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研究吧 关注:63,632贴子:677,035

岳飞之死(探讨一下岳飞被害的真正原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宋建炎元年(1127年),二十四岁的岳飞初露头角,被授予军队中的低级官吏承信郎。短短七年之后的绍兴三年(1133年),三十一岁的他就以自己的战功被高宗皇帝倚重,钦赐“精忠岳飞”的大旗,并在之后的八年里成为一个威震华夏,使国家的战争对手(金国兀术)慨叹“今已矣”的一代名将。其威赫武功何其显,忠义声名何其著。然而,这样一位尽忠报国的楷模,却在自己领导的光复河山的战斗节节胜利时的三十九岁之英年,被一“莫须有”的罪名致死,事情的转折是多么的悖于常理啊。又怎能不让时人“遮马恸哭”,让后人扼腕疾呼“呜呼冤哉,呜呼冤哉”。
愤而之下,读《续资治通鉴•宋纪99-124》《宋史•岳飞传》及相关章节,以期找到岳飞蒙冤而死的原因。掩卷沉思,获一鳞半抓以录于下。
建炎元年,作为秉议朗(也是军中的低级官吏)的岳飞,在抗金统帅宗泽的手下[“战开德、曹州皆有功,泽大奇之,曰:“尔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万全计。”因授以阵图。飞曰:“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泽是其言。
同年,他还是以这种低级官吏身份,出于对国家半壁河山沦陷的激愤,越职上书高宗[“愿陛下亲率六军北渡”]以规复中原。须知当时高宗刚刚即位,帝位未稳,朝中大臣同声议和。这种建议虽然是为了国家社稷,却无疑否定了整个国家上层统治者准备偏安一隅的政治理念。他立刻[“以越职夺官”。]
绍兴七年,[“总中外之政”]的军队最高统帅张浚想找人统率淮西军,问岳飞:[“王德淮西军所服,浚欲以为都统,如何?”飞曰:“德与琼有隙,必相争……恐不能服众。”浚曰:“张宣抚如何?”飞曰:“暴而寡谋,尤琼所不服。”浚曰:“然则杨沂中尔?”飞曰:“沂中……岂能驭此军。”军怫然曰:“浚固知非太尉(岳飞)不可。”]事实证明,岳飞的判断是正确的,即“琼”与张浚选择的都统王德相争,叛变了,“浚始悔”。但是,当时张浚对作为自己下属的岳飞总是否定自己的意见,却非常的不满,而岳飞却并不认为自己错了,说:[“都督以正问飞,不敢不尽其愚,焉以得兵为念也。”并且“即日上章乞解兵权……庐母墓侧”。]
以上的三个例子,比较有代表性的说明了他“忠愤激烈,议论持正,不挫于人”的个人品格。


回复
1楼2007-09-20 09:26
    2018-11-19 03:11 广告
    而且,这是他执著恪守的个性,并不以外界变化而转移。他“忠愤激烈”时,毫不在乎自己会“越职夺官”。他因“议论持正”得罪了张浚,自己“即日上章乞解兵权……庐母墓侧”后,[“帝累诏趣飞还职,飞力辞,诏幕属造庐以死请,凡六日”],直到六日后岳飞才“趋朝待罪,帝尉遣之”。就是说,在他认为自己是对的时候,就连皇帝的面子也不给,连皇帝也只能“尉遣之”。这种持正倔犟的性格在南宋国基初建、人心未稳的复杂政治斗争中,显然是处于劣势的。而和自己的统帅老将宗泽的对话,可以看出岳飞好胜心强“不挫于人”的性格,这种性格在一心为国谋良将的老将宗泽这里可以“ 是其言 ”,而到了“从王彦”时,[“至新乡,金兵盛,彦不敢进。飞独引所部鏖战,夺其纛而舞,诸军争奋,遂拔新乡”]。王彦就会和岳飞“有隙”了。
    还有一个综合的例子,更能说明他自身性格带来的不幸—— [“初,飞在诸将中年最少,以列校拔起,累立显功,(韩)世忠、(张)俊不能平,飞屈己下之,幕中轻锐教飞勿苦降意。金人攻淮西,俊分地也,俊始不敢行,师卒无功。飞闻命即行,遂解庐州围,帝授飞两镇节,俊益耻在。杨么平,飞献俊、世忠楼船各一,兵械毕备,世忠大悦,俊反忌之。淮西之役,俊以前途粮乏訹飞,飞不为止,帝赐札褒谕,有曰:“转饷艰阻,卿不复顾。”俊疑飞漏言,还朝,反倡言飞逗遛不进,以乏饷为辞。至视世忠军,俊知世忠忤桧,欲与飞分其背嵬军,飞议不肯,俊大不悦。及同行楚州城,俊欲修城为备,飞曰:“当戮力以图恢复,岂可为退保计?”俊变色。]——而张俊,这一当时宋军的另一主要将领,正是诬陷冤死岳飞的另一个主角。
    他自身的原因还有,好张声势(每在作战中他总是大张“岳”字旗,也许他的本意是威慑敌人,但不可避免的为自己造了很大的声势) ,战功太高,声名太著,到建炎四年,民间已经有几处“图飞像祠之 ”。到绍兴三年,已经达到整个江南都“人恃以安”的程度了。而这,在当时的宋高宗帝位新祚,政局不稳,以“败北不足喜,诸将知尊朝廷为可喜”的心态形势下,是很危险的。况且在岳飞成了整个国内支柱后,又在北伐的过程中“招结两河豪杰”使敌占区的各路义军“举众来归”。这势必造成宋高宗的不安和疑虑。这也成为他悲剧的一个原因。
     然而,以岳飞的文功武略,赤胆忠心,一鼓作气收复河山后,所有的一切自然迎刃而解。问题的症结就在于,绍兴元年宋高宗启用了一代权奸——秦桧


