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50贴子:1,282,396

【君子之交同人】惩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嘿嘿,偶素快乐的加彦宝宝~今天重温的君子之交,就看到曲PAPA变胖在外面受苦那里,心里十分气愤,就顺便写一下对店长的惩罚吧,喜欢店长的不要介意~


星期四晚上,曲同秋忙好晚饭,小珂在学校上课不回来,任宁远还没回家,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家等任宁远回来。等到晚上九点任宁远还是没回来,桌上的饭菜渐渐变得冰凉,曲同秋忙把饭菜进厨房再重温好,他看了看时钟,已经快指向十点了,渐渐有点着急任宁远怎么还没回来,甚至连电话都没一个。电话!哎呀,我真笨,怎么不打电话给他呢,曲同秋赶紧拨通任宁远的手机。
“喂...”
“老..老大,怎么还没回家丫”
“我在忙,你先吃吧,不用等我了,我可能要晚点回家,你先睡吧。”
“哦....好吧...”
曲同秋还想说什么,那边已经切断了电话,他默默的挂掉电话,回到餐桌旁,一个人没什么胃口,他只好进去浴室洗澡准备睡觉了。
一直都是任宁远会在他睡觉之前在床上等他,今天晚上不在反而感觉床冷得有点刺骨,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呀,曲同秋苦笑着想.
身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淅淅索索的脱衣服的声音,曲同秋迷迷糊糊的看到正打算去浴室的任宁远,“你回来啦?吃饭了么?”
“醒了?抱歉,我没打算吵醒你的?”任宁远走近曲同秋床边,摸摸他的脸颊
“没..没什么的”曲同秋抬头望了望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两点了,“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呀,饭菜我还热着,要吃点么?”
“不了,在处理娱乐城的一些事所以晚来了,已经在那里吃过饭了”
“哦,我帮你放热水,快去洗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曲同秋忙起来要去浴室放洗澡水。
宁远摸摸他的头发“你先睡吧,我自己来就好了,你明天也要去店子里的。”说完走进了浴室。
曲同秋呆了呆,他已经习惯给任宁远做各种事情,不要他做反而觉得有距离了一样,他也知道任宁远是宠他的,可是,他没有听到过任宁远说一句甜蜜的话,例如我爱你之类的,他知道自己多想了,任宁远对他的好他从来都知道,可是他们是男的,没有婚约保障,就算任宁远不回来睡觉他没没办法堂堂正正的问他怎么没回来什么的,之前都是任宁远如果不回来的话也会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什么时候回来在做什么,现在,他却想问任宁远去干什么了,又觉得问得多余,任宁远不是告诉他说是在娱乐城处理事情么?真是多想了,曲同秋暗暗对自己说
看到任宁远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有点乱,他下床想把衣服挂起来,抖了抖衣服,在抬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抹淡红色,恩?脏了?可是仔细一看,他顿时有些懵了,是口红印。  

曲同秋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知道那是代表什么?娱乐城??是么?老大终究还是觉得女人好吧,其实也没什么的,任宁远那么优秀的人在可能爱他一个?不,也许连爱都谈不上,只是个小跟班而已,是自己说要跟他在一起,任宁远也没跟保证过什么,他以前也说过是朋友不是么?
(详情见其他的文吧,我就这样编好了^-^)

曲同秋在心底开始绝望起来,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指责?质问?他不是女人,也算不上爱人吧,只是个占养育过曲珂的光住在老大的家里的小跟班,还是自己厚着脸皮决定的,他算什么?

他想装做什么也没看见,于是轻轻的把衣服挂好,回床躺好静悄悄的当自己睡着了,心却疼的厉害,能个对任宁远说什么呢?他和他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宁远和他,本来就是有一堵无形的墙隔着,看不见,却感觉得到,任宁远太优秀,很多人比他还崇拜他,还有很有比他优秀的人和老大比肩同进,自己却是那无数沙粒中最不起眼的一位,现在还能无比荣幸的和任宁远一起住,自己是该感激和爱戴的,还能多求些什么?曲同秋安慰自己,却发现不仅心疼,甚至连指尖和头皮都感觉快被那种感觉冲得要鲜血直流一样,就这样痛死好了,这样就不会发现自己有多贪婪想得到任宁远的爱了。。。

宁远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曲同秋已经睡着了,他躺在曲同秋旁边,摸了摸他的手臂,转手关掉了床头的台灯。

