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4贴子:1,279,300

【所长所有孩子的古代同人,所长华丽客串】来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先说,我知道自己写文的破水平……如果可以忍受,就看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想裸奔来着!!!!!!!!!!!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我发的帖子太长了,为了防止水,百度说要检查。

颜面全无的等待…


回复
举报|2楼2008-07-13 22:52
    还是很期待的说~~~


    回复
    举报|3楼2008-07-13 23:02
      无境的等待中…


      回复
      举报|4楼2008-07-13 23:27
        等待…


        回复
        举报|5楼2008-07-14 00:31
          貌似古代很少有年下攻


          回复
          举报|6楼2008-07-14 00:35
            所长客串?我想到老鸨这个角色…期待.


            回复
            举报|7楼2008-07-14 00:49
              LZ重发吧,检查…一般不会有结果的


              回复
              举报|8楼2008-07-14 02:45
                翘首以盼


                回复
                举报|9楼2008-07-14 08:07
                  还没有出来?!

                  我现在重发得了……光着脚丫找U盘去…


                  回复
                  举报|10楼2008-07-14 08:20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1.
                    “就是她偷了我钱包!大哥为我做主!”
                    男人这样说着,手指着角落里安静喝茶的女子。
                    卓蓝放下嘴边的茶,笑笑:“哟,瞧这位爷话说的。”
                    男人便瞪大了双眼:“怎么?臭娘们你还想抵赖不成!”
                    卓蓝轻笑一声,也不看那暴怒的男子,就是眉间嘴角挡不住的嘲讽之气袭人扑面:“大爷你堂堂七尺男儿,说钱包被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顺去了,难道不可疑么?”
                    语毕,满堂的茶客都笑了。
                    茶馆老板匆匆赶过来,一张巴掌大的瘦脸上竟堆得下这么多赔笑,连连说:“各位好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看我这区区小地方,真不能折腾,消了气到外面把话说清楚,岂不是于人于己都方便?”
                    “我呸!”那汉子生得高大威猛,又长年习武,江湖草莽之气甚重,一口唾沫星子就唬得那瘦小老板退了三步,只叉腰红着脸嚷道,“我也知道我这老脸过不去,为难一个小丫头,只是这姑娘欺人太甚!三弟那是救命应急的东西,她怎能这样恩将仇报!”
                    话说到这里,那汉子更是怒发冲冠,气得豹眼圆睁,络腮胡竖,长满老茧的大掌一拍木桌:“你这女人也别再使那花花肠子!我今天就是要把那钱袋讨了回去,以后我老钟自然没脸见江湖上的弟兄,那什劳子‘虎牢铁手’的虚名也没要头,老三栽到你这丫头手上,我就是不要我江湖上的名声,也要讨回来,否则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虎牢铁手钟老二?!一众看客顿时无不讶然。他兄弟三人智勇双全,义薄云天,江湖上谁提起不是又敬又服。转眼间众人看那对峙两方的态度立即就变,望钟大侠一行的目光自是肃然起敬,望那女子的,就是鄙夷无疑了。
                    卓蓝在心里叹息一声,又说:“钟大侠误会了。奴家虽孤陋寡闻,也素来知晓钟大侠威名。只是钟大侠武功盖世,若真知道是我瞎了眼敢揩你的油,我哪会还好好的坐这喝茶呢?若一个大男人存心找我算账,奴家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想来钟大侠也不会要搬救兵才能奈何我吧?”边说着,边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就呆住了。也不知为了什么,左胸膛一颗方寸大小的心,竟“咯噔”一声断了弦。原来除了一桌开外的钟老二,后面还跟着几个训练有素的男子,中央一人最是锦衣博带,翩翩然犹如画中仙。他身长八尺,面如冠玉,美髯黑丝,一双清雅的眼睛更有如温玉清潭,正儒雅万分的静默着,不动声色看着卓蓝。

                    隔着一射之地,卓蓝只觉得心中好无由来一阵悸动,那目光就粘在了那白衣男子身上,怎么样也移不开半分。只是一下子站了起来,慌神道:“我没有。


                    回复
                    举报|11楼2008-07-14 08:21
                      “胡说!”钟老二破口大骂,“你不偷还是俺污蔑你不成?你这个村妇,怎么这么不要脸!俺三弟掏心窝子帮你,不想你是这种鸟人,年纪不大,竟是个阿咂泼材!”

