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7贴子:1,282,359

【双程】happy ending (这次是真的ending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明:虽然这一篇没什么意义^^
毕竟所长姐姐已经开始更文鸟……
不过大家将就看看吧……
这个……能顶一下的就顶一下吧
不沉就继续小剧场……


广告
上帝抽取了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夏娃,亚当看到,高兴的说:这就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圣经》

(时间线紧接着潘多拉的魔盒之后)
  
     陆风出院之后就搬了回来,我无法想象他的真实感受,就像他无法想象我的一样。生活并没
有什么改变,除了小洛这段时间回来的越发勤快了,某种微妙的气氛在生根发芽。像是因为那天
的事情更加珍惜,这也让我微微后悔那天的行为,毕竟,陆风不是我一个人的。陆风不是神经漫
游者里孤独的孩子,人是过去人生的综合,陆风过去的人生不是无牵无挂,一片空白,亲手溺死
他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逃避不能解决问题,更何况,我们谁都没有权利替别人选择逃避。
时间在我们的逃避中缓慢的流动着,我不知道表面安逸的生活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晚上躺在床上
握着他的手入眠,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够贪恋的了。小竟是怎么想的我不清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会挡在陆风前面,用一切赎罪,尽管,我拥有的太少,但是我愿意付
出全部。
     早上醒来的时候是7点,做早饭的时间。小竟开始了公共关系的课程,学的好不好倒是其次
,只要开心,又能够学到东西就好了。小竟最近似乎也在逃避着跟陆风的碰面,出奇的早起,在
陆风起来之前就出门,我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微微有些不安。
“辰叔早”
“小竟起来了。”
“嗯”
“早饭马上就好,你先去洗漱吧”
“嗯”

早饭很平静,像是每一个早晨那么压抑的平静着。
九点的时候,陆风起来了,没戴眼镜的样子比平常更加温柔。吃过早饭,陆风开始整理外套。
“今天要出去吗?”
“嗯,今天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要出去一趟。生意上的事情。”
“中午回来吃饭吗?”
“中午可能回不来了,晚饭在家吃。”
“好”
送他到了楼下,看着车的影子慢慢变小消失,我回头走上楼。
中午只有一个人吃饭,所以准备不太费力,所以开始收拾。陆风不太喜欢家里有无关的人晃来晃
去,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我在做家务。当然我喜欢,仿佛这样多为他做一点可以多补偿一些我们失
去的时间。我们已将没有时间可以哀悼,所剩不多的余生不得不抓紧时间相守。床头柜上放着的
是他平日里看的杂志。他毕竟是一个大世界里的男人。随手拉开抽屉,里面躺着一份报告,纯英
文,唯一能认出来的是hospital,后面便是大段大段认不出来的英文字符和图表。我一下不安起
来,他有什么没有告诉我吗?

一整天都很不安,午饭也没有心思了。
终于盼到了傍晚,门边响起了钥匙声。我按捺不住冲到了门口,打开了他还没有来得及的木门。
“辰叔今天好热情啊”
原来是小竟,我微微失望。想了想,“小竟,晚饭已经好了,你今天自己吃可以吗?”
“可以,但是辰叔你要去哪里”小竟似乎略略有些不满
“有一些事,晚上不一定回来。”
“哦”
我逃也似的关上门,我始终无法坦然的和陆风在小竟面前说话,只好出门了。

看到银色的布加迪车头的时候,我几乎是扑了上去。
“你怎么了?”陆风也有些慌张。
“这是怎么回事?”我失神的抓着那份报告质问。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他困惑的表情又重复了一边。
“要收购医院的介绍,这个行业现在利润率很高,怎么了?”
“我以为……”像是按了一个开关一样,我在如释重负中带了一点羞恼。
“你瞎想了?”陆风一脸挪揄的笑,“出去吃顿饭吧……”
“不用,家里……”还没有说完就很以吻封缄了。
“给你压压惊啊,”陆风捂住了我的手,“你能这样我很高兴。”

