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书屋如如吧 关注:3,986贴子:278,912

长篇小说连载---宏宏的甩竿 作者: 谈卫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宏宏的甩竿 

                        自序

< 宏宏的甩竿 > 是我的一部教育作品的第一部; 它与我的一套< 文思满书香>文学创作的工具书合称为<母子书>.

我曾在<世界教育交流道>上经常与朋友们谈教育时总会提到我的这部小说,激起许多朋友的回响;希望在网上能联读到 < 宏宏的甩竿 > 这本书以及它的续集 

<甩竿>书的内容, 正是我从事开放教育以来的亲身体验, 反映了1963~1983年台湾的教育概况, 所以我希望能用这部作品来补充 我叙述当年台湾教育的不足之外, 我也渴望我们能从这本书起步, 为教育之道而能为双向交流而拉开了序幕.

这部小说非常的写实, 却运用了特殊的文学创作技巧, 试用不同的人称 角度以及不同时间 来叙写一个走在传统轨道外的孩子, 他的坎坷的成长历程, 希望能 较客观的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这是传统教育与开放教育挑战的真实故事, 这也是左右脑不同学习下的真实反映, 检讨起来, 正可以用来提醒今日教育改革开放, 不能完全放弃传统, 也不能完全无目的的开放 !为了能与世界教育接轨, 提升 质优教育;发展完全教育 ,不能忽略<能力>的重要性与<开放>的必要性

回想在那个年代里, 一切都是在自我摸索中, 而我竟不顾传统的韁绳大胆的用自己的儿女作为开放教育实验的对象, 一路走过来, 遭遇到的无奈与苦痛是难以在您面前诉尽的; 惊喜的是今日台湾已在进行教育改革了, 日本也在教改; 香港在教育改革; 中国大陆也一样教育改革开放了!

教育开不开放? 谁改不改革?对您我或许已不关紧要了. 但是对我们的下一代; 第三代或未来的世界来说, 教育改革具有很深的 很远的影响力啊! 同时我始终怀著一份隐忧, 为什麼呢? 因教育开放这条路我曾走过; 我了解其中的问题与教育者所应具备的观念与修养, 促使我要请您及时的联读此作品, 让大家一同来探讨今日教改引发出的诸多问题; 也可藉此机会来澄清一些教育观念

<宏宏的甩竿>这本书曾感动过很多的人, 台湾公共电视也曾制作了十三集教育影片, 许多读书会也曾用他作为阅读讨论的依据; 我相信我们今日再来展读此书, 更具时代的需要; 同时您我的看法必定与过去有很大的出入 ; 欢迎您的投入, 让我们在教育交流道上交流 讨论 沟通吧!

当您读完了<宏宏的甩竿>这一部书之后, 您或许会追问; 今日的宏宏呢? 他怎样了? 宏宏随著这本书的成长又已过了二十个年头, 在我心中一直存有这个意愿; 希望宏宏四十岁时我再为此书写续集, 基於我这些年的忙碌! 始终定不下心来动笔, 现在我希望借重您的推动与激励, 督促我与您同步, 大家除了读到我的第一部<宏宏的甩竿>, 让我能尽快接著完成< 寻根记 > 以及< 移民前后>和<谁是温哥华的一条龙?!> 这四部曲! 

在连载期间, 我渴望读者能从内心发出回响, 或是感言又或是疑问!? 这样我能藉您的感言读您, 并能得到知音的存在感与满足感, 正是激励我 支持我完成这个艰巨工程的最大动力! 

谢谢各位的期待! 也感谢如如贴吧的吧主给我的临门一脚! 让我的拙著能顺利的好戏上场了!------


              世界教育交流道主持人 谈卫那 自序
                                     2007.11.29日


姐姐是真正传道授业解惑的人,敬佩您为教育事业孜孜奉献的精神!

今日教育改革开放, 不能完全放弃传统, 也不能完全无目的地开放!


回复
举报|2楼2007-11-28 15:17
    啊!谈大姐原来是从事教育改革的哇,那我们更应该向您学习讨教啦.

      我国的基础教育调程改革已经进行了多年,不知城市效果如何,农村(包括市、县级)的效果实在不尽人意,可以说也就是换了一套教材,教育思想、理念、方法、手段……基本没有明显变化。我之前任县进修校校长、教研室主任,曾参加过多次培训,听过不少专家报告,也为此改革奔走呼号、苦心经营,可中国的国情是幅员广大,人口众多,基础薄弱、资源紧缺,……因此最终也是水过地皮都不湿,甚至一定程度上劳民伤财。

      日后我将关注您的帖子,聆听您的高见,研究您的思想,接受您的教诲!


    回复
    举报|3楼2007-11-28 16:16
      天啦!两位高人在此, 容我一拜!这回我可贴对了地方了! 原来我们都是同路人! 让我们一同来关心教育的问题吧!


      回复
      举报|4楼2007-11-28 16:39
        现在的中国教育确实有待改善,好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正如雪海追踪说的人口众多,基础薄弱、资源紧缺,特别是边远山村的师资力量短缺,教育基金缺乏.好多适龄儿童不能上学,这都是现实.