许久,曲同秋默默的翻了一个身,使自己背对着任宁远,开始静静的流泪,这样算什么呢?两个男人,没有保障,甚至没有什么好信任不信任的,任宁远是个淡薄的人,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沉稳有风度,对自己和其他人都很好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厚脸皮住在一起也是他宽容到什么也不说,自己就这样认为下来了,也许他还是会结婚的,虽然有了小珂,但也缺少一个女主人啊。

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老大碍于他在这里才没说结婚的呢?还是什么?他不想再想了,明天。。。再说吧,如果老大想结婚的话。。。

我该怎么办?原来我早爱上老大了么?  



网络安全解决方案服务商 T级DDoS、CC防御!点我免费试用!
广告
沙发还是插楼?不想蹲坑的说- -+


回复
举报|2楼2009-11-07 22:40
    惊现一坑 蹲了再说


    回复
    举报|4楼2009-11-07 22:46
      弄不好江郎才尽真是一坑也不好说~偶要努力完成滴~


      回复
      举报|5楼2009-11-07 23:04
        = =
        加油啊


        回复
        举报|6楼2009-11-07 23:09
          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笑话,因为任宁远的包容和放纵,自己好像越来越觉得任宁远是爱自己的了,也许任宁远什么也不说,其实心里想的又不一样吧。



          曲同秋越想越惶惶然,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原因任宁远到现在还没结婚,还是因为当初的歉疚所以只想补偿性的给他点爱情,何况任宁远没有给他任何承诺也不见得会宠他多久,现在外面有多少女人追他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想知道而已,怕我想不开么?有什么想不开的,我能理解的,不要担心我会成为负担,曲同秋苦笑着想



          也许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吧,两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住在一起别人也会说闲话的,早点离开吧,明天.....



          过往的生活很甜蜜很值得回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像是黑色幽默。。。。



          曲同秋在任宁远醒来之前去厨房备好了早餐,等任宁远洗刷好,有些黯淡的朝任宁远笑了笑,“老。。老大。。我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想搬走。。。。”

          “。。。。。”

          “小珂也长大了,自己会照顾自己,你也是要结婚的,两个男人。。。。也不方便你找女朋友吧,弄不好别人都以为我是你老婆呢,呵。。。呵呵。。。。。”

          “。。。。。。”

          “我开玩笑的,谁会觉得我和你什么关系呢?是吧?”

          “。。。。。”

          “老大。。。。”

          “你是这么想的么?你想要离开??”

          “。。。。。嗯。。。这对你好一些吧。。。”

          “。。。。。”任宁远的脸色铁青,隐隐有发怒的征兆“你是因为昨天我那么晚回来所以生气了么?”

          ”。。。”

          “还是你觉得不自在,觉得我们这样在一起很丢脸么?”

          “不。。。不是的,你是会结婚的吧,我们这样算什么呢?你已经对我够好的了,其实你也不欠我什么的。。。。”曲同秋渐渐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感觉眼睛有些发热,便低下头沉默起来。


          回复
          举报|7楼2009-11-08 22:30


            回复
            举报|8楼2009-11-08 23:37
              其实也没什么,要离开也很简单,说明白了任宁远说不定也有这样的想法,曲同秋想着想着又难过起来,他放下碗,对任宁远道“任宁远,我去上班了。。。。”

              任宁半晌才回过神来,曲同秋已经走了,桌上的早餐已经冰冷,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现在还是没明白曲同秋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之前的气氛不是很好么?怎么突然一下子变成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诺大的房间里了。

              昨天他在娱乐城处理一些小纠纷,谢家的大小姐耍脾气说有人偷了她的钻戒,要盘查他们这的服务员,在见到他后就死缠着他,甚至主动献吻,说什么喜欢他很久了,他来不及阻止谢小姐的纠缠稍微侧身也没让她吻到自己,回家就偶想起马上就是星期五了,想到曲同秋心里也逐渐高兴起来。

              可现在好像有点莫名其妙了?任宁远抬手用力的扫掉桌上的早餐。

              “你难道没有察觉。。。我的用心么?”


              回复
              举报|9楼2009-11-08 23:39
                哇~还有么 等...


                回复
                举报|10楼2009-11-09 00:56
                  不要坑啊...