                      “我没有偷欧阳公子的钱包!”卓蓝提高声音,“我根本没见过你!”
                      钟老二正举起手,运气欲击时,后面那白衣男子摇摇羽扇,出声止道:“二弟。你不正因为不是人家对手,才来找大哥出气的么?”

                      他的声音也如他的人,悦耳,内敛,然而锋芒潜藏。一语点醒梦中人,钟老二进退皆不是,只好勉强住了手,半晌,挠挠微微凌乱的头发。

                      高大英俊的男子嘴角似乎有了笑意,这才把目光转到站起来的卓蓝身上,举起羽扇微微颔首,彬彬有礼地开口道:“姑娘为何知道三弟的名字?”

                      卓蓝待他盯住自己,方回过神来,只觉得脸上发烫,欠身福了福,答道:“蓬莱三客自入世以来,行侠仗义,名动武林。程大侠的儒雅内敛,钟二侠的古道心肠,欧阳公子博览天下奇书,你们三年之中来去无踪,救人无数。江湖虽大,但何人不识君之威名呢?”

                      洁白的扇子款款摇动,男子低头沉思道:“人说扬州城卧虎藏龙,江湖之人不至扬州,终为一大憾事。今日邂逅姑娘,方知百闻不如一见。”

                      钟老二猛地回头,喊道:“大哥!”

                      男人轻轻挥扇,制止了兄弟的动作,钟老二面露不甘,只扭头狠瞪住卓蓝,他内力深厚,素习刚猛之术,卓蓝身后那桌的男子竟被唬得两股战战,失手将一青花茶盏打碎于地上。

                      “哎哟哟,这位客官可要好生小心些,莫伤了手呀!”那小个子掌柜一脸心痛地赶过来,不说别人砸坏了自己东西,反而提醒对方小心碎片。扬州店坊百里,商肆繁华,其地商人果然精通为商之道——和气生财。“李叔,快把这里收拾干净!对了,再提一壶碧螺春过来!”

                      “好嘞——!客官慢用!”随着跑堂熟练的吆喝声,掌柜手脚麻利地接过茶壶倒上一杯,赔笑道:“客人压惊,客人压惊。”

                      “林加彦,今个运气不错啊。”冷嗖嗖的声音从楼上雅座传来,“林掌柜,什么时候请我喝一回茶呀?”

                      “肖少爷这话说的,林竟不过做点小买卖……”

                      “好了,哥。你看林加彦都说不出话了。”雅座中又传出一名少年的声音


                      回复
                      举报|12楼2008-07-14 08:21
                        “哼。”

                        那边厢的小插曲根本无人注意,而这边厢气氛陡然好转的对峙才始终吸引众人的眼球。

                        “不知姑娘家系何处?”

                        卓蓝忍着心跳,落落大方地答道:“回程公子,奴家是扬州本地人,不过是世代种田养蚕的穷苦人家。”

                        “即是‘世代种田养蚕的穷苦人家’,”男子却在此时发难,“如何熟知江湖之事?”

                        卓蓝胸口一闷。

                        男子略向前一步,继续质问:“我兄弟三人闲云野鹤惯了,便化用蓬莱三客的名号行侠仗义,此事一般江湖小辈皆不知晓,你一介布衣,又如何得知?”

                        卓蓝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怎么,这些事情一般人都不知道吗?

                        客栈此时鸦雀无声,连上楼的雅座客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楼下。

                        门外一阵喧哗,白衣男子却充耳不闻,只见他冷笑一声,刚欲举起扇子,突然有急切的声音响起:“大哥,不要!”

