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19贴子:1,279,270

【迟爱同人】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度度~


探索平台-实验室用品一站式购物平台,轻松订购实验室必备品。 查看详情
广告
cha


回复
举报|2楼2011-05-27 23:05
    (1)


    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浸湿。

    趁着白皙的后颈,显得格外性感。

    “莫延……”

    我叫他的名字,身体倾上前,吻上他的颈后的皮肤,舔了舔,又轻轻咬了一下。

    听得他低吟了一声。我有点把持不住,把早就膨胀起来的欲望抵在诱人的入口,
    缓了缓,就一冲而入。

    “呜……”

    我看到他皱了一下眉,心里也猛然被抽疼了一下。

    “莫延,放松,放松一点……”

    我喘着气,揉捏着他的臀部,踌躇着一点点把欲望挤进去。

    连结的部分火热得要命,胸腔也是,热潮涌上,有些东西,终究隐藏不得。

    “莫延,Lee……”

    我把唇贴在他耳垂,下身依旧快速用力地动作着。

    “我喜欢你。”

    “喜欢你,一直喜欢你……”

    情话甫一出口,想收都收不住。何况,是积攒了多久的。

    和这幅想要他的身体一样。

    叫嚣着。

    我看他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望着我。

    火烧火燎的。我耐不住,往前使劲一顶,嘴唇贴上他的,热热地吻着。

    好一会儿,我放开他的唇,他脸色潮红,大口呼吸着。

    然后,他说:“我也……”

    ……


    雪白的天花板

    空空荡荡。

    我怔了很久,才坐起身,望了望周围。

    也是空空荡荡的。双人床,单人的枕头,被褥。

    床头柜的时钟夜光时针指向着“3”。

    我抹了把脸,意识到下身的状态,有些微尴尬。


    我摸起一边的手机,直接按了一个号码。


    那边彩铃响起,是Damien Rice的《cold water》,清冷的声音和调子不断回旋
    ,我听着难受,却还是耐住了没挂电话。

    “你TMD有病啊,现在几点了啊?!”林竟的声音终于把重复的旋律取代。

    我没说话。其实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烦闷的情绪找不到出口,也不知道该怎么
    办。

    “你TMD说话啊,半夜打电话给我装哑巴?”

    “我……”

    ……

    半天,我还只得一个“我”字,含含糊糊,很多话,憋在嗓子里。

    “你什么?嘿……你想他了?”

    我还是没有话说。心底那股闷闷的火给林竟这么一说,更像要破罐而出。

    沉默了几秒,那边倒似突然来了兴致,话多了起来:“哈,就被我猜到,春情难
    以按耐了?可惜人家可不想你。”

    一阵闷痛。

    我听他继续在说:“早知道这样,你前天干嘛去了?好不容易给你制造的机会,
    白费了!连个人都留不住,真是……早知道还不如我出场,毕竟,我更了解Lee
    ……”

    “林竟。”我打住他的话:“抱歉这么晚打扰你,你继续睡吧,我也困了。”

    “靠!你把我给完全弄醒了自己又去睡?你小子找死啊!”

    “再见,晚安。”

    我按掉电话,本准备直接关机,可突然想看看一张照片,前天晚上,在酒吧,给
    他饯行时,我偷偷照的。

    昏暗的灯光下,是他的侧影,修长的手指握着玻璃杯,里面是琥珀色的液体。照
    片并不是很清晰,心里那种酸涩的感觉却清晰了起来。

    我喜欢你,喜欢你。


    简单的话语在脑里久久徘徊,总散不去。



    我重新躺回在床上,睁眼继续望着那天花板

    我发现,它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回复
    举报|3楼2011-05-27 23:05
      沙沙


      回复
      举报|4楼2011-05-27 23:05
        呀!插的好快!
        这次度度竟然没有不让我发帖呢……


        回复
        举报|5楼2011-05-27 23:06
          因为你叫他叫地好亲热= =


          回复
          举报|6楼2011-05-27 23:08
            ( ⊙o⊙ )哇 于是我被治愈了 羊果然还是爱叔的 那些月经贴搞得我都要内分泌失调了


            回复
            举报|7楼2011-05-27 23:09
              原来纠结那些月经帖的不止是我


              回复
              举报|8楼2011-05-27 23:10
                这个月的月经贴太迅猛了 一个接一个 一刷能刷出5、6个


