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kyin吧 关注:2贴子:29
  • 8回复贴,共1

斑鸠

收藏回复

序章一:凤来之国 

 “凤来之国”……原本只是一个位于边远地区的小国。然而,如今它却以得到了“神之力”的“神通者”自居,并以“选民思想”和“和平统一”为名,四处进行着武装镇压。
 事件的起因要追溯到数年前。凤来之国的核心人物——凤来天楼——从地下深处发掘出称为“产土神黄辉之块”的物体。据说自从凤来和这物体相遇的时候起,天楼便开始不断施展出招来奇迹的力量。
 在这之后,出现了一个渴望人类自由,勇于向凤来挑起战事的组织——天角。他们用一种叫做“飞铁块”的战斗机与凤来不断战斗,但终渐渐失势,全军覆没。
 但是,有一个青年却奇迹般的生还了下来。他的名字叫“森罗”。 

序章二:斑鸠之里 

 天角战败的几天后……森罗试图利用多余部件以及坠落战机的残骸制造一架新的飞铁块。 

 他不想走向真正的死亡……但也没想过要继续生存。精神在他体内燃烧就像火热的躯体,他看上去更像是某种恶魔。
 “自由”……一种来源于“和平”的茫然的渴望,一种在我们那个时代禁忌的事物,而今转化成指引他行动方针的单纯的理由。
 终于,在夜晚的尾声,森罗坐进了完工的飞铁块——白鹭的驾驶舱。 

 (为什么我这么焦急?……不,我没有在赶……恩,我不应该……但仍然……) 

 他悄悄地发动了引擎,缓缓地起飞……在到达海拔800米(大约2400英尺)也就是进入了防御雷达的探测范围,白鹭受到了凤来飞铁块的攻击。
 森罗展示出他高超的飞行技术,消灭了一架又一架的敌机,尽管他的白鹭性能是那么差。 

 (为什么我如此好战?……我希望获得自由,是吗?……但是我要面对的是什么呢?……) 

 突然前方出现了由凤来第一冲锋队队长武将:浅见 影比佐驾驶的佛铁块“乌帽子鸟”。 

 浅见:“天角的幸存者……我猜想你一个人走了很长的路……”
 森罗:“那对你又如何呢?我把我的生命投注于此,因此我所作的比你这杂种所作的要真挚得多……”
 浅见:“……恩。看来你还没有成熟……”
 
 森罗躲开了浅见所有的攻击,并且似乎占据了上风。
 
 浅见:“哦,你驾驶技术相当熟练。那么,尝尝这个如何?”
 
 乌帽子鸟发出了五个白色波弹,以弧线向白鹭飘射去。 

 白鹭被乌帽子鸟诱导弹的击中受到了相当大的损伤,冒着黑烟开始下落。 

 森罗:“Shit!”
 浅见:“年轻人,独身一人来挑战敌人的确很勇敢……但是你的生命不值得赌在这。”
 森罗:“你在说什么傻话?我还没完呢!”
 浅见:“嗯。如果你还能能活着的话,那我们有机会再见吧。”
 
 浅见没有再看一眼坠落的白鹭便飞走了。
 
 森罗的飞铁块从黑烟中穿出,坠落在深山中的一个村庄。这个村子就是“斑鸠之里”。这是因受“选民思想”波及而遭世间遗弃的老人们所居住的村子,俗称“弃老村”。
 就在战机坠落在地面时森罗被弹出了驾驶舱,并且被村民所救。 

 在风守老人的房间里。森罗依然昏迷着,老人照顾着他。阳光穿过峡谷,照亮了房屋,蟋蟀正在欢快的鸣叫。 

 精神体 男:“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们能互相理解。”
 精神体 女:“那时我们将走向遥远的未来,将生命传至下一代……”
 森罗:“……未来……” 

 森罗渐渐恢复了意识,风守老人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森罗:“嗯?……我这是在哪?……”
 风守:“这里被称为斑鸠之里。你的飞铁块坠落在这里……你还记得吗?”
 森罗:“斑鸠之里……你指的是弃老……不,我的意思是……”
 
 风守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风守:“不错。似乎人们都是这么人为的。”
 森罗:“等等!我的白鹭怎样了?”
 风守:“你的白鹭?哦,你指的是你的飞铁块……它再也不能用了。你应该庆幸上帝还让你活着回来。”
 森罗:“那是最后的白鹭了……!!……Shit!……该死的!”


