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8贴子:1,282,368

【原创同人】All vampire(几乎是蓝大的所有人物的串烧同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吸血鬼为主,书写吸血鬼和人类的爱恨纠葛的史诗级长篇开播!(绝对不是坑!)

故事开篇是以《错觉》的登场人物殷清和景瑞(不知大家记得否)介绍故事背景和世界支架。
第二夜会有四爷出场,
往后会有双程那一家子,肖家三兄弟,搞基三人组和他们的CP陆续登场。

敬请期待LEE叔叔的痞子神父形象~
慕拜陆BOSS的千年公爵地位~
任店长太TM适合这哥特loli风了有木有!!!


金万码电子巡更系统,质量精良,售后完善 金万码打造优良产品,提供满意的服务!
广告
第一夜



黄昏降临,我从昏暗的墓穴中醒来。教堂的窗棂前停立着一只黑鸦,那样优雅的收拢了羽翼,静静地注视着夕阳偏移过钟楼的指针,坠下如同叹息般的雾霭。一切光芒消失殆尽,它方伸开翼展,施施然堕入夜幕。

一瞬的恍惚,究竟黑夜是他的翅膀,还是他巨大的双翅便是那无边的夜色?


穿过沉寂的街道,莱茵河畔的风缱绻起千年的古镇钟声,却无觅那个离去的人。

我一直都在找一个人,一直都在想一个人。是愤怒也是憎恨,使我一直无法忘记。

那个人在很多年前的一个下雪的夜里闯进了我原本安宁的世界,残忍地屠戮我的族人,夺去我的名字,强加我以罪孽的鲜血及他赐予的真名。这一生一世,我的生死将不由自己,我的去留全凭他意愿。

崇家是远古以来吸血鬼猎人世家之一。我本名崇严,崇家第十九宗室唯一拥有猎杀者能力的继承人。那年我8岁。眼睁睁目睹了那个满身戾气的闯入者,带着嗜血的狂嚣从我的脆弱下夺去了崇家上千人的性命。那么清瘦如瘾君子般的身影,只那样如舞蹈般地穿过手持武器的人群,身后便是血雨斐然。

那日的傍晚开始下雪,在别院里独自练习咒缚的我刚刚把最后一片叶子对着夕阳引燃。雪簌簌飘落。

我玩味地用手接住一片,不见六叶结晶却发现那是樱的花瓣。冬天,院子里的樱树却开花了。

我看得入迷,恍惚间抬头,却见树影间坐着一人。一个苍白美丽的高挑男子。脸上泪痕无限凄美。

我看得呆了。不知这拥有一头黑色长发的纤细男子为何出现在防护森严的崇家宅邸。

“汝是猎人之子。”他面无表情,语气也不带问询,却似审讯。

“是的,我叫崇严,”

“我......我总有一天会成为这个家的主人,所以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替你告解。”

崇家在表面上是教会的高层,所以每天有不少市民会来我们名下所在的教堂请求告解。我原本以为这个人也只是来向主倾诉,但是迷路走错了。

他微微一愣,然后沉默了。

“谢谢你,我叫殷清。”

稍后他朝我微微一笑。那展露的笑颜,掩盖在漫天的飞雪与落花之间,模糊了流年。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他是来杀我的。只是孩子的纯真,我真切的为他担忧的表情救了自己一命,却也为自己换来了往后纵然跨越千年的时光也无法消抹的生不如死的痛苦。

那晚,崇家主宅在一片汪洋般苍蓝的业火中付与灰烬,全族上下没有一个活口。我的父母死在残忍的凶手手中,开膛破肚,惨不忍睹。

我疯狂的叫嚣着冲进雪夜,手里拿着自己根本还无法驾驭的猎魂刀向着那个满身血污踏着我崇家人尸体走出去的凶手挥刀砍下。

锃的一声,刀被他从背后徒手当下,他白骨森然的手指朝我伸来,来不及躲避,被他如钳子一般绞住脖颈。

“浑蛋,我要杀了你......”无法呼吸。

视线逐渐模糊。只隐约看见,那张留着泪痕的清秀脸庞朝我逼近,白森森的两颗尖牙在夜色中熠熠闪光。下一瞬,咬进我的血管。

全身的力量仿佛连同灵魂都被从脖颈处吸走,身体渐渐冷了。

意识迷离中,我听见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他将我体内组成“我”的东西吸取了一半,然后在我身体逐渐冰冷的时候,又有什么格外温热的液体随着破裂的颈动脉注入我的体内,身体像要灼烧起来。我难受的呻吟,但是无法挣脱。

