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890贴子:1,283,415

[君子同人]《毕业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百度~~~~


正版授权奇迹MU页游,奇迹重生!原汁原味还原奇迹,十年轮回! 经典奇迹MU再现,超强3D打造,登录即送钻石~正版奇迹,震撼开启
广告
曲同秋把洗干净的碗碟挨个放进消毒柜,再看看已经被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厨房,

满意地呼出一口气,厨房果真是家里最重要的地方,这里看着干净,连心情也会好很多。任宁远是从不下厨房做饭的,所以一直保持着尘封的状态,但是该有的东西都一应具全,自己用起来倒也是得心应手。

等柜里的碗筷都消毒完,似乎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曲同秋寻思着还落掉
什么没有……嗯,还有小珂的一堆衣服没洗,本来这些事情应该让女儿自
己学着做的,可女儿毕竟上大学了,最近学业又很忙的样子,帮着洗一下
也没什么关系,洗衣机无声地运作起来,洗衣液清新的香味渐渐扩散开
来,密布在空气中,很好闻。任宁远好象很喜欢这个牌子的洗衣液,衣服
上常常都有这种淡淡的味道。

对了,任宁远现在在做什么呢?

一般饭后,任宁远习惯看一会儿报纸喝一杯茶——哎呀,是感觉少了什么,原来是这个,平时都记得一清二楚的事情怎么偏偏今天就忘了?难道自己真的糊涂到开始健忘了吗??

曲同秋赶紧泡好一杯碧螺春给任宁远送去,却发现客厅里并没有人。
人呢?难道出去了?可是自己没有听见关门的声音啊,还是我忘了给他泡茶他生气了?(曲PAPA呀,店长没有这么小气的咩……)

曲同秋懊恼不已,今天不知怎么了,精神恍惚得厉害,刚才吃饭时,任宁远似乎问了一句什么,可自己正在发愣没听清楚,再问他,也只是笑笑说不是什么大事。

这么看来似乎真的惹他不高兴了,给他道个歉吧,毕竟是自己不对。


“任宁远……”
曲同秋刚要推开卧室的门,不料门却早一步被打开了,自己着实被吓了一跳,放在门把上的手立刻缩了回去。

任宁远看着眼前这个低着头作道歉状的男人,大为不解,便问道:“发生什么事?”

曲同秋不敢看着任宁远的眼睛说话,他怕在任宁远的注视下连道歉也会变得结结巴巴的,那样就给人感觉太没诚意了点,可自己不争气,声音多多少少都有些发紧。

“那、那个,对不起啊,下次我一定会记住不会忘了的。”

“嗯?怎么了吗?”

曲同秋听见任宁远这么问,急忙抬起头:“你不生气了?”

任宁远微微笑道:“为什么要生气,你又没做错什么。”

曲同秋顿时感觉糟透了,没弄清楚问题就来给别人道歉,结果别人根本不
知道他为什么来道歉,如果地上有条缝的话,他一定回毫不犹豫地钻进
去。

“哎……”

任宁远拉住了眼前这个想要逃跑的男人,虽然不是特别明白他为什么要向
自己道歉,但是现在他很想跑却又被自己拉住的姿势的确很怪,他总是这
样感觉笨笨的反应有些迟钝,什么事情都喜欢闷在心里,若不是自己有意
地询问,也许就什么也不说


回复
举报|2楼2008-04-26 21:18
    今天就发这么多吧,某雪现在有些发烧,思想混乱……外加打字速度慢…


    回复
    举报|3楼2008-04-26 21:20
      说明一下:该文是任曲甜文,呃……至少我觉得


      回复
      举报|4楼2008-04-26 21:22
        LZ发烧?!!一定要注意身体呀!!
        PS:可爱滴PAPA~话说还是任曲比较温馨~


        回复
        举报|5楼2008-04-26 21:24
          最近都吃不饱,有同人看不错,而且还是任曲的,lz加油


          回复
          举报|6楼2008-04-26 21:26
            有人看就好,谢谢啦~~~


            回复
            举报|7楼2008-04-26 21:28
              加油!


