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1贴子:1,279,240

【错觉同人】如果,错过(无责任混乱怨念产物,跳坑请三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题目后面的那个括号大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对吧....
本来真的不想动笔,可又按捺不住内心的空虚寂寞(?)...
等文的过程才是最最最虐的呀所长~~~
但是对段崽这个人物实在无能了...
大家可以尽情期待我写成五四...
啊当然,我要问过四爷的意见才行~

喵子(本人大名,以下简称喵)
喵:四爷四爷~您觉得错觉最终结局定位在哪里?您和段狗崽?
   上演惊天地泣鬼神恢复记忆终成眷属的戏码?
四爷:.......
喵:还是和小五摈弃前嫌发展成宇宙无敌霹雳兄弟爱?
四爷:.......
喵:或者最终您发现寻找多年的真爱就是身边纯良的白兔?
四爷: .......
喵:您要非得和鹦鹉君我也就勉为其难...
.
.
.
四爷: 给我把任宁远那小子弄来
.
.
.
喵: 四爷您真是太抬举我了,我压根不会写穿越
四爷:.................


相关推荐

南京新蓝专注深井泵的研发制造,性能好,运转稳,可靠性高! 南京新蓝专注深井泵的研发制造,性能好,运转稳,可靠性高!
广告
乔四要去的目的地,是离市中心最近的一片海域,M城本就不大,到那里
也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在车内的震动颠簸中,他略微觉得疲倦,但心里已然平复了很多。
片刻的软弱并不能左右他的情绪。
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和空间,将自己收拾一番,再去面对那些无可回避的现实。

正是中午一两点钟的时候,海风也带了湿湿的暖意。
沙滩上人们的笑语能随风传递似的,让这美景之中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可乔四并无意加入这样的欢乐,他只习惯于冷冷的站在远处观看。
有的时候,在这样一片喜气洋洋的热闹中,他时常会觉得困惑,
究竟为什么别人总能那么轻易的获得快乐,
而他,甚至都记不得自己上一次真正觉得快乐是在什么时候。
或许,是在那条船上,准备开枪的那一刻?

这样的认知,未免有些伤感,他独自在阴冷的地方观看这世间百态太久,
还是会突然萌生这样的时刻,情不自禁的,
想靠近一些温暖,哪怕那都是并不属于自己的。

他又不由得想起那个青年曾带给他的温情和悸动,
无论那人是否出于真心,他都真切的体会过了。
他不去想起,却也不曾遗忘,那些东西在他心里都是真的,
他无需否认,也从不花费力气欺骗自己。

可无论是怎样的回味和沉溺,到今天都必须结束了。他们之间,
失去了的东西就是失去了,不可得的终究不可得,他再没立场去挽回什么。
段衡还活在这世上,已经圆了他心里最后的一点幻想,他再无他求。
甚至于他还会想,让段衡忘记了他,或许就是自己对他最大的补偿?

海风吹得久了,身上就有些让人不自在的黏腻,乔四放任自己的思绪在海边立了些时候,便匆匆地拦了辆车回程。他不放心受伤的白秋实。
窗外的景色像极了他们初来城里的时候,那时,身边那个老实善良的男人
还满怀着憧憬和希望,那种毫不掩饰的喜悦和他身上与生俱来的纯真干净,
都是乔四想要保护和照顾的。

阳光的温度,让他在些微的眩晕感中闭了眼,有些困惑的想着,
难道真的是自己命格太硬,在他身边的全都得经历不堪和肮脏,
然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他到如今是真的不确定,自己究竟还应不应该再待在那个男人身边。
要是能再狠心一点,干脆的解决他,倒也省去日后种种麻烦。

可惜即使是他乔四,对于自己付出了感情的人还是会心软。
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他真的已经老了,还是他本来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狠绝。