                        扬州是个最荣辱不惊的地方。它见识过太多的王朝变迁,青楼梦好,江湖盛事,这些沧海桑田造就了扬州人缠绵讨好的温柔性格,也造就了扬州人冷漠无情的淡然品质。

                        可是,那日酒家里的种种,却被在场的每个人,乐此不疲地转述、讨论和猜测。

                        “住……住手!”门外的软轿上冲下来一个人,他罔顾侍从的搀扶,只跌跌撞撞进了屋,苍白着一张脸。

                        “三弟!”比躬身行礼的随从动作更快的是两位兄长,赶忙围上去扶持住他。程老大想把欧阳的脉相,却被欧阳收回手腕,只虚弱地望着两位哥哥,道:“二哥的药袋,是、是我不慎所失,不甘外人的事。”

                        “三弟你胡说什么?明明是那日外出从登徒子那救下的女子干……”

                        “二哥,钱包,是我弄丢的。


                        回复
                        举报|13楼2008-07-14 08:21
                          程老大脸色微沉,低声道:“三弟,你再说一次,和大哥说实话。”

                          欧阳低下眼帘,道:“钱包,是我弄丢的。”

                          钟老二闻言气得面色发青,牙齿咬了又咬,最终气喘呼呼地甩袖冲出门,手背在身后,在门口转了又转,眼睛忽看见门口拴马的石桩,啐了一口,举起掌来——

                          “别别别!!”跑堂的李姓大叔刚巧在门外伺候马匹,惊得魂不附体,连连摆手道:“我说钟大侠,你可不要看我家掌柜的慷慨大方,那青花瓷碗到头还不从我月钱里扣!你就顾忌下我,啊?”

                          按说钟老二此时正在气头上,恨不得大干一架出了恶气,哪听得进人言?谁知跑堂的话音刚落,钟老二一掌悬空着,挣扎了两下,讪讪放下了。

                          “老子今天怎么回事,尽撞晦气!要去哪间庙烧香磕头么?”汉子一拳打在自己左手心,骂咧咧的,转眼看那跑堂自顾自喂起马,又吼道,“月钱月钱,钱对你就这么重要?!刚才你拦了老子路,小心老子一掌劈了你!”

                          “得了吧你,”那跑堂的嗤笑一声,“你们三兄弟从来不杀无辜,你要有这气魄,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啊。”跑堂话音刚落,就听得背后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店里发生什么事了么?”

                          钟老二虎着脸看过去,却是一名气质高贵的温柔男子,看见钟老二,温柔的笑了一笑,钟老二就惊呆了,满脑子乱糟糟的。他是个粗人,吟不出欧阳那些风花雪月的诗句, 但脑海中很诚实的响起“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男人”的惊艳之声。

                          跑堂面露难色:“这个,杜少爷……”

                          杜少爷倒是心细如尘的人,体贴的接过跑堂话头,微笑着说:“我只是路过而已……”,温柔又潇洒地甩开折扇,又补充一句,“我表弟在里面吗?”

                          “啊,徐公子和颜先生一个时辰前来过,不过半个时辰后就走了。”

                          “这样啊……”钟老二眼巴巴地看着那高贵的男子渐行渐远,经过他身边时还不忘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展颜一笑,“再会。


                          回复
                          举报|14楼2008-07-14 08:21
                            “啧啧,不愧是杜大少爷,就是这么让人如沐春风。”跑堂的甩甩手上的白毛巾,用肩膀推推钟老二,“你也学着点。”

                            钟老二瞪他,可是跑堂的却继续往下说:“别瞪啦,我们做这行的,最会看人,什么人不能惹什么人好欺负一眼就看得出来。我说你年纪也不大。模样也挺好,干嘛打扮得和个屠夫一样,一定没有哪家姑娘看得上……”

                            钟老二吃准他毫无防备,心中又正烦着,便想把他吓到地上,猛然运一虚掌,快如闪电,直朝跑堂面门招呼过去。

                            ……掌在跑堂的鼻子前停住,雄厚的掌风将跑堂的衣物发丝吹得向后倒去。可是大出钟老二所料的是,那毒嘴的跑堂丝毫不避,一脸不屑的睁着眼睛看近在咫尺的掌。

                            “……你叫什么名字?”