                  回复
                  举报|11楼2009-11-09 02:37
                    广告
                    蹲下吧…坑就坑了…


                    回复
                    举报|12楼2009-11-09 15:37
                      zhua


                      回复
                      举报|13楼2009-11-09 16:48
                        曲同秋外卖店今天很忙,平时总觉得人不多不少,但今天总觉得人太多忙得有些想生气,他和任宁远在一起也算是不容易,但现在,不知道任宁远是用什么心情来和他在一起,没有语言的生活就像人踩在海面上飘忽不定,时时都在担心现在跌到的话任宁远会保护他的一切,但是总有一天如果任宁远搀扶的人不再是他,怎么办?曲同秋知道同性恋的意义,没有婚姻,没有承诺,甚至为世人大半不容,他是个小人物,经不起折腾的,死过一次就够了,多余的牺牲换来的不是多一次的原谅,只怕那时候自己不用死就能魂飞魄散了吧···



                        曲同秋忙完手里的最后一道菜,正打算歇歇,却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曲同秋。”



                        他抬头望去,陌生又熟悉的人“···你是?···楚漠??”



                        楚漠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想待见他,却还是来了。



                        咖啡厅里,楚漠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小人物,“你没死?真是命大啊··”语气里带着一丝丝嘲讽。。。



                        曲同秋低着头,有些不安的交叉着手指,他很怕这个人,如果不是楚漠拖着他来这里,他也许会用店里很忙的借口打发他不想见到的人吧。



                        “怎么,不想见到我么?说实话我也不想见到你,你怎么就没那么干脆的死掉呢,这样,任宁远也许会永远记住你一辈子呢,哼···”



                        什么意思,活下来难道也是一种错么?曲同秋抬起头道:“我。。我也是不想见到你的,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任宁远和庄维的话也许永远也见不到你的,为什么你还要来见我呢?既然不想看见我的话,我也不会像见你的。”



                        这一次,曲同秋有了勇气,他就算是个小人物,也不是任他们玩弄的,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这世界上还是有他的生存空间



                        “哟···长进了,还真的还嘴了?你要是死了,庄维说不定一辈子都记着你过日子呢,你倒是挺有魅力的嘛···不光任宁远,连带多少人惦记你呀,想不到我楚漠的人你也有胆子抢,哦,也是,任宁远给你撑腰呢,你的情夫倒也愿意带着绿帽子和你说呢个或,任宁远可真是情圣啊。”楚漠的语气带着愤恨和讽刺,像一根根针扎在曲同秋心里,痛到想拔出来却又带出大量的鲜血



                        “楚漠,请你自重,你在侮辱我的同时也在侮辱你自己,你自己喜欢庄维却得不到他,是因为你根本没好好想过如何去爱一个人,你只想要得到庄维,又不肯好好的去了解他,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怪在我身上,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庄维那时候是和我在一起你生气么?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明明就不关我的事,为什么,却要我替你们承受伤痛,我死了,你就能得到庄维么?他的想法呢,你在乎过么?还是我死了,庄维就会爱上你?你认真想过的话,庄维也许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当初,也是你们逼我的,不是么?你的失意,是我造成的么?”曲同秋大声的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反而轻松了许多。



                        他原本担心楚漠会和以前一样毫不留情的打他一顿,说话都是带着小心和畏惧,但楚漠的嘲讽却成了他爆发的开始,曲同秋接着说:“是,庄维就是喜欢我,我也没强迫他,你是看得到的,当初,庄维抛弃我时是为了你,他想和你去美国,我也没有求着他留下来,我错了么?明明都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什么也没有介入,你为什么怪我?我受的苦你看到过么?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恨你么?是,我是个小人物,不像你们,身份高贵,可为什么你偏偏和我过不去,我的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放进你们的世界里,就算我请求你不要再来找我好么?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介入你们的事情里,别再见到我不也是你的想法么?我不想再说了,再见。”



                        曲同秋站起身来,转身想离开,楚漠在后面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想见到?你有什么好,任宁远都可以为你牺牲到骗你一辈子,只不过是个脸皮厚到比城墙还宽的小尾巴罢了,哼···何况,任宁远根本就不爱你,只是把你当成一条狗罢了,喜欢你就逗你玩玩咯,什么爱情,你别骗自己了。”



                        “啪。。。”曲同秋毫不犹豫的伸手挥过去,楚漠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一道五指山。



