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吧 关注:28,734贴子:527,728
  • 28回复贴,共1

【火凤燎原同人】【找死】初雪(华佗X郭嘉,BL向清水,不喜勿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免责声明】
请用户在读文前认真阅读本贴,如因遇到本贴中提示的内容而触雷,拒绝拍砖。  

本文为R级贴,请未成年用户(18岁以下)自觉拒绝阅读本文内容,否则一切后果概不负责。

【提示】
历史无知:本文写作目的在于自娱娱人,与历史无关,并因作者知识浅薄,对历史事件基本无视 
耽美:文章包含男男相恋的耽美设定,非喜勿入 
暗黑:文章情感偏向无望、死亡等格调 (?)



(伯爵我葫芦画得是不是很像= =||||b)
恩。我的本意其实是不想雷大家的。但是文笔不好历史无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请认真阅读第一贴,不喜者请尽快退出。


隐形车衣PPF车漆透明膜什么价格?上海隐形车衣贴膜哪里好? 车艺尚龙膜PPF电子质保,网上可查真伪,峰境工艺,值得信赖!
广告
恩。剩下来的就应该是意志力比较坚强的吧……

但为了降低触雷率,读文之前先看看华佗郭嘉在漫画里的几句对话: 

华:你在这里太久,对呼吸不利。你还是回家休息吧。 
郭:不。我和这家伙还没分出胜负。(咳嗽) 
华:我很高兴你的斗心全部出来了,但是…… 
郭:我不在意什么称号。 
华:那你在意什么? 
郭:我想看…… 
华:看他如何破你这完美的战阵吧…… 
(看看……这不叫心知肚明老夫老妻这叫什么……) 

华:太快了。 
郭:脉搏又快了吗? 
路人甲:……………… 
华:只怪荀yu不在,你实在太操劳了。 
(看得我们只有感动的份呀啊啊~~~华大夫你人太好了…………)


回复
举报|2楼2008-02-17 14:28
    证据1


    回复
    举报|3楼2008-02-17 14:28
      证据2


      回复
      举报|4楼2008-02-17 14:28
        0


        回复
        举报|5楼2008-02-17 14:29
          0


          回复
          举报|6楼2008-02-17 14:29
            十年算不算长?二十年呢? 
            元化靠在树上抱着双臂觉得自己恐怕真不知道。奉孝是他的老病人了,光看脸色元化就能约略猜出他的脉象。彼此知根知底。 
            有一次奉孝说:“怕什么,都是一家人。” 
            说这话的时候,两人认识十年出头。战事激烈了起来。八奇一个接一个地出了山,而郭嘉投在曹操门下。 
            而那时,恰好元化也在曹公手下做事。除了这点,其他如旧。 
            那时候正下雨。早春。天气回暖,但突然又变冷了。而奉孝和往常一样丝毫不避讳淋雨。他在雨里我行我素不紧不慢,于是回来便感不适。 
            “头痛?” 
            “恩。” 
            “肺呢?” 
            “你听起来怎样?” 
            “如果按方子服药就应该不会出大乱子。” 
            听到这个奉孝开始笑了。元化知道他的不重视。他的头发湿嗒嗒地垂下来,拢着那张年轻的笑脸。他刚换了衣服,头还没有擦。 
            “如果你继续这样,”元化将长巾递给他擦头发,边说,“无论谁也没办法让你活到四十岁。” 
            奉孝接过手巾只是顺手搭在了头上。“那没关系,”他说。 
            元化摇头。奉孝看着他更加笑开了。他马虎地擦着头发问,你要扎针么,来治我这头痛? 
            “躺下吧,”于是元化说。 
            奉孝看起来很高兴了。他把长巾从头上一把扯下,往后一倒就枕在了元化的腿上。 
            元化有些吃惊。 
            “怕什么,”奉孝躺在他腿上咧嘴笑着说,“都是一家人。” 
            于是元化也笑了。他分开他的头发,准确地下针。他的头发许久没洗,有轻微的油味儿,并且没有干。靠近头皮的地方热烘烘的。 
            “以后下了雨就不要出去,”元化边捻动银针,边对他说,“你的肺本来就弱。就更不能淋雨。” 
            奉孝把眉毛皱起来了。“那有什么,”他颇为自负地微笑着说。 
            “有很大关系。还有,”元化说,“淋完雨一回来,马上就要擦干头发。” 
            “罗嗦。”奉孝哧哧笑着把眼睛闭上了。 

