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769贴子:1,287,256

【原创】之后 ---- (陆风和卓文扬)

收藏回复


 内心的那些情感,变成恨,变成了痛,变成了委屈

 变成密密麻麻的带刺的藤蔓,穿刺着

 心脏的每个细胞,像冬虫夏草般将身躯吞噬


 干净。

                                       

                                      

                                              题记。


回复
1楼2008-06-24 21:24
    [一] 之前。


     T城。


     话说。

     一个月前,林竟被所谓的父亲大人,请回了家。

     而后,又出其不意的住进了,陆风和亦辰的家。

     此举,Boss可是万般千万的不愿,无奈爱人一个眼神。

     便放下,一切,只为爱人欢颜。

     众所周之,那可爱柔美的少年失忆了,一如小说中的情节所设。

     不然,那可有天下太平的日子逍遥。

     偶尔坏心眼的,试探着Boss的耐性。欢心嘻嘻的缠着亦辰,撒娇着。

     或做饭或吃饭或闲闹或打游戏。

     BOss威严不改,冷眼冷脸。寒气冰人。如制冷机。

     外面却一片,灿亮明媚。花儿含笑。





     而。

     卓文扬。偶尔到那去。但自从爱恋的林竟来了以后。

     便时常,去探望父亲。好巧不巧的每次,陆风都在。

     文扬和Boss都心知肚明,对以往的那些破事。

     俩人都互相看谁也不顺眼,貌似仇人,从上辈子连续到现在。





     依旧。

     每次前来,文扬他都带来很多吃的用的。

     大多都是在饭前。亦辰张罗着饭菜,神情愉悦。

     林竟然,打完游戏,没趣也去忙活,俩人又说又笑。

     气氛活跃,安乐。笑语连连。


     然而。

     客厅,就不行了。Boss眼睛如火苗着厨房的一举一动。

     又时刻,发动冷气,做在沙发上,假装专心的看报。

     文扬则条换着嗲电视,使劲按着遥控器。一会儿又玩单击起游戏。

     嘴里有时,小声的发出,骂人的话语,倨傲依然。

     实则是暗骂陆风。所谓冷嘲热讽就是如此。不动声色。


     暗潮汹涌。

     Boss本就嫉妒眼红林竟站在爱人的身边。指桑骂槐的话,更是火上焦油

     文扬,也一样,林竟然也不甩他,又极度讨要陆风,那大刺刺翻报纸

     声音,甚是比打雷还刺耳。两人不满情绪,渐渐燃烧。

     到了这时,所有人都以为是,Boss先发制人。

     意外的,忍耐力极强的文扬,站起身,走向陆风,拽掉报纸,

     揉成一团,扔掉。Boss气势十足,一句够了。

     就惊得,另外两人,一点生气也不出,整个房间静悄悄。

     唯有,文扬不服的,哼。

     两人间的气势,嚣张跋扈。企图要通过拳头来解决。

     顷刻间,互相揪着衣领,脸色冷峻,阴狠。

     一如,泡沫剧,厨房里乖巧的两人,走出来,趁机,浇水,熄火。




     古人语。

     爱与恨,只有,一线之隔。


     那么,

     他俩之间的恨是否,也会成就爱呢?





    待续


    回复
    2楼2008-06-24 22:19
      发文好歹也穿件衣服吧。。


      回复
      禁言 |3楼2008-06-24 22:20
        呵呵。那太麻烦了。


        请诸位,见谅


        回复
        4楼2008-06-24 22:24
          偶,第一次,写文,写的真的不好,请见谅。


          欢迎,亲们的意见和指导。


          谢了


          回复
          5楼2008-06-24 22:42
            二] 一直。


             我,卓文扬,自认倒霉。

             白色 宾士开出,没多少路程,抛锚了。

             晚了,林竟可要不高兴可,他那个少爷脾气可不好伺候。

             跩了车身,掏出Anycaii手机,转眼间,瞧见了不远处的熟悉的身影。

             哼,原来是,那个讨厌的老头陆风。一名美丽妖娆的美女亲密的勾着

             他的手臂,走来。气打一块来。老爸那么相信他,他却--------

             死死的瞪着,Boss似乎察觉有人不善的眼神,俩人四目相交。

             瞬间电光火石,就是不知是否是,爱的火光了。

             文扬,不是胆小的料,走上前,

            “好你个陆风,你就是这么对我老爸嗯?”