回复
举报|2楼2009-05-22 18:23
    沙发啊~~


    回复
    举报|3楼2009-05-22 18:31
      板凳呀~~


      回复
      举报|4楼2009-05-22 19:08
        地板啊地板啊
        发现大家对错觉怨念都挺大


        回复
        举报|5楼2009-05-22 22:47
          我的怨念~~~~


          回复
          举报|6楼2009-05-22 23:38
            (二)
            车子驶到自家楼下的时候,乔四终于提醒自己,到此为止了。
            他已不像以前,从来不允许自己有片刻软弱或是松懈,
            时刻紧绷,处处提防,他怕自己一个闪失就可能全盘皆输。
            可到如今,他已然输尽所有,
            连带着那曾经让他觉得最重要的东西——他的责任,也一并消失了。
            所以他无需再那样苛刻自己。
            他知道自己一直留有那一点不切实际的留恋和期待,这并没有什么可耻的。

            而他一直以来最放心的,就是自己的清醒理智。
            这种几乎强迫式的意识,在此刻,一如继往的提醒着他,该到此为止了。

            白秋实依然窝在被子里,还是半梦半醒。
            见他回来,也只“唔…”了一声,
            整个人都蔫蔫的,像是药劲还没过。

            照顾他吃药的时候,乔四是斟酌了药的分量的。
            他不能不承认那是因为自己突然而起的杀意。
            而这样的行为,几乎完全是自己的本能,
            他简直有些厌恶这种长时间积累而形成的习惯。

            落难之后,白秋实对他真可以算得上是倾心照顾。
            他确实给不起什么上等的东西,但仅有的那些,他还是拿来和他分享。
            最重要的是,那样从不曾怀疑过的信任。
            他乔四当然绝不可能把感谢二字说出口,但他的感谢,
            一直以来都在以别的形式表达。尽管大部分时候那个男人并不明白。

            白秋实让他拥有了生命中最纯粹的,几乎不掺任何杂质的感情。
            而他竟有一刻想要去抹杀那个生命存在的痕迹。
            他自觉这一生无论做什么,他都极少后悔,可这一刻,
            后悔和愧疚的强烈情绪,将他淹没的连眼角都感觉到了烫意。

            “秋实…”他坐到床边,甚是温柔的揉了揉男人的头发。
            男人也像是即刻得到了安心般,向他靠近了些,眼皮又有合拢的趋势。
            “再睡一下吧。”男人果然温顺的闭上了眼睛。

            乔四不禁有些庆幸药量足够大,不然他真的难以在男人清醒的状态下,
            向他解释发生的一切。
            而他,也还是拿不准,该怎样处理段衡那天的表白和请求。
            难道真的要让他对那个纯良的男人说,虽然过程是不大光彩,
            但强要了你的那个人,他本意是出于对你的喜欢,
            所以即使是男人对男人,也还是可能发生这种事?

            所有的一切都像一出荒唐到极致的戏剧。
            而乔四仍在这样荒诞可笑的不真实感中,想起了青年深情恳切的模样。
            “我还是挺喜欢他的。”
            虽然有很多情话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但他却好像从没有得到过这样直接而明确的告白。
            他们早就失去了对彼此说爱的机会,今后更加没有可能。
            因此这样一句最简单的表达爱意的话,从那人的口中说出,
            即使对象并不是他,乔四也依然觉得异常动人。

            他再一次的厌恶起自己的习惯。

            --------------------------------------------------------------------------
            喵子的碎碎念:果然是我文笔惨不忍睹….真的米有什么人看….
                          嘛~不过我已经整个人都错觉了~除了错觉啥都想不了~
                          就当是博大家一笑也不错哎~
                          Ps.对四爷和白兔该如何称呼彼此异常苦恼
                            听到四爷叫 秋实~ 自己都囧掉了


            回复
            举报|7楼2009-05-23 06:14
              很有感觉啊,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8楼2009-05-23 09:22
                大人,我被你虐到了。。。快华丽丽的填坑吧,我跳进来了,没有三思。。。


                回复
                举报|9楼2009-05-23 09:42
                  心理把握描写的很好啊,楼主GJ


                  回复
                  举报|10楼2009-05-23 10:33
                    广告
                    就四白吧
                    我现在觉得四四比较喜欢白兔~~明明是淡薄的人却对白兔那么好,这也没相处几天啊有前途
                    段段干脆就真失忆跟他那个朋友好了得了
                    这也是一种HE


                    回复
                    举报|11楼2009-05-23 11:42
                      俺很稀饭的说…心理描写很到位啊…