         乡音姐姐,希望能通过你的文章,看到教育的希望


        回复
        举报|5楼2007-11-28 22:04
          这是---宏宏的甩竿 作者: 谈卫那女士 

           作者简介

          谈卫那女士是 V.爱的儿文教谘询服务中心 ; 与< 世界教育交流道 >的主持人 英文名Venus; 网名有—Venus天空 ---- 乡音 --- 那方 ---易难忘 --- 拙蜘蛛……等

          谈卫那女士毕业於台北师范学院特教系,从事小学教育和幼稚教育三十多年,1988年从教育界退休以后,移居加拿大,关心世界和平以及未来人类的走向 以及教育文化的发扬!已出版过---------

          * 教育文化图书约十八部,其中人生哲学书籍三部。并 录制了教育的辅导影集二十一卷。

          * 荣获过中国语文奖章,台湾图书金鼎奖、 台湾科学教育特优奖等多项的奖励。

          * 游历过二十多个国家。在游历中观察 思考 考察各地教育与文化问题、乐於从事创作!

          * 更喜欢与不同的人做教育文化上的交流!


          回复
          举报|6楼2007-11-28 23:18
            这是<宏宏的甩竿>原书的封面! 星光出版社 1986年出


            回复
            举报|7楼2007-11-28 23:35
              姐姐年轻时的照片吧?好漂亮!赶紧连载小说吧!等不及啦


              回复
              举报|8楼2007-11-28 23:38
                传统篇
                 
                 外婆的执着 

                从来没见过像我女儿这样惯孩子的娘。 

                『你呀!你只晓得看你的书,从不查查他功课,这样下去,怎么辨哦!』 

                『妈,您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是我先答应他的,他跟我磨了好几天了!』 

                『是啊!我说嘛,只有你这种娘才会样样依他。』最气我女儿总不给我留点面子。

                『妈,孩子是我的,我当然会管,您就少替我操心吧!您瞧,那个外婆不疼外孙?还没见过像您这么凶的!』 

                『凶?啊呀!凶,他都不怕,我看,早晚他要变太……』想想不妥,把后面的字缩了回来。 

                『不会的啦!妈--------』

                『不会? 哼!你呀!你整天只晓得自己钉在椅子上,眼睛里只有书本,他在外面搞些什?你那里晓得?』 

                『妈,我是老师也,您要信得过我嘛!教育您的外孙应该是您女儿女婿的责任,以后就请您当个「好好外婆」吧!恶人,让我来做!』 

                『哼!亏你还是老师,自己小孩功课一团糟,也不怕别人批评!』有这么个外孙使我在左邻右舍前,总是不敢公开提到这个外孙。 

                『批评?由他们去!嘴长在他们的鼻子下面。』

                『唉!总之,一开始,你就太新式,好好的一个孩子,被你糟蹋掉了!』只要回想起宏宏初生的那段时光,就叫我这个外婆性急气躁起来。 

                『妈,您怎么这么说嘛!』 

                『不对吗?当初要不是你的花样多,讲什「开放」、「自然」,他怎会变成这个样子?』 

                『…………』 说真的,我有一大堆话,憋在心里十多年,再也忍不住不说了,还是让我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 我这个宝贝女儿呀,就跟我老头子一模一样,整天只晓得捧书本,出嫁了,凡事还要我来替她操心,帮她打点,从帮她洗蚊帐到钉棉被;清洗厨房到刷洗浴缸;甚至于天天不能缺的油、盐、柴、米、酱、醋、茶也要我记挂在心,如不是我一一替她衔了来,她宁可过那种『淡而无味』的日子,这样的人怎么能养孩子?

                所以,外孙一落地,我就决定替她带了。 不是我自夸,我在村子里,还真有点名气哩!左邻右舍对我教养孩子都佩服得很。常常来请问我:要给孩子吃什么才会长得像我儿子那样结结实实?要怎样管教,才会有这样乖巧,既温顺又老实的女儿?我总是不厌其烦的一再警告那些年轻的妈妈们,婴儿生下来,就要替他打包,好让他固定在襁褓里,这样长大一定会是规规矩矩的人。

                我也常常提醒那些没有经验的妈妈们,在婴儿六个月前,尽量让他睡,不要抱他,睡足六个月的婴孩才好带,才安分。

                村上的人个个羡慕我这么年轻就做了外婆,这都是因为我坐月子做得好,没有留下毛病。所以,我总要千关照、万关照那些年轻人,坐月子一定要当心,千万马虎不得,要是被吹到一丝风,着了一点凉,将来就会偏头痛一辈子。尤其不能在月子里洗头、洗澡,万一月子里感冒了,全身都会得病。

                坐月子,一天,尤其要吃个七、八顿身体才补得过来;才能跟我一样有用不完的精力。喂奶的妈妈们,更要小心呀!月子里千万要克制自己,就是随便、马虎不得啊!这都是上一代人传下来的经验,留下来的规矩,怎么会有错? 可是啊!我这个向来听话的乖女儿,不知是着了谁的『魔』?中了谁的『邪』?有一天,竟然对我说: 

                『妈!我又有了!』 

                『什么?又有了?强强才一岁……』我就担心她会这么快,所以,总是在她耳边说:

                『三年一个最理想,要小心……偏偏……』 

                『我要生一个属于我的孩子;我要用我的方法来教育他,我不要你插手!』

                真是天晓得,她以为生小孩是好玩的事?根本还是个做梦的丫头。

                『胡说,你叫我怎么能不管?你自己根本还是个没长大的丫头,第一个孩子的妈还做不来呢!就想生第二个?』

                『妈,请您全心帮忙照愿强强吧!老二就请放手,让我自己来!』

                『喝!好大的口气哦!你上班孩子谁看?』奇怪了,向来温顺的女儿,怎么突然任性又有主见起来? 