                            跑堂高傲地抬起下巴,随口回答道:“李莫延。”

                            且说屋内。

                            程老大的脸色已经难看的不能再难看,安静地扶好弟弟,眼睛深不可测。

                            欧阳虚弱地喘了几口气,程老大便默默用手拍他的背,帮着他顺。

                            良久,欧阳抬起头看着面色苍白的卓蓝,强笑道:“蓝姑娘,受惊了,抱歉。”话未说完,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显然患着重病。程老大心疼的皱着两道剑眉,抬头喊道:“来人,送三弟回去,请骆大夫来看看!

                            “不……咳、咳……”欧阳闻言便想阻止,无奈一急之下咳嗽更为猛烈,只摇着头抓住程老大的衣襟,强压住体内乱窜的邪气,坚持道:“大哥……让她走吧。”

                            卓蓝只感觉一颗心沉到底——他虽然本意是为她开脱,然而这样一来。岂不是更让她百口莫辩?他、他又会怎么想自己?一时间柔肠百转,只觉得双眼发涩,勉力看向程老大,却正与他严厉的目光相对,只觉得欲哭无泪,浑身一震,便再无力气似的用手撑着桌子支持身体。

                            楼上雅座中,一名少年撑着下巴看着漩涡中心的欧阳,开口问对面长相奢华的美男子:“二哥,这就是那个欧阳希闻吧?他不是医毒双全么,怎么会病成这个样子啊?


                            回复
                            举报|15楼2008-07-14 08:22
                              “……他不是生病,他是中毒。”

                              “咦?”少年难得将目光从羸弱的欧阳希闻身上挪开,转头惊愕的望着哥哥。

                              肖家二公子眼睛在楼下某个搞不清楚状况的笨男人身上流连了一阵,才正视着尚且年幼的弟弟:“肖玄,你还小,不懂江湖的险恶……欧阳希闻这个人,你别打主意。”

                              少年瘪瘪嘴,喃喃道:“又来了呀……”

                              “不许。”程老大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已然一扫温和,面若寒霜。

                              欧阳希闻瞪大了眼,急道:“大哥!”

                              “三弟无需多言。蓝姑娘,东西交出来吧。”威严的气势从寥寥数语中体现、弥漫。每一个字都刺痛卓蓝的眼眶。

                              “大哥、那钱包真是我弄丢的……”

                              “蓝姑娘,现在可以留下钱包了么?”

                              “……我,没偷……”

                              卓蓝含着泪花的眼睛有一种与其他女子不同的光芒,这使得对她已经十分厌恶的程老大也呆了一下,心中不知为何,总隐隐觉得她没有说谎……然而,欧阳希闻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蓝姑娘,如若有什么隐情,不用顾忌,程某愿为担当。”

                              “大哥!你为什么不听我说,我……咳、咳……”

                              “三弟!”

                              程老大把上欧阳希闻的脉门,仔细诊断了一会,只是面色更加难看,缓缓闭上了眼睛。

                              欧阳希闻无力抽出手,只是默默苦笑——从小长在蓬莱,师傅们悉心教导天下各处的医术,自己的命,难道他自己还不清楚么?

                              “程大侠!”卓蓝朗声喊道,“请容我先走,明日一早,我便将钟大侠的钱囊送到府上!”

                              此言落地有声,雅座、门外、厅堂各人无不为卓蓝的气魄惊愕。一时之间,每个人都停止了动作,只定定看着卓蓝。尤其是那名白衣侠客,目光如铁,万分感慨不知从何而起


                              回复
                              举报|16楼2008-07-14 08:22
                                卓蓝对其他人一概无视,只定定看着程老大,一字一顿的说道:“一诺千金,至死方休。”

