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606贴子:1,286,678
  • 14回复贴,共1

错觉同人 迷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其实我本来是想脑补个HE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就写成了这个样子,ORZ。

不过既然写都写了,我就放上来了。大家看看打发下时间就好。嗯。

以此祝贺错觉明天出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书)

此楼给百度大叔~~~


回复
1楼2009-06-24 20:37
    乔四仿佛是从一个很长很美的梦里醒来。

    彼时天色微微暗沉,从他侧躺的角度看去,天地间仿佛笼罩了一层薄灰的细纱,让他有一种错觉,自己不是从梦中醒过来,而是重新置身于另一场梦境里。

    在他的梦境里,他翻过身,对着青年沉稳而恬静的睡脸,恍惚了神智。

    他像是再也不敢呼吸似的,屏住了气,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

    “唔,乔轼。”青年睁开睡意朦胧的眼,呢喃了一声,又满是困倦的睡了过去。

    而乔四则在那一声分明的叫唤声中,逐渐清醒过来。

    天色阴沉沉的,却是快要下雨了。



    等到白秋实清醒过来,乔四已经梳洗完毕,正坐在餐桌前翻看着晨报。白秋实才意识到自己起晚了,一边慌慌张张的穿衣服,一边冲着乔四满是歉意的说:“我很快就好,你等等,马上就给你做早餐。”

    乔四头也不回的,“不用了,我买了早餐,你慢慢来。”

    白秋实听不出乔四的情绪,但凭着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他也隐约意识到对方的心情不大好,一边暗暗责怪自己的贪睡,一边加快速度洗漱完毕,立马来到乔四的跟前。

    乔四这才从晨报中移开视线,淡淡的看了明显有点坐立不安的白秋实,说,“让你慢慢来,急什么?领带都歪了。”

    说罢,他侧过身越过餐桌,帮白秋实整了整领带,而后又坐回自己的位子,对上白秋实的一脸松了口气的表情,微微笑道,“快吃吧,上班要迟到了。”

    白秋实见乔四笑了,先前的惶恐早就不翼而飞了,在这夹杂着暧昧和依赖的氛围里,开心的吃起早餐来。



    直到临出门的时候,白秋实像是才想起什么的,冲着乔四喊道,“今天段衡约我吃晚饭,说要谈一下我的工作……”

    乔四微微皱皱眉,在白秋实还没来得及读懂他情绪之前,他又开口道;“你推掉,晚上我有事和你说。”

    白秋实哪管那么多,只知道照着乔四的话做,于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转身匆忙走了。


    回复
    2楼2009-06-24 20:39
      白秋实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楼道里。乔四又原地立了好一会,直到受伤的那条腿隐隐的疼起来,他才慢慢走到沙发前躺上去,闭起眼睛。

      其实在外人看来,乔四一直是一个很冷情的人,向来喜怒不行于色,如果他不开口,就没有人知道他想要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唯一能读懂他情绪的人,恐怕只有段衡一个了吧?

      受伤的腿越来越痛,乔四有些难耐,在沙发里挪动着变换姿势,想让腿好受些。自己的身体早已不如以前,这是早就该注意的事情,刚才却像魔怔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被断断续续的疼痛扰乱了思绪,乔四在一片黑暗里,渐渐的浮现了青年执着又深情的脸。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怎么,这张脸频繁出现在乔四脑海里,已经到了执拗的程度。无论是醒来,梦里,或者是刚才被魔怔了的不短时间内,乔四的脑海里,一直反反复复的出现着这张同样的脸。

      而乔四也不愿睁开眼睛。



      感到腿像是被重物碾过般的疼痛,乔四冒着冷汗醒过来。

      墙上的钟滴滴答答的走到十点.乔四瞥了眼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飘散在空中,合着没有被完全蒸发掉的雾气,四处迷迷蒙蒙的一片。

      乔四从沙发里挣扎着起身,踉跄的来到卧室,却发现放着止疼药的瓶子早已空空如也。皱着眉又确认了下时间,知道向来怕疼的自己熬不过接下来的八个小时,乔四拿起钱包和拐杖,往门外走去。

      腿一抽一抽的疼得厉害,乔四走走歇歇,终于下了楼梯,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感觉到身上薄薄的起了一层汗,乔四皱着眉立了一会,最终叹口气往雨幕走去。

      乔四是故意不带雨伞的。一来拄着拐杖不方便,二来,雨不大,他料定了要打车,基本上也不会淋到雨。然而他估错了这个时间段的出租车流量,站在潮湿喧闹街口将近二十分钟,硬是没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来。乔四身上已经蒙了一层浅浅的雨水,刚才出过的汗在这早春微凉的空气里,渐渐蒸发掉,只余下一层不适的粘腻感,腿上的疼痛也愈演愈烈似的,叫嚣着四处找突破口。

