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9贴子:1,282,171

【错觉同人】YY49之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唉唉~~在等待出书的时间里~实在是耐不住鸟~~
于是~发扬自娱娱人的精神,接49往后~~


一场饭局到结束,竟也没有发生什么,这样不同寻常的安逸倒叫人有些无所适从,白秋实满是期待地看着他,像是极希望主人带着自己回家的宠物,乔四也就站起来,领着他往外走。
段衡并没有出现,反倒是门口多了一辆车,司机恭敬地为两人拉开车门,才垂首道:“白先生,段先生说您有事尽可以找他。”
乔四冷眼看着,白秋实虽是畏畏缩缩的样子,听到段衡的名字却也没有太大的反感,求助似的看向他,见他没什么反对的意思,也就点了头算是答应了。

“白先生,这是段先生的联系方式。”
临到公寓前,司机还追了出来,硬是把一张精致的名片塞到白秋实手里,又递了一张给乔四。
乔四搭着手看了片晌,终于还是接了过来,“嗯”了一声当做答复。曾经的种种,那人都尽数忘了,到如今,竟要靠这小小的纸片来维持一种牵系,世事无常,不过如此。

两人回了公寓,白秋实便似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那放松的表情近乎夸张,乔四也就拍拍他肩,露出一个笑容:“去洗个澡睡吧。”
白秋实“哎”了一声,顺手把手上捏着的名片放到茶几上,就要往房间去,乔四低头看了一眼,名片上并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头衔,只有手写体的“段衡”两个字,显然出自青年自己的手笔,清丽峻拔,很是有些风流的味道,乔四看了一会儿,就笑一笑,终于把两张叠到一起,抹进了一旁的置物盒。

“叮铃铃~~”
浴室的水声止了止,白秋实似乎是听到了电话铃,却又有些不确定,犹豫着问了一声:“是不是有电话来了?”
乔四在沙发上坐着,仿佛有些失神,却终于伸手按了挂断,把听筒拿起来放到了一边。这个时候,他不想再听到那头的青年,用他熟悉的口吻,来对他的宠物表示“兴趣”或是“性趣”。
他虽然没有什么可畏惧的,却也还不是水火不入,至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把心头那一些放不下的东西挪开。

水声停了一会儿又继续响起,白秋实没有听到他回答,就不再去管,不一会儿便换好了衣服出来:“我帮你放了水…电话坏了么?”
目光疑惑的男人把听筒扣了回去,还有些抱怨:“昨天还好好的啊,要找人来修吗…”
乔四没有阻止,再听到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只是淡淡说了句:“找你的。”
“你怎么知道?”白秋实迟疑了一下,就接了起来,“喂”了一句之后却再也说不出话,惊恐地表情让乔四也是一愣。

“怎么?”
老实的男人抬起头看他,满是恐慌,连听筒都忘了放回去,只是讷讷道:“他…他们说我弟弟…”
乔四并没有见过他的弟弟,对这个没到三天就把亲兄长赶出家门的人也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看到男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还是叹了口气:“怎么回事?”

男人口中“勤奋好学”“有出息”的弟弟,竟也染上了毒瘾,不但把家中弄得徒有四壁,甚至还被人扣了起来,事到临头了,倒想起了这个往日里看不上眼的哥哥。
“我弟弟他、他很好的…”
“你不知道,他真是、真是很…”
老实巴交的男人差不多是半辈子也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事,只一个劲地喃喃说着,乔四看了他一眼,到底重新拿了外套搭在手上:“走吧。”


回复
举报|2楼2009-06-19 12:22
    毒和赌,本来也就鲜少有分家的时候,乔四和白秋实被带进一家赌场时也并不讶异。被押着的人脸上有明显的伤,眼镜也落在一旁的地上,被踩得粉碎,乔四挑了挑眉,望向缩在身后的男人:“这是你弟弟?”
    男人已经说不出话,只是拼命地点头,乔四冷冷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转向坐着的人:“要怎样才能放了他?”
    他的声音并不高,也没有什么嚣张的语调,只是那一瞥之下的威势却是怎么也掩不去的,椅子上坐着的人反落了下乘,下意识地去看两旁站着的手下是否还在。
    乔四心下一嗤,只等着他开出条件,却不料左手边捏着刀子站着的人俯身在那人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人竟转了视线,直直盯住了他。

