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61贴子:1,276,776
  • 25回复贴,共1

【转】无处可寻同人文之『深海鱼』、『离陆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献给百度!!
这篇文章是我在偶然间发现的,看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虽然故事中没有提到小竟的童年,但是我就是觉得,小竟,就是这样长大的孩子。
没有人爱、没有人疼、孤单又装作坚强TAT...


点击赢取你的第二台手机—魅蓝 E2 立即查看
广告
以申请过ˇˇ

深海鱼 (无处可寻同人文)  by 饭饭粥粥


写在前头...

本篇为无处可寻(作者:蓝淋大大)的同人文
接著无处可寻本篇之后
虐心文

我喜欢小竟
喜欢他的愚蠢, 喜欢他的世俗
不过该虐的还是要虐(殴)

++++++++++++++++++++++++++++++++

深海鱼 (无处可寻同人文) 

我不喜欢老家这个大宅,虽然它三层楼占地70几坪,又在T城的闹区,之前我还是宁可自己花钱去外头租公寓住。
这个大宅给我的印象,只有寂寞两字,家中有我以外的人存在的记忆曲指可数。甚至我现在坐在客厅沙发上,想不起我上次在家中见到爸爸或妈妈是哪个猴年马月的事


回复
举报|2楼2008-03-23 19:44
    而我自己,其实也是隔了一年多才回到这个家里。在今天之前我还待在USA跟LEE鬼混,直到接到老爸的招集令才飞回T城。
    对於我被老爸一通电话就叫回来一事,LEE似乎耿耿於怀。毕竟他从死神手上硬抢回上次车祸昏迷不醒的我后,似乎真的打定主意要和我在一起了。而我其实也有那麼一阵子决定乾脆就跟他混一辈子,直到接到老爸的电话。
    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可笑,光是老爸一通电话就能让我抛下有救命之恩的LEE。车祸后的我被LEE带到USA,我没问,不过LEE也没提。没提到我老爸或老妈有来找我,或者是想跟我连络上的事。我相信LEE也没有爱我爱到要把我藏起来的地步,因此我想,是没人来找过我了,就算我被车撞到快要死掉的程度


    回复
    举报|3楼2008-03-23 19:55
      一直到老爸和他离开后,我仍然搞不清楚我对他的熟悉感打哪来的。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依我的第六感,我看得出他跟老爸的关系不单纯。没想到老爸竟然男女通吃(都有了我,当然是对女人有兴趣啦),而且都四十了还可以泡到年轻男伴,真是不容易。
      其实我心里有点闷,坐在又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客厅里,做什麼事的劲儿都打不起来。杂志也不想看了,零嘴也不想碰了。
      老爸这次会找我,该不会只是想要公开他的男伴的地位吧。
      左想右想想不出别的可能性,歪头一倒我窝在沙发上,一闭眼,选择睡眠。
      有点,想念LEE。

      还好,过两天,老爸又跟我连络了。
      他问我,要不要过去,跟『他们』一起住。
      五味杂沉,这辈子老爸第一次问我这个问题,我不用想也知道这应该是那位『程叔叔』提的事。可是要我和后妈(抱歉我想不出更好的词来套)住在一起,又觉得有点儿尴尬,於是我还是拒绝了。
      没想到老爸没就此打住,他提议,程叔叔的哥哥住在我念的大学附近,房子大,又有和我同龄亲戚住在那,问我要不要过去住。
      说实在的,我对这个无人的大宅也是住得怕了,於是我想了想,答应了,反正住不惯再搬出去自己找个公寓住住就好。

      在程叔叔——因为现在有两个程叔叔了,所以之后改口叫小程叔叔——的介绍下,我提著少少行李进了陆风叔叔和大程叔叔住的地方。又是一对同性恋情侣,我无言了。
      陆风叔叔是我看过最适合总攻来形容的男人,个头高大五官英挺,做事只一个希特勒风格,他说一,没人能说二。
      大程叔叔虽然也很高,不过身材较细瘦,人笑起来温温和和的,我很快就喜欢上他了。
      至於老爸说的『同龄亲戚』,竟然是这两位同性恋者各自生的小孩,我再次无言。
      陆风叔叔的儿子叫柯洛,一整个就是阳光男孩,让我看得有点刺眼。不过,他是个好孩子,生长得幸福不是他的错,我不会小心眼到因此去欺负他


      回复
      举报|5楼2008-03-23 19:57
        大程叔叔的儿子叫卓文扬,和他老爸一样高高瘦瘦的身材,脸蛋倒是比他爸漂亮多了。其实程叔叔也不是长得不好,只不过清秀佳人站在陆风这个帅男人旁边,比也要被比了下去。
        我对卓文扬没太多感觉,只是不知为何我就是不想靠他太近,和他走近了,总会让我回想起小时候拿著我唯一一次满分考卷,期待妈妈看到时的反应,或是生日时在百货公司楼下空等爸爸一整天这些不太好的回忆。
        就好像,期待了,也没什麼用,的感觉。

