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71贴子:1,276,858

【错觉同人】雪晴

收藏回复

其实。。。
看名字也知道。。。
这就素。。对雪地结局滴怨念啊~~~


相关推荐

不要让爱宠回不了家 给它一个温暖舒适的家
广告
即使步子再不灵便,几步过去,他与青年的距离也已足够近,那张俊逸的脸还是一贯的风情,即便眼角眉梢都染了倦怠的颜色,也蓦地让他一暖。
青年手上还提着方才拾起的饰物,眼里现出难得的空茫,并没有欣喜的神色。几秒的停顿后,便向他微微笑了,结束了手上的动作迎向他:“四爷。”
乔四又向前靠了一步,他半生闯荡,虽是纵横睥睨,却实在不曾有过一刻的时间能有半点不需防备的安稳。而今周身风雪呼啸,却在触到青年那双手时,生生添了安心的感觉。

“段衡…”
“四爷来看殷叔吗?”青年将手掌托在他的手肘下扶着,十分的谦和感觉。乔四却在一阵嗫嚅里安静下来。
方才只借着手杖尚能磕磕绊绊地走,在青年有礼的扶持了却似僵住了,只觉得有无数的寒意侵进来,刺进全身骨头缝里,钻心的疼。
脑中模模糊糊的,还留着青年带笑的声音,段衡说“我帮你”,然后,是安稳而有力的胸口,还有自己竭力克制的心跳。

然而托在肘下的手掌微微动了动,耳边除了北风挟着飞雪而过的声音,就只余了青年不高不低的解释:“景瑞陪殷叔去复诊,过两天才能回来,要我拨电话给他们吗?”
他其实想摇头,想说我要找的是你,想说我走不动了,却怎么也指挥不了身体。直到进了温暖的屋子,乔四还有点迷惘,明明是痛得动不了的,怎么还是能走进来呢。是不是到死的那天,也说不出一句“做不到”?
他是什么时候起,强成了这样?


回复
举报|2楼2009-09-09 21:16
    不知道素不素插楼...
    8过错觉同人必顶起~~~~
    我的四爷....真让人心肝肺都抽疼....
    段狗狗你拿什么架子呀...看见那么萌的四爷还不扑倒之|||

    楼主啊 让怨念来得更猛烈些吧
    楼主今天还有更不


    天那 天体发问啊 楼楼,你好歹穿件吊带啊,天冷加衣啊  这样我们也好逮你啊


    是发文=.=  楼楼,你不会弃楼了吧  呸呸呸(自pia乌鸦嘴ing)


    不要。。。
    俺就素。。路人甲乙丙丁。。。
    ~~~~~~~~~~~~~~~~
    “四爷…”
    “嗯?”
    段衡似是十分容忍他的漫不经心,重又低声问了一遍,并体贴道:“外头冷的紧,四爷您还是先休息一下比较好。”

    乔四看住了他,慢慢点头,这屋子从外面看虽不惹眼,内里却十分舒适宽敞,几个房间的门紧闭着,唯一开着便正对他坐着的沙发,床上放了一些杂志,床头竟还有一盆植物,在这样的隆冬季节里抽出一点绿。
    段衡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拉上门,略带了些窘意地抱歉:“不知道会有客人来,忘收拾了。”

    房里其实十分整洁,段衡本就不是那种毛躁混乱而不修边幅的独身青年,这样带了遗憾的欣赏让乔四闭了闭眼,压下汹涌起来的揪痛。这个人有许多好,可如今却只肯把他当“客人”了。

    “四爷累了吧,我去…”
    “那是仙人掌?”乔四睁开眼,状似随意地问。
    青年虽然被打断了话,却并没有不悦的神情,只一顿便欣然地答:“是的,很好养的,一点也不用操心。”
    “长得很好,你总是用心的。”
    “四爷夸赞了,”他的柔软被青年的明朗的笑代替:“要看看吗?”

    ~~~~~~~~~~~~~~~~~~~~~
    我说。。四爷。。拜托。。正题,正题好伐?
    四爷:这叫策略。。你小丫头片子懂毛啊?!
    。。。。。。
    orz~~~~~~~~~~


    回复
    举报|6楼2009-09-09 21:35
      嗅到了"正题"的味道...
      既然楼主这么英勇的裸更
      俺决定脱马甲以示对楼主的尊重...

