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8贴子:1,282,361

【错觉同人】两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睡不着,刨个小坑。
来写一个兄弟爱的故事。从四爷自杀落海写起。
预计最大雷点:CP是5x4 哼哼领便当
....所以慎入啊慎入。


另:狼妈,不管你写bl还是写bg,俺都默默的心水着你,所以你就大胆的follow your heart吧,Mua。


广告
……这么晚了
为了表示你不是一个人
我来顶下~~嘿嘿~~


回复
举报|2楼2009-08-13 04:14
    望LS= =很晚咩……


    回复
    举报|3楼2009-08-13 04:17
      明明很早


      回复
      举报|4楼2009-08-13 04:17
        每一天,乔澈睁开眼,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关于那个人。
        他披了睡袍坐起身来。
        外面天还暗着,窗外只一点朦胧的月光。
        可他知道他再也睡不着了。

        按了铃,立时便有管家推门进来,在他床边立得笔直,毕恭毕敬递上衣物。

        乔澈问:“那人的消息呢。”
        “这几日还没有消息,少爷。”

        乔澈不语,沉默着让他伺候穿戴,末了管家小心翼翼问他早餐的口味,他没有胃口便把人打发下去,年轻的管家像是松了一口气,按耐着匆匆鞠了一躬便慌忙离开。

        他现在身份不同往日,台上台下都是乔家老大。连带这些下人仆役对待他也越发恭敬小心,在这大宅里连一句话都不敢都说,在他面前更是战战兢兢。
        乔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他还是往日的模样,只是眉目间多出那抹阴翳狠戾,也难怪人人都怕他怕成这个模样。

        但这本就是他想要的。
        他费尽心力地站在这个位置上,手里握着这些权利,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像他的兄长一样,悠然享受这些人的尊敬和恐惧。
        他毕竟是乔家人,到底是继承了乔氏那独有的冷酷无情的基因。他不需旁人仰慕崇拜,或是爱慕依恋,那些他从来都嗤之以鼻。他只要控制着生杀大权,把别人捏在手心,踏在脚下便好。

        然而如今他不择手段,终于爬到这个位置,却还是觉得不满足。


        回复
        举报|5楼2009-08-13 04:46
          大家..都好早= -!
          俺回去眯一会,就一会....


          回复
          举报|6楼2009-08-13 04:48
            啊,记得回来=v=挥手ING


            回复
            举报|7楼2009-08-13 05:49
              写得不错咩。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8楼2009-08-13 08:26
                我至今还未看四爷的坑

                很纠结的先看同人


                回复
                举报|9楼2009-08-13 12:24
                  楼主睡醒米有?快来更文啊~~~挥手绢


                  回复
                  举报|10楼2009-08-13 12:44
                    广告
                    要审核....= -


                    回复
                    举报|11楼2009-08-13 18:05
                      然而如今他不择手段,终于爬到这个位置,却还是觉得不满足。
                      这样尊贵风光的生活里,他却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而缺的到底是什么,乔澈心里很清楚。

                      乔澈给自己倒了杯红茶,慢慢喝了,像是要借着茶水把什么呼之欲出的东西咽回去。

                      “少爷。”天边鱼肚白的时候,有人来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管家手上拿了一沓资料,谨慎立在一边,说话时连抬头看他一眼也不敢:“少爷,洪帮这个月派人来催了几次,龙家二爷也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西场那边聚了不少人,这几日连场子也不开,说是要...”
                      乔澈晃晃手里的红茶,垂着眼睑问:“要干嘛?”
                      管家一额冷汗,硬着头皮答:“说是要给四...要给乔四(百度)风光大葬,好让他去得安心点。”

                      他说完便弓了身子,汗涔涔地等着主子的怒气。乔澈朝他瞥了一眼,目光里的阴翳是铺天盖地的黑雾,像要把人吞进去,
                      谁都知道已故的乔四在这大宅里成了一个禁忌,不是能随便提起的,就连龙家二爷跟前的红人,不过在乔家门口提了一句乔四,便被少爷当着龙二的面拔枪结果了。

                      宅子里的佣人是换过一批的,据说这也是那位乔四的关系。少爷曾把他软禁在这屋子里半年,后来却不知是怎么被他逃了出去,又不知是怎么莫名其妙的落了海。
                      道上早传乔氏兄弟阋墙,却不曾知道这其中原委经过,他在宅子里呆了这半年,也多少听说了些这样那样的传闻,可那毕竟是乔澈试图压下来的事情,他也就聪明的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听见了也当作没听见。
                      他也辗转在道上混了些时日,知道琢磨主子的心思,比了解主子的过去要重要得多。
                      而乔澈到底对这位乔四抱的是什么心思,他却是到现在也琢磨不透的。