      乔四在这持续的疼痛里,慢慢的开始步行。

      偶尔也有旁人经过他,看着他拄着拐杖淋着雨,步履蹒跚,于是面露不忍的神色。乔四在这别人施予的同情眼神里,也仍旧自顾自的,缓缓走着。

      他想起他的前半生,接受过别人恐惧的,崇拜的,爱慕的眼神,却唯独没有见到过类似同情的东西。如今他的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连带别人看他的眼神,也渐渐的变了。

      他在这一片坎坷里,即释然,又伤心。

      其实不论是恐惧,还是同情,他都未曾真正得到过。自始至终,深爱着他的,只唯独他自己一人罢了。所以他从未得到过什么,自然,也从不曾失去什么。



      在雨快要下大的时候,乔四终于来到药店门口。他在门口立定,从口袋里拿出帕子,仔细的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整理了下衣服,才走进去。

      药店规模不大,只有两个穿着白褂的药剂师,闲闲的站在一起聊着天。看到乔四驻着拐杖走进来,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药剂师便走近他,问:“需要什么吗?”

      乔四点点头,“止疼的。”

      女药剂师于是转过身,十分利落的从一排排药品柜里找出止疼药拿给乔四,“这个效果挺好的,你试试吧。”

      乔四伸手接过,想了想,又问,“有帮助睡眠的药吗?”

      女药剂师狐疑的看着他,眼神在他两鬓的白发和光洁不见皱纹的皮肤上游移,眼里的疑惑更深了,“安眠药我们不卖的,除非有医生处方。”

      乔四“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钱来递过去,那个年轻的女药师有接过钱,转身找零的时候,又有些犹豫的说:“其实帮助睡眠不一定要借助药物,你可以试试在睡前喝一杯牛奶……或者我们这里也有些睡眠补品,你……”

      乔四微笑了下,摇着头说,“其实也不是很严重,不妨事。”

      年轻的女药剂师在乔四稍纵即逝的微笑下失了神,等回过神的时候乔四已经接过找零在向门外走去。她揉了揉有些变红的脸,看着乔四略显蹒跚的背影,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大叫了一声,“喂,你等等。”然后飞奔从休息室里拿出一把雨伞,跑到乔四跟前递过去。

      乔四看着她递给自己的伞,半天才反应过来是给自己遮雨用的。他动作生硬的接过伞,看着女药剂师因奔跑而有些染红的脸,突然有一种奇怪的,类似温暖的感觉从心底悄悄升起。

      女药剂师也不看他,嘟哝了一句,“雨有点大,你拿着用吧。”就转身回店里去了。乔四压抑住心底泛起的异样感受,低声道了谢,然后撑开伞往外走去。


      回复
      3楼2009-06-24 20:39
        米没啦?
        我刷了半天了!
        楼主,继续啊!


        回复
        4楼2009-06-24 20:57


          么LZ...............

          错觉啊错觉............


          回复
          5楼2009-06-24 21:03
            啊……更~~~~~吧……

            真好,有了女人韵味都不一样了…………


            回复
            6楼2009-06-24 21:08
              扑楼主....

              八要停在这里啊啊啊啊


              回复
              7楼2009-06-24 21:08
                恩恩...支持了..


                回复
                8楼2009-06-24 21:14
                  不是我不更啊 是百度个YD受吞我贴。。。我晕

                  我写好了的。。。


                  回复
                  9楼2009-06-24 21:26
                    雨是越下越大了,刚才还是毛毛细雨,转眼间竟然变成瓢泼大雨了。在这巨大的雨幕围成的世界里,乔四一手撑伞,一手拄着拐杖,步履不稳的走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有因为这突然变大的雨势而低声咒骂的,有因为没有撑伞而狂命奔跑的,唯独只有乔四,像是丝毫没有影响似的,缓缓的走在这大雨里,远远看去,他和他头顶那把伞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屏障,竟像是把所有的暴风雨都隔绝在外面了。

                    乔四就在这磅礴大雨里,走一会,停一会。街上的人越来越少,车子在红绿灯前排起了长龙。整个世界仿佛除了雨声,什么也听不见了。乔四就在这人行道里,慢慢的,一步一步走着。

                    他想起以前种种,仿佛隔世。突然间,那些爱 恨纠 葛,那些悱 恻缠 绵,都被这大雨隔在了外面,他终于丢弃了它们。他想起师父以前告诫他,“不要轻言爱恨。”他以为那便是不爱,其实他错了。他极力想否认的,他一次次毁掉的,他的爱,段衡的爱,那些都是珍贵的,唯一的宝物。

                    而他以为爱能被割舍,爱能被淡化,他错了。他的师傅早告诉他,“不要轻言爱恨,除非深爱。”

