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5贴子:1,279,313

【同人】《不如拥抱》 CP:66X店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之所以会写这个,大概我的大脑一时短路了....可是,即使曲PAPA还活着,他们两个要想在一起就必须经历如同曲小女的名字一样曲折坎坷的道路,他们也老大不小了,尤其是曲PAPA也受不了刺激了,所以就不折腾他们了,还是让容少爷好好疼疼店长吧........
至于肖大哥,嗯,就交给肖美人或者肖DD好了,不过加彦和欧阳老师就...所以,还是叫给肖隐(是这个名字吧)好了,自家父子,肥水不流外人田。

======================================
宁远像往常一样泡过澡喝了一杯红酒上床准备睡觉,忽然接到好友叶修拓的电话,刚刚拿起话筒,对方较平时多了一分喜悦和宠溺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传了锅炉:“宁远啊,我寄给你的那本漫画收到了吗?那是我家林寒刚出的单行本哦,怎么样,画得很不错吧?”“嗯,很有趣的故事。”听到这句话,叶修拓的声音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那当然,你不知道,我家林寒有多努力多认真地在画。早上出版社打电话来,说销量很不错。还有读者给我家林寒写信说支持他,我家林寒听了不知有多高兴!”任宁远调整了一下靠着床头的姿势:“恭喜”。叶修拓继续说:“所以,我打算办个PARTY庆祝一下,地点就在NAR吧,你觉得怎么样?”“嗯”任宁远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我正在策划方案,你明天有没有空,过来一下,帮我参考参考。”光听声音任宁远也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男人是怎样的神采飞扬,只要与那个叫做林寒的漫画家有关的事,自己的这个好友就会格外上心,这次也不例外,他想了一下,回答道:“好”。“那就先挂了,我去打给容六”。“嗯”任宁远也随即挂了电话。

然而,闭上眼睛却有些轻微的失眠,任宁远从床上坐起来,拧亮台灯,拿过那本叶修拓寄来的漫画书,这本书的风格轻松温馨,相必作者也生活得很幸福吧。修拓真的是很幸运,能够与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在这个圈子里,有多少人有这样的福气呢?想着想着,任宁远觉得身体内某个地方好像慢慢出现一个无法填补的大洞,即使骄傲地不愿意承认那是寂寞或者孤单这样幼稚可笑的情绪,任宁远还是产生了一种无可抗拒的空虚感,他把手放在胸口,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着,却依然感到了强烈的疲惫,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从唇边溢出出,任宁远想,自己已经不年轻了。
----------------------------
先发这么多,今天很懒,容少爷就明天在出场


相关推荐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

萌阿萌~~~~~~~~~~~


回复
举报|2楼2008-07-02 16:07
    “HI,宁远”刚一走进NAR吧,长着一对笑眼的美丽男人就走上前来,笑眯眯地:“你也来了?”“嗯”,任宁远点点头,接过容六递过的红酒,慢慢喝了一口,然后问:“修拓呢?”“他啊,一早就来了,和我聊了几句之后就带他家林寒到里面去休息了,到现在也没出来”。容六笑得有些暧昧。正说着,他就看见叶修拓带这那个瘦瘦的男人走了出来,“你们怎么休息了这么久,昨天晚上没睡够么,嗯?”容六刻意在某几个词上加了重音,那个小漫画家的脸立刻涨得通红,低着头看着地板,。“不要害羞啊,你真可爱。”容六笑着又往前凑了凑,“喂!”叶修拓故意佯装恼怒地发出警告。容六促狭地笑了:“占有欲真强!放心,我已经有我家Darling了。”任宁远听了,不由得皱起眉,“你还没和肖家的那个长子撇清关系吗?上次我不是说过了,他可不是好招惹的,他的手段狠辣你也不是不知道,那次他醉酒你对他做的那些事他既然没有追究你就应该彻底了断,现在你这样纠缠下去,万一有天他恼怒了,不顾一切要报复,你.......”他的话被容六笑嘻嘻地打断了:“宁远,我知道你关心我,放心,我有分寸的,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让他爱上我,你知道吗,现在他的孩子已经被我拉拢了呦。”任宁远依旧皱着眉,却没再说什么。