                『请保姆帮忙呀!』 

                『那不是一样不是自己带!』 

                『那不一样, 保姆会听我的, 照我的方法带孩子!』

                『哼!你的方法,你的方法,我敢说……』

                我敢断定女儿的叛逆是她出嫁后才生出来的,我难以接受这种事实,恨不得掴她两记耳光让她清醒、清醒, 可是,一发心疼女儿,心有不忍,只得放软语气补上一句: 

                『梅梅呀!你毕竟一 点经验都没有呀!』

                『妈,我总不能永远一点经验也没有吧!我毕竟是做妈妈了……』

                好了,我被她这么一说,好像我要抢她宝贝儿子似的,真想赌气把强强还给她,让她吃吃苦头,年轻人啊!就是不懂事,生在福中不知福,还嫌…… 

                『好吧!你生你的小孩,我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不过,有一点你非得要听我的。』 

                『妈!你才说都不管了,怎么又要我听你的?』 

                『你生你的小孩,你怎么带你的孩子?我不管;可是,你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不管,所以,你非得听我的!』

                『…… 这样啊! ……好吧!你要我听你什么?』 

                『你给我记住: 

                月子里不准洗澡、洗头;

                不可弯腰做事;

                青菜、水果不准碰;

                书,不准看;

                音乐也不准听;

                好好替我躺一个月。』
                 
                 第一卷未完 待续


                回复
                举报|10楼2007-11-28 23:50
                  啊呀,这个宏宏的外婆、梅梅的妈妈够厉害的!期待故事情节的发展……

                  笔误:
                  怎么辨——办
                  你那里晓得?——哪里
                  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地
                  常常来请问我——请教
                  请您全心帮忙照愿强强吧——照


                  回复
                  举报|11楼2007-11-29 09:15
                    谢谢如如妹的指正 以后我要多看几遍再帖了!


                    回复
                    举报|12楼2007-11-29 10:10
                      教育孩子还真是个大问题呢.


                      回复
                      举报|13楼2007-11-29 11:06
                        是的! 没有问题的孩子往往是最有问题的孩子! 生一个孩子还不难! 要养育一个孩子成人! 难! 难! 难呀!


                        回复
                        举报|14楼2007-11-29 13:02
                          我国的基础教育调程改革已经进行了多年,不知城市效果如何,农村(包括市、县级)的效果实在不尽人意,可以说也就是换了一套教材,教育思想、理念、方法、手段……基本没有明显变化。我之前任县进修校校长、教研室主任,曾参加过多次培训,听过不少专家报告,也为此改革奔走呼号、苦心经营,可中国的国情是幅员广大,人口众多,基础薄弱、资源紧缺,……因此最终也是水过地皮都不湿,甚至一定程度上劳民伤财。/ 我想雪海追踪说的 担心的这些问题与现象在变革的过程中, 它会是现状的一部份, 但我相信不是代表全部, 一切都仍在变革之中! 我们期待能看到希望!


                          回复
                          举报|15楼2007-11-29 13:21
                            传统篇

                             外婆的执着 (下)


                            『啊唷!我的妈呀!那不憋死人了,那来那么多规矩嘛!人家外国人,生完小孩第二天就下床,照样吃冰箱里的水果、牛奶,照样洗头、洗澡,也没怎么样嘛!还不是健健康康的?』 

                            『健康?算了吧!你没看外国女人老得那么快?都是因为坐月子马马虎虎,到老有苦说不出!』 

                            『好吧!谁叫我是你的乖女儿,听你的就是了;可是,这回我要坚持,我的孩子得听我的。』 

                            不妨先猜猜看,我这宝贝女儿是怎样当妈妈的?如果眼不见也就算了,那知道当我拎了一锅老母鸡汤去她家,一进门,我竟吃惊的大喊了出来: 

                            『天哪!你这个胡涂妈妈呀!怎么可以把摇篮放在窗口呢!』一锅鸡汤差点翻了出来。

                            『这样空气流通嘛!宏宏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有什么不好?』

                            『不得了了,你怎么「包」也不给他打?啊唷!你看你,还没满月,你就给他穿这么薄薄的一件纱布衣,连肚兜也没系呀!』 

                            『妈,时代不同啦!我这是自由开放教育,手脚可以随时运动,这样,四肢不但发达,心胸也会豁达些呢!』梅梅一再坚持不给婴儿打包,也不肯穿多一点衣服,说什么可以增强抵抗力,真是胡涂到极点了啊! 