“景瑞,”喃喃低语。獠牙从我体内抽离,他的嘴唇在渐渐离开我的颈项,出口的话语伴随点点温热湿润的气息流进我的衣领。

我打了一个寒战。

“从此以后,此为汝之名。”他看了看周围的苍白的雪景,低低地说。随着他的话语进入的是不可抗拒的言灵。传言中,强大力量的吸血鬼可以用语言控制人。所以在那之后,我怎样也无法说出我原本的名字。



很多年以后,当我问起他为什么是这两个字。他微笑着点点我的眉梢,那样温柔雅致地伏在我肩头:“瑞雪纷飞。”



他一字一字地说。




回复
举报|2楼2011-07-02 11:02
    沙鸟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3楼2011-07-02 11:02
      那夜他将我彻底转变,成为我的“缔造者”。因为血的羁绊,我将无法杀他,亦无法违抗。

      他意欲离开,白色的长袍被鲜血染成殷红。随着转身携起的阵风,宽大的袖口在空中轮舞一圈。华丽的优雅。仿佛他不是来屠杀,而是来享受晚宴的贵客。

      我冲着他的背影发疯般地嘶喊:“殷清!殷清!!殷清!!!”我不会原谅他对我的族人,我的父母做过的一切。我一定会找到他,用尽一切残忍的手段折磨他,我要他生不如死。

      回应我的,只有渐远的踏雪声,以及渐离的意识。

      我昏倒在雪地里,七天七夜,转变的过程痛苦不堪。那是该隐的诅咒,吸血鬼的始祖在将人类变为同伴之时都会让他们“分享”他之前堕天时遭受的痛苦。

      体内的骨架开始重塑,血液如同岩浆一样滚烫炙热,我挣扎着脱去全身的衣服,滚进雪里,周围的雪全部融化了。

      醒来后,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在阳光下行走。

      就连那把家族世代相传的猎魂刀也在我触碰他的时候发出阵阵慑人的悲鸣。

      我失去了猎人的身份。失去了一切,只有无尽憎恨着的时间。如同幽魂一般飘荡于每一个夜晚的街道。

      身体成长得很慢,在我40岁的时候才只是少年的模样。我辗转于世只是在苦苦地找寻那个令我在每一个下雪的深夜几欲疯狂的身影。

      在找寻打探他的时间里,我堕落为一只真正的怪物,起先为了排斥饥渴,我还只吸食动物的血液,时常在野地里捕捉野兔和鸟类。新生的吸血鬼是异常饥渴的,时间一长,那种销魂蚀骨的难耐就逼迫我去做自己最痛恨的生物一样的事——捕猎人类。

      酒吧的女人是很好的粮食以及必要的泄欲对象,这个种族的性【度】欲本就极强,原本就稀少的种族能够繁衍下去或许就得感谢这样强烈的欲望。

      在漫长的时光中,我一点点熟悉自己现在的身份,作为吸血鬼,人类的金钱简直是信手拈来。他们的嗅觉甚至能探出矿中金石的品味。所以我大可以把自己包装得华美无比,这也是“捕猎”的生存手段及原始本能。

      总是有女人过来搭讪,自己的身体开始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味道,随着年岁渐长,我逐渐长得比当年的父亲更高,可苍白的容貌下无端的也像着那个人。

      我从不多话,更何况交流对象大多数时间里都只是一夜情的女性人类,没有人会跟粮食对话。没有朋友和家人,心灵在极度沉静的时间行进中需要发泄的出口,所以时常会有女人被我弄晕过去。面对这种情况,我也没脸再索要鲜血了。