    回复
    2楼2007-09-20 09:26
      要说秦桧,还必须先说一下高宗。
      高宗的继位并不是名正言顺,而是当时国难当头,太子幼弱时宋室臣民“不得不”的选择。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他做了皇帝三年后的建炎三年三月,扈从统制、鼎州团练使苗傅和威州刺史刘正彦以“自有皇太子可立”为名犯上作乱,迫使高宗退位。一个月后,才又由皇太后扶持重新复位。这无疑刺激了高宗的神经,所以对他来说,首要任务自然是巩固自己的帝位。当时,内有各地义军等割据武装,外有强敌大金还在不停的威胁着国家的存亡。高宗要巩固自己的帝位,就必须要灭掉国内的割据武装势力,和制止金国的侵略步伐以树立自己的权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他的帝位问题和国家的其他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经过一番调兵遣将,国内问题由岳飞、张浚等将领在绍兴三年左右基本解决。 剩下的就只有对付金国的问题了。
      在这个问题上,有两种势力在角力,那就是以岳飞为代表的主战派和以秦桧为代表的主和派。 
      那么宋高宗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呢,我们给他定义为骑墙派。他的目的只是维护自己的帝位或者能够偏安一方。因为他是并不是一个强势的君王,这从《宋史•纪事本末》卷七十二中,秦桧死后宋高宗对杨存中说的话“朕今日始免靴中置刀矣”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加上前面说的曾被逼退位,这说明他为帝初期不能制群臣,帝位稳固后不能制权相。所以,他准备了两手,即(一)、[“绍兴七年飞数见帝,论恢复之略。又手疏言:“金人所以立刘豫于河南,盖欲荼毒中原,以中国攻中国,粘罕因得休兵观衅。臣欲陛下假臣月日,便则提兵趋京、洛,据河阳、陕府、潼关,以号召五路叛将。叛将既还,遣王师前进,彼必弃汴而走河北,京畿、陕右可以尽复。然后分兵浚、滑,经略两河,如此则刘豫成擒,金人可灭,社稷长久之计,实在此举。”帝答曰:“有臣如此,顾复何忧,进止之机,朕不中制。”又召至寝阁命之曰:“中兴之事,一以委卿。”](二)[“绍兴八年十月,宰执入见,桧独留身,言:“臣僚畏首尾,多持两端,此不足与断大事。若陛下决欲讲和,乞颛与臣议,勿许群臣预。”帝曰:“朕独委卿。” 桧曰:“臣亦恐未便,望陛下更思三日,容臣别奏。”又三日,桧复留身奏事,帝意欲和甚坚,桧犹以为未也,曰:“臣恐别有未便,欲望陛下更思三日,容臣别奏。”帝曰:“然。”又三日。桧复留身奏事如初,知上意确不移,乃出文字乞决和议,勿许群臣预。]他的目的,无非就是看哪一方面取得进展,就支持哪一方面。
      而秦桧是个什么人,又是怎么做的呢,让我们来看一下