                            『作孽哦!作孽哦!牛奶怎么可以放冰箱里?』我简直惊呀我这个昏了头的女儿,一定神经有了毛病。 

                            『这样方便嘛!什么都要从小养成习惯,自然就能适应!有什么不好呀!』 

                            『胡涂啊!你怎么可以拿儿子当实验品,他是你的骨肉,你懂吗?你这样任性,早晚有苦头吃哦!』 

                            『不会啦!放心好了,一切都好得很!』 我冲口说出这种预言式的话还不到一星期,不幸的事真的发生了,这都是她坚持的什么鬼教育,使我可爱的宏宏因肺炎住进了医院。

                            我那里肯再由着她,把强强寄到我的邻居家去,坚持由我去医院照顾宏宏,赶梅梅回家继续安心坐月子,不让她在月子里劳累,以免留下月子病。

                            只见一个小小的、脆弱的小生命,在一个个实习小医生手中捧过来,接过去的;一下这个来摸摸,一下子那个来敲敲,那些根本连自己都没有长大的笨手医生、黄毛护士,在我看来呀!他们根本把小生命当把戏似的传过来,递过去。

                            一个星期下来,我急都急出肠胃炎来了,也未见宏宏好转,想想不行,马上要设法转到有名的大医院去,请名医做详细的检查才好。梅梅总是不放心我在医院里替她照顾宏宏,一满月就把我推出了医院,强持由她自己看顾宏宏,我虽然不放心,也只好提着心回家。 

                            过了几天,实在放不下这颗心,再到医院去看看,只见我的宝贝女儿的那张甜甜的圆脸,一下拉成了马脸似的,眉宇间,密布着痛苦和忧伤;原先一 双漂亮又会说话的眼睛,像是停了电的灯,一种失望,无助的表情,看得我的心也『焦』掉了。 

                            『发生了什么事?』 

                            『宏宏的白血球……』 

                            『白血球?怎么样?』我听说过这个名词,但是它是什??我却是个无知识的人。

                            几十年来,我照顾我老头子的饮食,使医生一直没法子赚到我们的钱,根本不必懂得这些古怪的知识。 

                            『宏宏的白血球增加到五万多……』

                            『五万?正常人是多少?』

                            『六七千而已。』 

                            『啊呀!那还了得?怎么搞的!我几天没来,宏宏就变成这个样子?他究竟生的是什么病?』 

                            『医生说宏宏的肺部发现有一块黑团!经过医生们的会诊,说宏宏得的是「后天性的横隔膜疝气」!』

                            『横、隔、膜、疝、气?什么意思?从来没听说过。』

                            『就是说宏宏的大肠,穿过薄薄的横隔膜,被挤到胸腔里去了!』

                            『啧啧啧!作孽呀!怎么会生这种怪病?要不要开刀?』我被这种压根儿也摸不懂的病吓得投降了。 

                            『医生说,现在不能开刀,要观察;要培养细菌,才能对症下药来杀细菌,降白血球。』

                            『白血球,惊人的白血球数字,把一个原是哭声宏亮,嘴大吃四方的心肝宝贝,折磨得骨瘦如柴。那奄奄一息的命已经无力吸吮奶瓶了,只见梅梅用小奶匙、一匙匙的喂着他,像喂一只初生的小猫似的。


                            回复
                            举报|16楼2007-11-29 13:58

                              我见此情此景,人已成了漏气的汽球,信心全漏光了。

                              见到宏宏这小小生命在生死间挣扎,不由得使我联想起我家隔壁王太太,曾不惜任何代价的求医生把才四个月大的孩子从死里抢回了生命,那晓得孩子竟然像植物一样,能吃、能喝、会长大,却没有了知觉和感觉。医生宣判说:他的智慧永远停在四个月大的婴儿期,却照吃照拉,得服侍他一辈子;假使宏宏也……一想到我女儿如果也要受这样的罪,倒不如……唉!真是前世造了什么孽哦! 

                              『梅梅呀!我的乖女儿啊!你千万要放得开啊!你还年轻……』见梅梅那张都快凋谢了的脸,我的心怎么能不疼呢! 

                              每天等待检验报告,是女儿紧握的希望,恐怖的白血球数字终于逐渐投降于最新的链霉素特效药的紧迫攻击,节节减退,从五万三降到三万三,医生也意外的表示有了希望。

                              梅梅的四十二天产假期满,也正好暑假过完,是开学的时候了,宏宏的病也有了转机,医生竟允许我们把这早已大失元气的小生命抱回家调养。但是,医生一再的关照要长期的调养,要细心的照顾,才能恢复健康。

                              我再也不准梅梅任性了,那来的什么开放教育,什么胡说八道的自然育婴法,差点送了我外孙的小命。

                              事实上,我也没办法替她再带宏宏,强强正是学走路的时候,活蹦乱跳的,带一个,就让我跟老头子忙得团团转了。

                              所以,我坚持要她找一位有经验的老年人来帮她带宏宏,老年人才有经验,这是千年不变的道理,总算梅梅吓得不敢再倔强了,她找到一位吃斋念佛的老阿婆,由她全心全意的来照顾宏宏。唔!这才让我完全的放了心。

                              想不到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自从宏宏回到家,睡在我替他重新安顿铺设好的小木床上,就始终不闭眼睛睡觉,一对惊惶失措的眼神,和胸前的一只像落在大海中求救时乱抓乱挥动的小手,配合着气喘喘的呼吸模样,看得全家人都心焦如焚啊!这怎么办?怎么办? 我只有抱着强强,莫可奈何的回自己的家,一切听天由命吧!

