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8贴子:1,282,361

【错觉同人】me的自白(很短还很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小受
啦啦啦


广告
直接穿越到幸福时代。。。。雪地里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虽然腿瘸了,我也不会以为什么我配不上段衡,他不是也毁容了么,虽然是拜我所赐,我也并不觉得亏欠,我的腿和他的脸不是扯平了么。在爱情里,一旦存在感恩或者内疚这种不纯粹的感觉,将来的路,必定走的艰难。而我的潇洒并不同于LEE,喜欢就是喜欢,想追就要追,他那样迷迷糊糊的只等那个他去感悟,那是要等到什么时候了,也许等到了,也什么都变了。像那样一声不吭只凭热量孵小鸡的过程,我是完全做不到的,也许是因为,我的那个他也并不给我这么长的时间去浪费。
        我知道你们也许感兴趣我和LEE的相识,听说他人气很旺,其实,这个男人的确有他闷骚的魅力。
        LEE是那种遇强则强的人,平常看起来没那么别扭,可真是碰见喜欢的人,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对林竟,永远说不出寂寞,他对柯洛,永远说不出喜欢。
        而我,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都是强者。乔澈也好,段衡也好。我喜欢的就想得到,想得到的,也就一定能得到。
        可是现在,不敢这么说了。以前对乔澈那种穷追不舍的精神头,实在是没有了。我的时间都给了他,他的时间则是都用在对我穷追不舍。有时候甚至跟他开玩笑说,四爷腿都不好用了,能跑到哪里去。他则是极不愿意听这种话,眉头皱的让我不禁想起30年过后的老年段衡,呵呵,竟然还是挺帅的。
        说起段衡,真的和柯洛还是很像的,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自作聪明的做傻事,结果却适得其反。也许我是应该对段衡多一点点的信任,可想我乔四爷,若是真的多了那一点点毫无根据的信任,哪里还有命活到如今。


回复
举报|2楼2009-09-12 21:31
    先坑上了。。。总觉得四爷和lee像。。。。。。段衡和柯洛更是。。。


    回复
    举报|3楼2009-09-12 21:32
      沙…


      回复
      举报|4楼2009-09-12 21:34


        回复
        举报|5楼2009-09-12 21:34
          为么坑之T T


          回复
          举报|6楼2009-09-12 21:35
            为毛素坑T_T


            回复
            举报|7楼2009-09-12 21:35
              楼啊,俺和段段一样稀罕你呀!


              回复
              举报|8楼2009-09-12 21:37
                因为俺用的最便宜的无线网卡。。。所以。。。。慢的偶很是郁闷。。。偶怕幸福生活被我弄成悲惨人生。。。


                回复
                举报|9楼2009-09-12 21:41
                  还认识我麽


                  回复
                  举报|10楼2009-09-12 21:50
                    广告
                    你我肯定认识!是敌是友以后再说吧。。。容我好好想想、。。。。不过偶对你不感兴趣。。。。汗。。。。。


                    回复
                    举报|11楼2009-09-12 21:58
                      段衡讨要股份那段你得写吧


                      回复
                      举报|12楼2009-09-12 22:01
                        话说。。。。这档子是我们家那口子没跟我说啊。。。。等我有机会问问他


                        回复
                        举报|13楼2009-09-12 22:18
                          ============================插入语===========================================


                          莎士比亚说: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该放弃的决不挽留。该珍惜的决不放手,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也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深爱过。

                          几米说: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当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却爱上你,是你走得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我们错过了诺亚方舟,错过了泰坦尼克号,错过了一切的惊险与不惊险,我们还要继续错过.我不了解我的寂寞来自何方,但我真的感到寂寞。你也寂寞,世界上每个人都寂寞,只是大家的寂寞都不同吧。

                          ================================插入完毕============================================

                          怎么都觉得是在说我。。。。。。


                          回复
                          举报|14楼2009-09-12 22:27
                            第一段是指五爷麽的?第二段指段衡?