        在T城住了一阵子,学校有一天没一天的念,找到了几间觉得不错去的同志酒吧,和柯洛相处的不错,一起做了不少坏事,和卓文扬虽然保持距离不过还算是称得上朋友。
        和老爸那边,不可思议的保持著互动。老爸和小程叔叔常来找我玩,特别是小程叔叔,就算老爸公事忙,他也会自己来找我,我们曾经两个成年男子不怕丢人的跑去新开幕的游乐园玩云霄飞车,我这辈子还没在床上以外的地方玩得这麼疯过。
        日子过得很恰意,饭饱思淫欲,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大程叔叔了。
        不太糟的事,他已经有固定男伴,不是我碰得了的人。也许是因为这种安心感,我很放心的喜欢上他。喜欢上他斯文的外观,温柔的感觉,还有三不五十照顾我时露出的自然。不知为何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很怀念,好像以前也有这麼一个人在我身边过。
        后来,LEE也回到T城,竟然就和柯洛搞在一起了。
        对於LEE这条老鱼能钓到柯洛这麼一个怎麼想都是直男的阳光男孩这点,永远也比不上当我发现LEE竟然是被压的那边还要惊讶。
        惊讶归惊讶,我还是很替LEE感到高兴。虽然,为此我有那麼一点觉得寂寞。
        在这间屋子里,有陆风叔叔和大程叔叔,有柯洛,有卓文扬,有LEE,可是我有时却感受到,和在那间大宅内,一样的寂寞。

        也许在当时,我虽然什麼也不记得,什麼也不知道,但就有预感了也不一定。

        这日,LEE要来,老爸和小程叔叔也要来,我这个跷课大王自然早退了。心里盘算著要拉小程叔叔带我和LEE去哪玩,最好是丢下柯洛,不然他会把LEE给黏得老死。
        打开大门,看到几双鞋,我知道大家都到了,只等我放学回家,只是大家应该没想到我会跷课。
        客厅传来对话声,我没想太多要推门进去时,听到了我的名字,瞬间那反射性动作就停了。人嘛!总是有点好奇心,想知道自己在人家背后的评语。
        「难怪你们打算一辈子瞒著他吗?」是LEE的声音,有点哽咽,隐约可听到柯洛在暗慰他。
        「那年他这麼一撞,把什麼都撞忘了,但你们没有忘啊!你们怎麼能像这样若无其事的样子!」
        又来了,LEE老是这样,好像我上次车祸把谁是我老爸老妈都忘了一样,找医生把我翻来覆去的检查,要不是我是这麼理智的人,搞不好会信了他漫画小说中的这套丧失记忆论。
        「我是觉得很对不起他……如果可能的话,我是希望能尽量弥补……」这是大程叔叔的声音,低低沉沉的。怎麼连他也不帮我反驳一下,我脑筋没问题啊。
        「可是,讲开来了,又能怎麼样呢?」是老爸的声音,闷闷的,好像在生气。我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我这辈子和老爸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短了,我还没看到他生气的样子过。
        「想当初,若不是林安那个女人……」老爸还没有讲完,就被小程叔叔的惊叫声盖过。
        「不要再提了!那件事我不要再想起来!要不是她、她……」
        老爸的声音再度响起,「亦晨,别激动!」不过,音量没能覆盖住小程叔叔的声音:「我也不会有林竟这个儿子!


        回复
        举报|7楼2008-03-23 19:58
          眨眨眼,眼前好像黑了一下子。脑筋也可能停摆了一下,因为接下来有好大一段对话我都没听到。
          好像,不是进去客厅的时候呐,我忽愣愣的思考的同时,就这麼巧,卓文扬从大门进来了。
          「林竟?」卓文扬的声音,怎麼有气没力的,听不太清楚。
          我转过头望向他,只看见他突然白了脸:「你怎麼了?你的耳朵……!」
          我还没能明白他的意思,客厅的人已经发现我在外头,急忙打开客厅门冲了出来。
          我看到老爸……不,这个时候好像不该叫他爸爸了……还有刚才才知道的真老爸——程亦晨、LEE、柯洛……
          「ERIC…、ANDY……?」
          突然好多事从我脑袋中跑出来,回过头,我看著和我一样脸色惨白的卓文扬,「文…扬……?」

          好像有人在大喊,可是好怪,我的耳朵都听不清,伸手摸了一下,湿湿的,滑滑的……红红的。
          怎麼耳朵会流血了,我还在思考时,眼前一片黑,什麼都看不见了。