      我去了很多地方,听说了很多事。包括崇家在光鲜的表面上背地里做着怎样的勾当。贩卖吸血鬼的血和内脏,以及贵族之间流行的饲养吸血鬼。我根本不相信,为世间猎杀“恶”的崇家应是绝对正义的存在,我的双亲也都是那么温柔美丽的人。外面的流言蜚语并不值得我为此改变长久以往对自己家族的敬爱。

      但是空穴来风,我终究是无法摒弃心中的疑虑,以漫长时间做轴,想要看看真相。

      普鲁士正在经历第三次王朝战争,这里的教会也有原本崇家的遗影。

      我找到父亲年轻时候所在的宅邸,白发苍苍的老管家颤巍巍地在深夜时分接待了我。看着我苍白的神色,曾经的吸血鬼猎人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仍然将我视作当主一样接待,这让我久久缺乏信任的内心,有一丝些微的触动。

      “少主,”虽然我实际年龄比他还要大。
      “你可以留下来,这里只有下人一个,崇家……已经从四大家族除名了,没有人会想到你,我拼尽全力也不会让少主你有任何危险……”

      “不了,我在找一个人。”我微笑着望向他,真切地感激他。但是很久都面无表情的脸一旦扯紧,就仿佛要抽搐似的,令我有些尴尬。

      “那您这次造访是……”
      “找点东西,我父亲的。”言辞中尽量柔和。

      老管家会意地点点头,
      “少主请跟我来。”说完,他手执烛台上楼了。

      二楼尽头有一处房间,他用钥匙打开。侧身示意我进去。
      那是一间并不宽敞的书房,但是格局布置都很雅致,视野也好。坐北朝南,窗棂前月华尽撒。隐约地闻到院中金桂的芳香。如若春秋,秉烛夜读,一定分外逍遥享受。

      “少主,看到那边的书架了吗?”老人指指角落布满尘埃的架子。
      “那里面有本书,是钥匙。因为书的排布有规律的,下人从未打扫过这里。”

      “嗯,你下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就好。”
      管家欠身告退,留下一支蜡烛。

      我放任它留在桌上点点燃尽,自己从容地走进黑暗的角落。不需要光线,我能看得很清楚。
      只需一眼,我就看到了那本书。

      父亲在本宅的书架上也有的,那本他常年不离左右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文学的终结》。

      我只轻轻抽出它,书架便向两旁移位了。书架后方是一道门,锁孔的形状毫无疑问是崇家世代相传的血色翡翠,而这,也是我从父母那里拿到的唯一的遗物。

      我将从不离身的翡翠放入门锁,随着大门洞开,我踏上盘旋而上的石阶。



      回复
      举报|4楼2011-07-02 11:03
        秘密一点都不隐蔽,上了阁楼,眼前只有一张极大的书桌,梨花软木,朱红流漆。桌上的卷轴井井有条地排列。在漫长的时间里,静候着那个唯一能看到它们的人。



        除了崇家,中原大陆还有三个古老的吸血鬼猎人世家。

        肖家,陆家和李家。

        陆家在教会千年前的一夜宗族灭绝行动中被自己人灭族。原因是他们的唯一继承人,一个拥有有史以来强大力量的猎人自愿堕落成了吸血鬼。从猎人堕落成的吸血鬼的力量会更加强大



        性情也极端凶残,因为那样相抗衡的两种血在体内肆虐,很多人会因此发狂。我用手摸摸自己的心脏,不知这样的时间还能维持多久,如果再不找到他,我想我也自持不久了。



        从猎人变成吸血鬼的人被称为“零”。零,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被接纳。处于吸血鬼和人类两方的尴尬境地,要么在逃避捕杀的过程中灭亡,要么强大到成为吸血鬼中的上位者。获得封地和封号,拥有自己的后裔,有固定的城堡和栖息地,足够的食粮。