                      回复
                      举报|12楼2009-05-23 12:28
                        很好看,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14楼2009-05-23 19:26
                          (三)
                          一阵有些急躁的敲门声过后,听到白秋实的声音在叫:“乔轼!乔轼…”,
                          是掺杂了慌张无措的声音。
                          乔四挣扎着睁开眼,混沌的思绪令他近到天明才入眠,
                          而梦里青年那温柔的神情,让他在这样烦躁的心境中又添加了一丝不悦。

                          “进来。”他的声音带了点沙哑,不知是不是因为吹了海风,受凉了。
                          门外的人推门进来,看见他还好好的躺在床上,便用松了口气似的口吻说着:
                          “哎...太好了…”对上乔四询问的眼神,又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我以为你去给我报仇了…”乔四见他略微的低了下头,
                          随即又用坚定的声音说道,“那个房间的客人,一看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咱们这样的,吃点亏也就算了,但你可千万别想着要去报复人家…”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听到他在说“那人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万一他再伤到你…”

                          本来难以释怀的郁结,好像因为这句话登时就疏解了一半。
                          白秋实仿佛天生就有种奇妙的能力似的,简简单单几个字,
                          就能软化他心里冷硬的部分。
                          他本以为离了他的那些过去,再没人能让感受到这种,
                          有力使不出,对眼前人是既舍不得打骂,又不能太柔情的矛盾。
                          就像此刻,明明他才是受了侵害的那个,反倒要来担心自己的安危。
                          虽然这担心对像他这种人来说完全就是多余,
                          可那样真切的关怀,他又怎么能出口讥讽。

                          他还不够了解他,不知道他是有仇必报的那种人,
                          他乔四做不到毫无反抗的接受命运,他向来不对任何人任何事妥协。
                          可即使这样,男人的话语还是让他心里针刺般的不甘,
                          和没有保护好自家宠物的屈辱,渐渐消退了很多。

                          他本想着等男人清醒过来,就毫无保留的告诉他那天发生的一切,
                          包括段衡说过的那些话。
                          要不要接受那所谓道歉的决定权,当然还在白秋实,
                          但他可从来没想过要将养的好好纯良白兔拱手送给别人。
                          他打从一开始就认定了这男人是他的所有物,
                          就算那善良胆小的男人能做到原谅,
                          乔四又怎么能轻易就接受别人没经过他的允许就享用了他的人。

                          但现在,他并不这样打算了。
                          他和白秋实现在的气氛,是他很少享受到的舒服安稳,
                          这令他仿佛回到多年前,还和家人相处的那时候,
                          虽然那个家总是掩藏着暗暗的阴森和杀意,但那时毕竟还是美好的。
                          而他和白秋实之间又不单是像家人那样的相处着,
                          这个家里若有似无漂浮着的,还有些别的什么微妙的情绪,
                          他当然不会自以为是的将它理解成爱意,
                          但总之,他们之间这样的相处让乔四心动并且着迷。
                          他不准备让段衡或是其他什么人打扰这样的宁静安乐。

                          面前的男人还是立在床前,不安的盯着他的双眼,
                          有些焦急的等待着他的答复和保证。
                          但这时再提到那些不堪的东西就太扫兴了,
                          本来已经准备好的那些话乔四也都不再打算说,
                          只淡淡地向他伸出手,道“你过来。”

                          -------------------------------------------------------------------------
                          又一个碎碎念:
                          首先要谢谢楼上留言了的亲们,有了你们才让我有动力填坑额~
                          本来我完全不觉得四爷和白兔有什么JQ哎,
                          为啥米写着写着就觉得,嗯,是时候让四爷出手了吧....
                          所长没有将白兔留给四爷已经很不厚道鸟,
                          我没有理由再让四爷这么憋着(四爷是早就想过吃掉白兔了,对吧四爷~)
                          当然接下来要写成H的几率是米有(我也不会写...)
                          把白兔吃干净的情节是不合理滴(我不是在逃避...)
                          但也许会让四爷小小的TX之???
                          偶要酝酿一下,四大概不会马上写出来了.......
                          接下来设想的情节让我下笔如.......



