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47贴子:1,279,390

《迟爱》 中秋节同人《天涯共此时》~~怕迟到的礼物o(∩_∩)o...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靠,居然落魄无聊到要临街洒泪地吟诗,我立刻觉得有羞愧有恼火。不过满大街或古朴或现代的广告牌,无不是为了一块圆圆的饼,就颇能惹起离人相思。
相思。
沉吟三秒,我暴躁地掏出手机,时间显示下午一点,约莫这个时候,还在LA的死小子,正在抱着枕头睡得好香。
要是打电话过去,会有什么后果?
也许死小子会说“你很吵诶”然后把手机扔到床底;也许手机现在在一个霸道蛮横的大BOSS手里,接起来会严肃冷酷地告诉我以后不用再打电话给手机的主人;当然更有可能我先被他的吼声炸到灰飞烟灭,只是因为打扰了他和程亦辰的花好月圆夜……
靠!靠!靠!为什么一想到他马上就会联想到这些只会更加刺激我这个孤寡老男人脆弱的心的画面???谢炎居然也好死不死地大庭广众之下抱着我那被惊吓过度的弟弟一阵猛亲,之后宣布大家放半天假回去和家人团聚。眼看公司男女老少都急匆匆过往家里赶,再不济也要奔着情人去的,想到谢炎可能又会让我吃个闭门羹只是为了遮掩那些少儿不宜、我这样的孤独男人更加不宜的场面,就越觉得孤单。
好吧,是自从死小子走了以后,我就义无反顾地陷入了下班后四面楚歌不知该往哪里去的悲惨境地。尤其是,和那些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相比起来,简直就要割伤我本来就很失意的一颗心。
虽说临走之前依依惜别了好几天,走的时候我追在机场恋恋不舍地话别了一个下午,搞得他几次改班机;下了飞机打电话直到他睡着——现在想想,好像一辈子要说给对方的话,都一下子说完了,所以,今天,是没有电话的一天。


我慢慢地敲……害怕迟到所以只好一边敲一边发了T T我可怜的手指~~


广告
加油!


回复
举报|2楼2007-09-25 21:57
    haha!爱死迟爱同人,见到就先顶!


    回复
    举报|3楼2007-09-25 22:02
      可爱滴楼主~~加油~不穿衣服的某V


      回复
      举报|4楼2007-09-25 22:04
        好!应节应景.加油!


        回复
        举报|5楼2007-09-25 22:05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为什么,我发不出去~~


          回复
          举报|6楼2007-09-25 22:09
            T T谁能告诉我,清水文还有什么可以屏蔽的…


            回复
            举报|7楼2007-09-25 22:14
              被屏蔽鸟??有说虾米原因吗??如果发不出来,就一段一段的发,看能不能发上来!


              回复
              举报|8楼2007-09-25 22:19
                啊……我怎么没想到~~试试看

                抽打百度你个小j受!!!


                回复
                举报|9楼2007-09-25 22:26
                  我有些明白过来原来我无比失落无比抑郁又无比暴躁的心情,只是因为,我想念他。
                  可我想他的时候,却隔着这样远的,连互联网信号也可能会因为意外中断的距离,不仅仅是空间,甚至还有时间。通话的时候,永远因为时差,总有一个人,已经入睡


                  回复
                  举报|10楼2007-09-25 22:26
                    广告
                    最舍不得的时刻,他拥住我,激烈地亲wen到面部几乎抽搐;他说,Lee,乖乖等我回来哦。就像hong骗小朋友的孩子一样高,神情诚挚恳切,人chu无害——老zi就是瞎了眼才会听你的话,好不容易出轨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流失了!
                    所以,今晚,就是我华丽丽的桃hua之夜!!!
                    我兴冲冲折了一个方向——突然意识到现在还是在白天,即使有***吧开门,也不会有好的货色


                    回复
                    举报|11楼2007-09-25 22:28
                      我是天生的眼高于顶,何况还被某些人惯坏了。
                      试问众美流连,寻常货se又怎入我眼?
                      所谓高处不胜寒,所以我决定先去填饱和心灵一样空虚的胃袋,然后回家补个眠,再出来^ ^


                      回复
                      举报|12楼2007-09-25 22:31
                        人满为患,望而却


                        回复
                        举报|13楼2007-09-25 22:35
                          唉,居然因为一句话,卡我那么久……百度你去死吧!!!


