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3贴子:1,279,324

【君子同人】——墓碑上的句子(第一次写文,大家多担待)

收藏回复

1楼献给亲爱的蓝吧亲亲~

第一次写文,不敢直接穿着衣服。写得不好,就算被PIA飞,也不知道我是谁,哦也
先无良的裸着发啊~~~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周五的下午,任宁远比平时要早些回来。曲同秋从外卖店回来,推开门就看见沙发上的男人,虽然有些不能忽略的疲惫,但仍是一派流畅的优雅。
“诶,任,任宁远,今天回来的平时要早啊?”曲同秋显然事对男人的早归有些惊讶。
   “嗯,提前把事情处理完了。”任宁远抬眼,温和的说:“身上的伤好些了吗?”
   “额…已经全好了。”


回复
举报|2楼2009-06-19 17:02
       想起几日前的受伤事件,曲同秋一阵脸红。都这么大的人了,拿驾照也有一段时间了,那天居然还在那段车辆不多的街道上出了一次小车祸。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不过事精神恍惚了一下,不过事将车开上了人行道撞到了树干,不过…事被撞破的车窗玻璃擦破了胳膊。
       在小柯来医院之前已经消毒包扎好了,可是小柯担心爸爸,应是让曲同秋住院观察,又自作主张的打电话给在LA出差的任叔叔。曲同秋想拦住小柯,急忙伸出包扎的严严实实的胳膊,却疼的直抽气,只好缩回。


    回复
    举报|3楼2009-06-19 17:11
         任宁远是在那天晚上赶回来的,推开病房的动作很沉稳但是对上男人眼睛的时候,曲同秋发现那种焦急和隐约的惶恐事平日里的从容淡定无法掩盖的。
          “小柯说你出车祸了。”男人合上病房的门转身走过来,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曲同秋羞赧地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反复地说着“真的没事,只是擦破而已……”曲同秋的脸垂的更低了。
          任宁远小心地将他受伤的胳膊移过来,一手覆盖在上面轻轻地来回的摩挲,然后僵脸慢慢地贴上去。感觉到男人的动作,曲同秋抬起头,却看不见低下头的男人脸上的表情。
          似乎过了很久,男人才抬起头,像似如释重负地叹一口气,竟然给曲同秋一种他失而复得的错觉。
         “以后别开车了。”任宁远温和却又是不容抗拒的预期说道。
          曲同秋向来是把老大的话奉若神旨的,又自觉确实错了,连连点头。
          "那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不能久留,你好好养伤,我周五可能不回来。”
          曲同秋在男人一贯温和的注视下也渐渐安心地生出了困意,再加上白天的惊吓,很快沉沉睡去。梦中似乎有微凉的唇贴在眼角,这种熟悉的温度和触觉让睡梦中的曲同秋也觉得甜蜜安心。


      回复
      举报|4楼2009-06-19 17:38
        先写到这里,明天再爬来看看情况吧~~~
        退下


        回复
        举报|5楼2009-06-19 17:41
          加油,楼主...我会继续追文支持你的
          君子之交我的最爱...


          回复
          举报|6楼2009-06-19 17:54
            楼主加油!太喜欢君子了!


            怨念啊。。。。

            我的店长。。。。

            我现在是看见“君子之交”四个字就要跳起来。。。。。

            楼大快来更!!!!!


            速更


            回复
            举报|9楼2009-06-19 20:53
              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10楼2009-06-20 01:04
                天津专业生产电磁离合器,优质技术服务支撑,多领域合作,现货供应。 点击咨询
                广告
                再醒来,床边已经没有人了,曲同秋微微起身,将手放在床边摆放端整的椅子上。
                  
                   任宁远在浴室洗澡,曲同秋帮他整理行李,当手触到底裤的时候,心中便是一阵慌乱。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冒失甚至穿过任宁远的裤子,那时任宁远是如神一般的存在,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曲同秋最尊敬的老大会问他“今天可以吗”,然后进 入他和他做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虽然不再是神,但男人在曲同秋的眼里却更加地迷人了。想到任宁远埋 在他体内的感觉,曲同秋有些慌乱地讲底裤放进衣柜里。