                      醒鸟,群bo楼上
                      俺在线更 更得比较少比较慢 多包涵


                      回复
                      举报|12楼2009-08-13 18:07
                        然而如今他不择手段,终于爬到这个位置,却还是觉得不满足。
                        这样尊贵风光的生活里,他却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而缺的到底是什么,乔澈心里很清楚。

                        乔澈给自己倒了杯红茶,慢慢喝了,像是要借着茶水把什么呼之欲出的东西咽回去。

                        “少爷。”天边鱼肚白的时候,有人来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管家手上拿了一沓资料,谨慎立在一边,说话时连抬头看他一眼也不敢:“少爷,洪帮这个月派人来催了几次,龙家二爷也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西场那边聚了不少人,这几日连场子也不开,说是要...”
                        乔澈晃晃手里的红茶,垂着眼睑问:“要干嘛?”
                        管家一额冷汗,硬着头皮答:“说是要给四...要给乔四风光大葬,好让他去得安心点。”

                        他说完便弓了身子,汗涔涔地等着主子的怒气。乔澈朝他瞥了一眼,目光里的阴翳是铺天盖地的黑雾,像要把人吞进去,
                        谁都知道已故的乔四在这大宅里成了一个禁忌,不是能随便提起的,就连龙家二爷跟前的红人,不过在乔家门口提了一句乔四,便被少爷当着龙二的面拔枪结果了。

                        宅子里的佣人是换过一批的,据说这也是那位乔四的关系。少爷曾把他软禁在这屋子里半年,后来却不知是怎么被他逃了出去,又不知是怎么莫名其妙的落了海。
                        道上早传乔氏兄弟阋墙,却不曾知道这其中原委经过,他在宅子里呆了这半年,也多少听说了些这样那样的传闻,可那毕竟是乔澈试图压下来的事情,他也就聪明的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听见了也当作没听见。
                        他也辗转在道上混了些时日,知道琢磨主子的心思,比了解主子的过去要重要得多。
                        而乔澈到底对这位乔四抱的是什么心思,他却是到现在也琢磨不透的。

                        醒鸟,群bo楼上
                        俺在线更 更得比较少比较慢 多包涵



                        回复
                        举报|13楼2009-08-13 18:11
                          然而如今他不择手段,终于爬到这个位置,却还是觉得不满足。
                          这样尊贵风光的生活里,他却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而缺的到底是什么,乔澈心里很清楚。

                          乔澈给自己倒了杯红茶,慢慢喝了,像是要借着茶水把什么呼之欲出的东西咽回去。

                          “少爷。”天边鱼肚白的时候,有人来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管家手上拿了一沓资料,谨慎立在一边,说话时连抬头看他一眼也不敢:“少爷,洪帮这个月派人来催了几次,龙家二爷也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西场那边聚了不少人,这几日连场子也不开,说是要...”
                          乔澈晃晃手里的红茶,垂着眼睑问:“要干嘛?”
                          管家一额冷汗,硬着头皮答:“说是要给四...要给乔四 风光大葬,好让他去得安心点。”

                          他说完便弓了身子,汗涔涔地等着主子的怒气。乔澈朝他瞥了一眼,目光里的阴翳是铺天盖地的黑雾,像要把人吞进去,
                          谁都知道已故的乔四在这大宅里成了一个禁忌,不是能随便提起的,就连龙家二爷跟前的红人,不过在乔家门口提了一句乔四,便被少爷当着龙二的面拔枪结果了。

                          宅子里的佣人是换过一批的,据说这也是那位乔四的关系。少爷曾把他软禁在这屋子里半年,后来却不知是怎么被他逃了出去,又不知是怎么莫名其妙的落了海。
                          道上早传乔氏兄弟阋墙,却不曾知道这其中原委经过,他在宅子里呆了这半年,也多少听说了些这样那样的传闻,可那毕竟是乔澈试图压下来的事情,他也就聪明的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听见了也当作没听见。
                          他也辗转在道上混了些时日,知道琢磨主子的心思,比了解主子的过去要重要得多。
                          而乔澈到底对这位乔四抱的是什么心思,他却是到现在也琢磨不透的。

                          醒鸟,群bo楼上
                          俺在线更 更得比较少比较慢 多包涵


                          回复
                          举报|14楼2009-08-13 18:15
                            哦呵呵…更鸟昂。


                            回复
                            举报|15楼2009-08-13 18:15
                              恩,等着看看小五怎么“安葬”四爷~~~~

                              楼楼加油!