回复
1楼2007-07-16 20:15
     风守:“……”
     
     两个月后…… 

     森罗在村边的悬崖上看着日落,风守老人慢慢地走来。 

     风守:“你要离开了,是吗?”
     森罗:“多谢你这些日子照顾我。你的恩情我永生难忘。”
     风守:“很好……但,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战斗?如果换条路走,如果你服从凤来,你可以有一个安逸的生活。”
     森罗:“所以我现在是孤独的,我作为天角的一员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那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篇章……我不想让我的一生存在任何遗憾。我决定击败凤来,重新获得自由。”
     风守:“恩,那听上去是正确的事……但是你不能完全以个人的观点去看待事物,不是吗?”
     森罗:“但如果我为了那些信赖我的人去战斗,并且为每个人带来和平与自由,那不是件好事吗?”
     凤守:“有些人并不希望这样,有些人始终希望获得另外一种形式的和平与自由。他们都渴望自己的自由,不停的战斗,他们没能理解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最后……他们不停地相互残杀,不去考虑自由的意义。我们渴望和平,但我们不能成为杀人机器。就是这样,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森罗:“……” 

     森罗犹豫了,困惑了。风守老人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
     
     风守:“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形式的自由与和平。你在战斗时不要忘了这点……顺便问下,你准备赤手空拳去战斗吗?”
     森罗:“这个,我……”
     风守:“哈哈哈,跟我来。”
     森罗:“去哪?”
     风守:“跟着我,你会知道的。”
     
     风守着带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森罗被带到一个村庄边缘的山洞深处。这里是一个全部由金属制造的非常巨大的人造地下洞穴,在各种武器与机械零件之中,一架飞铁块单独的放置在那里。
     森罗:“这是……飞铁块。”
     风守:“是的,我们叫它斑鸠。”
     森罗:“这东西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但……”
     风守:“恩,就你所知道的,我们的村庄是被时代遗弃的……世人似乎不需要我们……然是,任何一个生命,任何一个理想,任何一个存在,任何事物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世上不存在你所不需要的东西。斑鸠是我们自由的缩影,也是我们存在的证据。我们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复兴人类。
     森罗:“复兴人类?”
     风守:“现在你不必去理解这个。每个人只要注意到它的意义便足够了。”
     
     为战机做准备工作的两个人(新海与天内)注意到了森罗。 

     新海:“恩?有个时髦的家伙在这。风守老人,他就是……?”
     风守:“没错。他是森罗”
     
     森罗向他们的方向微微地鞠了躬。 

     新海:“我叫新海。我在这里做协助工作。这边的这位是天内,他可是从前的天才工程师,斑鸠就是他设计制造的。” 

     继续在做检修工作的天内早了一眼边上的森罗,然后…… 

     天内:“哼!……他放射着杀戮欲,他看上去像个恶魔。”
     新海:“喂,你这家伙难道还想亲自来架驶?你该歇歇了。”
     天内:“呵,那不关你的事!……嘿,帅小伙!!别弄坏了这架战机!”
     风守:“你看,斑鸠与普通的飞铁块有点区别。你需要进行训练,不过……你愿意架驶这个吗?” 

     森罗没有回答老人的话。他只是点了点头…… 

     〔数日后……〕 

     试飞进行到中期阶段,天内发现雷达上出现了飞行物体正在靠近村子。 

     天内:“嗯?这是……嘿!帅小伙!凤来正在攻击我们!”
     森罗:“我能非常清楚地看到他们。从大小来看这可能是佛铁块……我去阻止它!”
     
     斑鸠盘旋上升,他清楚的看见敌人。佛铁块发射了诱导波弹,森罗立刻转换了相同的属性并且将波弹全部吸收。斑鸠如此出乎意料的行动,让佛铁块一时不知所措。然后佛铁块重新发动了攻击,这次它使用了相反属性的弹药。而森罗又一次变换了属性吸收了全部的子弹。森罗看出对方飞行员明显紧张了,因此他使用了“力之解放”。光束全部击中了佛铁块……佛铁块向村子坠落下去。森罗以最快速度追赶敌机。 


    回复
    2楼2007-07-16 20:15

       非常幸运的是,佛铁块没有坠落在村民的房子上,而是坠落在离村子有的段距离的地方。森罗在这突发状况下紧急着陆,环视着四周。
       他发现一个人影。 

       森罗:“这里有人!是那个飞行员吗?”
       
