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吧 关注:56,843贴子:627,253

【录入】少年阴阳师第22卷 抛开一切恐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08-03-06 15:50
    完成前禁水=__,-


    回复
    2楼2008-03-06 15:53
      少年阴阳师第22卷 抛开一切恐惧

      她知道,她的这条命本身就是罪。
      那么,再增加一两条罪过,也不会改变什么。

      1

      阴历八月过半,太阳升起的时刻便开始逐渐推迟。
      仰望着黎明将至的天空,十二神将之一天一眨了眨眼。
      东边的山脉渐渐变为紫色。
      秋意渐浓。树叶的颜色慢慢染上了红和黄,微风吹过,令人感到舒心的微微凉意。
      十二神将能够感觉到冷暖,却不会像人类那样会受到影响,最多只是能体会到季节变换罢了。
      但是,继承了人类巫女血脉的她,拥有的是半人半神的身体。对风和水的温度,还是相当敏感的。
      垂下双眼,天一皱起眉头。
      这里,是远离道反圣域,意宇郡郊外的某座山中。
      她趁天还没被黑暗支配的时候离开了圣域。
      天一面前有一个小小的瀑布,飞溅的水花打在她的脚边。
      气温一天比一天低,这应该是今年第一个清冷的秋晨吧。
      此刻,有一个人影,正专心致志地接受从大约三丈的高处落下的流水的冲洗。
      她就是道反大神之女风音。风音双手合十,已在瀑布下站了约半个时辰。她的口中一直念念有词,只是被水声掩盖住了听不清楚。或许是用来统一精神的神咒,也有可能是用来除灾辟邪的祝词。
      黎明时分的风比夜晚时的更凉。刚才天一将手伸进水里试探温度的时候,被水的冰冷吓了一跳。
      这里完全感觉不到人类的气息,四周充盈着的,是在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中才有的清冽大气。
      这里就是所谓浑然天成的圣域。的确,天一能感觉到那些无形的自然精灵们的气息。
      瀑布下的风音仅仅身穿一件单衣,哪怕站在远处也能看见,她的皮肤已经苍白了。
      她应该已经冻得不行了吧。虽说是半人半神,但这样的行为还是会给她的身体带来不小的负担。
      天一张开嘴打算阻止,但耳边嘈杂的水声让她犹豫了。
      “……没想到还得这样净身……”
      端庄秀丽的脸上微微透出一丝犹豫,天一轻轻叹了口气。
      离道反圣域遭受九流族袭击,过了大约一个月。
      被瘴气之云倾注而下的雨水沾污的大地,只用了半个月就恢复了原有的样子。
      仅仅用这么短的时间大地便复了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从不现出真身的比古神们的努力。
      自从人界复原以来,风音每天都会到这个瀑布来净身。
      道反的圣域与人界的时间流逝速度不同。风音每次都是算准了时间,趁人界天黑下来的时候离开圣域,直到天空完全亮起来为止,才淋得浑身湿透地回去。
      六合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但风音却没让他说出去。
      直到天一和勾阵察觉到风音和六合有时会离开,前去询问时,他们才说出了真相。
      然后,风音拜托她们,不要告诉道反巫女和守护妖们。
      从那之后,天一便替六合前往风音净身的场所。虽然六合会一直陪她们走到半路,但一听到水声他就会止步,然后一直留在原地等待风音等人回来。
      在天一和勾阵察觉到之前,也一直是如此。
      他或许是怕自己在场会打扰风音,也可能是想为她当守卫,防止其他人贸然接近。当然,也可能有其他理由,不过天一并不打算追究。
      因为持续的降雨,瀑布的水量比以往增加了不少,从岩石被冲刷成的形状就能看出来。水势应该也更大了吧,光是硬撑着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站在瀑布下,对普通人而言,似乎就已经很困难了。
      人类净身的目的,是将不需要的东西全都消除,从而为身体注入灵气和神气。净身一词的词源据说是“削身”和“注灵”。
      感觉到背后气息的天一静静回过头。
      背后出现的,是同为神将的勾阵的身影。
      “勾阵,怎么了……”
      天一疑惑地眯起双眼。勾阵浅笑着回答道。
      “守护妖们也注意到风音不见了,刚才在到处找她,我就把风音净身的事告诉它们了。我觉得我们这边还是先告诉它们的好。”
      “这……”
      眨了眨眼,天一回头望向瀑布。风音似乎还不打算出来。
      站在天一身边的勾阵抱起胳膊。
      瀑布潭很深。风音正站在一块从瀑布潭内部突出的岩石上。
      湿润的岩石很滑,而且——
      勾阵单膝跪下将手伸入水中,接着轻声叹息道。