    “既然你问了我也不拿乔,他欠了我钱是小,还妄想逃走就是砸我脸子了,”那人提高了声音:“我自然要找回场子…”
    乔四“嗯”一声,并不接口。他不开口,白秋实更是大气也不敢出,那人讨了无趣也就干脆把话挑明:“钱留下,你留下,他就可以走了。”
    白秋实原本缩在他身后,此时倒鼓足了胆子,乔四还没说话,他已抢先开了口:“他不是他哥哥,我、我才是…”
    那人手一挥:“我当然知道,S城乔四爷的弟弟,可不是这般窝囊模样。”
    乔四漠然的脸上多了一丝表情,却并不是料想中的惶恐不安,看着身旁当做宠物一般宠爱的人,没有开口说话。

    “怎么样?”沉不住气的,反而是坐着的男人,盯着两人的眼神有些阴鸷:“不然你弟弟留下一双手也可以。”
    瘫在地上的人听了这话,更是软了骨头,几乎手脚并用地爬到白秋实身边:“不要,大哥…救我…”
    乔四面上还是淡淡的,白秋实左看看他,右看看地上的弟弟,像是没了主意,连眼泪都在眶里打转了,许久终于嗫嚅着开口。

    “你…你看…能不能…”
    他的声音干涩着,求救似的看着一旁站着的乔四,商量般的口气:“你能不能先…”
    乔四看了他一眼,答得倒是干脆:“可以。”
    亲生弟弟和相处不过半年的陌生人,孰轻孰重,本也就是一目了然的,他原本追逐的,渴求的那一些温情,终究是抵不过这血脉相连的情意。
    半年的善待,换到片刻犹豫,对他而言,大概也就是极致了。事事都以他为先,为他一句不着意的话千里之外地赶回来的人,很久以前似乎也曾经有过,到如今,也都只成了他一个人的记忆。
    他不想怪这个老实得过了头的男人,只是想到记忆里那句“四爷”,多少有些道不明的留恋和不甘。

    上首的人也算守信,让手下绑了他之后,就挥手示意把另外两人放了,白秋实扶着他弟弟,还想要说什么,乔四却已经转过了身。


    回复
    举报|3楼2009-06-19 12:23
      不待见白兔~更不待见小五~~
      瓦是段四控~~~
      55~~~~~~


      回复
      举报|4楼2009-06-19 12:23
        非常的精彩,现在我掉你的坑里了,抱抱楼主,厚脸皮地问:“啥时候更下一节啊~~?”


        回复
        举报|5楼2009-06-19 12:35
          恩恩~~
          下一节瓦决定把段段拉出来遛遛~~~
          正装出现一下~~
          待会儿来贴下一节~


          回复
          举报|6楼2009-06-19 12:38
            续得超级的好,为了表达对楼主赞叹和钦佩,偶决定再顶一贴


            回复
            举报|7楼2009-06-19 12:40
              原来6楼是楼主的马甲呀,亲亲乃~~

              坐板凳等之~


              回复
              举报|8楼2009-06-19 12:42
                义无反顾的跳进坑里~~lz~俺等乃


                回复
                举报|9楼2009-06-19 13:11
                  写得好~~~~喜欢啊喜欢啊~~~~
                  LZ继续更新咩~~~~~~~~~~~~~


                  回复
                  举报|10楼2009-06-19 13:18
                    国外都不自己买车,都是租车出行,简单又经济! 让每一位客户舒心的享受贴心服务!
                    广告
                    其实也没有什么难以承受的,他这半世,皮肉上的苦头吃得虽不多,却绝对不是受不住,何况这些人像是顾忌着什么,下手算不得狠辣,大概只是存了铩威的念头。
                    乔四听得下手的一个人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什么,另一个就“嘿嘿”的干笑了两声:“看不出,乔五爷还好这一口…”

                    “四爷!”
                    外头的响动刚传进里屋,就有一个身影冲了进来,煞白了的脸色,与日间看到的青年全然不同。
                    他的手下已经制服了周遭的几人,连着屋里的这两个也制住了,青年却似还不肯干休,红了眼一般,在动手的那两人臂上各赏了一刀,几乎卸了一条胳膊。