    他们几个走到NAR吧礼貌的包厢,就开始讨论菜单了,叶修拓把林寒和任宁远、容六爱吃的菜都列在纸上,又添了些其他各酒店的招牌菜,然后抬起头问还要增加些什么,林寒小声道:“太多了吧...”“不会啊,又不是只我们4个吃,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就说吧。”“不用了,够了”林寒连忙摇头。任宁远和容六也都说不用,叶修拓看看菜单:“那好吧,我去订酒菜”。说着笑着摸摸林寒的头,然后起身去打电话。

    接下去他们又商量了要邀请的宾客,时间,店内的装饰,等商量完,正是NAR的客人慢慢多起来的时候,他们走出去的时候MB纷纷打招呼,林寒自然又被“老板娘”这个称呼羞得面红耳赤,连笔尖都出汗了,诱人的样子看得叶修拓色心大起,当着容六和叶修拓的面就搂着林寒亲了下去,林寒急忙挣脱了,向店外跑去,叶修拓匆匆说声“我先走了”就追了出去。容六夸张地叹了口气:“好羡慕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我家HONEY才能像他们这样啊。”看了一眼旁边的任宁远,正面色凝重,他只好闭嘴不再说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已经是中午了,走出NAR吧,他们径直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吃午餐。刚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立刻有殷勤的服务生送上菜单,待他们点过菜后又微笑着退下。像这样的酒店在这个时间段人不是很多,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菜还未上来,那个服务生那这一瓶香槟走过来,轻声道:“这是32桌的客人送给两位的礼物,祝两位用餐愉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御姐型的美女正举杯向他们示意,容六也不客气,对服务生说句:“请转告她我们的谢意”,便将那瓶香槟打开了。

    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正慢慢朝他们这边走过来,看见容六,微微有些吃惊,皱紧了眉头,转身要走,此时容六却也发现了他,瞪大了眼睛,随即从座位上站起来,笑容满面地挥手打招呼:“HI,亲爱的!”肖腾不情愿地转回身子:“你怎么在这里?”“我来吃饭啊,亲爱的,你也是吗?好巧我们两个真是心有灵犀。”“谁和你心有灵犀,这里是我弟弟开的!”“哦,这么说是我小舅子的酒店,我以后可要常来光顾。”肖腾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铁青了,他看了一眼任宁远,似乎明白什么般冷哼一声,“哎呀,忘了介绍了,”容六夸张地拍了一下脑袋,拉过肖腾:“这是任宁远,我的好朋友。宁远,这是我家DARLING。”“不准这么叫我,”肖腾的额头爆出明显的青筋,容六赔笑道:“好了,我知道你害羞,我不说了。对了,你是一个人?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不必了!”肖腾没好气地甩开容六的手,大步走开。容六无奈地耸耸肩,重新坐下


    回复
    举报|4楼2008-07-03 11:18
      o(∩_∩)o...


      回复
      举报|5楼2008-07-03 12:37
        为什么看上去还是肖大哥的CP..


        回复
        举报|6楼2008-07-03 12:41
          快些让六六X了店长吧,偶已经迫不及待鸟=


          回复
          举报|7楼2008-07-03 14:06
            激....激....激动啊!!!!!!!
            君子同人我很少看,因为我最喜欢的是————店!长!受!
            哇哈哈哈


            回复
            举报|9楼2008-07-03 18:39
              林寒自然又被“老板娘”这个称呼羞得面红耳赤,连笔尖都出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情节发展很快哦…没有拖泥带水的感觉……

              不过,话说……林寒再怎么害羞,关笔尖虾米事?为什么连“汗”也归它出?笔负责出油就行了…


              回复
              举报|10楼2008-07-03 20:25
                终于有人Y66和店长了,亲加油


                回复
                举报|11楼2008-07-03 22:26
                  容六”,任宁远注视着杯子里琥珀色的晶莹液体,“你是真的喜欢肖家的那个长子吗?”“唔,怎么说呢?”容六露出一个略带孩子气的笑容,“那个家伙啊,就像一匹暴戾桀骜的马,不愿意被任何人驯服,可是,越是这样,越会勾起别人的征服欲,想要把他骑在身下,蹂躏他的骄傲,这样不是很有成就感吗?”任宁远端起香槟默默地喝了一口,没什么反应。