晚餐很好,不是饭菜什么的,只是对面那个人很让我安心。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就有些
疲惫。
“走吧,早一点回去”
“好”一脸怪笑,哈,又在嘲笑我,这个凶恶的男人总是喜欢在我面前像个孩子,不过真的很温
馨。
陆风伸手按了电梯的向上键,看到我疑惑的表情,笑了一下。“今天就不回去了吧”
了解到他在暗示什么,我的腾地一下脸红了。
“还是这么爱脸红啊……”
电梯很快到了,我们也很快到了房间里。
“小辰进来啊”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1-04-30 02:00
    微微有些发窘,但是还是进去了。
    "洗澡吧"他走进了浴室,我定定神也跟了进去。
    他的外套已经脱掉了,线条完美的上半身luo露着,水珠从他的发梢上滴下,我忽然有些口干舌
    燥。陆风关掉花洒,走过来很自然的开始接吻,熟悉的气味和方式,顺理成章的开始剥我的衣服
    ,当找回理智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消亡殆尽……身上被他涂满了湿滑的沐浴露,随着他毫无
    目标的抚弄,我的呼吸已经渐渐开始粗重。他的手借着沐浴露的润滑,已经渐渐滑行了某个危险


    回复
    举报|3楼2011-04-30 02:00
      的区域,闷哼了一声,他反倒加快了动作。感觉手指的数量渐渐增加,我闭上眼睛等待着他的降
      临,空虚的时间虽然只是短短几秒,不过足够我的意识清明,然后,随着另一声闷哼,他轻易挺
      了进来,我的大脑又一次被占据,感觉整个世界全部变成了黑色的背景幕布,只剩下我们站在中
      央拥有彼此。在他依旧霸道动作中,眼前闪过了一道白光,腿发软,有些站不稳,他便拉起两条
      腿盘在自己的腰上,就这这个姿势把我们放在了床上。在他激烈的运动中微微呜咽着,他稍稍离
      开,让我面朝下趴着,但是,不知为什么我今天那么想要抱着他,执意不肯翻身,他会意般的更
      加抱紧了我。在这样的温暖中,我们一起攀上了yuw ang的高峰。这一夜的情事不知持续了多久
      ,只记得第二天我已经连动一动腰的能力都没有了。


      回复
      举报|4楼2011-04-30 02:01
        “醒了吗?”,刚刚醒来只觉得腰酸背痛,不过看到那张脸就觉得有点幸福。身下湿粘的感觉
        提醒着我刚刚度过了怎样的一个晚上。小辰”,他的微笑,在晨起朦胧的视野里显得有些不真实
        ,“能走吗?”明知故问…重心忽然改变,“我自己可以。”这样被抱着出去,我的老脸真的有
        些挂不住。“趁着能抱动你,要多抱啊!”没由来的觉得辛酸,我们已经不再年轻了,不过也很
        幸福 ,毕竟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大堂里人不多,车子也已经停在门口,所以没有太多尴尬。在
        家楼下,我不禁惴惴,小竟应该不在家吧。陆风仿佛看穿了我的紧张背后的小心思,调笑说:“
        弄得像是害怕被发现一样,有意义吗?”
        开门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惊讶,小竟和小洛坐在地上打银魂,开门的时候真的脸上挂不住了。
        “陆叔叔……”
        “你辰叔扭伤了腰”陆风撒谎还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小竟没有说话,沉默的有些奇怪。不过没有太多时间考虑就被陆风抱进卧室,精神不太
        好,陆风的大手覆上了我的额头。
        “发烧了”
        “嗯”
        “昨晚做的太狠了”
        我稍稍脸红,干咳了一声。
        “今天好好休息,就不要准备午饭了吧”
        “没关系的”
        喝了陆风端来的感冒冲剂,有些困。看着他在桌旁看文件,突然非常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个时候,
        这样一个幸福美满的时刻,未来越是不可测,越是显得现在珍贵。
        “我出门一趟,是上次那间医院的事情。”
        “好”
        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准备起来准备午饭。小竟和小洛在客厅坐的端端正正,不知道在聊
        什么。