              回复
              举报|8楼2008-04-26 21:29
                “有什么事对我说便好,如果真的有什么错误,於你於我都是一次改正的机会。”
                任宁远微笑的样子曲同秋看得失神了半会,这才发现他已是穿戴整齐,应该是随时准备出门,可是昨天不是说今天没什么事要处理,可以休息一天的吗,最近任宁远总是会来得很晚,偶尔一次没关系,毕竟任宁远是做大事的人,和他这种只往公司——家里两地跑的人自然是不同的,可早出晚归本来就很辛苦,对身体更是不好,最明显的就是以前微尖的下巴近来变得越加棱角分明,看着让人十分心疼,总不能让任宁远为了养胖自己而使自己变瘦了吧?这样自己会因为和他在一起而感到不安的。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就当我是吃饭吃得太多,被撑着了就好……”曲同秋一个劲儿地说着一些有的没的,具体是什么也不仔细想想,其实刚才他根本没有吃多少东西,随即又改变话题问任宁远:“你要出去啊?”
                任宁远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他不去计较曲同秋有意转移话题的举动,缓缓凑到那个呆在原地的男人的耳畔,轻声说道:“对,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哦……”
                “难道你不问问我要做什么?”
                任宁远很少这么和自己说话,曲同秋感到有些不适应:“什、什么事?”
                “约会.”
                “哦……”
                “和你。


                回复
                举报|9楼2008-04-26 21:49
                  唉,精神实在不佳,今天就到这里…


                  回复
                  举报|10楼2008-04-26 21:50
                    HUAWEI Mate 10官方商城首销,立即购买。 搭载人工智能芯片·卓越性能·强劲续航
                    广告
                    好好休息啊……

                    话说刚看了开头就觉得真的很甜


                    回复
                    举报|11楼2008-04-26 21:54
                      不错,加油,,,= =+


                      回复
                      举报|12楼2008-04-26 22:52
                        这个时候需要这样的勇者站出来,写个甜文


                        回复
                        举报|13楼2008-04-26 23:07
                          嘿嘿,期待店长和PAPA的甜蜜约


                          回复
                          举报|14楼2008-04-26 23:16
                            对对对

                            写甜文 写店长和papa的H。。。。。我们最近被雷的营养不良啊。。。


                            回复
                            举报|15楼2008-04-26 23:22
                              “……”曲同秋好半天才回味过来这两个字的含义,他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睁大了双眼看着任宁远温和的面容。

                              任宁远将曲同秋向自己拉近了一步,“我说我们去约会,听清楚了?”

                              曲同秋点点头。

                              任宁远的声音向来对自己有着不能抗拒的魔力,他说的什么都觉得是对的,都可以相信,就算前方是一片未知的领域,只要跟着他就不会迷路。

                              ————————————————————————

                              看了53.1后心情很不错啊,曲PAPA最终一定是店长滴!!

                              那个,好吧,某雪也不是冷血动物,庄楚我为你们祈祷…


                              回复
                              举报|16楼2008-04-27 09:23
                                看了53.1,心情还好,本来看了53后期待很大,以为店长可以和papa好好谈一下,没想到梅竹又突然冒出来。。。幸亏后来出现了一大变故(好像不怎么厚道。。。)
                                想看任曲H,最近没肉,饿的。。


                                回复
                                举报|17楼2008-04-27 11:13
                                  (正在写文的某雪出来冒个头)

