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5贴子:1,279,313

【君子同人】等等等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
此文可能坑……慎
接《君子》正文结束处,有新人物……
===============================================================================================================================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cha


回复
举报|2楼2011-07-17 20:21
    新人物


    回复
    举报|3楼2011-07-17 20:22
      庄楚向吗!是庄楚向吗


      回复
      举报|4楼2011-07-17 20:22
        好像已经过去了两年,距离他们为那个人办的葬礼,已经过去了两年。

        这期间,他一次也没为那个人扫墓,有好几次车不自觉的就开到了公墓的山下,他才突然醒

        悟,调头离开。

        庄维和他几乎彻底决裂,一个人跑去了美国,楚漠也走了,曾经的四人行已经物是人非,他

        也曾感到过那么一丝孤独和失落,但他的身边很快又围绕起了新的朋友,有容六,有叶修

        拓,他想要的东西,从来不缺。

        只是除了那个男人,哪怕他再强大,他也没有能力让已经长眠的那人起死回生,那是神掌握

        的生杀大权,他不过是个不算太普通的凡人罢了。

        他不要那个人视他为英雄偶像,他不是神,他不是戏子,他为什么要为了那个懦弱的男人演

        这么长的一场悲情大戏,整整十多年的时间。累了,他也是会累的。他不需要曲同秋仰望的

        只是戴着面具的自己,他想要卸下伪装,如果他愿意,他想要为他重新演一场,让那个男人

        看清自己。

        只是,在他刚刚登场之时,看戏人就死了。

        那个人看不到了,带着满腔的恨意,带着恶毒的诅咒,到阴曹地府去咒骂他了。

        那个人等不到了,等不到任宁远想对他说的那句话,等不到任宁远向他伸出的手。



        (1)

        他是在清晨的时候醒来的,睡在他身边的是姓任的男子。

        他盯着那端正温润的面容,回想着过去的事,他恨那个人,恨他入骨,但终究是入了骨,他

        逃不脱,忘不了了。分别两年,生生死死,他的心境竟淡泊了许多,想见到他……是么?

        “唔……?”被他一直盯着看的男子突然睁开眼睛,下一秒,唇上有被温热的物体触碰的感

        觉,“醒得这么早?”

        “嗯……有点睡不着。”曲同秋喃喃道。

        “怎么,心情不好?”男子伸出手来摸了摸他柔软的发丝,“要我陪你出去走走么?”

        “不用了。”曲同秋慌忙摆手,“早餐想吃点什么?”

        “中式的。”

        曲同秋连忙下床,匆匆穿好衣服后,套上围裙去厨房,男子不喜欢家里有别人,所以不肯用

        佣人,这是他有别于任宁远的地方。

        等曲同秋把早餐端上餐桌,男子早已洗漱干净坐在棕色木椅上看晨报。

        “任清泽……粥……”

        男子从曲同秋湿润的手上接过瓷勺,舀了一小勺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皮蛋瘦肉粥放进嘴里。片

        刻后那端正温润的面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曲同秋微微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的手艺还没有

        退步。

        “今天是要去上班么?”男子问。

        “嗯……我已经联系了公司的经理,他跟我说今天去报到比较好。”曲同秋低下头,双手的

        大拇指不停地摩挲着,有几分腼腆的样子。因为两年前发生的那些不堪回首的事,他已经草

        木皆兵的躲了两年,过了这么久,任宁远他们大概都已经把自己给忘了吧。不愿意一直呆在

        这里吃白食的曲同秋决定靠着自己还没完全忘记的大学知识,去做一点简单的工作。

        说是经过正常程序进入那所小公司,曲同秋也心知肚明任清泽从中插了手。

        他们都姓任。男子露出苦笑的表情,这算什么,被其中一个害得如同过街老鼠,结果又被另

        一个所救。

        不想还好,一想那些让人胸闷的往事,连尾指都疼得轻轻颤了起来。

        任清泽不动声色的看着曲同秋变化的神色,微微咳了一声:“你9点前要出门吧?要不要我

        叫司机送你去?”

        “不用不用。”被拉回现实的曲同秋连连摆手,“我想自己先认认路。”开着宝马去上班?

        他还不想才第一天就遭人侧目。

        “也好,你快去准备吧。记得吃完早餐再去。”

        “好……”


        匆匆吃过早饭,在上班时间之前赶到公司,看到办公桌的一瞬间,曲同秋竟觉得感动又紧

        张。

        “早上好。”对着邻桌打了个招呼,深吸一口气后坐下。

        又可以工作了,曲同秋欢快的打开电脑。也许任宁远根本就没有弄懂,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给了太多不彻底的东西,以至于到了自己都承受不住的地步。两年前,他落荒而逃,一条