      回复
      3楼2008-03-06 15:55
        “很冷啊,她每天都会去吗?”
        “是啊,不过她说,这样还不够……”
        低头注视着伸入水中的右手手掌,勾阵眯起眼睛。
        风音的觉醒按理来说不应该那么快。要不是与九流族的那场战斗,风音原本应该在往后数年,甚至数十年里一直沉睡在那蓝色屋顶的宫殿中。但既然已经醒来,她也只能顺其自然,无法再重新回到昏睡中了。
        风音的力量很强,为了使用这力量,她的身体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但是,这个曾经两次身负濒死之伤的身体,是无法承受她这般强大的力量的。
        而现在的净身,就是她为调整身体状态而进行的。并非“削身”而是“注灵”,为此,她将自己逼到了极限。
        她想通过逼迫自己到极限的行为来唤醒宿体中的生命力和再生力,以此来代替自己没能获得的“时间的治愈”。
        望向水中那时隐时现的白色面庞,勾阵开口道。
        “……你知道吗,天一。”
        “什么?”
        天一眨了眨眼,只见勾阵微笑道。
        “最近我用水镜和玄武通了话,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
        “有趣的事……?”
        天一回忆起来道反之前,玄武那死气沉沉的表情。她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没见过他了,在偶尔通过水镜与朱雀的交谈中,天一听说玄武的状态似乎正在逐渐好转。
        由于天一基本上都守在道反巫女和风音身边,所以她很少通过玄武的水镜与都中的晴明和朱雀对话。而相对的,正在道反静养的勾阵因为没有别的任务,所以只要一有空就会通过镜子与小怪聊聊天。
        他们之间对话的内容也不过是什么“今天都中的情况如何、道反的情况如何、昌浩今天怎么样、晴明今天怎么样”之类的报告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这当中自然也包含了关于天一和六合,以及风音还有道反的守护妖们的事情。
        “春天的时候,我和腾蛇他们先回了都里,玄武和六合则以使者身份赶赴道反,大家是分头行动的。”
        天一颔首。这些情况她也记得。
        从那时到现在才过了半年,但因为实在发生了太多事,天一甚至觉得仿佛已经过了许多年一般。但即便如此,在身为神将的天一眼中,这点时间其实也不算什么。
        “记得晴明大人是为昌浩大人求出云石才前往道反大神处的吧。”
        “是的。而玄武趁那次机会,看到了风音沉睡的宫殿。”
        ——那是小姐长大的宫殿……现在,她在那里静静地沉睡着。
        据说在听了大百足的话之后,玄武瞠目结舌。
        他说,那不就意味着,那是殡宫吗。
        百足没有回答。而玄武则将这理解为对方表示了肯定。不过——
        就在几天前,玄武端坐在水镜前,平时一向温和淡定的他极为罕见地带着满脸愤怒说道。
        “大百足没有否定我的话,可事实上,风音并没有死,只是在沉睡着而已。就算我和六合是外人,对我们撒这种谎也太过分了吧。”
        听了这话,勾阵觉得,玄武的说法也有一定道理。
        不过,昨天将这话转达给正巧在圣域碰上的大百足时,这位守护妖却斩钉截铁地表示了否定。
        “百足阁下究竟是怎么回答的呢……?”
        天一仰头问道。勾阵答曰。
        “它说,‘我不记得自己回答过那是殡宫’。”
        “……啊,如果是这么说的话,确实没错。”
        百足说的是,静静地沉睡着。而玄武擅自将这句话错误理解了,虽然百足没有表示否定,但也没有肯定,仅是这样而已


