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吧 关注:56,843贴子:627,253

【小说录入】少年阴阳师 肆 恶灵之链

收藏回复

  • 219.77.188.*
写在前面

  --在录入以前,希望能为自己的举动说明一下。

话说本人最初迷上的,就是少阴的小说。

不过在动画出炉以前,很可惜地都没发现几个同好;本以为动画播出以後,小说的人气会蓦
然狂飙的。但事实却是,在经过了这麼久以後,大家都还是在说著「买不到」、「想看」等
等的话语,不然便是谈论「到底最新一集出了没有」、「读完某集以後,觉得怎麼怎麼了」 


感觉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最新上市的几集小说上,而以往出的数本则「无人问津」。对此
,我很失望。

於是,我决定把不受重视之一的第四集打上来,希望可以让自己好过一点,同时与真的想看
的人分享一下。

在排版上,为了尽量把书本原原本本地重现在大家眼前,我都按照了书上的样子弄了。插图
亦依据书里的摆置。

错别字方面,我发现到的都改掉了,也很小心的每码完一页就仔细对照一遍,除了很偶尔的
纯粹的打错了外,相信不会有什麼错字的出现。另外,若是觉得有需要,我亦会在该段後面
添上说明。

(或许应该在这先说明一下,我是看著简体字在word中码入繁体字,再用繁简转换将其转
成简体字的--因为我是个用繁体字的人,要是逐个逐个简体字慢慢地打,天晓得何年何月
才打得完哪!不过我对於自己的繁简对照满有信心的,搞错字的机会很微,请放心。)

虽然特地挑了这种夜阑人静的时间才上来贴,但以防万一,还是请大家先别急著回帖,等我
都贴完了才发言。因为我已经全打好了,就等贴上来,所以并不会等待需要很久的。(在最
後一帖的最下面我会标明「贴完」的)

这是为了让各位能够舒服地看书,望见谅。

『一但发现任何偷踩行为,立即停止放文。』

--那麼,就不再阻大家,请看文吧


回复
1楼2007-05-17 02:49
    • 219.77.188.*
    (封面题记)
     禁忌的回魂之术。
     恩恩怨怨,生死轮回……
     半吊子阴阳师奋斗记新篇章!

    (封底简介)
      不要叫我孙子!
     时值日本平安朝时代,为了成为伟大
     的阴阳师而努力修行的昌浩,遇到了
     将其视为最大竞争对手的阴阳生--
     敏次。尽管受到敏次的挑衅和讽刺,
     但在小怪的安慰下,昌浩依旧积极工
     作。而此时忽然传来了右大弁藤原行
     成遭到怨灵攻击身染恶疾的消息,晴
     明的式占里也出现了预示著险恶的黑
     暗之影……隐藏在幕後召唤怨灵的神
     秘术师究竟是谁?!

     “半吊子”阴阳师奋斗记!惊心动魄的新篇开始!


    回复
    2楼2007-05-17 02:50
      • 219.77.188.*
      (关於作者)
       结成光流

       8月21日生,狮子座O型。爱喝红茶,
       喜欢宝石,同时是中岛美雪和织田裕
       二的超级粉丝。

       某天的对话
       光:书名的风格,稍稍改变一下怎麼
       样?
       N:能改吗?
       光:嗯,比方说,像跟人打招呼那样
       的感觉之类。
       N:但是不是命令句吗?
       光:啊,是命令句吗?
       N:难道不是命令句吗?少年阴阳师
       的书名都是命令句哟。
       好像,我自己都还没注意到,好多东
       西就都已经被固定下来了哎……(苦
       笑)


      回复
      3楼2007-05-17 02:51
        • 219.77.188.*


        回复
        4楼2007-05-17 02:51
          • 219.77.188.*


          回复
          5楼2007-05-17 02:52
            • 219.77.188.*


            回复
            6楼2007-05-17 02:53
              • 219.77.188.*
              插图更改


              回复
              9楼2007-05-17 02:58
                • 219.77.188.*
                  “现在职位还低,干的大概都是杂活吧?”

                  “嗯--是的。”

                  低头看著使劲点了点头的昌浩,晴明笑了。

                  安倍晴明,凭借其无与伦比的灵力,掌握著各种咒术。大概
                他只需轻轻打个响指,就能让四周的小杂妖们消失得无影无踪
                吧?

                  “过去我也曾有过尽干杂役的时候,关键是要从中学到什
                麼。”

                  “……爷爷,你好像说教人生的老师一样哎。到底怎麼了?”

                  “我就是老师哦,要尊敬老师哦。”

                  晴明怪有趣的看著不知道说什麼是好的孙子。突然视线投向
                别的方向。

                  稍迟一会儿,小怪、六合、天一、玄武的脸上也露出了紧张
                的神情。

                  比他们迟大约呼吸一口气的功夫,昌浩也终於感觉到什麼
                似的猛地抬起了头。

                  被夜幕笼罩的大路一角。刺骨的寒风呼啸著刮过在场的每
                一个人。

                  “……慢了半拍哦。”

                  带著笑的沉稳的声音,刺痛了昌浩的耳朵。他紧紧地咬住了
                嘴唇。

                  晴明说的是自己发觉得太晚。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这时已经过了半夜时分。丑时以後是异界和现实交互
                的时间。

                  在黑暗延伸的大路那一头,有什麼东西正散发著异样的气
                息而来。

                  正诧异晴明他们周围的空气为何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的小杂妖们
                终於也注意到了此事。

                  “…有什麼,过来了。”

                  “是什麼东西?”

