留了下来。

        这样的努力对乔四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只能绷紧着一副
        面无表情,来应付青年近在咫尺的冷漠。


        回复
        举报|5楼2009-11-12 23:41
          = 。   =
          插的真是地方。。。。。。。。


          回复
          举报|6楼2009-11-12 23:42
            沙发沙发。。。。


            回复
            举报|7楼2009-11-12 23:50
              沙发我是坐实了。。哈哈,穿上衣服稳坐沙发。


              回复
              举报|8楼2009-11-12 23:51
                。。。。。那什么,脸红~如果大家还没睡,能给点有爱的回帖。。
                等下就再更一点~~~~

                跑掉~~~~~~~~~~~~~~~~~


                回复
                举报|9楼2009-11-13 00:00
                  我还没睡呀。写得好好呀。那俩家伙咋还这么别扭。一看就是心里都想着对方,却谁都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不过可以理解哈。。段段那是表白好多次人家都不信。这次他怕肯定也不会成功,所以有点胆怯,微微缩缩的不敢再尝试。

                  四四那是拉不下脸。。。哈哈,我可爱的四四呀。


                  回复
                  举报|10楼2009-11-13 00:05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俺表小白。。。要哼哼,
                    人物性格把握的挺好的。
                    继续继续


                    回复
                    举报|11楼2009-11-13 00:19
                      大人写得很棒啊请继续!等下文


                      回复
                      举报|12楼2009-11-13 01:05
                        这个人实在可恶,可是对着他又恨不起来,还忍不住要喜欢,这就是爱。——这个大概就是所长的受受爱情观。

                        好吧~~四四和段段这对本来就是内外攻受颠倒!四四~快把你的柔软的内在露出来!表别扭试探了!要用身体语言,知不知道!眨眼^^

                        LZ的功力真的很棒!旁人看了都要以为是所长写的了。


                        回复
                        举报|13楼2009-11-13 01:44
                          嗷嗷嗷。楼主写的好好鸟!加油继续啊!


                          回复
                          举报|14楼2009-11-13 06:46
                            谢谢,不错!


                            回复
                            举报|15楼2009-11-13 08:48
                              激动鸟……其实俺是心疼死四爷在雪地里站着……
                              期待后文……


                              回复
                              举报|16楼2009-11-13 11:30
                                粉不错哦!有所长的味道
                                mark之~
                                蹲坑等文...


                                回复
                                举报|17楼2009-11-13 12:37
                                  不会是坑吧?

                                  墙裂呼唤楼主回来,俺要看后续,停在这里太不厚道鸟。

                                  会有H君出场吗?俺要吃肉~~~~~~~~~~~~(题外话:话说那个为毛俺一看错觉,即使只是同人,都会流眼泪捏?)


                                  回复
                                  举报|18楼2009-11-13 15:00
                                    哦。。。。。。。。
                                    我发誓我还记得楼主上一个坑。。。嗯哼。。。。盲眼版。。短小。。同人。。。对吧对吧。。。。总而言之。。。。。。。。。。。。楼主快更。。。


                                    回复
                                    举报|19楼2009-11-13 15:13
                                      直到隔几天殷清的旧部来访,乔四已是“身死”之人,自然要回避,于是早早就寝,没  
                                      听到那场对话,只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感到有人在自己床边坐着,轻轻摸着自己苍白的鬓  
                                      角。

                                      清晨醒来,睁眼看到的是青年的脸,在熹微的晨光里,一时看不清表情。

                                      从那天早上开始,段衡的态度就变了,他会从后面抱着乔四,然后一句话不说的呆上半  
                                      天,那些周到的照顾,似乎又回到以前,却又不尽然。

                                      乔四知道那位访客是告诉段衡什么了,可又不清楚段衡具体知道多少。然而无论多少,  
                                      那些事情都是乔四不愿再提及的,他没有问,段衡也不说,两个人尴尬的表演着和睦自  
                                      然的样子,不知道谁比谁伤的更多。