                        “没错,我是爱任宁远的,我爱他,就算他不爱我又怎么样,他也许会抛弃我,但我不会打扰到他的生活,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所有的回报,也许这一些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楚漠愣愣的看着他跑出去,怔怔的发呆,一旁的侍应生上前问道:“先生,需要帮忙么?。。。。”



                        楚漠顿时阴沉着脸,甩下一张大钞,大步离去。



                        回复
                        举报|14楼2009-11-15 11:22
                          曲同秋外卖店今天很忙,平时总觉得人不多不少,但今天总觉得人太多忙得有些想生气,他和任宁远在一起也算是不容易,但现在,不知道任宁远是用什么心情来和他在一起,没有语言的生活就像人踩在海面上飘忽不定,时时都在担心现在跌到的话任宁远会保护他的一切,但是总有一天如果任宁远搀扶的人不再是他,怎么办?曲同秋知道同性恋的意义,没有婚姻,没有承诺,甚至为世人大半不容,他是个小人物,经不起折腾的,死过一次就够了,多余的牺牲换来的不是多一次的原谅,只怕那时候自己不用死就能魂飞魄散了吧···



                          曲同秋忙完手里的最后一道菜,正打算歇歇,却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曲同秋。”



                          他抬头望去,陌生又熟悉的人“···你是?···楚漠??”



                          楚漠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想待见他,却还是来了。



                          咖啡厅里,楚漠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小人物,“你没死?真是命大啊··”语气里带着一丝丝嘲讽。。。



                          曲同秋低着头,有些不安的交叉着手指,他很怕这个人,如果不是楚漠拖着他来这里,他也许会用店里很忙的借口打发他不想见到的人吧。



                          “怎么,不想见到我么?说实话我也不想见到你,你怎么就没那么干脆的死掉呢,这样,任宁远也许会永远记住你一辈子呢,哼···”



                          什么意思,活下来难道也是一种错么?曲同秋抬起头道:“我。。我也是不想见到你的,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任宁远和庄维的话也许永远也见不到你的,为什么你还要来见我呢?既然不想看见我的话,我也不会像见你的。”



                          这一次,曲同秋有了勇气,他就算是个小人物,也不是任他们玩弄的,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这世界上还是有他的生存空间



                          “哟···长进了,还真的还嘴了?你要是死了,庄维说不定一辈子都记着你过日子呢,你倒是挺有魅力的嘛···不光任宁远,连带多少人惦记你呀,想不到我楚漠的人你也有胆子抢,哦,也是,任宁远给你撑腰呢,你的情夫倒也愿意带着绿帽子和你说呢个或,任宁远可真是情圣啊。”楚漠的语气带着愤恨和讽刺,像一根根针扎在曲同秋心里,痛到想拔出来却又带出大量的鲜血



                          “楚漠,请你自重,你在侮辱我的同时也在侮辱你自己,你自己喜欢庄维却得不到他,是因为你根本没好好想过如何去爱一个人,你只想要得到庄维,又不肯好好的去了解他,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怪在我身上,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庄维那时候是和我在一起你生气么?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明明就不关我的事,为什么,却要我替你们承受伤痛,我死了,你就能得到庄维么?他的想法呢,你在乎过么?还是我死了,庄维就会爱上你?你认真想过的话,庄维也许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当初,也是你们逼我的,不是么?你的失意,是我造成的么?”曲同秋大声的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反而轻松了许多。



                          他原本担心楚漠会和以前一样毫不留情的打他一顿,说话都是带着小心和畏惧,但楚漠的嘲讽却成了他爆发的开始,曲同秋接着说:“是,庄维就是喜欢我,我也没强迫他,你是看得到的,当初,庄维抛弃我时是为了你,他想和你去美国,我也没有求着他留下来,我错了么?明明都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什么也没有介入,你为什么怪我?我受的苦你看到过么?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恨你么?是,我是个小人物,不像你们,身份高贵,可为什么你偏偏和我过不去,我的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放进你们的世界里,就算我请求你不要再来找我好么?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介入你们的事情里,别再见到我不也是你的想法么?我不想再说了,再见。”



                          曲同秋站起身来,转身想离开,楚漠在后面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想见到?你有什么好,任宁远都可以为你牺牲到骗你一辈子,只不过是个脸皮厚到比城墙还宽的小尾巴罢了,哼···何况,任宁远根本就不爱你,只是把你当成一条狗罢了,喜欢你就逗你玩玩咯,什么爱情,你别骗自己了。”