                            回复
                            举报|15楼2009-09-12 22:33
                              ===================================短小的填坑==========================================

                              不久前,段衡又买了一只鹦鹉,只是这鹦鹉并不会说话。我还笑他说买只哑鹦鹉回来做什么,谁知他只抱住我笑的像个傻瓜一样,然后竟是学起鹦鹉的声音。。。。。。“四爷,我爱你,真心的”
                                      是啊,养了他这么只大“鹦鹉”,自然不用再会说话的动物来。
                                      “四爷,你的时间是我的,怎能浪费在听鹦鹉说话上。。。。而且。。我现在也没时间天天教他说话,你不知道,以前教的那只鹦鹉特别笨,其实还有很多话要说的。。。。可是。。。”
                                       男人从身后拥着我,让我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只听得贴在耳边沉沉的呼吸声和暖暖的温度,似乎这温度里包含了太更多的委屈。
                              ==================================================tbc================================


                              回复
                              举报|16楼2009-09-13 12:08
                                “四爷别站在阳台上了,该着凉了。”
                                        “嗯”
                                            我还是微微疑惑的盯着那只鹦鹉看,真的不会说话么?
                                         “四爷~我们进屋吧,好么?”
                                           进屋?难道能解释为怕我着凉?
                                           “四爷。。”
                                              催促的声音竟是越来越哀怨,也罢,都随了他吧。只是想对他好一点,省的他总是拿我对乔澈的殷勤出来说事。
                                        
                                                 可是。。。。。。。。。。


                                              “啊嚏”
                                              “四爷?”
                                              “嗯。。。。阿嚏”
                                              “四爷您。。。感冒了呢”
                                    
                                             是啊,拜某些犬类所赐,我终究是着凉了。
                                             段衡啊段衡,在你面前,我每天泡得那些药酒算是都白费了。

                                              段衡以为,我保养得这么好的身体竟变得这么容易就感染风寒,是他的错。实则不然,起码,我并不那么认为。因为不得不承认的是,年纪是任何人都无法跨越的障碍,即使是表面上仍然光鲜,内胆也是会一步不停地走向衰老。
                                              “四爷。。。。”
                                               更何况,那个人,已经是我的爱人。
                                               “我去给您熬些药吧,您以前吃的,我都记得。”
                                               “啊,买些吧,自己熬药太辛苦了”
                                               “买的怎比我熬的好”
                                                算了,都随他吧,其实我只是怕不习惯那股浓浓的中药味,毕竟很久没喝了。

                                            

                                                 “四爷怎么又站在阳台上,昨天就是这么着凉了!”
                                                  “哦?”
                                                   我转过身,看见他端了一个清透的白瓷碗正走过来。即使不回头,我也知道,是荆芥、防风、羌活、独活、川芎、柴胡、前胡、桔梗枳壳、茯苓各、甘草,每一味都功效分明,但味道却是能另成年男人掉眼泪的苦涩。


                                回复
                                举报|17楼2009-09-13 13:50
                                                      不过幸好加一些蜂蜜,他说是尝过了,味道好了一点。
                                                     “快来喝药吧,还准备了些你爱吃的点心”
                                                     “你不喝么?”
                                                    “什么?”
                                                        “这药你也应该喝一碗的”
                                                         “四爷说笑了,我又没生病”
                                                         想必是熬药的时候便体会了中药的厉害,一般人怎能喝得下去。
                                                       “昨天睡之前明明是好好的,早起就病了,一定是昨晚你将病传染给我的,岂有不治之理?”
                                                        哼,只是为了小惩罚他,不知是哪个不知节制,让我好“着凉”。
                                                        “四爷。。。。”
                                                         看我也没用,你那专业演员出身的背景我都了解,此刻也只能当作是在看电视。
                                                        “四爷。。。可是。。”
                                                         见我不退让,他也只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对策。
                                                         “可这药只熬了一碗,不然四爷罚我别的吧,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他说的认真,竟是换了这般正经的表情。
                                                          
                                                        “。。。。。。”
                                                         “四爷。。。”

                                                          “。。。。。。”


                                  回复
                                  举报|18楼2009-09-13 13:50
                                                           “不然。。。四爷。。。也。。。让我着凉好了。。。”
                                                             
