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吧 关注:31,182贴子:75,534
  • 1回复贴,共1

希尔德斯海默与勋伯格的《莫扎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节选自《精神分析学与音乐史人物个性心理研究——西方音乐史学研究中的心理学方法初探》

另一个例子是稍后沃尔夫冈·希尔德斯海默所写的《莫扎特》。据《一幅莫扎特的心理肖像》一文(注:载《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93年第4期。)作者周耀群介绍,在这本书里,希尔德斯海默尝试以莫扎特的书信和音乐作品为主要依据,运用艺术心理学的方法研究这位音乐大师的个性和创作。他尤其侧重于无意识心理的分析,将其视为音乐家生活与作品之间重要的、过去被忽略的中间环节。而对无意识心理的分析的确使希尔德斯海默在不少问题上得出了与前人不同的观点。
此处笔者因手头没有该书原著,但却从H.C.勋伯格《萨尔茨堡的神童——莫扎特》一文(陈琳琳所译中译本(注:该文为台湾金枫出版有限公司1986年出版的Harold.C.Schonberg著、陈琳琳译《从巴洛克到古典乐派》一书的其中一节)初版于1986年)中发现了一些相似的观点,虽然勋伯格自称文章只是为业余的音乐爱好者所作,但他强调爱乐者应与作曲家的心灵交通,认为必须尝试去认同对方的心灵,才能了解乐曲的内涵,而在他那通俗易懂的字里行间的后面,透露出一种较新的、心理学的视角,他笔下描绘的是一个与过去人们心目中圣洁完美的音乐大师形象有所区别的、更人性化的莫扎特,所以下面在介绍希尔德斯海默的观点时,部分地援引了勋伯格的文字作为“旁证”,以期我们眼前的这幅“肖像”生动易解一些。
希尔德斯海默认为,莫扎特在与其亲人朋友及其所生活的整个现实社会和关系中基本处于被动地位,他是自我的,却不是自为的。
勋伯格如此评说:“天才儿童少有长大成人后仍能够过着与常人一般无二的正常生活者……他们的童年生活大都与成年人一起度过,通才教育被人忽视,特殊天分却又为人过誉。童年偏拗不当的生活积习,往往直到成年仍然无法摆脱。莫扎特的个人悲剧,即是种因于在成长的过程中太过仰赖父亲,以至无法适应社会与生活的要求。”(注:该文为台湾金枫出版有限公司1986年出版的Harold.C.Schonberg著、陈琳琳译《从巴洛克到古典乐派》一书的其中一节。)“早年向来依赖父亲的莫扎特一当支柱消失,生活就濒临瓦解的边缘,或许是对父亲潜意识的憎恶心理在背后作祟,或许莫扎特亟欲以独立的人格出现,只是不得其门,又或许是一旦马缰松放,他就要飞腾狂奔。不论其原因为何,莫扎特总是在情绪上表现得与父亲相去天渊——他随和,爱好社交,不守陈规礼法,亲切可掬。”“他从来不曾学会如何驾驭自己的脾气,对于管家、理财,及娱乐的安排与选择能力,也同样付诸阙如。”他“在音乐界中很难交到真正的朋友,外界盛传他轻浮、草率、性情不稳定,又执拗不知变通。”
希尔德斯海默又质疑过去认为莫扎特的小调作品都表现悲剧性思想的观点。指出,莫扎特有关信件表明,他的某些音响阴郁、紧张的乐曲与他创作时心境、情绪不佳有关,如不喜欢、不情愿却又不得不为某种乐器、或某种体裁写作品。而正象勋伯格所描绘的,莫扎特可不是一个善于以理性驾驭情绪的人,于是消极情绪很可能被不自觉地带到作品中。听众听到的并非作曲家有意赋予作品的内容,而是这部作品的前意识(介乎于意识与无意只之间的心理活动,保存着易于重新觉知的资料)内容。
对于莫扎特歌剧在题材选择的道德标准方面所受到的批评(如《唐·璜》),希尔德斯海默辩称,莫扎特只从音乐形式上、舞台戏剧效果上考虑他的歌剧选材,社会道德标准因为这种排它的音乐观念而被忽略了。勋伯格则指出:“淫荡、好讥诮、颓废,而又令人不悦的唐·璜,之所以被人推崇为不折不扣的现代英雄,在于他愿意为原则捐弃生命。‘忏悔!’这是统领幽灵的命令,而唐·璜则回复‘绝不!’,‘忏悔’,‘绝不!’,地狱之门因此洞开。”
也许真的是人物这种鲜明的个性激起了莫扎特的创作热情,他从中感觉到的是紧张的心理矛盾、戏剧冲突,预见到的是激动人心的舞台效果。如果再把莫扎特在社会、政治生活里表现出来的糊涂、盲目,以及他那不为传统观念见容的不羁个性与此联系起来看,狭义上的社会道德标准在音乐大师充满天才乐思的头脑中无一席之地就不足为奇了。



1楼2006-08-22 23:39回复
    • 218.81.21.*
    唐乔万尼有个特点
    主角在全剧中只有在音乐上比重不大的两首小咏唱曲,其中之一还是剧情中的动作(唱小夜曲),二首小曲都不涉及内心的刻画于开掘
    但他却参与了剧中几乎全部的重要重唱段落,且和每个重要人物都有重唱
    用意何在?
    咏叹调长于抒情
    而重唱则是戏剧与动作的平衡
    莫扎特将他的英雄主角永远置于激烈的动作之中,直到剧种,永不停滞
    由此显示出了强劲的生命力与追求
    莫扎特之匠心在这一局部也可得窥一二


    3楼2006-08-23 00:2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