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47贴子:1,279,390

【非友同人】只要你快乐就好。[ 虐鱿鱼是天命! >____,< ]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于是说常年潜水看霸王贴的某人还是决定浮出水面了。
始终觉得对不起所长以及众写文的亲。。。
我的小良心啊 还健在。


话说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人物走形啥的就忽略吧T____T
总之觉得在所长的笔下没有把鱿鱼虐够。。。所以我想要虐鱿鱼啊,(这才是开坑的真正理由吧。。。)不过我也知道自己写的不咋咋,但是亲们有砖板黄瓜西红柿之类的就别来了,但提意见我是很乐意接受的。。。。最近我被老师骂怕了 就算太愤怒要砖之 也请温柔点吧 T______T


好了 我放文 先开头多写了一些 我没说完了最好表插楼 免得断断续续的看很不爽 -________-


相关推荐

广告


钟理这些天右边眼皮总是在跳。

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莫名的觉得会遇到触霉头的事情。偏偏乐队的专辑销量又出奇的好,甚至让公司里的徐衍频繁的用带点“孺子可教”意味的眼神斜视他,在路上的精心伪装有时候也会被歌迷认出来,有几次要不是老伍和商棋的搭救,钟理真的就要以为他这样的大老爷们要被一群粉红色的小女生活生生的踩死了。

想起来还真是像做梦一样不真实。从重逢杜悠予,到现在被他一捧捧到大红大紫,都是从前完全没有想过的经历,当然了,也不敢想。钟理看起来是个大老粗,但有些事情还是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杜悠予,自己可能在躺在车子下面灰头土脸的修车,要么就在公司底层慢慢变成另一个颜可,总之不会像现在那么幸运。

说到幸运——团队里的人可能是这么以为,他们也知道今年一样有好几支有实力的乐团准备出道,偏偏却选中了他们,简直比鬼上身还邪乎。不过对于钟理而言,他是付出了足够的代价,甚至现在一想起杜悠予那个一脸温文尔雅内在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野兽的家伙,就恨得牙痒痒。



“钟理……”身材小巧的商棋偏过头,看着走路姿势一瘸一拐的钟理,疑惑的问道,“你生病了吗?脸色很苍白,要不要休息?”

“不用,我没事,去趟卫生间。”钟理说完,就放下话筒,一脸阴沉的拐进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说是卫生间,不过因为他们走红了的缘故,公司给的条件越来越好,这个卫生间简直比钟理和欧阳希闻住的客厅还要漂亮的多。

钟理一看到那个正对着镜子整理衣着的优雅男人,动作快的就跟回光返照一样,抓着男人洁白的领子,咬牙切齿的骂开:“杜悠予!你个混蛋……老子现在连坐着都难受!”

杜悠予笑着抚上了那双抓着他的手,漂亮的嘴角形成的弧度性感的像是在勾引所有看到的人。他温柔的抓住钟理带着怒气的手,笑道:“没办法啊,谁让你昨天让我看到那种场景,我已经相当克制才没有把商棋踢出乐队呢。”

想到昨天那些歌迷的无理取闹,钟理还是有些不开心。在昨天上的娱乐节目里,钟理被迫要顺应歌迷的一个合理的条件。一个被抽中的女歌迷一脸兴奋的要钟理亲她一下,因为太过出格没有获得主持人的同意,可是那女歌迷转念一想,又说:“那就亲商棋一下吧。”

在大家不怀好意的笑声中,主持人也顺应了这个条件,转身对钟理嘿嘿一笑:“钟理,这个条件不出格啊,你又不是同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亲商棋小弟弟给大家养眼一下吧。”

钟理这人,如果是以前的话,肯定会爽快的在商棋可爱的小脸上响亮的亲一口,想当年他可是一口一个小闻需要我、小闻会永远跟我一起的单神经动物,可是现在不同了,一想到那个漂亮优雅的男人可能正坐在屏幕面前看他的表现,他就紧张的手心出汗。正在钟理不知所措准备蒙混过关的时候,商棋突然踮起脚尖,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啄。

“嘶——”场中的人们全部都被冻结了,起初的沉默渐渐过去,就是一片女人的呼喊:“啊啊好可爱!拍下来了没啊!你看你看,钟理脸红了诶~~好可爱!”