            “那又怎样,不关你的事”陆风很是受不了文扬质问的格调


            回复
            6楼2008-06-24 23:16
              好,





              谢了


              回复
              7楼2008-06-24 23:41
                觉得这对很萌。

                但是如果这对CP,那小辰和小意干啥(两只小受能干啥?


                回复
                禁言 |9楼2008-06-25 08:55
                  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回复
                  禁言 |10楼2008-06-25 08:56
                    哈密。。BOSS和文扬?
                    楼主你杀了我吧
                    一个素我最恨的男人
                    一个素我最爱的男人
                    哦天那
                    我要自杀


                    回复
                    禁言 |11楼2008-06-25 09:14
                      支持啊 
                      终于看到这2人的故事了
                      加油楼主


                      回复
                      12楼2008-06-25 13:28
                        “哦,是吗?那好。”“爸,我是文扬,我在顺风路---”

                         啪,手机,掉落,陆风毫不留情的抢过,砸了。

                        “混蛋,我手机惹着了吗”一拳打在Boss的脸上。

                         美女救英雄,扶起陆风,却被回骂。“走来,回去,这没你的事。”

                         而后,以陆风的脾气作风,势必要回敬。俩人陡然,你来我往互击。

                         各个脸上,又青又红,一块快,惨不忍赌。

                         累了,就都不自尽的放声大笑,抱怨着,遇见对方就没好事。

                         “走吧,去哪,我送你”Boss看着,我的车说。

                         “哼,这是你,应得的,别得意如孔雀”

                         “你去哪就去哪吧,被卖,也认了”

                         “去,你这小子,真的---,很不厚道”

                         Boss的奥迪渐行渐远


                        回复
                        13楼2008-06-25 14:47
                          [三] 微变。


                           我们去了药店,买了云南白药,双氧水,棉签。

                           简单清洗和敷淤青。看着,笨手笨脚的陆风,侍弄自己的伤痕。

                           忽然,感觉,很逗人,可爱。一点不像老爸麻利温软。

                           好心的拿过,棉签,替他清洗,吹气,涂抹药膏。

                           花开的香气,徐风而来。一小会儿,Boss就说可以了。

                           脸却微微的泛红。别扭的转头,直视前方。

                          “去吃饭吧。”陆风话一出,文扬,呆楞了哈。

                          “你买单,就去。”斯文的文扬,第一次向敌人撒娇。露齿而笑。

                           天是否,降了红雨。太阳打西边出来咯。

                           不过,请大家相信,这确实是,文扬本人说的。

                           一点,也不假。




                           欢愉的气氛,让我忘记了回去,看望,林竟。

                           想必,他也忘了,回家,感受亲亲爱人做的早饭。

                           我俩,落座在百惠饭馆。菜已由他点好,还是一如以前的独裁,专制。

                           没过问别人的意见。点了一堆。各类都有。

                           或许,天下只有,一人,能让他在意在心,也是唯一的老爸了。

                           即使,再爱,再在乎,那与生俱来的不可一世的姿态是没法改变的。

                           除非,除非。他透彻透明,学会怎样如何更好的去爱一个人。

                           一个自己万般千般中意的人。


                           哇靠,仅是,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吗,干嘛想那么多啊。

                           那又不关自己的事。拿起叉子,进食。

                           谁也不开口,说话,打破,冰冷的氛围。

                           有的只是,互相,偷瞄对方。觉得对方的样子,甚是,有趣,可爱。

                           难得的,没有,吵架,斗殴的一次。

                           快乐的俩人,一起度过。即使,没有,其他人和事。






                          待续


                          回复
                          14楼2008-06-25 15:20
                            写得不错呢。加油,支持你。
                            只要不把文扬写的凄惨无比,我都支持你。

                            ---------------------------------

                            两人我都爱死了~~

                            众:你这个女人


                            回复
                            禁言 |15楼2008-06-25 15:24
                              谢谢你们的支持


                              回复
                              16楼2008-06-25 17:06
                                颤抖,这,这,也太邪恶了,吾接受不能