      回复
      3楼2007-09-20 09:27
        建炎四年(1130年),秦桧从金国回到南宋,据他自己说[“杀金人监己者奔舟而来”]。然而,他的说法并没有人相信,[“朝士多谓桧与 、傅、朴同拘,而桧独归;又自燕至楚二千八百里,逾河越海,岂无讥诃之者,安得杀监而南?就令从军挞懒,金人纵之,必质妻属,安得与王氏偕?”]他的说法当然没人相信,而且连为他作传的史家都说[“盖桧在金庭首唱和议,故挞懒(秦桧就是从他那儿回国的)纵之使归也。”]但[“宰相范宗尹、同知枢密院李回与桧善,尽破群疑,力荐其忠”,]使秦桧得以启用。秦桧面见高宗的第一个倡议就是[“如欲天下无事,南自南,北自北”],也就是说让高宗承认金人对江北国土地占领。虽然他的主张高并没有被采纳,但他却始终“挟金人自重”(时人语)以和议自任,不惜以自己的阴险狡诈(“与之共事,始知其暗”。这是曾经赏识他的国之弘股张浚对他的评论),终于在绍兴八年(1138年),排挤掉了赵鼎等大部分朝廷的中正之臣,得以“独专国”。
        “专国”之后,他更是不遗余力的推行合议政策。甚至到了[“桧至是欲上行屈己之礼,帝曰:“朕嗣守太祖、太宗基业,岂可受金人封册。”会三衙帅杨沂中、解潜、韩世良相率见桧曰:“军民汹汹,若之何?”]的地步。并且,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政策已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也曾经[“恐物论咎己”]而想办法粉饰一下自己的投降政策,但还是无法不让人民看见自己国家受到凌辱——[“军民见者,往往流涕”。]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决定了秦桧必须在这条和议的路上走下去,因为,他的间谍身份不明不白暂且不说,他的投降政策只是得到皇帝二分之一的支持,再加上“军民汹汹”的人民压力,如果岳飞他们这些主战派光复国家成功,他这个和全国人民作对的投降(和议)分子的下场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不止会被皇帝唾弃,而且会最终落得家破人亡!所以,他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地位,就必须毫不手软的打掉所有已经有很大光复希望的“主战派”!
        而到了绍兴十年(1140),岳飞的军队不止光复河南,而且准备乘胜渡河[“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了。 更重要的是,此时的金军已到了统帅兀术[乃叹曰:“自我起北方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衄。”金帅乌陵思谋素号桀黠,亦不能制其下,但谕之曰:“毋轻动,俟岳家军来即降。”]的地步,并且准备退兵了。[方兀术弃汴去,有书生叩马曰:“太子毋走,岳少保且退矣。”兀术曰:“岳少保以五百骑破吾十万,京城日夜望其来,何谓可守?”生曰:“自古未有权臣在内,而大将能立功于外者,岳少保且不免,况欲成功乎?”兀术悟,遂留。]
        那书生虽没在历史上留下姓名,但却尖锐地看清了事情的本质!
        秦桧一看自己面临着岳飞军队即将渡河,主战派即将得势的危险,便开始设法阻止岳飞前进的脚步,[乃先请张俊、杨沂中等归,而后言飞孤军不可久留,乞令班师。一日奉十二金字牌,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十年之力,废于一旦。”飞班师,民遮马恸哭,诉曰:“我等戴香盆、运粮草以迎官军,金人悉知之。相公去,我辈无噍类矣。”飞亦悲泣,取诏示之曰:“吾不得擅留。”哭声震野,飞留五日以待其徙,从而南者如市,亟奏以汉上六郡闲田处之]。 
        就在岳飞撤军后的第二年,金军又开始了对南宋的侵略。[十一年(1141)年,谍报金分道渡淮,飞请合诸帅之兵破敌。兀术、韩常与龙虎大王疾驱至庐,帝趣飞应援,凡十七札。飞策金人举国南来,巢穴必虚,若长驱京、洛以捣之,彼必奔命,可坐而敝。时飞方苦寒嗽,力疾而行。又恐帝急于退敌,乃奏:“臣如捣虚,势必得利,若以为敌方在近,未暇远图,欲乞亲至蕲、黄,以议攻却。”帝得奏大喜,赐札曰:“卿苦寒疾,乃为朕行,国尔忘身,谁如卿者?”师至庐州,金兵望风而遁。飞还兵于舒以俟命,帝又赐札,以飞小心恭谨、不专进退为得体。兀术破濠州,张俊驻军黄连镇,不敢进;杨沂中遇伏而败,帝命飞救之。金人闻飞至,又遁。]这些战役都说明岳飞虽回南,却依然是金军的克星。于是,[术(金军统帅兀术)遗桧书曰:“汝朝夕以和请,而岳飞方为河北图,必杀飞,始可和。”桧亦以飞不死,终梗和议,己必及祸,故力谋杀之。]
        计议已定,秦桧便与谏议大夫万俟禼、张俊合谋,陷岳飞于狱中。审问过程中,连秦桧的同党何铸,周三畏都不得不佩服岳飞[裂裳以背示铸,有“尽忠报国”四大字,深入肤理。]的一片爱国热情而[“明其无辜”]。于是,秦桧就又换上万俟禼来审理,但是本是构陷,何能成真?[“飞坐系两月,无可证者。或教禼以台章所指淮西事为言,禼喜白桧,簿录飞家,取当时御札藏之以灭迹。又逼孙革等证飞受诏逗遛,命评事元龟年取行军时日杂定之,傅会其狱。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
        岳飞一生孝义两全,忠君爱国,不幸却遇到权奸昏君,以致英年遇害,冤屈莫名。笔者行文至此,不禁黯然,满腹激愤,口不能言。唯借史家之慨叹聊舒愤懑“呜呼冤哉!呜呼冤哉!!!!!