                    “四爷…”
                    青年的手都在发抖,却还是很快地解开了绳子,将地上的人紧紧护住怀里:“四爷,四爷…”
                    乔四始终默然,没有什么悲喜,青年的样子急切而痛惜,点点都是万分真切的,比之前些天的谦和疏远,也不遑多让。
                    他原以为他忘了,却不知他隔岸注视,洞若观火。他原以为自己难放下,却原来,也已经可以无喜无悲。

                    段衡将他抱住怀里,死死抿紧了唇,等着手下清出一条路来,便大步地踏出去,手臂却是纹丝不晃,牢牢护着他。
                    临到车门前,竟还有人上来拦着,段衡怒极,反手给了眼前的人一个极重的巴掌:“你来做什么!若不是…若不是…”
                    老实的男人被打得一个趔趄,却还是拉住了他的手臂:“段、段先生…他…他…”
                    乔四只觉得抱着自己的手臂晃了晃,很快又稳住,他微微抬了眼,冲那男人点一点头,神情里反倒有些说不出的倦怠,段衡身旁的人已经见机极快地拉开了白秋实,让两人上了车扬长而去。


                    回复
                    举报|11楼2009-06-19 13:19
                      “四爷…”
                      面容俊雅的青年弯腰将他抱出来,一边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他身上:“四爷,到家了…”
                      偌大的庭院里不见什么仆佣,直到段衡抱着他穿过前厅,乔四才隐隐记起,这里的格局竟和S城的那座别墅一般无二。
                      房间自然也是原先的样子,甚至连抱着他的青年也像是不曾变过,乔四木然地由着他替自己清洗了伤口,再包扎好安置在床上,始终不曾开口。
                      段衡却像是有许多话要说,跟着他躺倒床上,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抱紧了:“四爷,四爷…对不起…”
                      滚热的吻一点点落在微凉的皮肤上,青年的气息逐渐变得急促热切,一条腿甚至挤进了他的腿间,乔四转回目光,极淡地看了他一眼。

                      “四爷,我爱你…是真心的…”
                      青年的话在耳边荡着,许多的画面在眼前一闪而过,他很多次地告诉他这句话,现在想起来,都是历历在目,床第之间,清晨午后,甚至那只喋喋学舌的鹦鹉,都十分清晰,只有青年俊朗的眉目,慢慢变得遥远而模糊。
                      下一个吻再次落下来的时候,乔四终于偏开了唇,那个吻便擦着颈间的肌肤,一触即分。青年的眼中满满都是难过,却终于停了下来,只是占有性地环着他的腰,埋下了头。
                      “你是我的…四爷…我爱你…”
                      乔四在这样的呢喃里,莫名觉得呼吸不畅,脑中的混乱和身上的疼痛都愈发叫嚣着肆虐,竟在这温暖厚实的感觉里,昏沉起来。

                      醒来的时候已是白日了,厚重的窗帘被挽了起来,只留了一层薄纱,外头的阳光便透着纱照进来,隔着一层纱,明亮依旧,却并不刺眼。
                      床边守着的人眼中微红,见他醒了便唤了一句“四爷”,连声音也是哑的。
                      “四爷,你有点发热…”
                      “……”
                      青年等了一会儿却还是听不到他开口,也就轻手轻脚地把床头的冰袋拿过来,小心翼翼地替他敷在额上。见他没有避让,便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一般,连眼中的光彩都亮起来。
                      乔四微微抬眸:“白秋实呢?”

                      青年眼中的神色瞬间黯了下去,却还是笑一笑,小心地捧起他的手换药:“他没事,施晟会照顾他的。”
                      乔四点一点头,表示知道了,那个男人救了他,他对那个男人,就算没了那份说不清的“归属”的感觉,总还有着道义上的责任。
                      而“施晟”这个名字,让他想到了许多事情,原本一团混乱的东西也就一缕缕变得清楚起来。


                      回复
                      举报|12楼2009-06-19 13:19
                        段衡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细致,乔四一天里说不到几句话,他除了偶尔露出难过的表情外,也仿佛并不在意。换药、喂饭,事事不假人手,近乎二十四小时地随在乔四身边,除了第一天晚上的那些举动外,竟似再不曾动过那样的心思,只每晚抱着他睡。