                  饭吃到一半,任宁远突然接到曲珂的电话:“任叔叔,我明天就要放假了。”“是吗?需要我去学校接你吗?”“嗯,明天不用来也没关系,只是学校里有很多东西要搬,需要今天搬回去。”“那好,我去接你吧,几点放学?”“今天查不多已经没课了,不过你可以稍微晚点过来。”“好”。“拜拜,任叔叔再见。”“再见”。任宁远合上手机,容六抬眼看他:“是那个人的女儿?”“嗯。”容六的表情有些复杂,他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宁远,其实有些事情,过去了还是忘记比较好,我不会安慰人,但是你也不要太耿耿于怀。”“我知道”。任宁远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酒杯,气氛略微有些尴尬,容六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硬生生忍住了,换上平时嬉皮笑脸的表情:“唉,整天闷在家里无聊死了,宁远,你有没有打算去哪里玩?”“我不知道,如果小珂有想去的地方我会陪她去。”“哦,这样啊......”容六低下头吃菜,任宁远也没有再开口。

                  在凝滞的气氛中吃完了饭,容六又去找肖腾纠缠,任宁远就直接开车去了T大。他靠在驾驶座上看着校门口。有个身材瘦小的中年男人在不远处向门内张望,任宁远挺直脊背坐起来,感觉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了,那个身影..........他迅速打开车窗从车上下来朝那个男人跑过去:“同秋!”那个身影猛地僵住了,然后立刻向反方向跑去,任宁远马上追过去,很快就抓住了他,但那个人回过头来,却是陌生的面孔,尽管眉目间与那个人隐隐有几分相似,但是整个面目却大不相同,“抱歉,我认错人了。”“没...没关系。”中年男人嘴唇有些哆嗦,结结巴巴地回答,然后有些蹒跚地离开了。任宁远回到车上,颓然靠回座位上。是啊,那个人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再也回不来了,明明亲眼看见了那句残损的.....尸体,为什么还不肯死心?!任宁远闭上眼睛,努力驱走内心的失落和痛苦。

                  “任叔叔!”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任宁远睁开眼睛,十四五岁的少女笑盈盈地望着他,“小珂。”他从车上下来,接过曲轲手中的袋子放进后备箱:“只有这么多吗?”“这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我让同学帮我搬下来放到门口的看门老大爷那里了。


                  回复
                  举报|13楼2008-07-04 11:52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那位对肖大哥出场提出疑义的同学,我来解释下,就算是同人,也要依据所长的原文来写,所以目前,容少爷还是没能抛下对大锅的执念。至于说想看压倒店长的同学,嗯,店长的气场还是比较强大的,压倒店长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任重而道远,就算写他酒后乱X,正常情况下他也只会想压倒别人而不是被压倒吧.......容少爷也应该还是有一定节操的,不会随便对朋友下手吧

                    ================================================

                    曲珂坐在副驾驶座上,笑着说着学校里的趣事,显得心情很好,任宁远也难得地露出一点笑容:“小珂,暑假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曲珂低下头:“本来爸爸说上大学的第一个暑假要带我去旅游的,可是他已经这么久没来看我了.....”任宁远的笑容慢慢褪去。曲珂声音开始带着哭腔:“任叔叔,你告诉我,我爸爸是不是已经不要我了?”“怎么会呢?”任宁远像以前那样安抚着:“你爸爸现在很忙,没有空,他以后一定会回来接你的,你这么乖,他怎么会不要你呢。”曲珂依旧低着头。车又开了一段路,她忽然抬起头,声音略微颤抖:“任叔叔,你实话跟我说,我爸爸他......是不是出事了?”任宁远转过头去,曲珂的眼睛已经有泪水涌出:“任叔叔,我不再是小孩子了,我要知道真相,我爸爸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任宁远回头去看前面的路,并不回答。“任叔叔,任叔叔求你告诉我,我要知道我爸爸的安危。”曲珂有些哽咽,却依然有颤抖而坚定的声音不断重复着自己的要求,“他是我爸爸,我有权利知道他的下落,任叔叔,你告诉我好吗?