        “饿了吧”
        “不饿”小竟像是在赌气。
        我有点奇怪。
        “辰叔你别管他”小洛似乎同样耐心不足。
        我还想说下去,“辰叔你先去吧……”
        那种隐忍的神色让我有些不安,不过我倒是相信小洛,小洛身体里流着和那人一样的血,坚定且
        不所不能。
        “那我做饭去了,有什么想吃的吗?”
        “没什么特别的。”
        转身之前看了一眼小竟,他的脸色还是不太好。
        午饭吃的勉勉强强,气氛古怪。“下午我要出去,晚饭不回来吃。”小竟的脸色很糟糕,“吃饱
        了,我先出门了。”
        “小竟究竟是怎么了?”
        “不知道”小洛脸色不善,“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要不然找Lee跟他好好谈谈,他们比较信任。”
        “不用了”小洛的脸色铁青,自知猜到了雷区只能讪讪笑笑。
        “小竟的事情我会处理,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哦”
        “我晚上也不回来吃饭”小洛没有太多表情“辰叔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只是有点发烧,再吃一次药就好了”
        “嗯”
        中午吃了药有些昏昏欲睡,迫不及待的奔向床就睡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吵闹声,眼皮很重,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到一切出乎预料
        “混蛋”
        我一下吓得精神了——
        陆风站在床前背向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地上不知道是谁。
        “林竟你不要太过分。”陆风声音里压抑着极大地怒气。
        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这样的动作已经超出了我的极限,眼前一阵发黑,下床站都站不稳。
        “陆风”
        “你先闭嘴”陆风的声音造成了一个低气压中心,让人喘不过气,“林竟,你想怎么样,你真的
        以为小辰护着你我就不能动你吗?”
        “陆风你冷静点,小竟干了什么?”
        “他在你睡着的时候吻了你,”陆风压抑着怒气,我听得出他的控制,“我不可能容忍”
        小竟这时突然开口,“辰叔”
        有些无言以对。
        “我去刷牙。”我想这是我能用来表明态度的唯一方式了。
        “辰叔”那个声音有些哀求的成分,在陆风刻意压抑的呼吸当中有些岌岌可危的感觉。
        “小竟,不要这样。有些关系不可能的。”我真的无奈了
        “小辰,这两天先让林竟搬到Lee那里去住。”
        我想反对,但是看到陆风这时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坚持的勇气。小竟死死盯着我的脸,我不得不


        回复
        举报|5楼2011-04-30 02:01
          调转开视线。
          “辰叔……”小竟的声音近乎哀求。
          “还是在外面住两天,大家都冷静一下。”我这能这样为我们辩解。
          屋子里的平静很可怕,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调停,好在Lee很快来了。
          “愚蠢”Lee淡淡的跟小竟说。
          “陆风,我先把小竟带走好了,现在你还是和程亦辰好好沟通一下比较好”
          “好,Lee你先走吧,这两天小洛先住在你那里。”
          “真是给你当了一辈子包身工,现在还要管你的小辈,我真是卖给你了。”
          “没事做说这些有的,还嫌不够乱是不是”
          Lee耸耸肩,硬生生把小竟拖走。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陆风拦住。
          等都平静下来,陆风和我坐在床沿对视着,“想问什么就说吧。”
          “陆风算了吧”
          “算了?你想怎么算了,你是我一个人的,他在侵犯你。”
          “可是之前……”我想要说下去却被他粗暴的打断。
          “小辰,我在你心里究竟算是什么?我的重量远远比不上你的伟大道德感吗?程亦辰,你究竟是
          怎么想的”
          “不要这样说”
          “看清楚你是多么不信任我,把我摆在后面你很害怕吧”
          “陆风”嘴张了又张,我也没能说出什么。
          “你就是这样,我真是怀疑你有没有把我当一回事”
          “我……”
          “陆风”
          “不要喊我,你究竟怎么想我,我真的没有耐心猜下去了”
          我没能思考太久,身上松松垮垮的睡衣就被轻而易举的剥离了。
          “陆风不要”
          他没有答话,只是一言不发的wannong着我的shenti,思考的能力和意志随着他动作和温度慢慢
          消耗殆尽。这是我愈发感到害怕。奋力挣扎着。“停下来”他置若罔闻。只是用脱下来的睡衣捆
          住我的手,剥夺走我自由的反抗能力。混乱中我咬了他,但是听到他的闷哼却不由自主的松了口
          。在简单的扩张后,他cha了进来。一瞬间,痛感席卷了我的神经,一些不堪的记忆浮现了出来
          ,让我忍不住眼泪,一瞬间陆风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恐惧,轻轻地喊了一声小辰,随后回复了之前
          的狂暴的占有。
          这样才能给你安全感吗?我在心里默默的念着。
          咬着床单不想出声,不管是呜咽还是shenyin我都不想听到。他的表情依然那么僵硬,我明白,
          他心里和我一样不好受。在失去意识之前,我模模糊糊的想:只是想要干干净净的爱你,不伤害
          别人,安安静静的爱你,为什么这么难???