        回复
        4楼2007-09-20 09:28
          (附录:飞至孝,母留河北,遣人求访,迎归。母有痼疾,药饵必亲。母卒,水浆不入口者三日。家无姬侍。吴玠素服飞,愿与交欢,饰名姝遗之。飞曰:“主上宵旰,岂大将安乐时?”却不受,玠益敬服。少豪饮,帝戒之曰:“卿异时到河朔,乃可饮。”遂绝不饮。帝初为飞营第,飞辞曰:“敌未灭,何以家为?”或问天下何时太平,飞曰:“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主
          ,皆师每休舍,课将士注坡跳壕,皆重铠习之。子云尝习注坡,马踬,怒而鞭之。卒有取民麻一缕以束刍者,立斩以徇。卒夜宿,民开门愿纳,无敢入者。军号“冻死不拆屋,饿死不卤掠。”卒有疾,躬为调药;诸将远戍,遣妻问劳其家;死事者哭之而育其孤,或以子婚其女。凡有颁犒,均给军吏,秋毫不私。主
          持朴善以少击众。欲有所举,尽召诸统制与谋,谋定而后战,故有胜无败。猝遇敌不动,故敌为之语曰:“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张俊尝问用兵之术,曰:“仁、智、信、勇、严,阙一不可。”调军食,必蹙额曰:“东南民力,耗敝极矣。”荆湖平,募民营田,又为屯田,岁省漕运之半。帝手书曹操、诸葛亮、羊祜三事赐之。飞跋其后,独指操为奸贼而鄙之,尤桧所恶也。知
          官。张所死,飞感旧恩,鞠其子宗本,奏以官。李宝自楚来归,韩世忠留之,宝痛哭愿归飞,世忠以书来谂,飞复曰:“均为国家,何分彼此?”世忠叹服。襄阳之役,诏光世为援,六郡既复,光世始至,飞奏先赏光世军。好贤礼士,览经史,雅歌投壶,恂恂如书生。每辞官,必曰:“将士效力,飞何功之有?”然忠愤激烈,议论持正,不挫于人,卒以此得祸)


          回复
          5楼2007-09-20 09:28
            怪他自己太死板~一心要收拾旧山河,他也不想想万一宋钦宗得救回朝后,高宗怎么办?~@


            回复
            6楼2007-09-20 14:34
              1.在那种专制时代 君 国 一体 

              岳飞把爱国和忠君放在混在一起了 甚至受儒家思想当中的忠君思想很严重 如果他分清楚 独裁专制的封建社会 是 容不下他这种人 也许^

              其实知道也没用 他的倔强 哎

              2. 赵构 岳飞太不幸了 没有遇到明主 赵构是个没有远大志向的君主 也是个糊涂的混蛋! 