                    回复
                    举报|15楼2008-07-04 12:30
                      天哪月球表面,我还跳了一个又一个
                      真TM犯贱
                      呸呸,心情不好的人发泄一


                      回复
                      举报|17楼2008-07-04 13:26
                        那个男人要真不是papa的话,干嘛跑啊…………
                        看这个设定,要等66和店长拥抱还要等一段日子咧。。。


                        回复
                        举报|18楼2008-07-04 14:25
                          “小珂,”任宁远终于开口,“我从来没想过要瞒你一辈子,你迟早会知道的,请给我一点时间,过几天我会慢慢告诉你”。曲珂不再追问,只是默默抽泣。

                          晚上,终于把曲珂哄去睡觉,任宁远走到阳台上看着远处的风景。小孩子是最敏感的,即使瞒着不说依然有所察觉,只是,残忍的真相要如何说出,才能把伤害减到最低?世界上每一个人的死亡,不仅是他本身的离去,更会将朋友、家人、爱人以及所以爱他与他有过牵绊的人拖进痛苦的深渊,像是用钝而冷硬的匕首,在心上划出最深的伤口,即使暂时愈合,日后一旦触及,依然会血淋淋地疼痛。

                          他将脸埋进掌心,从喉咙发出一声痛苦的哽咽。

                          ———我是只有现在才难过,还是以后都一样?

                          ———以后都一样。

                          这是一部电影的对白。

                          任宁远疲惫地想,不出意外的话,也许,自己会一个人过完这一生,孤家寡人。

                          只是,他还是记得,十多年前,其实自己的身边是有过一个人的。那个人,曾宁愿挨饿也要省钱为自己买早饭,那个人,曾会每天早起挤进重重人群去为自己买喜欢的早点,那个人,曾会去收集所有自己的图片照片,那个人,曾会因为自己随口的一句夸奖或感谢而受宠若惊喜不自胜,那个人,曾心甘情愿地叫自己老大,那个人,曾把自己当成神来膜拜,只是,那都是曾经。

                          那个人,最终对自己只有憎恨,大概到临死也不曾有过原谅吧。

                          早上任宁远醒来时,曲珂已经起床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小说。任宁远走过去:“早餐想吃什么?”“我想吃爸爸煎的鸡蛋,煮的鱼片粥。”“...........”任宁远沉默了半晌,温和地开口:“我们出去到附近的茶馆去吧,那里的早点味道很不错。”

                          这是任宁远常去的店,老板伙计也和他熟识了,看到他进门,笑着上前打招呼,看到曲珂,显得有些意外,迟疑地打量了几眼:“这是........”“她是我朋友的女儿,我朋友有点事情,所以暂时我先帮忙照顾。”“哦”,伙计点点头,也不再多问,“那你要的点心还是和平时一样?”“嗯,”任宁远又转头去看曲珂“小珂,你想吃点什么?”“不知道,随便吧。”“那我帮你点几样这里比较有特色的点心和小菜,你每样尝一尝,下次就点合口味的来吃。”“好”

                          任宁远想了想问道:“吃完饭你想到哪里去玩?”“.....嗯,一时想不起来”从小她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一直认真念书,很少主动提出要什么或者让父亲陪自己去什么地方玩,当然心里,也曾有过渴望,只是时间久了慢慢就没那么强烈了,现在一时间真的想不出什么要去的地方。任宁远也不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爱好,他不知道怎样与他们去沟通,他毕竟没有抚养过儿女,虽然.......坐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女儿


                          回复
                          举报|19楼2008-07-05 10:08
                            很多铺垫哦,快点入正题“拥抱”吧,嘿


