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9贴子:1,282,171

[同人]《君子之交》背后的故事--------人生若只如初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PART  ONE  
任宁远听着隔壁房间曲柯的哭声,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长时间的屈膝姿势已经麻掉了双腿,略微一动就会觉得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裤管里急速爬行。他苦笑了一下,并不认为这有多槽糕,毕竟又痒又痛的知觉告诉他他现在还活着。没有在看见那个人的尸体时就孬种的死掉,当时以为心脏要裂开一样的想法现在也依旧还好好的在胸腔的位置跳动,甚至没有停顿哪怕一拍。
窗外漆黑一片,不断有风从没关好的落地窗爬进来。任宁远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占据了大半块地毯的男人的脸,那是他相册里的全部积蓄。微笑的,害羞的,最胖的时候和开始一点点瘦下来的样子在他的视线里排山倒海般的涌动着,有一瞬间几乎要撑破眼眶流下来。任宁远犹豫着,最终还是试着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可是努力辨认之后发现摊在面前的手掌上空空如也。黑暗中他扯动了一下嘴角,不知道是不是在笑,手里则又开始机械的摇晃着男人的照片,喉咙吃力的动了几下,似乎喃喃的在说什么,而模糊不清的呓语里也只是反复的一句“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我,因为讨厌再和我见面才死掉了吗?”



真的如此不可原谅。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
如此
无法被
原谅吗?


听到敲门声的时候,任宁远恍惚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注意到透进来的阳光才意识到天已经亮了,双腿因为麻痹太久的关系突然站起来的时候让他踉跄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他定了定神打开门。门外站的是容六,右手依旧维持着敲的动作,看见任宁远的脸才把手拿下来,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任宁远没有什么表情,似乎早就从连续不断的敲门声中料到了来人是谁,却还是揉着被敲到的鼻子开口问到“你怎么来了”
容六虽然不太喜欢他的口气,也没说什么,只是慢吞吞的跟着他的步子下楼,到了客厅才补上一句似的“叶修拓最近都在忙店里的事脱不开身,让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任宁远背对着他站着,在擦前几天不小心溅落在桌面上的咖啡印子,像是没有听清好半天冒出一句“你也看见了,我挺好的” 容六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句,后来想想言简意赅好象不是自己一贯的风格就又补了一句“好了就重出江湖吧,今晚要不要去转转,我有一个好地方保证让你爽到呦” 任宁远抬头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容六,琢磨了一会,点了点头。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新手上路,请多多指教。·····································································································那个,我是说,写的不好,不要砸我,最近蔬菜的价格还没有降下来(包括鸡蛋,拿起来的都放下,准备拿的就不劳烦您了,一会我回去洗个鸡蛋澡好了==|||


回复
举报|2楼2008-10-09 08:50
    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3楼2008-10-09 08:56
      耶,很好,请继续。。。By caicai


      回复
      举报|4楼2008-10-09 09:28
        PART TWO
        在去容六所谓的好地方之前,任宁远绕道去了趟NAR。一进门就看见了窝在角落里的叶修拓,试着叫了两声后发现没有反应,走近了才注意到他在就着沙发的姿势打瞌睡,好像很疲倦的样子。任宁远笑着摇了摇头,想想还是叫醒了他。男人“嗯”了一声,苦着一张俊脸,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抬头看见是他便皱着两条眉毛打了招呼。
        “怎么今天有空来,都办好了吗?”叶修拓一般整理衣服和头发,一边问。
         
         “嗯,最近辛苦你了”
        似乎对这样轻描淡写的回答不满意,叶修拓盯着他看了一会才别开头叫了两杯酒。虽然已经是下午,但是像这种夜晚才开始迎来大把客人的GAY吧,距离真正意义上的营业就还有很长时间,所以诺大的店面放眼望去除了他们就只剩下寥寥的几个服务生。调酒师也明显没有早到的习惯,于是不知道是在哪帮忙的生面孔在吧台忙活,等待的时间就理所当然的长起来。
        由于任宁远一直就是话不多的人,沉默下来的气场就觉得只有叶修拓被晾在那里。他扒了扒长到眼睛的头发,想了一个话题“曲柯好吗•••••我是说有没有变漂亮•”说完就心虚的观察任宁远的表情,见他没有说立刻话,叶修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天知道白痴也会传染的吗,这么没有营养的话也会从自己嘴里冒出来,明明就是容六的风格嘛!
        好在任宁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后还是含糊的应承着“应该有吧


