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7贴子:1,282,359
  • 9回复贴,共1

笔头一痒,我也续一段 57.5.1

收藏回复

曲同秋在那阵微凉中紧紧地闭上眼睛,灼热的眼眶让他有流泪的错觉,然而,竟没有泪。他颤抖着抬起右手,压在眼上,呼吸虽然断续而沉重,但有一会儿,他觉得身体轻飘得象一粒浮尘,不知道那将它带到虚无空中的力量为所,也不知道那股力量是不是已经把这粒渺小彻底遗忘了。(插花:是那个叫狼所长嘀力量)

熟悉的错乱感,和对再次陷入疯狂的恐惧,让他慌乱起来,他把左手叠在右手上,紧紧地,象遇到危险的孩子,张皇地寻找庇护所,但那座叫做“逃避”的庇护所,这次却薄脆而且千疮百孔,再也不能为他庇护什么了。意识到这一点,他全身都颤抖起来了。

他从来不是个坚强的男人,他总是需要依靠什么,父母、任宁远、杨妙、曲珂、庄维。只有依靠着什么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他不能独自生存,不能离开他所爱和依靠的一切,因为,那就是所谓的希望和未来。当那不知名的力量一再夺走他的依靠,只到最后这一个,他站在这片废墟上,最后的庇护所在他身后无声地崩陷,磨灭为尘埃。

不知过了多久,曲同秋终于坐起身。他迟缓地揭开被子,赤着脚走上阳台。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把双肘支在膝盖上,静静地看着面前,但他没有看到见惯的公园,他看到了刚出生的自己,满足地睡在母亲膝头;5岁的自己,圆肥而迟钝,被同伴推进泥沟而痛哭;14岁初次喜欢的女孩,把写给他写给她的信贴在全校的板报上,那是他的第一封情书,他站在板报前抖得象风里的大片枯叶;18岁时第一次见到任宁远,那个光芒四射的人,是他黯淡的人生中第一抹亮色……任宁远的笑容、任宁远声音……杨妙,杨妙温柔的唇和柔软的身体,有多甜蜜,就有多残忍……任宁远的笑容和声音,有多温暖,就有多惨烈地苦楚……小珂香香软软的小小的身体坐在自己膝头,她抬头看着自己,眼睛象星星一样璀璨……任宁远的笑容和声音,有多温暖,就有多惨烈地苦楚;庄维在巴厘岛的星空下,拥着自己的肩膀……任宁远的笑容和声音,有多温暖,就有多惨烈地苦楚……小珂蹦蹦跳跳地在前面,两只羊角小辫忽上忽下,突然回过头来,甜甜地叫:“爸爸……”

曲同秋混乱地抱着头,他有很久都不能想任宁远和曲珂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可能又会陷入疯狂。有一会儿,他以为自己会死去,人只有在临死前才会这样清晰地回忆起自己的一生,就象他现在这样。

曲同秋摇晃着身体,但他不能阻止什么,徒劳的抵抗挣扎,让那些他曾经逃避已久的东西越发加速地倾泄而出。他终于放弃了抵抗,放下手,在记忆和强烈情感的洪流中,他没有疯狂也没有死去,一阵奇异的解脱感,实然充满他的全身。他的肩膀垮下来,失声痛哭起来。

嘶哑的几乎已经遗忘的痛哭声,令自己惊异,却如同清洗伤口的清水。他不知羞耻地痛哭着,为了以为将死去,却没有死去的自己,只到精疲力竭,靠在椅背上睡去了。

黄昏的时候,曲同秋醒过来,虽然全身的冰凉,却并不觉得特别寒冷。他艰难地站起来,走回房间。在房间里站了会儿,他去衣橱里拿了衣服,进了浴室。热水浴让他全身都温暖起来,虽然一天没有吃过什么,却没有饿意。洗完澡,他还是去冰箱里走了些饼干,吃过了,喝了几口水,开始在房间间走来走去地整理和清洁,他做得很仔细,就象在抹去自己曾经在这里留下的痕迹。收拾衣橱的时候,手指触到那件黑色的外套,想再摸一下的,但终究还是没有。

天近黑的时候,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曲同秋站在门口,再看了一眼这个房间,一切纤尘不染而又清冷无痕,他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只带了这一身衣服和在杂志社打工所得的微薄的数张纸币,装了支票的钱夹被留在写字台的抽屉里了。

男人走出大门,面向的公园让他有些踌躇,与公园有关的那个晚上,在经历了濒死的感受之后,并没有带来多少伤感,但他还是向左转过去,走上那条绕过公园出去的路。

这条路因为没什么景观,平日极少人走,路灯也昏黄稀疏。曲同秋安于这种疏离和安静,反而可以专心地想想事情。对于将来,现在他只有模糊的想法,但也知道,必须要先生活下去。也许他可以先回小镇,那些钱足够买一张车票,他也可以先打一份短工,重新开始寻找新的依靠的念头即使模糊,但他也能意识到某种新的期待,在废墟一般的身体里,缓缓鼓动。