                              回复
                              举报|16楼2009-08-13 18:17
                                同人!!同人!!


                                回复
                                举报|17楼2009-08-13 19:51
                                  而少爷到底对那位乔四抱的是什么心思,他却是到现在也琢磨不透的。

                                  乔澈却没有大发雷霆,只是神色阴郁地抿了口茶。

                                  “你出去吧,备好车,我去一趟龙家。”

                                  管家走到门口,他又吩咐:“你留在家里,有那人的消息,立刻告诉我。”


                                  龙家大宅门前张灯结彩,把傍晚时分的天空照得白日般通透。

                                  红地毯从铁门前直铺到玄关,好一场鸿门宴。乔澈心里冷笑,门面装得再大气,里子里
                                  也不过是个腐烂的空架子。


                                  龙家老二正倚在玄关等他,手里端了杯红酒,见了他便喜笑颜开似的,张开双臂迎上来:“你终于来了。”

                                  乔澈淡淡一点头,不着痕迹退了一步:“二少。”

                                  龙二也不勉强,笑嘻嘻从侍者手里拿了杯红酒递给他,一手揽上来:“都在大堂等你呢。”

                                  乔澈竟任他搂着,一手接了那酒,侧过头来和龙二碰杯,意义不明的勾了勾唇。

                                  他平素冷漠狠戾惯了,这一笑看得龙二一呆,恍过神来乔澈已走到了他前面:“走吧。”


                                  龙家向来歌舞升平的正厅里今天却是放了个圆桌,四周布置得会议室般肃穆,在座的都是道上有些斤两的角色。

                                  乔澈目光在桌边扫了一圈,并不惊讶:“怎么,二少,今天不是三小姐生日?”

                                  龙二讪笑着替他拉了把椅子:“今天当然是三妹生日,只是众位叔伯都等不及,要先来见见准新郎。”

                                  “也好,先见过长辈,省得日后麻烦。”

                                  他这话算得上大不敬,桌上几个元老瞬间变了颜色,乔澈却并不理会,慢慢晃了晃酒杯:“不过,就算要见长辈,见的也该是龙家人。龙老头不在,你带我来见这些老不死干嘛。”


                                  回复
                                  举报|18楼2009-08-16 00:55
                                    五爷还是非常的目中无人呢


                                    回复
                                    举报|19楼2009-08-16 11:12
                                      直播咩?


                                      回复
                                      举报|20楼2009-08-16 13:34
                                        这个这个……LZ同学是曾经挖下《寻找沈昌珉》内个巨坑的人吗?……
                                        为何乃滴ID如此眼熟呢……=- -


                                        回复
                                        举报|21楼2009-08-16 13:48
                                          哦喵~又见五爷~


                                          回复
                                          举报|22楼2009-08-16 16:19
                                            他这话算得上大不敬,桌上几个元老瞬间变了颜色,乔澈却并不理会,慢慢晃了晃酒杯:“不过,就算要见长辈,见的也该是龙家人。龙老头不在,你带我来见这些老不死干嘛。”

                                            他这话一出,立时便有人一拍桌子,“放肆!”
                                            屋外也不知从哪里涌进许多黑衣人来,一二十人将乔澈围在中间,手半伸进西服里,随时要拔枪开火的架势。

                                            他今日原是受邀来参宴的,手下也只带了两三个人,到这境地是全无用处了。可他此刻面上的表情却连吃惊也算不上,只是微微抬了抬眉毛:“龙二,这又是怎么个意思?”

                                            龙家二少一副吃惊的神情:“哎呀,有话好说,怎么动不动就要动刀动枪的?”又回过头来,面上仍是笑眯眯的样子,眼里却全无笑意:“五爷你看见了,都是叔伯们的意思,这事我是真不知道,无辜得很。”

                                            “乔澈,我们今天聚在这,你也该知道是怎么个事。”

                                            说话的是洪帮老二,乔澈心里冷笑,难怪挑了今天这么大动干戈,光是些虾兵蟹将哪有这个胆子,总是要找了个靠山的。

                                            乔澈在众人视线里,不慌不忙的拉过椅子坐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才问:“洪叔是指?”