          醒来的时候是凌晨3点45,天还没有大亮。陆风保持着占有的姿态压在我的上方。轻轻推开他,
          却发现他还停留在我的身体里。退出来,能感觉到粘稠的液体在慢慢流出。哆哆嗦嗦的穿上衣服
          ,看着浊白的液体从大腿上流下去,有些无力感。扶着墙走到浴室,花洒被我开到最小,陆风还
          在睡,我不想吵醒他。温热的水流安慰着我的神经,帮助我一点一点找回思路。
          一直渴望的生活就此再一次被打碎,我完全无法了解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于小竟,我是一
          个施暴者,一个彻头彻尾的施暴者。他的毫无理由的依恋是从哪里来的?之前的小竟生活不能不
          说是多姿多彩,阅人无数,没有必要对我这样的一个老男人感兴趣。他那种毫无理由的感情让我
          害怕且疑惑,那种毫无理由的感情,映射出来的应该是最深刻的回忆,小竟是从哪里找到的回忆
          ,这样错位的回忆?
          擦干身体,穿上衣服,微微还是有点眩晕。
          慢慢走到卧室的沙发上,远远看着陆风。应该用什么样子的口气对他说话呢?他不是轻易指责的
          人,昨天那一句你当我是什么,我明白,这是他心上的一根刺,那种会随着心脏每一次搏动而跳
          痛的刺,他一定忍耐的很辛苦吧。我的胸口同样被这句话撕裂了一个小小的伤口,不大,但是流
          血是必然的,而且止不住。
          “小辰”
          “嗯”
          他半天没有答话,我慢慢走了过去。陆风还没醒。
          “你要走的话我会把你的腿打断,让你永远走不了。”
          “不会的”我无意识的回答到。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慢慢的描摹着他的轮廓,那个我即使闭上眼睛也能轻易画出的轮廓。


          回复
          举报|6楼2011-04-30 02:01
            他的眼睛忽然张开,我的手还来不及收回来。
            “陆风”
            “嗯”
            “我……”
            “我想抽烟了”
            “嗯”
            很顺从的的弯下腰贴上他的嘴唇。
            他总说我是他的戒烟糖。我总是会回一句这样给你省了多少钱?然后他就会抱紧我。
            吻了一会,他稍稍离开,“我这辈子似乎只有戒不掉你而已”
            “我明白”泪腺维持了他一贯水平,再一次失禁了“陆风,我真的是爱你的”
            “我也明白,但是我没法不介意你把我摆在后面的事实”
            “不是的”
            他还想说什么,我急忙往下说下去。
            “我们是一体的,所以我从来没有把你跟任何人排序过”我顿了一下,不敢看他的脸色,“正因
            为这样所以没法自私,没法把我们凌驾于别人以上,你能谅解吗?”
            “理智上能谅解,感情上不能。”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我熟悉他声音里的波澜,就像是海啸时
            的近海海面,理智的平静下面有极致的力量在流动,一旦遇到海岸就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破坏。
            “对不起”
            “不要紧,遇到了你是天意,你这样也是天意,怪不得谁”
            “陆风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命运”
            “我也不知道”
            反手抱住他,埋首于他温暖的颈窝里,挥霍着我们的温暖。
            “陆风”我下定了决心。
            “嗯?”
            “与其等着小竟想起来再去赎罪,不如我们现在一起去面对这件事情”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有一
            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你的意思是……”他的声音里有些疑惑,但是又似乎带了些期待。
            “我们向小竟坦白吧”
            “……”在他的沉默中,我有些不安。
            “你的意思是我们亲手挑破这个脓疮,看看会不会好起来?”陆风的声音维持了一贯的沉稳,我
            无法判断他的真实情绪。
            “对,伤口只有放出脓血才会真正好起来。”我有些期待。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脓疮还没有到达某个状态之前,挑破它毫无意义。”陆风口齿清
            晰的质疑。
            “我不明白。”
            “你想要把过去给他看,在他还没有想起来之前。”我在黑暗中看着陆风,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
            来的沉着的智慧让我有种安心的感觉。。
            “对”
            “这样固然可以避免他想起生理上的痛苦而抵抗,但是,这样的过去如果由他人来陈述很难以接
            受。”陆风微微拧着眉。
            “为什么很难接受?”我忍不住追问。
            “瞒了他这么久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不奇怪吗?”他的平静让我有些他置身事外的错觉。
            “可是昨天发生了那种事情,这可以算是一个理由吧。”我小心翼翼的提出。
            “正是因为昨天,所以这不是好时机”
            “为什么?”
            “因为已经这么久了,这个时候说出来不是要请求原谅,倒是想要扫地出门。这样小竟的心里会
            更抵触。”
            “我没有这样想”略略有些惊慌,陆风的分析让我觉得我是想要赶小竟出去,但是我发誓,连潜
            意识里面都没有过。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情,他怎么想是他的事情。如果人人都能够体谅别人世界不会这么糟糕。”
            “那是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听他这样说我有些泄气。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沉默的有些压抑。
            “要不然我们一起去接他回来,然后告诉他吧。”陆风说的很肯定。
            “为什么?”我不禁问。
            “给他一个接纳的信号,然后再说出这个事实,他的感觉会好一点吧。而且我也舍不得看你这么
            吊着难受。等事情说出来,要怎么做都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用再这么提心吊胆过日子。”陆
            风的声音有些坚决的温柔,“不管代价是什么,只要我们能够在一起就都不怕。”
            “陆风……”我不禁哽咽。