                回复
                举报|9楼2011-05-27 23:12
                  果断的来看了。哼哼,发现楼主好喜欢截取迟爱的片段扩写啊。
                  小绵羊在心中加分


                  回复
                  举报|10楼2011-05-27 23:14
                    不知如何广州入户怎么办? 户政企业帮到您!!
                    广告
                    我发现R每次的肉都很好看呢,虽然这次只有一点点渣渣。


                    回复
                    举报|11楼2011-05-27 23:23
                      楼主麽的文一直这麽香艳啊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2楼2011-05-27 23:25
                        每次都渣渣不知道洛洛会不会疯掉……


                        回复
                        举报|13楼2011-05-27 23:30
                          还是这种文好啊~~~看月经贴看得好烦
                          LZ加油~


                          回复
                          举报|14楼2011-05-27 23:35


                            回复
                            举报|15楼2011-05-27 23:48
                              求签名档 名字


                              回复
                              举报|16楼2011-05-28 00:31
                                - -没有名字,我给这人套的名字叫李莫延,给这图套的名字叫“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回复
                                举报|17楼2011-05-28 00:45
                                  能不能转发给我吖~~~.....李莫延- -。。。是那个李莫延么。。。。。
                                  邮箱tearlandia@foxmail.com


                                  回复
                                  举报|18楼2011-05-28 07:57
                                    邮件发送成功,话说,我们俩这样歪楼也太欠扁了.....

                                    劳尔,我去自挂东南枝.....


                                    回复
                                    举报|19楼2011-05-28 08:23
                                      楼主多更点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1-05-28 08:34
                                        哇塞……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1-05-28 10:12
                                          表示睡不着在想叔的羊,没有萌点(介货绝对不可以动摇灭羊的心)


                                          回复
                                          举报|22楼2011-05-28 11:10
                                            哈哈 r 的肉我是多喜欢啊!!!肉中带虐!!!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1-05-28 11:44
                                              赞个


                                              回复
                                              举报|24楼2011-05-28 12:04
                                                喜欢这种小短文


                                                回复
                                                举报|25楼2011-05-29 09:53
                                                  http://hi.baidu.com/raulmoro/blog/item/fbf46d54df61d3073b293547.html
                                                  忘记发防吞地址……
                                                  啊……下面继续做神马梦好呢……


                                                  回复
                                                  举报|26楼2011-05-29 12:04
                                                    伪沙一下。我还以为你要更了.....


                                                    回复
                                                    举报|27楼2011-05-29 13:48
                                                      酒吧附近昏暗的巷口,两个推搡的人。

                                                      是Lee。

                                                      和……谢炎。

                                                      我忘了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单独出现在这里。


                                                      Lee像是醉了,后仰着头,靠在墙壁上。他推了一下谢炎,说:“你TM的有毛病
                                                      ?”

                                                      “你才有毛病呢!”谢炎一张口也是大着舌头,


                                                      我正准备走过去,却突然听得谢炎继续说:“你没有毛病,你干吗还挂念着柯洛
                                                      那个混蛋小子?”

                                                      我怔在原地。

                                                      “谁……谁挂念他……了!”

                                                      Lee推了谢炎一下,谢炎停了一会儿,笑了笑,指着Lee:“已经忘记那幼齿小子
                                                      了?嘿,我猜也是,他也够混蛋的,拉拉扯扯不断个干净,而且,听说,你还被
                                                      他揍过几次?痛不痛?嘿嘿。”

                                                      心里恨恨被抽了几下。

                                                      原来在旁人的目光里,我才能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耻,不堪。

                                                      “滚!与你何干?滚,滚远点!”

                                                      是Lee明显动怒的声音。

                                                      我想马上走过去,脸上和身上却都火辣辣的, Lee,肯定不会想见到我吧……连
                                                      我自己都开始嫌恶自己。


                                                      “你干什么?!唔……滚!”