                  “嗯,是什麼呢?”

                  一边议论纷纷,一边蠢蠢而动,不知道什麼时候都转移到
                了昌浩和神将们的背後去了。

                  注意到这个情况的昌浩,无奈地看了看杂鬼们。只见他们都
                笑了。

                  确实,只要躲到大阴阳师和他的孙子,以及他们的神将身
                後,大概就再没什麼能危及自己的生命了吧。

                  “真是精明的家伙们哪。”

                  看著有些惊讶的昌浩,小怪轻轻抖了抖尾巴。

                  “这些家伙们向来都是这样。别介意。”

                  “这些家伙们……”

                  这时候,风向变了,从北方呼啸而来的风,突然转向了东
                方。森冷刺骨的风里夹杂著微弱的妖气。

                  昌浩的背上突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是一种让人十
                分难受的预感,生理上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沙沙,风中传来什麼东西移动的声音。

                  昌浩屏息凝视,听到头顶传来低低的自语声。

                  “……蛇!”

                  昌浩抬头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六合。只见他把平时披在肩上的
                长布拿在手中等待著时机。垂下的左腕上,银制的手触开始放出
                淡淡的光彩。

                  “蛇?”

                  昌浩皱起眉低语一声。与此同时,脚边通红的光芒四射,眨
                眼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高挑的身影。是一个比六合还是稍稍高一
                点,披散的头发是风中飘舞,身材魁梧的青年。缠在手腕上的薄
                绢飘动著,额上细细的金冠被自身的战气所激闪著微弱的光。眼
                睛被火焰的颜色映成金色,像是要看透黑暗一样注视著前方。

                  十二神将之一,火将腾蛇。白色的“小怪”的本来面目。安
                倍晴明赐给的名字是--“红莲!”

                  听到昌浩的轻声呼唤,红莲低头看了他一眼。对视一下之
                後,又再一次将视线投向前方的黑暗中。昌浩眨巴了一下眼睛。

                  那个金冠,是封印的象徵,本来曾在贵船神社被打碎过,红
                莲是什麼时候让晴明再次给他戴上的呢?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

                  风刮得更加猛烈了,带著什麼沉重的东西在地上拖动的声
                音。

                  昌浩向前跨出几步。红莲和六合紧跟在後面。

                  晴明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往後退了几步。
                跟随他的天一和玄武诧异地望向他。

                  “呵呵,先欣赏一下他的本事。”

                  压低的声音,很快就消失在风里。

                  “嗯啊吡啦呜咯嘻啦咯塔……”
                  (乱入:↑啊啊,照书打这句真辛苦啊!
                      顺带一提,最後的「塔」字可没打错哦。)

                  昌浩低声念咒,一边在眼前结好剑印。

                  几乎在同时,隐藏在黑暗中的异形终於显出了全貌。


                回复
                10楼2007-05-17 02:59
                  • 219.77.188.*
                            3


                    工作真是累人。不过并不是讨厌工作本身。而且拼命工作可
                  以学到很多东西,甚至可以说昌浩挺享受这些的。

                    “……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

                    “嗯,嗯。”

                    昌浩抱著大堆的书简,走在阴冷的长廊上。他的脚边一如既
                  往地跟著白色的小怪,虽然看不见但是六合应该也跟在附近。

                    穿著直衣和乌纱帽,昌浩很是卖力地干著阴阳寮的杂役工
                  作。不用像有身份的“上达部”(三品以上)以及“殿上人”
                  (六至四品)那样每天衣冠整齐,是像他那样的“地下人”的便
                  利的地方。每天都必须打扮得那麼死板,有身份的人其实也挺累
                  的。

                    这应该不是酸葡萄心理吧。

                    “本来我家就是下级贵族的最末嘛。”

                    虽然长廊很冷,而且也会有些痛苦的时候,但是大家都是
                  这样过来的所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撒开四条腿跟随在昌浩旁边的小怪使劲点头。

                    “就是。要是换做心高气傲的藤原家的人,大概肯定要抱怨
                  不休了。”

                    听到此话的昌浩,一副想说什麼却又什麼都不能说的样子。

                    “……嗯,我也是这样想。”

                    小怪抖了一下耳朵,抬头向昌浩望去。那眼神好像什麼都看
                  透了一样。

                    低头看著小怪晚霞色的眼眸,昌浩无奈的微微一笑。然後轻
                  轻点点头。

                    “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是啊。”

                    这时候,从後面传来召呼昌浩的声音。

                    “喂,等一下。”

                    昌浩和小怪停下脚步,互相对视一眼。

                    “……真是,说曹操曹操……”

                    小怪嘀咕一声。昌浩用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表示了赞同。

                    听著从长廊远处渐近的脚步声,昌浩吐出一口气,回过头
                  去。

                    “是,有什麼吩咐。”

                    喊住昌浩的是个比他年长三岁的阴阳生,若无其事地笑著,
                  领著同僚一块儿走了过来。

                    “啊,真是晴明大人的孙子,昌浩殿哪。”

                    晴明的“孙子”,这个词被特别用力地说出来。

                    蹲在昌浩脚边的小怪,发出低沉的吼声,盯著这个怎麼看都
                  让人觉得不顺眼的家伙。

                    昌浩眉毛一抖,强忍住不快,用出仕以来学会的对待外人的
                  态度应对道:

                    “是的,有什麼事情吗?”