                                她分明是个朴素的布衣贫妇,面容只能说是清秀,身量柔弱,气质娴淑。几句话音量不大,偏偏有种一言九鼎的气势。

                                阳光从窗栏洒进酒家,照出每个人的形状。

                                钟老二站在门口,面情严肃。

                                卓蓝还站在那里,看着白衣男子。

                                高大英俊的程老大与女子对视,表情复杂。

                                林竟坐在柜台,瞪大眼睛抓着跑堂的胳膊。

                                林加彦趴在卓蓝后面的桌子上,有些畏缩又仰望地看着卓蓝,还是搞不清楚状态。

                                李莫延被掌柜抓伤胳膊,一心想逃出苦海,管他们几个人婆婆妈妈的……内心虽然这么想,还是乖乖不吭声。

                                肖二少爷一向冷傲的眼睛也透过雅座窗户,安静注视底下。

                                肖玄已经坐得笔直,目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欧阳希闻转头看着卓蓝,震撼又迷惑,显然不知如何是好。

                                羽扇轻摇,程老大侧身让出一条路,道:“琉璃所。程亦辰。”

                                卓蓝毫不迟疑,向外跑了出去。

                                门口的钟老二看着卓蓝过来,连忙大声说:“钟……”

                                卓蓝从他身边径直跑过,消失在街角。

                                钟老二这才木讷地吐出第二个字:“……理。”

                                引发这场骚动的人物纷纷离开,有人压低声音问要不要派人跟着卓蓝,被程亦辰想也不想的拒绝


                                回复
                                举报|17楼2008-07-14 08:23
                                  “哇!好险好险!”林竟夸张地拍胸口,一头歪在李莫延肩膀上,庆幸万分,“我还以为店子一定会被拆个干净。”

                                  李莫延心酸地摸自己胳膊。

                                  车马回被他们包下的琉璃所,欧阳希闻疲惫不堪的睡去,一向精力充沛的钟理也默不作声,程亦辰握紧扇子,几乎已经到了手心出血的地步。

                                  他在心里念着一个名字,一个字。用仇恨的语调。

                                  风。

                                  三弟才不会败给你。一把微微颤抖的扇子,握在指尖泛白的手间。

                                  月色撩人,流转在不同的地点。

                                  急促的跫音回响在寂静的小巷里,卓蓝推开门,气喘吁吁地叫道:“蓝淋!”

                                  小屋很整洁,是个普通不过的百姓人家。院子里有许多盛满桑叶与蚕宝宝的竹筐,蹲着查看的女孩听到声响站起来,黑发蓝裙,长得和卓蓝惊人的像。她看见卓蓝,便灿漫地笑:“姐,你回来了?


                                  回复
                                  举报|18楼2008-07-14 08:23
                                    卓蓝咬着下嘴唇,一步一步地走到她面前,夜色中的眼睛闪着光。

                                    一直笑吟吟的少女也察觉出不对,担忧地去摸卓蓝:“姐,发生了什么事吗?脸色这么难看。”

                                    卓蓝甩开她的手,把手掌摊开在惊讶的妹妹面前:“拿出来。”

                                    少女瞪大眼睛:“什么?”

                                    卓蓝焦急道:“钟理的钱囊啊!”

                                    少女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气愤地上前一步:“他们去找你麻烦了?我去帮你教训他们!”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蓝淋!”卓蓝一把抓她回来,急得跺脚,“你快把钱囊给我,明天一早我就还给程大哥!”

                                    蓝淋不可置信的望着卓蓝,干脆转过身,扬起头道:“没在我这里!”

                                    “你!”卓蓝闻言又急又气,“他们和我素未谋面,却一口咬定是我顺走了钱包,还口口声声喊我‘蓝姑娘’,我随父姓卓,你随母姓蓝,你还否认!”

                                    少女的声音竟有委屈:“姐!你从来没有对我这么凶过!”

                                    “……我虽然不知道钱包里是什么,但他们是用来救命治病的,妹妹,人命关天啊!”

                                    “那是中毒,不是生病。”

                                    卓蓝呆滞住了:“你说,什么?”

                                    “你看啊,欧阳希闻一直剧烈咳嗽,正常人早就吐血了,他为什么没有?”背着月光,蓝淋拍拍手,歪着头说道,“上个月欧阳希闻仗义助人,坏了邪教好事,于是被下了毒。钟理钱包内装的是西域的圣草,根本管不了用,他们只是不愿放弃罢了。若真能救欧阳希闻的命,你以为你还会这样毫发无损的回来吗?”