                                      等被抱到地方的时候,浴室已经整个被氤氲的蒸汽弥满了,空气里全是淡淡的硫磺味和  
                                      药香。殷清是个淡薄的人,在这方面却有着和乔四一样的讲究,不小的石砌池子边上,  
                                      兽嘴里流出汩汩的温泉,当把别墅选在这里,多半也是为了这点。

                                      乔四被伺候着进了浴池,虽然不是第一次,可青年解下他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脸上还  
                                      是有点发燥。幸亏马上浸到热水里,被蒸汽掩饰着,才没显出红来。然而当段衡开始脱  
                                      自己衣服的时候,乔四才真有些无措了。

                                      在他们相处的这小半个月里,段衡在“冰释前嫌”之后伺候他吃喝,抱着他上上下下,  
                                      却一直只在护工的范围,并没有更多一步的举动。然而像今天这样,两个人脱的几乎全丨  
                                      裸浸在水池里,即使只是被周到的按摩着肩膀和头皮,也会让人觉得到处都是暧昧的味  
                                      道。

                                      段衡帮他捏拿,让他就着泉水的浮力靠在自己身上,手从两边环绕过来,这就几乎是将  
                                      对方抱在怀里的姿势了,虽然隔着一层底裤,对于两个对彼此身体都了若指掌的人来说  
                                      ,也太过情丨色了。段衡跟他说话,带着湿气的的呼吸从耳后传过来,乔四就起了一层鸡  
                                      皮疙瘩,连后背都硬了。

                                      “嗯,捏疼了?”段衡的声音很轻,鼻音似的在后面。乔四只能用面无表情来掩饰自己  
                                      的慌乱。

                                      “刚才景瑞说,四爷的腿是又受了冻才恶化了的,症状明显,但不严重,只要这几天坚  
                                      持泡这幅方子,没两天便能走了。”

                                      “嗯。”

                                      “四爷。。。。”

                                      乔四回过头,刚好赶上段衡动了动姿势,两个人的嘴唇便那么轻轻的擦了一下。

                                      其实在之前的那些日子里,多香艳 淫 靡的体丨   位没消受过,可到如今,这一点点蜻蜓  
                                      点水似的碰触,竟也让乔四浑身都僵住了。

                                      然而就在他努力压制着那一点点可耻的期待时,青年从水里站起来,披上了浴巾。

                                      “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段衡停了一会,走到门口时又回头说,“四爷想起来可以叫  
                                      我。”说罢转身出去,留乔四一个人在这一屋子尴尬里。

                                      乔四一个人在浴池里呆了很久,直到他望见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才了然闭上眼睛。那里  
                                      面白发的中年人泡在诺大的池水里,赤丨裸着苍白的,并不健康的肌体,怎么看都是一副  
                                      让人倒进胃口的画面。

                                      段衡的沉默与局促原来都是出于忍耐。

                                      这么简单的道理,连远在千里之外的施宸都知道,而他居然参不透。





                                      ==============================================



                                      噗。。。居然还记得上一个= =

                                      呐,说了只是抛砖引玉,看,那个写出来以后,正版的结局就出来了嘛!!!!!


                                      回复
                                      举报|20楼2009-11-13 15:47
                                        直到隔几天殷清的旧部来访,乔四已是“身死”之人,自然要回避,于是早早就寝,没  
                                        听到那场对话,只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感到有人在自己床边坐着,轻轻摸着自己苍白的鬓  
                                        角。

                                        清晨醒来,睁眼看到的是青年的脸,在熹微的晨光里,一时看不清表情。

                                        从那天早上开始,段衡的态度就变了,他会从后面抱着乔四,然后一句话不说的呆上半  
                                        天,那些周到的照顾,似乎又回到以前,却又不尽然。

                                        乔四知道那位访客是告诉段衡什么了,可又不清楚段衡具体知道多少。然而无论多少,  
                                        那些事情都是乔四不愿再提及的,他没有问,段衡也不说,两个人尴尬的表演着和睦自  
                                        然的样子,不知道谁比谁伤的更多。

                                        等被抱到地方的时候,浴室已经整个被氤氲的蒸汽弥满了,空气里全是淡淡的硫磺味和  
                                        药香。殷清是个淡薄的人,在这方面却有着和乔四一样的讲究,不小的石砌池子边上,  
                                        兽嘴里流出汩汩的温泉,当把别墅选在这里,多半也是为了这点。