                    作为杂役的昌浩和阴阳生相比,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都差不
                  少。何况,此人据说是阴阳生中最厉害最有实力的一个。

                    “没什麼,只是听说昌浩殿相当孱弱,大家都担心你是不是
                  又要趴下了呢。”

                    脸上带著和蔼微笑说话的这个阴阳生,名未叫做敏次,和
                  面部表情相反的是他的眼神,透著让人不安的阴火。

                    昌浩刚进入阴阳寮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跟昌浩搭话,他好像
                  也不例外是晴明的倾倒者之一。

                    那倒也没什麼不好的,可是……

                    敏次稍稍皱起眉头,微笑改为苦笑。

                    “元服仪式过後就是名副其实的成年了,要是这时候还
                  不时病倒,大概会很麻烦吧。想必尊父大人和伯父他们都很心痛
                  吧?这样可不太像话啊。”

                    “听说是有什麼不乾净的东西在作怪?”

                    别的阴阳生也插起嘴来。昌浩不置可否暧昧地笑著。

                    要说不乾净的东西倒也确实是有,可是要是光是不乾净倒还
                  好……

                    “乱说,要是有这事早就可以解决掉了,还等到现在……”

                    敏次对同僚的插嘴表示反对。

                    “不过,大概总有些无可奈何的事情吧,即使是安倍家的末
                  子,做为阴阳师的才能和天资也不一定就……”

                    敏次呼出一口气,斜眼看著昌浩。

                    “你也不好办呢,有那麼伟大的爷爷,而且听说几个兄长也
                  都很有才能。”

                    “是啊。”

                    昌浩深切地表示同意。年龄远比自己大好多的两个兄长,没
                  有像自己一样都做个後备的小杂役,而且做事认真踏实,名声又
                  好,工作又顺利。

                    因此是无可置疑的事,在旁边看著的阴阳生们一个个流露
                  出同情的表情。


                  回复
                  13楼2007-05-17 03:04
                    • 219.77.188.*
                      昌浩此刻正在阴阳寮一角的走廊里,背靠著墙壁坐著。因为
                    工作告一段落,所以过来透透气。

                      能有休息时间也是因为刚才很认真地干活了,所以即使被人
                    看到自己在休息应该也没什麼好责怪的,可是昌浩有种被看到会
                    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的感觉。

                      没有办法,昌浩只好站起来,一边对著肩膀上趴著的小怪用
                    只有他能听到的微弱声音继续说道:

                      “不管怨灵的目标是不是那个贵族,总之如果放著不管会继
                    续有受害者,还是得想办法解决掉。”

                      可是,又觉得比起自己行动来这事情似乎更该由晴明和阴阳
                    寮的人管。自己是不是有点性急了?

                      可能是刚上完一节课,阴阳生们拿著书走了过来。

                      另外补充说明一下,这前面有个储藏室,专门放些记录著秘
                    密法术的书啦咒具啦法具之类的东西,平时总是上著锁,没有特
                    别许可的话不可以随便进去。

                      在迎面而来的人群中发现了不太想见的面孔,昌浩轻轻耸了
                    耸肩膀。

                      总是一边挂著彬彬有礼的笑容一边对昌浩冷嘲热讽的,阴阳
                    生敏次。

                      咦,话说回来,敏次好像也是藤原一族的呢。--昌浩突然
                    想起。

                      正打算回工作的地方去的昌浩,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向擦
                    身而过的阴阳生们打听道:

                      “啊,不好意思,请问,昨天遇到怨灵的那位大夫大人,是
                    哪一家的子侄啊?”

                      不管怎麼说,先搜集一下情报比较好,就算要晴明管这事,
                    恐怕一些琐碎的事务还是会落到自己头上。

                      一行人停下脚步互相对视了几下。

                      “好像是,中纳言大人的第三个儿子吧。”

                      “是晴明大人说什麼了吗?”

                      “啊,不是的。”

                      昌浩闭上了嘴。

                      不好,早知道向从这边经过的贵族们打听就好了。

                      心里有些後悔,可惜已经迟了。

                      昌浩在心里抱头後悔。果然见敏次走到一行人的前面对著自
                    己,他比自己稍高一点,抬起头的昌浩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冷冷的
                    目光。

                      接近於敌意的目光。

                      趴在昌浩肩头的小怪,明显的流露出不快的神色。昨天为发
                    泄怒气狠狠地赏给他的那一脚似乎还不足以解小怪的心头之恨。

                      敏次微微笑了一下。

                      “……昌浩殿,确实你也是属於这个阴阳寮的一员,而且兄
                    长、父亲,还有祖父都是有能耐的阴阳师……”

                      “可是,”敏次微笑著眯起一只眼睛,“你现在的身份只不过
                    是个‘直丁’,还没有怎麼好好修行,也没上过什麼课,而且更
                    为严重的是,身体还老是出问题。一直都只是个候补,当不了什
                    麼职责。”

                      昌浩的脸上变得没有一丝表情。看到这样的变化小怪颇感危
                    险地眯起眼睛。

                      连周围的阴阳生们也都注意到了昌浩神情的变化,在敏次的
                    背後轻轻捅了一下。可是敏次却用一只手拨开同伴的手,继续说
                    了下去。

                      “我以为,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想想适合你做的事情吧。
                    多管闲事的话,可是要吃苦头的哦。”

                      接著,他又带著诧异的眼神轻轻叹了口气:

                      “难道你还不明白你祖父和父亲的光环不能庇护你一辈子吗?
                    早点清醒吧,你!”