          黑暗的,安静的世界。
          我像深海鱼一样,动也不动,沉在深深的海底。
          层层海水遮住了光线,遮住了空气,遮住了所有的声音。
          遮住我所不想看见的,遮住了我所不想听见的。
          因为我听不见,自然不知道LEE对医生大吼大叫,说这是哪门子的车祸后遗症!?
          当然我也看不见,看不见医生拿出X光照片,显示脑中血块压迫在视觉及听觉神经上,也不会知道医生对手术可行性摇头。
          我只有一个人,在海底,有点,寂寞,就像在那大宅中一样。

          一团黑,一片静,我搞不清楚我是醒著还是睡著,搞不清楚是做梦还是回想。
          我想起了很多,也做了很多梦。然后次次被梦惊醒时,我还是搞不懂究竟已经醒了,还是掉入另一个梦中。
          我彷佛回到大宅,在二楼我自己的房间内,手里捧著今天老师发回的考卷。
          这是我第一次考到的满分,我有点自豪,有点得意,有点兴奋。我想起同班的大明说他考满分时,他妈妈就会亲亲他,还会亲手做布丁给他吃。虽然我已经七岁了,不见得想要妈妈亲亲我,不过我想只要给她看到这张满分卷,她应该也会很高兴,也许会摸摸我的头。
          我赶紧跑下楼,就算被保母阿枝骂我不要在楼梯跑步,我还是蹦著小短腿跑到门口,小心翼翼的把我的考卷放在妈妈放钥匙的柜子上。这样妈妈在拿钥匙时就会看见了。
          整个下午,不论是吃小点心或看电视时,我都一直注意妈妈有没有回来,把食物屑吃得满地又被阿枝骂了。
          后来在吃过晚餐后,妈妈回来了。
          我有点害羞,躲在楼上往下看,期待妈妈叫我。
          我已经好一阵子没跟妈妈说话了。只隐约记得妈妈很久以前抱著我,看著我自言自语道:「为什麼你一点没像到他呢?」然后很失望的把我放下。
          我也很失望啊,爸爸长的又高又英俊,怎麼我全身上下都没有个像爸爸的地方,反而长得跟女生一样,大眼小唇的,我想妈妈跟我一样难过吧。
          妈妈在一楼,可能在跟阿枝讲话,她交待了一些事,拿了一些东西,然后,碰的一声,她又出门了。
          我静静的走下楼,这次没有用跑的了。
          走到门口,我抬头看了看柜子上面,上面没有我的考卷。
          低下头,我看到那张卷子,可能是被推到,掉到地上,没有人看。
          蹲下去将卷子捡起来,我跑回自己的房间,碰碰碰的,又被阿枝骂了。她总是这样在人前我是主人的小孩,对我恭恭敬敬,在人后老是骂我,骂我没家教,不学好。
          回到房间里,我忘了我有没有哭,只记得我将考卷撕成一片片


          回复
          举报|8楼2008-03-23 19:59
            我又回想起十岁那年,一日爸爸难得打电话回家交待一些事情要我转告妈妈(反正就是跟钱有关的事),讲完正事,我试探性的跟爸爸说,过两天周日是我十岁生日。
            爸爸笑著问我想要什麼生日礼物,听到爸爸语带笑音,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忘了我一年没见过爸爸几次面,也忘了从小每次听妈妈的话叫爸爸回家没有一次实现过,我提出我的希望,希望爸爸和我一起去百货公司买游戏机给我。
            爸爸顿了一下,答应了。和我约在周日下午一点,百货公司旁边的车站口见。
            周日一早,我不到八点就爬了起来,在阿枝的漫骂声中碰碰碰的冲出家门。等到百货公司开门我便冲了进去,在电玩部左挑右选,想著要爸爸买游戏机以外,再要他买两三片游戏片给我。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射击游戏,不过我想起班上同学提到他爸觉得这种游戏没营养,老叫他玩一些益智游戏,我也往益智游戏区多看了两眼,心想那就这个买一片,射击买一片。
            这样胡思乱想下很快就到中午了,我没去吃午饭,想说跟爸爸买完东西,也许他会带我去吃点什麼。我早早跑到车站口,那边本来就是碰面的地标处,人挺多的,我怕爸爸找不到小个子的我,一直左顾右盼,生怕没看到爸爸。
            一点过了,我有点失望爸爸没有提早来。
            两点过了,我心想爸爸工作也许耽误到了。
            三点过了,我有点担心爸爸是不是有急事。
            等累了,我往背后的墙上靠著,不想坐下,怕更看不清楚。
            天黑了,店家的灯和路灯亮了,我揉揉眼,继续等著。
            十点,百货公司熄灯关门,我的脚麻了,动不了,又站了半个小时,缓缓离开了。