                                        乔四被伺候着进了浴池,虽然不是第一次,可青年解下他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脸上还  
                                        是有点发燥。幸亏马上浸到热水里,被蒸汽掩饰着,才没显出红来。然而当段衡开始脱  
                                        自己衣服的时候,乔四才真有些无措了。

                                        在他们相处的这小半个月里,段衡在“冰释前嫌”之后伺候他吃喝,抱着他上上下下,  
                                        却一直只在护工的范围,并没有更多一步的举动。然而像今天这样,两个人脱的几乎全丨  
                                        裸浸在水池里,即使只是被周到的按摩着肩膀和头皮,也会让人觉得到处都是暧昧的味  
                                        道。

                                        段衡帮他捏拿,让他就着泉水的浮力靠在自己身上,手从两边环绕过来,这就几乎是将  
                                        对方抱在怀里的姿势了,虽然隔着一层底裤,对于两个对彼此身体都了若指掌的人来说  
                                        ,也太过情丨色了。段衡跟他说话,带着湿气的的呼吸从耳后传过来,乔四就起了一层鸡  
                                        皮疙瘩,连后背都硬了。

                                        “嗯,捏疼了?”段衡的声音很轻,鼻音似的在后面。乔四只能用面无表情来掩饰自己  
                                        的慌乱。

                                        “刚才景瑞说,四爷的腿是又受了冻才恶化了的,症状明显,但不严重,只要这几天坚  
                                        持泡这幅方子,没两天便能走了。”

                                        “嗯。”

                                        “四爷。。。。”

                                        乔四回过头,刚好赶上段衡动了动姿势,两个人的嘴唇便那么轻轻的擦了一下。

                                        其实在之前的那些日子里,多香艳 淫 靡的体丨   位没消受过,可到如今,这一点点蜻蜓  
                                        点水似的碰触,竟也让乔四浑身都僵住了。

                                        然而就在他努力压制着那一点点可耻的期待时,青年从水里站起来,披上了浴巾。

                                        “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段衡停了一会,走到门口时又回头说,“四爷想起来可以叫  
                                        我。”说罢转身出去,留乔四一个人在这一屋子尴尬里。

                                        乔四一个人在浴池里呆了很久,直到他望见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才了然闭上眼睛。那里  
                                        面白发的中年人泡在诺大的池水里,赤丨裸着苍白的,并不健康的肌体,怎么看都是一副  
                                        让人倒进胃口的画面。

                                        段衡的沉默与局促原来都是出于忍耐。

                                        这么简单的道理,连远在千里之外的施宸都知道,而他居然参不透。





                                        ==============================================



                                        噗。。。居然还记得上一个= =

                                        呐,说了只是抛砖引玉,看,那个写出来以后,正版的结局就出来了嘛!!!!!


                                        回复
                                        举报|21楼2009-11-13 15:48
                                          =w=审核测试器还真好用~~~~


                                          回复
                                          举报|22楼2009-11-13 15:48


                                            直到隔几天殷清的旧部来访,乔四已是“身死”之人,自然要回避,于是早早就寝,没
                                            听到那场对话,只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感到有人在自己床边坐着,轻轻摸着自己苍白的鬓
                                            角。

                                            清晨醒来,睁眼看到的是青年的脸,在熹微的晨光里,一时看不清表情。

                                            从那天早上开始,段衡的态度就变了,他会从后面抱着乔四,然后一句话不说的呆上半
                                            天,那些周到的照顾,似乎又回到以前,却又不尽然。

                                            乔四知道那位访客是告诉段衡什么了,可又不清楚段衡具体知道多少。然而无论多少,
                                            那些事情都是乔四不愿再提及的,他没有问,段衡也不说,两个人尴尬的表演着和睦自
                                            然的样子,不知道谁比谁伤的更多。

                                            等被抱到地方的时候,浴室已经整个被氤氲的蒸汽弥满了,空气里全是淡淡的硫磺味和
                                            药香。殷清是个淡薄的人,在这方面却有着和乔四一样的讲究,不小的石砌池子边上,
                                            兽嘴里流出汩汩的温泉,当把别墅选在这里,多半也是为了这点。