        回复
        举报|5楼2008-10-09 15:51
          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为什么没人理我理我·······话说不才我冒着被海扁的危险鼓捣出店长不为人知的一面竟然没有人想要理我,这是让我去厨房拿菜刀吗?(众:别激动.~~~`~~~不要拉我~~~~我是想说菜板上的鱼已经蹦跶三个小时了,是时候解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举报|6楼2008-10-09 16:11
            想问,还有么= =


            回复
            举报|7楼2008-10-09 16:17
              这个貌似铺垫会很长。
              不过,楼主不要坑啊~


              回复
              举报|8楼2008-10-09 18:50
                粉好看

                继续加油


                回复
                举报|9楼2008-10-09 19:28
                  喜欢君子,楼大加油~


                  回复
                  举报|10楼2008-10-09 19:56
                    国外都不自己买车,都是租车出行,简单又经济! 让每一位客户舒心的享受贴心服务!
                    广告
                    不要脸的申请一下,貌似我要舍弃第二段了,因为不敢动叶红牌,所以~~~~~~~~~~不好意思,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
                    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
                    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
                    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
                    作废了作废了作废了~~~```````~~``````~~~~表打


                    回复
                    举报|11楼2008-10-10 08:38
                      PART TWO
                      临出门的时候任宁远又跑回去拿了一趟外套,小女孩坐在车厢里隔着有些模糊的玻璃大声叫他的名字。他满嘴应承着,却还是小心的把衣服叠整齐卷在手里,因为卧室在二楼上下楼的时候确实花费了一些时间。上车之后曲柯就摆弄着手表给他看,任宁远瞄了一眼指针的位置,笑着摸摸她的头发开始发动车子。
                      由于和容六约定的时间是在晚上,任宁远知道像他那种天只要没亮即使过了凌晨也还算晚上的行事作风就和曲柯商量着吃饭的问题。自从曲同秋的事情发生后,两个人几乎都没有好好吃饭。任宁远捏着小女孩明显瘦削下来的脸,诱惑似的列举了S城大大小小几十家餐厅,曲柯则始终在摇头。
                      “没有想去的地方吗,恩?”任宁远蹲下来注视着小女孩的眼睛,语气软得都要低出水来。
                      得到的还是摇头的动作。
                      “什么地方都可以哦,叔叔都可以办到”
                      曲柯看着他,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任宁远叹了口气拉着曲柯的手握在掌心里拍了拍,语重心长的“你还是十几岁的年纪,准备这样到什么时候呢,一辈子吗?用一生的时间去想念一个人不是不可以,可是你准备一生只做这一件事吗?觉得不吃饭也没关系,不上学也行,一直哭也不会怎么样的做法真的就是你所谓想念爸爸,怀念他的方式吗?”
                      曲柯哽咽着,身体有些发抖,却终究忍耐着没让眼泪掉下来。任宁远把她紧紧搂在怀里,觉得毕竟还是小孩子,就用手抚摩着曲柯的后背央求着“可以陪叔叔去吗,”怀里的人半天没有反应,任宁远以为曲柯或许已经睡着的时候,头发磨蹭着胸口动了动。
                      这才有了两个人的出行


                      回复
                      举报|12楼2008-10-10 08:51
                        话说我是要铺垫多少才能引出正题呀?郁闷郁闷郁闷郁闷
                        郁闷郁闷郁闷郁闷~~~~~~~~~~~~~~~~~~~~~~~~~~~~~~~~~~~~~~~~~~~·~~~~~~~~~~~~~~~~~~~~~~~~~~~~~~~~~~~~~~~~~~~~~~~~~~~~~~~要耐心等待我哦,表抛弃我,虽然写得不好,但是还想这样对各位说,会觉得我脸皮厚吗?(*^__^*) 嘻嘻…