        我正在为自己不用耗费巨大的精力逃避无休止的追捕而感到庆幸。眼光瞟过书卷上那年的“诺亚狩猎”。

        “诺亚狩猎”,猎人世家为了争夺教皇的位置而展开的捕猎比赛。每十年一次,场面血腥残暴,有的封地几里的吸血鬼城堡就此付与断壁残垣,残破的尸首遍布天地,血流成河。



        而那一年的狩猎,我父母也去了。家族元老在日渐强大的肖家施压下,不得不派遣我的双亲去狩猎,而猎杀对象是,荆南王,殷清。
        殷清。



        手指拂过那个名字,心口抽搐般的痛,我想我一定是恨得深入骨髓了。

        书桌上只有一个东西与卷轴格格不入,一本封面质地坚硬的本子。是父亲的日记。



        “1790年 惊蛰,

        他们把一个出世不久的婴孩放进蒸馏罐,提炼吸血鬼的核。他们说,吸血鬼被刺破心脏也不会死,因为他们的生命之源遍布全身,将他的所有在高压下凝结成一个光亮的结晶,那就是他的生命之力。为了掌握这个神秘的种族,只有不断的实验,以求未来拥有与之抗衡的力量以及寿命。”

        每一页都是猎人及教会所作的种种不堪的罪行,原来传言并非无所依据。从字里行间透露出父亲极端的疲倦以及懊悔。为身为猎人后裔的懊悔。

        书页的夹层中哗啦啦地落下十几页信纸。全是同一个行云流水般隽秀的字迹,我捡起其中一页:

        崇成鉴:

        湘上的樱花开了,今年不复以往全是清一色的白花。我很高兴,我们种下的那棵血樱终于开花了,淡淡的粉红,非常漂亮,你要来看吗?

        世间纵有千种惆怅,却只此一生,没有什么比与君相遇更好的了。

        殷清


        原来父亲与那人是挚友。
        那么究竟是谁先背叛,又是为何背弃。



        离开凄寥的宅院,我漫无目的走在凌晨的石板街上。这个雾都鲜少见到太阳,吸血鬼也并不会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19世纪的欧洲的空气被工业革命裹上厚厚的灰尘,煤炭的尘粒随着蒸汽机的发动蔓延入人的血液,这一带的人已经不美味了,贵妇人浓艳的妆容下是欲望丑恶的脸,裹在束得极紧的衣裙下的腰肢也勾不起我半点欲望。远远走来一个女人,我都能从她的血中闻出放纵及堕落,无知肤浅及穷奢极欲。



        突然很想呕吐,胃里翻涌,极度不适。

        女人就是这样的生物,她们会在你肩头哭得梨花带雨,转身却不知会在那个男人身下摇摆求欢。

        我无端的就想起殷清。想起那夜他的容颜,那么真实的悲伤。令当时的我极尽全力才能克制住自己用手抚上他的脸,替他擦拭满脸的泪痕。

        于是这晚,我不想要女人了。

        在一家清一色绅士聚集的酒吧里。正出神地晃动酒杯,感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转过头对上一双含笑的猫眼,眼睑微盍,那样居高临下漫不经心地从头到脚打量我。

        “有兴致喝一杯吗?”他微笑地道。

        我扫了他一眼,将目光定格在杯中血红色的液体里。我有点心虚了。

        那是一只年龄很大的吸血鬼,尽管看起来只有人类30岁的样子,但我敏锐的感官立刻报警般地提醒我,这个人拥有我绝对无法与之抗衡的力量,而且绝不掩饰地任由气场散发,无所畏惧的,他很危险。

        反复踌躇间他凑近看我的眼睛,我惊了一跳,立马掩饰下来。

        “孩子,你让我想到一个人。”

        说着,他拉起我的手,蛊惑般地放在自己腰间,

        “所以,今晚,请你务必代替他陪陪我。”

        骑虎难下。



        回复
        举报|5楼2011-07-02 11:04
          四爷快点来吧 苍白的吸血鬼 
          话说真的不是坑吗 没有存货就不能这么说哦→_→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6楼2011-07-02 11:04


            回复
            举报|7楼2011-07-02 11:04
              不带这么快的啊!!!
              怎么回事!!!
              走进百姓千万家鸟,你的沙发!!!