                          回复
                          举报|15楼2009-05-23 19:28
                            俺还是接受四白无能…难道是俺天生对这对无爱…来点jing qing的冲撞吧…


                            回复
                            举报|16楼2009-05-23 19:56
                              沙发~~~~·加油啊


                              回复
                              举报|17楼2009-05-23 19:57
                                俺还是接受四白无能…难道是俺天生对这对无爱…来点激情的冲撞吧…


                                回复
                                举报|18楼2009-05-23 20:01
                                  楼主写得不错,和原文风格衔接的也挺好,期待接下来的。。。


                                  回复
                                  举报|19楼2009-05-23 23:32
                                    楼主写得好好,我心目中的四爷就是这样的


                                    回复
                                    举报|20楼2009-05-24 01:05
                                      (四)
                                      白秋实因为身上的伤口,走路的样子就有些怪异,
                                      乔四看着他坐下时那样的小心翼翼,忍不住就放柔了声音问道,
                                      “还是很疼?有没有再涂药?”
                                      男人的脸因为他的问话僵硬了一下,沉默了半秒,
                                      却还是宽慰他似的说“也没有很疼…你给的药很好用哩…”

                                      男人口中很好用的药,是乔四在这座城市里尽最大努力给找到的,
                                      可比起自己以前用过的,疗效显然是差了那么一大截。
                                      这个白兔似的男人就是这样,觉得他给他的都已经足够好,
                                      偏偏乔四心里很清楚,若是以前的自己,
                                      能给他的简直不知道要比现在多多少倍,好多少倍。

                                      若就他自身而言,自己沦落到这个地步是并没什么好怨恨的,
                                      他确实输给了他们,那就应该坦然的承受这结果。
                                      但他总是希望能给身边的人自己最好的东西。

                                      他给过乔澈自己全部的真心,也允诺过段衡自己全部的权势,
                                      那些确是他曾经拥有过的,全部的美好。可惜他们不屑于要。

                                      到如今,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称之为“好”的东西,
                                      他的金钱,权势全部失去了,只剩下个躯壳留在这世上,
                                      而他连仅剩下的一副皮囊,也没能收拾好。
                                      他的双鬓斑白,脸上总是带着阴沉的倦容,
                                      连眼角眉梢都挂着萧索。
                                      也不怪段衡竟然认为他是白秋实的父亲。

                                      他不是不想给这个对自己不离不弃的男人一些他应得的报偿,
                                      但除了尽可能的对他好之外,他已然给不出任何别的什么。
                                      于是在这一瞬间,乔四因为自己不能给他找来最名贵珍稀,功效最好的药,
                                      头一次开始怨恨起自己的无能和失势。

                                      白秋实仿佛是感应到了他的失落和怨念,换了轻松明快的口气,
                                      “哎…睡了这么长时间我都饿坏了,我们出去吃点好的吧。”
                                      乔四的反应是立马皱起眉头,“伤都还没好,哪儿都不准去。”
                                      男人委屈的看着他,声音又变回可怜兮兮“可是肚子很饿啊…”
                                      “那也只能吃清淡的,我去买粥回来。”
                                      “哦….”男人蔫头耷脑的,在乔四不容商量的气场里完全不敢反驳,
                                      只在心里偷偷的希望他买回来的会是瘦肉粥或者鱼片粥。

                                      男人这样的温顺,完全还是他原来的模样,
                                      乔四有些欣慰的心里叹气,还好那件事并没有破坏什么。
                                      排除掉他的宠物被人强行享用了的事实,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并没有出现什么他难以预料的改变。
                                      这样想着,不悦的心情终于是消失了,
                                      他不由得抬手揉了揉那柔软的黑发,拍了下男人的额头,
                                      严肃的命令里又带了宠溺,“还不快去躺着休息。”
                                      老实的要死的男人嘟囔着“又要躺着啊…”,依然乖乖的回了自己房间。

                                      白兔这样言听计从的可爱,让乔四在愉悦的心情中下了楼。
                                      他在街角的小吃摊买了热乎的粥,想到长时间的睡眠的确消耗能量,
                                      就叫老板拿了些不油腻的素馅包子。
                                      又到最近的小超市里,简单挑了点挂面这类的速食,
                                      琢磨着一周之内都要将白秋实软禁在家,好好的修养调理。

                                      这个城市的人们已经开始了忙碌,
                                      那些没有什么正事可做的老人小孩,也聚集在一起迎接新的一天。
                                      乔四在这样一片朝气勃勃中,提着林林总总的各类食物,
                                      穿过街道上扭着腰做早操的人群,
                                      因为怕早点凉掉而加快脚步。