      四爷 段狗狗
      请继续继续
      到屋里一切就好解决了...阿门


      回复
      举报|7楼2009-09-09 21:46
        乔四“嗯”一声,不等他动就自己起了身,往那扇门走去,不知怎么,便带了期待的心情。段衡跟上来,推开门的动作有点迟疑,但还是极为礼貌地侧身让了让:“四爷。”
        比起共用的客厅,这房间便满是熟悉的风格,简洁而内敛,全然与身边的青年一般,恰如其分地融合了冷峻和优雅。他没有拿手杖,只站了一会儿就吃不消了,段衡扶他坐在床上,顺手收走了那几本杂志。

        “段衡…”
        低头收拾的青年抬了头,安静地等他的下文,乔四在这片略微尴尬的静默里想起,他们之间的相处,他向来并不需要寻找话题,只要偶尔回应段衡的热情就很是足够了。对着温和而沉默的男人,他就只能在一片手足无措里微微心疼。

        抽了一本杂志出来,不用看也知道是关于电影制作,段衡是真的喜欢拍戏,当年搬去和他住的,也是带了许多的杂志和资料。
        天光已经暗下来,他伸了手,却不敢去触那宛若泪痕的伤疤,青年熟悉的脸在黄昏里明明暗暗,熟悉又遥远。

        “怎么…不去了这疤?”
        青年的脸侧了侧,乔四便看不到他眼中的光,只听得他淡淡回答:“太麻烦了,又没什么必要。再说,我怕疼。”
        尾音是上扬的跳脱,若是只听这声音,分明是调皮的调调,段衡似乎真的把他当做许久不见的故人一般,尊敬之余也可以偶尔打趣。
        然而雪原的黄昏里,这句玩笑总似叹息,乔四竟是止不住的打颤,平举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他被他掌掴过,被他鞭打过,被他脱了骨臼,被他要求留下手指,甚至被他杀了两次,也许,是三次吧。
        乔四颇费力地想,竟也想不出这么些年,他有什么时候,不曾受过疼。
        这样看来姓施的小子到底也没说错,乔四是段衡的魔障,叫他疼到心死的魔障。
        一时间就像是被抽去了所有仅剩的气力,什么也不想说了。


        回复
        举报|8楼2009-09-09 22:05
          写得真好啊。
          楼主不要裸奔啥。
          抱住~~~~~~~~


          沙发,沙发啊,激动啊,大人继续写
          不是存心插楼的,太激动了,终于看到文笔如此成熟的错觉同人。


          回复
          举报|10楼2009-09-09 22:09
            三生三世 与你相遇! 百年好合就选浩信婚纱
            广告
            呃,一分钟之差成地板了,早知道不打上面那么多字了


            那些杂志不会都是段崽偷偷收集的有四爷照片的某几期吧。。。。狗血的猜测。。。


            回复
            举报|12楼2009-09-09 22:20
              段衡却并不在意一般,转回头带了释然地笑:“四爷,我去帮你整理一下房间。”他等了等,见乔四沉默着,便又道:“您可以先洗个澡,四爷?”
              稍稍提高的声音让乔四“嗯”了一声,青年这才带他到隔壁房间,推开房间附带浴室的门指点各类用具的位置,末了却有些迟疑,停顿了一下才关切道:“衣服都有些湿,还是换下来吧。”

              乔四这才觉出不对劲,他走得很慢,衣服都沾了不少雪,的确是潮了,虽然在暗深颜色的衣料上并不明显,却异常难受。只是他一直心不在焉,才没有察觉。
              皱了皱眉,这才想起下车时并没有取出随身带的衣物,他习惯了饮食起居有人服侍,如今一个人了,竟显得这般混沌而无能。

              青年大约明白了状况,略微为难地偏着头想了想,试探着开了口:“殷叔的门锁着,四爷能不能将就换我的,或者…”
              “可以。”
              段衡一顿,大概是吃惊于他的不挑剔,点点头出去拿衣服了。
              乔四按了按胸口,止住那一点忍不住的跃动。

              洗好澡出来,才发现床上已经放了一套睡衣,房间的空调也调到了不会感到冷的温度,即使是被疏离地当做“客人”,青年的细致和体贴仍叫他满足,仿佛下一刻,那熟悉的人就会推开门,紧紧抱着他喊“四爷。”
              睡衣稍有些大,段衡本来就较他高出一些,更何况他如今是近乎病态的瘦削。乔四在袖口卷了一道,就听到了敲门声。

              段衡等到他开口示意才推门进来,看到他的动作时不由笑了笑,弯腰把绒拖鞋摆到他脚边,从口袋里拿出棉袜放在床上:“幸好这些都还备着新的。”
              乔四在他的轻笑声里低头不语。会握住他的脚放在膝盖上,仔细替他穿好袜子的那个青年,到底是彻底死去了。纵使他再用力,也只能把那些温柔而认真的表情留在记忆里。



              回复
              举报|13楼2009-09-09 22:54

                “段衡,老师身体还好吧?”
                青年已经直起了身,乔四在床上坐着,就忽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那形状优美的唇勾了勾,道:“还好,景瑞盯得紧,总不会让他出事的。”

                “…你呢?”
                他的声音低下去,说不清的倦和痛。段衡大概没有听清,就又弯下腰来:“什么?”
                乔四摇头:“没什么,对了,我的车坏在路上,你找人拖一下吧。”他还是吩咐的口气,青年却没有不悦,理所当然地应了,只是些微疑惑:“没有人跟着四爷吗?要不要安排人去照应一下?”