              回复
              举报|8楼2011-07-02 11:05
                →_→快吗 是你们太慢吧 这些昨天原帖上看过了 今天的呢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9楼2011-07-02 11:06
                  温油滴顶一下~四爷和卓冰山应该都比较适合当吸血鬼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0楼2011-07-02 11:07
                    精选宜兴名家原矿手工紫砂壶限量典藏,款款精品,保价升值,永久保真。 宜兴紫砂壶限量典藏,尽在宜兴淘壶人
                    广告
                    在码字。。。。


                    回复
                    举报|11楼2011-07-02 11:49
                      坐等养肥


                      回复
                      举报|12楼2011-07-02 11:57
                        冰山估计都不用化妆就可以胜任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1-07-02 12:49

                          等更


                          回复
                          举报|14楼2011-07-02 13:18


                            有么有我家柯洛?
                            我想看LEE叔反攻= =


                            回复
                            举报|15楼2011-07-02 13:22
                              泪流满面……
                              对lee叔完全没有抵抗力……


                              回复
                              举报|17楼2011-07-02 14:28
                                16楼疯了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8楼2011-07-02 15:08
                                  第二夜



                                  我随那人走出酒吧,他一个响指,一辆奢华的纯黑色马车疾驰而来,稳稳地停在我们面前,没有带起一点灰尘。

                                  坐在车夫位置的是一个形容苍白的少年。在漆黑的绅士帽下栗色的微卷发漂亮的向后梳着。他嘴唇鲜红如血回头朝我们粲然一笑,

                                  “四爷,回去?”少年将变未变的嗓音婉转动听。

                                  “嗯。”主人只轻轻应了一声。示意我上马车。

                                  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过问,也什么都不去想。每当他宝石蓝般的猫眼望向我,我都有一种心底被掏穿的感觉,我不知道想他这样年岁的吸血鬼会不会读心,只尽可能的掩饰自己的张皇。

                                  “我是乔四,你可以这么叫我。”

                                  虽然他这么说,我还是毕恭毕敬的朝他微欠身行礼,

                                  “四爷,我叫……景瑞。”

                                  他斜斜看我一眼,没说什么。

                                  马车行至山麓,路口只有一张告示牌,用古老的咒术写着封印,以免世外生人误入。

                                  这是一座山的封地,山势极佳,易守难攻。城堡坐落在山腰,气势恢宏,整个宅院被苍蓝色的鬼火映照得恍若白昼。

                                  这个人的身份少说是有晋爵的。

                                  马车直直驶入城堡,城门两旁立着两尊石像鬼,眼珠森然可怖地随着马车的方向转动。

                                  下了马车,有佣人引我走进宅邸。

                                  乔四走在我前面,异常沉默。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何邀我这种身份的同类进到他的领地,但绝对不是上床**这么简单。

                                  接过佣人的烛盏,乔四亲自引我穿过长长的漆黑的走廊。这样漫长沉默的氛围压抑得人几乎透不过气。

                                  他打开尽头处的房门,侧身让进我。

                                  我站在房中,四处打量了一下。太好了,只是普通的卧室。

                                  心下一松,背后被用力推了一把。踉跄了几下,又被那个消瘦的黑影重重压倒在宽大的床上。

                                  “四……”话还没说完,嘴唇被一下子堵住了,非常急躁不耐烦的亲圞吻。他在我唇圞舌间辗转,吐息急促,双眸被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渲染得愈发撩人。我在这种时候却还能够分心细细分析他的表情。

                                  那是略带悲伤的不安,还有……依恋。

                                  我和他素未平生,这份感情,显然不是对我,他在酒吧对我说过,我让他想到一个人。

                                  也罢,我可以代替那个不知道的谁来安慰他。看着自己怀里的乔四我想。

                                  我一把将他抱起,让他跨圞坐在自己腰上,然后一边亲圞吻爱圞抚,一边褪去他的衣服。

                                  当我们都浑身赤圞裸后,我有点做不下去了,我第一次跟男性做圞爱,手不知道该碰他哪里。

                                  我正尴尬地迟疑着,乔四一把抓过我的手按在他的胯间,感受到那炙热的硬圞挺,我难耐地呻圞吟了一声。没等我缓过劲来,又被猝不及防地握住了自己的分圞身,他稍稍起身将穴圞口对准我的前端磨蹭了几下,缓缓地往下坐。

                                  这样被主动地求圞欢让人欲圞火焚圞身,我死死握住他的腰全无节奏地深深顶动。他在我怀里吟叫不休,显然已不能承受这样粗圞暴的交圞合,但是他并没有阻止我狂乱的动作,仍然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小小地迎合一下。