              岳飞的拥有岳家军而不是赵家军 岳飞的人品等多可以看出他不是等闲之辈 是有远大志向的人 而这一切都会使赵构不安的 尽管他不会背叛赵王朝



              3.秦桧 其实没有他 岳飞也会死 高宗有了杀他之心 旁人只是帮忙找借口而已 

              4.南宋那种政治官场\ 社会等各方面已经表现了亡国的迹象 岳飞毕死无疑 [我想起了袁崇焕, 那种亡朝的末期总是出现英雄的,而且总是让人流泪的]


              回复
              7楼2007-09-20 15:52
                楼上的四点全说错,还真是难得


                回复
                8楼2007-09-20 16:09
                  "一心要收拾旧山河,他也不想想万一宋钦宗得救回朝后,高宗怎么办?"---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迎回徽、钦二圣是个相当艰巨的任务,作为一个并不太糟糕的政治家,高宗不会为了这个还相当遥远的“万一”的可能性就先下手杀军国重臣,况且高宗军政大权在握,岳飞又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就算他老爹和老哥真的要回来了,也可以事先做好安排,毒酒、软禁、半路做掉都很容易。退一步说,高宗本身没有子嗣,他又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呢?因此这件事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隐秘原因


                  回复
                  9楼2007-09-20 17:54
                    因此这件事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隐秘原因。 
                     
                     
                     作者: 219.232.9.* 2007-9-20 17:54   回复此发言 

                    没有啥不为人知的原因,就是秦打算杀个人立威(他开始瞄准的目标是韩世忠),而高宗恰恰又对岳飞有点不放心(岳飞太年轻,太高傲了)


                    回复
                    10楼2007-09-20 17:59
                      2018-11-19 03:11 广告
                      8 楼什么意思啊 

                      请赐教!!!


                      回复
                      11楼2007-09-20 19:52
                        我这文章说明,
                        高宗只是个帮凶, 而主凶是秦桧, 
                        他所代表的和议派和岳飞代表的主战派,是你死我活的斗争,难道还不够清楚??


                        回复
                        12楼2007-09-21 00:13
                          愿闻高见~~~~~~~~~~


                          回复
                          13楼2007-09-21 08:38
                            说那么多干嘛,累不,简单一点,岳飞是军事天才政治弱智。推荐大家看《帝国政界往事


                            回复
                            14楼2007-09-21 09:54
                              郁闷! 赵构和秦桧都是坏


                              回复
                              15楼2007-09-21 10:42
                                鄂王永垂不朽,民族英雄


                                回复
                                16楼2007-09-21 10:45
                                  第一:岳飞并不愚忠。

                                  摘自王曾瑜《精忠报国岳飞传》

                                  中国历史上的爱国主义,大致是自秦汉以来,由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建立、巩固和发展,而长期形成的对祖国的最深厚的感情。但是,在岳飞所处的时代,爱国主义不可避免地与保卫赵宋家天下、忠君思想融合为一。须知祖国、国家和君主,乃是现代人的不同概念。但是,忠君思想不可能完全等同于愚忠。

                                  后世人对岳飞“愚忠”的印象,其实并非真正得自于准确的历史记载。岳珂编写祖父岳飞的传记,即《鄂国金佗稡编》的《鄂王行实编年》,固然竭力讳避和抹煞岳飞与宋高宗的矛盾,但强调、渲染和虚构岳飞的“愚忠”形象,还是更晚的事。清朝乾隆皇帝为使臣僚对自己尽忠,有意将岳飞渲染为对皇帝“愚忠”的楷模。他称赞岳飞“知有君而不知有身,知有君命而不知惜己命,知班师必为秦桧所搆,而君命在身,不敢久握重权于封疆之外”。①

                                  此段评论并不符合史实,岳飞为抗金成功,并未回避久握军权之嫌,绍兴十年班师时,他也未料想会遭秦桧的毒手。当然,给人印象最探者,还是《说岳全传》、戏曲之类的艺术虚构。如在清人钱彩的《说岳全传》中,岳飞死到临头,仍对宋高宗感恩戴德,忠心不二,他亲自捆缚企图造反的岳云和张宪,引颈受戮。