                回复
                举报|11楼2009-06-20 13:40
                     给任宁远递浴巾时,眼睛忍不住地就往下移,在有更多奇怪的念头跑出来之前忙移开了眼睛,脸却还是红了。“脸怎么这么红?”随意擦拭着头发都性感的不得了的男人开口问道。“可…可能天气太热了吧。”曲同秋掩饰一般地拿过毛巾细致地给男人擦拭头发。任宁远只是笑笑。就算是成熟的中年男人,在面对任宁远的时候,曲同秋仍然会无措,频繁的脸红。
                     到了睡觉的时间,即使知道肯能会有“例行公事”,曲同秋还是会紧张的手心出汗。任宁远看了会书,然后将曲同秋拉到怀里用手臂圈起来,并没有那句“今天可以吗”,只是慢慢地挽起他浴袍的袖子,用拇指轻抚他胳膊上因擦破而留下的浅浅伤痕。男人明显要做的意思,抱着曲同秋的手比平时用力,像是杂确认着什么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曲同秋的错觉,今天的任宁远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也说不出。就这样被任宁远抱着,没有头绪的想着到底哪里不一样,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任宁远见他困了,松了松手,维持抱着他的姿势,在他耳边说道:“明天早起,去一个地方。”曲同秋模糊地哼了一声,还没来得及想是要去什么地方,就再也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回复
                  举报|12楼2009-06-20 13:59
                    写得很棒,楼主继续~


                    原以为今天也“例行公事”咧……

                    ——邪恶的某人飘过……


                    回复
                    举报|14楼2009-06-20 16:40
                      穿衣服上来~~
                      店长~~乃只能例行公事,所以加油推到曲PAPA吧~~




                      回复
                      举报|16楼2009-06-20 19:57
                        楼主,我真的太喜欢君子之交了,能提笔写就已经是勇气可佳了!况且你又写的真好....我会一直追文支持你的....希望楼主能不弃坑喔!-


                        回复
                        举报|17楼2009-06-20 22:36
                          楼主加油捏,表弃坑哟。


                          嘿嘿~不弃坑,不弃坑。我是有始有终的好孩子咩!~

                          因为特别喜欢《君子之交》,不才的我才鼓起勇气第一次写文,情节比较简单,也不够长。觉得任店长的爱太深沉了,有时候PAPA都不明白的。所以想写一个深情的店长,和一个“聪明”点的PAPA~嗯,写文去咯!


                          回复
                          举报|19楼2009-06-21 14:58
                            星期六早晨,难得没有因为腰疼,腿软在床上度过。吃过早餐,隐约记得昨晚入睡前任宁远说今天要去一个地方。
                            “可以出发了吗?”站在玄关处的男人穿着清雅的衣服,英挺地站着,逆光的侧脸更显英俊。曲同秋看的有些呆了。直到任宁远转身向外走去,才急忙跟上去。
                            任宁远开车,曲同秋坐在副驾驶座。看着任宁远在车流繁多的街道上,仍然将车开的平稳自如,既是敬佩又是羞愧。哪像自己,不但龟行一遇见抢道的就手忙脚乱,只差没把车当街停下来。
                            一路上,曲同秋崇拜的表情看着开车的男人,对男人偶尔转过头来的微笑,有些不好意思更多的是期待。这样安静的甜蜜让曲同秋有些抑制不住的雀跃,好心情都快飘上天了。等注意到窗外的景象,才发现车已经开出市区,在一条僻静的路上行驶。曲同秋不知道要去哪里,疑惑地看着任宁远,不等他开口,任宁远仿佛看出他的疑问,“一会就到。”既是仍然不知道要去哪里,只要是跟着任宁远,曲同秋就会觉得特别的踏实,安心。
                            当车停在xx公墓门口,曲同秋后知后觉地,这,任宁远是要带他拜祭什么人吗?


                            回复
                            举报|20楼2009-06-21 15:16
                              楼主,我又来支持 你了!请继续加油......每日必过喔...


