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吧 关注:56,843贴子:627,254

回复:【小说录入】18卷 横扫叹息之阴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2L也给了吧…


回复
2楼2007-07-22 17:42
    能给多少是多少…


    回复
    3楼2007-07-22 17:42
      http://post.baidu.com/f?kz=210913244 
      在这个贴子之后开始录的


      回复
      7楼2007-07-22 17:44
        “……道反的……圣域……” 
        那就是昌浩他们所说的要去的地方。 
        如果能够去到那里的话,就能够找到昌浩。但是,那里究竟在哪呢? 
        这里是出云,出云太辽阔了。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的话,一定找不到要找的地方。 
        但是,待在这里的话生命就太危险了。珂神称呼自己为“祭品”。一旦时机成熟,自己就会被做为祭品牺牲掉。 
        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锁,也许是以为有多由良看守,便没有锁门的必要了吧。 
        悄悄地走出屋子之后,彰子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 
        彰子一边祈祷着不要被任何人发现,一边慢慢地在走廊上前进着,就在这个时候,彰子忽然听到一阵声音。 
        那是真铁的声音,在念颂着一句不可思议的言灵


        回复
        11楼2007-07-22 17:46
          一脸不情愿的神色望向远方的昌浩,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昌浩等人通过白虎的风返回道反圣域,大概是在一刻钟以前。 
          因为必须要先向道反大神和巫女汇报风音平安复活的消息,无哦一便先返回到这里。 
          晴明与昌浩虽然也很担心封印住八岐大蛇一个头的玄武那边的情况,但是从太阴送来的风信来看,那边的现况还不用担心。 
          ——我们这边一切都好,所以晴明尽量多休息休息。 
          从白虎哪里得知太阴的风信之后,晴明一脸无话可说的表情。自己总是让神将们担心。 
          既然感觉到有罪恶感,那么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便行了,勾阵这样劝到。但是晴明却认为这完全是两码事。 
          小怪挑了挑眉毛,晴明现在这个样子,还敢说活什么两码事。 
          晴明虽然是十二神将的主人,但是十二神将并不是绝对服从晴明。当他们有想说的话时,是完全可以说出来的。 
          走在晴明身边的昌浩注意到祖父身边没有任何人,眨了眨眼睛问道: 
          “爷爷,你一个人过来的吗?” 
          “嗯,因为天一和玄武都在那边,太阴也跟他们在一起嘛。” 
          回头望了昌浩一眼,晴明继续说道。 
          “六合在风音和巫女那边,红莲正在和勾阵吵架。” 
          “啊?……怎么了?” 
          望了望昌浩,晴明叹了口气道。 
          “一言难尽啊。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白虎在千引磐那里等着呢,虽然他说要跟过来。” 
          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叫他不要担心在那里等着。 
          “为什么,这样……” 
          晴明微微地笑着,望着昌浩说道: 
          “因为爷爷现在只有一个人,所以你要陪我回去吧。” 
          晴明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昌浩的后背说道: 
          “和你一样啊。” 
          昌浩点了点头,祖父说得对。 
          一个人行动总是叫人担心。 
          要是人多些还好,但是只有一个人一旦发生了什么的话…… 
          “……对不起。” 
          昌浩低声道歉道,老人迷了眼睛。 
          “嗯,你明白就好。” 
          因为认为没问题才自己一个人跑到隧道出口这里来,晴明正是看穿了昌浩的心思,才故意也一个人过来找他。 
          自从与比古分开之后,究竟过了多长时间呢,无法正确判断出来。 
          但是,时间绝对不短。 
          出云的天空一直都被乌云覆盖着,阳光完全无法照射进来。外面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没有办法判断。 
          再加上反复进出时间的流逝与人界不同的道反圣域,判断失误也是在所难免的。 
          之后回到人界该重新调整自己的生物钟了。现在倒还好说,回到京城之后就很难办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你也有这种感觉吧?” 
          听到爷爷的话,昌浩的眉头皱了起来。 
          “爷爷也有不祥的预感吗?真希望这种预感是错觉。” 
          “偶尔也有预感不灵的时候。” 
          这是昌浩的心里话,百发百中有时候也不全是好事。 
          自己只不过是个半吊子的阴阳师,所以对自己的预感也只是半信半疑的程度,但是连爷爷都有这样的预感的话,那基本就可以确定这件事情是肯定会发生了。 为了寻找将八岐大蛇送回死亡之国方法的比古。 
          但是,让他一个人回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要是我当时跟着他一起回去就好了。” 
          昌浩叹息着自言自语道,晴明眨了眨眼睛望着他。 
          过了一会,昌浩抬起头来。 
          “要是那样的话,现在也不至于会这样不安,而且也能够亲自确认一下。虽然我相信比古,但是比古身边的人会怎样,我却不知道。” 
          一旦比古那边发生了什么他一个人控制不了的局面,那个时候自己也可以出手帮助一下。 
          “我的身边总是有红莲、勾阵或者六合他们跟着,一旦到了危机时刻他们都会出手相助,可是等到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犹豫起来是不是应该行动。” 
          晴明无奈地苦笑起来。昌浩列举了这么多神将的名字,可却偏偏没有提到自己。也许是因为自己就在他身边所以他也没有在意到吧,不过这也太让人伤心了。 
          “身边能够有个人帮助……实在是相当重要的一点呢。” 
          “……啊啊,是啊。” 
          晴明深有感触的想道。 
          在需要的时候身边能够出现的那个人,真的是非常重要的,提供非常大的帮助。 
          在他的人生之中,能够走入他内心最深处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在这出云殒命,还有一个现在仍然在那三途河的岸边等待着他。 
          用手摸着昌浩的脑袋,晴明点了点头。 
          在这片土地上,留有太多沉重而深切的思念。那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事情。就好似伤痛虽然能够愈合,但是留下的伤痕却永远也不会消失一样。 
          两个人一步一步前进着