                                  “呜……好圞痛……痛……”他小声的哀求着,对着月光扬起头,那一霎,有晶莹的液圞体划过苍白精致的脸庞,那样美艳绝伦,哀婉凄楚。

                                  我心里某个部位重重地弹动了一下,这样的夜晚,华丽的眼泪,让我的思绪无法克制。

                                  我伸出手,轻轻圞抚圞摸圞他的背脊,安慰他,舔shì他的泪水,温柔亲圞吻他的眉梢唇角,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某种意义不明的情愫,悄悄地寄托在这次意外得来的情事之中。

                                  “啊……”他颤圞动着喷圞射圞出滚圞烫的欲圞望,高圞潮之际,他突然栖上我的脖颈,我只有瞬间出于本能地排斥,下一刻就顺从地让他的牙刺进我的血脉。

                                  他瘫圞软地挂在我身上,开始“进食”。

                                  吸血鬼是一种喜欢将性圞欲和食欲同时满足的生物,我很大方将自己的血送给他当做过夜费,当然,即使鲜血的味道再如何刺圞激着我久未进食的神圞经,我也不敢向这样的上圞位者索求。我们在一起,只是一夜同欢而已。


                                  回复
                                  举报|19楼2011-07-02 15:13

                                    在他进食过程中,我却对这场极好的性圞事依旧意犹未尽,留恋于他体圞内,深圞入圞浅圞出地一波波射圞精。

                                    我开始更急于找到殷清,突然之间就很想很想品尝他的血。

                                    我想,我是对他恨圞之圞入圞骨了。

                                    这样也好。

                                    乔四睡着了,还没来得及咽下最后一口鲜血顺着他的唇角和我的脖子流下去。无奈的叹口气,我将他唇边的血舔圞净,抱他走出房间。

                                    房间外就有佣人守候,见我横抱着家主出来,吃了一惊。

                                    “四爷睡着了,快天亮了,请让我带他回房休息。”言下之意就是领你们主子回地穴下的棺材里睡觉,我个不相干者自然要闪人。

                                    下人会意,拿着烛盏引路。

                                    城堡盘旋着向下,愈发宽敞华丽,没有窗户,不需要氧气,这是真正的地下居民所钟爱的黑暗寂静。

                                    地下大厅并未布置任何光源,有的只是点缀于壁挂的众多品味极佳的黑曜石,捕捉着极其微弱的光线反射出自身妖异的流光。

                                    除了采光的不同,地下与地上的布置并无太大差异。就像是水里映照出的镜像,城堡的两极面面相对,光与影的和谐。

                                    所以我很快也就找到与上面一样的房间,将他放置在一口面上镶有一只银狼图腾的棺材里。据说是他的惯用床位。搞不懂,想我这种居无定所的吸血鬼只要有个地穴什么的“过夜”也就无所谓了,贵族就是贵族,连棺材上都是镶金镀钻。

                                    刚刚安顿好这个磨人的主,欠身想走。黑暗中一股寒气袭来,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开始紧急调动,我飞速闪身,来人却以更快的速度和惊人的力道死死掐住我的脖子。

                                    “你是谁?为什么你身上有他的味道。”极其低沉的男性嗓音,暗哑地威胁着发出兽类般独特的野性气息。

                                    我根本无法呼吸,一丝丝气流都进入不到肺部,当然,这对本来就不需要氧气供应的吸血鬼来说无关紧要,但是这种一边封锁你的咽喉一边逼迫你回话的做法也着实诡异。来人像是忍耐着极大的怒意才没用强有力的利爪将我撕成模糊的烂肉。

                                    妖异的瞳仁在暗处闪着金色的光,发丝银染,根根飘逸桀骜,如同其主人英挺的外貌。

                                    好,这张脸,我记住了,我在心里痛恨地想,这梁子结深了。

                                    在我接近爆发的边缘时,终于有主人家站出来说话,

                                    “他是主人的客人,请您尊重我家主的意愿,苍狼王大人。”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颇温和的男子,管家打扮,言辞礼仪很是得体。

                                    “老大!苍老大!你跑太快了,我……咦……”