                        不知是否因为这半年平淡生活后的不适应,乔四的伤反反复复,到差不多好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小半月。

                        当车子停在饭店门口的时候,段衡似乎很是高兴,握住了他的手一起下车:“四爷,你会喜欢这里的…”

                        乔四只是淡漠,他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从前一样的别墅,从前一样的温泉和蟹宴,有些人总是以为一样了便能回去,他却已经知道,纵使旧事重演,过去总归只是过去。
                        段衡也好,别的什么人也好,再好的演员,也终究演不了过去。

                        ~~~~~~~~~~~~~~~~~~~~
                        呃~接下来的还没写好~于是先贴这么多~~
                        其实~这个号才是马甲~
                        “凝聚”鸟瓦对错觉无比多的执念和怨念~~~


                        回复
                        举报|13楼2009-06-19 13:21



                          回复
                          举报|14楼2009-06-19 13:23
                            排队等~~~~~


                            回复
                            举报|15楼2009-06-19 13:24
                              先顶再看


                              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16楼2009-06-19 13:27
                                这个时节虽然没有蟹宴,温泉却是四季皆宜的,段衡和他一起下到水里,心情极好地揉了精油要替他按摩。
                                乔四没有反对,只是在池中坐了下来,安安静静。
                                段衡便真的小心地按揉起来,一点一点捏着,从腰背到脖颈,再到头上的穴位,小心翼翼而一丝不苟,只是手指滑过鬓角时,终于颤了颤。

                                “四爷,舒服吗?”
                                他的声音像是在粗瓷上滑过,听来就带了一点暗哑。乔四在他的注视下点一点头,慢慢张了口:“段衡...”
                                青年睁大了眼看他,很是惊喜地模样,只是缠住了他的手,十指交握,像是不知该如何表达。

                                “段衡,行了吧。”
                                乔四在这样的目光里,终于说完了另外半句,行了吧,就这样吧,他负他骗他,他则杀了他两次,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计较的。还有什么,过不去的。何必再这么纠纠缠缠。

                                青年在这话里低下头去,许久不肯抬起,扣住的手却丝毫不肯放开,那样长久的时间,连乔四都忍不住想要叹息。
                                “四爷…”
                                “四爷…”段衡展开手,将他的手指捧在掌心,低了头吻过去:“四爷,我不是、不是有意…”
                                向来文辞娴雅的青年,此刻却有些断断续续,生怕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四爷…是我让四爷难过了…”
                                乔四心中便是一疼,面上却还是淡淡:“都过去了…”

                                “没有过去,”青年忽然强硬起来,不容反抗地吻上他的唇,拦住了他接下来的话,炙热的吻从唇上蔓延到鼻尖、眉眼,终于停留在斑白的鬓角,久久流连。
                                “没有过去…”有力的臂膀圈住他,紧紧贴向自己:“四爷的发,是为我白的…”
                                温热的液体没入发间,青年熟悉的容颜上,泪痕斑驳,却还是一遍遍重复地唤着:“四爷…”
                                乔四收回了手,却止不住手指的颤抖,近乎瑟缩地按住了发鬓,这么多天,他几乎要忘了,那些情意,早就以这样的方式,避无可避地暴露出来。


                                回复
                                举报|17楼2009-06-19 14:04
                                  还有吗


                                  回复
                                  举报|18楼2009-06-19 14:10
                                    不要管段段是咋知道了的~~
                                    囧~总之~他既然米失忆~总是会查到的~~
                                    偷懒的某只飘过~


                                    回复
                                    举报|19楼2009-06-19 14:10
                                      啊啊,写得又快双好的楼主,我爱你!!!!!