                                    卓蓝缓缓后退几步,摇头轻声道:“什么?这是不可能的办到的……”

                                    “报复自幼在蓬莱仙境学习奇术的蓬莱三客,当然是不可能,除非那个邪教的名字是扬州慢,而教主身份不详,只知道名字中有个风字。”

                                    卓蓝倒抽一口气。

                                    “我遇见他们的时候欧阳希闻已经这个样子了,他们连何时被人找到下毒都不清楚。我觉得欧阳希闻心地单纯挺好玩的,便逗了他几天,结果发现此人乃真正的君子,我便决定帮他。”少女的语气轻松,仿佛谈论天气。姐妹两人虽然模样相仿,但五官与神态却一个沉静一个伶俐,“既是帮他续命,自然要报酬,于是我拿走了对他们而言毫无用处,然而对于我们十分珍贵的圣草。”

                                    蓝淋叹息一声,转过头来看着卓蓝,刚想说什么却惊呆了:“姐姐?!”

                                    卓蓝偏过头,脸上的泪痕在夜色中闪烁


                                    回复
                                    举报|19楼2008-07-14 08:24
                                      好吧,我来看看有几个人被雷到,目前就是这些

                                      啊,我的裸奔梦……

                                      -------------------6126字的分界线----------------------------


                                      回复
                                      举报|20楼2008-07-14 08:25
                                        哦也。。。我是沙发。。。。。亲娘啊。。看到蓝淋的那一刹那。。我。。激动鸟。。。。。。。。。。。

                                        啊。。。。。。继续写啊。。。。。。。。。


                                        回复
                                        举报|21楼2008-07-14 08:37
                                          跑堂高傲地抬起下巴,随口回答道:“李莫延。”
                                          ————————————————————————————
                                          看到此文很激动的批皮上……

                                          OTL……如此合我胃口的文- -。。。。

                                          话说为虾米把卓蓝和蓝淋写得这么暧昧……

                                          还有,小辰变得好强啊……“颜先生”……那颜可是教书的?……

                                          加油,很喜欢!^^


                                          回复
                                          举报|22楼2008-07-14 10:06
                                            还好还好,不是很雷,嗯,古风版的感觉很不错的


                                            回复
                                            举报|23楼2008-07-14 10:20
                                              楼主加油!我很喜欢!
                                              我想说的是,陆风……是邪教的……哈哈哈哈哈


                                              回复
                                              举报|24楼2008-07-14 12:16
                                                人物好多的样子~~~~~~~~~~
                                                坐着等LZ更新~~~~~~~~~~~~
                                                +u


                                                回复
                                                举报|25楼2008-07-14 12:37
                                                  人物好多的样子~~~~~~~~~~
                                                  坐着等LZ更新~~~~~~~~~~~~
                                                  +u


                                                  回复
                                                  举报|26楼2008-07-14 12:37
                                                    好萌!!!!!

                                                    楼主加油,绝对不可以放弃这篇呀XDD
                                                    小竟跟LEE叔好可爱XDDD
                                                    希望这两个人也是深藏不露。

                                                    人物多多,楼主加油呀!!


                                                    回复
                                                    举报|27楼2008-07-14 13:08
                                                      顶之,太可爱了,继续啊!!我的小辰小竟小lee小曲PAPA(囧..)啊啊啊啊~都出来吧孩子们!


                                                      回复
                                                      举报|28楼2008-07-14 13:31
                                                        很好很好~~应该还会有很多淫们华丽丽的陆续登场..
                                                        期待~有点希望可以看到所长感情戏的演技哦^^


                                                        回复
                                                        举报|29楼2008-07-14 13:34
                                                          眼睛扫描人物角色名字ING
                                                          -------------------------------------
                                                          蓝淋叹息一声,转过头来看着卓蓝,刚想说什么却惊呆了:“姐姐?!”

                                                          卓蓝偏过头,脸上的泪痕在夜色中闪烁。
                                                          ------------------------------------------------------------------

                                                          囧,


                                                          回复
                                                          举报|30楼2008-07-14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