                        回复
                        举报|13楼2008-10-10 09:00
                          等红灯的时候任宁远在调车内温度。虽然曲柯满嘴嚷着不冷不冷,可是小孩子的话哪能作准,特别又是什么事都不注意的性格和爱生病的的体格。任宁远试着调上去几度,问曲柯感觉怎么样,
                          小女孩本来就对公然无视她意见的做法耿耿于怀,见又来问就嘟囔着“我说了也不会听我的,根本就是在做样子嘛”的话扭过头盯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数字看。任宁远觉得好笑,手里却还是动作着按住旁边的按钮象征性的降下去两个数字。
                          预定的餐厅是在繁华地段停车的时候就有些麻烦,曲柯缩着肩膀等在门口,执意不肯先进去,身上披着任宁远出门时去拿的外套倒也没有多冷。所以就踮着脚一直看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过了黄昏就陆续亮起来的路灯和餐厅造型奇怪的招牌灯箱交相辉映,曲柯的人影就变成黑色的一团,有点孤零零的可怜。停完车后远远的看见心里像是被什么扯了一把,路程不远的一段路任宁远竟是跑起来,来到曲柯面前更是一下把她抱住,就着这样的姿势进了餐厅


                          回复
                          举报|14楼2008-10-10 09:25
                            sf


                            回复
                            举报|15楼2008-10-10 09:49
                              哦耶,沙发~~~~

                              lz的设定,应该是曲papa没死吧?接下来…………期待~~


                              回复
                              举报|16楼2008-10-10 09:50
                                话说,最后一句,店长抱住曲柯……我很不厚道滴想到了……父子文…………………


                                回复
                                举报|17楼2008-10-10 09:51
                                  可以哦 没死的话就更好了


                                  回复
                                  举报|18楼2008-10-10 11:04
                                    君子之交和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两篇小说我也很喜欢
                                    希望楼主也能写得很好看喔~现在还满不错的说,不要坑了


                                    回复
                                    举报|19楼2008-10-11 18:49
                                      排版整开一点啊。


                                      回复
                                      举报|20楼2008-10-11 20:25
                                        加油阿 继续

                                        我们可等着要看


                                        回复
                                        举报|21楼2008-10-12 19:13
                                          因为点的招牌菜里有一些是花费时间的料理,任宁远和曲柯便默默埋头喝汤。等待的过程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愿,冷场的气氛里曲柯故意发出的“咝咝”声就显得格外清晰,任宁远抬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终究没有说什么。这是出事之后第一次出来吃饭,曲柯显然还不习惯没有爸爸陪伴的事实,虽然之前曲同秋也有一阵子不在她身边,可是有距离的分离和永远的离开两者的差别不是一般的大。任宁远想起以前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只要搬出曲同秋话题就永远不会嫌少。然而现在那个人的名字似乎变成了长在心里的一根刺,轻轻一动就疼得厉害。
                                          好在陆续上来的菜里有曲柯一直喜欢的鲈鱼,任宁远立刻夹了一筷子放在她碗里,曲柯愣了一下,慢慢拨弄着。
                                          “怎么不吃呢,哦,还有这个,这个,和这个” 任宁远不知道她具体喜欢和讨厌的品种,就凭着记忆选了常见的,想着应该不会太反感,便不停地夹给她吃。
                                          曲柯虽然明白他的意图,可是望着面前的小山依旧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索性只专注对付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顿饭吃下来,除了任宁远夹给她的其他都没有动。结账的时候任宁远皱着眉毛反复问了几遍“你真的吃饱了吗,确定都有尝到吗”见 曲柯拍着肚子做了个“OK”的手势。任宁远笑笑吩咐服务生把没喝完的红酒寄存,便拉着曲柯往外走。曲柯跟着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什么停下来,“怎么了,”任宁远蹲下身体极力与她的视线平齐“是不是想去厕所?” 曲柯摇摇头,吞吞吐吐的“如果我想把剩菜打包,你会不会生气呀?”
                                          任宁远不理解她话里的意思,就等着她继续说下去。曲柯绞着手指,有些紧张,“我刚才在路上看见有猫,它们应该会喜欢吃鱼” 任宁远微笑着,告诉她这种事情只要和服务生说就可以,曲柯便小跑着去找人