                                                              我闻声抬头看他,就算他低着头都能感到他脸上的热气了。
                                                             “段衡”
                                                              “嗯?”
                                                               走过去,也只能走过去,一秒都不能迟的吻住他,谁叫他这般可爱。
                                                               “罚你也染病好了”

                                                               “好”
                                          
                                                             床边的药还冒着热气,浓浓的苦味慢慢消去,竟还能闻出淡淡的蜂蜜的香甜。
                                                            
                                                              段衡,我也爱你,真心的。


                                    回复
                                    举报|19楼2009-09-13 13:50
                                      ============================================完~自我撒花==============================================


                                      回复
                                      举报|20楼2009-09-13 13:51
                                        哇!我喜欢最后一句话…四爷乃终于了了偶的心结了…555…

                                        裸奔水…


                                        回复
                                        举报|21楼2009-09-13 14:04
                                          直接穿越到幸福时代。。。。雪地里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虽然腿瘸了,我也不会以为什么我配不上段衡,他不是也毁容了么,虽然是拜我所赐,我也并不觉得亏欠,我的腿和他的脸不是扯平了么。在爱情里,一旦存在感恩或者内疚这种不纯粹的感觉,将来的路,必定走的艰难。而我的潇洒并不同于LEE,喜欢就是喜欢,想追就要追,他那样迷迷糊糊的只等那个他去感悟,那是要等到什么时候了,也许等到了,也什么都变了。像那样一声不吭只凭热量孵小鸡的过程,我是完全做不到的,也许是因为,我的那个他也并不给我这么长的时间去浪费。
                                                  我知道你们也许感兴趣我和LEE的相识,听说他人气很旺,其实,这个男人的确有他闷骚的魅力。
                                                  LEE是那种遇强则强的人,平常看起来没那么别扭,可真是碰见喜欢的人,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对林竟,永远说不出寂寞,他对柯洛,永远说不出喜欢。
                                                  而我,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都是强者。乔澈也好,段衡也好。我喜欢的就想得到,想得到的,也就一定能得到。
                                                  可是现在,不敢这么说了。以前对乔澈那种穷追不舍的精神头,实在是没有了。我的时间都给了他,他的时间则是都用在对我穷追不舍。有时候甚至跟他开玩笑说,四爷腿都不好用了,能跑到哪里去。他则是极不愿意听这种话,眉头皱的让我不禁想起30年过后的老年段衡,呵呵,竟然还是挺帅的。
                                                  说起段衡,真的和柯洛还是很像的,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是自作聪明的做傻事,结果却适得其反。也许我是应该对段衡多一点点的信任,可想我乔四爷,若是真的多了那一点点毫无根据的信任,哪里还有命活到如今。

                                                  不久前,段衡又买了一只鹦鹉,只是这鹦鹉并不会说话。我还笑他说买只哑鹦鹉回来做什么,谁知他只抱住我笑的像个傻瓜一样,然后竟是学起鹦鹉的声音。。。。。。“四爷,我爱你,真心的”
                                                  是啊,养了他这么只大“鹦鹉”,自然不用再会说话的动物来。
                                                  “四爷,你的时间是我的,怎能浪费在听鹦鹉说话上。。。。而且。。我现在也没时间天天教他说话,你不知道,以前教的那只鹦鹉特别笨,其实还有很多话要说的。。。。可是。。。”
                                                   男人从身后拥着我,让我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只听得贴在耳边沉沉的呼吸声和暖暖的温度,似乎这温度里包含了太更多的委屈。

                                                  “四爷别站在阳台上了,该着凉了。”
                                                  “嗯”
                                                      我还是微微疑惑的盯着那只鹦鹉看,真的不会说话么?
                                                   “四爷~我们进屋吧,好么?”
                                                     进屋?难道能解释为怕我着凉?
                                                     “四爷。。”
                                                        催促的声音竟是越来越哀怨,也罢,都随了他吧。只是想对他好一点,省的他总是拿我对乔澈的殷勤出来说事。
                                                  
                                                           可是。。。。。。。。。。


                                          回复
                                          举报|22楼2009-09-13 14:45


                                                          “啊嚏”
                                                          “四爷?”
                                                          “嗯。。。。阿嚏”
                                                          “四爷您。。。感冒了呢”
                                                