       当森罗走近那个人影,他发现有一个女人躺在那里。 

       森罗:“这是???一个女人?” 

       他试着扶起她时,发现她和他年龄差不多大。 

       ??:“嗯……” 

       她还有呼吸,因为疼痛而呼吸急促。森罗抓着她的肩将她摇醒。 

       森罗:“嘿!坚持住!” 

       她对森罗的声音有了反应?在这情况下,那女人睁开了眼睛。然而,她立即将森罗推开,仍然喘着粗气,她开始大喊。 

       ??:“杀了我!我不想活着,否则我就等于接受成为你们的玩具!”
       森罗:“……傻瓜!你在胡扯什么?”
       ??:“如果你不想杀我,我现在就自杀!” 

       女人拿起从她的装备中拿出一把小刀,向自己的颈部刺去。就在要割破颈动脉而血流不止的瞬间,森罗抓住了她的手腕,刀掉到了地上。她试图拿回刀,森罗将刀踢开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救你的敌人?为什么?” 

       她说完这些便晕倒在地上。森罗抓着她的手臂,将她背向了斑鸠。 

       森罗:“这个女的是谁……她和我很像……就像我不久前的样子。” 

       两周后,森罗完成了训练,他回到了风守的家。 

       森罗:“风守先生,那个女的怎样了?”
       风守:“她就坐在后屋的过道……现在,你不用担心。别紧张,比起你第一次把她带到这里时的情况,她现在的情绪已经稳定多了。她似乎没有寻死的想法了。
       森罗:“我真的给你和村庄带来很多麻烦……非常抱歉。”
       风守:“不用在意这些!一段时间转换成照顾年轻女孩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你没必要道歉。”
       森罗:“你说她在后屋的过道?……我想见见她。”
       
       森罗走到风守的后屋发现那个女人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她就静静地坐在那儿,显然是在倾听蟋蟀欢快的鸣叫。 

       森罗:“……我可以坐在你边上吗?” 

       森罗和她说话时,她转过脸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森罗坐在木头地走廊上,看着他面前的那一片森林,他开始询问。 

       森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是谁?我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叫森罗。”
       ??:“篝……我的名字叫篝。” 

       那只是很轻的声音,她现在注视着森罗所注视的相同方向。 

       森罗:“篝,恩?不错的名字。”
       篝:“你是个奇怪的人。这个村子也一样……为什么你们要救我这样的凤来人?”
       森罗:“我不能残忍到让一个受伤的人死。我想风守先生也是这样想的。”
       篝:“风守……那个老人,是吗?他和你似乎都在谈论“自由”……但那个真的存在吗?”
       森罗:“……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老人说过“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形式的自由”。如果那是真的,那么……我所追求的“自由”一定是存在的……在某处。”
       篝:“每个人……在某处……” 

       篝简单地重复了森罗的话。静静地在地板上座了一会,她站了起来。 

       篝:“森罗,你能带我去我的佛铁块那边吗?……别担心。我不会逃跑或做其它什么事。”
       森罗:“好的。我可以办到,但……我不认为那堆废铁对你还有什么用……你准备做什么呢?”
       篝:“现在……请不要问,带我去那就行了。”
       森罗:“……好。”
       
       当他们一起来到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换句话说,就是佛铁块坠毁的地方,似乎看不到什么佛铁块巨大的残骸。 

       篝:“你说的对,它看上去已经彻底坏了。不过我猜想那个依然完好无损,那个还能用……”
       森罗:“那个?你说的“那个”是什么?” 

       篝没有回答森罗。她部分打开了佛铁块腹部的舱门。森罗过去一看……里面有一架飞铁块。 

       森罗:“飞铁块??怎么会有这个?”
       篝:“那是我的。我强迫维护部长弄到这个。我非常庆幸它看上去没有身都什么损坏……”


      回复
      3楼2007-07-16 20:15
         森罗:“你用敲诈?那个可怜的家伙一定非常害怕……”
         篝:“非常正确。” 

         篝大笑起来。这是森罗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容。 

         森罗:“那么这架战机叫什么呢?”
         篝:“银鸡。它叫银鸡。” 

         天内:“嗯。那是非常不错的战机。可能值很多钱。” 

         天内第一眼见到银鸡时便说道。 

         篝:“的确。事实上,它的制作成本太高以至于无法量产,也只有很少的几架存在。”
         天内:“那么?姑娘,你现在所想的是什么呢?”
         篝:“我希望你可以……在银鸡上装备和斑鸠相同的部件。”
         森罗:“你在说什么???” 