        归途也没有,他知道也许已经有人在找他了。

        庄维的态度暧昧不明,任宁远又把他伤得体无完肤,他不聪明,没有能力处理这些问题。他

        以为自己会一直逃亡到病死街头,当任清泽向他伸出手时。对方说:“曲同秋,相信我,我

        不负你。”他颤抖着握住了那微暖的手指,他们是认识的,他认识任清泽比认识任宁远还要

        久。

        他们小时候就是邻居,10岁那年曲同秋搬了家,自此才没了交集。

        他不知道任清泽如何在这里找到他,他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任清泽变了没有,他只知道现在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曾经答应过他的事,统统都做到了。

        他愿意相信他。与任宁远没有交集的人让他觉得安全,反正他什么也不能再失去了。

        被任清泽带到了距T城几百公里的N城,任清泽什么都没问,潇潇洒洒的就为他断了后。曲同

        秋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重生了……曲同秋这个人,已经死在了T城。

        他不知道任清泽是做什么的,平常他也不是特别的忙,只要曲同秋觉得无聊,他就会留在家

        里陪他。他让曲同秋用本名去工作,他究竟有多能一手遮天,能瞒过任宁远的眼睛。

        任宁远……

        想到这个名字,曲同秋的呼吸顿了顿。

        手指微颤的在电脑上操作着,任宁远早忘了他也说不定,曲珂对他大概也不会有太多的留

        恋……现在这样毫无牵挂的活着,其实也很好……


        -tbc-


        回复
        举报|5楼2011-07-17 20:23


          回复
          举报|6楼2011-07-17 20:23
            这位亲好快啊,我刚把文搬过来……

            这里花园,求认识~~


            回复
            举报|7楼2011-07-17 20:24
              我是官配党的……这位亲求认识~~~~这里花园


              回复
              举报|8楼2011-07-17 20:25
                任清泽


                回复
                举报|9楼2011-07-17 20:26
                  花园妹,街角妹~你可以叫我篙人或者篙哥哥~!


                  回复
                  举报|10楼2011-07-17 20:30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一心想虐店长啊……店长太淡定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1-07-17 20:31
                      花园好,我也支持官配~
                      叫我泡沫君吧


                      回复
                      举报|12楼2011-07-17 20:31
                        只有你装了因特尔嘛-3-


                        回复
                        举报|13楼2011-07-17 20:32
                          我也想看虐店长,加油虐花园妹


                          回复
                          举报|14楼2011-07-17 20:32
                            就叫篙人吧~~


                            回复
                            举报|15楼2011-07-17 20:33
                              泡沫君好~~~~~


                              回复
                              举报|16楼2011-07-17 20:33
                                喂~好看~果然要温油主动攻才能激发出曲papa的诱受潜能吗~


                                回复
                                举报|17楼2011-07-17 20:34
                                  噗~~~~那我爬去码文了


                                  回复
                                  举报|18楼2011-07-17 20:34
                                    嗯,等待面瘫店长被虐


                                    回复
                                    举报|19楼2011-07-17 20:35
                                      俺坚信papa最爱的还是店长~~~忽略小珂妹纸哈


                                      回复
                                      举报|20楼2011-07-17 20:52


                                        回复
                                        举报|21楼2011-07-17 20:53
                                          又在勾搭了,,,
                                          芙妹~不乖哦@客观不可以xing
                                          来拖人吧,阿性~


                                          回复
                                          举报|22楼2011-07-17 21:18
                                            难道今天还有更??我一直觉得君子同人少呢,花园加油!


                                            回复
                                            举报|23楼2011-07-17 21:21
                                              楼主好短小


                                              回复
                                              举报|24楼2011-07-17 21:22
                                                噗~今天还有一更,是短小了一点……惭愧


                                                回复
                                                举报|25楼2011-07-17 21:24


                                                  回复
                                                  举报|26楼2011-07-17 21:28
                                                    为什么度受说我发广告贴啊……TAT


                                                    回复
                                                    举报|27楼2011-07-17 21:39
                                                      你要去和谐,在百度抖一下百度和谐测试器~~~


                                                      回复
                                                      举报|28楼2011-07-17 21:42
                                                        来吧!任清泽我爱你!!!!!


                                                        回复
                                                        举报|29楼2011-07-17 21:43
                                                          文来了~~~

                                                          ========================================================================================================================

                                                          (2)

                                                          夜晚的NAR一片喧闹繁华,任宁圞远倚着二楼的栏杆看着一对又一对幸福的恋人,叶修拓不

                                                          知去了哪里,肯定是和小漫画家在一起吧。没有叶修拓的中和,容六此时的聒噪就显得尤其

                                                          的刺耳。

                                                          男子只是淡然的将手中的资料一遍又一遍的翻过,端正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两年来,

                                                          他调动了黑白两道的力量去找曲同秋,竟到现在还一无所获。他想知道曲同秋走之后究竟发

                                                          生了什么,或许远远不止车祸这么简单。庄维住宅周围的监控录像全部被秘密圞处理掉了,

                                                          没有目击证人,任宁圞远冥圞冥的感觉到或许有什么人从中插了手,但他实在是无法将曲同

                                                          秋和什么大人物连上关系。

                                                          他突然觉得有几分头痛,为什么要找曲同秋,让他偷偷走了难道不好么。反正他那样痛恨着

                                                          自己,曲珂也在自己身边,究竟有什么还不圆圞满,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他突然自己也说不清。