        回复
        4楼2008-03-06 15:55
          “我推测,与其说是百足没有告诉玄武,不如说是它不想让六合知道吧。”
          天一对站起身的勾阵报以一个苦笑。
          “恐怕正是如此,我的意见也和勾阵相同。”
          “对吧?”
          趣味盎然地笑着,勾阵将目光移向了瀑布。
          “……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
          天一浅笑着望向别处。
          今天的净身比往常花费了更多时间。树木的缝隙中,出现了从来不曾在这里现身的六合。她或许是顾忌到了这一点才迟迟不出来吧。
          堪比京都初冬季节寒风的冰冷空气拂动了树丛。
          天已经亮了不少,很快太阳就会升起了。
          与天一一样,注意到六合气息的勾阵将头转向六合。
          “怎么了?六合,你会到这里来还真是少见。”
          六合目光有些闪烁。天一和勾阵见状显得有些意外,为什么他会显得如此疲惫呢。
          “发生什么事了?”
          天一注视着高个子同伴,只见这个少言寡语的神将简短地回答道。
          “……嵬找来了。”
          “……原来如此。”
          光是这几个字勾阵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天一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那是只小小的黑色乌鸦。它过来的目的不外乎那一个,大声质问他为什么在小姐净身时没有守在她身边,以及,提醒他有什么万一的话一定得挺身而出保护小姐。
          从六合疲惫的表情中,很容易就能联想到。
          忽然,水声乱了。
          三双眼睛同时看向了瀑布,紧接着,只见黑色的披风一闪。
          六合不顾被水淋湿跳下了瀑布,将倒在岩石上的风音挡在身下后把她抱了起来。从紧贴着皮肤的单衣上滴下的水,冰冷得仿佛就快要结冰。失去了血色的脸颊和脖子上几乎没有了温度,要不是她的胸口还在起伏,或许没有人会认为她还活着。
          回到勾阵她们身边的六合正要放下风音的时候,风音缓缓睁开了双眼。
          “……啊……对不起……”
          虽然一开始有些吃惊,但她还是立刻明白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急忙想要站起身以示自己没事。只是她纤细的双腿还是有些踉跄,六合急忙上前扶住了她。
          “我们回去吧,守护妖阁下们在为您担心呢。”
          明白天一话中有话的风音有些为难地笑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一直没说……但已经没事了,今天是最后一次。”
          本来不想惊动大家的,风音有些抱歉地说道。
          与一脸疑惑的天一相同,勾阵和六合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勾阵问道。
          “什么意思?”
          拨开贴在额前的发丝,风音小心翼翼地回答。
          “有一个是我但又不能完全算是我的人在这里,每个人都拥有这样的一个存在,或许称呼这个存在为自己的神才是最为恰当的吧。她比我更了解我,而今天,她告诉我可以结束了。”
          风音边说边自然而然地抱起了胳膊。她麻痹的感觉正在逐渐恢复,已经开始感觉到寒冷了。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天一。”
          “不用……”
          天一静静地行了个礼。
          被浸透了的单衣又冷又重。风音用通力吹散了单衣和头发上的水。
          这样的季节光穿一件单衣是不够的,但她却显然并不在意。
          “不冷吗?”
          六合问道。风音摇头,随后,仿佛是为了安慰他似地笑道。
          “没关系,我不怕冷。大概是因为继承了父亲血脉的缘故吧。”
          身为人类女孩,同时也是神之子的她,最近经常会绽放出这种无忧无虑的笑容。
          时间正在一点一点治愈着她的心。并且,自己的这位沉默寡言的同胞也给了她很大的帮助。
          在一边静观着风音的变化的勾阵这样想。
          原本勾阵的目的就只是单纯的静养,她的神气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是时候该回京都去了。
          虽然能通过水镜对话,但毕竟比不上亲眼见到对方。天一一定很想早点见到朱雀吧。
          回忆起此刻在京都的那几张面孔,勾阵微笑起来


