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50贴子:1,282,396

【错觉同人】再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于素,新人一只,
一楼该喂谁。。。


网堤安全DDoS云防护,专业DDoS、CC防御! 马上注册,免费试用!
广告
是同人么


回复
举报|2楼2011-06-13 19:48
    前排,等更


    回复
    举报|3楼2011-06-13 19:49
      哇塞!!!等更


      回复
      举报|4楼2011-06-13 19:50
        上菜上菜 楼主看我期盼的小眼神


        回复
        举报|6楼2011-06-13 19:55


          回复
          举报|7楼2011-06-13 19:55
            咦咦~又有新文> <


            回复
            举报|8楼2011-06-13 20:00
              楼,,楼主人呢,,,


              回复
              举报|9楼2011-06-13 20:10
                楼主你是小蝌蚪不足么 要射要射到现在都还没货出来


                回复
                举报|10楼2011-06-13 20:13


                  回复
                  举报|11楼2011-06-13 20:13
                    广告
                        这些天天气阴湿得紧,乔四头便又开始痛。自从头伤好后便落下病根,每逢阴雨天气便隐隐抽痛,让人心情烦躁。这日也是,挨到晚上居然发起烧来。
                        乔四没下楼用膳,让人端了粥,正欲食,房门开了,青年一头湿漉漉的发,用一双沾染水汽的眼关切地望向床上的人。
                        “都下去吧,四爷这,我来就好。”斥退用人,段衡上前坐在乔四床沿,端起粥,舀起一勺吹吹,放在唇边试试温度,然后送到乔四唇边,看他慢慢吃下。
                        “今天这么早就结束了?”印象中这日是有董事会,会议按惯例会持续到更晚,此刻坐在身侧的青年让乔四疑惑不解,“那边出什么问题了......”
                        “听说四爷病了,我让他们把提案交上来就散了......”
                         乔四还未问完便听青年喃喃说道。抿着嘴唇,像是犯错的孩子,在撒娇。
                        “四爷,您好点了吗?”
                        乔四皱皱眉,不甚满意地开口:“你这样,今后怕是不能服众,私下的事,别太耽搁工作才好......”
                        “你更重要。”
                        冷不丁听见青年冒出一句,“四爷的事,比较重要。”言语中透露出斩钉截铁。抬头瞥见那人认真凝视着自己的清秀眉目,乔四什么也没再说,就着青年的手,静静地把粥吃下。末了,让青年替自己擦了嘴,就着他的手服了药,然后睡下,让他替自己掖好被子。
                        乔四的心渐渐沉了,青年对自己太过体贴的照料让他有点戚然,因着刚才瞥见青年眼下若隐似现的伤痕,那如泪滴般的印记,是往昔曾经背叛的证据。
                        正思忖着,感到颈后传来温润的气息,近了,一个吻落在乔四鬓角。只听身后低沉温柔的声音道:“我把工作搬到这边来做,有什么事,四爷就叫我吧,好吗?”柔声询问,见乔四并没反对,青年下楼取了公文,在房间一头的茶桌边坐下,打开电脑,开始批阅董事会的文件。
                        他是要戴眼镜的啊。乔四从被窝中探出一点视线,静静地打量着青年。
                        眼前成熟而优雅的男人是自己所熟悉的,却又有些陌生。自己从不曾了解透彻他。他工作时的模样,他的爱好,喜欢吃的东西,爱去的地方。自己都不曾主动获悉。看他专心致志省察工作的样子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男性魅力,这样好的人,说过要一辈子伺候他。
                       
                       


                    回复
                    举报|12楼2011-06-13 20:18
                      沙!


                      回复
                      举报|14楼2011-06-13 20:18
                        我恨验证码,拖老子时间!


                        回复
                        举报|15楼2011-06-13 20:19
                          射了,,,还可以再做几次呢~一夜七次都成!


                          回复
                          举报|16楼2011-06-13 20:19
                            先小射,把乃们钓着~~


                            回复
                            举报|17楼2011-06-13 20:21
                              我的沙发没了 5555


                              回复
                              举报|18楼2011-06-13 20:21
                                太短小了,,,抽打楼主..