            回到家时阿枝又开骂了,她骂我这麼晚不回家,害她也不能下班回家去。
            她说爸爸的秘书中午来了一趟,带了爸爸的留言,说今天有事不能过去了,生日礼物叫秘书送过来。
            我没力气说什麼,拿了桌上秘书带来的礼物回我自己房间去,阿枝也匆匆回去了。
            在房间内我把礼物打开,里面是我今天在百货公司看了好久的游戏机,今年最新的机种。其实,我自己有一台一模一样的,今年一出我就买了。
            我应该很累了,可是眼前一红,我高高举起那台崭新的游戏机,往地上用力的摔。一次没摔碎,我又拿起来再摔一次,摔碎的破片我拿起比较大片的继续摔,一直摔到整台机像被车碾过一样,碎碎片片的。
            我没有收拾摔坏的游戏机碎片,留在房间里,第二天阿枝来扫掉了,一边骂我不知好歹,一边骂我找她麻烦。

            我讨厌那个大宅,讨厌人前人后不同脸的阿枝,讨厌看著我说我长得不像爸爸,然后离开家的妈妈,讨厌那个不把这里当家,不把我当他儿子的爸爸。
            长得不像爸爸,爸爸不把我当儿子,现在回想起来都是理所当然的啊。
            我想起小程叔叔,现在应该要叫他爸爸吗?可是他一点也不想要我这个儿子的样子,那还是叫他小程叔叔吧。小程叔叔他五官比大程叔叔挺了点,只有一只眼睛双眼皮,看起来一大一小的,长相算好,不过比我差,我是百分百像妈妈,那个很艳丽的女人,就算现在三四十了,还是惹得不少男人追求,我是不像小程叔叔的。
            难怪妈妈总是在怨我长的不像小程叔叔,这样一来爸爸自然对我更是没有兴趣,她怎麼要我叫爸爸回家也没用。
            想起小程叔叔我还是有那麼一点尴尬,还记得我在游乐园中玩疯了,不禁脱口而出,说要是他是我爸就好了,真是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这种儿子他才不稀罕呢,他在客厅中说得多清楚啊,那种觉得很恶心的,嫌恶的语气:「我也不会有林竟这个儿子!


            回复
            举报|9楼2008-03-23 20:02
              贴完一篇了= =第一次在百度发帖...搞的自己人仰马翻(?)
              另外一篇是文扬的观点,一样的虐囧...
              但小女子我先离开一下下,等等再来贴。(汗)


              回复
              举报|11楼2008-03-23 20:03
                5~```看的我好伤心啊~`


                回复
                举报|12楼2008-03-23 20:09
                  离陆鸟。

                  蓝淋大的无处可寻的同人文
                  接著无处可寻本篇之后
                  虐心文

                  请先看完同为无处可寻同人文的<深海鱼>后再阅读





                  离陆鸟 (无处可寻同人文) by 饭饭粥粥

                  他名叫林竟,林这个姓氏是除了相貌以外他母亲唯一给他的东西,单名竟,竟然的竟。
                  这是关於他的记录,是我不了解的他的过去,我四处搜寻来的。
                  「你还要继续走下去吗?」有人这麼问过我,好几个人。
                  我只有点点头,不想再说什麼。
                  我只觉得这是我继续生存的意义,不这麼做,我不知道我该做什麼,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资格继续吸著空气活下去。