          回复
          6楼2008-03-06 16:51
            ※ ※ ※ 凝望海蓝录入 ※ ※ ※

            手中捧着刚缝好的衣服走在廊下的彰子,漫不经心向北边的窗户瞥了一眼。
            雨下个不停。差不多还没到八月时雨就开始下了,直到现在。
            就算不下雨时天也是阴的。想到这儿,彰子才记起这几天一直都没能看到太阳。
            彰子望着天空,暗忖不知什么时候天才能放晴,这时,她察觉到了房顶上有一个高大的人影。
            彰子停下脚步眨了眨眼。
            “朱雀……?”
            十二神将之一朱雀丝毫不顾忌自己会被雨淋湿,他站在屋顶上,眺望向天空的另一边。
            向着西边。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彰子明白了。
            他视线的尽头,是遥远的西方国度,出云国。
            天一和勾阵以及六合,已经在出云滞留了一个多月了。
            看着他心事重重的样子,彰子有些心疼。这一个多月里朱雀只是偶尔通过水镜和天一说过话,难怪他会感到寂寞啊。
            那个人不在身边,所以很寂寞。
            这种心情彰子很理解。今年春天到夏天为止,昌浩曾离开自己身边足足三个月。
            而在夏天结束的时候,自己也离开了这座宅子。
            虽然只在这里住了还不到一年时间,但这里已经成了彰子的家。
            彰子只觉得一种熟悉的气氛包围了自己,不禁舒了口气。
            “咦,彰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彰子回过头,背后站着的是双眼瞪得滚圆,刚从大内里回来的昌浩。他的脚边还跟着白色的小怪。
            “你们回来啦,昌浩,小怪。”
            昌浩伸出手,打算从面带微笑的彰子手中接过衣服。但彰子却将手缩了回去。
            “不用,我拿去就行。”
            “可这是我的吧。”
            “是啊,不过我会仔细收好的,放心吧。”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怪在一边注视着二人随意的谈话,忽然它站起身,捅了捅昌浩的侧腹。
            “嗯?干什么,小怪。”
            昌浩一脸诧异地看着小怪眯起的眼睛。
            “昌浩,你忘了说一句话。”
            “啊?呃,啊——啊啊!”
            正视着彰子,昌浩开口道。
            “我回来了,彰子。”
            刚才昌浩没有回答彰子的问候。小怪闻言,满意地点点头,抬头看向彰子道。
            “对了对了。‘我回来了’这句话怎么能少呢?”
            彰子开心地笑了


            回复
            8楼2008-03-06 21:32
              想摸到真正的书而不是手机…(捉狂)