                      昌浩的肩头猛的一颤。眼皮轻轻跳动,最後终於还是低下了
                    头。

                      敏次拍拍昌浩的肩膀--没有小怪趴著的那侧肩膀。

                      “虽然我看似说了点苛刻的话,不过那可是事实哦。”

                      说完,众人掉头而去。

                      他们的脚步声消失以前,昌浩一直垂著头。

                      在他肩膀上趴著的小怪,用低得可怕的声音说道:

                      “……昌浩?”

                      “干什麼?”

                      回答声冷冷的。小怪用静得几乎过分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可以去办了那家伙麼?”

                      “……不可以。”

                      微微露出点笑意,昌浩摸了摸小怪的脑袋。有他的关心让昌
                    浩很高兴。

                      虽然原先也明白,自己也想从容不迫。

                      可是……

                      “……真的被他那麼说的时候,真难受啊。”

                      长辈们的光环?

                      “有一种,进宫出仕以来,今天是最大的一次冲击的感觉。”

                      小怪伸出前腿,拍拍昌浩的脸颊--本来是想摸摸他脑袋
                    的,可是因为昌浩戴著乌纱帽只好作罢。





                      回到安倍家的昌浩,几乎没有跟出来迎接的彰子说什麼话就
                    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一动不动地趴在自己的书案上。

                      也许是看到了昌浩的样子跟以往不一样而担心吧,彰子马上跟
                    在後面追了过来,看看昌浩的背影,又看看小怪的眼睛。

                      看著彰子询问似的眼神,小怪稍稍考虑了一下字斟句酌地
                    说:

                      “……稍微有点消沉,不过不用太担心。”

                      “为什麼?”

                      被这麼问到,小怪沉吟了一会儿,无声的起身移步到窗外的
                    走廊上,然後向彰子招招手。

                      彰子向昌浩的背影望了一眼,走到小怪的身边。

                      小怪看了看昌浩的情况,压低声音说道:

                      “……简单来说一句话,受嫉妒了。”

                      昌浩有那麼一个大阴阳师的祖父,而且父亲、伯父、兄长还
                    有堂兄都是阴阳寮的官员,不客气的说是出身於纯粹的阴阳师家
                    庭。吹吹奏奏地完成了元服仪式,作为“那个晴明的末孙”终於
                    闪亮向世人登场。之前传言中的评价也是相当之高。

                      而且,负责主持昌浩加冠礼的是年轻一辈中最有前途的藤原
                    行成,决定这个安排的更是当代最有权势的大贵族藤原道长。

                      表面看上去,是让谁都要羡慕的境遇。即使有什麼失败的
                    话,只要不是太过严重的事情,都应该不至於失势。因为有那麼
                    稳的後台嘛


                    回复
                    18楼2007-05-17 03:08
                      • 219.77.188.*
                        “昌浩那家伙本来就是相当耿直认真的,再加上晴明培养出
                      来的毅力韧性,所以要让上司们看的话,肯定是会觉得相当不错
                      的。”

                        彰子听著不时点点头。小怪灵巧地抱著前腿。

                        “可是,在同辈或者稍稍年长一点的人来看可就不那麼顺眼
                      了。昌浩比他们要好命得多,前途也是一片光明。不过虽然这
                      样,昌浩要是能表现得认真工作也很拼命的话,可能还好一些
                      ……”

                        小怪停了下来,看了看昌浩的背影,又看了看彰子的眼睛,
                      轻轻叹了口气。

                        “他不是动不动就以生病之类的借口请假吗?……为这,大
                      家对他就更为不满了。”

                        彰子吃惊的倒吸一口气,瞪大的眼睛里闪动著不安的光。脸
                      色也渐渐变得苍白。

                        “啊,你不用太介意。那是晴明的命令,也是昌浩自己的决
                      定,他自己早有心理准备。而且每次出去时也真的是一副身体不
                      好脸色不佳的样子,关於他的表现上司们倒没有改变原来的评
                      价。不过是下面的人有些不满而已。”

                        彰子难过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为了逗她开心,小怪用尾巴
                      撩著她的膝盖。然後带著叹息声总结道:

                        “这家伙在大内里当然不能随便用他的法术,即使有妖怪,
                      只要无害他也不会伤害,现在做的尽是杂役,也根本不能显示他
                      的本事。”

                        所以年轻一辈人都开始小瞧昌浩,觉得对他的评价言过其
                      实,渐渐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那个藤原敏次。他虽然是藤原家出身,
                      但他家只能算的上中等阶层,怎麼努力也不太可能获得特别让人
                      羡慕的显贵地位。

                        所以敏次才没有进入别的省厅,而是以当一名阴阳寮的阴阳
                      师为自己的目标。有本事的阴阳师可以受到上流显贵的重用。通
                      过这样来找到靠山,将来大概也就安稳了。

                        就像那个受到藤原道长莫大信任和依赖的安倍晴明一样。

                        彰子忍住内心的痛苦默默看著昌浩的背影。她知道一声不吭
                      地趴在那里的昌浩,背负著沉重的职责,冒著生命危险为保卫京
                      城而战斗,并且比谁都更关心自己保护自己。

                        小怪摇摇头,拍拍彰子紧紧攥著膝盖上衣襟的手。

                        “好了,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我让你这麼愁眉苦脸的,昌
                      浩会揍我的,而且晴明也会拿雷劈我哦。昌浩的怒火还无关痛痒
                      的,要是惹得晴明生气了,那可就不太好办了哦。”

                        看著一本正经的小怪,彰子微微露出一丝苦笑。知道他在担
                      心自己呢。

                        这时候,之前一直纹丝不动的昌浩突然保持著原来的样子喃
                      喃说道:

                        “……即使人家说多管闲事也没关系。”

                        小怪细长的耳朵微微一颤,晚霞色的眼睛望向昌浩的後颈。

                        “别人怎麼说都无关重要,又不能真的改变我的命运。请假
                      也确实是事实。我以後会弥补的。可是……”

                        被自己并不讨厌的人报以恶意这件事本身,才是让人难受
                      啊。

                        听到这话的彰子,一脸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昌浩,你难道不生那些阴阳寮的人的气麼?”