                                回复
                                禁言 |17楼2008-06-25 17:07
                                  说一点个人感受,楼主不要见怪:能不能不要那么频繁地断句?有种装那啥的感觉…如果打击了楼主的积极性,我很抱歉…请楼主自由地


                                  回复
                                  18楼2008-06-25 18:13
                                    [四] 依旧。



                                     陆风的电话响了。来电铃声是(死了都要爱)

                                     哼,真够老土的,太没品味了。

                                     他接起,“喂,是小辰啊,我跟客户,在吃饭呢,晚些回来。”

                                     靠,我是客户吗,明摆着欺骗老爸嘛。可恶。

                                     陆风,难道,你不会实话实说吗,我是他亦辰儿子,他又不会怎个些”

                                    “还是说,和我吃饭很丢脸”“没那回事,只是不想有什么误会以后。”

                                    “哼,走啦,还吃什么吃,回家吃,好了”

                                    “林竟和老爸还在等着呢。”

                                     陆风,脸色,微变,寒风侵袭。

                                     要不是,和你当个顺风车,才赖得理你这张马脸。再不顺眼早吵架咯。




                                     春川路15号。


                                     到家了。还是家里舒服啊。

                                     屋里的人对我们一起带着淤青,回家很是惊讶。

                                     老爸,不悦的看着陆风,很是怀疑。

                                    “爸,不是的啦,我被讨厌的家伙,打了,陆叔刚好经过,就大起了”

                                    “可,他们人多,就成这样了。”

                                     老爸就急忙找急救箱,取药,擦药。

                                     一一,为我和陆风,细心的服务。

                                     斜眼看去,陆风去一副状似思考扬,心不在焉。

                                     而后,大家,也都端坐在餐桌前。

                                     各自若有所思,嚼着饭菜。席间一语无言。


                                     末了,老爸说“明晚,柯洛和Lee过来。”

                                     是了,今早去找林竟就是为了商量关于老爸的礼物。

                                    “嗯,你的生日,我没忘记。”陆风抢白。


                                     

                                     平时,工作也挺忙的。

                                     今天提早忙完,赶着,回去帮忙老爸。

                                     突然,想起了陆风,就尽自去了总裁办公室。

                                     敲了门,进去了。

                                    “陆大总裁,你没事,不下班,干啥呢?”

                                    “今天,好歹是我老爸你爱人的生日,菜单上可缺了好多了”

                                    “你这个家伙,老不用敬语,真是欠揍---没扣你工资算是你幸遇了”

                                    “公报私仇,威风凛凛的陆风,也不过如此。”

                                    “那又如何,你爸就爱这样的人,你管的着吗,你?”

                                     “哼”转身欲走。背后传来“找我什么事?”

                                    “不好意思,我忘了。特别是对着猪头说话,失忆就更严重了。”

                                     走出没几步,就被后面的陆风一把拽住,我和他隔了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他脸上细微的变化,看得一清二楚。皮肤还真保养的不错。

                                     老天真是不公平,这种人品却配有姣好英俊的皮囊。

                                     哼,瞪你,你总放开了吧。一直僵持着。

                                     一秒,一秒,又一秒。热气喷在脸上,真是不舒服了。

                                    “你还是不屈服于我吗,都到这种时候了”陆风的脸渐渐靠得更近了。

                                    “放贱。”老天有眼,不要责怪哦,我这是被逼无奈才第一次说丑话


                                    回复
                                    19楼2008-06-25 18:29
                                      “哦,那就如你所愿。”陆风强压着吻文扬。

                                       文扬,咬了Boss嘴唇,才趁机,推开的。

                                      “你他妈还是不是人啊,我不是亦辰,我是卓文扬。你的敌人。”

                                      “亏我爸,还那么信任你。你却做出,这种---”

                                       文扬揍了陆风几拳,陆风,没还手。文扬才消气走了。

                                       门砸得啪啪。陆风一直站着,望着门口。不明白为何会吻文扬。

                                       当时,趋于欲念,想要一亲芳泽,那时的文扬倨傲而可爱。

                                       哼,讨厌的小鬼,怎会觉得他可爱呢,这不是疯了,不然又是什么。

                                       疯子。随手把桌上凡是能摔坏的东西,全砸了。

                                       林秘书,听见声响,冲了进来。“总裁没事吧。”