                          “啪。。。”曲同秋毫不犹豫的伸手挥过去,楚漠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一道五指山。



                          “没错,我是爱任宁远的,我爱他,就算他不爱我又怎么样,他也许会抛弃我,但我不会打扰到他的生活,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所有的回报,也许这一些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楚漠愣愣的看着他跑出去,怔怔的发呆,一旁的侍应生上前问道:“先生,需要帮忙么?。。。。”



                          楚漠顿时阴沉着脸,甩下一张大钞,大步离去。



                          回复
                          举报|15楼2009-11-15 11:22
                            曲同秋外卖店今天很忙,平时总觉得人不多不少,但今天总觉得人太多忙得有些想生气,他和任宁远在一起也算是不容易,但现在,不知道任宁远是用什么心情来和他在一起,没有语言的生活就像人踩在海面上飘忽不定,时时都在担心现在跌到的话任宁远会保护他的一切,但是总有一天如果任宁远搀扶的人不再是他,怎么办?曲同秋知道同性恋的意义,没有婚姻,没有承诺,甚至为世人大半不容,他是个小人物,经不起折腾的,死过一次就够了,多余的牺牲换来的不是多一次的原谅,只怕那时候自己不用死就能魂飞魄散了吧···



                            曲同秋忙完手里的最后一道菜,正打算歇歇,却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曲同秋。”



                            他抬头望去,陌生又熟悉的人“···你是?···楚漠??”



                            楚漠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想待见他,却还是来了。



                            咖啡厅里,楚漠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小人物,“你没死?真是命大啊··”语气里带着一丝丝嘲讽。。。



                            曲同秋低着头,有些不安的交叉着手指,他很怕这个人,如果不是楚漠拖着他来这里,他也许会用店里很忙的借口打发他不想见到的人吧。



                            “怎么,不想见到我么?说实话我也不想见到你,你怎么就没那么干脆的死掉呢,这样,任宁远也许会永远记住你一辈子呢,哼···”



                            什么意思,活下来难道也是一种错么?曲同秋抬起头道:“我。。我也是不想见到你的,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任宁远和庄维的话也许永远也见不到你的,为什么你还要来见我呢?既然不想看见我的话,我也不会像见你的。”



                            这一次,曲同秋有了勇气,他就算是个小人物,也不是任他们玩弄的,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这世界上还是有他的生存空间



                            “哟···长进了,还真的还嘴了?你要是死了,庄维说不定一辈子都记着你过日子呢,你倒是挺有魅力的嘛···不光任宁远,连带多少人惦记你呀,想不到我楚漠的人你也有胆子抢,哦,也是,任宁远给你撑腰呢,你的情夫倒也愿意带着绿帽子和你说呢个或,任宁远可真是情圣啊。”楚漠的语气带着愤恨和讽刺,像一根根针扎在曲同秋心里,痛到想拔出来却又带出大量的鲜血



                            “楚漠,请你自重,你在侮辱我的同时也在侮辱你自己,你自己喜欢庄维却得不到他,是因为你根本没好好想过如何去爱一个人,你只想要得到庄维,又不肯好好的去了解他,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怪在我身上,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庄维那时候是和我在一起你生气么?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明明就不关我的事,为什么,却要我替你们承受伤痛,我死了,你就能得到庄维么?他的想法呢,你在乎过么?还是我死了,庄维就会爱上你?你认真想过的话,庄维也许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当初,也是你们逼我的,不是么?你的失意,是我造成的么?”曲同秋大声的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反而轻松了许多。



                            他原本担心楚漠会和以前一样毫不留情的打他一顿,说话都是带着小心和畏惧,但楚漠的嘲讽却成了他爆发的开始,曲同秋接着说:“是,庄维就是喜欢我,我也没强迫他,你是看得到的,当初,庄维抛弃我时是为了你,他想和你去美国,我也没有求着他留下来,我错了么?明明都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什么也没有介入,你为什么怪我?我受的苦你看到过么?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恨你么?是,我是个小人物,不像你们,身份高贵,可为什么你偏偏和我过不去,我的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放进你们的世界里,就算我请求你不要再来找我好么?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介入你们的事情里,别再见到我不也是你的想法么?我不想再说了,再见。”