                                                          抱着糟糕的心情坐上回家的车,有乘着夜色喝得伶仃大醉的女子倚在路灯旁呕吐,有工作压

                                                          力过大的madao男人在街边游荡,隔着车窗,任宁圞远看不清他们的面容,有些生离死别天

                                                          天都在这个城市上演,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温圞热的皮肤上没有液圞体冰凉的触感,若是在

                                                          难过的时候,这双眼也能流圞出眼泪就好了。

                                                          他僵硬的闭上眼,突然很想某个人,如果他真的没死就好了。

                                                          “嗡——”手圞机在车座上震动起来。

                                                          “任先生,您找的曲同秋,在N城有个同名同姓的人。”电圞话那边冷漠的男声刺得人的耳

                                                          朵发疼,“是否要继续搜圞查?”

                                                          任宁圞远用手指在长裤上一下一下缓缓敲击着,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庄维那句:“是你逼死了

                                                          他。”他端正的脸庞难得扭曲了一下,“把他的资料全部给我找出来。”

                                                          “是。”那边挂了电圞话。

                                                          任宁圞远感觉自己的心在强有力的跳动,从曲同秋离开的那一天开始,他已经开始习惯相信

                                                          世界上一些渺茫的希望。正如他信誓旦旦的对庄维说曲同秋没有死一样。

                                                          “小珂,我马上把你爸爸带回来。”

                                                          他轻轻地合上眼睛,手指攥起来,放在心口的位置。



                                                          连着两天的上班族生活都感觉不错,同事对自己客客气气的,上司也认可自己,虽然有点

                                                          累,不过自己也乐忠于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从很久之前就想过要做这样一个小人物,拿着

                                                          稳定的工圞资,到了年龄就结婚生子养家,这三十几年虽然走了不少弯路,说不定现在回来

                                                          也来的及。

                                                          曲同秋收拾了东西,夹起公文包,离开了公圞司。一路上思索着要买点什么菜回去,不知道

                                                          任清泽在不在家,要不打个电圞话去问一问。正想着,口袋里的手圞机就震动起来,曲同秋

                                                          连忙腾出手来接电圞话,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任清泽的号码。

                                                          “喂?任清泽,你今天晚上……”问菜色的话还没说出口。

                                                          “同秋,今天我有点事,不回来吃饭了。”那边的声音如流水击石,悠扬好听。

                                                          “哦……”曲同秋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十点之前会回来,要等我么?”

                                                          “好……”

                                                          “嗯。”

                                                          那边轻轻挂了电圞话。曲同秋拿着手圞机发了一会儿呆,干脆打了电圞话叫了外卖。

                                                          到家已经八点多了,随便扒拉了几筷子饭,觉得吃得索然无味,丢圞了却又觉得可惜,只好

                                                          勉强自己吃下去。看了一会儿电视,总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特别的慢,看了看钟,不过才九

                                                          点半而已,又看了一会儿电视,时间还只慢悠悠的过去五分钟,肥皂剧却已经看得曲同秋眼

                                                          皮打颤了。

                                                          真无聊。索性趴在沙发上盯着角落里那古典风格的大钟,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任清

                                                          泽,你家的钟不会是慢了吧……眼皮越来越重,沙发上真舒服,睡一下吧,就躺五分钟,反

                                                          正他还没回来……

                                                          任清泽回家后就看到沙发上躺着睡得雷都打不动的曲同秋。苦笑了一下,不是说过要等我的

                                                          吗?电视声这么大居然也睡得着。

                                                          关了电视,任清泽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轻轻地抱起曲同秋往房间里走去。这家伙一碰到床居

                                                          然还会往被子里钻,任清泽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看着安静的睡着的曲同秋弯了弯嘴角。

                                                          同秋,累了就睡吧。

                                                          他走进浴圞室,等沐浴出来后发现男人竟一脸惊诧的坐在床圞上,床头灯泛着淡黄的暖光。

                                                          “任清泽……你回来了啊,我,我只是因为看电视看得太无聊了,所以……所以才不小心睡

                                                          着了。”他手忙脚乱的解释着。

                                                          任清泽看他几眼,微笑道:“我知道,没关系。”

                                                          男人一下子安静下来,看起来却还是有几分不安的样子。那个表情,让人联想起害怕被主人

                                                          丢弃的小狗。任清泽凑过去吻了他,唇齿的交圞缠让对方有些呼吸不稳,虽然没有推开他,

                                                          但是他明显的感到那人的不安加深了。

                                                          “睡吧。”拍拍曲同秋的脸。任清泽进了被子,说了一声好暖,就感到一个更温暖的身圞体

                                                          躺在了自己的身边。他盯了天花板一会儿,关了灯,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tbc-


                                                          回复
                                                          举报|30楼2011-07-17 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