                                                      听到这个,我身体一震,抬头看到不远处谢炎一只手正按住Lee的肩膀,死死把
                                                      他压在墙上,另一只手则摸向Lee的腰,嘴里还不断地说着:“伤口在这里吗?
                                                      痛不痛?我看看……”


                                                      “住手!”一股怒火直直烧上来,我边奔过去边向谢炎吼道。

                                                      可是他们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声音,完全没有看到我。

                                                      我伸出手想抓住谢炎的肩膀,却发现扑了个空。我竟然什么也抓不到。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邪魅的侧脸越来越靠近Lee,我听到他用油腔滑调的声音对Lee
                                                      说:“让我帮你忘记……”

                                                      “混蛋!”我一拳打过去,依旧成空。额头上都是汗,焦躁得开始恐惧。

                                                      “你……”Lee的声音渐渐小下去。他的手臂揽上谢炎的脖颈肩膀,他的唇慢慢
                                                      地与谢炎的重合。

                                                      那一幕,我实在找不出什么形容词来形容我的状态与心情。

                                                      我浑身颤抖着,指甲嵌进手心里,只能说出一个字。

                                                      “不,不……”


                                                      “不!”


                                                      ……

                                                      冷汗流下来,眼前是姣好面容,面色却有些慌乱的airhostess。

                                                      “抱歉,先生。”冰水滴在衣袖上,有些凉。

                                                      我理清喉咙。“没关系,请再帮我拿一杯。”

                                                      转过头,遮光板外的阳光,竟也是同样冰凉。


                                                      下了飞机后我直接就来到谢炎的公司。

                                                      见到他的身影,我看了看周围,劈头直接问:“莫延呢?”

                                                      谢炎愣了愣,像是没太反应过来,半天才说:“哦……你说Lee啊,他身体不舒
                                                      服,来不了。”

                                                      “怎么回事?”我立刻盯着他。

                                                      “怎么回事?你问我?你干嘛不直接问他?我还想问问他呢!”谢炎瞪向我,语
                                                      气亦是不善。

                                                      我不出声,缓了一会,终于泄气般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热茶,喝了一口。

                                                      “谢炎,谈正事吧,待会我还得赶回去。”

                                                      “哟,柯总,突然变那么大牌,连个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这次真的比较赶。”我突然觉得异常疲惫,也懒得多说解释的话。

                                                      “嘿嘿。”谢炎眉毛一挑,看着我笑。我却真的讨厌看到这张脸,别过头去,想
                                                      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谢炎,好好对舒念,不要想其他。”

                                                      “什么其他?这种话你之前说过多少遍了,不嫌烦啊。”谢炎皱着眉头打量了我
                                                      几眼,低下头边掏出手机玩弄着边对我说:“放心吧,不止是小念,就连他哥哥
                                                      我也会照顾得好好的。”

                                                      像被什么刺了一下,我反射性地抬头看他。

                                                      “嘿,哈哈。”谢炎看着我笑:“我说柯大少爷,这是你十分钟内第几次这样瞪
                                                      着我了?要是李莫延在,你这样就不怕被他笑话么?”

                                                      我咬住嘴唇,有些羞愤难耐。

                                                      谢炎终于换回一副正经的样子,靠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下次来S城,就在家里
                                                      吃饭,Lee会在,那家伙肯定也会高兴看到你来。”

                                                      我垂下头,还是没有话。


                                                      离开谢炎公司前,我看到G层的角落里有一家休闲且别致的美式咖啡馆,竟是在
                                                      LA时Lee最喜欢去的那家。

                                                      我走进去,点了一杯他平时最喜欢喝的款式。

                                                      浓郁的味道刺激着回忆也涌上来。

                                                      那时候,我们面对面坐着,他时不时看着财经杂志,时不时被我缠着听我讲那些
                                                      户外活动的有趣见闻。

                                                      然后,有一次我笑着对他说:“嘴角沾到了。”再在他没反应过来前,快速的舔
                                                      了一下他的唇。

                                                      “恩,没想到,很甜哦。”看他错愕脸红的样子,愉悦的逗弄外,还有一种不可
                                                      名状的温火,酝酿着静静烧起。


                                                      现实闪回。

                                                      我接过咖啡,低头喝了一口。


                                                      这一刻,我才知道,那属于真实的味道,原来那么苦涩。


                                                      回复
                                                      举报|28楼2011-05-31 21:48
                                                        以上为(2),囧。纯属恶趣味的梦啊。


                                                        回复
                                                        举报|29楼2011-05-31 21:48
                                                          沙!


                                                          回复
                                                          举报|30楼2011-05-31 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