                              几天后,接到梅梅和女婿电话,意外听见爽朗的笑声从电话里面传来,那是解脱了的笑?还是真的失望的苦笑?对突然改变的声音,我一时也傻了耳。

                              『妈,告诉你好消息,宏宏闭眼睛了!』 

                              『闭眼睛了?』 

                              『唔!对,能吃能睡了!』哦!真是阿弥陀佛。 

                              『究竟什么原因?』

                              『是你惹的祸耶!』 

                              『我?胡说,我惹什么祸来着?』梅梅真是变得没上没下了。

                              『你是不是移动了宏宏的小床?洗衣服阿巴桑说,婴儿床是不能随便移动的,动了就会受惊!』 

                              『……』唉!我好心把床从窗口挪进房间里面去,竟然把罪过往我头上栽,真是的,嫁出去的女儿,不变仇家才怪! 

                              『没关系了啦!阿巴桑替宏宏收惊以后,一切正常了。』

                              『收惊?啊呀!我……我怎么没想到?』

                              『是啊!好神奇哦!她从米缸里盛了一小酒杯的米,用一块布紧紧包扎着,手中抓一把大剪刀,一个舀面的漏斗,一面破镜子,点几根香,就在宏宏小床边,「东南西北风……」一边摇一边念了起来!』

                              『啊!对呀!后来呢?』

                              『阿巴桑收完惊说,她可以从酒杯的米纹上看出不闭眼睛的原因来!』 

                              『她怎么说?』

                              『阿巴桑说有人在月子里搬动了宏宏的小床,所以,宏宏才会有这种现象,收过惊以后,宏宏才安定下来,连奶瓶也会吸吮了,今天,我又抱去给小儿科大夫看,大夫说,一切正常,小心带,不要再着凉,就会健健康康的长胖起来,还恭喜我,捡回了一个奇特的小生命!』 

                              『……』我如释重负的放下电话。 

                              宏宏真是个命大的孩子啊!命中有贵人相助哩1那个吃斋念佛的阿婆,听说可真尽心尽力,一板一眼的保育着宏宏。

                              四个月后,我再去看他,几乎不相信那个像刚从蒸龙里蒸出来的馒头圆脸,就是曾在小床上奄奄一息的宏宏。 

                               @@@@@@@@@@@@

                              以上是留在我心中多年的话,可见我女儿多胡涂!宏宏这场大病,难道不是她一手造成的?

                              总之一句话: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如果当年梅梅不搞什么新花样,宏宏也不会吃这么多的苦。现在,他变成这样一个让人操心的孩子,都是小时候生病生出来的呀! 

                              『妈,其实,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医生诊断宏宏得「横隔膜疝气」,我一直怀疑诊断有错误,宏宏根本得的不是这种病!』

                              『你又不是医生,你知道什么?』 

                              『我虽然不是医生,可是当时医生说的病?以我判断,宏宏当时肺里很可能长了一个大疖子,不是大肠挤到胸腔里去了!』 

                              『疖子?瞎说,肺里怎么可能长疖子!』 

                              『为什么不会?你忘啦?!宏宏出生那年正好是闰四月,天气热得要命,您却不准我洗澡、洗头,老逼我喝一碗碗汤汤水水的补品,每次总是喝得满身的汗水,到后来,头上的脏随着汗水流到那里,那里就长出疖子来;那个月,疖子长满了我的上半身,后来才懂得,疖子正是细菌集中的大本营,而宏宏因我的不卫生受到细菌的感染,由疖子变成肺炎,一开始,疖子还没长大,所以白血球只有一万多;后来疖子越长越大,白血球随疖子增到五万多时,肺里的疖子才被特效药逐渐消了炎,渐渐好起来。

                              而宏宏所服用的链霉素,原来是一种有副作用的特效药,听说当年被链霉素造成耳朵失灵的小孩特别多,所以,宏宏的耳朵也受到……』 

                              『……我……我不懂……总之,世世代代都照这样的规矩做,也没有听说有什么差错,怎么碰到你,就出了毛病?』 

                               
                               第一卷----传统篇结束 请您表您的想法与经验


                              回复
                              举报|17楼2007-11-29 13:58
                                  传统有正确的经验,也有不少愚昧、莽荒违反科学的做法,但往往被顽固的长者奉为精典,乃至抱残守缺,贻误终身。
                                  当西方的劲风吹来时,自然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当初农民不认可机器磨面,叫嚷不如用毛驴拉着石磨盘转磨出的面粉好吃,可现在要看到一条驴子拉着磨盘转,谁都认为那是拍影视片吧。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但传统的东西太多了也不一定是好事,落后的理念总在抵制先进思想的进入,近代的中国把封建意识推向了顶峰,达到了极致,改革之风在这块大地上很难凯歌猛进。
                                  当然,觉醒了的国人不再信奉传统的戒律。诚然,夜死一样的寂静,但黎明的到来还是无可抗拒的