罪魁祸首的商棋还不知自己犯了什么大错,只是侧身对着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的钟理露齿一笑:“没什么的啦,如果不这样,说不定她们还有更出格的整你呢。”

钟理心里轰的一声炸响,又被身边的老伍安慰似的拍拍肩:“放心啦,你女朋友不会吃醋的,商棋是男的嘛。”

钟理心想,我宁愿在这里大喊五十声我是白痴,也不愿意被杜悠予说一声“我需要打你的主意么?”那种类似被抛弃的消沉感觉,钟理绝对不愿意尝试第二遍。


回复
举报|2楼2009-01-06 20:40
    故意晚归钟理原本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杜悠予很忙,可能没看到”,可是当他轻手轻脚的打开灯的时候,沙发上笑得异常温柔的男人还是打破了他心底的最后一丝侥幸心理。

    “嗯,终于回来了,去睡吧。”杜悠予又转身过去,手里似乎刷刷刷的写着什么东西,好像对钟理不正常的晚归并没有表示什么意见。钟理疑惑而心虚的洗漱完毕,看着空前绝后勤奋的男人,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问道:“杜悠予,你不睡?”

    “嗯,还有一些东西要忙。”杜悠予说这话的时候没有转过头看钟理,虽然声音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可是钟理还是感觉到了一些不同于往常的东西,跟杜悠予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就能感觉到一些昔日他察觉不到的东西,比如现在杜悠予声音里的那一丝礼貌性的疏远。

    不好的预感在钟理心里蔓延开来,他心里马上咯噔一下,疑迟了一会,才开口对杜悠予说:“杜悠予,今天是我不对,我也没有想到……”

    “想到什么?”杜悠予转过头来,声音里带着几许嘲讽的意味,“没有想到自己连躲闪的能力都没有了?”

    钟理被噎了一下,当时他的反映的确下了几个层次,如果杜悠予要追问原因,他也没法答出来。自知理亏,只能沉默着转身,独自进了卧室,可是刚褪下宽大的浴袍,就听见了门开的声音。


    回复
    举报|3楼2009-01-06 20:41
      杜悠予满足的看着身边的男人,英俊的面孔和浓密的黑发看的他心里一阵激荡。杜悠予低下头深情的一吻,凝视了许久男人的面庞,才拉上了灯。
      这个男人总是这个样子,杜悠予想,他总是喜欢把自己的爱扭转个几圈才稀稀拉拉的挤出来那么一点,以至于放在别人的面前,除了他杜悠予,还有谁能看出来,那驼鬼东西就是钟理的爱?
      不过这样也好,杜悠予抱紧了身边呼吸平稳的男人,除了他,谁也不可能再拥有这个男人的爱了。



      钟理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外面阳光明媚,恰如身边杜悠予悠闲的笑脸,可是他却不怎么高兴,刚刚准备下床,下身撕裂一样的疼痛就袭来,他根本没有一点准备,疼的倒吸凉气。

      “杜悠予!”钟理困难的抓住身边男人漂亮的脸蛋,冲着他的脸怒吼,“你到底做了多少次?!混蛋!老子根本起来不了!!”

      杜悠予温柔的摸上钟理的手,啧啧嘴道:“我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记得位置,大概是坐在床上一次,躺在床上一次,墙上和地板各一次,还有浴室和……”

      “闭嘴!混蛋!”钟理气的咬牙切齿却没有办法,面前的男人永远是这么优雅,哪怕说着刚才那样的话,也让人觉得他才是那个被钟理上的人。钟理正准备对他一阵拳打脚踢,就听到了熟悉的铃声,杜悠予也同时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悦的帮钟理拿过手机。

      那个特殊的铃声是为欧阳希闻准备的,一直让杜悠予不怎么高兴的是,钟理和他在一起之后,欧阳希闻还是在钟理手机里的第一位,并且来电显示的时候,他是“杜悠予”,而欧阳希闻则会是“小闻”。

      本来杜悠予是不会在意这些小事的,可是随着钟理在他心里的地位越来越高,他就开始注意这个男人身上的每一处,他想让钟理的所有都是他的,全部归于他所有,所以这种酸味也就日益增加了起来。

      钟理急急忙忙的翻开手机,杜悠予看着他脸上还微红的痕迹,坏坏的一笑,计上心头。

      “喂,小闻啊……唔!”钟理猛地一颤,就发现杜悠予那双不老实的手在他的敏感点上肆意爱抚,熟练的技巧让他顷刻面红耳赤,“喂,杜悠予,拿开!”