            回复
            举报|7楼2011-04-30 02:01
              很喜欢lz的文笔呢!!!楼主加油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1-04-30 06:00
                顶个 楼主你终于回来写文啦 抽打 好多日子不出现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1-04-30 08:18
                  亲一下小辰....跑开


                  回复
                  举报|10楼2011-04-30 12:44
                    广告
                    不管多少人不喜欢他们,我还是被他们的爱深深触动。


                    回复
                    举报|11楼2011-04-30 13:44
                      他俩的感情。。。无限感动~~~


                      回复
                      举报|12楼2011-04-30 14:43


                        回复
                        举报|13楼2011-04-30 16:13


                          回复
                          举报|14楼2011-04-30 16:15
                            “小辰,我只希望你好过。”陆风的眼睛在黑暗当中有一种奇异的光,紧紧抓住了我的全部心智和灵魂。
                            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紧紧抱着他,“结局是什么无所谓,我们在一起就好了。”他的声音让我镇定。
                            “今天我们去跟Lee见一面,他和小竟呆的时间最久,应该会比较了解,然后回来考虑一下,尽快做这件事情吧。”陆风发着号施令,我乖乖听着,很安心,真的。
                            “我去做早饭。你再睡一会吧。”
                            “不用,我陪你。”说着就站起身。
                            我明白这也许是我们最后的平静时光,我讶异我不是特别紧张,甚至有一种微微的兴奋感,这是我们第一次共同面对一件事情,我们第一次插手对方的人生。我相信,我们的诚意可以感动上天,至于能不能感动小竟,这我没有把握,唯一可以确定,相爱,相守可以给人最大的力量。