                                回复
                                举报|18楼2007-11-29 22:02
                                    (回15楼)
                                    大姐好!
                                    是的,我所说的只是一个侧面,不可以偏概全。然而,它确是透视了一个好大的层面。曾几何时,国人染上了一种自欺欺人的怪病。明知不是那么回事,偏偏说的有板有眼,活灵活现。就如课程改革,真正横下心来、实实在在地去搞改革的学校有,但不多,因为社会只认定学校的升学率,一票否决。本来农村(包括中、小城市)学校教育资源匮乏,城乡差别客观存在,先富裕起来的人率先把子女送进城市上学,这样把有希望升学的群体相当大的一块挖走了。形成恶性循环,“越是跑,越是考不好,而考不好又促进了跑。”因此,学校都有难言的苦衷,一方面上面要求搞课改,但不给经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另一方面,社会舆论索要升学比例。逼的校长只好演双簧:专门排演了一些课供敷衍检查,这时,自主、体验、探究、合作、交流,应有尽有,且颇到位。平日,逼着学生起早达黑、周日加班,死记硬背,反复强化,能增一分算一分。甚至教室贴的课程表都是假的,实际运行的是另一张。而上面来人检查一定是事先通知的,我想他们明明知道下面是怎么搞的,偏偏要拍摄幻影,粉饰太平


                                  回复
                                  举报|19楼2007-11-29 22:29
                                    大姐,我看完了,真有意思.呵呵,那个女儿梅梅和我女儿一样,真淘气.


                                    回复
                                    举报|20楼2007-11-30 00:23
                                      大姐,你的小说写的真好笑,我看了光要笑.写的活灵活现,有血有肉,棒极了.我要叫我女儿看看.


                                      回复
                                      举报|21楼2007-11-30 00:25
                                        回19楼----

                                        雪海! 您好! 看来您是用满腔的热情来看待今日的教育, 让我好感动又感慨无比! 

                                        您探索并追踪且目睹到许多今日城乡教育的怪现象; 我相信这些也都是真实的, 因为这个现象各地都会发生, 我相信世界因为教改而在反省! 想从过去的传统里走出来! 以致这个世界在进步中, 在改变之中 ! 让守在第一线上的老师们 家长们, 往往看不见也摸不著! 反而让自己站在教改的阴影下面来看教改, 以致产生了许多怨声载道的实况! 先十年教改的台湾不例外, 中国一样如此!

                                        教改不止只有在中国! 而中国人口如此多, 疆域又如此的辽阔,要贯彻一个新的教育体制, 谈何容易? 尤其全盘西化的思潮未必完全复合国情以及国人的需要! 就更是困难重重也未必是好事情! 但是从事教育的人, 都知道不能再闭关自守了! 必须敞开心胸接受新的思潮,! 然而大勿忿任欧以习惯了传统的教学方式, 以致大家都异常的惶恐 加上升学主义的旗没有降下来之前, 似乎<开放教育>像个私生子般见不得人似的, 不敢拿到台面上来谈

                                        因而我想到在没有全盘的真正改革开放之前, 如果说其他国家只有一套来贯彻教育, 而受两套地区的学子说不定反而受益! 或许能兼顾到两个层面的需要! 最重要的是我们确实需要让每个人的左右脑同时进行相辅相承的教育! 在没有全面建立这种新观念之前! 或许这两套还能有著<传统>与<开放>互补的一点点绩效吧!


                                        回复
                                        举报|22楼2007-11-30 00:37
                                          liouxu1017, 您好!拙作能让妹昧读到是一种缘分! 您喜欢我高兴 您要给您女儿读我更高姓 欢您您们母女都能分享您们的高兴给我们! 谢谢


                                          回复
                                          举报|23楼2007-11-30 00:42
                                            拜读了,很好


                                            回复
                                            举报|24楼2007-11-30 00:55
                                              修正误字 补充一下! 见谅

                                              从事教育的人, 都知道不能再闭关自守了! 必须敞开心胸接受新的时代思潮! 然而大多数的人早已习惯了传统的教学方式, 以致对开放教育都异常的惶恐; 加上升学主义的旗没有降下来之前, 似乎<开放教育>像个私生子般见不得人, 不敢拿到台面上来谈啊!


                                              回复
                                              举报|25楼2007-11-30 06:42
                                                第二卷
                                                 
                                                 逃学篇 : 宏宏的童年 
                                                 
                                                 ( 宏宏的角度 )
                                                 
                                                我喜欢这里,这里,有推土机帮我堆得高高的土墙,我躲在土墙角落里,想干什麽就干什麽! 就是胡思乱想一通,也没关系,谁也找不到我,谁也管不着我,哈哈-- 国中老师真笨,我每天逃学他都不知道。

                                                爸妈也好菜,爸从来不问我有没有上学?妈,每天忙她的小学生就累死了,哪有时间注意我!妹妹呀!妹妹是个最自私的小书呆子,就是……怕……怕哥哥知道,他那种不讲理又不长眼睛的拳头,总是敲在我的骨头上,痛死人。

                                                不过,嘿嘿!他又不是神仙,我躲在这里看我的老夫子,好小子,他怎么会知道? 唉!学校老师,上课如果像『老夫子』漫画书那么有趣,『好小子』那么好玩,我干嘛躲到这里来!哼!老师骂我是放牛班的笨牛,他才是呢!我逃了一个礼拜的学,他都不知道,还说我是笨牛? 哼!