                          回复
                          举报|14楼2007-09-25 22:36
                            人满为患,望而却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子,竟有人拉着waiter过来要和我搭桌子。岂有此理。
                            怀着一颗凄凉的心走进一家男士化妆品专卖,店员小姐色眯眯地望着我用甜腻腻的声音说:先生,今天我们给情侣九五折哦。一边很期待我打个电话叫个什么人来。屁,老子打一通电话比折扣还要多


                            回复
                            举报|15楼2007-09-25 22:36
                              无所事事地逛来逛去,还是逛回了,呃,家。可是这种时刻,我很不愿意承认,这是我家。即使去我弟弟那里顶着谢炎的白眼和小加一起玩无聊的游戏,也比一个人面对清冷的四面墙要来的舒服和温馨。尤其,这房子地处此时正团团圆圆欢渡佳节的千家万户当中。每经过一家,都能闻到让人垂涎三尺的——家的味道。
                              推门。我真希望这个时候,那个笑起来很温柔的男人,现在能出现在我面前,那么,我就愿意原谅他这么讨厌地走了那么久还不提什么时候回来的混账行为。
                              但事实上我颓然地倒在我和他在家具市场广拌了一个小时的嘴坚持买回来的沙发上,毫无力气地看着四周,铭刻着两个人共同气息的陈设。
                              当我们只剩一个人,气氛就很牵强。
                              还记得我和他搬进这里时,真真是家徒四壁,连厕所都是老式的。于是两个人在扑了报纸的破地砖上,靠着睡了一夜,早上又被水管里流出来的颜色可疑的液体吓到。
                              后来,我强忍着怒意和关于他为什么买下这么间破房的好奇,和他一起找物业,接着做装修,家具一样一样买回来。现在想想,也许这也是他一去不回的可能原因之一——他老子虽然和个男人厮守了半生,但估计不想自己的亲儿子也走上这条路。我愤怒的是,我居然连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回复
                              举报|16楼2007-09-25 22:36
                                我一定要把那句话发出来,让大家看


                                回复
                                举报|17楼2007-09-25 22:39
                                  第一句:不幸的是


                                  回复
                                  举报|18楼2007-09-25 22:39
                                    酒店


                                    回复
                                    举报|19楼2007-09-25 22:42
                                      餐馆


                                      回复
                                      举报|20楼2007-09-25 22:42
                                        居然也客满……

                                        貌似,是餐ting被卡???

                                        无语望天,为什么?


                                        回复
                                        举报|21楼2007-09-25 22:43
                                          貌似没有不良词语,也没有广告嫌疑啊???baidu抽了,中秋节想家人鸟~~~


                                          回复
                                          举报|22楼2007-09-25 22:48
                                            我有些明白过来原来我无比失落无比抑郁又无比暴躁的心情,只是因为,我想念他。 
                                            可我想他的时候,却隔着这样远的,连互联网信号也可能会因为意外中断的距离,不仅仅是空间,甚至还有时间。通话的时候,永远因为时差,总有一个人,已经入睡。 
                                             
                                             最舍不得的时刻,他拥住我,激烈地亲wen到面部几乎抽搐;他说,Lee,乖乖等我回来哦。就像hong骗小朋友的孩子一样高,神情诚挚恳切,人chu无害——老zi就是瞎了眼才会听你的话,好不容易出轨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流失了! 
                                            所以,今晚,就是我华丽丽的桃hua之夜!!! 
                                            我兴冲冲折了一个方向——突然意识到现在还是在白天,即使有***吧开门,也不会有好的货色。
                                            我是天生的眼高于顶,何况还被某些人惯坏了。 
                                            试问众美流连,寻常货se又怎入我眼? 
                                            所谓高处不胜寒,所以我决定先去填饱和心灵一样空虚的胃袋,然后回家补个眠,再出来^ ^ 
                                            不幸的是酒店人满为患,望而却步,餐馆居然也满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子,竟有人拉着waiter过来要和我搭桌子。岂有此理。 
                                            怀着一颗凄凉的心走进一家男士化妆品专卖,店员小姐色眯眯地望着我用甜腻腻的声音说:先生,今天我们给情侣九五折哦。一边很期待我打个电话叫个什么人来。屁,老子打一通电话比折扣还要多。
                                            无所事事地逛来逛去,还是逛回了,呃,家。可是这种时刻,我很不愿意承认,这是我家。即使去我弟弟那里顶着谢炎的白眼和小加一起玩无聊的游戏,也比一个人面对清冷的四面墙要来的舒服和温馨。尤其,这房子地处此时正团团圆圆欢渡佳节的千家万户当中。每经过一家,都能闻到让人垂涎三尺的——家的味道。 
                                            推门。我真希望这个时候,那个笑起来很温柔的男人,现在能出现在我面前,那么,我就愿意原谅他这么讨厌地走了那么久还不提什么时候回来的混账行为。 
                                            但事实上我颓然地倒在我和他在家具市场广拌了一个小时的嘴坚持买回来的沙发上,毫无力气地看着四周,铭刻着两个人共同气息的陈设。 
                                            当我们只剩一个人,气氛就很牵强。 
                                            还记得我和他搬进这里时,真真是家徒四壁,连厕所都是老式的。于是两个人在扑了报纸的破地砖上,靠着睡了一夜,早上又被水管里流出来的颜色可疑的液体吓到。 
                                            后来,我强忍着怒意和关于他为什么买下这么间破房的好奇,和他一起找物业,接着做装修,家具一样一样买回来。现在想想,也许这也是他一去不回的可能原因之一——他老子虽然和个男人厮守了半生,但估计不想自己的亲儿子也走上这条路。我愤怒的是,我居然连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不穿衣服的某V整理