                  「徐艳枝女士您好,我是昨天电话给您过的卓文扬。」我和眼前的年长女士弯腰打招呼。很明显的她似乎有点重听,於是我大声的再重覆了一次。
                  「啊……是你啊……请坐请坐。」徐女士伸出长著老人斑又有点颤抖的手,拉了张椅子让我坐下。一旁似乎是她的女儿或媳妇的人泡了茶给我们两人,我点头向她道谢。
                  徐女士发愣了一会儿才开口:「林竟……竟少爷,是个可怜的孩子……」
                  我拿著笔,一字一句的记录著,虽然她讲的很慢,可是我还是照惯例在一旁用录音笔辅助录著音。
                  「我去林府工作时,竟少爷才三、四岁大吧,那个时候夫人还常待在府内,不过大多数照顾竟少爷的工作是在我身上。」
                  徐女士停了停,看了我一眼:「我现在也老了,再没几年也好活,有些事我就老实说吧。其实当时林府名义上是找家管,我进去后才知道除了家管以外的工作还要做保母,说真的感觉很不好。林府表面上说是有钱吧,可是对下人并不慷慨,保母和家管的钟点费不同,他们也不打算加钱,反正我也就是兼著做吧,毕竟工作不好找。
                  「竟少爷不是个好带的孩子,打小就小聪明多又不听话,我只是个下人,哪有资格去教育他,夫人越来越不常回家,整间屋里没个大人管孩子,竟少爷的脾气也越来越怪。」
                  徐女士讲到这里停了下来,不知在思考什麼,我问道:「在您的记忆中,林竟和他父母的互动如何?」
                  「哪有什麼互动。」徐女士叹道:「我在那边工作了十几年,也只见过秦先生几次,他在外面有另一个家早就是半公开的事。至於夫人也只有最初几年比较常在府内,后来就常外出,只有偶尔回来拿东西了。」
                  轻啜一口茶后,徐女士继续道:「我还记得好几次看到夫人在教刚会讲话的竟少爷打电话给秦先生,竟少爷话都讲不太清楚,只会说:爸爸,回来,回来……可是秦先生从来就没有一次接到竟少爷的电话后回来过。
                  「我知道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可是当时我的日子也不好过,丈夫工作出问题,孩子们正要上大学花钱,林府给我的薪水不涨却又找不到更好的……不知不觉我对竟少爷的态度也不太好,我想,应该是伤到那个孩子了……
                  「我印象最深刻的,那年竟少爷十岁生日,不知他搞什麼快午夜了才回家,我那天急著回家给孩子们打饭,也没多注意就走了。隔天在他房内看到满地板的塑胶碎片,我也气这孩子越大越少爷脾气,可是日后我回想起来,那应该是前一天中午秦先生秘书送来的生日礼物。我才想,也许那天竟少爷会晚归,是有原因的。」
                  记录著徐女士的自白,我突然回想起刚跟小竟认识不久时,他皮著一张脸对我笑道:「我啊,是爹不疼娘不爱,没人把我当回事。」
                  我想起我十岁生日那天,爸爸特地提早回家,妈妈帮我煮了一桌好菜,饭后我吃了好大一块蛋糕,兴高彩烈地拆著我的礼物。
                  和停下自白的徐女士,我们一起看著窗外的落日,发起愣来


                  回复
                  举报|13楼2008-03-23 20:40
                    不要让爱宠回不了家 给它一个温暖舒适的家
                    广告
                    晚上,我抱著一个厚厚的信封袋,走进位在T城市区的林宅。
                    占地七十几坪的三层楼房,我不太能够想像这里曾经住著一个孤伶伶的男孩子。
                    林竟的卧室吓人的空旷,一张床,一台随意摆在地上的电视机,几个游戏机和游戏片散落四周。偶尔会看到两三本成人杂志——都是同性恋的。衣柜里挂著的衣服虽然新潮,却数量不多,彷佛它们的主人只打算穿过几次就丢弃似的。
                    我特地看了几眼地板,想找出徐女士所说的碎片刮痕,不过很可惜,不知是林家有修理过地板,怎麼找也找不到。
                    我给自己倒杯水,坐在床沿打开带来的信封袋。里面满满的小信封,摸起来有的厚有的薄,有几个拆开过,但大多数是没被拆阅的封口状态。
                    我一封一封的打开,这是我从小竟的爸爸(算吗?)秦朗的秘书那边拿到的。里面满满都是小竟他母亲林安寄给秦朗的照片。
                    照片全都是小竟的,从刚出生的红猴子,慢慢演化成爬行动物,扶著东西走动,看著镜头露出四个小牙微笑,抱著玩具敲打镜头的破坏狂……照片数量随著小竟年纪的成长越来越少张,从原本婴儿每个阶段厚厚的一叠,到升上小学时只剩下一年一两张。
                    而照片中的小竟也一再变化,从幼儿时的大笑,慢慢变成抿嘴微笑,然后不屑一顾般的瘪嘴笑。不论哪张都在笑,彷佛那是他的保护膜一样。我回忆著脑海中的小竟,他也老是笑著,不停的笑,就连我重重伤害他、离开他的那天,他也是挤著一张变形的笑容,呵呵呵的笑。
                    从照片堆中我抽起一张背景是日本樱花的照片,照片中的小竟大概两、三岁吧,听说当时他还住在日本,小小的小竟乖乖看著镜头露出一排白净净的牙齿笑著,眼睛弯弯的,笑得很开心,很自然。
                    我多想在这个时候在他身边,保护著他,让他这麼一直笑下去。