      杜悠予朝他散发了一个宠溺的笑脸,随即迅速低下身去,温热的口腔包裹住了钟理一大早起来的精神亢奋,钟理“啊”的一声,忙握住听筒,支支吾吾的答道:“啊,是,是,小闻,我很好……什么!?”

      杜悠予看着钟理凝重起来的表情,终于放开了钟理,乖乖坐在了他旁边。钟理“嗯,嗯”几声之后,就挂了电话。

      “怎么?”杜悠予搂住身边难得凝重起来的男人,“欧阳希闻生病了?”

      “不是。”钟理推开了杜悠予,咬着牙忍痛下了床,“小闻说我妈到了。”

      “啊,伯母啊,”杜悠予扶着钟理,温柔的帮他端过早餐,先自己试了试牛奶的温度,才递给钟理,“要我去接待吗?”

      “不了,”钟理抿着嘴,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小闻说我妈坐那不吃不喝等我一天了,我得马上回去,昨天他打手机的时候我们都没听到,刚才小闻的话我也没听完就挂了,我就是着急我妈。”

      杜悠予“嗯”了一声,放下了牛奶,就着宽大的浴袍牵着钟理往楼下走。到了大门口,钟理已经推开了门,杜悠予却还意犹未尽的将他转身搂住,刚准备亲下去的时候,杜悠予敏感的目光就捕捉到了门外的人影。


      回复
      举报|6楼2009-01-06 20:44
        钟理也感觉到了杜悠予僵硬的目光,他转过身来,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身下的疼痛就在震惊中被忽略了。

        钟理有些迟钝的咽了咽口水,感觉到杜悠予鼓励一样的抓紧了他的手,心里的那一点温暖传递到了钟理体内,钟理有了一点彻底摊派的勇气。

        他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喊了一声站在门外脸色难堪至极的女人:“妈……”

        杜悠予却始终没有开口,钟理正觉得奇怪,就看见杜悠予踏上一步,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用性感的声音沉声道:“不用躲了。”

        “……”钟理疑惑不解的看着杜悠予。

        “你们出来吧,干这行的就要脸皮厚些才行。”杜悠予微微一笑,钟理才意识到杜悠予花园里郁郁葱葱的树丛后面还躲着两三个记者,他们听见杜悠予的话之后,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点对刚才亲眼目睹的事实毫不掩饰的震惊和恶心。

        “儿啊,”钟理的妈妈开了口,声音里的嘶哑听得钟理心里狠狠的抽疼,“小闻告诉我你在这,我就来找你了,这些人说是要找小予,我也就领着他们一起来了。”

        “嗯,嗯,妈,没事。”钟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当他尴尬时,杜悠予熟练的把他挡在身后,对钟理妈妈和那些记者微微一笑:“伯母,还有记者,进来坐吧。”

        杜悠予握住钟理的手又收紧了些,钟理能感觉到那里面鼓励的含义,钟理朝杜悠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事,杜悠予才宠溺的一笑,转头对着下面的人说:“你们让钟理先去,公司要上班了,有什么问题,问我吧。”

        钟理被他一推就推出了门外,钟理在这个圈子不是一两天了,所以当然知道杜悠予会遇到怎样的刁钻的提问,本来想要留下来跟杜悠予一同面对,却发觉杜悠予凑到他的耳边,沉声道:“钟理,别担心我,我这方面比你熟练的多,你在我反而不好应付。”

        钟理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回去抓起背包就跑出了门外,跑了几步之后还担心的回望了杜悠予一眼,却发现门已经关上了。

        钟理始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回复
        举报|7楼2009-01-06 20:44
          好了 下次再更 还真没插楼的 严重感谢```