                                            回复
                                            举报|23楼2007-09-25 22:52
                                              最后买的,是一张双人床。
                                              看着他扭扭捏捏地拿出一面粉色美得冒泡泡的床单,我顿时无语到想撞墙,但是当他用可怜兮兮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只好忍了。嗯,说实话,粉色还是很暧昧的,极其适合我和他这种扭捏型的人格。
                                              半夜下起了大雨,我抱着被子,被他抱着,听窗外轰隆隆的雷声,雨点打在新买的热带大叶植物上响亮的声音,不知道是睡了还是依然醒着,就到了天亮。
                                              我睁着眼睛,每隔五分钟看一次时间,然后运气试一下胃是不是很空——决定自暴自弃地失眠到天亮。
                                              Ma的,老子又为了你个死小子,放弃出轨的机会了。
                                              我郁闷地想呐喊你个死小子还不回来明天我就把自己打包离家出走让你再也见不到我永远见不到我一直伤心一直郁闷到连JJ都不举连YY都没有兴趣连美男都遇不到——
                                              终于,手机响了。
                                              “主人,来电话了”的铃声,虽然小气又幼稚,但却是让人无比解气的。所以我听了两遍才接起来:“喂,哪位?”
                                              “Lee,对不起,现在才给你打电话。”微微沙哑的声音,透着慵懒的性感,听得我很想破口就大骂。
                                              嗯,Lee叔我还是很有修养的:“没关系。我已经吃过饭了。”
                                              “……Lee,你在埋怨我没有回去陪你过节吗?”居然在笑?!!!
                                              “……”
                                              “Lee,我昨天在辰叔家里吃饭。小竟让我带他问好。”(擦汗~~这,这是迫不得已,因为貌似boss和小辰不应该在LA,但是……为了行文需要,我就——让他们暂时时空转移了下~见谅见谅,擦汗擦汗)
                                              没良心的小贱受,连电话也舍不得打给我了。难道我只有毁容失意落魄的样子才值得看看吗?
                                              中秋的晚上,有人絮絮叨叨说话给我听,总算比一个人慢慢捱过长夜要好。何况,这个人……
                                              听起来,他似乎正在路上,安静的空间里只听见他悠闲从容又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极像他老子的作风。
                                              和我晃晃悠悠一个人走路的寂寥,不可同日而语。
                                              “Lee,别生气了。你那边还在过中秋节把?唉,我现在……别生我气了,不是有句诗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共个屁!“关掉手机,我极不坚强地飙了一腔老泪。
                                              如果被林竟这个小贱受知道我现在只想好好地、牢牢地抱住一个人,和他滚床单,和他说情话,和他面对面地绞手指……会被耻笑得很惨的。
                                              天渐渐黑了,我我在被子里擦干眼泪,无奈地叹了口气


                                              回复
                                              举报|24楼2007-09-25 23:00
                                                啊……摸摸那位没有穿衣服的某V~~邪魅地一笑飘走

                                                谢谢嗒!

                                                抽死你个死百度!!!你个小贱受!!我BS你!!!