                    我飞到日本去找过小竟的爷爷奶奶,在我过去前他们甚至不知道小竟出事了。
                    小竟的奶奶对我说:「我在小朗结婚前就知道林安的诡计,所以就算小竟再可爱,我还是无法打从心底喜欢那孩子。
                    「每当看到小竟漂亮的脸蛋,我只觉得那是一个陷阱,掉进去了,就让林安得意了。」保养得当的秦奶奶皱起了眉头,很反感地说。
                    小竟的爷爷看著我,沉思了很久才开口:「其实我一开始是不知道的,以为他真的是我孙子。」然后他开始讲起很久以前的故事。
                    这故事并不好听,内容也不是我希望听到的,可是我仍然细细记录著,试图从当中接触到小竟的存在。
                    故事中有一个老爷爷,很疼爱他虽然不常见面但可爱又漂亮的长孙,每每过年或家庭大聚时,他总是抱抱他、摸摸他的头,给他一个大大的红包。
                    可是有一天,老爷爷得知这个可爱的长孙血中并没有流著他们家的血统,而且还是媳妇偷了人后,硬逼自己儿子结婚的筹码。
                    所以那年过年时,当小小的孙子看到久违的爷爷,欣喜地扑过来撒娇时,老爷爷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抱起小孙子,而是拿出红包交给他后就转身离开了。
                    小孙子在后头想跟上他,小短腿追不上老爷爷的长脚,走几步跌倒了。委委屈屈地哭了起来,用牙牙学语的童音在后头叫著:「爷爷~爷爷~」
                    不过老爷爷没有回头,受到背叛的感觉让他铁了心离开,让女佣去照顾跌在地上的小孙子。
                    从那次过年后,小孙子就不再主动找爷爷讲话了。
                    讲完故事后,秦老爷子叹了口气,未曾再开口。我不知道他没讲出来的,是不是后悔,从故事当中我听不出来,那位老爷爷究竟喜不喜欢他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子


                    回复
                    举报|14楼2008-03-23 20:41
                      从庞大的录音及笔录资料中,我找不太到想听的内容,一行行一段段我看到的是一个孤单的身影,在周遭成人中寻求关爱,然后一次次的失败。
                      那天,当爸爸哭著对我自首那片光碟的事实时,除了震惊、对小竟的歉意以外,从我心底涌上来的还有不被信赖的打击。为什麼出事后那天,小竟不跟我坦白,不寻求我的协助。彷佛我们前一天晚上敞开心的性爱只是小竟习惯的游戏,彷佛那天早晨感觉到两人心灵的相通只是我的错觉。
                      幼稚的我只认为,如果小竟是清纯的学生,受到这种事他难以启齿还能解释,但明明是游戏人间的他,为什麼不能开口说出实话呢?
                      握著笔,我苦笑了。如果我像小竟这样经历过一次次的失败及伤害,我要怎麼相信,鼓起勇气说出实话就会得到拥抱。

                      LEE告诉我,在小竟车祸后住在L.A.的那段时间没人找过他。
                      秦朗的秘书告诉我,小竟中学时进警局还是他代为领出来的。
                      我的脑中几乎可以浮现出当时的情景,一个不满十三岁的孩子,跟著一群酒肉朋友做了坏事被关进警局内,在警方通知下一个个气极败坏的父母亲冲到警局领人,也许是母亲泪眼婆娑地牵著儿子的手离开,也许是父亲拳脚相向地拉著儿子的头发回去。然后夜深了,只剩他一个人继续坐在警局牢笼内。突然外头警员喊道:「林竟!有人来领你了!」时,低著头的他快速地抬起头来,眼里露出惊喜的光芒,却在发现来人不是他父亲的一瞬间,变暗,消失。
                      秦朗的秘书说:「看到他明显的沮丧却又硬是装出一副坚强的表情,我其实真的很想打个电话给秦先生,请他过来看看这孩子。」
                      不会有人来接他的,不论他学坏或者受伤害,也许林竟早在那时就知道了。所以当他在L.A.医院醒来后,他也没有主动问过什麼,LEE说。
                      虽然在事后我们了解到,LEE发了通知给秦朗和林安过,林安久未回家根本没有收到消息,秦朗以为林安会过去照顾,不想和她碰面因此只汇了钱给LEE。他的父母并不如原本所想的,对他的生死完全不在意,可是又能代表什麼呢?事实上小竟待在病房里,没有看到父母亲探望,也没有接到父母亲来电。在医院的夜晚里,躺在病床上的他,想的是什麼呢。

                      我并没有去找林安,不知为何我就是不想见到她。
                      也许是她那张与小竟过为相似的脸孔会让我受不了,亦或是我对她的坏印象已经根深柢固。
                      不过也许哪个都不是,我想,我只是觉得单纯的不用找她罢了。她对小竟的了解,也许是我问过的所有人中,最少的一个。
                      对林安来说,小竟是一个工具。在他还是个婴儿时,利用他的照片试图吸引秦朗回日本;当他开始说话时,教导他拿著电话呼唤一个不回家的父亲;在每一次家庭聚会中要他走向一年没见几次面的爸爸,仰视著对他来说陌生男人高大的身影说:爸爸,跟小竟回家好不好?
                      然后当她发现这些一点用也没有时,就把他一个人丢到T城,让他在一栋冷冰冰的大宅内孤单生活著。
                      我不能理解这会是一个母亲所做的事,再怎麼说,小竟体内有一半流的是她的血。亦或者,另一半是那个抢走她所爱的秦朗、让她憎恨了一辈子的男人的血的关系,可以让她丧失掉所有的母性行为?
                      我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我没有去找林安问过,也不打算去问她。