              回复
              13楼2008-03-06 23:00
                .....明天杀去书店看看...= =++


                回复
                14楼2008-03-06 23:08
                  2

                   ※ ※ ※ 凝望海蓝录入 ※ ※ ※

                  晴朗的日子里能清楚看见的地平线,此刻在大雨中变模糊了。
                  少女站在峭壁边缘眺望着大海,这时,她身边的随从悄声开口道。
                  “斋小姐,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声音低沉而平静。少女抬起双眼。
                  她大概刚满十岁,可尚且稚嫩的脸上却是英气十足。垂在后背的长发漆黑,更是衬托出了她皮肤的白皙。
                  从少女的角度是看不见高个子随从的长相的,因为他正架着自己的衣服为少女挡雨。但此刻这位随从脸上的表情,少女却是知道地一清二楚。
                  随从大约刚过二十岁,令人感觉可靠而干练。或许是因为海风的关系,他有一头略带红色的有些凌乱的短短黑发。他身穿无袖净衣,腰系紫色细带。护着整个小臂的护手甲是如夜般的黑色。现在,他正将自己的无袖外衣架在少女头上,以免少女被雨淋到。
                  少女几乎没有沾到雨水,而这位青年随从却只能任由大雨将自己淋透。
                  “——益荒。”
                  稚嫩的嗓音充满了威严。这声音穿透了雨幕,波浪声也没能掩盖住它。
                  “是。”
                  “这波浪,连接着什么地方呢。”
                  注视着拍打在岩壁上的波涛,少女向前迈进一步。被雨打湿的岩石非常滑,面前就是悬崖。海面在数丈之下。虽然不知道具体有多高,但可以明白的是,一旦落下便定无生还可能。
                  被唤作益荒的青年认真地回答道。
                  “我的君主说,那里不是现世,而是另一个世界。”
                  少女眨了眨眼。
                  “……在那里,我们的公主也就不会痛苦了吧。”
                  少女淡淡地说道。益荒的表情没有改变。
                  “公主不会痛苦了。”
                  他的双眸有些颤动。但这一细微的颤动立刻消失了,目光随即恢复到了原先的平静。
                  “……是啊。”
                  轻拉了一下青年的衣服,少女转过身。
                  “回去吧,大家都等着。”
                  “遵命。”
                  刚迈出脚步,少女发现那遥不可及的大海,此刻如同隔着一层雾气般朦胧。
                  “陛下的公主呢?”
                  配合少女平缓的步伐,益荒也慢慢地前行。
                  “因为要到我们这里来,所以正在做准备。不过,我想准备得应该差不多了吧。”
                  “是吗。”
                  少女点点头,垂下双眼。
                  “时间不多了,快走。”
                  “遵命。”
                  在雨中行进的二人,最终消失在了苍郁的树丛中


                  回复
                  15楼2008-03-07 12:38
                    ※ ※ ※ 凝望海蓝录入 ※ ※ ※

                    冒着雨终于到达了大内里阴阳寮的昌浩,用准备好的手帕擦了擦脸之后叹了口气。
                    “老是下雨,真讨厌。”
                    昌浩脚边的小怪就着顺屋檐流下的瀑布般的雨水,开始仔细地洗起四肢的泥来。
                    “是啊,每天都下,我都烦死了。”
                    小怪一脸厌恶的样子实在非常有趣,昌浩不禁微笑了起来。
                    天空阴沉,中午如同傍晚一样昏暗。
                    昌浩从出云国的道反圣域回到都中,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乞巧节,都中已是一片秋色。
                    斋戒过后昌浩一直都在忙于处理堆积下来的工作,等回过神来他才发现,已经进入了八月。