          回复
          13楼2007-07-22 17:48
            到现在为止都是完整的……


            无良的插楼…


            回复
            14楼2007-07-22 17:48
              不~~又被吞了~~TAT~TAT~TAT


              回复
              16楼2007-07-22 17:50
                1L,9L,12L没了…


                回复
                17楼2007-07-22 17:50
                  凉拌 =_,=|||


                  回复
                  19楼2007-07-22 17:52
                    插9L~
                    返回九流府邸的真铁,回到自己的屋子背靠着墙壁坐了下去。 
                    应该已经是深夜了吧。外面的雷鸣和雨声一阵高过一阵,把时间的感觉都冲淡了。 
                    从那个孩子继承了珂神比古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会是这个结果了吧。 
                    曾经继承了那个名字的自己,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一点。 
                    但是,继承珂神比古之名的人的真正宿命,真铁确实一直都不知道。 
                    那天,告诉自己要保密的夫人,应该也是不知道的吧。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把那种事情告诉自己吧。 
                    “王哟……你也不知道吗……?” 
                    即便现在问已经去世的先王,也不会有任何回应。先王,在珂神出生的那一年便去世了。 
                    一族的人基本上都在那一年死掉了。 
                    在最后的婴儿降生的那一年,族人以惊人的速度一个接一个的死掉。 
                    啪嗒一下倒地,然后就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几天后便死掉了。 
                    不管男女老少,只要倒下便再也救不活。也许是患了什么传染病,但是在找到这怪病地原因之前,族人便都已经死绝了。 
                    最后剩下地只有真铁、珂神,以及珂神的母亲。 
                    最后给夫人送终的是真铁。珂神当年还是懵懂无知的年纪,在他母亲的生命之火熄灭的时候,他正什么都不知道地随睡着。 
                    族人一个接一个的长眠了,族人的亡骸都被投入那瀑布之下的深潭之中,簸川的水流会将他们的灵魂送到荒魂那里去。所以把亡骸投入水中,是九流一族的惯例。 
                    随着九流一族的破灭,妖狼族的数量也在锐减。最后妖狼族剩下的只有真赭,以及她的两个孩子,多由良和茂由良。 
                    将珂神托负给多由良和茂由良之后,真铁将夫人的亡骸让真赭背着,向瀑布走去。他坚信他们一族的神,一定会来迎接夫人的灵魂。 
                    ——真铁……这个孩子……比古就…… 
                    对夫人的临终托孤,真铁默默地点了点头,当年还只是八岁孩子的他,除了点头完全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但是,夫人还是安心地笑了。然后就那样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比古。这是只有在周围没有任何人的时候,她才会称呼那个孩子的名字。 
                    这才是应该取给那孩子的名字。祭祀王和他的妻子给自己的孩子不是作为一个王,而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幸福地生活下去而准备的言灵。 
                    这并不是代代继承的名字,而是那孩子灵魂的唯一的名字。 
                    在真赭、多由良和茂由良都不在的时候,真铁就会叫那孩子这个名字。 
                    比古——比古。 
                    不过,这也只是在那孩子记事之前, 
                    他是珂神比古。九流一族只有他们两个人活下来,他必须要实现自己一族的宿愿。为完全继承珂神比古的能力,不可以称呼他其他的名字。 
                    真铁一直都不知道,珂神比古的宿命、 
                    某一年的冬日。为了寻找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的珂神。真铁喊出了那个多年都没叫过的名字。 
                    那个名字会对珂神造成影响。 
                    “……既然你知道,就不要叫出来嘛。” 