                                      回复
                                      举报|20楼2009-06-19 14:29
                                        抓住楼上的楼主,不许偷懒。。。。。。


                                        回复
                                        举报|21楼2009-06-19 14:30
                                          他没有否认,青年便更紧地拥住他,几近虔诚地吻上裸露在外的肌肤:“四爷,是我不好…”
                                          初相逢时,几多惊异,却因为他身边白兔一般的男人而不肯相认,死死撑着,几次三番试探。
                                          其实,犹豫和试探,本身就已是认定了他的在乎,否则,试探便是毫无意义的。
                                          他想要知道他的在乎有多少,仗恃着他的在乎肆意地想要掀开他的外壳,却忘记了,他的四爷,是怎样刚韧的性子,外壳下的内里,却是碰一碰都会疼痛的。

                                          “是我不好…四爷…”
                                          颠来倒去的,都是这几句话,乔四在令人窒息的拥抱和亲吻里,终于抚上他的脸:“段衡…”
                                          青年狠狠吻住他,急切地将他抱到身上。
                                          他到底是心软了,对着这个人,总是硬不下心肠。在被紧紧抱着进入的时候,乔四模模糊糊地想,他真是老了,对他人也许还留着三分狠厉,对自己,却早已软弱纵容地一塌糊涂,不肯再强迫自己。
                                          更何况,这个人是段衡,是他在最好的年纪里,都不曾能够戒掉的瘾…

                                          青年在激烈的律动里还是温存,抱紧了他注视着,一下一下地吻,片刻不肯停歇,乔四攀着他的肩,终于也红了眼角,狠狠地咬在他唇上。
                                          段衡吃痛地抬头,却笑容更盛,吻着他的眉,抬高了他的双腿,迫切的动作渐渐变得缓慢而柔情。
                                          乔四已经无暇思考,只是下意识地将双腿盘在他腰上,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却又脱力地滑下来。
                                          情欲迷蒙的眼中一瞬黯淡,青年已经注意到了,便更为强势地握住了他的脚,轻轻咬着过分苍白的趾头。
                                          “我爱你,四爷…”
                                          “我爱你…”
                                          乔四闭上了眼,手指轻触着他眼下的伤,那里只留了极淡的疤,宛若泪痕,青年在这样的触碰里喘息着达到高潮,却还是不肯退出来,只是紧紧地抱着他。

                                          ~~~~~~~~~~~~~~~~
                                          吼吼~我终于写到H鸟~~哈哈~


                                          回复
                                          举报|22楼2009-06-19 14:30
                                            咦?我还以为段段知道肯定是白兔去告诉的,让段段去救四爷之类的……LZ你骗我啊!


                                            回复
                                            举报|23楼2009-06-19 14:32
                                              H,H,继续 H,楼主写得这叫一行云流水。


                                              回复
                                              举报|24楼2009-06-19 14:34
                                                啊?没啊~
                                                段段知道是因为他的人一直跟着四四和白兔吧~~
                                                所以得到消息就赶过去了~~
                                                ——未免误解更新而裸~~


                                                回复
                                                举报|25楼2009-06-19 14:35
                                                  同聚集怨念


                                                  回复
                                                  举报|26楼2009-06-19 14:51
                                                    热气和欢爱让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些颜色,乔四只是喘着气,睁着眼看他。

                                                    “四爷…”

                                                    青年抱着他从水里上来,炙热的吻不停地落在他身上,很快又点燃了尚未消散的情欲,还埋在他体(一一)内的性器再次硬了起来,乔四迎上他渴慕的目光,便极缓地笑一笑。

                                                    这具身体并不是多么美好,甚至比以前那些日子里还要不如,对眼前的青年却像是极致的诱惑,青年便在他的默许里抱着他进入更深,将他压在自己腰上不断抽(一一)动。

                                                    乔四在力竭的时间里终于低低出声,断续着叫了两声“段衡”,竟是极力压抑的泣音,青年便再度吻上去,卷走了口腔里的最后一些清冷的空气。

                                                    ~~~~~~~~~~~~~~~~~~~~~~~~~~~~
                                                    瓦学不会蓝式的H~于是~只好慢慢磨一点~
                                                    蓦然发现竟然加精了~于是~掩面飘过~
                                                    话说度小受真是敏感啊
                                                    ~为鸟过两天的考试~瓦去上晚自习~~


                                                    回复
                                                    举报|27楼2009-06-19 15:56
                                                      偶来顶~~

                                                      LZ加油哈


                                                      回复
                                                      举报|28楼2009-06-19 16:05
                                                        啊啊,上晚自习,不要啊,楼主再写点吧。


                                                        回复
                                                        举报|29楼2009-06-19 16:11
                                                          顶下支持哈


                                                          回复
                                                          举报|30楼2009-06-19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