          回复
          举报|8楼2009-01-06 20:45
            谢谢LS的亲呐我会努力虐鱿鱼滴```


            对了 我说一声 因为LS的亲的理解错误了 我怕有人也理解错误的说 我在前面说“没说完不能插楼”不是说整篇完 而是说我更的那段完 嘿嘿 


            甩袖褪下 >。<


            回复
            举报|11楼2009-01-06 21:39
              看完了…顶下~~


              回复
              举报|12楼2009-01-06 22:13
                真的是虐鱿鱼吗?咋觉得螃蟹很让人心疼啊~~~
                可能我下意识老觉得鱿鱼真的十分强大啊~~虐到他是很难的事啊~~~


                回复
                举报|13楼2009-01-06 22:53
                  可怜的螃蟹妈妈啊~~总是那冲动杀手的角色~~


                  回复
                  举报|14楼2009-01-07 00:08
                    广告
                    一般同人文偶都要留个脚印滴……按爪、、、
                    很好,楼主一下子贴这么多,看来更新速度会很快。


                    回复
                    举报|15楼2009-01-07 15:38
                      惊!!!好有所长的感觉!!大爱!!
                      lz~抱抱~


                      回复
                      举报|16楼2009-01-07 18:11
                        大人加油!


                        回复
                        举报|17楼2009-01-07 20:38
                          继续啊,很想看完的说~~~


                          回复
                          举报|18楼2009-01-07 20:47
                            谢谢LS的几位亲 >_____< 俺接受到鼓励了。所以说更文来了。
                            顺便一句:这章有点狗血。。。亲们有意见尽管说吧 我准备好承受风雨了!!


                            回复
                            举报|19楼2009-01-07 21:26


                              杜悠予优雅的一如既往,纤长的手指抚上他线条柔和的下巴,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三个记者和钟理妈妈微微一笑:“你们想问什么?”

                              “杜先生,”一个年纪轻轻的记者迫不及待的站起来,神色不安的向杜悠予问道,“您和钟理先生是什么关系?”

                              其他人也是一脸凝重,等待着杜悠予的回答。杜悠予悠闲的抿了一口手里的红酒,酒杯后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放下酒杯时已经是满满的平和:“朋友罢了。”

                              “朋友之间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吻呢……”小记者急急忙忙的样子像是快要抓狂了,也不知她是杜悠予的崇拜者,还是钟理的FAN,任何女人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是同性恋恐怕都不会安然处之的。

                              “哈哈,”杜悠予嘴角荡开一丝完美的弧度,“送别吻啊。我常去外国出差,不知不觉的就习惯了。”

                              几个记者和钟理妈妈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杜悠予,杜悠予又笑开来:“不信我喜欢女人?那么我来证明吧。”

                              杜悠予踏上几步,一把抓起刚才发问的女记者,女记者开始的时候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当看到杜悠予微笑着贴的越来越近,她才反映过来,半推半就的反而像是调情,杜悠予温柔的吻了上去,女记者“啊”了一声之后,就整个软绵绵的挂在杜悠予的手臂里,和杜悠予唇齿交缠。

                              “怎么样?”杜悠予首先结束了漫长的深吻,揽着女记者的肩膀,“你们看见过同性恋这样吻一个女人的么?”

                              其他几个记者沉默了下来,他们的确没见过可以和女人激吻的同性恋,坐在中间的那个钟理妈妈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开了口:“那,小予,你能告诉我,钟理喜欢的那个,想要过一辈子的男人是谁吗?”

                              记者们身子一抖,马上又有了精神,抓不到杜悠予的漏洞,抓钟理的也不错啊!想不到杜悠予却抿了抿薄薄的唇,笑道:“伯母,您确定没有弄错?”

                              钟理妈被杜悠予优雅的笑弄得一愣一愣的:“钟理是那么说的啊!”

