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引吧 关注:1,259贴子:23,013
  • 3回复贴,共1

【vivi】抄袭整理血族新娘第十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熊


回复
1楼2009-01-31 23:10
    2018-11-19 02:53 广告
    【■后是抄袭文,□后是原文】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5858&chapterid=10 

    【抄袭片段】
    空气里漫延着微甜的湿热,鸣虫叫着叫着不知疲倦。 

    【原文】发表时间不详,转载时间为2006-10-29 
    http://tieba.baidu.com/f?kz=143780029 
    夏季漫延着微甜湿热,鸣虫叫着叫着不知疲倦 

    【抄袭片段】
    他有一头罕见的银蓝色头发,那种颜色如同死神镰刀上的寒光,映着缓缓飘落的冰雪结晶,宛如黯夜之华与如银残月的纠结,美丽得万般冰冷。 
    【原文】发表时间:2005-05-04 
    http://www.mflower.org/bencandy.php?id=2161 
    耀眼的红发,映着缓缓飘落的冰雪结晶,宛如黯夜之华与如血残阳的纠结,美丽得万般残酷 


    【抄袭片段】,这个抄的太多,要一段一段放上来对比, 

    原文发表时间:2004-07-28 
    http://hk.netsh.com/eden/forum/hp_note.php?iHpNoteID=11518&iForumID=401(又一次抄了这篇,汗)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可以这样飞翔在夜空,整个空芒无尽的宇宙,黑暗,强风,无可明状不辨方位的时空都在身下。这种前所未有的经验使她晕眩,同时感到惶恐无措——这是他们非人类的又一个证明。而巨大苍白的圆月在他们正前方的云海间浮沉,时而袒露它那奇诡的阴影。 

    □穆带着加妙飞翔在夜空,整个空芒无尽的宇宙,黑暗,强风,无可明状不辨方位的时空都在身下。这种前所未有的经验使他晕眩,同时感到惶恐无措——这是他们非人类的又一个证明。而巨大苍白的圆月在他们正前方的云海间浮沉,时而袒露它那奇诡的阴影。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男人降落在一座高塔之上。他看起来有一点疲惫,但仍保持着冷酷的风姿。他为她指点着夜色中隐隐重重的塔影:“这里是千塔之城布拉格,我们在这里休息,然后驾马车前往城堡。没有人被允许在加尼米德大人的领地上空飞翔。” 

    □不知过了多久,穆降落在一座高塔之上。他看起来有一点疲惫,但仍然保持着儒雅的风姿。他为加妙指点着夜色中隐隐重重的塔影:“这里是千塔之城布拉格,波希米亚的首府。我们在这里休息,然后驾马车前往卡拉马斯城堡——没有人被允许在史昂阁下的领地上空飞翔。” 


    ■她疑惑地抬头望向夜空,凛冽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却无法吹散她心中的不安,只是将它散布在无垠的虚空之中。 

    □明晚……加妙抬头望向夜空,凛冽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却无法吹散他心中的疑惑,只是将它散布在无垠的虚空之中。 


    ■车轮轧过松软的草地,两道车辙自山麓幽暗阴森的黑森林通向高大深黯的喀尔巴阡山脉。山路陡峭坎坷,黑色山岩峥嵘嶙峋;橡树憔悴的枝干结满了果实,诡异莫名。马车猛地拐弯,杨瑞发现他们已驰上峭壁,一座似已倾颓的城堡孤零零地踞于顶端,傲视苍穹;它那耸立的塔楼与拱顶映衬着凄清的星夜,显得宏伟而荒凉。对于她而言,这座黑黢黢的、越来越近的古堡更像是巨大的冥兽,准备吞噬一切。 