                                回复
                                举报|20楼2011-06-13 20:22
                                  楼主。。。。那个。。。。我还要嘛。。。。


                                  回复
                                  举报|21楼2011-06-13 20:23
                                    哈哈哈~~~~~~一堆掉坑的娃们有木有很难过?
                                    = = 楼主再更点吧。


                                    回复
                                    举报|22楼2011-06-13 20:28
                                      楼主很短小。。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1-06-13 21:02
                                            一辈子,是很长的时间。许诺,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也许雨夜容易感伤,乔四竟然有那么一瞬很想再去问问青年曾经的承诺还有效么?
                                            毕竟有碍颜面,乔四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依然静静看着眼前人,听雨声。
                                            许是药效到了,朦朦胧胧中就睡了过去。
                                            雨季,让人不安。是了,那夜,下着一样的雨。
                                            第一次让段衡伺候他上床的时候下着雨,第一次把段衡送给乔澈的时候下着雨。还记得那夜青年也像今天一样冒雨奔跑回来,被雨水淋湿。发上沾着雨滴,眼中含着水汽,还有,愤怒与不甘。
                                            青年那样执着于他的时候,仿佛天都会下雨,而独独在得知段衡死去的那个黄昏,天气晴朗,夕阳的光照像要滴下血来,赤红一片,印在院里大片大片的人工湖中。
                                            那时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记得清,说不出。隐隐约约的怨,若隐若现的悔,心跳像是再也回不到最初的节律,每一下都跳动在原有的心律之前,然后代偿很长一段时间。
                                            很长很苦的一段时间。
                                            那晚之后,两鬓如霜。
                                            在梦中,乔四走在那年的湖边,倾下身子,向湖面探去。果然,雪白的鬓发,像极了迟暮的雪山,像极了心死的垂柳。正无言惋叹,不远处一声沉闷的枪响。
                                            乔四太熟悉的声音,隐约有不好的预感,心脏又开始抽搐,他拼命向枪声传来的地方奔跑而去,跑着跑着,脚下越来越沉重,像灌了铅,像郁结的枷锁,锁住他早已不能灵活行动的双腿。
                                            但他必须要去的,那个方向,有什么他所惧怕的事情正在发生。他很绝望,很惊恐,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从来没有如此惧怕过。那里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有什么很重要的人,正在离他越来越远,不可阻止,他即使是爬也要爬着过去的。
                                            “怎么了,这么舍不得他,不是你设计杀他的吗?你忘了啊,四哥。”
                                            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冰冷的双手探进他的胸口,他冷不丁的一个战栗。反手抓住那只入侵的手,乔四惊恐地望向身后的弟弟。
                                            “你是想看看他怎么死的?”来人嗤的一笑,“还不就是被人用枪,嘣的一声爆掉脑袋,到死可都不忘叫你的名字呢,怕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了。”
                                            “放开我......”
                                             “嗯?你说什么,四哥?我没听见。”
                                            “放开我!乔澈!”乔四怒吼出声,这一下连他自己都没料到,但是不管那么多,乔四挣开弟弟的双手,拼命地向前跑去,却扑倒在地。
                                            正懊恼地敲打着地面,前方却传来脚步声,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视野中。
                                            青年眉目如画,低下头,温柔地瞧着他。
                                            “我回来了,四爷,刚刚真的好险,子弹差点打进脑袋。还好我闪身,只是擦破皮而已。”
                                            “四爷我回来了,你还要我吗?”
                                            “四爷我错了,是我不好,对不起。我对你是真心的......”青年低了头,脸上似浮起一抹红。乔四再也忍不住,颤抖着伸出手,起身招呼青年。
                                            “过来,段衡,你过来!”
                                             青年听话地俯下身子,两人蹲跪在地,乔四将青年的头揽过来,细细查看。
                                            “还好,没事,还好,只是擦伤。回去,上上药,伤口不会结痂,以后你还得演戏......”
                                             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完一番话,乔四紧紧地搂着青年,越搂越紧,似是一松手,这一切就又会消失不见,青年会越走越远。
                                            紧紧相拥,感觉青年温驯地将自身的重量全部托付给了自己,手下的触感那样沉重,那样确实,又那样温暖,一瞬间,乔四并不觉得冷了。
                                            “回来吧,我不追究,回来了就好,我不怨你......”话还未说完,乔四惊恐地怔住,手下的潮热让他觉得异样,他心中一怔,赶忙扶起青年的身,不出所料,满目鲜红。
                                           
                                            
                                           


                                        回复
                                        举报|24楼2011-06-13 21:14
                                          沙!


                                          回复
                                          举报|25楼2011-06-13 21:1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举报|26楼2011-06-13 21:15
                                              胡说!楼主是要小高潮后往大的做!正在养“精”蓄锐有木有!!!


                                              回复
                                              举报|27楼2011-06-13 21:15
                                                乃们是肿么抢先占领的。。。汗


                                                回复
                                                举报|28楼2011-06-13 21:17
                                                  秘密呢~~~~~~~


                                                  回复
                                                  举报|29楼2011-06-13 21:19
                                                    四爷是不是有点太粘人了?汗,,,面对死亡,似乎都可以放下面子,什么都不重要了呢。。。


                                                    回复
                                                    举报|30楼2011-06-13 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