                                            乔四被伺候着进了浴池,虽然不是第一次,可青年解下他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脸上还
                                            是有点发燥。幸亏马上浸到热水里,被蒸汽掩饰着,才没显出红来。然而当段衡开始脱
                                            自己衣服的时候,乔四才真有些无措了。

                                            在他们相处的这小半个月里,段衡在“冰释前嫌”之后伺候他吃喝,抱着他上上下下,
                                            却一直只在护工的范围,并没有更多一步的举动。然而像今天这样,两个人脱的几乎全
                                            裸浸在水池里,即使只是被周到的按摩着肩膀和头皮,也会让人觉得到处都是暧昧的味
                                            道。

                                            段衡帮他捏拿,让他就着泉水的浮力靠在自己身上,手从两边环绕过来,这就几乎是将
                                            对方抱在怀里的姿势了,虽然隔着一层底裤,对于两个对彼此身体都了若指掌的人来说
                                            ,也太过情色了。段衡跟他说话,带着湿气的的呼吸从耳后传过来,乔四就起了一层鸡
                                            皮疙瘩,连后背都硬了。

                                            “嗯,捏疼了?”段衡的声音很轻,鼻音似的在后面。乔四只能用面无表情来掩饰自己
                                            的慌乱。

                                            “刚才景瑞说,四爷的腿是又受了冻才恶化了的,症状明显,但不严重,只要这几天坚
                                            持泡这幅方子,没两天便能走了。”

                                            “嗯。”

                                            “四爷。。。。”

                                            乔四回过头,刚好赶上段衡动了动姿势,两个人的嘴唇便那么轻轻的擦了一下。

                                            其实在之前的那些日子里,多香艳 淫 靡的体   位没消受过,可到如今,这一点点蜻蜓
                                            点水似的碰触,竟也让乔四浑身都僵住了。

                                            然而就在他努力压制着那一点点可耻的期待时,青年从水里站起来,披上了浴巾。

                                            “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段衡停了一会,走到门口时又回头说,“四爷想起来可以叫
                                            我。”说罢转身出去,留乔四一个人在这一屋子尴尬里。

                                            乔四一个人在浴池里呆了很久,直到他望见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才了然闭上眼睛。那里
                                            面白发的中年人泡在诺大的池水里,赤裸着苍白的,并不健康的肌体,怎么看都是一副
                                            让人倒进胃口的画面。

                                            段衡的沉默与局促原来都是出于忍耐。

                                            这么简单的道理,连远在千里之外的施宸都知道,而他居然参不透。





                                            ==============================================



                                            噗。。。居然还记得上一个= =

                                            呐,说了只是抛砖引玉,看,那个写出来以后,正版的结局就出来了嘛!!!!!


                                            回复
                                            举报|23楼2009-11-13 15:49
                                              “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

                                              段段,你能不能想个新鲜点的借口哇~~~明明是你控制不住自己shou性大发了嘛


                                              回复
                                              举报|24楼2009-11-13 16:09
                                                写的粉好的

                                                期待ing


                                                回复
                                                举报|25楼2009-11-13 16:18
                                                  楼楼加油   弱弱滴问一下,晚上还更咩??


                                                  回复
                                                  举报|26楼2009-11-13 16:51
                                                    这。。。有灵感就更>////<~~~~~~~~


                                                    回复
                                                    举报|27楼2009-11-13 17:02
                                                      写得好啊!!!支持楼主!!楼主千万别抛弃我们啊!!


                                                      回复
                                                      举报|28楼2009-11-13 17:03
                                                        嘛~~
                                                        怎么会忘。。。就素那个坑激发了俺自给自足。。YY错觉的。。斗志。。嗯。。握拳。。。


                                                        回复
                                                        举报|29楼2009-11-13 17:04
                                                          不要虐四爷,快给他,快给他。
                                                          姨太也是,明明就在拿乔,他肯定是故意的。
                                                          墙裂呼唤下文,让四爷硬起来吧!


                                                          回复
                                                          举报|30楼2009-11-13 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