                      至於秦朗,他没有说太多,只告诉我不要去打扰程亦晨——小竟真正的父亲。
                      我也不至於那麼恶质,我知道程亦晨——算来还是我叔叔的这个人——对这件事大受打击至今还卧病在床。他原本身体就不太好,秦朗说。
                      秦朗只用简单的几句话告诉我小竟的身世,一个嫉妒的女人强暴了抢走自己男人的残疾少年,然后怀著少年的孩子逼男人与自己结婚,一个可笑到连八点档连续剧都不会用的桥段。
                      真糟糕,我想。
                      原本我还希望我问到的真相没预期的惨,至少等我到奈河桥和小竟碰面时,还可以重重拍他的肩,嘲笑他没搞清楚状况自己想太多,把好好一个大好未来弄没了。我开始思考能否编另外一个故事给他,至少让他喝孟婆汤前心情能好一点。

                      LEE,这个和小竟上床次数多到让我差点用嫉妒杀死他的男人,可说是最了解小竟的人,他在夜店勾搭到才十三、四岁的小竟,吃乾抹净后才发现他是自己客户的儿子。LEE告诉了我好多过去,好多我不曾见过的小竟。
                      LEE说,小竟其实很自悲。
                      LEE说,小竟告诉过他,第一次和男人上床,是被强迫的,可是后来觉得感觉不错,就继续下去了,那时他还没上中学。
                      LEE说,其实在发现小竟不经意流露出对父爱的渴望时,他做过很鸡婆的事,让秦朗带小竟一起出来吃过饭,可是结局很糟,饭后一个中学生拿著他父亲给的几百块人民币搭计程车离开,而且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吧找男人压。
                      「我忘不了他那时的脸孔,嘴角勾著笑,可是有点颤抖著。」LEE说。
                      只是很简单的一次机会,LEE刚好因为一件工作和秦朗在一起,秦朗欠了份资料,上了林府拿,碰到小竟在家。
                      『小竟啊,好久不见,叫叔叔。』就算昨晚才上过床,这种时候好像没能讲什麼别的台词。
                      拿了资料要离开时,LEE心念一转,叫秦朗也带上小竟,大家吃个饭。
                      秦朗僵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拒绝,LEE满意地看著小竟隐藏不住的小跳步上楼换衣服。
                      餐馆是秦朗挑的,口味好,装潢不错,价钱也不低,LEE觉得那晚气氛不错,虽然大多是自己跟秦朗谈工作,或是自己跟小竟聊学校。
                      一直到迈出饭馆,秦朗对他久未见面的儿子说:「太晚了,你坐车回去吧。」手上厚厚一叠人民币,够他儿子坐计程车绕T城一圈还有够。
                      LEE亲眼看到小竟的笑脸,由原本的欣喜满足失去颜色,只有嘴角还是上扬著,以很不自然的角度。
                      小竟说:「嗯。谢啦!爸。」勾著颤抖的嘴角,拿了那过厚的一叠钞票,坐上计程车离开。
                      很明显的车子并不是往林府方向开去,可是秦朗不知是没注意到,还是不在意。
                      那天晚上LEE和秦朗分开后去林府找不到小竟,最后在他常去的酒吧中找到他,那时小竟正被当晚第六个上他的男人压在身下呻吟


                      回复
                      举报|15楼2008-03-23 20:41
                        我想到很久以前,当我怀疑自己喜欢上小竟,那时找到的一本通性练心理学书籍。里面提到所谓的受虐儿童,最多的是受到暴力对待的孩子,第二,是被极度忽略的孩子。他们长大后比一般人更容易感受不到性别的划分,而成为通性恋者。
                        我想到小竟,是否在他滥较的背后,透过SEX他想要什麼?母亲的拥抱?父亲的关爱?或者是自己的存在?

                        LEE叫我不要再记录下去了。他说,你问上百个人,也不会问到一个让你听到快乐的过去。
                        可是我没办法,我一停下就会坐立不安,觉得这不是我该待著的地方。
                        T城、日本、L.A.,只要是有小竟存在过的地方我都会去走走,寻找著与他曾经有过交集的人,问著小竟的过去。
                        我就像只离陆鸟,当我展翅飞离了大地,回过头才发现陆地不见了,我急忙四处寻著,偶尔碰著了小船,停一下,与舵手聊聊天,可是这不是陆地,没过一阵子我便开始不安了起来,我要寻找那块地方,那块名为小竟的陆地。
                        飞了好久,不停摆动的翅膀开始疲惫,我想过不久我就会失速摔落海洋里。
                        在那之前,我想,我就写本小竟的传记吧,下笔第一句要怎麼写好呢?这样吧……