                                  大家看这文的题目就知道这篇文是粉CJ滴,至于H嘛……哈哈……哈哈……能力有限……能力有限…


                                  回复
                                  举报|18楼2008-04-27 11:20
                                    能和任宁远约会是曲同秋重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一来彼此现在都是中年人了,没必要去学那些年轻人,只要任宁远能陪在他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二来从前任宁远无论去哪里,他都会像个小跟班似的跟着,就算现在他们的关系有所改变,但是一时半会自己却改不过来,以情侣的身份走在一起,那画面肯定是说不出来的怪异。

                                    曲同秋选了一件比较休闲的外衣穿上,又在镜子前摆弄了一下自己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才跟着任宁远出了门。

                                    现在是在和任宁远约会,怎么也要讲究一下,谁让任宁远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自己在他身边一站,就跟他的小弟差不多,还好任宁远并不在意这些,看着自己明显打理过的头发淡淡说道:“其实没必要这么刻意,自然点就好,你这样我也会不习惯的。”

                                    曲同秋红着脸连连说是,听他这么说,自己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放在任宁远身边的手也不知该往哪里搁,但任宁远却拉过自己的手握在手心,轻轻用力捏了一下,温柔的笑道:“我们不是应该这样的吗。”

                                    曲同秋的心跳达到了今天第一次的最快速度。


                                    任宁远会带他去什么地方约会呢?曲同秋在车上一直想着这个问题,以任宁远的品味,应该会是个高雅别致的地方吧.途中问过一次,也只是得到到了就知道了的答案,这使曲同秋有点郁闷。

                                    汽车在马路上平稳的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在T城最繁华的地段停了下来,此时正当午后,街上的行人不太多。

                                    曲同秋随任宁远下车,任宁远吩咐司机一会儿再来,便领着曲同秋进了一家店,因为任宁远一直牵着自己的手,曲同秋只得低着头,如果自己红的像火烧似的脸被外人看到的话,肯定会产生很不好的联想,所以那家店叫什么名字没看清,似乎是服装店。

                                    难道任宁远要买衣服??

                                    “任先生好。”

                                    思绪被服务员小姐甜美的声音所打断,曲同秋打量了下四周,店面很大,看得出不是买普通牌子衣服的地方,一件衣服就有可能抵他一个月的工资,不禁有点冒冷汗。

                                    “把衣服拿出来吧。”任宁远对服务员说道,一边让曲同秋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他额上有少许的汗珠,俯下身来问:“有点热呢,要不要喝点什么?”

                                    “喝水就可以了。”

                                    服务员很迅速地端来一杯水,曲同秋接过杯子,慢慢喝起来,果然感觉舒服一点,对坐在身边的任宁远说:“你要买衣服?”

                                    任宁远拿了一本放在书架上的杂志,微笑道:“我的已经够穿了,这是给你买的。”

                                    曲同秋最不愿意任宁远为了他去破费,连忙说:“那我的也够了的,就不用再买了,这里的衣服一看就不便宜,不用花那个钱……”

                                    任宁远看着他:“几件衣服而已,不碍事,你就不要与我计较这么多了。”

                                    “那我自己来就可以,你难得空闲,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啊。”

                                    “和你一起也算是休息。”任宁远看了眼在一旁等后的服务员,问道:“准备好了?”

                                    “是的,任先生。”服务员向曲同秋做了个请的姿势:“曲先生,请跟我来。”

                                    曲同秋实在不习惯被别人这么伺候,一脸的不知所措,任宁远看出他的不自在,便放下手中的书,起身道:“我陪你吧。”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曲同秋来到一间比外厅略小一点地房间,里面最引人注意的便是那个占满房间三整块墙壁的镜子,无论站在哪里,一个人前后左右都可以很轻松的看到,曲同秋的不自在感又增加了几分,若是任宁远不在还好,现在一想着自己呆会要当着任宁远的面照镜子外加摆几个POSS的样子就一阵恶寒,他觉得这个和让他当着全体公司职员发表个人建议的难度有得一拼,不,似乎这还要困难些,因为对方不是公司同事,而是任宁远。

                                    “呃……”曲同秋心里不断闪过想要逃跑的念头。

                                    “别紧张,只是试试合不合身罢了”任宁远拍拍曲同秋的肩膀温和说道,随后又吩咐服务员:“你们先出去吧,需要时再来。”

                                    服务员小姐很敬业地鞠了个躬,出去时还不忘刚上门。

                                    “这下没有外人了,去吧。”

                                    任宁远将曲同秋推进试衣间,把要穿的衣服给他,微笑道:“换上给我看,嗯?”