                    听到真赭的责备,又想到背负着那个名字的孩子的宿命,真铁不由得从心底对自己的所为感到愧疚。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真铁抬起手捂住自己的眼角。 
                    “……比古……” 
                    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真赭也知道珂神的真名。夫人曾经说过,这件事情对真赭也是保密的。 
                    不过,真赭常年都在她身边,也许什么时候听到了也说不定。而且还有王也知道。 
                    “……啊啊。” 
                    对了,一定是祭祀王告诉它的。作为侍奉珂神的多由良和茂由良的母亲,王把这件事告诉它也是情有可原的。 
                    由于茂由良的死,珂神比古的觉醒。用真赭的话来说,就是完全的觉醒了。 
                    荒魂对于不完全的珂神比古非常不满,不遵从珂神的意思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但是现在,他们的王终于成为了“珂神比古”。那也是八岐大蛇荒魂的第九个头颅。 
                    拥有珂神比古之名者,终将成为八岐大蛇之荒魂。 
                    继承这个名字的人,是拥有能够承受荒魂力量的人。其身体寄宿着神的力量,其灵魂刻印着神之约定。 
                    然而,觉醒之后的珂神比古,便再也无法变回人类了。 
                    那个孩子,再也听不到那个名字了。 
                    ——这是我们,为这个孩子的灵魂取的名字哦…… 
                    “……比古。” 
                    就在真铁低声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忽然从门外传来一阵声响。 
                    真铁惊讶地站了起来,将微微关着的门一下子拉开


                    回复
                    20楼2007-07-22 17:52
                      不知道…………= =|||


                      回复
                      22楼2007-07-22 17:54
                        P45
                        看到大蜘蛛那焦急的样子,风音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她伸出手去,用充满活力的声音称呼着那个名字——
                        “……巌,怎么了?”
                        比那个时候更加沉稳,一点幼时的语气都听不出来的声音,仍然称呼着那个名字。
                        大蜘蛛拼命控制住自己的激动,用颤抖着的声音说道:
                        “……是,马上……马上就,公主……”
                        ——是的,是的公主。
                        被带着可爱笑容的公主,用那如银铃般的声音称呼自己的名字非常幸福。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乌鸦,似乎发觉到了什么,走到大蜘蛛的身边问道。
                        ——公主,公主。这家伙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可不要隐瞒哦。
                        看着愤愤然的乌鸦,年幼的风音只笑着说了句保密。
                        是啊。答应了要保密的。
                        望着将手指放在嘴边的风音,大蜘蛛安心地点了点头。
                        ——是的,就是这样,公主。
                        在那个时候,在黄泉的瘴穴前,见到几十年没见的公主。
                        这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年幼的公主。终于回来了。这是对它们来说非常重要的公主。
                        “公主,请走这边……”
                        当碰触到千引磐的一瞬间,整个时空都改变了。
                        就在眨眼的一霎那,他们穿过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
                        向周围看去,这里确实是道反的圣域。
                        回头望去,千引磐还想往常一样伫立在那里,阻挡着一切没有得到允许进入的人。
                        “公主,巫女殿下现在正在休息之中。在她醒来之前,请您现在她的身边等一会。”