                                      然后,在准备上楼的刹那,他突然转头盯住身后不远处的一辆轿车。
                                      黑色加长房车的车型是乔四熟悉的,在这样一个平民小区里,显得极其突兀和乍眼。

                                      --------------------------------------------------------------------------
                                      碎碎念啊碎碎念:
                                      我对不起期待JQ戏或者TX戏的同学们|||...推翻再重写再推翻再重写真的好痛苦!!
                                      干脆还是一如既往地清水下去好了...比较适合我...
                                      本来想两章一起发的,因为我这一章实在太短小了...(真正的乔点点/乔小小|||)
                                      但是段某人的出现实在是...
                                      大家觉得他到底是真的失忆还是装的???????????
                                      对段某人无能...五爷~~~~~~~我说什么也要在三章之内让您出现~~~~~~~~~~~~~~


                                      回复
                                      举报|21楼2009-05-24 14:55
                                        (五)
                                        车上的人倒是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神色坦然的下了车向他走过来。
                                        穿着黑色风衣的段衡依然高大英俊,眉眼之间却是淡漠的,
                                        明明是同样一副面容,却那么的陌生而遥远。

                                        他的出现并不让人意外,毕竟以段衡现在的能力,
                                        要找到他们简直易如反掌,充其量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而这样迅速的出现,或多或少的说明了段衡那天并不是随口应酬。
                                        他真的对白秋实有意这样的认知,让乔四前所未有的烦恼起来。

                                        本来他已经打算不去追究了,继续现在这样安稳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段衡不再出现,他也不会去主动生事。
                                        谁知道段衡竟然这么坚持。
                                        他明明已经舍弃一切,只想得到一点普通人该有的宁静平和,
                                        怎么竟是这样的困难。

                                        乔四见他走近,也并不搭话,面无表情的等着他开口。
                                        段衡的脸上还是带着客气的笑容,“上次忘了问你怎么称呼…”
                                        见他手里双人份的粥和早点,笑里就带了一丝微妙的神情,
                                        “我没想到他还和家里人住在一起。”

                                        这倒是让乔四颇感奇怪。以段衡现在的身份,
                                        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个向他兴师问罪的陌生人,
                                        早就该让人把他族谱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而他要是来找白秋实,何不直接冲上楼,
                                        坐在车里等能等出个什么结果。

                                        当然,他现在是什么都不打算问,只求他赶快离开,
                                        家里的那只还在等着他带回去的食物。
                                        他刚才走得急了,额上已经沁出汗来,
                                        但他已经顾不得这些,只冷硬的开口问道“你有何贵干?”

                                        青年在这样充满寒意的气场里,也没什么畏惧和不悦的表情,
                                        伸手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两盒东西,交给乔四。
                                        “这是外敷的药膏,一日三次,多严重的伤两日之内也一定会好。”
                                        “......”
                                        “那天你走之后,我还是觉得我的做法太没有诚意了。”
                                        “.…..”
                                        “我说过的话,没有一句是随口敷衍,都是真心的。”
                                        “.…..”
                                        见乔四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青年的声音里带上了真挚的恳求和询问,
                                        “那天我的提议,不知你们商量的如何…”乔四终于抬眼望着他,
                                        “我可不可以当面对他表示我的歉意?”

                                        这种神情恳切的模样,和那时如出一辙。
                                        青年深情执著的眼神,曾经是乔四最喜欢的。
                                        然而他再也不会因为这样就心软了。

                                        “不可以。”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肯定句式。
                                        段衡的表情像是愣了一下,乔四也不等他反应过来,
                                        便又接着说道:“不过你还知道来问我的意见而不是冒然冲上去…”
                                        做人该有的规矩和礼仪,青年依然懂得而且遵守。
                                        乔四因为他的懂事而略感自豪。
                                        自己十年的心力,总算是没有全部白费。