                                      “滚。”呵呵,真是Boss的处事风格。


                                       文扬,愤恨的漫步着。好心的就他去和自己去买菜。

                                       竟然也变成这样不可收拾。说什么屈服我,混蛋,下流,鬼才会屈服你

                                       走到,便利超市,买了蔬菜和肉类食品,饮料酒类。

                                       放在车里,又开去商店选了,黑白条文相间的LA领带。

                                       顺便买了瓶消毒水。用来清洗嘴唇。

                                       越赶时间,越是堵车。真是郁闷。

                                       到家已是7点多了。





                                       [五] 持续。


                                       文扬一点也不想再次见到那张脸孔。

                                       柯洛和那个老鬼在下棋。左手缠着纱布。哼,活该。死了最好。

                                       进厨房放好东西,老爸依旧温淡如水。

                                       开口就问那个老鬼出了什么事。一不做二不休。

                                      “听说,是情敌找上门,好像是以前的旧相好的情人。”

                                      “不过,爸你也别生气。现在陪在他身边的是您。”

                                       帮忙把菜累洗好,装盘,酒类饮料之类的放在保鲜箱里冷动。

                                       老爸则在炒菜。Lee叔在和林竟然在玩游戏火拼。

                                       没事干,更不想看见老鬼,随意翻着桌上的杂志,条换着电视。

                                       柯洛却把棋子放在我手里,叫文扬陪老鬼下。柯洛这个人,很热情乖巧

                                       清丽。推辞不了,只好,硬着头皮,带过。柯洛尽自去了厨房。

                                       呵呵,真是好孩子呢。此刻我最想玩游戏和林竟。可他却一句话也没和

                                       文扬说过,从文扬进门开始。眼神也不苗一下下。兀自和Lee叔玩得自乐

                                       真的一点应付的心都不有。啪,用力拳在棋盘上。他很是明白。

                                       脸色依旧冷峻,眼眉为抬,但咬牙忍着一个字也没说。

                                      “小竟,文扬是不是疯了,在太岁头上动土。”Lee小声说。

                                      “Lee,你不知道,最近,时常如此,你要习惯就好。”

                                      “佩服。”Lee转头看着文扬竖着指头说。

                                       文言,没啥理会。打开冰箱拿了瓶韩国饮料,做在沙发上悠闲看电视。





                                      待续


                                      回复
                                      20楼2008-06-25 21:12
                                        亲们,希望谁攻谁受?

                                        关于,陆风和文扬


                                        回复
                                        21楼2008-06-25 23:27
                                          虽然不萌这个CP,亲的文笔有意思捏,,文扬做攻吧,咩哈哈。。。上一段的断句少点,看起来就自然多了,楼主加油,,


                                          回复
                                          禁言 |22楼2008-06-26 08:44
                                            还是希望BOSS做攻捏~~~
                                            主要想看禁欲系的文扬被压会露出什麽表情来,是隐忍的?迷惑的?还是诱人的?。。。。。
                                            LZ快来场H咧,让BOSS的BT再次爆发出来吧吧吧吧吧!!!!!!!


                                            回复
                                            禁言 |23楼2008-06-26 09:16
                                              林竟和Lee在旁边看好戏上演般嬉笑,心情就更烦躁。

                                               就去厨房看哈老爸给有做好,听见老爸的声音,“不用了,不疼---”

                                               悄悄的在门口望进,原来是,柯洛温柔的吸吮老爸的手指。

                                               老爸这么大的人,还是会划到手,恐怕又是因为混球陆风了。

                                               瞧柯洛多懂事灵力温顺,同系血缘,产出不同品种,可是,那个客厅里

                                               的种类,也太不一般了吧。转而问。“老爸,好了吗?”俩人连

                                               忙退开彼此。很暧昧哦。

                                              “嗯,差不多可以了,你把橱柜上的先端出去吧。”


                                               自然泰若优雅的端着美味可口的菜,轻放在桌。老鬼陆风却二话不说

                                               坐下,林竟欢快的甩下游戏,赶紧拉开椅子做起。Lee依旧慢慢的,

                                               似乎要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气质和架势品味。靠,又一自恋自负老夫


                                              回复
                                              24楼2008-06-26 17:56
                                                吃饭席间,没人说话,静悄悄偶尔,感觉有到严厉阴寒的视线,朝我射来