    □车轮轧过松软的雪地,两道车辙自山麓幽暗阴森的黑森林通向高大深黯的喀尔巴阡山脉。山路陡峭坎坷,残雪下□□的黑色山岩峥嵘嶙峋;橡树憔悴的枝干结满冰霜,诡异莫名;雪折射着微弱的星光,是一种荧荧的幽蓝,而寒风在峰峦与山谷间肆虐呼号。
    马车猛地拐弯,加妙发现他们已驰上峭壁,一座似已倾颓的城堡孤零零地踞于顶端,傲视苍穹;它那耸立的塔楼与拱顶映衬着凄清的星夜,显得宏伟而荒凉。对于加妙而言,这座黑黢黢的、越来越近的古堡更像是巨大的冥兽,准备吞噬一切。 


    ■城堡外墙上插着熊熊燃烧的火把,男人示意她下车。 
    只见他低声念了一句咒文,大门悄无声息地向左右滑开。杨瑞跟随他踏上巨石铺就、带着干枯青苔的石阶、穿过火光烁烁的前庭,不由自主地茫然四顾:斑驳的石墙上规列着残缺的石像:圣母像双手合十,头巾低垂,神态庄严;骑士像腰悬重剑,身着铠甲,有些失去了头颅,似乎是在战场上为敌人削去一般。两座雕像之间都燃着火把,摇曳的红光使得这些雕塑看来像是地府游荡的怨灵,随时会睁开他们阖着的双眸,用不怀好意的目光追随不速之客的行踪。松枝燃烧的香味混合着潮重空气的霉味,雾霭一样的灰尘在整个古堡内悠悠沉浮。 


    □城堡外墙上插着熊熊燃烧的火把,穆示意加妙下车……穆低声念了一句咒文,大门悄无声息地向左右打开,似乎有一个无形的赫拉克斯特在听从穆的指挥。他跟随穆踏上巨石铺就、带着干枯青苔的石阶、穿过火光烁烁的前庭,不由自主地茫然四顾:班驳的石墙上规列着残缺的石像:圣母像双手合十,头巾低垂,神态庄严;骑士像腰悬重剑,身着铠甲,有些失去了头颅,似乎是在战场上为敌人削去一般。两座雕像之间都燃着火把,摇曳的红光使得这些雕塑看来像是地府游荡的怨灵,随时会睁开他们阖着的双眸,用不怀好意的目光追随不速之客的行踪。松枝燃烧的香味混合着潮重空气的霉味,雾霭一样的灰尘在整个古堡内悠悠沉浮。


    回复
    2楼2009-01-31 23:11
      ■男人带她来到空旷的大厅。紫红色大理石地面上铺着奢侈但陈旧的土耳其地毯;光泽黯淡的枝形烛台上粗大的蜡烛静静地滴着烛泪,火焰苍白;盘旋的阶梯通向幽深的黑暗。她按下心中潮动的惶惑步上楼梯。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她甚至怀疑也许自己不能活着走出这座城堡。每走一步,两边的墙上便自动燃起一对火把,在猩红色地毯上投下两重模糊交叠的影子,却丝毫无助于照亮前方那浓重近乎固体的黑暗。 


      □穆带他来到空旷的大厅。紫红色大理石地面上铺着奢侈但陈旧的土耳其地毯;光泽黯淡的枝形银质烛台上粗大的蜡烛静静地滴着烛泪,火焰苍白;盘旋的阶梯通向幽深的黑暗。加妙仰望深黯的穹顶,那里曾有的壁画恐怕已蛀朽生霉。这空寂阴森的巨大建筑使他产生荒谬的错觉——似乎荒冥中传来了牧师用他那平和无温的声音咏唱的拉丁文圣经及管风琴肃穆森然的轰鸣,在穹顶久久回荡。
      自静立着维持那个手势、好像已化作雕塑的穆身边走过。每走一步,两边的墙上便自动燃起一对火把,在猩红色地毯上投下两重模糊交叠的影子,却丝毫无助于照亮前方那浓重近乎固体的黑暗。 


      ■四周在刹那间寂静如死。风声,火焰声,消失无踪;但身体每一个动作所发出的声响却被无限放大。她犹豫了几秒,还是别无选择地向前走去,这位于城堡高处的巨大厅堂,左右两面全是高耸的落地窗,窗外黑夜深邃。斜斜洒入的清辉是唯一的光亮。一个男人就在这冷色月华的尽头独自端坐。宝座高高的椅背寂寞地在他背后延伸。让人联想起圣母院那华丽枯寂的祭坛。 