                            回复
                            举报|23楼2008-07-05 14:22
                              任宁远打了个电话给容六,没等响第二声电话接被接起来了,电话那头年轻的男声清晰地传过来:“喂,宁远吗?”“是我,我想问你,十四五岁的小孩子会喜欢什么样的活动?”“啊,十四五岁的小鬼啊,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是最麻烦的吧,唔.........让我想想,我十四五岁时都喜欢些什么呢?........等等,你问这个是要干吗?”“.........”“......我知道了,下午我要带肖紫他们去爬山,你要不要带她一起来?”“那好,我也觉得应该让她和小孩子多接触。”

                              容六选择的地方不知道是哪里的偏远地带,车开了好久才到达目的地,空气倒是难得的清新,风景也不错,几个孩子都欢呼着跳下车,甚至连肖璞也来了。曲珂与容六也算是相处过一段时间,也很喜欢容六,虽然和肖家的那几个孩子以前从未见过面,年龄也有不大的差距,但是毕竟是孩子,且生性都不是刁钻或怕生的,很快也打成了一片。肖家的孩子虽然没见过任宁远,岁数又相差较大,但任宁远长得高大英俊,态度温和,气度不凡,他们对他便也颇有好感,尤其是肖璞,更是显得主动热情,容六当然看得出她的心思,转头对任宁远笑得有些玩味。

                              这座山高度不是很高,坡度也刚好,倒是很适合爬山。小孩子活泼爱玩,三步并作两步就向山上冲去,但没到半山腰就精疲力竭了,只好停下来休息。任宁远一直保持不快不慢的速度,因此刚开始与那些孩子拉开异段距离,容六则走在任宁远前面看着那些孩子的背影,以免他们不慎摔倒。他们停下之后,任宁远和容六很快就赶上来了,然后也在他们旁边停下来。

                              几个小孩慢慢调节着急促的呼吸,等平静下来后拿出随身携带的矿泉水来喝,但是仍然不想马上就爬,于是就坐在山道旁的石头上说笑。曲珂年龄在他们中不是最大的,但是喜欢看书爱好学习,就给他们讲一些世界各地的奇闻逸事和历史上的趣闻,除肖璞凑到任宁远旁边索要联系方式外,其他几个都听得津津有味,肖紫托着腮更是格外专注。

                              休息一会后他们继续爬山,边爬还边唱起了以前学过的山歌,偶尔跑调就引起集体一阵哄笑,只有任宁远自始至终脸上只是淡淡的神色。

                              爬到山顶那几个小孩都已经是气喘吁吁,靠在石头上大口喘着气,但又是无比的骄傲和得意,站起来对着空中大喊:“我们上来了!我们是胜利者!Yeah!”容六回头看看任宁远,任宁远恰好也转过头来,容六耸耸肩,露出一个果然是孩子,真拿他们没办法的表情,两人对视,也不约而同笑了。

                              下山时,不知道是谁提出比赛要第一个冲到山下,几个小孩都鼓足劲往山下跑,容六一直提醒他们“慢点不要摔倒”也没有用,肖璞习惯大小姐的高傲没有参加,除曲珂其他人都是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不过肖慕从小就像个男孩子,最近又学习了跆拳道,加上体力又好,最终第一个到达。等其他的人陆续到达也一个个摊倒在草地上,把身体摆成“大”字型,毫无形象可言,有人惊喜地发现草地上居然有蘑菇,虽然看起来个头很小,外观也很普通,估计也不能食用,但是孩子们都嚷嚷着要采蘑菇。

                              容六靠在旁边的树上,微眯着眼懒懒地看着他们,然后伸手招呼正在和肖璞交谈的任宁远过去。任宁远走过去,笑着看他,随手掸落掉在他肩上的枯黄的落叶,接着挨着他坐下来。容六挪了挪身子,干脆靠在任宁远身上:“嗯,这树硬梆帮的,还是靠着你比较舒服。”任宁远稍稍移开身体,容六又靠过来一点,他也就干脆由着容六,只是微笑道:“这么热的天,靠着我不热?”“热死我也情愿。”说着,容六又朝他移了移,最后索性半躺半靠在他怀里。任宁远也选择了个最舒适的姿势,开始闭目养神。