                        他名叫林竟,林这个姓氏是除了相貌以外他母亲唯一给他的东西,单名竟,竟然的竟。

                        完 2007/12/6

                        原本难产中的卓文扬自白文,突然今天公车中文思泉涌,这是卓同学附身吗?
                        连蓝大大也曾自我表白过讨厌的卓同学,我自己只觉得他是个倒楣的男人。
                        他若不是被小竟喜欢上,今天应该也只是某位路人甲,顶多是和小竟同班过的暗恋者一号君。
                        偏生小竟就是看上了他,把感情给了他,身体给了他(虽然这个给过很多人),但却又没有勇气把信赖也给他。
                        结果就是卓同学被搞得团团转,搞丢了小竟,搞砸了人生,还被一干同人女贴上『没用的男人』的标签,连身生母亲的蓝大都公开说不喜欢他。
                        他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大学生啊……(心之音)
                        以耽美小说的小攻君来说,他太没有特色。
                        真爱上的话,管他是被你爸上过或是上过你爸(呃…小辰……),就应该勇往直前对小受表白,表白的同时不忘顺便抱到床上压一压,这才是耽美小攻的正确行为模式。
                        不过,凡人的卓同学选择了逃避,就平常人思考来说,很正常的选择。
                        如同不能要求鸟去了解鱼为什麼一定要在水面下呼吸一样,要卓同学了解小竟的乌龟心态,也太困难了。
                        那就,等到鸟儿飞累了,落入水中与鱼儿相会时,也许,就能搞明白了。

                        有怪字、怪词,对不起去问百度呀


                        回复
                        举报|16楼2008-03-23 21:11
                          看了 好让人难


                          回复
                          举报|17楼2008-03-23 21:54
                            对于小竟来说,真正让他能够信任和依赖的人惟有LEE而已
                            父亲,母亲,只是给了他生命,却也毁了他;卓文杨,小竟真正爱过的人,却给了他最痛苦最卑微的回忆……

                            可能这也是蓝大无法再写下去的原因吧,这样的孩子,小竟,还只是一个孩子,经历这么多,真的还会有幸福的结局吗?也许,那也是奢侈的…


                            回复
                            举报|18楼2008-03-23 22:05
                              无处可寻真的无处可寻了...


                              回复
                              举报|19楼2008-03-24 08:40
                                好悲伤的


                                回复
                                举报|20楼2008-03-24 19:15
                                  小竟太可怜了,每次看到他都忒心酸.
                                  因此不喜欢给他不幸的人,陆风尤其不值得被原谅.


                                  回复
                                  举报|22楼2008-03-24 19:56
                                    我一直都觉得林竟是个可怜的孩子,不幸的身世,父母对自己没有感情,本来就不是爱情的产物,又过着那样的生活,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最后又演变成那样。
                                    很希望小竟能幸福,只是不知道,这份幸福,卓文扬能给吗


                                    回复
                                    举报|23楼2008-03-26 15:10
                                      难受。。
                                      文笔不错
                                      可是颠覆了亦晨和秦朗的形象
                                      算不算颠覆啊
                                      我受不了这点


                                      回复
                                      举报|24楼2008-03-26 16:23
                                        我只爱小


                                        回复
                                        举报|25楼2008-03-28 11:11
                                          蓝大的文我至少都看了两遍,只除了秦朗和程亦晨的那两篇(不过这两篇与本也就不是蓝大写的)。因为是先看的无处可寻,后来再看了陆风和程亦辰,看完了这几部就对那两只很没好感了,一想到就觉得有点厌恶,以至于一直放在那里。看完这个同人这种厌恶感更甚。
                                          可怜的小竟,其实,如果全部失忆了该多好呢。爹不亲娘不爱的童年,有什么好记得。千人骑无人理的过去,有什么好记得。被欺骗被背叛被不信任被不期待的现在,有什么好记得。在那些暗沉沉的过去,我看不到丁点的希望。偶尔出现的亮光,伸出手去想抓,却发现只是朝生暮死的萤火虫光,湮灭后只让人更加绝望。
                                          可怜的小竟,宁愿你全部忘记


                                          回复
                                          举报|26楼2008-08-24 19:57
                                            作者太坏了.小竟已经很可怜了.为何还要吝啬于给他一个happy ending呢!恨,恨这个系列伤害小竟的所有人!恶心人的王八蛋杀千刀的陆


                                            回复
                                            举报|27楼2008-10-20 17:35
                                              哭了。。。楼主,太虐了 不要这样对小竟啊


                                              回复
                                              举报|28楼2009-12-14 12:48
                                                之前小竟太可怜了,所以希望之后的他是最最幸福的!!


                                                回复
                                                举报|29楼2009-12-15 17:4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