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769贴子:1,287,282

【君子 同人】曲PAPA痛打楚漠!(严肃中略带恶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月黑风高夜,正是发文时。。。。。


回复
1楼2009-05-23 00:40
    发文前的废话:让曲PAPA痛打楚漠一顿或几十顿。。。。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一开始是想胡乱恶搞一下,可是到下笔时发现恶搞。。。有点难!!

    任大店长~~~~对他恶搞。。。。。我实在下不了手。。。。而且他那闷骚个性本来就已经很恶搞了!

    曲papa~~~~纯粹因为个人喜欢,舍不得。。。。

    最后决定还是正正经经的点写吧~~~~~~


    回复
    2楼2009-05-23 00:42


      回复
      3楼2009-05-23 00:46
        很多人都喜欢冬天,因为冬天有很多乐趣是别的季节享受不到的。
        比如冬天可以赏雪赏梅,可以吃热烘烘的火锅,不过最幸福的还是躲在热烘烘的被窝里睡大觉。

        不过。。。。。曲同秋现在却非常非常想下床去!

        试着动一下。。。。。动不了
        再试。。。。唉~~彻底放弃!
        看来今天又不能去店里了,虽然说老板就是自己,别说一天不去,就是一年不去,也不会有人说他半句,但是老这样无故歇业,多少会影响客人对外卖店的的看法。

        想到这,曲同秋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之所以下不了床的原因只会有一个。。。。任宁远昨晚又和他“例行公事”了。。。。。

        曲同秋开始有点怀念起以前了~~~
        以前的任宁远只在周五才会和自己嘿咻,而且还会先温和礼貌的问“可以吗?”。
        可是现在。。。。。现在的任宁远也还是会说那句“可以吗”,但仅仅只是“说”而已,绝对不是“问”!!
        。。。。。。。。疑问句怎么就变成肯定句了呢!!!               

        一周只有七天时间本来就不够用,现在还大半的时间用来躺在床上“修养身体”,这样过度纵(河蟹)欲,让身为人父的曲同秋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电话响了,曲同秋忙接起电话,「喂?」
        「醒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啊。。。醒,醒了」
        「今天在家休息吧,不要去店里了。」
        「嗯。。。知道了。」就算他想去也要先起得来呀。

        挂了电话,曲同秋慢慢试着挪动下身子,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是从上次去酒店见了庄维以后吗??
        那时任宁远对自己说“谢谢你选了我,我很高兴。”
        这是什么意思呢?
        曲同秋仿佛知道,但他又不敢去想。。。。。

        一直以来都是任宁远冷淡的在前走,他会在后面不停地“追”,这种“相处模式”已经十几年了,习惯到骨子里了。

        可现在的情况是。。。任宁远不仅没再往前走了,他还突然转了个身,看向自己,两眼对望,曲同秋还没回过神来已见任宁远向自己走来。。。。。惊诧的自己呆立在原地不敢向前追了,还下意识的往后退!!

        曲同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和任宁远的关系一直都是雾里看花不清不楚的,他以前很不喜欢这样,可是现在任宁远把这层雾吹散了,可以看清楚了,他反而又不敢看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问题的时候,今天是周五,曲珂要回来,无论如何都要赶快起来,他可不像被女儿看见自己这个样子。。。。在床上!!


        回复
        4楼2009-05-23 00:48
          曲珂的课程越来越紧,人苦瘦了一大圈,曲同秋心疼的要命,虽说女儿每次捧回大大小小的奖状是让自己很自豪没错,可如果为此累坏身体的话,曲同秋倒宁愿自己是个为孩子学业不好而发愁的父亲。

          等晚上曲珂回来,要做顿好的给她补补身,上次在书上看见花生乌鸡炖参汤是补脑提神的。。。。。恩!就弄这个!


          -------------------------------------------------------
          [小珂,饿了吗?在忍一会,等你任叔叔回来就可以吃了。]
          [小珂,不要一回来就抱这笔记本不放,对眼睛不好。]
          [小珂,待会你要多喝两碗汤,你最近瘦了好多]
          身兼父职和母职的曲同秋,总是有唠叨不完的话。


          是开门的声音,任宁远回来了,曲同秋已经跑了过去。
          [你回来啦。]接过任宁远的外衣和包,转身回厨房,不一会儿端了碗热汤出来,[先喝碗热汤缓缓身吧。]

          [哦~~老爸,你偏心!我回来的时候你怎么没给我喝一碗呢。]曲珂撅着嘴看着他。

          [别,别瞎说]曲同秋紧张的看了看身旁的男人,[你回来那会儿汤不是还没炖好嘛]

          任宁远只是笑笑,淡淡看了眼曲同秋,接过碗把汤喝个干净。

          [小珂,你不说今晚乐婓要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嘛,他怎么还没到?你打个电话问问他,不会路上出什么事吧?!],曲同秋担心的问道。

          [安啦~~~老爸,那个坏家伙能出什么事,不要等他了,我们先吃]

          虽然女儿这么说,曲同秋还不是放心的拿起电话,正拨着号码,就见一人春光满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正是我们的乐婓少爷!!
          一进屋就笑嘻嘻的看着大家,什么话也不说。

          [你没事吧,天上掉下金块把你砸傻啦!?]曲珂边说还边假装担心的去摸乐婓的头。

          乐婓把手里的东西对着大家迎风一亮,就是一个字,[看!]