                    工作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只是每天按时离家,去阴阳寮完成自己的工作。回家的时间总比规定时间晚上很多。
                    好久不曾享受这种单调却也平和的生活了。
                    自从回来以后,昌浩一直没有去巡夜。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也是打算巡夜的,但现在没有什么重大的事件,所以以阴阳寮的工作为最优先。
                    现在想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真是卷帙浩繁啊。”
                    被委托在藏书库寻找书卷的昌浩不由得自言自语。
                    正在书架最高处帮助昌浩一同寻找的小怪闻言探出了头。
                    “嗯?”
                    “嗯,我在想,来到这里工作一年多了,不过好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只管寮里的工作就可以了,其他什么都不用想呢。”
                    动动白色的长耳朵,小怪挠挠额头。
                    “啊……被你这样一说,也是啊。”
                    “小怪,你那里有吗?”
                    “嗯?啊,找到一卷,丢下来了啊。”
                    “好。”
                    稳稳接住小怪扔下的书卷,打开确认了一下其中的内容。嗯,没错。
                    “谢谢。呃,还有……”
                    除了放在上方的书卷,其他必需的书卷都放在凭昌浩的身高可以够到的书架上。
                    昌浩仔细地对照着手中的书卷以免弄错,如果少拿或拿错了又得费功夫来找一遍。
                    “好,找齐了。”
                    昌浩抱着书卷走出藏书库,小怪跟着就关上了门。
                    “谢谢啦。”
                    “嗯。”
                    因为周围没有人,所以二人能这样交流。如果有旁人在场,无论昌浩有多忙,小怪也只能旁观。
                    小怪蹿到昌浩的肩头坐下摇摇尾巴,与他一同前往阴阳部。
                    普通人是看不见小怪的,虽然它的体型相当于一只大猫或一只小狗,但几乎让人感觉不到重量。它可能是用通力调整了自己的体重,不过昌浩很好奇,原本它究竟有多重。照理说来它应该和红莲一样重,可红莲又有多重呢。神将的体重应该和人类没什么不同吧。又难道说,他们身体组织的质量和人类不一样吗?
                    神将和人类不同吗?那么,化作人类形态的高龙神的体重又有多少呢?
                    等等等等,此类并不重要却令人介怀的问题其实还是不少的。
                    昌浩向肩上瞟了一眼。小怪察觉到他的目光,便将又大又圆的红色双眸转向他。
                    “嗯?”
                    “我在想,小怪真轻。”
                    “我也可以变重啊,只是那样会惹不少麻烦。”
                    “别变重,肩膀会痛的。”
                    “对吧。”
                    一边闲聊着一边走向阴阳部的昌浩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抬眼望向被围墙和大门包围的内里方向,正确说来,应该是内里的上空。
                    学着昌浩的样子,小怪垫起脚尖摒息凝视乌云密布的上空。
                    “……果然有股可疑的气息。”
                    小怪深沉地自言自语道。昌浩默默颔首。
                    去年夏天遭受火灾的内里现仍在重建。原本只剩一个半月的工程,却因为连日阴雨被迫延迟了。
                    天皇与后妃们现在都移居到了一条的今内里,但内里也并非因此而空无一人。
                    除了重建内里的工人们,在没有遭受火灾的殿舍内,还和以前一样住着女官和仆佣。
                    他们之中有在温明殿侍奉的高级女官,所以还有不少担任她们侍卫的武官也驻守在内里中