                                                         是啊,拜某些犬类所赐,我终究是着凉了。
                                                         段衡啊段衡,在你面前,我每天泡得那些药酒算是都白费了。

                                                          段衡以为,我保养得这么好的身体竟变得这么容易就感染风寒,是他的错。实则不然,起码,我并不那么认为。因为不得不承认的是,年纪是任何人都无法跨越的障碍,即使是表面上仍然光鲜,内胆也是会一步不停地走向衰老。
                                                          “四爷。。。。”
                                                           更何况,那个人,已经是我的爱人。
                                                           “我去给您熬些药吧,您以前吃的,我都记得。”
                                                           “啊,买些吧,自己熬药太辛苦了”
                                                           “买的怎比我熬的好”
                                                            算了,都随他吧,其实我只是怕不习惯那股浓浓的中药味,毕竟很久没喝了。

                                                        

                                                             “四爷怎么又站在阳台上,昨天就是这么着凉了!”
                                                              “哦?”
                                                               我转过身,看见他端了一个清透的白瓷碗正走过来。即使不回头,我也知道,是荆芥、防风、羌活、独活、川芎、柴胡、前胡、桔梗枳壳、茯苓各、甘草,每一味都功效分明,但味道却是能另成年男人掉眼泪的苦涩。
                                                                不过幸好加一些蜂蜜,他说是尝过了,味道好了一点。
                                                               “快来喝药吧,还准备了些你爱吃的点心”
                                                               “你不喝么?”
                                                              “什么?”
                                                                  “这药你也应该喝一碗的”
                                                                   “四爷说笑了,我又没生病”


                                            回复
                                            举报|23楼2009-09-13 14:45
                                                                     想必是熬药的时候便体会了中药的厉害,一般人怎能喝得下去。
                                                                   “昨天睡之前明明是好好的,早起就病了,一定是昨晚你将病传染给我的,岂有不治之理?”
                                                                    哼,只是为了小惩罚他,不知是哪个不知节制,让我好“着凉”。
                                                                    “四爷。。。。”
                                                                     看我也没用,你那专业演员出身的背景我都了解,此刻也只能当作是在看电视。
                                                                    “四爷。。。可是。。”
                                                                     见我不退让,他也只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对策。
                                                                     “可这药只熬了一碗,不然四爷罚我别的吧,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他说的认真,竟是换了这般正经的表情。
                                                                      
                                                                    “。。。。。。”
                                                                     “四爷。。。”

                                                                      “。。。。。。”
                                                                     “不然。。。四爷。。。也。。。让我着凉好了。。。”
                                                                       
                                                                        我闻声抬头看他,就算他低着头都能感到他脸上的热气了。
                                                                       “段衡”
                                                                        “嗯?”
                                                                         走过去,也只能走过去,一秒都不能迟的吻住他,谁叫他这般可爱。
                                                                         “罚你也染病好了”

                                                                         “好”
                                                    
                                                                       床边的药还冒着热气,浓浓的苦味慢慢消去,竟还能闻出淡淡的蜂蜜的香甜。
                                                                      
                                                                        段衡,我也爱你,真心的。


                                              回复
                                              举报|24楼2009-09-13 14:45
                                                四爷,我他大姨妈的真是喜欢死你了!


                                                回复
                                                举报|25楼2009-09-13 15:43
                                                  最后一句好萌!!
                                                  套用:楼啊,我爱你,真心的。


                                                  回复
                                                  举报|26楼2009-09-13 16:14
                                                    撒花……

                                                    终于完结了~~
                                                    我喜欢~~


                                                    回复
                                                    举报|27楼2009-09-14 17:21
                                                      哈哈,这个好甜.


                                                      回复
                                                      举报|28楼2009-09-15 10:38
                                                        很甜很女王,后半生终於性福了,希望今后常在这里看到他们互动的片段…


                                                        回复
                                                        举报|29楼2009-09-15 13:26
                                                          四爷的独白很含蓄⊙_⊙


                                                          回复
                                                          举报|30楼2009-09-15 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