          呃!。。。。。。扇子!!??

          曲同秋把扇子接过来,黑褐色玳瑁作架,足赤金子为骨,沉甸甸能压死人。金银双线交织点缀的绢绡扇面,明晃晃地亮。绛紫色的扇缀,垂吊的那红珊瑚,也是独一无二地精致。

          [你哪里弄来的?!]就算曲同秋在不识货,也知道这把扇子价值不菲,是稀罕之物!

          [我跟别人买的。]乐婓眼里尽是特意之色!

          曲同秋瞪大了眼睛,[你哪来那么多钱。。。。。!?],就算乐婓把自己卖了也不可能买的起呀!!

          [不是很贵,就6000块钱!]

          虾米!!!怎么可能!!就算后面的单位跟的是美元也买不可能买的到。。。。。。

          连一直没出声的任宁远都望着乐婓。

          [你们不相信!!]乐婓急得大叫,[是真的,就刚才我来的路上,有个男人他卖给我的。]

          。。。。。。。。大家还是静静的看着他,没人接话!

          [好!你们等着,我现在出去把那个男的找回来!看我有没有撒谎!]这事的确有点匪夷所思,必须得有个“人证”才行!

          [乐婓,我和你一起去。。。。。小珂,你和任叔叔先吃,记得多喝点汤。]曲同秋不放心准备跟着一起去,走之前还不忘啰嗦两句。

          人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任宁远拉住。
          [算了,先吃饭吧,这事一会儿在说。]一家之主发话了,大家当然是乖乖的回到餐桌吃饭。。。。。

          看着桌上那把扇子,曲同秋竟然莫名的心慌,。。。。。怪事!


          回复
          6楼2009-05-23 02:10
            熬。。。。熬不动了!!先去睡了,明天继续!

            明天的内容:。。。。。长夜漫漫,他们除了制造人类还能做什么呢!!!(前提是PAPA有这个功能)。。。。希望明天的“制造过程”大家能满意~~~



            ps:百度河蟹严重,也不知能不能发,我会尽量避免敏感字眼(但我又不知道哪些是敏感字眼,这才是麻烦的地方!)~~~~~~


            回复
            7楼2009-05-23 02:19
              顶!


              回复
              8楼2009-05-23 09:31
                狠狠亲一下LZ~~~大爱


                回复
                9楼2009-05-23 13:35
                  整个晚上曲同秋都在想扇子的事,直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时,他才发现现在好像不是担心别人的时候,先担心下自己吧~~!!

                  今天任宁远还会要求和他。。。。做吗?每次想到自己马上要和任宁远做那种事,曲同秋就像个新婚初(河蟹)夜在房间里等待丈夫的新娘。。。。。。。害怕、紧张、害羞,和。。。一丝丝期待。

                  任宁远已经洗好澡出来了,腰上只简单的围了条浴巾,曲同秋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就通红的像只煮熟的大虾。。。。。等待别人来享用的大虾!

                  曲同秋不敢抬头,薄薄的睡衣紧贴着他的身体,看来是有点楚楚可怜,秀致的双唇微微开启,纤弱的肩胛因为紧张而颤动。。。。。。这模样一丝不漏地落在任宁远眼底。



                  回复
                  11楼2009-05-23 19:15
                    [今晚可以吗?]男人的嗓音沙哑低沉。
                    [。。。。。。]一片沉默~~(此时无声胜有声嘛。。。)
                    强劲有力的手掌温柔的抚上曲同秋的脸庞,舌尖强行闯入并吸咬着颤抖的柔唇,在他口中温柔的翻搅着。

                    [任,任宁远。。。]
                    [嗯?]
                    [小珂和乐婓今晚都在。。。。。我们。。。不要了。。。。]
                    [他们已经睡了。。。。。不会醒的。]
                    [可是。。。。]曲同秋把双手抵在男人的胸前,做着最后的抵抗。

                    任宁远没再让他开口说话,低下头再次吻住他的唇,并将抵在胸前的双手拉开,把人翻了过去背对着自己。

                    身上最后一件遮掩被脱下时,曲同秋颤抖了一下,他回过头战战兢兢的看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样子像极了一只被惊吓的小猫。。。。。。任宁远看着他眼神渐渐变深。

                    早就被挑起的欲wang插入了那紧致的花蕾中。

                    [啊~~~好痛。。。。任,任宁远。。。痛!] 被折磨的男人发出断断续续的sheng吟。

                    灼热的坚挺仍然毫不留情的继续往深处挺进。任宁远抱紧曲同秋,以口唇爱(河蟹)抚他的背部,沿着纤美的脖子,亲吻整个背脊。



                    回复
                    12楼2009-05-23 19:17
                      [唔!啊啊~~~~不。。。。]

                      一次重过一次的抽song,每次都往更深处挺jin。。。。。。

                      销(魂)的快感。。。。。炙热的坚(挺)释放出男ren白浊的热(液)。

                      曲同秋一阵痉挛,已无半点力气的他只能在床上一dong不dong等待余韵的消退,哪知任宁远并没有从他身体里退出。。。。留在体内火热再度硬了起来!