                                    这次又是什么啊,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年张牙舞爪的冲进来,我真的不想再玩了,这样耗下去,天都亮了,我可能要就着这只杀人凶“手”当枕头。

                                    “哟!”少年很爽快地跟半死不活的我打了个照面。

                                    “呃...林竟。你可以叫我小竟没关系,帅哥,你太有才了,居然跟我家老大抢人,不过我也挺你啊,本来嘛,这两个耗了几百年也没见什么结果,我一个黄花美少年都要守老了老大都不回头看看我。这下好,你赶快把乔四爷抢走,老大这边我可以安慰,用身体……”

                                    话还没说完,他被另一只凶“手”领着脖子提起来,半空中还维持着与我双手相握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姿势。

                                    在这种无比尴尬的时候,终于,那口我亲手盖上去的棺盖有动静了。乔四从棺中坐起来,用在暗夜里跳动着蓝色流光的漂亮眸子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高大的青年。

                                    “四爷……”终于被从半空中放下来,我理了理衣领,准备不蹚浑水地走人,好死不死,那个叫林竟的死皮赖脸拖着我要和我“结拜”。

                                    被他这么一拖,我就不由自主地听到了以下几段对话:

                                    “四爷,他是谁?”

                                    “过夜对象。”

                                    青年的青筋跳了一下。

                                    “四爷,你不会是忘了契约上是怎么说的吧?”

                                    “怎么,我的私事你也要管尽,那还真是有劳你了,苍狼王,段衡。”

                                    “先是那个殷清,好不容易他走了,现在又来个长得像的!四爷,真的有那么难以抛弃吗?缔造者和后裔的关系,也仅仅只是血缘而已,我可是一直都在你身边守护你!”说着,青年居然露出一丝委屈的神色,一闪而过。

                                    “有道是,你们狼人是连血亲都可以嗜杀的种族,当然不存在任何束缚。说起来,我也是从小把你养大,你那几次伙同北方狼群夺取我权势的动机还真是足以报答我的养育之恩啊。”

                                    “四爷,不是说你不会追究了吗?”

                                    “我是不会追究,不过,我们不妨把话挑明了说,近段时间,任宁远那拨人三番五次扰我番地,这,又是怎么回事?”

                                    青年微微低下头,

                                    “他回来了......殷清他...是不是回来了?”

                                    唰的一下,我从心口凉了半截,这次我没听错。

                                    殷清,那个我辗转追寻了数个世纪的人,他在这里。




                                    回复
                                    举报|20楼2011-07-02 15:13
                                      让你失望了,,,不知不觉间是景瑞和四爷XXOO


                                      回复
                                      举报|22楼2011-07-02 15:15
                                        求段衡——》景瑞——》殷清——》四爷 4P


                                        回复
                                        举报|24楼2011-07-02 22:29
                                          掀桌啊 lz我要碎了你啊
                                          四爷居然对别人主动献身啊 还是做yd受啊 剧情需要吗
                                          你听到哗啦啦的声音没 那是我奔腾的眼泪和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啊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5楼2011-07-02 23:42
                                            这素,剧情需要,
                                            嗯(握拳!)剧情需要!
                                            四爷说:“剧情需要我。”


                                            回复
                                            举报|26楼2011-07-02 23:45
                                              我没搞清楚景瑞和殷清是谁啊,求明白人解答下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1-07-02 23:49
                                                回复26楼:我可以温柔地爆下粗口吗?
                                                去你妹的剧情需要
                                                永生不要管我 做你想做滴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8楼2011-07-02 23:56
                                                  我想做的大概是让偶心水的攻们把四爷推倒在染满鲜血的祭祀台上狠狠的cao。。。
                                                  然后四爷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说:“下一个。”


                                                  回复
                                                  举报|29楼2011-07-03 00:06
                                                    是乔四的老师殷清。就是那个心脏不好退隐的那个,四爷和他情同父子。景瑞是殷清的私人医生以及半个养子——这是原剧原文。
                                                    在这里,你就当是介绍剧情的画外音第三人称?(
                                                    我自插!)
                                                    哎呦没有啦~景瑞和殷清的神情追击戏份狠有爱的啦~


                                                    回复
                                                    举报|30楼2011-07-03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