         森罗听到篝所说的话大叫道。而天内只是叉着他的手,注视着篝和她的战机,最后用他平常的语气说到: 

         天内:“你想叫我帮忙装备这个?然后想怎样呢?你应该不敢把班鸠的技术带到凤来是吧?”
         篝:“我没有准备逃跑。而且在凤来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只是……只是想看看你们所说的“自由”。这是我现在所想要达成的唯一目的。
         天内:“因为你想看到“自由”?哼!凤来的上上下下,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
         篝:“我……曾经相信凤来的行动是正确的。但是在我来到这里之后,听到森罗与村民们谈论的“自由”,这和我理想有几分相似,因此我想亲眼见到那个。”
         天内:“嗯。说,帅小伙,那个女孩确实很漂亮,风守和新海曾经跟我说过她先前脾气很大。她想自杀什么的,是吗?”
         新海:“现在,现在,好老天内。她的飞铁块看上去是一架非常好的战机,我们应该给她帮助,斑鸠的在这里这么孤单。我想我们可以使用斑鸠的相同部件,因此为什么不满足她呢?”
         
         新海帮忙说服天内。说天内还在装样子,其实内心已经在为他的新构思想法而兴奋地发抖,最后还是会找出他多余的部件来的。 

         天内:“我发誓,他们就知道让你干活而不去思考那是什么……嘿,姑娘!等我完成后你需要做些训练!你应该知道斑鸠和你普通的战机是不一样的!”
         篝:“……非常感谢您。” 

         篝深深地向天内和新海鞠了躬,森罗默默地看着他们的对话。 

         森罗:“你确定要这样吗?你可知道你做的是背叛凤来的事吗?”
         篝:“我不在意这个……如果……如果“自由”超越了凤来的理想,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真的希望能见到。就是这些。” 

         森罗和篝一边交流着一边从天内的地下室回到凤守的屋子。 

         森罗:“……我没有反对有更多的同伴的意思,相反的,你是是受欢迎的。再一次地我希望我们能合作得更好。”
         篝:“我也是,森罗。” 

        序章三:再会 

         实机飞行测试快要完成了。按森罗的要求,测试使用了实弹,事实上,没有什么能躲过凤来的注意,他们派出了侦察机。 

         天内:“OK,敌人是虚拟的,但子弹是真的,你要照着我的指示行动吗?如果你放松了戒备,这架战机会立刻变成……你的坟墓!哈哈哈!”
         新海:“……那并不好笑……”
         天内:“嘿,我会去关心帅小伙是死是活吗?但我不能让我心爱的斑鸠变成废铁……”
         新海:叹气
         风守:“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森罗:“随时待命。”
         风守:“……那么请开始吧。” 

         森罗驾驶着斑鸠,消灭了一架又一架的虚拟战机。 

         新海:“喔,他真棒。”
         天内:“呵!那是因为有斑鸠,你认为……嗯?”
         森罗:“那是……”
         风守:皱眉
         天内:“……那是什么?……帅小伙!发现敌人!”
         森罗:“我知道。” 

         浅见的飞铁块乌帽子鸟出现在空中。 

         浅见:(那是我最后那次见到的那个年轻人……他还活着……)“噢,我看你是在训练,不错不错。你变强了吗?”
         森罗:“谁知道?你自己来看看吧?” 

         浅见的眼神严肃了…… 

         浅见:“哼……好,那么……我来了!” 

         又一次的,森罗与乌帽子鸟展开战斗……斑鸠的压倒性优势让浅见陷入苦战。 


        回复
        4楼2007-07-16 20:15

           浅见:“该死的,这是什么?”(我从没听说过什么飞铁块能随时变换属性……而且,那个似乎吸收了子弹……)
           森罗:“怎么样,将军?”
           浅见:“……不错,那么!” 

           浅见发射了大量的诱导波弹。斑鸠吸收了全部的弹药……
           然后使用了“力之解放”。 

           森罗:“抓住你了!”
           浅见:“!!” 