                                    “好、好的。”


                                    曲同秋看着身上穿着的新外套,感觉是说不出的奇特,衣服的款式和自己平时穿的有很大的不同,主色是很清爽的天蓝,有点像高中生制服的设计,却没有那么的死板,显得简单而随意,这种类型的衣服曲同秋从来都没有穿过,就是年轻那会也没有,那时自己体型发胖,穿的衣服也都是松松垮垮,毫无款式可言,现在镜中的自己,非但没有不合衬之感,而且还很合身,自己也好像年轻了好几岁。

                                    任宁远上下打量着焕然一新的男人,满意的点头道:“很合适,喜欢吗?”

                                    每次听任宁远的夸奖自己都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还好自己也觉得不坏,曲同秋拉拉衣角,对镜中微笑的任宁远感激道:“很喜欢,谢谢你。“

                                    任宁远微笑道:“喜欢就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写了3/4了,嗯,继续~~


                                    回复
                                    举报|19楼2008-04-27 11:47
                                      hehe好文


                                      回复
                                      举报|20楼2008-04-27 12:29
                                        那边厢还是一团乱,这边已是暴风雨之后的甜美生活鸟~~~
                                        不错不错..


                                        回复
                                        举报|21楼2008-04-27 12:46
                                          喜欢呆在这里。
                                          楼主怎么称呼。
                                          多写点儿。甜一点,腻死我们算了。
                                          肉什么的,没有也可以。呵呵呵


                                          回复
                                          举报|22楼2008-04-27 13:42
                                            任曲……楚庄……

                                            唔……不可逆…


                                            回复
                                            举报|23楼2008-04-27 13:59
                                              顶lz,写的太温馨了,蹲着等剩下的1/4!!


                                              回复
                                              举报|24楼2008-04-27 14:52
                                                本来以为只是来买衣服的,可这时车所行驶的方向却是与回家完全相反,曲同秋看着车窗外划过眼前的路人和高楼大厦问:“不回家吗?今天小珂该回来了,上次她说想吃我做的蒸鱼的。”

                                                任宁远帮他把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拂开:“小珂那边我有安排,明天再做也是一样的,别忘了现在是我们两个人。”

                                                是啊,自己正和任宁远约会呢,既然任宁远说安排好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小珂也是少有的听话孩子。

                                                曲同秋突然感觉有些犯困,今天一大早就起来打扫屋子买鱼买菜,方才又花了很长时间去试衣服试裤子,一直都没停过,这么一坐下来才觉得疲倦。

                                                “累了?”任宁远看着曲同秋问道。

                                                “嗯,有点。”

                                                任宁远拍拍自己的肩膀说道:“靠着睡会吧,到了我叫你。”

                                                要是以前曲同秋肯定会犹犹豫豫的,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可以依靠这个宽阔的肩膀,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有了寄托。

                                                “好。”曲同秋轻轻靠了上去,厚实的触感,使人安心无比。

                                                任宁远微微调整了自己的坐姿让曲同秋靠着舒服些,外面的阳光已不如午时的刺眼显得那么的安然,耳边是男人微浅均匀的呼吸声,很早以前就觉得能让他安安稳稳靠着自己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被任宁远叫醒时曲同秋还有些迷糊,主要是睡得太好了,一路上无惊无梦,虽然时间短暂,却很满足,又恢复到了精神很好的状态。

                                                任宁远打开车门先出去了,曲同秋也跟着。

                                                看着眼前十分熟悉的地方,曲同秋一脸惊讶:“T大?”