                                                回复
                                                举报|25楼2007-09-25 23:02
                                                  天渐渐黑了,我我在被子里擦干眼泪,无奈地叹了口气。
                                                  想我堂堂李莫延,风流倜傥地,居然也有一个人埋头哭鼻子的时候,一瞬间就热血沸腾到想要抽打时间把我吞回到两个小时前,再伪装一把坚强。擦擦眼睛顺手把纸巾丢出去,胳膊去撞到——
                                                  我惊坐而起!
                                                  一个人!
                                                  一、一、一、一个人!
                                                  奇怪我首先没有觉得惊恐而是好开心。
                                                  他身上特有的气息笼罩着我,之前还充满落寞气息的房间,像是突然间被粉红色的灯光点亮。他带着大大的熊猫眼,和乖巧的笑容,扑住我,用很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说:“Lee,我好想你。”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喂,先别脱衣服……喂……干嘛摸我~~~~~~~~~我……我、我、我还没吃饭!”
                                                  “哦,那先吃饭把。你想吃什么,宝贝Lee?”
                                                  我抱住他。

                                                  他生气的时候,就大声叫我“李莫延”;
                                                  他撒娇的时候,就乖乖地喊“Lee叔~~”;
                                                  他高潮的时候,颤着声音吼“Lee”;
                                                  宝贝Lee,靠!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是说了嘛。天涯共~~~~~此时嘛。共,不就是一起的意思吗?”
                                                  “……”变得很想打人。
                                                  “在一起,要一直在一起哦,呃?”
                                                  “哦。


                                                  回复
                                                  举报|26楼2007-09-25 23:08
                                                    好甜的文~lee怎么确定关系以后还是这么可爱啊~可乐起码可以再笑十多年=


                                                    回复
                                                    举报|28楼2007-09-26 00:24
                                                      啊啊啊~~~~~~~~~~可爱的LEE
                                                      偶已经爱上老男人了~~~~~~~呵呵


                                                      回复
                                                      举报|29楼2007-09-26 00:31
                                                        我有些明白过来原来我无比失落无比抑郁又无比暴躁的心情,只是因为,我想念他。 
                                                        可我想他的时候,却隔着这样远的,连互联网信号也可能会因为意外中断的距离,不仅仅是空间,甚至还有时间。通话的时候,永远因为时差,总有一个人,已经入睡。 
                                                         
                                                         最舍不得的时刻,他拥住我,激烈地亲wen到面部几乎抽搐;他说,Lee,乖乖等我回来哦。就像hong骗小朋友的孩子一样高,神情诚挚恳切,人chu无害——老zi就是瞎了眼才会听你的话,好不容易出轨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流失了! 
                                                        所以,今晚,就是我华丽丽的桃hua之夜!!! 
                                                        我兴冲冲折了一个方向——突然意识到现在还是在白天,即使有***吧开门,也不会有好的货色。
                                                        我是天生的眼高于顶,何况还被某些人惯坏了。 
                                                        试问众美流连,寻常货se又怎入我眼? 
                                                        所谓高处不胜寒,所以我决定先去填饱和心灵一样空虚的胃袋,然后回家补个眠,再出来^ ^ 
                                                        不幸的是酒店人满为患,望而却步,餐厅居然也满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子,竟有人拉着waiter过来要和我搭桌子。岂有此理。 
                                                        怀着一颗凄凉的心走进一家男士化妆品专卖,店员小姐色眯眯地望着我用甜腻腻的声音说:先生,今天我们给情侣九五折哦。一边很期待我打个电话叫个什么人来。屁,老子打一通电话比折扣还要多。
                                                        无所事事地逛来逛去,还是逛回了,呃,家。可是这种时刻,我很不愿意承认,这是我家。即使去我弟弟那里顶着谢炎的白眼和小加一起玩无聊的游戏,也比一个人面对清冷的四面墙要来的舒服和温馨。尤其,这房子地处此时正团团圆圆欢渡佳节的千家万户当中。每经过一家,都能闻到让人垂涎三尺的——家的味道。 
                                                        推门。我真希望这个时候,那个笑起来很温柔的男人,现在能出现在我面前,那么,我就愿意原谅他这么讨厌地走了那么久还不提什么时候回来的混账行为。 
                                                        但事实上我颓然地倒在我和他在家具市场广拌了一个小时的嘴坚持买回来的沙发上,毫无力气地看着四周,铭刻着两个人共同气息的陈设。 
                                                        当我们只剩一个人,气氛就很牵强。 
                                                        还记得我和他搬进这里时,真真是家徒四壁,连厕所都是老式的。于是两个人在扑了报纸的破地砖上,靠着睡了一夜,早上又被水管里流出来的颜色可疑的液体吓到。 
                                                        后来,我强忍着怒意和关于他为什么买下这么间破房的好奇,和他一起找物业,接着做装修,家具一样一样买回来。现在想想,也许这也是他一去不回的可能原因之一——他老子虽然和个男人厮守了半生,但估计不想自己的亲儿子也走上这条路。我愤怒的是,我居然连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不穿衣服的某V整理


                                                        回复
                                                        举报|30楼2007-09-26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