      □四周在刹那间寂静如死。风声,火焰声,消失无踪;但身体每一个动作所发出的声响却被无限放大。他别无选择地向前走去,石门在身后关上。这位于城堡高处的巨大厅堂,左右两面全是高耸的落地窗,窗外黑夜深邃。斜斜洒入的清辉是唯一的光亮。 
      而史昂就在这冷色月华的尽头独自端坐。宝座高高的椅背寂寞地在他背后延伸。让加妙联想起圣母院那华丽枯寂的祭坛。 


      ■他看起来决不超过二十五岁,但予人的印象却全然是苍老——岁月没有在那光洁的额头上刻下痕迹,却沉淀在他那深不可测的双眸中——她最初以为那是暗夜一样深重的墨色,然而他的眼瞳是紫金色的,一种冷冰冰的、无从琢磨的深紫金色。任何人都无法从这对目睹过多少个世纪众生沉浮的眼眸中探询任何感情的的波动。他的头发是奇异的苍绿色,犹如浸在缥缈月色中的、只在夜晚舒展寂寞枝叶的植物。……他的唇色苍白,仅在上下唇合抿处有莲花花瓣末梢那般浅淡的红色。 

      □史昂看起来决不超过二十五岁,但予人的印象却全然是苍老——岁月没有在那光洁的额头上刻下痕迹,却沉淀在他那深不可测的双眸中——加妙最初以为那是暗夜一样深重的墨色,然而史昂的眼瞳是紫色的,一种冷冰冰的、无从琢磨的深紫。任何人都无法这对目睹过多少个世纪众生沉浮的眼眸中探询任何感情的的波动。他的头发是奇异的苍绿,犹如浸在缥缈月色中的、只在夜晚舒展寂寞枝叶的植物。 
      唇色苍白,仅在上下唇合抿处有莲花花瓣末梢那般浅淡的红色;当他开口说话时,那苍暗的色彩就忽然溢出。 
      №60 ☆☆☆FLCL于2009-01-31 18:55:02留言☆☆☆ 


      回复
      3楼2009-01-31 23:11
        血族新娘第十章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5858&chapterid=10 
        抄袭片段A 
        空气里漫延着微甜的湿热,鸣虫叫着叫着不知疲倦。 
        原文发表时间不详,转载时间为2006-10-29 
        http://tieba.baidu.com/f?kz=143780029 
        夏季漫延着微甜湿热,鸣虫叫着叫着不知疲倦 

        抄袭片段B 
        他有一头罕见的银蓝色头发,那种颜色如同死神镰刀上的寒光,映着缓缓飘落的冰雪结晶,宛如黯夜之华与如银残月的纠结,美丽得万般冰冷。 
        原文发表时间:2005-05-04 
        http://www.mflower.org/bencandy.php?id=2161 
        耀眼的红发,映着缓缓飘落的冰雪结晶,宛如黯夜之华与如血残阳的纠结,美丽得万般残酷 
        抄袭片段C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可以这样飞翔在夜空,整个空芒无尽的宇宙,黑暗,强风,无可明状不辨方位的时空都在身下。这种前所未有的经验使她晕眩,同时感到惶恐无措——这是他们非人类的又一个证明。而巨大苍白的圆月在他们正前方的云海间浮沉,时而袒露它那奇诡的阴影。 

        原文发表时间:2004-07-28 
        http://hk.netsh.com/eden/forum/hp_note.php?iHpNoteID=11518&iForumID=401(又一次抄了这篇,汗) 
        穆带着加妙飞翔在夜空,整个空芒无尽的宇宙,黑暗,强风,无可明状不辨方位的时空都在身下。这种前所未有的经验使他晕眩,同时感到惶恐无措——这是他们非人类的又一个证明。而巨大苍白的圆月在他们正前方的云海间浮沉,时而袒露它那奇诡的阴影。


        回复
        4楼2009-01-31 23:36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