                        这时候昌浩才终於转过身来,脸上是毫无怨气的坚忍的表
                      情。

                        “没什麼可以生气的理由吧?”

                        他们的感情变化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为了挽回他们对自己的
                      印象,自己决心一定要好好努力。

                        当然最初是有些觉得委曲:每次请假之後阴阳寮的年轻一辈
                      们的脸色都会变得更加难看些,刚进入阴阳寮时对自己很热情的
                      那些人们,最近也除非必要不再跟自己多说一句话了。有的人具
                      体情况什麼都不知道还对自己生气。

                        可是站在对方的角度上考虑一下,又觉得他们的想法也不无
                      道理。

                        “确实,敏次殿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地对我报以敌视的态度,
                      可是……”

                        一边摘下累人的乌纱帽,一边照例解下发髻散到脑後。接著
                      又走到走廊上,在彰子和小怪中间一屁股坐下来。

                        十一月份的午後,风虽然有些冷,但是空气很清新,太阳明
                      朗的照著,如果不在意寒气的话可以算得上是很清爽怡人的天
                      气。

                        “即使是我,如果刚出仕的新人动不动就请假,我也会生气
                      的。而且行成大人呀那些公卿贵族们偏偏还对我另眼相看,这段
                      时间行成还说我是‘前途有望的阴阳师’,还让我替他给他的侍
                      从祈祷早日康复,真是服了他了……”

                        昌浩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著,露出一丝微笑,可是笑容却很
                      快消失了。

                        可是确实有一些些时候会觉得有一点痛苦。可是要是考虑起
                      那些来,就没有个完了,而且那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些自己也
                      清楚


                      回复
                      19楼2007-05-17 03:08
                        • 219.77.188.*
                          外面已经是傍晚了。在太阳西坠之前,东边的天空有些发
                        蓝。很大的一颗星在东边的山边闪耀。

                          让小怪骑在肩膀上,昌浩朝安倍宅邸走去。脚步沉重,无精
                        打采。

                          “打起精神来吧。”

                          “嗯……”

                          小声地回答道,但是表情还是很阴沉。小怪叹了口气。

                          “……心中有说不出的烦恼确实很痛苦吧。”

                          点了点头,昌浩看了一眼小怪。不知为什麼,小怪的这番话
                        中所包含的东西格外地让人觉得很沉重。

                          “小怪你也有这种烦恼吗?”

                          小怪从正面定定地看著他。眨了一下眼,晚霞色的眼睛一瞬
                        间有些动摇。

                          “---啊。”
                          (说明:据我所知,破折号「--」应是只占行文中两个字
                              的篇幅,但书里的却是三个字「---」。
                              嘛,我就先跟著书,在这儿说一下便好。下同。)

                          轻轻地眯起眼,小怪的思绪飞到了很久以前。

                          “……当然有了。我可比你活得长多了。”

                          “但是,爷爷肯定知道吧?因为什麼都瞒不过他的。”

                          无意间所说的话。对昌浩来说晴明是捉摸不透的老狐狸,能
                        够洞穿一切事情。好像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所以昌浩所不知道的
                        小怪的事情,他肯定知道吧。

                          小怪沉默了。昌浩把他的沉默理解为肯定,果然爷爷是令人
                        捉摸不透的老狐狸,不由得再次深切体会到这一点。





                          敏次所住的宅院在右京,六条大路和西坊小路的附近。他们
                        家并不很富裕,既小又旧。离皇宫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上班还挺
                        费时间的。大概要昌浩的时间的一倍吧。

                          安倍晴明的儿子安倍吉昌,是能进入当代前五位的有能力的
                        阴阳师。那个吉昌命令他去结设保护行成的结界,敏次抑制不住
                        心中的激动。

                          吉昌觉得要是敏次的话肯定能够办到,所以才这样说的。换
                        句话说是承认了敏次的实力。

                          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儿子。被认为是下一代阴阳寮的统领的
                        吉昌。

                          今天由於凶气太重所以只能结退魔结界驱除怨念。准备好道
                        具,施以完备的驱魔法,肯定能打倒这个怨灵。

                          必要的是完全的准备,和豁出性命来的心理准备。那对只靠
                        沾家族的馀光的昌浩来说是不可能具备的吧。

                          “因为是最小的孩子,肯定晴明大人也很宠爱吧。但是不要
                        以为这到社会上就能行得通。”

                          如果问昌浩本人的话,他肯定会立刻大声否定道“不对!你
                        们对爷爷抱有太多幻想了!”。但是敏次本人却很认真地这样想。

                          要是输给那个沾祖父馀光的家伙的话,那怎麼能忍受得了。
                        自己一直到现在为止可是呕心沥血地努力过来的。

                          沿著完全黑下来的西坊小路往南走的敏次,突然感觉到被一
                        种异样的空气包围,不由得停住脚步。

                          往周围看了一圈,一个人影也没有。很少出现妖怪,一但威
                        吓一下就会逃走的。但是现在连那个也没有。

                          敏次拼命压抑住像早钟一样砰砰跳的心脏,朝四周环视了一
                        圈。

                          北风吹动白云流动,冬天的夜空是湛蓝的颜色,点缀夜空的
                        繁星闪烁。

                          敏次看不到,那个夜空有奇妙的晚霞一样的东西在扩散的样
                        子。白色的沙尘被风吹起而飘舞,覆盖住天空的样子。因为他不
                        具备看到妖魔的灵力。

                          笼罩著四周的恐怖的怨气,敏次觉得有点似曾相识。

                          和包围了行成家宅邸好几重的怨气很相似。不,可以说就是
                        那个怨气。

                          “……不要坏……我的好事……!”