                    不是他不能爱,是他太笨,不知道如何去拥有爱。

                    是他太蠢,不知道如何去挽回爱。




                    乔四渐渐失了力气,停住了脚步。他在这丝毫不见停的大雨中失了方向,失了目标,唯一能做的只是停下来,靠着路边的花坛,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他的腿此刻像被人用刀砍了般,剧烈的抽搐着,然而他却没心思理会这疼痛。他恍恍惚惚,像所有迷了路的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他就这样站在雨中,雨伞早就因为失力而滑落在地上,他浑身湿透,眼睛也睁不开了,可是他似乎也不想睁开眼睛,因为他恍惚着闭上眼睛的刹那,就可以看见段衡慌张的刻满心疼的脸。

                    于是他彻底昏了过去。


                    回复
                    10楼2009-06-24 21:29
                      乔四仿佛是从梦中醒来。但当他睁开眼,看清楚躺在他身边的青年,他才疑惑着,不知道自己的梦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这个时候青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乔四看着他开口,等着自己被再次唤醒。

                      “四爷。”青年轻轻的叫唤到。这声音乔四在梦里听过很多次,在现实里,曾经的乔四也听过很多次。这夹杂着睡意和宠溺的温柔叫唤,是乔四反反复复,永远无法逃脱的陷阱。

                      “段衡。”乔四在睡梦里这样回应。

                      段衡,你好吗?在宾馆的房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乔四想这样说。

                      段衡,你忘了我吗?在后来无数的日日夜夜,乔四想这样说。

                      段衡,你还恨我吗?

                      但是即使在最甜蜜,最真实的梦中,乔四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害怕听到答案。

                      青年抬起手,试了一下乔四额头的温度,然后放心的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发烧。”

                      乔四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青年。

                      青年侧起身子,从床头柜拿过药丸和水,递给乔四,“吃药吧,吃了再休息下。”

                      乔四仍然一动不动。

                      青年也回视他,目光里包含了太多东西,有乔四看的懂的,心疼和怜爱,也有乔四看不懂的,太复杂的情绪。

                      “这是梦吗?”乔四终于开口,惊讶于自己的嗓音听起来多么沙哑。

                      青年摇头,乔四看到什么从青年深沉的眸子里一闪而过,“你不记得了?你在雨中昏倒了。”

                      乔四接过杯子,喝了水,却不碰药。

                      低下头的瞬间,他心里浮光掠影般,闪过很多画面,很多话句。然而重新抬起头,他审视着青年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你记起来了。”

                      段衡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乔四却像是突然失了魂似的,脸迅速苍白起来。

                      “我从来没有忘记。”段衡这样说到。



                      接下来两人都陷入沉默。乔四在段衡近乎服侍的照顾里,渐渐想清楚了很多。

                      “你不要伤害白秋实,他是无辜的。”在段衡快要离开房间的时候,乔四复又开口道。

                      段衡的背影一僵,转过身冷漠的开口,“他并不重要。”

                      乔四躺在床上,看不清楚段衡的表情,只得点点头,“那就好。”

                      段衡却又朝他走来,在昏暗的灯光下,乔四觉得段衡浑身带着煞气,又像是极力克制住什么似的,“你还想说什么?”

                      乔四极累的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

                      黑暗里感觉到段衡狠冽的目光停留在他脸上,半晌才朝门外走去。

                      乔四睁开眼,看着青年倔强的孤独的背影,突然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拉扯着他,使他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才制止住自己朝那背影叫喊的冲动。

                      段衡,你还恨我吗?

                      段衡,你别恨我了,好吗?





                      乔四缓缓的从梦里醒过来。好一会他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直到白秋实走进房间,让他起床吃早饭,乔四才猛然清醒过来。

                      等到白秋实收拾好一切,准备去上班的时候,乔四突然唤住他,“晚上你请段衡来一趟,就说我有话要同他说。”

                      目送白秋实消失在楼道里,乔四这才关上门,转过身,然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什么人,轻轻的叫唤道,“段衡。”

                      青年带笑的脸立刻浮现在他的面前。


                      回复
                      11楼2009-06-24 21:30
                        就完了。

                        其实我自己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所以我刚才说了,各位看过的,就当是打发了时间吧。。。

                        顶锅盖逃。



                        回复
                        12楼2009-06-24 21:30
                          啊………………

                          为嘛同人文里四爷也这么虐……

                          成全他了吧!!!————好心酸的梦哪……


                          回复
                          13楼2009-06-24 21:37
                            很有韵味嗯…开放式结局…
                            楼主这种写好文再发的精神,要表扬!
                            摸楼主


                            回复
                            14楼2009-06-24 22:15
                              啊...我错觉了...
                              这这这...是传说中的玄幻文咩



                              回复
                              15楼2009-06-24 22:4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