                              回复
                              举报|21楼2009-06-21 16:06
                                LZ


                                回复
                                举报|22楼2009-06-21 22:54
                                     当车停在xx公墓门口,曲同秋后知后觉地,这,任宁远是要带他拜祭什么人吗?看着一排排整齐的墓碑,曲同秋有些求助似地看着身边的任宁远。很是惊讶,任宁远竟然握住了他的手。虽说该做的都做过了,那也毕竟时在家里,在两人的卧室里。现在是在外面,还是公墓,这么庄重的地方。手由任宁远牵着,来到了一片相对开阔的墓地。还没走近,趋同求就看见了墓碑上的照片,那是除了任宁远,小柯,他最狮子的人。


                                  回复
                                  举报|23楼2009-06-22 12:12
                                    上面发错了一个词,看起来有点雷,重新发一次~


                                    回复
                                    举报|24楼2009-06-22 12:14
                                         当车停在xx公墓门口,曲同秋后知后觉地,这,任宁远是要带他拜祭什么人吗?看着一排排整齐的墓碑,曲同秋有些求助似地看着身边的任宁远。很是惊讶,任宁远竟然握住了他的手。虽说该做的都做过了,那也毕竟是在家里,在两人的卧室里。现在是在外面,还是公墓,这么庄重的地方。手由任宁远牵着,来到了一片相对开阔的墓地。还没走近,趋同求就看见了墓碑上的照片,那是除了任宁远,小柯,他最熟悉的人。


                                      回复
                                      举报|25楼2009-06-22 12:15
                                           曲同秋回头,犹疑地:“任宁远?…”男人双手放在他的肩上,将他转过去,轻轻地推他,示意他往前移步。曲同秋忐忑地向前,然后站住不动,认真地看墓碑上的自己。灰暗的底色,模糊的笑容,盯着看久了,便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目光下移,曲同秋看见这样一句话: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不知道写墓志铭的人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写下的,曲同秋只觉得这看似简单,平和的一句话,刻在冰冷,坚硬的墓碑上,是一种冷清又凄凉的感觉。


                                        回复
                                        举报|26楼2009-06-22 13:10
                                          直播?插队


                                          回复
                                          举报|27楼2009-06-22 13:28
                                               任宁远看着背对他似乎有些呆滞的男人,很多种感觉在一瞬间汹涌而来。仍然清晰地记得在停尸房认领尸体时的心情。冷冻柜里的冷气包裹着支离破碎的男人,那些冷气似乎也把他包裹在里面,无论时喧嚣还是平静的世界瞬间抽离而去,只剩静寂,连呼吸都听不见的静寂,那是任宁远第一次有那么深重的失措感,甚至时绝望。
                                               那之后,生活像以前一样平静,毕竟没有谁会太在乎一个小人物的死亡。只有任宁远自己知道,他的人生不可能完满了。都说每个人是一个半圆,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个半圆,人生也就圆满了(这话是哥哥说的)。任宁远还没来得及将两个半圆捏在一起,那另一个半圆就碎了,被无情地碾碎了。其实有时候,任宁远想十几年那个男人都不在身边,即使结婚生子,自己也没什么不能忍受的,就当他在哪个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过着原先平凡的生活。任宁远做不到,以前时知道,即使不在身边,那个人也会记挂着他。而现在,那个人不在了。任宁远偶尔来公墓站在男人的墓碑前,一战就是几个小时。一次,竟然喃喃自语:“曲同秋你怎么不等我要给你的人生呢?”宁静的公墓里,这声音听得格外清楚。蚀骨的寂寞是可怕的,纵使沉稳如任宁远,也觉得很累很累了,曲膝坐在墓碑边,就像这么一直坐下去,不再动,不要动。


                                            回复
                                            举报|28楼2009-06-22 13:30
                                              今天一看居然加精了,太神奇了。谢谢吧主对俺的鼓励,谢谢支持俺的TX们,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但是会坚持写下去的

                                              大家多给俺点建议吧~谢谢哦!


                                              回复
                                              举报|29楼2009-06-22 13:38


                                                回复
                                                举报|30楼2009-06-22 1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