                        P46
                        我们因为太大了,所以进不到本宫之中。
                        听到蜘蛛这句话的风音,终于微笑了一下。
                        看到风音的笑容的大蜘蛛,胸膛剧烈地鼓动起来。那种如光芒一样闪烁的笑容,自己有十几年都没有看见过了。
                        “我也差不多该回到本体去了。”
                        晴明好像很疲劳的样子一边喘息着,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即使身体上带着道反的丸玉,仍然有不小的负担。
                        风音回头望去。站在她身旁的六合虽然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却用温柔的目光望着她。
                        “公主,我来给您带路……”
                        抬起一只手制止住自告奋勇充当向导的大蜘蛛之后,风音眯起眼睛说道:
                        “我记得的……大概。”
                        一边努力回忆幼时的记忆,风音一边慢慢的向前走去。


                        进入本宫巫女私室的,只有风音一个人。
                        晴明返回在其他屋子中的本体,据说要同神将们商议一下今后的对策。
                        六合虽然一直陪伴风音到屋子门口,但是却等在外面只让她一个人进去。
                        作为大神的妻子休息的房间,确实不是外人随便就可以进去的。
                        在母亲睡着的床边,乌鸦也在旁边休息着。它应该也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了伤,母亲睡觉的这段时间内就让它也休息休息吧。
                        悄悄走到母亲身边,风音静静注视着母亲的容颜。
                        己经过了差不多五十年吧。但是,因为她大半的时间都在沉睡之中,所以也没有感觉过了多久。
                        但是,在那段时间中一直深植于心底的孤独感,现在仍然在内心深处隐藏着


                        回复
                        27楼2007-07-22 17:56
                          P55
                          插图
                          P56
                          不过虽然自己这样想,但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海的存在。 
                          出现在昌浩眼前的瑞碧之海,虽然很宽广,但是也能够一眼望到对岸。不如说是湖更加恰当。 
                          “什么嘛,不过是个湖嘛。” 
                          终于搞清楚状况的昌浩,饶有兴致的向湖水深处望去。湖水非常清澈,仔细看去甚至能够看到湖底的石子。 
                          看起来很眼熟的颜色。昌浩不由得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丸玉。 
                          “你的丸玉就是这里的石子。” 
                          “原来如此。” 
                          昌浩对晴明点了点头,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来得及向巫女道谢。原本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可现在却卷进了意想不到的大事件之中。 
                          红莲抱着勾阵走进湖水之中,将勾阵放入齐腰深的湖水里。失去意识的勾阵慢慢沉了下去。 
                          “哎?那样浸在水里没问题吗?” 
                          看到昌浩惊讶的表情,白虎说道: 
                          “啊啊,腾蛇和玄武的伤都是在这里治愈的,应该没问题。” 
                          一边这样说着,白虎一边眨了眨眼睛。 
                          红莲走上岸边之后,回头望了望湖水。看着红莲的表情,白虎问道: 
                          “喂,腾蛇。你该不会是……” 
                          红莲用金色的瞳孔望着白虎。 
                          “你实际上,并不想让勾阵失去意识吧?” 
                          “怎么会。” 
                          红莲一脸惊讶的表情。 
                          看到这个表情的白虎显得更加惊讶。是自己想错了么。
                          P57
                          “没有那就最好了。”
                          “为了治疗最好就是泡在这里了。我不也是在这里泡过么。”
                          晴明、昌浩和白虎都默默地注视着红莲。
                          这种说法根本就是答非所问啊。难道他本人一点都没察觉到么。
                          最近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把大家的心都搅乱了。
                          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晴明一脸困惑的表情皱起眉头。
                          “嗯嗯嗯……后面可就难办喽。”
                          勾阵那时候的眼神,真的是相当愤怒。
                          站在旁边的昌浩抬起头望着祖父说道:
                          “怎么了爷爷?害怕勾阵跟你发火吗?”
                          “嗯。那个时候勾阵和红莲都不好得罪啊。不过毕竟红莲要比勾阵厉害一些,所以只好听红莲的。”
                          虽然红莲在腕力上比勾阵要强,但要论口才红莲却是连战连败。等勾阵醒来,红莲也基本帮不上什么忙了。
                          “喂,不要扯上我啊。我可不想再和她吵了。”
                          表情严肃地拒绝着的红莲,重新变回小怪的模样。
                          “不过现在说正经的。勾不能参加战斗的话确实很麻烦。总决战的时候,有她和没她的差别一眼就能看出来。”
                          听到小怪的这句话,晴明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昌浩弯下身去望着小怪说道:
                          “小怪,你说的总决战是指……”
                          小怪耸了耸肩膀,摇了摇白色的尾巴说道:
                          “珂……比古。我知道你信任比古,但是一旦他没有办法将大蛇重新封印回去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放手一搏了。如果放任那妖怪不管的话,到时候就不只是道反,出云全境都会受到波及的。”
                          晚霞一般的瞳孔直直地望着昌浩。
                          “我和白虎、太阴在分析了目前的情况之后,只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再这样下去,局面就会朝非常不利的方向发展。