                                                任宁远笑道:“很久都没有来过学校这种地方很怀念呢。”

                                                石路小径,绿树林荫,久违的校园风景,虽然这不是自己读过的S大,但是那种感觉是相通的。

                                                “走吧。”任宁远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现在应该都下课了,但操场上的人却没有几个,经过一栋一栋的教学楼里面也是安安静静的,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任宁远停了下来,前面是一间大礼堂,门微敞着,从里面隐约传出愉快的喧闹声。

                                                任宁远微笑着示意让他进去,曲同秋有些不明白:“我自己进去?那你呢?”

                                                “我一会再来。”

                                                曲同秋也只好按任宁远的意思做,一进大礼堂便感受到与外面的静谧完全不同的气氛——愉悦。

                                                礼堂里坐满了学生,人山人海,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期待,坐在后排的几个学生看见曲同秋,没有觉得他是个不速之客,而是对他友善地笑笑,后门不知被谁关上了,曲同秋在旁边的位置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远方是红色的帷幕,看来这里是在办什么活动才对,曲同秋也不敢东张西望,只有这么猜想着,过了不久全场渐渐安静下来,一位穿着漂亮的小女孩从帷幕后走出来。

                                                “咦?是小珂!”

                                                曲同秋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确保自己真的没有看花眼,那个真的是小珂没错,怎么当起主持来了?以前还没发觉女儿有这方面的天赋呢,曲同秋心里美滋滋的。

                                                曲珂大大方方地站在台上,一点也不拘谨,拿起话筒开始说着开幕词:“今天是我们T大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又有一批学业有成的学子们将从这里走出去……”

                                                毕业典礼?任宁远带我来参加T大的毕业典礼做什么?曲同秋看着女儿,心里疑惑起来。

                                                “……今年我们的学生演讲有些变动,我们找同学来推荐另一个同学来演讲……请大家踊跃推荐!”

                                                突然曲同秋身边的有个男生指了指曲同秋朝前面大声喊:“我推荐他!”

                                                嘎?曲同秋懵了。

                                                接着全场的人都齐齐向这边看来,盯着那个男生,自然还有曲同秋。
                                                曲珂闻声从台上走了下来,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爸爸,又问那个男同学:“能说说为什么吗?”

                                                “因为他来得最晚!!!”

                                                不用话筒,男生的声音就足以传遍整个礼堂,大家听见这样的理由都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嗯,好吧,那就请这位同学来说说!”

                                                曲珂把话筒递给自己的爸爸,但是曲同秋却使劲摆手小声说:“不行不行,还是叫其他人吧……”

                                                女儿不让了,钻到曲同秋的身边也小声地说:“哎呀,没关系的,爸爸就说一下嘛,几句话就可以了.”


                                                回复
                                                举报|25楼2008-04-27 16:56

                                                  曲同秋更是无奈:“爸爸不会啊,说什么好呢……”

                                                  女儿撅撅嘴:“那爸爸要看我下不了台吗?爸爸~说说嘛~没这么难的。”

                                                  果真是女儿一撒娇做父亲的就没折了,曲同秋便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从礼堂最后走到最前不过几十步的距离,曲同秋感觉像是走了很久,从前上学时自己哪有成为过什么焦点人物,就算有也只是被打的焦点罢了,后来工作了更是只求个安稳,上级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都不敢违背。

                                                  站在台上的感觉……怎么说呢?