                                          回复
                                          举报|22楼2008-10-13 09:22
                                            PART 3
                                            任宁远第一次觉得胡同的相似度如此之高,连着转了几个路口都没有发现曲柯口中的那条街。曲柯也表示疑惑,皱着鼻子回忆了一会,不确定的指着其中的一条路说“也许是那” 任宁远一边好脾气的重复了一句“系好安全带” 一边调转车头穿过人行道。
                                            果然是想象中很窄的那种巷子,任宁远打量着,还没把车停稳曲柯就拿着便当冲出去。他也只能无奈的跟着在后面喊“小心点,你不知道巷子有多深,又暗的很,慢慢走别撞上什么” 曲柯充耳不闻,只一个劲往前走直到看的见猫的影子了才停下来。
                                            任宁远从后面匆匆赶上来一把抓住她,“越叫你你越快,那么着急干什么”
                                            曲柯正在把便当里的菜倒出来,见猫眯怕生似的畏缩着,便“啾啾”叫着吸引着它们进食。好象根本没时间理他,小猫似乎饿了很久,看见有吃的恨不得一下扑上来,但是出于动物天性还是试探着,直到觉得曲柯没有敌意的样子才一拥而上。曲柯也乐得不亦乐乎,反复摸着小猫的头顶,从这个再到那个摸了个遍,到后来干脆又恶作剧似的用力搓了一把,惹的哀号声一片。
                                            任宁远被晾在一边也不生气,看着一人和为数不少的猫嬉闹反而心情更好了一点,想着曲柯也难得发自真心的高兴就忍不住也想凑凑热闹。然而身后似乎不巧的驶进来一辆摩托车的样子,轮胎摩擦着地面嘶嘶作响而后慢慢停住。任宁远知道是他们站的位置挡住了去路就眼明手快的拉起曲柯避让,摩托车停顿了一下便加大油门飞快的从身边穿过去,可是没走多远就听见很大的一声声响,像是撞到了转弯处墙角的杂物。那人单脚支住地面悻悻的骂了几句脏话,也没有下来,蹬着车扬长而去。

                                            曲柯拍着胸脯舒了口气,虽然嘴里说着“这么黑的地方也赶骑的那么快撞到墙也活该”的话,却完全是事不关己的心情一门心思只在好不容易聚集的猫群上,想着被这一吓不知道又躲到什么地方就挣脱了任宁远“啾啾”叫着开始找猫。任宁远望了一眼墙角的方向,盯着看了一会觉得好象有什么在动。不象猫,是很大的一团影子,忙捂住曲柯的嘴把她护在背后,自己却抓了一根竹竿一点点向黑影靠近。走到近前借着隔壁店铺映过来的光亮模糊的看见四肢确定只是走进巷子不小心被撞到的人,就对一直看着自己的曲柯摆摆手慢慢往回走,走了几步几乎又是惊慌失措的回过头。
                                            那人正在勉强扶着墙壁爬起来,托着手臂看了看,意识到只是擦伤便从阴影里一瘸一拐的走出来。抬头迎上任宁远的视线,微微愣住凝视着对看了一眼,就慌忙别开头。任宁远则仿佛被什么震住僵直了后背不能动弹。男人朝他略微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想从旁边迈过去,任宁远虽然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快一步抓住了男人的胳膊,几乎是本能的反应。男人立刻吃痛般呻吟出声,脸上是疑惑的表情。“先生,你干什么?”
                                            “你。。。。回来了对吧。。。。终于。。。。愿意见我了。。。。。。已经很多天了呢,你失踪了。。。很长时间。。。。怎么才回来。。。。。外面都说你不会。。。。再回来。。。。可是我不相信。。。。。一直在等。。。。。也没有哭。。。。。。我就知道你会回来。。。。。。你只是去散心而已。。。。。会回来的。。。。是不是” 任宁远拼命把男人抱在怀里,胡乱的说着。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你的” 男人挣扎着,语气里吃惊多过恼怒。
                                            “我知道,我知道,不能原谅我也没关系,曲柯也在呀,你一定想她了吧。”任宁远急切的回答着,生怕男人跑掉开始大叫曲柯的名字。