                                        他本来不打算说这么多的,然而还是继续开口了,
                                        “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实话。我说的家属,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乔四略微停顿了一下,
                                        “虽然可能在你眼里我的年龄足够当他的父亲…不过,他现在是我的人。”
                                        对着那双闪现吃惊和愕然的眼睛,乔四坚定的又重复了一次,
                                        “他是我的人。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
                                        “我答应他不会因为你动了他而报复,但你也别给我得寸进尺。”
                                        青年还是陷在震惊里说不出话的样子,
                                        他的声音转而阴狠“我是不知道你到底哪来的脸面要求当面道歉,
                                        或者对你而言QB根本不算一件不光彩的事…
                                        但你这种大言不惭的样子真的很碍眼,”碍眼两个字,他特别加重了语气,
                                        “你要是再敢出现在他面前,我会用尽一切可能的方法杀了你。”
                                        乔四已经要转身上楼,斜睨着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关于这一点,我有十成的自信。所以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有句老话叫事不过三。
                                        他叫人杀了他两次,他不知是因为幸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都逃过了。
                                        但那时他的心里是带着不舍和不忍的。
                                        如果他逼得他第三次动手,就算是同归于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硬拼。
                                        他对他的感情终究是不同了。

                                        那个男人是他现在唯一的牵挂和希望的寄托,
                                        乔四把自己最后剩下的一点感情都给了他。

                                        他会为了他跟任何人拼命,这一点毋庸置疑。
                                        反正就算他留着自己的命,也不会再有什么好的事情发生了。


                                        回复
                                        举报|22楼2009-05-24 17:34
                                          喵子忘记了写碎碎念哎~
                                          我觉得这一章的四爷话有点太多|||
                                          但是我忍不住要狠狠狠狠狠狠的骂段衡...
                                          反正老娘也不管他到底是真的失忆还是怎么地了!!!
                                          在原稿里真的连什么下jian的词都出来了,但是度受哎...
                                          姓段的,怎么样,挨骂挨得爽么~
                                          总之老娘骂得很爽!!!



                                          回复
                                          举报|23楼2009-05-24 17:42
                                            哦。。。段段在这里终于被教训鸟~~


                                            回复
                                            举报|24楼2009-05-24 17:51
                                              话说错觉纠结的地方实在太多,虐虐段爷也不是不可,只不过还是对他有爱咩..
                                              LZ息怒,小扇子扇起来哈!


                                              回复
                                              举报|25楼2009-05-24 17:54
                                                回复:25楼

                                                回复25楼的亲~
                                                我一直看到所长的失明版那一章对段衡都还是有爱的...
                                                但就是接受不了他失忆...
                                                无法原谅他轻易的忘记一切

                                                最近在一遍遍的看错觉的时候发现失忆这点还是转的太硬了...
                                                一个失去了记忆的人,就等同于前面的二十几年都白活了...
                                                他怎么能这么正常,这么从容呢?
                                                所以可能的解释只有两个 一个是他根本就是装的 一个是他只失去了对四爷的记忆

                                                于是 无论是上面哪一个
                                                我这文原先的一些构想都是毁了....
                                                所以 往下我也写不出来了........


                                                回复
                                                举报|27楼2009-05-24 18:17
                                                  LZ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现在就是我的精神食粮啊!!!!举起小鞭子温油地催催催~~~~~


                                                  回复
                                                  举报|28楼2009-05-24 18:33
                                                    回复:27楼
                                                        比起忘记四爷那个假设,我倒更倾向于段衡是在装失忆...也许段段只是在报复四爷,唉,报复也是因为太爱对方了,BOSS也干过这样的傻事...
                                                        至于LZ纠结的段衡的从容,我想这要拜段段的精湛演技所赐了,但是再精湛的演技在心爱的人面前都是会出破绽的吧...我想错觉48之后的内容会逐渐揭开谜底滴...
                                                        想起《单向强制》中卫航失忆之后忘记了柏少御,但是见到柏的时候会止不住的流泪,然后感到自己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唉,LZ,乃要淡定...接着填坑吧...


                                                    回复
                                                    举报|29楼2009-05-24 18:39
                                                      啊啊,楼主继续呀。


                                                      回复
                                                      举报|30楼2009-05-24 18:49
                                                        喵: 四爷您真是太抬举我了,我压根不会写穿越
                                                        四爷:.................
                                                        LZ,就凭这句,我情愿跳坑


                                                        回复
                                                        举报|31楼2009-05-24 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