                                                租了一书包的漫画书,一下子就给我读完了,哼!谁说我不爱读书? 为甚么非要我念那些像石头一样又硬又不能消化的书嘛!读、读、读......婆婆只要一看见我,就要抓我背国文,读英文,烦都烦死了,读读读,我看是毒毒毒......喜欢读的人都给我去读吧!毒死了活该。

                                                哇?!今天的天空怎么穿得那么好看!? 我躲在她那蓝色的大圆裙下面偷看,嘻嘻!乱美的。如果……如果我是一只鸟,我一定……我一定……嘿嘿!想想脸都红起来了。

                                                听,天空真的飞来一只铁鸟,哦!好神气哦!他一下子就找到蓝裙子的拉链了,看,拉呀------拉呀---------好长的白拉链唷!哈哈,天要脱裙子了,不好意思看,还是闭上眼睛吧!原来今天的『天』是个穿大裙子的女生呀!

                                                 总算闭了一下眼睛,小睡了一下,唔!头脑清楚多了。

                                                眼前的一大片住宅区,才架好了钢筋, 为什么停工了呢?做工的人都到那去了呢?其实,我喜欢盖房子,我更喜欢自己盖房子,我小时候玩积木玩具,盖好了可以拆掉再盖;盖好,再拆掉,这绝不是『乱盖』的唷!哈哈! 看到盖房子,我就会想起我小时候的一张得意照片,妈妈说,那时,托儿所里的小朋友每次都围在我的身边,看我搭积木,我不但会盖房子,还会做大炮、飞机,军舰......我从小就有个很奇怪的习惯,我手里一定要玩着积木玩具才肯吃饭、睡觉,唔!这下肚子真的 咕噜咕噜 的 叫起来了,先吃饭盒吧!只要把饭盒吃光光,妈是不会知道我逃学的。

                                                一朵白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飘在我的头顶上来了,这么大的天,只有这么一小朵云,好寂寞哦!小云,你像是一个总在玻璃窗外偷看不敢回家的小孩儿;更像是一只迷路的小绵羊,东游游西荡荡找不到家,好可怜哦!看见你在天空游荡,使我回想起我上幼儿园时,也像你一样,妈妈要我带妹妹上学,可是,我上的幼儿园跟上托儿所完全不一样了,老师都很少弹琴,也不讲故事,那些好玩的积木玩具都锁在玻璃橱里,只能看不能玩,教室里坐满了小朋友,我们的玩具只有铅笔和簿子,哼!别看我年纪小,我那时还乱有个性的,我就是不照老师的规定做,老师要我写字,我就偏不写,老师又逼我写数学考卷,我明明会,我就是不做,谁叫他们不给我玩玩具?老师生气的说: 

                                                『覃宏,你不写字,就给我出去,不准进来!』 我就真的出去了,操场上有很多运动玩具,变成我一个人玩的大玩具,我每天都不进教室,一直溜溜滑梯,一下荡荡秋千;一下又骑骑木马……玩得顶开心的,老师看我不进教室,又天天都喊说: 

                                                『覃宏-----快进教室,你再不进来,你就永远别进教室--』 真的耶 !我记得我真有志气,一学期我都没进教室,也没有人再来管我。

                                                有时,我好像听到老师在说: 『别管他,他妈妈也是老师,跟园长很熟 !管多了出麻烦就完了……』 

                                                冷饭盒,好难吃哦!没关系,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也不会怎样,到了冬天,还不是也要吃;冬天,哦,最难忘的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的那年冬天了,老师每天规定好多好多功课,写得我手疼死了,一点意思都没有;上课,像是机器人一样,两只手更像被坏人绑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准动,真倒霉,我情愿躲起来,也不愿去学校。 


                                                回复
                                                举报|26楼2007-11-30 09:17

                                                  所以,我不喜欢他们大惊小怪,神秘兮兮的样子,我更不喜欢跟他们泡在一起,他们总以为自己很能干,常常躲在楼梯的角落里吸强力胶,吸到后来,像一只只从水中捞起的兔子,全身抖得厉害还直喊:

                                                  『过瘾,过瘾,』真是神经病。我不跟他们去,他们就说我是大头,我就干脆装头痛说:

                                                  『对对对,我的大头好痛,要回家。』他们个个嫌我是呆瓜,哼!呆瓜就呆瓜,我才不上他们的当呢! 

                                                  说起我妈耳朵里有石头,其实啊!妈常怀疑我耳朵里有石头,每次我专心玩玩具或看卡通影片,我就什么都听不见了,却总忘不了妈那张忧愁的脸。

                                                  自从我上了小学,开始逃学以后,妈说要带我去台大医院的『儿童问题中心』检查,医生先给我做智力测验,让我做了一大堆好玩的东西,然后,医生又要妈带我去耳鼻喉科检查耳朵。我还记得医生要我坐在一张会变魔术的椅子上,椅子会上上下下的,真好玩,医生在我眼中也并不可怕了。

                                                  椅子的四周好像有很多种不同的乐器,会发出不同的怪声音,我在椅子上跟医生玩了好半天的游戏后,医生又跟妈谈了半天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我只记得后来爸妈花了好多钱帮我买了一个助听器,要我每天戴着上学。妈说: 

                                                  『这是助听器,可以帮助你听懂别人说的话。它很贵哦!你要好好爱惜,记住,不可以把它当玩具拿下来玩!』 大家都以为我戴了助听器以后,一切都会变得正常。

                                                  可是,戴不到一个月,我再也无法忍受了,一下子好吵;一下子又听不清楚,常常要调整它,烦都烦死了,本来我还听得见的,戴了它,跟原来的感觉不一样了,原来的世界,在我感觉是安静的,可是,戴上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是那么吵,那么难听,倒不如不听来得舒服又自由!