广告

他太专注于自己,并没有听到身后渐渐响起来的细碎脚步声。
等那阵脚步声实然加快和逼近过来,他才张皇的抬起头,可脖子已经被一条胳膊勒住,不禁一阵头昏眼花。

“别乱动,我只要钱。”
“……”
“快把钱掏出来!”
也许是经过了那场濒死的冲击,曲同秋很快从张皇中平静下来,甚至有些漠然,他拉拉那人的胳膊,示意放松一下。
大概已经掂量出对方的实力,那人放松了胳膊,但同时,一个尖锐的东西顶在曲同秋腰上。
曲同秋微微拧过脖子,漠然地对那人说:“无论你求财还是求命,我都不多。”

“X的,你敢唬老子!”
那人猛地在曲同秋肩上打了一记,一阵剧痛让他踉跄着,几乎跪倒在地上,坚硬而冰凉的地面撞痛了他的左膝。他勉强自己挺直了腰,这时他看到那个劫匪。

那人杂草一般的乱发和胡须中间,只勉强能看到半张苍白肮脏的脸,眼神凶恶又惊惶失措,颤抖的右手上握着一把尖刀,刀锋却是寒光凛凛。

一个走投无路的人,曲同秋想,那种惊惶失措的绝望眼神太熟悉了,他曾经在镜中看到过。
他默默地看着劫匪,一个长年只会被他人怜悯的人,却生出了对他人的怜悯。他伸手到口袋里,摸索着。
“干……干什么,想找死啊你!”
曲同秋的动作让劫匪吓了一跳,他不禁后退了半步,又冲上前,挥舞着手里的尖刀,厉声叫着。
“我没多少钱,我就留50块钱买张车票,其他都给你。”
曲同秋的话让劫匪有点不知所措,他怀疑地来回打量曲同秋和他伸出的手心上的400百元,终于还是靠近了一步,伸出手准备拿钱。
在触到钱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曲同秋,在这么近的距离,他看到曲同秋的脸和眼睛,以及那副神情所表明的一切,他僵了一下,实然一把打掉钱,尖叫起来:“你XX是什么东西,你敢看不起我,你XX敢看不起我,看不起我的人都要死!小莲看不起我,她要死,你看不起我,你也要死!”

劫匪疯了一样在挥起了手里的刀,刀锋在灯光下连成一条耀眼的光带,被那一抹光彩蛊惑,曲同秋忘记了躲闪,也没有听见向这边奔跑过来的响亮急促的脚步声。

他感到一个冰冷的东西切进身体,迅速地带出一般暖流,这般暖流带走了他的力气,他竭力想保持半跪的姿势,但遗憾地发现,这太难了,他软软地倒在地上。路灯在头顶上,令他眼神涣散,有人在身边扭打起来,他嘟囔着,想移开身体,但很快放弃了,放松四肢,他决定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可是有人不让他实现自己的愿望,很快就有人摇晃着他,叫他的名字。他想装作听不见,但那人似乎不达目标决不放弃。
他屈服了,无奈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任宁远的脸,又不象是他的脸,散乱的发丝,深青的须根,从未见过的张皇失措,从来从容淡定的眼神现在却只有沉重的哀伤。

曲同秋闭上眼睛,积蓄起急剧流失的气力,轻轻地说:“不……不……要告诉……小珂……不要……”
无边的天鹅绒般黑暗温柔地向他迎来,他自我解嘲地笑了一笑,那抹笑容就这么凝结在他唇边。








 











回复
举报|2楼2008-05-10 00:26
    纠结
    紧张
    心疼
    没有58的夜里
    我们有57.5.1
    哦吔~~~~~~~~~~


    耶!!!

    英雄出现啰,可惜晚一步,不过看来二人搭上线了,

    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回复
    举报|4楼2008-05-10 00:56
      其实偶满期待曲和这个讨钱的能成为朋友的...哈哈心动的这段:
      在触到钱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曲同秋,在这么近的距离,他看到曲同秋的脸和眼睛,以及那副神情所表明的一切,他僵了一下,实然一把打掉钱,尖叫起来:“你XX是什么东西,你敢看不起我..."
      曲同秋突然想起大学被欺负那短时间的事,突然笑了一下,用他记忆中的巴结的台词说:"我哪感啊,这是孝敬大哥你的."
      劫匪拿了钱说,掂了掂钱,拍拍他的肩膀说 :"看你这么识相,大哥我请你吃饭吧......"(用的当然是曲同秋的钱啦..)

      哈哈.......
      (楼主,别怪偶...)


      回复
      举报|5楼2008-05-10 00:59
        哈哈,乃太油菜,下次偶就整个囧版


        回复
        举报|6楼2008-05-10 01:03
          囧了
          楼主写得好,但素朕表PAPA酒酱死翘翘啊


          曲同秋突然想起大学被欺负那短时间的事,突然笑了一下,用他记忆中的巴结的台词说:"我哪感啊,这是孝敬大哥你的." 
          劫匪拿了钱说,掂了掂钱,拍拍他的肩膀说 :"看你这么识相,大哥我请你吃饭吧......"(用的当然是曲同秋的钱啦..) 

          哈哈....... 
          (楼主,别怪偶...) 
           
           
           作者: 125.118.32.* 2008-5-10 00:59   回复此发言 
           
          ----------------------------------------------------------------

          呵呵,这段很有耐说


          有点意识流.
          没有了么?还真是57.1啊


          很好很强大!激动,,,店长终于出来鸟,楼主亲继续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