                                  其实,宋人尽管一般都肯定岳飞,却并未将他作为忠君道德的楷模,更无人认为他有今人所谓的“愚忠”思想。理学集大成人物朱熹在肯定岳飞“忠勇”的同时,又认为岳飞“有些毛病”。“毛病”之一是“骄横”,“若论数将之才,则岳飞为胜,然飞亦横”。“岳飞较疏,高宗又忌之,遂为秦所诛”。“毛病”之二,是“恃才不自晦”,锋芒毕露,不行韬晦保身之计。②

                                  如今看来,朱熹的一些指责,倒恰好是岳飞的一些优点。例如他在绍兴七年愤慨辞职,绍兴十年违诏出师,说明他对皇帝并非是绝对服从,而毫无怨尤


                                  回复
                                  17楼2007-09-21 12:23
                                    王教授的恩师,宋史大家邓广铭先生的《岳飞传》亦有论述:

                                    在岳飞的“尽忠报国”这一指导思想当中,是否包含有愚忠的成分在内呢? 

                                    历来有人认为,岳飞对赵构的意旨,只肯遵从而不敢违抗,特别在绍兴十年的一次抗金战争中,已经胜利在望了,却因接受到赵构令其班师的诏令,也竟不敢援用“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道理拒绝班师,而俯首帖耳地班师回朝了。 

                                    看过这一本传记的人,就应已知道,这种议论是和当时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合的。 

                                    说岳飞在其将近二十年的戎马生涯当中,在军事斗争方面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直接服务于赵姓王朝,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说他一贯忠实地奉行赵构的旨意而不违抗,那就大有问题了。最明显的事例,就是对金的屈服与斗争的问题。特别是在赵构第二次起用秦桧做宰相,并于绍兴九年与金国订立了第一次所谓和约之日,赵构下诏大赦新收复的州郡,夸大其词,粉饰太平。岳飞看了诏书之后,写了一道《谢表》奏进,其中的主要话语是: 

                                    臣幸遇明时,获观盛事。身居将阃,功无补于涓埃;口诵诏书,面有惭于军旅!尚作聪明而过虑,徒怀犹豫而致疑:谓无事而请和者谋,恐卑辞而益币者进。 

                                    臣愿定谋于全胜,期收地于两河。唾手燕云,终欲复仇而报国;誓心天地,当令稽颡以为藩! 

                                    这些话语所表述的一个中心思想,是对赵构、秦桧与金国的统治者订立的所谓和约,非但根本不予承认,而且还要依照岳飞的夙愿,率师北进,去收复河北、河东和燕云诸州;非但不能把赵宋王朝降格为金的附属国。而且还要把金国打败,逼令它作为赵宋王朝的附庸国。只可说,这是对于由赵构、秦桧合力造成的一股屈膝降敌的恶浪逆潮,正在用力挽狂澜的伟大魄力加以救正,是强烈抗议,哪里是“奉表称贺”!对于赵构的投降行径给予这样的鄙视蔑视。怎能说岳飞一贯顺从赵构的意旨呢? 

                                    关于岳飞在绍兴十年从郾城班师一事,我在本书第十五章的第四节,即《十年之功废于一旦》那一节中,已做了较详细的论述,说明那是岳飞为求不落入赵构、秦桧所制造的陷阱,在丧师与班师二者之间,做出的极英明、极具卓识的抉择。试想,他在这时如不遵守班师回朝,则在淮北宋军全已接奉“密旨”相继撤回淮南之后,岳家军突然处于孤军深入的情况下,金军固然可以对岳家军构成从正面、侧面合击之势,把它围歼;而赵构、秦桧也可以用“违抗朝命”做借口,调集张俊、杨沂中等人的部队,对岳家军大张挞伐,与金军合力把他歼灭。岳飞为避免遭受这种严重后果而奉诏班师,这决不是用来对赵构表示其惟命是从的“尽忠”的行为,自然更与所谓“愚忠”毫不相干。 

                                    再则,从岳飞奉诏班师之后,到他遭受惨杀之前,中间还有援淮西、任枢密副使、视察韩家军等等事节,并非班师回朝即遭杀害。这同样可以说明,班师一事和所谓“愚忠”是毫不相干的


                                    回复
                                    18楼2007-09-21 12:24
                                      补充一点:在宋朝,报国并不等于忠君,宋朝中国民族国家思想萌芽的时期(可惜,这个思想又被后世的屠夫们一棍子打没了),“朕即国家”的传统封建思想遭到了前所未有挑战。周宝珠先生在《试论南宋军民与岳飞反对宋高宗对金投降活动的斗争》一文中,对这种现象曾作了精辟论述,先生列举了这样三条史料:
                                       
                                      1、 当宋钦宗下诏割太原等三镇时,宰相何粟居然当朝痛斥宋钦宗一伙道: 

                                         “况天下者,祖宗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石敬瑭故事岂可遵乎?!” 