                                            “乔澈!你不要太放肆!”
                                            “你明知我们今日是为了乔四来!”
                                            “你他妈的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洪二颤巍巍抬了抬手,周围那些凶神恶煞的声音便静下来,老头子半眯着眼睛,打盹似的,过了一会才说:“乔四是死在你手里的。”

                                            乔澈面上神情不变,只是手指微微顿了顿,“是。”
                                            “在座的兄弟,和他都是过命的交情,人既然已经去了,命是讨不回来,但讨个交代,却不算过分罢。”
                                            乔澈沿着圆桌环视了一周,这些人里也没有几个是真正惦念着他那个哥哥,想要为他讨一个公道的。他们也不过是想来看看他乔澈的笑话。

                                            他斟酌着:“四哥身体有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日从船上摔下去,也不过是个意外,这我已经说过了。”

                                            洪二脸上看不出表情来,只说:“乔澈,这个说法,怕是不能服众。”
                                            乔澈放松身子,把后背靠在座椅上:“你们就是不服,又能怎样。”

                                            “你!”
                                            “乔澈!”

                                            乔澈看看四周,几个元老给他气得脸色发青,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能立时崩了他的样子,又忌惮着洪二不敢出手。

                                            “乔四已经死了,人死万事空,你们逮着死人说事,又有什么用。”
                                            他不轻不重加了一句,“你们也不用想他,他在那头等着你们的时日,也差不多快到了。”

                                            他话没说完,后脑就被顶上了冰凉的枪管,洪二看着他:“乔澈,这是你自找的。”


                                            回复
                                            举报|23楼2009-08-18 02:46
                                              乔澈连姿势也没变,只垂着眼睑,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洪叔,你和乔四是过命的交情,我和洪主也是过命的交情,和洪叔你,好歹也算个叔侄。”
                                              “洪主一走,想不到,你却是第一个翻脸的。”
                                              “你这么做,问过洪主的意思?”

                                              “乔澈,你平日里仗着有洪主和乔四撑腰,在道上是胡来惯了的,背后兄弟们,谁都不服你。”
                                              “现在乔四死了,你把乔家败光了,就以为还有洪主给你留条后路,龙家三小姐这门亲事一结,你就能坐大。可你忘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你和乔四那点事,别人不知道,我和洪主却是知道的,我们老是老了,心思还没糊涂,你这种白眼狼,养不得。”

                                              洪二霍地睁眼,一双浑浊的眼里满是杀气:“告诉你,今天要在这毙了你,正是洪主的意思!”


                                              砰的一声枪响。


                                              乔澈在众人惊异恐惧的目光里站起身来,好整以暇理了理袖子:“你错了。”

                                              “洪主今天要他死在这的人,是你。”

                                              “你以为你跟着洪主这么一路过来,是真正的过命兄弟。你为他挡刀挡枪,他断不会背叛你。”

                                              “可惜你忘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洪二向后仰倒在椅背上,脑门上一个血窟窿,扭曲地张着眼,死不瞑目。


                                              余下众人既惊又怒,不明白洪二带来的人怎么会突然倒戈到了乔澈那方去。

                                              开枪那人站在乔澈身后,朝他鞠了一躬,“五爷,方才冒犯了。”

                                              乔澈略一点头。

                                              “剩下这些人,您看...”

                                              “....”


                                              屋里众人脸色惨白地等着他宣判,几个年老的吓得抖抖索索,捂着心口只差没掏出把药来咽掉。

                                              乔澈叹了口气,仿佛觉得这局面极其无聊似的:“不用,把洪二带回去就好。”

                                              他今天是来解决洪二的,余下的这些小角色,还没有值得让他大开杀戒的价值。何况他留着他们,还有些用。

                                              “今天在座的,也不用再指望着洪二。洪主心里有数,你们好自为之。”

                                              “另外,乔四是我乔家的人,死了葬了,自然都是我乔家的事,犯不着各位操心。”

                                              “谁再拿乔四两个字出来说事——”

                                              他勾了勾唇,指了指洪二的尸身,轻声说:“我便让他死。”



                                              回复
                                              举报|24楼2009-08-18 17:38
                                                瓦列 怎么突然没有了 看得正兴起


                                                回复
                                                举报|25楼2009-08-18 20:00
                                                  快点出嘛


                                                  回复
                                                  举报|26楼2009-08-18 20:01
                                                    深夜出没顶54~~~


                                                    回复
                                                    举报|27楼2009-08-19 03:57
                                                      LZ写得太好了
                                                      感动得不行了,中亚看到了五四同人,偶一向支持兄弟恋哦
                                                      大人加油更吧,偶在这蹲守


                                                      回复
                                                      举报|28楼2009-08-19 11:25
                                                        大人今天会更文么


                                                        回复
                                                        举报|29楼2009-08-20 08:38
                                                          难道弃坑了?


                                                          回复
                                                          举报|30楼2009-08-21 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