                          回复
                          32楼2007-07-22 17:58
                            还有一点点~快完了


                            回复
                            36楼2007-07-22 18:00
                              P62
                              5.
                              小怪什么都没说,只是背对这昌浩静静地望着瑞碧之海。
                              昌浩开口想说点什么,但白虎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开口。身躯健壮的神将在用眼神催促着昌浩。昌浩看了看周围,发现祖父也在像白虎一样看着他。
                              昌浩瞥了小怪一眼。
                              那白色的背影好像在无言地拒绝着什么。小怪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涟漪的水面,并没有回头的意思。
                              “……风音,六合他……”
                              对如此询问的老人,她微微低下头答道:
                              “他现在身心俱疲……正在本宫的房间休息。”
                              当她和母亲重逢,稍稍放松下来之后,才注意到六合已经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风音正在为自己的疏忽而自责时,六合告诉她这并不是她的错。
                              不管是为保护她而奋身跃入瀑布之中。还是搞得自己心力憔悴,都是因为他要让她清醒过来。
                              他说,他不惜这样做所换来的,是其他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
                              “晴明大人,请允许我跟腾蛇说几句话。”
                              小怪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昌浩发觉到这个,不由得紧张起来。虽然没有这个必要,但身体却说什么都不听使唤。
                              “拜托了,请无论如何……”
                              风音再三请求,神情十分恳切。
                              P63
                              昌浩交替地看着小怪和风音。
                              在来道反之前,昌浩曾经和小怪谈过一些事。
                              关于风音的事。
                              简直像是什么事件的前兆一般,他们谈到了她的事情。
                              昌浩是知道的。不管是小怪的所作所为,还是风音的所作所为。
                              她被智辅宫司所骗,想要杀掉小时候的自己。还曾企图加害祖父安培晴明,亲手杀死还活在世上的自己。
                              而且,她深深地伤害了小怪——红莲的心,使他第三次触犯了十二神将的禁忌。
                              昌浩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过去的种种回忆浮现在自己的心底又转瞬而逝。
                              那是刺穿自己身体的红莲手腕的触感,还可以依稀回忆起来。被尸鬼所附身的红莲的声音,虽然是同一个人发出的,但却如同寒冰一般冷淡而残酷、
                              风音望着小怪雪白的背影,身体微颤,脸色苍白。从她的神情即可看出来,她是抱着觉悟而来。
                              昌浩想起来了。
                              自己曾经做过非常过份的事情。那时虽然知道自己必须道歉,但他还是非常非常害怕见到晴明。
                              怎么办。如果得不到对方原谅的话怎么办,如果被对方拒绝的话又怎么办。
                              那份不安在自己心中反复交错,甚至想就这么一走了之的心情,现在还记忆忧新。
                              自己但是真的非常非常害怕,但昌浩内心深处坚信着,晴明一定会原谅自己的。
                              这两种情感很矛盾,甚至可以说正好相反。但是,它们却微妙地混合起来,共同存在于昌浩的心中


                              回复
                              37楼2007-07-22 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