                                                很是不舒服,妈的,左斜方的陆风,看人,干啥,吃饭就吃饭,真是一

                                                个疯子,老爸到底是看上他哪点,姿色?能力?个性?,好歹也是自家爱

                                                人生日,温柔一点又不丢脸,老摆扑克脸,装酷?爽帅?再看,就瞪死你

                                                不然就用刀子挫伤你眼睛。草草嚼了几口饭菜,就放下碗筷,失陪了。

                                                从冰箱里拿了瓶日本罐装饮品,玩着单击游戏,老子才不想当烟雾弹,

                                                陆风那个炸蛋,制冷器,随时会火山爆发,可不想当垫背的工具。

                                                Lee,小竟,柯洛,好自为之,老爸么不用担心,没人会对自己爱人出手

                                                好久没玩得兴奋了,游戏里的敌人看成陆风足个击退,哈哈,胜利属于我

                                                “文扬,一起玩嘛,呵。”小竟轻声撒娇。“好啊。”“输的要喝酒给玩

                                                “单击?”“是啊,来吗?”“哦,输的会是你,呵,Lee你当裁判。”

                                                小竟明媚的对着自恋鬼Lee说。“乐见”Lee狐狸笑


                                                回复
                                                25楼2008-06-26 22:46
                                                  亲们,希望,要虐谁心身?


                                                  要喜剧还是悲剧?

                                                  还是僵局?

                                                  万般期待,你们的回复。谢了


                                                  回复
                                                  26楼2008-06-26 23:44
                                                    发不上去,怎么般啊。亲们


                                                    回复
                                                    27楼2008-06-27 17:03
                                                      眼睛随着裸露的肌理,变得赤红,欲望一览无遗。

                                                      文扬,渐渐的发出,诱人而可爱而妩媚的呻吟,更是无意惹得陆风忘情

                                                      惊夺,动作更狂野更激情澎湃,车内的文扬,衣服半敞,下身半裸,

                                                      碎发微湿服帖在额头,泛着光。

                                                      绮丽涟漪无限,花瓣飘散,幽香肆意。

                                                      乘着风回荡


                                                      回复
                                                      28楼2008-06-27 17:08
                                                        = =、、、断句又多了起来了,亲要注意标点符号


                                                        回复
                                                        禁言 |29楼2008-06-27 17:11
                                                          [六] 转变。

                                                           忍着疼痛,穿好衣服,“我恨你。”愤恨尖锐道,开门下车。

                                                           蹒跚的走拦了架出租车,回到家洗澡反复擦洗冲刷想要洗去安脏污渍。

                                                           一夜无眠直到破晓。依旧去上班,逃避从来不是我文扬的风格。

                                                           让你得逞一次绝无以后,我会让你后悔所作的一切。

                                                           出席酒宴盛宴周旋在欢场,应付的风花雪月,借机助长势力。

                                                           凭借我的外表虽没小竟可爱没柯洛柔美但也是英俊之姿。

                                                           各个名门淑女千金为我大打出手暗藏玄机,我以该往日的冰霜,

                                                           待人绅士有理有度尤其是女人,自然看上我的女子数不尽数。

                                                           
                                                           从那以后,每次去看望老爸和小竟,都带女朋友,一次一任。

                                                           既然小竟不甩我又何必为他守身如玉。陆风每次气得咬牙阴冷,

                                                           处处刁难冷嘲热讽没完。呵呵,我更热情的与女友打情骂俏,那个混蛋

                                                           越生气我越是开心作秀给他,他们观赏。

                                                           有次,陆风好胆大,堵住我在洗手间想要侵袭我嘴唇,靠,色狼装用微

                                                           型灭喷雾器,陆风立即捂着双眼,揍了他几拳在腹部,看你以后还敢不

                                                           敢妄为嚣张,他下身更是赏了几脚旋风腿,趾高气昂的迈出,落座与

                                                           老爸女友攀谈讲笑话。老爸,我要把折磨你的男人折腾到死,即使你会

                                                           伤心怨我也无所谓,绝不便宜了他陆风


                                                          回复
                                                          30楼2008-06-27 19:4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