                            曲同秋站起身来,转身想离开,楚漠在后面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想见到?你有什么好,任宁远都可以为你牺牲到骗你一辈子,只不过是个脸皮厚到比城墙还宽的小尾巴罢了,哼···何况,任宁远根本就不爱你,只是把你当成一条狗罢了,喜欢你就逗你玩玩咯,什么爱情,你别骗自己了。”



                            “啪。。。”曲同秋毫不犹豫的伸手挥过去,楚漠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一道五指山。



                            “没错,我是爱任宁远的,我爱他,就算他不爱我又怎么样,他也许会抛弃我,但我不会打扰到他的生活,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所有的回报,也许这一些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楚漠愣愣的看着他跑出去,怔怔的发呆,一旁的侍应生上前问道:“先生,需要帮忙么?。。。。”



                            楚漠顿时阴沉着脸,甩下一张大钞,大步离去。



                            回复
                            举报|16楼2009-11-15 11:22
                              曲同秋外卖店今天很忙,平时总觉得人不多不少,但今天总觉得人太多忙得有些想生气,他和任宁远在一起也算是不容易,但现在,不知道任宁远是用什么心情来和他在一起,没有语言的生活就像人踩在海面上飘忽不定,时时都在担心现在跌到的话任宁远会保护他的一切,但是总有一天如果任宁远搀扶的人不再是他,怎么办?曲同秋知道同性恋的意义,没有婚姻,没有承诺,甚至为世人大半不容,他是个小人物,经不起折腾的,死过一次就够了,多余的牺牲换来的不是多一次的原谅,只怕那时候自己不用死就能魂飞魄散了吧···



                              曲同秋忙完手里的最后一道菜,正打算歇歇,却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曲同秋。”



                              他抬头望去,陌生又熟悉的人“···你是?···楚漠??”



                              楚漠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想待见他,却还是来了。



                              咖啡厅里,楚漠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小人物,“你没死?真是命大啊··”语气里带着一丝丝嘲讽。。。



                              曲同秋低着头,有些不安的交叉着手指,他很怕这个人,如果不是楚漠拖着他来这里,他也许会用店里很忙的借口打发他不想见到的人吧。



                              “怎么,不想见到我么?说实话我也不想见到你,你怎么就没那么干脆的死掉呢,这样,任宁远也许会永远记住你一辈子呢,哼···”



                              什么意思,活下来难道也是一种错么?曲同秋抬起头道:“我。。我也是不想见到你的,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任宁远和庄维的话也许永远也见不到你的,为什么你还要来见我呢?既然不想看见我的话,我也不会像见你的。”



                              这一次,曲同秋有了勇气,他就算是个小人物,也不是任他们玩弄的,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这世界上还是有他的生存空间



                              “哟···长进了,还真的还嘴了?你要是死了,庄维说不定一辈子都记着你过日子呢,你倒是挺有魅力的嘛···不光任宁远,连带多少人惦记你呀,想不到我楚漠的人你也有胆子抢,哦,也是,任宁远给你撑腰呢,你的情夫倒也愿意带着绿帽子和你说呢个或,任宁远可真是情圣啊。”楚漠的语气带着愤恨和讽刺,像一根根针扎在曲同秋心里,痛到想拔出来却又带出大量的鲜血



                              “楚漠,请你自重,你在侮辱我的同时也在侮辱你自己,你自己喜欢庄维却得不到他,是因为你根本没好好想过如何去爱一个人,你只想要得到庄维,又不肯好好的去了解他,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怪在我身上,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庄维那时候是和我在一起你生气么?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明明就不关我的事,为什么,却要我替你们承受伤痛,我死了,你就能得到庄维么?他的想法呢,你在乎过么?还是我死了,庄维就会爱上你?你认真想过的话,庄维也许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当初,也是你们逼我的,不是么?你的失意,是我造成的么?”曲同秋大声的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反而轻松了许多。



                              他原本担心楚漠会和以前一样毫不留情的打他一顿,说话都是带着小心和畏惧,但楚漠的嘲讽却成了他爆发的开始,曲同秋接着说:“是,庄维就是喜欢我,我也没强迫他,你是看得到的,当初,庄维抛弃我时是为了你,他想和你去美国,我也没有求着他留下来,我错了么?明明都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什么也没有介入,你为什么怪我?我受的苦你看到过么?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恨你么?是,我是个小人物,不像你们,身份高贵,可为什么你偏偏和我过不去,我的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放进你们的世界里,就算我请求你不要再来找我好么?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介入你们的事情里,别再见到我不也是你的想法么?我不想再说了,再见。”