                    回复
                    17楼2008-03-07 17:53
                      内里的氛围有些怪异,这是昌浩重新开始入内工作之后才听说的。那时候是阴历七月月末,他正忙着写历书,所以记得很清楚。
                      虽说内里情况有异,但这种传言毕竟不能公开谈论。把这一消息告诉昌浩的,是他的长兄成亲。
                      成亲也表示,当初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最先察觉到异变的,是与昌浩同时接触到妖异的污秽,在结束长期斋戒之后重新开始工作的藤原敏次。
                      “内里啊,我们又没进去过。”
                      昌浩含糊地嗯了一声,小怪见状动了动耳朵回答。
                      “嗯?不是吧。”
                      “啊,什么时候。”
                      不记得了。虽然自己是阴阳寮的人,但地位却非常低,属于小喽啰中的小喽啰。想穿过数道大门走进天皇居住的内里,简直等于做白日梦。
                      “爷爷的话,倒是可以因为陛下的召见而参内……”
                      见昌浩皱起眉头,小怪晃了晃一边的耳朵。
                      “不对不对,你应该在晚上偷偷潜入过吧。”
                      “晚上?……啊……”
                      被红色双眸凝视着的昌浩,终于回忆了起来。
                      冬天的夜晚。那时自己曾在都中四处寻找黄泉的瘴穴。为了追寻被风音带走的内亲王脩子的行踪,自己曾被太阴的风带进过尚在重建中的内里。这样说来的话——
                      一边在昌浩肩上保持着平衡,小怪一边用后腿挠着脖子。
                      “当时你偷偷溜进去,然后就被拖进瘴穴了。也难怪你不记得。”
                      昌浩眨了眨眼。
                      “……嗯。是啊。”
                      那时候。
                      昌浩脚刚一沾地就被拖进了瘴穴,被迫与小怪分开了。
                      他和太阴、玄武还有六合在一起。而小怪——
                      “……”
                      昌浩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摸起了正在挠脖子的小怪的背。
                      “嗯?”
                      小怪有些诧异地停下了动作,回头看着放在自己背上的手。
                      “怎么了?昌浩。”
                      “啊……没什么。”
                      昌浩表情复杂地缩回手,眼神也变得有点茫然。
                      那时,与昌浩分开了的小怪,红莲,中了风音的缚魂之术。他的魂魄被黄泉的瘴气吞噬,身体被黄泉的尸鬼侵占。
                      在一言不发的昌浩肩头,小怪用后腿直立起来,将前爪举在额前说道。
                      “嗯,从这里果然看不到啊,如果到房顶上说不定还能看见……不如干脆爬到内里的围墙上……”
                      昌浩注视着小怪的侧脸。此刻,它的心中是否还隐藏着什么解不开的纠葛呢。还是说,对于那段经历它早已不再介怀了。
                      在道反的圣域,苏醒过来的风音究竟对小怪说了什么,昌浩并不知道。当时自己与八歧大蛇激斗正酣,根本没空去在意那些,而等事态平息下来之后,自己就立刻动身回到了京都。
                      昌浩根本没有和风音说上话的机会。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昌浩对于风音并不了解,而风音也只在有必要的时候才和他说话。
                      啊啊,不过在分别之际,风音曾一脸凝重地向自己道歉。那时候,二人算是好好聊过一次吧。
                      不过,当时也只顾得上说些场面话而已。
                      如果还有机会,昌浩希望能和她好好谈一谈。
                      昌浩只顾着望天沉思,根本没有注意有个人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先一步察觉到有人到来的小怪移动到昌浩另一边的肩膀上,用尾巴拍了拍昌浩的背。
                      “嗯?”
                      昌浩猛地抬起头,在发现身边藤原行成和敏次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时,不禁大吃一惊。
                      “哇!?”
                      昌浩后退了几步,敏次见状板起了脸。
                      “怎么了,昌浩,见到别人来怎么能这样。”
                      “啊!啊啊,不是的,对不起,我只是……”
                      出人意料的人物出现在了出人意料的地方,会吃惊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可真是被吓了一跳。
                      手中的书卷眼看就要滑落,昌浩急忙将它们重新整好。这些东西很重要,如果当着敏次的面把它们弄掉,自己可就惨了。
                      “昌浩,就算连日阴雨让人心情郁闷,你也不该站在这里发呆吧。”
                      敏次挑眉道。行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算了吧,敏次。你刚才不也是注视着那边的天若有所思么。”
                      “那是——”
                      敏次急忙反驳。
                      “内里的上空好像有种非同一般的气息……不过我没有阴阳眼,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昌浩眨了眨眼。
                      虽然没有问过敏次的想法,不过不出所料,他果然一直都很在意。
                      “还是应该等确认之后再向成亲大人汇报的,我在反省,当时不该说得那么快。”
                      “是吗?我倒是认为这是阴阳师的直觉,对此报以信赖也没什么不对啊,昌浩你不这么觉得吗?”
                      见话题被转到自己身上,昌浩一时慌了神