                          好像从地底下传出来的低沉的怒吼声传到耳边。

                          敏次不由得屏住呼吸。不知何时起,眼前出现了一个可怕的
                        怨灵。

                          怨灵用深陷下去的燃烧著灰白色火焰的眼睛死死盯著敏次。
                        脸颊上描著黑色的筋。从好像死人一样面色的脸颊一直延伸到下
                        巴的那些筋,在啪嗒啪嗒地滴下来。

                          呼吸几乎都快停止了,可是敏次还是勇敢地振作起了精神。
                        如果这时候害怕的话就没法降伏它了。没关系的,头脑中有的是
                        知识。

                          把搁在袖子里的念珠缠绕在手上,敏次双手结印。

                          首先是驱退魔法,然後是降服魔法的咒语。镇定点,我一定
                        行的。

                          “你特地现身的话,那我也省得去找你了。受死吧,怨灵!”

                          随著一声怒吼,咒语的唱咏响彻四周。

                          “怨灵哟,凶物哟,立刻回还,回归原处!”

                          怨灵一下子僵硬了,好像在忍住痛苦似的扭曲著脸。

                          “无形之弓哟,千代之神的神弓哟,放出的神弓,以妖怪为
                        目标,射吧!”

                          逐渐高扬的清冽灵气化身为无形的弓,朝妖怪射去。
                          (乱入:「妖怪」?怨灵也是妖怪吗?)
                          (说明:「清洌」指清澈;「清冽」解清而冷。我不知书中
                              想说的是哪个,如果错了,还望见谅啊。)

                          接著那个弓深深地扎在怨灵的眉间。

                          “哇哇哇哇哇………!”
                          (乱入:……省略也应当是占行中两格而已,书中怎麼又是
                              三格的?算了,大家都知道便好。下同。)

                          怨灵的惨叫在回响。怨灵用双手按住额头,痛苦地滚来滚
                        去。

                          “成功了吗!”

                          在敏次确认成功的一瞬间,怨灵突然停止了扭动


                        回复
                        24楼2007-05-17 03:14
                          • 219.77.188.*
                                 6


                            沿著堀川走的昌浩突然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氛停住了脚步。好
                          像被什麼牵引似的抬头看了看南方的天空。

                            “……刚才那是什麼?”

                            小怪好像也感受到了同样的东西,小怪的声音有些僵硬。昌
                          浩摇了摇头。

                            “不知道。”

                            称之为预感吗。不,还不如说是直觉合适。

                            说不出的什麼东西,好像一直贯穿脑髓,煽动起一种焦躁
                          感。怎麼也镇定不下来。

                            “是心理作用吗。或者说莫非行成大人出了什麼事……”

                            昌浩以指按唇苦苦思索。担心。也许最好是去行成的宅邸一
                          趟吧。

                            看著不知如何是好的昌浩,小怪问道:

                            “你怎麼看?行成出了什麼事?”

                            昌浩皱起了眉头。小怪让他用直觉回答。小怪好像比昌浩本
                          人更相信昌浩。

                            不被旁枝末节所干扰,比起思考来脑子里先冒出的的结论是
                          什麼。

                            “--不是行成大人。应该是别的地方所发生的什麼事情。”

                            那麼,小怪说完从昌浩的肩膀跳下,在前面引路。

                            “先回家占卜一下再说。比起瞎猜就行动,这样效率会高很
                          多。”

                            确实小怪说的对。

                            昌浩跟在小怪後面跑了起来。

                            气喘吁吁地从大门穿过,打开板门,把鞋子半脱半扔出去,
                          小怪和昌浩喧闹地朝房间走去。

                            听到动静的彰子从里面露出脸来的时候,两人都已经进去
                          了。

                            “……啊。”

                            看著扔得到处都是的鞋子,彰子叹了口气,认真地把鞋摆
                          好。前脚尖那儿沾了些灰,也帮他拍掉。

                            彰子把沾在手上的尘土抖掉,然後往昌浩的房间走去。

                            “昌浩?”

                            打开板打往里一瞧,小怪正跳起来在空中咬住昌浩扔出去的
                          乌纱帽。一个转身用完美的姿势著地的小怪,发现了彰子的存
                          在,扬起脸问道:

                            “哦,彰子,刚才怎麼样。我是不是很帅啊?”

                            “小怪,你的身体真的很轻盈啊。”

                            在感叹著的彰子身後,还有一个隐身的六合。和坦率地感叹
                          著的彰子不同,六合在想别的事情,但是没有说出来。

                            昌浩把直衣脱掉换上狩衣,一边动来动去把头发放下在後面
                          扎起来。一直在忙活的昌浩突然意识到了一道视线,转过脸一
                          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哇!”