            元化记得那天他们聊了很久。雨也一样下了很久。雨声打在军帐顶上,悉蔌不止。帐内的空气浑浊但温暖。 
            那天奉孝褪下上身的衣物趴在他腿上,枕着胳膊,歪着头和他说话。元化捻动他背上的银针,同时感觉到他赤裸的脊背散发的热量灼人。他想他又开始烧起来了。 
            “冷么?”他问。 
            奉孝笑了起来。元化将手覆在他肩胛上。他的确是在发烧了。 
            于是元化就除了针,让他穿好衣服躺下。但奉孝却依然谈兴不减。 
            “再陪我多说会儿,”他半靠在床头说,“难得来一趟。” 
            “经常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元化笑答道。 
            元化至今仍然记得那时奉孝的味道。他是个邋遢的人,又老生病,于是身上就总是股病人的味儿——药,和头发稍微油腻的气味混合起来,奉孝就差不多是这味道。对这,元化决不讨厌。骚臭的马匹,身上味道呛人的士兵,铠甲里虱子悉蔌的将领,这些才是军营里最常见的。 
            洗澡不那么勤,加上即使洗头发也是马虎,奉孝半长的头发就总是打绺。于是有时元化来的时候,会实在看不过,亲自打水给他洗头发。 
            “头发洗不洗其实无所谓。”每次奉孝躺在床边上让元化摆弄着自己的脑袋的时候总这样说,闭着眼睛,一脸满足的邋遢样。 
            于是元化就只有撇嘴笑笑不说什么。皂角粉经过揉搓泛出温柔细微的泡沫,奉孝的脑袋沉沉的让他托着,后脑勺温暖而形状饱满。 
            洗过以后奉孝的头发洁净黑亮。它们粗,并且密,需要很长时间晾干。每当这时候,奉孝就总是懒洋洋的坐在床上,前面横着一张矮几,看书,看地图,或者只是撑着头打盹让元化给他号脉。头发干了以后往往一起吃晚饭。 
            有一次伙房里做的是打卤面。肉片,蛋花,很少的笋和金针菇。 
            两人不说话地吃着,只听见呼噜呼噜地吃面条的声音。那天奉孝胃口不错。一大碗悉数填进肚里。吃完奉孝把筷子往碗上喀哒一架,满意地拍了拍肚子说真是美味啊。 
            那时元化正捞干净了面条端起碗喝汤。“有咬劲,”他同意道。 
            “但是有一点美中不足,”奉孝撑着脑袋看着他,眯起眼睛笑着说。 
            “葱花。”元化将喝干净了的碗往桌上一放道。 
            “君得我心!”奉孝咧开嘴笑道,用食指指节咚咚地敲着矮案,“需得青葱……” 
            “细细切了,临出锅时撒上。”元化望着他接道,眼睛眯起并微笑。 
            “这才是精髓。”奉孝望着他的眼睛也笑起来,点头心悦诚服,并且看起来十分满意了。他靠回去,拍着肚子说,“只有那样才出味儿啊。我,最喜欢的要数打卤面。” 

            从前的时候,元化一个人也经常吃打卤面。因为做起来省事。做一大锅卤,可以一连吃好几顿。 
            他做的时候会放很多笋和蘑菇。肉片很少,提味而已。但煮的时候一定用肉汤。 
            当然,最后要撒上香葱。 
            不出所料,郭嘉对他的这种做法大加赞赏。 
            “好吃哇!”奉孝眉飞色舞,“真好吃!汤厚味鲜,葱花放得恰倒好处,提而不遮,面条又有咬劲,天下美味也不过如此啊元化!” 
            ……好吃吗。 
            奉孝。 
            元化望着端端正正摆在坟前的那一碗打卤面,用手撑着慢慢坐到了地上。微风吹来,坟上的枯草摇曳,面中的香气四溢。 
            奉孝。既然喜欢就多吃啊。 