                                                  很奇特。

                                                  大家的眼睛都看着自己,虽然和他们的年龄差距很大,但是那种紧张兴奋的心情大概是一样的,只有年轻时才会有的热情,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其实自己也没有那么的老。

                                                  手不自控的微微发抖,曲同秋努力调整自己的气息,心里酝酿着一些句子,可是实在是很紧张,话到嘴边就是出不了口。然而,身后慢慢传来一声声悦耳的钢琴声,悠扬洒脱,渊远流转,听了一会心情平复下来,也没干才紧张了,曲同秋缓缓开口:“我的大学过得……嗯,很……奇怪,可能在别人看来我是个很没出息的人,任劳任怨,从来都不会有一点的不满,但是,我觉得我很满足,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就算是我不愿意我也往好的方面想,这样就有动力过完每一天……”

                                                  这个演讲一定是史上最烂的演讲了,曲同秋反复说着自己的满足甚至是自己的懦弱,但是不知是不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说的,心里的有个包袱变得轻了,这些话别在心里很多年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过,是自己觉得很没必要,说出来也怕别人笑话,就这么埋葬了起来。

                                                  可是,现在没有了。

                                                  台下如雷的掌声刺激着曲同秋的耳膜,自己眼眶也变得湿湿的,曲同秋慢慢走向后台,心里想着不晓得刚才是谁在弹琴,多亏了他自己才能有勇气说这么多,要谢谢他才是……

                                                  “任宁远……”

                                                  是任宁远,刚才是任宁远在为他弹琴,刚才是任宁远在安抚他紧张的心情,也是任宁远自己才有这个机会说出一些压在心底的话。

                                                  “任宁远……”曲同秋脑子里一下子充满了很多思绪。

                                                  任宁远起身对他微笑道:“刚才说得不错。”

                                                  “是、是吗?”

                                                  “嗯。”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曲珂一下子抱住曲同秋的手臂在上面蹭了蹭:“哇哦,爸爸刚才好帅啊~我就说嘛,很简单的对不对?”

                                                  曲同秋摸摸女儿黑亮的头发:“你呀,可爸爸把我害苦了。”

                                                  “哪有哪有,任叔叔也说好的啊,好啦,我去继续我的主持,爸爸在这里休息!”

                                                  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曲同秋也十分的开心,花了很多心血把她养大,怎么会没有回报呢?这就是最大的回报。

                                                  当然最要感谢的人是任宁远。

                                                  “谢谢你啊。”

                                                  “喜欢吗?这个毕业礼。”

                                                  “嗯,可惜我错过了我的那一次,不过这个也很好。”

                                                  任宁远轻轻叹一口气,然后把曲同秋拉进自己怀里淡淡道:“笨,这就是你的毕业礼啊。”

                                                  曲同秋惊讶了:“我、我的???”

                                                  任宁远笑道:“就是为你举办的,不是你的,是谁的。”

                                                  “……”

                                                  “嗯?怎么不说话了?”

                                                  “这几天……你就……一直在忙这个吗?”

                                                  “不算太忙,多留意一点就是了。”

                                                  “谢谢你。”

                                                  “对我还说什么谢谢。”

                                                  “真的……谢谢……”

                                                  “傻瓜……这是你的遗憾,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你的心我都明白。

                                                  我,无悔了……

                                                  —END—


                                                  PS:咋感觉写成家庭温馨剧了呢?
                                                   希望不要觉得我写得太小白了,我想店长想为PAPA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这只是完成一个未了的心愿
                                                   希望他们幸福


                                                  回复
                                                  举报|26楼2008-04-27 16:56
                                                    温馨治愈系的文,再长一点就更好了
                                                    不过,看到礼堂就想起我们学校的大礼堂,文里这个礼堂太小了。。


                                                    回复
                                                    举报|27楼2008-04-27 17:03
                                                      沙发~``


                                                      回复
                                                      举报|28楼2008-04-27 17:03
                                                        这个……本来就是学校,不过肯定比我们学校的礼堂大……

                                                        六千多字都打死我了,要再长一点……我要有足够的精力和耐心…


                                                        回复
                                                        举报|29楼2008-04-27 17:07
                                                          最近被君子搞的粉纠结...


                                                          回复
                                                          举报|30楼2008-04-27 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