                            彰子已经习惯了这样如字面所说的跳起来的昌浩。

                            “你回来了。”

                            微微一笑,然後收拾起扔在床上的直衣,跪在那儿开始认真
                          地叠衣服。

                            慌张的是昌浩。赶快过去伸出手要拿回直衣,但是,彰子不


                          回复
                          25楼2007-05-17 03:15
                            • 219.77.188.*
                              “露树大人说了,昌浩你不会叠衣服立刻就会起皱的。”

                              “哎,母亲大人竟然说这种事。”

                              “确实如此确实如此,交给彰子是明智之举。”

                              连小怪都和彰子一夥了,昌浩已经没有胜算了。

                              把手按在额头上,深深地叹了口气,摆出一副已经放弃的表
                            情转向六壬式盘。

                              彰子一边灵巧地叠著衣服一边笑道:

                              “今天啊,我去了市集。”

                              砰的一声。

                              “嗯?”

                              小怪抬头一看,昌浩保持弯腰伸手的姿势僵硬在那儿了。脚
                            边式盘掉落。从那个姿势可以推测拿上来的式盘又掉落了。

                              小怪在心中小声嘀咕道。那东西可够沉的,要是砸在脚上的
                            话连骨头都会轻易地碎掉的。

                              昌浩用好像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样的动作缓缓地转过头
                            来。

                              “……市集?”

                              “是啊,但是,晴明大人命十二神将之一的六合跟我一块去
                            的,所以用不著担心的。”

                              昌浩对爽朗地笑著的彰子乾笑了一下作为回应。

                              “啊,这样啊。六合啊。那真是太好了。”

                              把式盘拿起来,昌浩把它放在书桌上然後坐下来。在他旁
                            边,彰子一副很好奇的样子凑了过来。

                              “然後呢,我在市集上买了样东西回来……”

                              从袖子里拿出来一个纸包递过来。昌浩歪著头接过纸包。

                              另一方面,在稍微靠後的位置一直在看著的小怪抬头看了一
                            眼旁边盘腿坐著的六合。顺便说一句六合还是隐身的。昌浩和彰
                            子虽然看不到,可是瞒不过同族的小怪。

                              “怎麼了?”

                              六合没有说话只是动了一下眼睛。视线的著眼点是那个纸
                            包。一看就明白那是什麼了。

                              昌浩问道:

                              “这是什麼?”

                              展开的纸包里装的是橙色的椭圆形东西。好像见过但是一下
                            子想不起来是什麼。

                              “这是杏乾啊。昌浩你没吃过吗?”

                              “杏我倒是吃过几次……但是,没吃过杏乾。”

                              昌浩伸手拿了一个杏乾,放入口中。虽然很乾燥可是仍然很
                            柔软,咬下去,甜甜的酸酸的味道在口中扩散。

                              “…………”

                              大口大口地吃著杏乾的昌浩,不停地默默往嘴里运杏乾。彰
                            子觉得有些好笑似的一直在笑。好像很合他的口味的样子,真是
                            太好了。

                              “真好吃啊。我竟然不知道有这麼好吃的东西。”

                              一下子往胃里填了五个杏乾的昌浩终於开口说了一句话,彰
                            子双手叠在胸前。

                              “露树大人说可以随便买些喜欢的东西,所以我才买的。”

                              “嗯?”

                              把手伸向杏乾想继续拿的昌浩,被迫停住了手。

                              “小怪咱们一直叫他小怪,所以六合我想叫他小六的话可能
                            会显得比较亲密,你觉得怎麼样啊?”

                              “……啊?”

                              昌浩无语了。

                              另一方面,一直在後面微笑著听他们说话的小怪也瞪大了眼
                            睛。

                              “……小六?”

                              抬头看了一眼六合,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脸让人觉得现在好
                            像有些痉挛。小怪立起身,默然地拍了拍六合的肩膀以示安慰。

                              昌浩也沉默了一会,听到手里拿著的杏乾掉地的声音终於回
                            过神来。

                              “哎呀……这个啊……”





                              “可是小怪我们不都是叫他小怪吗?”

                              听到彰子的话,昌浩立马反驳道。

                              “小怪是怪物所以才叫小怪的。但是不管怎麼说叫六合为小
                            六我觉得不太合适。叫小怪为小怪倒还说得过去。”

                              “等一下,你这种说法我可不能置若罔闻哦。”

                              此时小怪也插了句嘴,可是被完全忽视了。

                              “六合就是六合。不是和他本人很相配的名字吗。爷爷经常
                            说本来名字这种东西就是最短的咒语。”

                              “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要叫我小怪了。”

                              小怪又插了句话,这次是被彰子无视了。

                              “小怪就是小怪。可是我觉得叫小六很可爱呀。”

                              “这并不是可不可爱的问题。还是别叫那个六合为小六吧。
                            我觉得叫六合就挺好。”

                              昌浩一直不停地在劝她打消这个念头,彰子一副不情愿的表
                            情。

                              “可是小怪就叫小怪嘛。”

                              “小怪他是怪物,所以才叫小怪的。”

                              “我可不是怪物!”

                              小怪叫了起来。可是这次仍然被很乾脆的忽视了。

                              彰子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你能明白我真高兴。”

                              “别这样就算完了!”

                              小怪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呐喊,仍然被昌浩和彰子无视了。他
                            们开始继续悠闲地吃起杏乾来。

                              小怪低著头肩膀在不停地抖动,这次轮到六合默默地伸出
                            手,拍了拍他的後背。虽然面无表情,可是黄褐色的双眸里流露
                            出来的是同情的神色。

                              一直在看著小怪呐喊的六合突然抬起头。小怪意识到了,觉
                            得有些不可思议地眯起了一只眼。

                              “怎麼了。”

                              “晴明在召唤。”

                              六合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小怪用严峻的目光目送他出去。六合是听从晴明的命令才暂
                            时跟随著昌浩的。可是现在召唤,肯定是发生了什麼事吧


                            回复
                            26楼2007-05-17 03:16
                              • 219.77.188.*
                                “……然後呢?”