                              “年轻人总有那样的时候,可能是钟理太过于依赖欧阳希闻了,所以弄错了自己的感情吧,谁也不是圣人,不可能不犯错误的。”杜悠予优雅的眯起眼睛,干净而生动的薄唇说出的所有话都那么让人觉得可信,“虽然我知道记者就是靠着这一手发财的,可是能不能放过钟理呢?他虽然三十几了,但还是个新人呢。”

                              “可以吗?”杜悠予将头转向怀里的女记者,女记者被那双桃花眼电的浑身发软,想都不想都拨浪鼓似的点头:“是啊是啊,钟理和杜悠予不一定是那样,杜悠予受到外国的影响,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是可能的……”

                              杜悠予一边温柔的笑着,一边点头,女记者的话像是被他肯定了一样。其他记者见下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几个人还算客气的说了句告辞,惟独那女记者还对杜悠予依依不舍,钟理妈妈也在旁边站着,想问杜悠予什么一样。

                              轻松解决掉看似棘手的一切的杜悠予一眼看穿钟理妈妈的心思,跟女记者耳语几句,望着女记者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杜悠予才转身:“伯母,您还有什么事吗?”

                              “嗯,小予啊,”钟理妈妈发出了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向着杜悠予搓手道,“既然你刚才说,钟理跟小闻之间没什么,你们关系又那么好,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杜悠予的优雅笑容像是雕刻出来的一样:“请问是什么呢?”

                              “我年纪也大了,钟家不能没有后人呐,”钟理妈妈笑得有些局促,“你能不能帮钟理物色一个女朋友?钟理那孩子眼笨,我信得过你。”

                              杜悠予脸上的笑僵硬了一下,但是马上又恢复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以,没问题,伯母您放心。”

                              “那真是谢谢你了,”钟理妈妈放心的舒了一口气,“那我回去了吧,本来这次赶来就是想告诉钟理,他那事我想通了,不过小予既然说没什么,那我也就信了,我这就回去了吧,不麻烦了。”


                              回复
                              举报|20楼2009-01-07 21:27
                                “伯母不待几天再走?”杜悠予细心的转身为钟理妈妈倒上一杯温水,递了过去,“其实人我早已物色好了,刚好也可以给伯母您看一下,所以过几天再走,如何?”

                                钟理妈妈犹豫了一下,看着杜悠予有礼的微笑,就像是有保障了一样:“嗯,这样也好,那我住几天吧,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杜悠予挽着钟理妈妈的胳膊,亲切的笑容无懈可击,“伯母您整理整理,一会我带您去钟理公司看看他,他工作可勤奋着呢。”

                                钟理妈妈笑呵呵的使劲点着头,也罢,谁也不会对面前男人完美的笑容产生怀疑的。



                                杜悠予在钟理妈妈整理的时候去了一趟卫生间。

                                他吞了一大口漱口水,末了又觉得不够,又挤上牙膏刷了牙。不知不觉的他就养成这样的习惯,如果对方不是钟理,不要说身体,就是唇齿相交,都让他有厌恶的感觉。

                                自己似乎越陷越深了。杜悠予有些恶狠狠的吐出了牙膏泡沫,那个男人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他几乎占据着杜悠予的所有思念。

                                连和别人接吻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了。杜悠予苦笑着,自己真的不像自己了,要不是为了钟理马上就要出的专辑不被影响,自己才不要和那个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恶心女人接吻。

                                直到听到钟理妈妈下楼的声音,杜悠予才吐出嘴里的手,一抹嘴角,他又是那个完美优雅的无懈可击的杜悠予了。

                                只是他刚才才知道,他这个无法无天的人,已经被一个叫做钟理的男人,用钝钝的爱给套住了,还栓的紧紧的,他挣脱一下,都会觉得不由自主的疼。



                                杜悠予把钟理妈妈带到休息室,就自己拐进了洗手间,看着一脸黑线的钟理进来,对着镜子确定了一下自己完美的形象,就看到钟理冲了过来,愤怒的抓起他的领子,咬牙切齿的样子让杜悠予心神荡漾:“杜悠予!你个混蛋……老子现在连坐着都难受!”

                                “没办法啊,谁让你昨天让我看到那种场景,我已经相当克制才没有把商棋踢出乐队呢。”杜悠予温柔的包住钟理的手,低头迅速的吻了一下,钟理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这才像是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一样,急急忙忙的问道:“对了,那些记者和我妈你摆平了?”