                              只是难得的安适被一阵不合时宜的铃声打扰,容六轻微皱了下眉小声抱怨了一句,不情愿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立刻按下接听键,用甜得发腻的声音说话:“亲爱的,想我了吗?”然而对方却不买他的帐,用气急败坏的声音吼道:“你把肖隐他们带到哪里去了!?”“别着急啊,HONEY,今天天气这么晴朗所以我带他们出来爬山喽。你放心,他们现在很好。”对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怒气稍微消减了一些,但是依然没好气:“你给我好好照顾他们,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知道,他们是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他们少一根汗毛的。”“什么你的孩子,不要痴心妄想。还有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我才是他们的父亲,我才是肖家的主人,要是下次你再不经我的允许就把他们带出去,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我就.......“容六笑着打断了对方的威胁:“亲爱的你不要生气啊,我原本是要告诉你的,但是你昨天晚上工作太晚我看你还在睡觉就不打搅你了。好了,就这样,拜拜。”然后附送一记响亮的亲吻,不等对方发作就先挂了电话。“我家Darling真是可爱,对吧?”任宁远依旧闭着眼,没有回答


                              回复
                              举报|24楼2008-07-06 12:42
                                回去时,任宁远顺路带曲珂去了趟花鸟市场,曲珂挑了几条小丑鱼还有几盆小型的仙人掌和芦荟。任宁远把鱼放进店主送的塑料缸连同饲料和仙人掌一起放在后备箱里。其实家里有现成的鱼缸和制氧装置,那是前段时间表姐的女儿过来暂住时那个小丫头买的,后来她把鱼带走了,鱼缸就一直空着。任宁远懒得收,只是每每看见就觉得少了什么东西。昨天晚上曲珂见了,就随口说了句:“没有鱼的鱼缸,一定很寂寞吧。”任宁远想了一下,说:“那我们明天就去买鱼吧。”

                                回到家,曲珂立即动手清洗鱼缸,然后把小心翼翼地鱼放进去,小丑鱼甩了甩尾巴,就开始畅快地游动。曲珂瞪大眼睛看了一会儿,又拿出饲料给鱼喂食,任宁远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发:“不要喂太多了,它们吃多了容易生病。”曲珂“嗯”了一声,把饲料放在一边,又看了一会儿,然后到阳台上去把仙人掌和芦荟放好。

                                任宁远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想到容六白天说的话:“宁远,虽然你不说,可我一直觉得你很寂寞,你总是把心事憋在心里,别人永远不明白你的想法,我不想干涉你,可是我希望你去找一个人,别再一个人了。”“不,我不是一个人,”任宁远喃喃自语, “我还有小珂。”


                                过了几天,叶修拓打来电话,说是准备好了林寒漫画单行本出版的庆功宴,任宁远沉默了一会儿“:可是小珂怎么办?我要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吗?”“如果她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带她一起来。”“.......”“嗯,好像确实不太合适。这样吧,你把她交到可以信赖的朋友那里照顾。”

                                楚漠听到任宁远的话显然有些吃惊,但是没有丝毫犹豫地就答应了。庄维虽然皱了一下眉头,但也没有反对。楚漠努力调动自己的面部神经,挤出一个稍微亲切一点的微笑(情节需要,就当他们暂时回国了吧)。曲珂也不怕生,大大方方地打招呼:“叔叔好,我们以前见过面的。”“唔?”楚漠微微有些吃惊,曲珂解释道:“就是任叔叔和我爸爸一起吃饭时你们过来的。”3个男人的脸色都僵了一下
                                ========================================= 
                                最近越来越懒了,懒得再写了,反正也木有人看.....(对手指


                                回复
                                举报|27楼2008-07-10 16:54
                                  沙发~~
                                  继续努力


                                  回复
                                  举报|28楼2008-07-10 17:11
                                    原本店长和六六去登山的那段还是很温馨的,可后来肖腾一个电话,气氛就完全变了。店长好可怜的说,孤家寡人一个。。。

                                    死神亲接著写麽,很好看哟,尤其是现在66和店长之间那一点似明未明的暧昧~~~^_^


                                    回复
                                    举报|29楼2008-07-1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