                                昌浩和彰子的对话从左耳进又从右耳流出去。

                                “天空,有些奇怪。”

                                摇动白色的长长的耳朵,小怪瞪大了眼睛。

                                “天空?”

                                回问的昌浩的声音里也带有惊愕的意味。彰子点了点头。

                                “不知为什麼有些像白色的霞一样的东西挂在天空,……看
                              起来好像一层薄冰。”





                                坐在书桌前的晴明,感受到旁边出现的气息,回头看了一
                              眼。

                                “好像发生了奇怪的事。”

                                六合用沉默催促晴明说下去。但是回应他的却不是晴
                              明。

                                “天空,被一些危险的气所覆盖。好像在等待什麼然後一起
                              发作似的。”

                                六合把目光投向墙边。

                                和他同为十二神将的青龙,和平常一样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抱著胳膊倚在墙边。

                                “从几天前开始扩散的……终於,覆盖了整个天空。”

                                “西方所生出的危险的气息也让人放心不下。”





                                六合向一副严峻表情的晴明询问道:

                                “白虎和朱雀呢?”

                                “根据太阴读风象所得出的结果,好像还需要一些时间。”

                                太阴和白虎同为风将。可以送风,还可以阅读风象。向晴明
                              传达被风封印住的白虎的意思,是太阴现在的职责。

                                接受晴明的命令去了西方的两名神将现在仍然没有回来。应
                              该正在调查那儿发生了什麼情况吧。

                                晴明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峻,叹了口气。无论占卜了多少
                              回,总是没有确切的结果。很少出现这种情况的。简直就像……

                                “……简直就像是有人在故意干扰占卜一样。”

                                皇宫内和行成那儿所出现的怨灵也让人放心不下。占卜里没
                              出现那个怨灵。不,应该说是显示怨灵的徵兆以扭曲的形式出
                              现,无法正确地读出来。

                                充满整个屋子的静寂被毫无起伏平静的声音打破。

                                “……彰子小姐也说过同样的话。说天空有点奇怪。”

                                “哦……”

                                发出感叹的声音的是晴明。

                                “阴阳寮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不愧是,异乎常人的能够看
                              出鬼怪的灵力。”

                                朝轻轻笑著的晴明点了点头,六合稍微歪了一下头。

                                “那样的才能,也许一百年才会出一个。你的孙子也许都不
                              及她吧?”

                                “你说昌浩啊。他是不单能见鬼还能除鬼的术士,所以那个
                              程度的灵力正好。”

                                瞥了一眼好像在喉咙深处偷笑的晴明,一直沉默著的青龙不
                              高兴地瞪了一眼六合。

                                “---你现在已经跟了彰子小姐了吗?”

                                “你这种说话方式好像有语病哟。”

                                六合坦然地避开像刀刃一样锐利的视线。青龙狠狠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的属下?”

                                “我觉得我还是晴明的属下。”

                                “可是,却跟著彰子小姐。”

                                “这我也不否认。”
                                (说明:书上其实是「否定」,但我觉得听著彆扭,就改成
                                    「否认」了。)

                                看著两人的对话有些形势不妙,晴明暂且沉默著听著。他旁
                              边还有十二神将之一的天一也在。天一也是屏息凝气,脸上略显
                              忧愁之色。

                                青龙的口吻很激烈。

                                “你听那个小孩子的命令吗?”

                                “你是在说昌浩吗。本人听到了肯定会反驳说‘别说我是小
                              孩子!’的,大概。”

                                冷冷地瞪了一眼插嘴的晴明,青龙再次用冷冰冰的目光凝视
                              六合。

                                “六合,你真够蠢的,竟然被腾蛇给感化了!你竟然会听晴
                              明以外的人的命令……!”

                                “这也用不著生气吧。真是个不懂通融的家伙。”

                                晴明露出一副对他很无奈的样子。但是青龙这次仍然完全无
                              视晴明。即使把晴明当成唯一的主子,可是性格暴烈的青龙不懂
                              得客气和给人留面子这种事。

                                六合用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无视青龙那简直要射杀人一般的
                              锐利目光,双腕在胸前交叉。

                                “………也并不是命令。”

                                “什麼?!”

                                看著差点爆发的青龙,六合用超然物外的态度说道:

                                “只是被请求这麼做而已。”

                                被虚晃了一招,青龙大失方寸,一瞬间不知说什麼是好。作
                              出反应的是觉得很好玩似的浮现出微笑的晴明。

                                “哦?不是命令,而是请求。”

                                六合点头称是,继续用没有起伏的平平的声调说道:

                                “被人家这麼拼命地请求,我也不好推辞而已。”

                                确实是这样啊。晴明好像觉得很有意思似地笑著,回头看了
                              一眼青龙。

                                “据说事情就是这样啦。实在很像昌浩的风格,你不觉得吗?

                              宵蓝?”

                                青龙悔恨地咋了一下舌头,就那样消失了。

                                晴明噗噗地笑了一阵,然後转向六合,表情变得很严肃。

                                “你先跟昌浩一段时间吧。我最近总觉得心绪不宁。”

                                六合点了一下头,一边站起来身一边眯著眼睛。

                                “--但是,我觉得必要的时候会跑到你这边的。”

                                他的主人是晴明


                              回复
                              27楼2007-05-17 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