                                杜悠予微微皱了下眉:“最近我们还是别经常见了。”

                                “啊?怎么?”钟理惊讶的张了张嘴,这家伙可是经常半天不见自己就到处找借口的,如今却主动提出不要经常见面,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


                                回复
                                举报|21楼2009-01-07 21:28
                                  杜悠予安慰一样的拍拍钟理的背:“无妨,只不过再过几天你们又要发专辑了,我不期望那些记者走漏了风声,我会给你找个合适的女人,你就假装一阵子,等伯母安心了,你再回来吧,行么?”

                                  钟理听到杜悠予这么说,就想到那些记者不是好惹的货,不知道会在背后搞什么妖蛾子出来,他们几天不见再让公司把事情抹过去也就算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影响销量,那就真的是大事了,钟理不至于这种问题都弄不清楚。于是钟理一脸凝重的点点头,杜悠予笑道:“乖。”然后又楼钟理入怀,轻轻的咬着他的耳朵,耳语道:“我不在的时候,记得要想我,不许真跟那女人好了,可以么?”

                                  钟理顺从的点了点头,在他心里,想到这几天不用受到杜悠予那难耐的“折磨”,毕竟还是有一点点的高兴,也不是真的离别,每天在公司里都可以看到。杜悠予倒是十分不舍似的,爱惜的看着钟理,像是看着最心爱的宝物:“千万别跟别人好了。”

                                  钟理“啪”的一声打开杜悠予的手:“屁啦,会出轨的是你才对,老子没那么没定性。”

                                  “这样就好,”杜悠予深情的样子让钟理的脸又红了起来,凝视钟理的每一眼都像是要把他深深刻进心里,“下午我带你去见那女人。”

                                  钟理“啊”了一声,两个人就沉默了下来,直到外面的老伍喊道“钟理你掉进去啦要不要我救你”的时候,钟理才如梦初醒,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都忘记了身后还有个目不转睛看着他的杜悠予。

                                  剩下杜悠予一个人。杜悠予苦笑了一下,对着镜子整理好了自己被抓乱的衣领,走了出去。

                                  杜悠予这样想,也许傻到一定程度,就真的会是一把刀,一想到钟理会和其他人如漆似胶的在一起好几天,他就不知原因的心如刀割,心疼的快要爆发。

                                  以前从来都是自己玩弄人心,可是钟理,却傻头傻脑的一刀劈在自己的致命点上,他在他心里越来越重要,他每天都要闻着身上的味道才能睡着,醒来的时候,看着钟理沉睡的脸,会莫名的觉得,很幸福。

                                  人们说,早上第一件想起的事情和人,是自己一辈子也摆脱不了的。

                                  可是那个男人呢,却是不怎么在乎自己的样子呢。杜悠予的左手摸上心脏,一个人对着钟理走远的背影喃喃着什么,可是钟理不可能听的到。

                                  杜悠予的背影莫名的有点孤独。不知怎么的,那个完美的男人,突然让人觉得,看着他站在长长的安静走廊摸着心脏一个人喃喃的样子,心会有那么一点,略微的抽痛。


                                  回复
                                  举报|22楼2009-01-07 21:28
                                    这次就更到这里嘞``

                                    亲们要相信 鱿鱼是一定要被虐到的!
                                    什么都是都是先发制人
                                    只有爱情,刚开始再怎么春风得意,先发的最终会制于人的
                                    毕竟是鱿鱼先追的螃蟹。。。SO!!。。。鱿鱼你等着被螃蟹制于身下吧-__________-


                                    回复
                                    举报|23楼2009-01-07 21:31
                                      沙发~~~

                                      小墨,well done!

                                      虐鱿鱼吧,虐到黯然销魂~~~


                                      回复
                                      举报|24楼2009-01-07 21:35
                                        很好 LS的亲名字有爱 对重楼G有爱啊~~强吻一下 =。=


                                        回复
                                        举报|25楼2009-01-07 21:37
                                          顶一下!~


                                          回复
                                          举报|26楼2009-01-07 23:16
                                            不、不、不、、、、、、、、最近XD我走桃花运了???@。@

                                            小墨,咱给一CJ的拥抱哈~~加油,俺等着吧里的“菜”~~


                                            回复
                                            举报|27楼2009-01-07 23:40
                                              5555555555555
                                              看到这么有鸡情的同人我也想起我的坑了、、、


                                              回复
                                              举报|28楼2009-01-07 23:48
                                                好啊好啊!!!
                                                这么有感觉的同人居然让我碰到了?!
                                                墨同学加油狠狠地更吧!!