                                            曲柯答应着好奇的走过来,在看见男人轮廓的一瞬间也愣住了。好半天才想着扑上去,流着眼泪的声音已经模糊不清“是爸爸回来了,是我爸爸。。。。。爸爸。。。。。爸爸。。。。你活着” 似乎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找男人的心脏,兀自摸了一会觉得真的是在跳动才吃吃笑了。
                                            男人被一大一小弄懵了,也渐渐从乱七八糟的言语里知道了个大概,就有些不忍心戳破事实。毕竟只是长相相似而已,又趁着昏暗的大环境加上可能思念的厉害才认错了人。没有什么恶劣的企图,虽然是这样没错,男人看了一眼粘在自己身上的两个人苦笑着,但是也不能一直拖着两只树熊在马路上走吧。
                                            “先生,呃,还有小朋友你们听我说,我还有事,时间不早了,你们是不是。。。。”男人思索着表达方式,战战兢兢的委婉着。
                                            任宁远和曲柯还维持着抱的姿势,似乎各自陶醉在美好的梦境,又仿佛最美的梦里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相遇,就完全没有把这种含蓄的拒绝放在眼里。男人没死的事实委实对两个人冲击过大,全然有点忘了今夕是何夕的味道。男人无计可施只能半推半就的拉开一个能看清彼此轮廓的距离瞪着眼睛看着两个人。
                                            口气也相对硬起来“我说,能不能先放手,我不喜欢这样。”
                                            “恩?”小女孩的反应
                                            “恩?”长相英俊的男人慢半拍的反应
                                            这是要怎样啊,男人突然想起昨晚电影里的惊悚镜头,冷汗都冒出来了“拜托你们,如果是在试拍什么节目,效果已经出来了喽,我被吓到了”男人伸出拇指向周围晃了晃,也不管能不能看见,哈哈笑着“非常之不错,两位主演辛苦辛苦,隐藏在四处的其他工作人员也辛苦了都请出来见个面吧”男人自顾自恭敬的做了个“请”的姿势甚至为了表示兴奋还“哇哇”叫了两声,然而等了半天也只有面前的两个人饶有兴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小的那个甚至还出于礼貌在中途鼓了掌。
                                            什么嘛,男人翻翻白眼,把我当小丑一样的。不过想想也是,这样的戏码应该不像是在排练什么娱乐节目,就暗自打消了是最近电视台筹划的无厘头黄金档的想法,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会也没有什么头绪,就干脆模仿着日剧的台词“你们好,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叫林至诚并不是两位口中的故人,很抱歉。”
                                            “林至诚?”长相英俊的男人的反应
                                            “是谁?”小女孩慢半拍的反应
                                            天那,救救我,这是又把双簧的桥段搬出来了,我是上辈子做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男人无力的垂下头盘算着,为最后出现的念头心理斗争的厉害。
                                            任宁远笑笑,算是彻底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拍着男人的肩膀表示理解。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男人的脸,灼热的目光里像是藏着千言万语,直直射过来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揣测他和那个已经去世的男人有着怎样的关系。男人犹豫了一下,指着任宁远的背后突然惊恐的叫着“那。。。那是什么,好象有人”
                                            任宁远闻声回过头,还没看清是什么就仰面倒了下去