            郭嘉死在三十八岁上。曹公远征乌垣的时候。 
            那年,正是和元化相识十九年。半生的交情。 
            他死后元化常来坟前祭扫。元化望着那碑,望着那碑上的字,心中长感懊悔。 
            奉孝的死仿佛一个契机。就像源头的那一点点雨,最后汇成了奔流的大河入海。若非他的死,元化也不会意识到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对。就像火星。然后大火燎原。 
            十九年。十九年的时间够长了。但到头来他只是将无足轻重的说尽了,惟独落下了那些最重要的话。 
            比如说,心仪之人。 

            那就是水土不服。 
            出征前奉孝的肺病就有反复的苗头,但最终还是固执地随军去了。行至易州,旧疾复发,再也无法随队向前。于是曹公将军师留在易州城养病,但没想到这次竟是死别


            回复
            举报|8楼2008-02-17 14:30
              奉孝那天吃得极少,又慢,皱着眉似乎很艰难的样子。一大碗打卤面只动了两口。后来想喝汤的时候,便俯下身将嘴唇凑到碗口上去喝。元化实在看不过,就说:你别动,我喂你。 
              于是奉孝又笑了起来。“好哇,”他说。 
              元化端起碗送到他嘴边。奉孝的头偎在他肩窝里。他呼噜呼噜地喝着汤,喝了一半,洒了一半。 
              “我叫人再去给你盛些汤来,”元化将喝干了的碗放在矮几上对他说。奉孝靠在他身上闭着眼睛。 
              “不要了。”他说。 
              “吃得太少了。”元化说,“渴吗?再喝些水。” 
              奉孝闭着眼睛哧哧笑开了。“……这个面条,好难吃。”说着说着他睁开眼睛,看了元化一眼又闭上,“……比你的差远了。” 
              元化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在沉默中奉孝又咳了起来。 
              奉孝捂着嘴剧咳不止。元化清晰地听见他的肺中有血噗噗作响。他不忍看他这么咳。 
              元化拿出针筒,找准了穴位,连下三针。 
              ……治标不治本而已。 
              “可感觉好些?”过了好长时间,元化慢慢开口问。他把手平平地覆在他头顶。 
              奉孝带着深沉的倦意,将眼睛闭上又睁开。他的呼吸依然不安定,带着呼噜噜地浑浊的声响,双手微微颤抖。他像个孩子似的把手上的血抹在前襟上。 
              “……多谢你。”他嘶哑地说。 
              元化拣起搭在盆边的湿手巾,拧干了给他擦去脸上的血迹。奉孝咯出的血一直流到耳根。元化将手巾放在盆里洗了洗又给他擦了手。 
              奉孝躺在那里默默望着他,轻轻咳着,慢慢扭动嘴唇笑了起来。 
              “把衣服换了,”元化把他的手塞进被子里去,边低声说,“这个该洗了。” 
              “……没别的衣服啊。”那边奉孝事不关己地虚弱地笑笑说。 
              “没有?”元化诧异了。 
              不过事实的确如此。奉孝他,一件多余的衣服都没带。 
              元化叹了口气。 
              “那就凑合穿我这件罢。”他说,解开腰带脱下贴身穿的长衣,然后穿上罩袍腰带照原样系好。“来,”他说,将奉孝从床上架起,除下他的那身脏衣服换上自己的。 
              奉孝仰着头任他摆弄。空气污浊,是病人的味道。元化闻着这味道渐渐感觉凄凉。 
              这。就将是随着奉孝下葬的衣裳。 
              奉孝。 
              奉孝自己的衣服的确已经很脏了。汤渍油点血迹,还有行军时蒙上的尘土。现在他裹在元化的干净衣服里,虽然还是笑着看着他,但眼神已经开始有点散了。 
              元化隐隐觉得,时候快到了。 
              “感觉怎么样?”元化俯下身来,扣上他的脉,边问他。 
              脉象不祥。 
              但奉孝带着梦呓一样的笑容低声回答他,死不了。 
              于是元化也笑笑,一手扣脉,另一手为他将领子拢上。 
              这时奉孝开始动了。 