                                                  最让我生气的是,同学本来都不知道我耳朵不好,戴了它,个个都好奇的跑来问,跑来摸,有的还故意拉我的耳线,有的指着我说:

                                                  『聋子,聋子。』我气得真想揍他们一顿,所以,我恨透了这个东西,管他的,听不清楚算了,我决心不戴,不戴就是不戴,爸妈说尽了好话,我说不戴就是不戴了,谁也改不了我,我明明听得见嘛! 为什么说我听不见?真是岂有此理! 

                                                  在我记忆里,上小学的那几年,我们一直在搬家,从高雄搬到台北,从山上搬到山下,从巷口搬到巷尾,我们比青蛙的家还要多呢?对了,想起我在二年级的那位青蛙老师来了,他的眼睛又大又圆,嘴巴虽然没有青蛙大,可是她的声音,和说话的样子,真像一只大青蛙呢!她最喜欢穿白上衣,圆圆的大大的绿色裙子,同学们都会偷偷的喊:『大青蛙,大青蛙!』 

                                                  有一天,青蛙老师批到我的月考考卷,才认识自己班上有这样一个功课菜菜的学生,她跳在『池边上』,对着我们这些小青蛙们大叫: 『覃宏!你国语才考十分,我怎么这么倒霉!教到你这种烂学生 ,就因为你,害我们班的平均成绩从第一名退到最后一名……』 我的成绩好不好,同学本来都不知道,这下,我变成一个『电视小孩』了,大家用一对对像手电筒的眼睛对着我,我生气的大叫: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顽皮豹!』 其实,我本来很喜欢这个老师,因为她从来不管我,只要我不吵不闹,坐在位子上,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她都不来管我。所以,我还能在班上混下去,至少那一年,我没逃学,这是她的功劳,另外,也有个不逃学的原因,那就是妈妈担心我和哥哥、妹妹放学后,没有人照顾,只好放弃原来的工作,在家里办了一个小小托儿所,收几个小孩,等我们放学回家,也就可以在妈妈托ㄦ所里玩。妈妈的托儿所里有好多好玩的玩具,妈妈尤其很会讲故事,又弹一手动听的风 琴,所以,我虽然不喜欢学校,可是,我很喜欢妈妈的托儿所。 

                                                  好像,这种好玩的生活一下子就没了,妈妈常常说:
                                                  『我们又要搬家了』。这次搬家,妈妈说是为了我,因为我要进的学校里有启智班,妈看我的成绩单都是红红的,心里很不快乐,尤其是在公公婆婆面前,妈的脸就会像我的成绩单一样红得抬不起头来。爸常常为了我跟妈吵架,舅舅看见我就从头说到脚,这里不对,那里不行,要这样做,要那样改的,烦都烦死了。

                                                  所以,我听说又要搬家,真是比谁都开心! 因为妈妈到这个学校教书,所以,我们才能跟着进这个学校,哥哥和妹妹很快就喜欢上这个学校,而我呢?好像不那么顺利,起初,我的成绩单让教务主任吓一跳,他还是拿了几张考卷给我做,我最讨厌考卷了,怎么走到那里,这种鬼东西就跟到那里?真是害死人,我一气,就给它乱写一通,我见那个教务主任摇着头对妈说:
                                                   ------- 未完待续------


                                                  回复
                                                  举报|28楼2007-11-30 09:17
                                                    姐姐只管按计划如期连载,我看小说需在心静的时候慢慢享受,相信其他朋友们也是这样的,你不必在意有无跟帖的!我会认真品读的!


                                                    回复
                                                    举报|29楼2007-11-30 09:56
                                                      大姐,我又读了第二卷,很多年没有认真的看过书了,读了你的小说以后要去品.回味无穷.呵呵很好.


                                                      回复
                                                      举报|30楼2007-11-30 10:42
                                                        欢迎liouxu1017朋友!谢谢你对乡音姐姐及如如吧的支持!


                                                        什么都要从小养成习惯,自然就能适应!——经典!

                                                        我觉得凡是经验都是过去式,即使是好的经验也得重新验证才能知道是否适合新的情况,教育孩子要因时而异、因人而异!应该给孩子尽可能多的自由天地,让他们多接触大自然、培养他们的想象力、鼓励发展其个性,别用大人的思维约束他们,让他们自己寻找答案…


                                                        回复
                                                        举报|31楼2007-11-30 11:18
                                                          前人累积的经验, 未必能适用在不同的人 时 地上!要因时而异、因人而异!因地不同而有所不同! 如如妹阅读的确非常有品味! 幸慰! 幸慰!


                                                          回复
                                                          举报|32楼2007-11-30 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