                                                回复
                                                举报|30楼2009-01-08 16:38
                                                  定期更文来了 >_____< 我很准时的 就是我自己还是觉得写的有点狗血啊啊啊 估计是数学题写多了的原因……(跟数学题有什么关系?……)


                                                  回复
                                                  举报|31楼2009-01-08 21:07


                                                    钟理的训练比平常结束的要早。

                                                    看到钟理妈妈来了,其他的队员也不像平常那么嬉戏打闹了,一个个认真严谨的样子让钟理不止暴笑了一次。不过到的确是有成效,当最后导演十分满意的喊出一声“结束吧!”钟理抬头一看,发现比平常整整早了两个小时。

                                                    想到和杜悠予约好了要去看那个女人,钟理觉得自己不能太过随便,于是去更衣室换了套他平常难得动一次的衬衫。和老伍他们告别后,钟理就提着背包往楼下赶,也许应该提前准备什么吧,毕竟是帮他的,也不能让人家白帮了。

                                                    钟理走到公司楼下,突然看到大庭里坐着一个陌生的长发及膝的女生,左顾右盼的样子像是在等人一样,钟理看她急冲冲的样子,就走了过去,弯下腰对她说:“小姐,在等人吗?”

                                                    女生好像之前没注意到钟理一样,被钟理的声音惊了一惊,就连忙转过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钟理,很可爱的点点头。

                                                    钟理笑了笑:“在等谁?我看你挺急的,要我帮你找一下不?我也下班了。”

                                                    女生看到钟理爽朗的笑,不禁呆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白皙的脸上有一团粉粉的红晕:“我,我找我表哥,杜悠予。”

                                                    钟理哈哈一笑,拍着女生的肩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跟杜悠予在一起的这段其间,他的魅力有增无减,做艺人把他那面内敛的魅力充分挖掘了出来,现在就是跟杜悠予并肩,也不见得逊色,也怪不得这女生一见着钟理就面红不已:“哈哈,我和杜悠予老朋友了,现在又在一起做事,你现在来,再等三个小时还差不多,我先带你去商店吧,刚好我要买些送给女生的东西,你能帮我挑挑吗?反正我一会也约了杜悠予,到时候我带你去。”

                                                    女生咬着下唇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抵抗住钟理的魅力,而且刚才自己明明亲眼看到他从公司里面走出来,应该不是坏人吧。

                                                    看到女生点头,钟理摸摸头,嘿嘿一笑。心里想,有些人天生就是吸引眼球的,面前的女生真的是跟杜悠予长的相当像,但又多了几分女性化,就更显得可爱羞涩。钟理想到这里才恍然大悟,杜悠予说要给他找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眼前的女生了!他不禁有些脸红,问道:“哎,我都忘了问你叫什么了。”

                                                    “林、林颜。”女生羞答答的回答道,连抬头都不敢一样,只是从刘海底下偷瞟钟理几眼,钟理走在她身边,男性的气息传进她鼻子里,弄得她大气都不敢出。

                                                    “很好的名字啊,”钟理嘿嘿笑了一下,安慰似的拍着女生的肩膀,两个人一起走向门口的专卖店,“很好听呢!”

                                                    女生腼腆的笑了一下,羞涩的几片红晕染上脸颊,钟理也不免受到感染,心情变得好起来,一路上跟林颜说说笑笑,林颜虽然是个内向的女生,但是在嘴角的那一丝微笑能使钟理迅速放松下来,两人倒也融洽。手机刚好在这个时候响起来,钟理拿出手机,有点意外的看到杜悠予的名字。

                                                    “请等一下,你表哥来的电话。”钟理对着林颜一点头,接起了手机,“喂,杜悠予?”

                                                    “嗯,”电话里的声音还是那么性感优雅,“你今天提前下班了?”


                                                    回复
                                                    举报|32楼2009-01-08 21:07
                                                      好好看啊。。。终于能为螃蟹平反一下啦,稍稍虐一下鱿鱼不过分,增添趣味啦!!哈哈


                                                      回复
                                                      举报|33楼2009-01-08 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