              ……许都的冬天总会下雪。 
              元化每次给奉孝上坟的时候总会路过不小的一片庄稼地。白雪覆在麦茬上。荧荧的白。 
              于是他就总会想起他第一次见他的情景。多雪的山,山上有几间草舍和茂密如同院墙一般的翠竹。竹子上落满了雪。雪在黯淡的天底下荧荧地发着光。 
              而那个粉嫩的小孩儿,正拥被坐在烧得火热的东厢土炕上,手中的白面馒头香且烫。 
              于是他想他或许一直是爱他的。十九年。十九年已让他的存在成为他生活中理所当然的一部分。彼此知根知底,交谈起来也坦诚而无所保留。他是他的老病人,亦是家人。 
              元化想这。可能就是他的爱。他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爱着他。那么多年。 
              他是个医生。他一直认为是他在支持着自己的病人。但事实恰好相反。 
              所以当他离去的时候才会如此惶然而恐惧。 
              奉孝就是光源。一直如此,伴随他经过了那些黑暗的日子。 

              他的手腕从他手下滑走。那一刻元化脑中电光火石地闪过了什么东西,而他终于未能将之付诸语言。 
              奉孝将他的手压在自己胸前。他扬起唇角微笑着,但手上却用力。如此用力,让元化都感觉到了疼痛。 
              元化的手心感觉到了,奉孝的心脏,就在肺中污血的杂音里,安静地跳着。 
              “……你可明白。”如同哑谜一般地奉孝问他。他望着他。安定地,不带笑容地望着元化。他的短眉毛略微扬起,表情洒脱得如同即将飞去。 
              “什么?”元化问。 
              “……你手下的……是什么?”奉孝反问。 
              元化知道了。 
              他一直知道。于是。如今。便只需要一个确定。 
              ……奉孝。 
              “我明白。”元化嘶哑地轻声说。 
              奉孝仿佛很久才听到他的答话。他的眼睛里有光。那光扑朔地渐渐亮了起来。于是奉孝,就像先前那样,眯起了眼,缓慢地笑起来。 
              “……那可就……太好了。”他说


              回复
              举报|10楼2008-02-17 14:31
                奉孝曾一度睡了过去。然后死在子时。死前剧烈地抽搐。并且含混地哀号。 
                元化扑了上去。他用整个身体压住他。 
                奉孝抽搐的身体在他身下痛苦地扭曲,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然后溢出血来。 
                “奉孝!”他撕破了嗓子嘶吼,声音却低沉得如同野兽的哭泣和嗥叫。“奉孝!……奉孝!”他叫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除了他的名字,他别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就这样奉孝那临死前惊惧的眼睛仿佛得到了安慰。它们看着他,瞳孔渐渐散开如同波斯菊的开放。花朵在他眼里微笑着。它们对他说,看,元化,我们永不凋谢。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奉孝的身体在他身体下慢慢软了下去。就是那一刻,元化的喉咙断了,爆了,也再也叫不出他的名字。他只是用两手捧了他的脸,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最后的模样,并似乎听见他微弱地叫他元化。 
                于是他将耳朵凑在他脸侧等待着。 
                奉孝的呼吸,如同水波,在他耳边渐弱,而渐远了。他终归还是没有等到他想要说的话。 
                而元化心中的那一座水坝终于崩塌。洪水从天上来。它推卷着他,狂野地奔流向前,终于汇入大海。他看见海里的那些银色的鱼群。它们上面就是淡漠的天光。温暖的海潮与他的泪水融为一体。 
                十九年。十九年的时间够长了。但到头来他只是将无足轻重的说尽了,惟独落下了那些最重要的话。 
                比如说,我爱你。 