           新海:“他击落了他吗?” 

           就在力之解放几乎命中乌帽子鸟时,浅见用了替身诱饵化解了危机。 

           森罗:“他……逃跑了?” 

           浅见:开口大笑“你似乎在这得到了一架非常有趣的飞铁块……森罗!我们后会有期……”
           森罗:“……” 

           新海:“他是个疯子……”
           风守:“但他的技术也非常高超……” 


          第一章:理想 

           〔译本一〕
           
           在浅见报告它遇到试飞中的斑鸠并与其展开战斗的报告中,凤来初次听说了斑鸠的存在。斑鸠在他们那里。凤来决定包围他们的传送装置“不动明王之剑”。森罗与他的同伴决定展开反击。 

           斑鸠 —— 启动次序 —— 开始…… 

           斑鸠:“系统启动……最终检测。开启守卫系统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20分钟。弹射出不动明王之剑后主引擎启动。您是否已准备就绪?” 

           风守:“我的生死已经无关紧要了。我不会放弃,即使我的理想无法实现。我的意志,也是我的遗憾,永远不会结束。我的同志们……是时候了。”
           天内:“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剩下的就要靠他们自己的技术了。”
           新海:“保重。”
           森罗:“……启动。” 

           斑鸠的束缚装置打开了,战机开始缓缓下落。它进入了放置传送设备的那层。
           飞行中的不动明王之剑开始发光,斑鸠被射向天空的远方…… 呜呼……斑鸠飞走了,飞的再也望不见了,只留下他在空中移动的影子。然而有着强烈生存意念的人是难以动摇的。 

           风守:“直到水滴石穿的那一天……我们的旅途将会充满危险……” 

           〔另一方面,篝〕 

           银鸡不久之后完成了准备工作,篝开始了训练,森罗遇见过凤来冲锋队长 —— 浅见 影比佐驾驶的佛铁块“乌帽子鸟”。森罗在过去曾经用自己造的战机——白鹭,与乌帽子鸟进行过战斗并以失败告终。而这次斑鸠以明显的优势压倒乌帽子鸟,浅见根本无法回避,乌帽子鸟被击败了。不仅是森罗,村子里的人们都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他们做出了决定。 

           天内:“帅小伙,还有你,女孩。斑鸠和银鸡现在就是你们的手足。你们确定你们已经了解并能控制他们了吗?”
           
           天内面对着同时启动战机的森罗和篝,用比平时稍微婉转的语气对他们说。森罗和篝都点了点头回答了天内的问题。 

           天内:“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剩下的就要靠你们自己的技术了。”
           
           对话之后,天内打开了通往不动明王之剑的传输门。
           风守老人和新海从村人的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了战机前,与森罗和篝对话。 

           风守:“我的生死已经无关紧要了。我不会放弃,即使我的理想无法实现。我的意志,也是我的遗憾,永远不会结束。我的同志们……是时候了。”
           新海:“保重。” 

           之后……银鸡与斑鸠同时飞向了远方的天空。
           望着他们的离开,风守低语道…… 

           风守:“直到水滴石穿的那一天……我们的旅途将会充满危险……” 

           森罗:“篝,你确定对此你不会后悔?”
           篝:“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森罗。我再也不是什么凤来的市民了。我想和你一起见到“自由”。”
           森罗:“我知道……篝……不要死在这里……”
           篝:“那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森罗。” 

           在他们说这些时,他们同时开始向包围不动明王之剑的敌机发起攻击。这是他们向理解“自由”意义靠近的第一步…… 

          佛铁块: 

           又一次,浅见驾驶着他的佛铁块“乌帽子鸟”阻挡在森罗面前。
           
           森罗:“这样无尽的杀戮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我相信你也意识到了这点。”


          回复
          5楼2007-07-16 20:15
             浅见:“她(凤来)可能是有缺点,但我服从凤来。我能够理解你的观点,但是我不能让你过去。” 

            第二章:试练 

             国长:“看看这个,这里全部都被毁灭了!那个错误的决定带给我们的是满山遍野的尸体。我的责任是保证我国民的生命。请不要攻击他们,我们这就离开这儿……” 