                      回复
                      13楼2009-05-23 19:28


                        回复
                        15楼2009-05-23 19:44
                          很河蟹捏~~~~~哈哈哈


                          回复
                          16楼2009-05-23 19:52
                            就,就酱?LZ请接下去啊,加油


                            回复
                            17楼2009-05-23 20:27
                              没了?好不过瘾啊


                              回复
                              18楼2009-05-23 20:48
                                唉~~本来主打路线是狠狠地K楚漠一顿,结果写着写着就莫名其妙的写到了床上。。。。。。我,我没救了!!!

                                而且我在写这段“运动”戏的时候,老妈一直在我房间进进出出,我是心惊胆战啊~~~~只要过来看一眼,那可不是拔网线就能收场的!!

                                不过胜在心理素质良好,虽然我心跳已经上了180,但是动作上依然是得体大方,就在老妈的眼皮子底下完成了上段小小的H~~~

                                楚漠,你在哪~~~赶紧出来了我心愿吧(吧里。。。。有楚漠的支持者吗?)


                                回复
                                19楼2009-05-23 22:32
                                  。。。。我写的这把扇子有童鞋眼熟没??

                                  本来扇子有个很明显的特征。。。是三个字。。。。。想想还是没写上去

                                  接下去会有个眼熟的人(不是狼妈的儿子)出场,希望大家不要被雷到。。。。。先在这里插根避雷针


                                  收起回复
                                  20楼2009-05-23 22:38
                                    虾米雷我都8怕~~~


                                    回复
                                    21楼2009-05-23 23:07
                                      偷笑ing


                                      回复
                                      22楼2009-05-23 23:08
                                        虾米时候能翻页哦~


                                        回复
                                        23楼2009-05-23 23:09
                                          继续奋斗~


                                          回复
                                          24楼2009-05-23 23:09
                                            Keep trying!!!


                                            回复
                                            25楼2009-05-23 23:10
                                              555555555555~给点心不?


                                              回复
                                              26楼2009-05-23 23:11
                                                楼主接着写啊,很有兴趣捏


                                                回复
                                                27楼2009-05-24 09:55
                                                  摸黑发文~~~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曲同秋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自己光着身子,回想起昨晚那段交缠的记忆,红晕赫然染上双颊。。。。。却见慢慢地。。。。由红转成煞白。。。。

                                                  惊慌失措地从床上跳起,可脚尖刚落地,人便一个趔趄。。。。。。任宁远昨晚不停地要他,害他现在下身酸痛,脚上软软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按照太阳的高度和斜度来看,现在怎么都已经过了正常起床时间。。。。。小珂和乐婓都是百分之百的早熟儿童。。。。。他们会猜到发生什么事的!!

                                                  曲同秋在浴室快速梳洗了一下,咬牙忍住酸痛,直背挺腰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胖子,终于醒啦?!] 乐婓笑嘻嘻的问着眼前这个“消失”了一早上的男人。

                                                  [。。。。恩。。],乐婓越笑,男人越紧张,幸好刚才在浴室就想好借口,[昨晚。。。。有只蚊子。。。扰了我整夜。。呵呵。。。早上那会儿才睡着。]

                                                  坐在沙发上的任宁远轻轻咳了一声。

                                                  [咦!!??]乐婓眯着眼睛,像猎食动物般打探曲同秋,[可舅舅说你是因为整夜都在担心我那把扇子没睡好,所以才。。。。]

                                                  —__—||||……

                                                  [。。。。。。。。]除了装哑,曲同秋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老爸人好,不想让你内疚才这么说的,你少不知趣了!]曲珂站到父亲面前一副母鸡保护小鸡的样子。

                                                  。。。。。。。曲同秋已经羞得想冲回卧室自生自灭了!!!做了那种难堪的事,还让女儿来为自己辩解。。。。。。还把责任赖到乐婓头上。。。。。!!

                                                  [同秋。。。。]

                                                  曲同秋从刚才就一直躲避不敢看那个静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可是听到那摄人心魄的声音喊的是自己的名字,还是不由自主的望了过去。

                                                  [同秋,过来我这儿。],任宁远正看着他,眼神沉默却专注。。。。。


                                                  回复
                                                  30楼2009-05-24 23:55
                                                    停在这里了…………停在这里了……………………好想看下文!!lz加油~~写得尊素不错呦~~~


                                                    回复
                                                    31楼2009-05-25 00:21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