                      回复
                      21楼2008-03-07 19:54
                        亲爱的好勤奋>.<~~加油吧XD


                        回复
                        22楼2008-03-07 21:19
                          “啊?……呃……”
                          该怎么回答呢。
                          昌浩肩上的小怪一脸不悦地抱起了胳膊,还用后腿使劲踏着他的肩。
                          “等等!”
                          在小怪的踩踏下昌浩的身体不禁歪了歪,眼看有卷书就要滑落下来,昌浩急忙调整了姿势。
                          有点疼。装出一脸若无其事的昌浩在心里这样抱怨道。
                          而小怪则眯起了眼睛,气势汹汹地说道。
                          “听好了行成!具有所谓值得信赖的直觉的阴阳师,只能是昌浩,或者晴明!值得信赖这个词只能放在这两个都中首屈一指的人物身上!那种冒牌无能阴阳师的直觉,不过是他自己钻牛角尖在那里胡扯八道说梦话而已!”
                          小怪在耳边怒吼真是烦人啊,昌浩边想边情不自禁地望向远方。
                          在察觉到行成和敏次都在注视着自己之后,昌浩急忙回答道。
                          “敏次大人既然有这种感觉,那就应该重视。兄长也是这样说的。”
                          敏次吃惊地瞪大了双眼,而行成则愉快地笑道。
                          “果然啊。”
                          “是、是的……不过,我的修行还完全不够……”
                          虽然敏次的神情有些惊慌,不过他心里应该很高兴吧。毕竟不光是行成,就连成亲都认可了他。
                          “等等等等等等——!”
                          小怪继续怒吼。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呢,真希望有人能分担这样的痛苦。
                          要是六合或者勾阵在该多好。昌浩打心底盼望他们快点回来。回到京都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迫切地盼望见到他们。
                          小怪虽然叽里咕噜抱怨个不停,但行成和敏次根本听不见。
                          “……昌浩?”
                          忽然背后响起了一个有些疑惑的声音,这真是老天帮忙啊。
                          行成和敏次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那里。
                          “哦,昌亲阁下。”
                          昌亲开朗地笑着对行成行了个礼,接着站到昌浩身边静静开口道。
                          “好久不见了,行成大人,还有敏次。”
                          “您好。”
                          敏次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昌亲见状眯起了眼,随后,他拍了拍昌浩的背。
                          这个动作仿佛在安慰昌浩一般,昌浩只觉得心里有些感动。
                          谢谢你,兄长,我不是孤身一人啊。
                          昌亲能看到小怪,也能听见它的声音。虽然天文部离昌浩等人还有相当的距离,但看样子是因为小怪的怒吼,弄得昌亲以为出了什么事,所以赶了过来吧。
                          “行成大人会站在这里和别人聊天,还真少见。”
                          听了昌亲的话,行成苦笑道。
                          “很少见吗,我其实也经常会和别人站着聊天的啊。”
                          “这话确实没错,不过您如此忙碌却还有这份闲情逸致,着实令人佩服啊。”
                          行成的表情阴沉了下来。
                          “……问题就在这里。”
                          三人将诧异的目光投向行成。这位身兼右大弁与藏人头二职的出色官吏,一脸凝重地深深叹了口气。
                          “连日阴雨推迟了内里的重建工程,这让我很为难。木工寮的工匠们都在说,雨不停就不能继续作业。而事实上,木材被淋湿后尺寸也会发生改变。陛下对这件事也很担心。”
                          行成每天都会前往天皇现居的今内里报告工程的每日进展和商讨政事,然后再从那里赶来大内里。每天都非常繁忙。
                          而如此忙碌的行成会抽空来到阴阳寮,或许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能放松一下。
                          至少在和敏次交谈的时候,他说话不用绕弯子,也不用去顾忌太多东西。
                          虽然只是一点,但确实能得到放松。
                          对于身为官员的行成的辛苦,昌亲多少能理解一些。身为参议女婿的兄长成亲,在工作时也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话,做错事。而成亲也只有在与弟弟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松一口气。
                          “……对了。”
                          忽然,行成开口道。
                          “没记错的话,昌亲阁下是天文部的吧。”
                          “是的。您有什么事……”
                          行成抬头仰望阴沉的天空。
                          “这雨不知会下到什么时候,不是吗。其实是这样的,刚才我收到报告,鸭川的堤坝崩溃了。”
                          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自从昌亲到来后一直沉默至今的小怪忽然灵光一闪,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回复
                          24楼2008-03-08 15:15
                            亲爱的加油啊
                            小羽等着你更文哪


                            回复
                            26楼2008-03-08 17:50
                              小海你太好了,偶等到现在还未见到22卷,现在总算看到了,谢谢!
                              小海要加油啊!!!!!!


                              回复
                              27楼2008-03-08 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