             “阿魏之国”决不会忘记在这里所蒙受的屈辱。森罗和篝已经竭尽全力希望能保卫这个与凤来敌对的国家。但是当凤来军团进军这以后,法角操纵佛铁块“佛法僧”无情地向市民发起攻击。面对如此残忍的法角,国长投向了。带着伤心的眼泪与痛哭撤离了这个地方。
             
             森罗一行人决定尝试发起一次奇袭,重新夺回目前凤来支配下的这个国家,同时也要摧毁凤来开始建造的地下军事基地。 

             夺回: 

             法角:“哎哟,我还当是发生什么大惊小怪的事呢,我看到了什么?你们又是来送死的吗?你们认为夺回这已经是一片废墟的阿魏会带来什么转变吗……”
             森罗:“你是不会理解这些的……你不可能理解。”
             森罗脑海中同时回忆起了许多事。市民在火焰中四处逃跑,满山遍野的尸体,在燃烧着的屋顶上流着眼泪升起白旗的国长……
             
             又一次,森罗向法角发起了挑战。 

            第三章:信念 

             战争处于僵持状态,出现了消耗战的局面。为了避免消耗战带来的必败结果,森罗与篝开始了潜入“凤来之国”的计划。
             传说中难攻不落的要塞溪谷。由于敌对关系只能获得相当有限的地形情报,根据这些少量情报,天内勉强同意了这个计划,看着森罗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他默默地走向了准备室。
             
             第二天清晨,森罗向斑鸠的操纵席走去,失足绊倒在地。老人们嘲笑他热心于战斗,而与此相反,篝专注地看着森罗,明白他的愤怒。 

            第四章:真相 

             成功突破溪谷来到凤来之国的森罗与篝,遭遇了鬼罗率领的大部队。面对压倒性实力的巨大佛铁块“鹗”,天内选择了近距离击破其各个弱点的策略。 

             最终,森罗与篝成功击破了佛铁块“鹗”,但是由于接连激烈战斗,森罗的身体机能到达了极限,死神为他敲响了丧钟,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这是飞铁块驾驶员的命运,每个飞铁块驾驶员都比普通人寿命要短,因为他们体内埋入了神经连接器与飞铁块相连,这样加速了神经细胞死亡的速度,神经系统慢慢被破坏,死期便来临了。) 

             篝也知道这些。她非常清楚,如果这场战争继续拖延下去的话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然而,森罗没说一句便飞向了凤来的地下司令部。 

            第五章:轮回 

             (还没结束……我不能……让它在这里结束。我必须再坚持住……再坚持一会儿) 
             
             朦胧的意识中,目前支持森罗的仅仅是他的精神力。 

             森罗和篝在地下室的深层与“凤来 天楼”对峙。又一次机会被给予,一个细小的尝试用文字来表达。在这之中,森罗又一次听到了他梦中见到的精神存在。
             
             最终,森罗超越了他身体的界限击败了凤来,产土神黄辉之块出现在他们面前。
             
             森罗:“技师……长……能解除控制装置吗?” 

             产土神: 

             天内注意着森罗的状态,由于任何攻击对它都没有效果,天内命令他撤退。然而,森罗没有改变主意。对这种意义理解的篝,不赞成老人们所说的,回答道:(对森罗)“因此……继续那条道路直至尽头,你不会留下什么遗憾。(引用老人的话)‘我的生死已经无关紧要了。我不会放弃,即使我的理想无法实现。我的意志,也是我的遗憾,永远不会结束……’我们都应该知道这些。”,然后再次面对森罗:“我们能见到自由吗?”“是的……很快。”,他轻轻地回答。 

             在长时间的沉默后,风守老人低语道:“我知道了。确实,我们都应该知道。”他命令天内解除控制装置。“但……但是它只能发射一次!只有一次!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森罗的一句“技师长……我相信你。”让天内没有了以往的冷静而痛哭了起来。 

             精神存在: 

             解除了控制装置的斑鸠,积聚了全部的能量一次性释放了力之解放,随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森罗与篝转变成精神存在后,两个在森罗梦中的飘浮的身影在他们面前出现。 

             森罗:“就这样……可以了吗?”
             精神体 男:“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们能互相理解。”
             精神体 女:“那时我们将走向遥远的未来,将生命传至下一代……”


            回复
            6楼2007-07-16 20:15



              回复
              禁言 |8楼2012-04-01 23:23


                回复
                禁言 |9楼2013-11-08 2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