                “我自己开的车。”
                段衡“哦”了一声,仿佛有点出神,半晌就皱了眉:“以后还是让人跟着吧,白秋实好归好,毕竟经的事少了些,怕顾不来。”
                “白秋实”三个字,似乎让他很是犹豫,等说完了才勉强恢复了笑:“晚饭还在弄,四爷要不要睡一下?”

                乔四靠坐在床上,看他起身要走,未到门口却又转了回来,低头瞧着他,终于忍不住指点道:“衣服后面…褶子不弄平的话,你睡不好的…”
                略低的声音不死方才的语调,乔四看着青年抿着唇,微微蹙眉的样子,酥软和疼痛交替着,已经在心里纠成一团。

                这些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这个人默默为他做过千百遍,他曾经以为锦衣玉食便是对人好,却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原来真的可以化出万般心思,只为他缠绕。

                他在感情里姿态笨拙,任性阴霾,却还有段衡包容珍惜,经营期待。


                回复
                举报|14楼2009-09-09 22:55
                  “我一个人来的。”
                  乔四久久未动,段衡便在一旁蹲跪下来,替他扯了一下。闻言就抬了头。

                  乔四定定地看他,只觉得眼角生烫,和心口一般的热度。就算走得太慢太难看,可是说不定,有那样幸运的可能,他还肯等着呢?
                  “我是来找你。”
                  青年的眼中一瞬间的疑惑,很快变成不可置信的神情,伸出的手也不知该不该缩回。

                  灰白的鬓角,苍白而沧桑的容貌,乔四在他仰视自己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像,早年的荒唐,近年的波折,都毫不留情地刻在了脸上,他想伸手却抚一下那眉眼,却颤抖着停留在半途。

                  “段衡…”

                  被唤的人眨了眨眼,尚保持着半跪的姿势。

                  “我的时间…你还想要吗…”
                  想起来,这点仅剩的东西,段衡几次三番要过,总是小心期盼,混着倔强的固执。

                  青年抓住了他的手,近乎凶狠地点头,压在他颈边的呼吸都带着浓重的起伏,沙哑道:“给了我,就不能收回去了。”
                  甚至不等他开口,温热的唇已堵住了他的唇,青年抱住他,用了极大的力道收紧手臂,拿脸颊去触碰他眼角的潮湿。

                  乔四卸下所有的力气,由着青年把他压在床上辗转地吻,被困在柔软的羽被和结实的胸膛之间,心里慢慢堵了乱七八糟的情绪,随着心跳不可思议地鼓动着。
                  段衡难耐地去解他的衣服,宽大的睡衣很快被丢到地上。他的身体其实早就疲惫到了极致,却在青年的动作下忍不住迎上去。

                  “四爷…四爷,别再离开我…”
                  段衡比他想象中要克制一些,大约是顾虑了他的身体,乔四模糊地叫了几声“段衡”,就全然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了,大片的晕眩中只能捕捉到那熟悉的声音,终于摸索着印上他的唇。

                  他其实,也怕失去他。

                  雪止,雪晴。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09-09-09 22:56

                    嗯。。。
                    米有了~~~~~~~~~~
                    就素这样~~~~~~~~~~~~~~~~

                    为了四四和段段啊~~~~要留言呐~~~~~~



                    回复
                    举报|16楼2009-09-09 22:58
                      oh~~~ 先占沙发!!


                      回复
                      举报|17楼2009-09-09 23:04
                        登录了再来~~ 很好呀写得~~~~~

                        我是占沙发的人~~ 哈哈哈哈


                        沙发,先占位。呵呵


                        写的相当不错了,在没有看到所长的后续之前,我要催眠自己,这就使后续


                        楼主这速度让人兴奋啊~~~~~。
                        段段,毫无疑问,你盼了这么久,让你盼到了。


                        嗷嗷嗷,不知足滴,楼主,啊你可以写得更长一些


                        回复
                        举报|22楼2009-09-09 23:35
                          写得非常好啊,就差HE啦,大大,再来一章吧。


                          好看啊LZ~速度好质量高呀~



                          这素...完结嘹??
                          表啊表,俺要甜蜜番外...或者OX番外...
                          打滚...


                          写得很好!看着都心疼死段衡了。这样的结局很好。楼主考虑来个番外吧?


                          楼主文笔好效率高XDDDD


                          一口气看完,LZ写的好好哟~~~

                          一篇很好的短篇~


                          讨番外阿讨番外~~~LZ加油~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