                              曲同秋站起身来,转身想离开,楚漠在后面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想见到?你有什么好,任宁远都可以为你牺牲到骗你一辈子,只不过是个脸皮厚到比城墙还宽的小尾巴罢了,哼···何况,任宁远根本就不爱你,只是把你当成一条狗罢了,喜欢你就逗你玩玩咯,什么爱情,你别骗自己了。”



                              “啪。。。”曲同秋毫不犹豫的伸手挥过去,楚漠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一道五指山。



                              “没错,我是爱任宁远的,我爱他,就算他不爱我又怎么样,他也许会抛弃我,但我不会打扰到他的生活,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所有的回报,也许这一些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楚漠愣愣的看着他跑出去,怔怔的发呆,一旁的侍应生上前问道:“先生,需要帮忙么?。。。。”



                              楚漠顿时阴沉着脸,甩下一张大钞,大步离去。



                              回复
                              举报|17楼2009-11-15 11:22
                                曲同秋外卖店今天很忙,平时总觉得人不多不少,但今天总觉得人太多忙得有些想生气,他和任宁远在一起也算是不容易,但现在,不知道任宁远是用什么心情来和他在一起,没有语言的生活就像人踩在海面上飘忽不定,时时都在担心现在跌到的话任宁远会保护他的一切,但是总有一天如果任宁远搀扶的人不再是他,怎么办?曲同秋知道同性恋的意义,没有婚姻,没有承诺,甚至为世人大半不容,他是个小人物,经不起折腾的,死过一次就够了,多余的牺牲换来的不是多一次的原谅,只怕那时候自己不用死就能魂飞魄散了吧···

                                曲同秋忙完手里的最后一道菜,正打算歇歇,却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曲同秋。”

                                他抬头望去,陌生又熟悉的人“···你是?···楚漠??”

                                楚漠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想待见他,却还是来了。

                                咖啡厅里,楚漠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小人物,“你没死?真是命大啊··”语气里带着一丝丝嘲讽。。。

                                曲同秋低着头,有些不安的交叉着手指,他很怕这个人,如果不是楚漠拖着他来这里,他也许会用店里很忙的借口打发他不想见到的人吧。

                                “怎么,不想见到我么?说实话我也不想见到你,你怎么就没那么干脆的死掉呢,这样,任宁远也许会永远记住你一辈子呢,哼···”

                                什么意思,活下来难道也是一种错么?曲同秋抬起头道:“我。。我也是不想见到你的,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任宁远和庄维的话也许永远也见不到你的,为什么你还要来见我呢?既然不想看见我的话,我也不会像见你的。”

                                这一次,曲同秋有了勇气,他就算是个小人物,也不是任他们玩弄的,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这世界上还是有他的生存空间

                                “哟···长进了,还真的还嘴了?你要是死了,庄维说不定一辈子都记着你过日子呢,你倒是挺有魅力的嘛···不光任宁远,连带多少人惦记你呀,想不到我楚漠的人你也有胆子抢,哦,也是,任宁远给你撑腰呢,你的情夫倒也愿意带着绿帽子和你说呢个或,任宁远可真是情圣啊。”楚漠的语气带着愤恨和讽刺,像一根根针扎在曲同秋心里,痛到想拔出来却又带出大量的鲜血

                                “楚漠,请你自重,你在侮辱我的同时也在侮辱你自己,你自己喜欢庄维却得不到他,是因为你根本没好好想过如何去爱一个人,你只想要得到庄维,又不肯好好的去了解他,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怪在我身上,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庄维那时候是和我在一起你生气么?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明明就不关我的事,为什么,却要我替你们承受伤痛,我死了,你就能得到庄维么?他的想法呢,你在乎过么?还是我死了,庄维就会爱上你?你认真想过的话,庄维也许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当初,也是你们逼我的,不是么?你的失意,是我造成的么?”曲同秋大声的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反而轻松了许多。