                                            回复
                                            举报|23楼2008-10-13 09:24
                                              楼主加油更哦,千万表弃坑挖


                                              回复
                                              举报|24楼2008-10-13 11:53
                                                怎么没有鸟?期待中~…


                                                回复
                                                举报|25楼2008-10-13 15:53
                                                  话说点击率低,回复少,不是精品也不能把我打倒。只是会觉得想要倾诉的心情没有被很多人知道而已,虽然事实上在我写作能力范围之内的店长也许并不可爱,但是却更是有血有肉的角色。纵观全书他的爱一直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生根发芽,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做的不是寻找他爱的痕迹,而是观察,等待他爱的光明正大。············诸位明白我的意思吗(内心:就在这里,更有人性,更温柔的店长就在这里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某人哼着走调的歌跑开


                                                  回复
                                                  举报|26楼2008-10-13 17:06
                                                    我在看,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27楼2008-10-13 18:06
                                                      发生了什么事呢?


                                                      回复
                                                      举报|28楼2008-10-13 23:22
                                                        中间有一层纸,戳破了就看到了真相


                                                        回复
                                                        举报|30楼2008-10-14 11:41
                                                          PART 4 
                                                          男人抱着零食从人群里挤出来,抬头望了一眼就暗叫不好,虽然还没有开场可是显然早到的人不少,连过道的地方都被堵住了。不禁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往前挤。
                                                          今天是两个被称为旗虎相当的球队举行半决赛的日子。因为从小就不是喜欢运动的类型,所以最近被问到类似于“你希望哪个队赢,喜欢的球员是谁的时候”,男人支吾着,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理所当然的又被楚漠好好奚落了一番。
                                                          “胖子,你是不是其实是穿越来的,正宗的古代人哪,”一边说着就来扯男人的脸皮,“来来来,让我看看藏在面具下的是怎样一张中年大叔的脸。。。。。。别躲别躲。。。。。。。一会撕破了我可不负责哦”
                                                          男人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以为只是往常的过嘴瘾,真的被捏痛了才想起楚漠的凶狠作风,只能一边求饶一边无奈的满屋子跑。却不料三两下就被抓个正着,楚漠狞笑着把他压在了门后,正不可开交的时候,觉得背上一动似乎是有人在开门。
                                                          楚漠想也不想就用上力,那人试着鼓捣了一会终于没了动静,知难而退了吧,楚漠得意的在男人腋下抓了两把,男人立刻乐不可支的挣扎着。楚漠咧开嘴角,突然想起什么,正欲发作。后背却先一步痛起来,几乎是一瞬间,身体就被摔了出去。
                                                          “他妈的,谁呀,晚进来一会会死呀”是某人 声音都很狼狈的骂声。
                                                          男人也痛的厉害,苦笑着盯着门口看。由于反作用力的关系门几乎又被合上了,“吱呀”了几声才看见走进来的人的脸。
                                                          是老大。
                                                          任宁远皱着眉毛打量着宿舍里的两个人,难得有些恼怒“你们干什么,大白天的”
                                                          楚漠本来是有仇必报的人,看见是任宁远,就犹豫着放下拳头,讪笑起来“哦,你小弟刚才对我出言不敬,我教育教育他,没什么”
                                                          男人看着楚漠的挤眉弄眼,没有辩解,顺着说道“是在开玩笑,”意识到对方的脸色又暗下去几分,忙换着话题“刚才在说足球比赛,老大,你喜欢哪个队呀?”
                                                          任宁远淡淡的,似乎没什么兴趣“都还可以,我不是很擅长这类运动,所以不是很清楚”
                                                          楚漠原以为可以和他聊聊明天的比赛,谁知道伸长了脖子只得到一句“不清楚”的敷衍。就忍不住打趣着“还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你和你的小跟班不是一般的志同道合哦!”
                                                          任宁远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却也懒得理他“所以说,以后就请你对他客气一点,想打人的时候多少想想我。”
                                                          楚漠一时语塞,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像这样这么光明正大的袒护曲同秋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光是想象着任宁远反常的可能性,楚漠就兴奋起来“哎,要不你们去看场球吧,也见识见识,挺有意思的。”
                                                          任宁远看了曲同秋一眼,不置可否。
                                                          男人则是观察着他的表情,因为实在看不出什么,就大着胆子说“老大想去吗,我。。。。。觉得也许还不错”
                                                          任宁远还是在看他,想了一想“恩”了一声。

                                                          连着上了几级台阶,曲同秋已经觉得像登山一样,更是万分庆幸没有让老大去买东西,不然的话这种罪。。。。。。。真不是人受的,他摇摇头擦了把汗,鼻子里是粗重的呼吸,由于是盛夏,衣服好象都粘在一起了,曲同秋知道后背可能都湿了。可是买到的位子距离这里还有很长的一段,如果没有记错因为是别人转让的票,方向和地点都不太好。
                                                          他抬头看着人头撺动的球场,索性摊在地上,想着这无数的黑点一样的人群里有他的老大心头就暖洋洋的,再加上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单独相处就莫名生出一种像是在约会的错觉。
                                                          曲同秋笑笑,低着头叹气。
                                                          天不知什么时候阴了下来,早上的出门指南明明说是好天气,可是现在又冒出点要下雨的征兆来。曲同秋爬起来,好不容易站稳了,又被不知道哪个方向的力量撞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干脆闭眼等待着,然而过了很长时间却都不痛,反而是软绵绵的触感。曲同秋愣了一会,意识到是拿别人当了垫背的后,就手忙脚乱的道歉。
                                                          “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没看见”
                                                          “你是没看见,不然刚才不会那么享受”
                                                          很熟悉的声音,曲同秋抬起头,是老大。
                                                          原来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是他,难怪这么舒服,曲同秋为自己的迟钝感到羞愧,脸都红了“这么多人我还以为不能那么容易找到你,没想到。。。。。。。。。嘻嘻”
                                                          “哦,你不记得坐位号吗”
                                                          “啊?那个。。。不是很清楚”
                                                          确实是,曲同秋只知道大致方向,具体什么排数真的是一知半解,昨天拿到票光顾着兴奋,都忘了要记住号码。所以才一直走也没有找到位置。
                                                          任宁远笑着揉乱了他的头发,好脾气的“傻瓜,忘了也不要紧,我会来找你的呀!”


                                                          迷路了也没关系,我会来找你。
                                                          不知道方向,只要站在原地就好了。
                                                          曲同秋咀嚼着这两句话,第一次认为等待也是幸福的事情


                                                          回复
                                                          举报|31楼2008-10-14 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