                那天元化伏在他身上亲吻他。他的感觉扭曲了,将梦境记忆和现实纠结在一起。他甚至又看见了以前那个年轻人怠惰的笑容和眯起的眼,他对他说,怕什么,都是一家人。 
                他的指尖在无力地颤抖。不要抖了!他想,将手攥紧又松开。但是依然如故。 
                他的手只是兀自颤抖不止。 
                于是他就用这颤抖的手指抚摸他的脸。从额头到嘴唇。 
                奉孝。那是他的病人。那是他多年来,唯一的病人。 
                ……奉孝。你什么都不要说。就这样。 
                就这样。 
                他的手轻轻覆上了他的唇。他的手心是凉的,相比起来他死去的唇竟是温暖。他捂住他的嘴。他看着他。 
                然后俯身吻了下去。 
                隔着自己的手背,他亲吻他。 
                而奉孝的唇在他手心里,被保护得很好。 
                在那个吻中,元化仿佛看见了自己心中的荒原。野草干枯。天上的电光点燃了它们,然后是大火燎原。悲哀的火焰那么高,几乎要烧到天上去。星星在黑色的浓烟中陨落了,它们在强劲的东风中拉伸且歌唱,如同天宇上银色的河流。 
                它们唱道,江有沱。子之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元化想,大火过后,他心里的原野,可能永远也不会发芽了。 
                那就让它,这样荒芜着吧。 

                ……那天。 
                那天元化想起了一个人,烧了几本书,换了一套衣裳,然后从容赴死。 
                天牢窗外,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正在不紧不慢地幽幽下着。 
                这让他骤然想起了山上的雪来了。大雪压竹,呼吸间是新鲜凛冽的味道。而且还有兴高采烈的孩子们,挤在东厢的炕上。大笼屉里的白馒头冒出香甜的蒸汽来。 
                而如今这些长大了的孩子,都往哪里去了? 
                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衣,元化扶着膝盖站了起来。那白色衣衫的前襟尚残留着浅黄的血迹和油斑。 
                这些,是洗不掉的部分。 
                牢外,看守已经开始大声吆喝了。午时已至。 
                他的时候到了。 
                而元化,对自己笑了一下,竟有些期待。 
                他知道,自己要去会一个人。践一个久而未至的约。然后,他就终于可以有所归宿,也可以安宁了。 

                奉孝,他望着落雪的灰色天空想,今年的雪多好。 

                •终•


                回复
                举报|11楼2008-02-17 14:31
                  我的插图…… 
                  泪……和陈天神比起来差距啊差距……(自暴自弃


                  回复
                  举报|12楼2008-02-17 14:33
                    "新浪舆情通",微博数据正式授权,24h全网监测,闪电预警, 国内领先网络舆情监测系统.强大的数据抓取与深度的分析能力
                    广告
                    如果您能看到这一张图的话就说明您挺过来了。恭喜您!
                    另奉上插图一张。
                    ——————————————
                    “但是有一点美中不足,”奉孝撑着脑袋看着他,眯起眼睛笑着说。 
                    “葱花。”元化将喝干净了的碗往桌上一放道。 
                    “君得我心!”奉孝咧开嘴笑道,用食指指节咚咚地敲着矮案,“需得青葱……” 
                    “细细切了,临出锅时撒上。”元化望着他接道,眼睛眯起并微笑。 
                    “这才是精髓。”奉孝望着他的眼睛也笑起来,点头心悦诚服,并且看起来十分满意了。他靠回去,拍着肚子说,“只有那样才出味儿啊。我,最喜欢的要数打卤面。” 
                    ——面条理论

                    PS:我果然还是不习惯画背影啊……好丑


                    回复
                    举报|13楼2008-02-18 00:12
                      奉孝


                      回复
                      举报|14楼2008-02-18 00:12
                        文笔好棒啊!大人真有心,好些地方写得细如发丝。
                        NKspielberg