                                他原本担心楚漠会和以前一样毫不留情的打他一顿,说话都是带着小心和畏惧,但楚漠的嘲讽却成了他爆发的开始,曲同秋接着说:“是,庄维就是喜欢我,我也没强迫他,你是看得到的,当初,庄维抛弃我时是为了你,他想和你去美国,我也没有求着他留下来,我错了么?明明都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什么也没有介入,你为什么怪我?我受的苦你看到过么?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恨你么?是,我是个小人物,不像你们,身份高贵,可为什么你偏偏和我过不去,我的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放进你们的世界里,就算我请求你不要再来找我好么?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介入你们的事情里,别再见到我不也是你的想法么?我不想再说了,再见。”

                                曲同秋站起身来,转身想离开,楚漠在后面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想见到?你有什么好,任宁远都可以为你牺牲到骗你一辈子,只不过是个脸皮厚到比城墙还宽的小尾巴罢了,哼···何况,任宁远根本就不爱你,只是把你当成一条狗罢了,喜欢你就逗你玩玩咯,什么爱情,你别骗自己了。”

                                “啪。。。”曲同秋毫不犹豫的伸手挥过去,楚漠的脸上顿时多出了一道五指山。

                                “没错,我是爱任宁远的,我爱他,就算他不爱我又怎么样,他也许会抛弃我,但我不会打扰到他的生活,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所有的回报,也许这一些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楚漠愣愣的看着他跑出去,怔怔的发呆,一旁的侍应生上前问道:“先生,需要帮忙么?。。。。”

                                楚漠顿时阴沉着脸,甩下一张大钞,大步离去。


                                回复
                                举报|18楼2009-11-15 11:22
                                  哦曲PA爆发了捏~
                                  话说百度为毛又抽鸟,了好几段重复滴啊,看的我直眼晕


                                  回复
                                  举报|19楼2009-11-15 12:18
                                    乱兴奋了一把,结果看到好几段重复,小小失落了下。


                                    回复
                                    举报|20楼2009-11-15 13:58
                                      百度没抽风,我疯了,一段小文章还要考核良久于是乱点了一把
                                      我生气急了····


                                      回复
                                      举报|21楼2009-11-17 01:34
                                        曲同秋走出咖啡厅,想着任宁远确实不爱自己,自己这样简直像个妒妇一样可怕,忽然想

                                        狠狠的大哭一场,却只能低着头双眼泛红的漫步前行,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奔回自己的外卖

                                        店,而是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过往的行人行色匆匆,忙碌的没有时间一样像他唉声叹

                                        气的,曲同秋突然有种想离家出走的冲动,身上没带一分钱不是问题,自己有比现在更惨

                                        的时候也能熬过来,小珂长大了比以前更懂事了,任宁远....

                                        任宁远现在,也不需要他了,自己向来以任宁远和小珂为中心,现在好像都不需要他了,自

                                        己好像一个多余的人在他们面前转来转去反而让他们更厌烦,想到如此,曲同秋更难过的

                                        流下眼泪,他不知不觉的跑到一个小巷里,蹲在角落把头埋的低低的,啜泣着低喊任宁远

                                        的名字“任宁远....任宁远.......”

                                        一双手在他的头上轻轻抚摸,曲同秋慌忙抬起头来:“任...任宁远??”

                                        “傻瓜。。。”任宁远抚摸着他的头,“为什么哭?”

                                        曲同秋站直身体,有点不知所措“任宁远.....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一直都跟着你,为什么哭呢?”

                                        “任宁远....任宁远....”

                                        任宁远忽然紧紧的抱住他:“不要哭了,有什么事要说的,就说出来.好么?别憋在心里,

                                        让我担心。”



                                        回复
                                        举报|22楼2009-11-17 02:07
                                          哎 继续顶 继续蹲坑


                                          回复
                                          举报|23楼2009-11-17 16:48
                                            趴趴要舌战群雄么?店长太温柔了…温柔到软掉…


                                            回复
                                            举报|24楼2009-11-17 23:01
                                              写的不错哦,继续加油啊楼主。


                                              回复
                                              举报|26楼2009-11-18 11:57
                                                我以为这么长会有结局,没想到,竟然重复了那么多段话,郁闷
                                                店长温柔点好啊,喜欢这样的店长。让人心安。


                                                回复
                                                举报|27楼2009-11-18 22:41
                                                  书签


                                                  回复
                                                  举报|28楼2009-11-20 00:59
                                                    …………这速度


                                                    回复
                                                    举报|29楼2009-11-28 10:55
                                                      更啊...


                                                      回复
                                                      举报|30楼2009-12-01 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