                                        2、 当宋高宗和秦桧一伙准备对金屈膝求和时,枢院编修官胡铨愤而上《乞斩秦桧书》。其中写道: 

                                         “夫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陛下所居之位,祖宗之位,奈何以祖宗之天下为犬戎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犬戎藩臣之位!………” 


                                        3、 最直率的莫过御史方廷实,当绍兴议和时,方廷实在奏章中写道: 

                                         “…………呜乎!谁为陛下谋此也?天下者,中国之天下,祖宗之天下,群臣、万姓、三军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

                                       
                                        宋人把“天下”和“陛下”分得何等清楚!不难看出,何粟、胡铨把天下说成是“祖宗之天下”,只不过是不敢“造次”而说出不是赵家天下,却具体地指出:“非陛下之天下”。而方廷实说出的才是宋人的心里话。天下国家是谁的?是中国人的天下(当然是指宋朝统治区内各族),具体说就是“群臣、万姓、三军之天下”,根本不是宋高宗的天下


                                      回复
                                      19楼2007-09-21 12:28
                                        2 “岳家军”这个名字,根本不会引起高宗的猜忌,

                                        “分隶张俊者,则曰张家军;分隶岳飞者,则曰岳家军;分隶杨沂中者,则称杨家军;分隶韩世忠者,称韩家军。” 

                                        杨沂中的殿前司大军还是皇帝的亲军呢。

                                        真正惹高宗不高兴的是岳飞倔强的脾气,绍兴七年岳飞拒绝起复事件以后,高宗就曾非常露骨的说道:“卿前日奏陈轻率,朕实不怒卿。若怒卿,则必有行遣。太祖所谓犯吾法者,惟有剑耳!所以复令卿典军,任卿以恢复之事者,可以知朕无怒卿之意也。


                                        回复
                                        20楼2007-09-21 12:43
                                          第三:

                                          上面说了,两个人狼狈为奸而已。秦想严惩主战派,而高宗又不怎么喜欢岳飞,所以刀子落到岳飞头上。按照秦死后高宗大规模平反因受太祖祖训保护而逃过屠刀的主战派文臣来看,没有秦,岳飞还真未必会死,大不了郁郁而终


                                          回复
                                          21楼2007-09-21 12:49
                                            第四,

                                            南宋国祚一百五十余年,如何说“表现了亡国的迹象”????先不谈高宗的养子孝宗被史家誉为“南渡诸帝之偏首”,就是高宗朝,全体文武官员大减薪怕也不是一个有亡国迹象的国家办得到的


                                            回复
                                            22楼2007-09-21 12:52
                                              没有秦,岳飞还真未必会死,大不了郁郁而终。

                                              这也是我的体会!


                                              回复
                                              23楼2007-09-21 16:57
                                                领教了 我想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历史人物都是不一样的


                                                回复
                                                24楼2007-09-22 10:13
                                                  探讨问题嘛,各抒己见,没什


                                                  回复
                                                  25楼2007-09-22 11:03
                                                    其实我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那时的事情我可以独裁,专政,封建君主论来说!可是岳飞就不一样,那接收的思想是什么,是封建正统文化.


                                                    回复
                                                    27楼2007-09-22 17:32
                                                      我知道岳飞是一个爱国之人,


                                                      回复
                                                      28楼2007-09-23 09:20
                                                        平章军国事为什么总是拿史料来说事呢?
                                                        好长


                                                        回复
                                                        29楼2007-09-23 09:24
                                                          讨论历史不拿史料拿什么…


                                                          回复
                                                          31楼2007-09-23 14:29
                                                            某些人认为讨论历史应该用“我想”、“我以为”、“我相信”


                                                            回复
                                                            32楼2007-09-23 18:18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