                        回复
                        举报|15楼2008-02-18 08:49
                          不过最后还是,雷到了-v-
                          NKspielberg


                          回复
                          举报|16楼2008-02-18 09:54
                            ⊙口⊙||||||
                            啊啊啊啊……!!!大人也被我雷到了T_T
                            说实话,最后的一吻实在是我附会上去的,完全可以不要。文到奉孝死为止,或许会更美好。但是(小声)我是同人女啊………………于是最后兽性爆发了。
                            这,完全是YY,是罪恶的YY……
                            (小声)不过话说,SP大人似乎是坚定的反BL斗士…………
                            ORZ我雷了您!实在对不起


                            回复
                            举报|17楼2008-02-18 12:47
                              华佗和奉孝= =? 我也就是对这个CP抽抽一下><
                              不过火凤里某只给奉孝治病那镜头真是……


                              回复
                              举报|18楼2008-02-18 12:52
                                = =这个CP的确够抽,如果不看火凤中华佗的设定的话。
                                华佗……华佗……在我印象中就是老妖怪一个,所以为了避免惯性思维,全文用他的字元化代替。
                                (自慰)这样是不是就好些了……

                                不过火凤中的华大夫的确有够帅嘿嘿嘿~我对医患关系的CP没免疫力~~~~


                                回复
                                举报|19楼2008-02-18 13:42
                                  看的眼泪哗哗的……
                                  大人,您写的太好了……画也画的很有韵味。
                                  很喜欢奉孝用筷子拨面条时嘴角的一丝轻笑。
                                  太感动了!
                                  太感动了


                                  回复
                                  举报|21楼2008-02-19 00:06
                                    PS 我对火凤里的华大夫也是萌的一塌糊涂啊……


                                    李绡。

                                    另外,大人纵横道贴过没有?没有的话,申请转一下。
                                    呃……还是那句场面话,会保留大人一切权利。


                                    其实我觉得这句话就是句废话,转都转了,保留权利……保留撤文的权利?等想到要撤文了,这篇文不知道又转到什么地方去了…


                                    回复
                                    举报|22楼2008-02-19 00:08
                                      好啊,转吧。没问题的。

                                      华大夫……嘿嘿(眼睛变成香肠状),那可是外冷内热句句体贴的好男人啊~~~~(面条样扭动


                                      回复
                                      举报|23楼2008-02-19 12:43
                                        T_T...偶喜欢!!!!!能把它贴到我的博客上收藏吗?


                                        回复
                                        举报|24楼2008-02-19 22:19
                                          好啊~没问题~


                                          回复
                                          举报|26楼2008-02-20 10:42
                                            凡高派!
                                            飙吗


                                            回复
                                            举报|27楼2008-03-08 16:16
                                              画功赞~~~~~~~~:D

                                              不过文没太敢看……溜…


                                              回复
                                              举报|28楼2008-03-12 22:40
                                                d


                                                回复
                                                举报|29楼2008-03-20 21:39
                                                  那啥,要是有华佗给看病估计郭嘉也不至于那么早死了。
                                                  回头看下曹操这边,别说谋士了,就是他的子嗣也大多是早死的命。
                                                  要说郭嘉死的早,好歹还比孝文帝曹丕晚了2年呢。

                                                  据说已经活过东汉末年平均寿命了(35岁的平均值,焊丝儿~~


                                                  回复
                                                  举报|30楼2008-04-02 15:24
                                                    - -

                                                    某只只对曹公和奉孝一对有爱~

                                                    华丽的飘过~~~~~

                                                    其实偶觉得小策和周郎也很有爱啊~扯远类~~~闪~


                                                    回复
                                                    举报|31楼2008-04-02 23:04
                                                      我觉得司马诸葛才jq额~多么的虐啊,而且司马这家伙说过“心意相通”


                                                      回复
                                                      举报|33楼2010-06-15 21:32
                                                        其实
                                                        感觉
                                                        《火凤》画的蛮崩溃的


                                                        回复
                                                        举报|34楼2010-06-19 10:0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