                            吃过早饭,在洗碗的时候,隐约听见陆风在客厅给什么人打电话,想想是Lee。出来的时候,陆风在看报纸。“好了吗?”
                            “嗯”一边解下身上的围裙。
                            “你这个样子很居家。”他调笑一句。我也笑。
                            “Lee很快就到,你想想看要问些什么。”陆风的神色恢复了那种一贯的沉稳和睿智。
                            “小竟是不是有过喜欢的人吧。”我回答。
                            “嗯,我也觉得他对你的感情可能跟他以前的经历有关。”陆风正色道。
                            “我记得他喜欢的人是文扬?你好像提过。”提起这一段,气氛陡然降了下来。
                            过了半响,陆风回了一句,“只是住在一起而已,我不知道发展到什么地步。文扬曾经为了护着他打了我,不是亲密的人不会冒这个险,但是如果是很好的朋友也不是不可能。”
                            “嗯。”
                            “他的之前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也该问一问。”
                            “对。”
                            在我们讨论的时候门铃就响了,Lee到得很快。
                            陆风起身去开门。Lee显得有些疲惫,似乎睡得不太够。
                            “小竟折腾了一个晚上想要走。我们拦的半死。”Lee的声音中情绪的波动不超过10%,“你们要快一点,柯洛一个人在家可能招架不住。”
                            “先说文扬和林竟的关系吧”我看不见陆风的表情。
                            “同居”Lee的回答很干脆,“以前是一对的样子。”
                            我的眼前一片发黑,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我还是没办法保持镇定,无言以对。
                            看见我的失态,陆风接着问下去.“小竟以前跟着你过。”
                            “对”,Lee依然坦诚,“小竟从小放养长大,没什么归属的自觉。倒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不是问这个”陆风接着说,“根据你的了解小竟有没有什么特别怕的或者关注的?”
                            “没有这样的,小竟性子比较飘,没什么特别的,也不过是享乐主义罢了,从来也没什么人管过他。”Lee的声调平平,但是我却有些伤心,小竟这些年真的很孤独吧。
                            “所以林竟的私生活比较混乱吧,没办法安定下来就这样把生活填满?”陆风总结的很到位。
                            Lee笑了一声,“你倒是了解的很。”
                            我大概明白Lee话里有话,望向陆风,他的脸色还好,他也望向我,我笑了一下,示意没事。
                            “小竟是嘴上不在乎,但是心里很介意被遗弃,对吧?”我问的有些忐忑。
                            “可以这样理解。”Lee回答。
                            “所以如果存了依靠的心就会把一切都交出去?”
                            “他确实是容易走极端的性子”Lee平静。
                            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一张跟文扬相似的脸,给了小竟最初的错觉,然后接下来的相处加深了这种依赖的错觉,所以才发展到这个地步。
                            这个时候Lee的电话突然响起来,Lee接了电话,脸色一变,回答了一句马上回去。
                            “林竟反抗的厉害,柯洛怕是一个人应付不了,我要马上回去。”Lee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波涛。
                            “我们一起去”说话的人是陆风。不禁讶异的看着他。
                            “今天就去解决。”
                            坐在去Lee那里的车子上,我还是有些微紧张,不知道到时候要面对什么。一路上陆风都抓着我的手,掌心温暖而干燥,跟我额冰凉汗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不禁羡慕起他的临危不乱。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他问了一句:“都准备好了吗?”


                            回复
                            举报|15楼2011-04-30 21:52
                              “嗯”我狠狠的点头,给自己也给他打气。
                              但是我真的没有料到事情是这个样子:
                              小竟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没有错,水果刀,最常见的那种,但是依然有不可估量的破坏力。小洛站在不远处,在我脱口而出的惊叫之前,Lee先吼了一句“林竟你想干什么?”
                              “没有干什么,不会伤害谁的,无非打算自残罢了。”小竟居然还在微笑。
                              我的眼前一片黑,之前的所有筹划全被打乱,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林竟把刀放下,你应该知道你能够达到的自残程度我们都可以救回来,这样的挣扎没有意义。”陆风保持了一贯的压迫感。
                              “是吗?不妨试试,要不然放我出去,要不然我试试?”小竟没有看我,而是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陆风,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竟。
                              “小竟……”我忍不住喃喃地说。
                              小竟没有看向我,而是笑出了声,“辰叔,刚开始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可是我现在最恨的就是你。”
                              “为,为什么?”我惊讶的没法说出完整的句子。
                              小竟没有回答,朝我笑了一下,是把刀子扎进了自己的胳膊,开始慢慢往下拉,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几步冲上去,想要夺下那把刀,狂乱之中,我感觉到手背上一阵冰冷,然后是一种灼热的痛楚,一下放开了手。小竟显然也有些慌乱。陆风趁机夺下了那把刀,劈手就给了小竟一个耳光。
                              “陆风,你不要……”
                              “手怎么样?”陆风的眼神有些凶狠。
                              在这个时候小竟抓到了空挡夺门而出。
                              “小洛!”
                              离门口最近的小洛拦住他,遗传自陆风的力量不可小视,但是这个时候的小竟的力气大的惊人,甚至甩开了小洛的手。我也顾不上手,跟着小洛冲下楼。在楼梯上听到了一个凄厉的刹车音。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到了楼下我一下呆住了:
                              小竟躺在路边,旁边是一辆轿车。
                              眼前一片发黑,天空中似乎降下了无数黑色的石头,全数砸中了我。最后听到的是陆风的声音,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素白,陆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到我醒来便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我这是怎么了?”我想要撑起身体但是却因为牵动了伤口而种种跌了回去。陆风伸手把我扶了起来,小心翼翼的。
                              “是心脏,你有心脏早搏记得吗?如果情绪变动太大会昏厥。”陆风镇定但温柔。
                              “小竟怎么样了?”迫不及待的问出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陆风的脸色一下就黑了,不过还是耐心回答,“车祸没什么,只是皮外伤和一点轻微的脑震荡,没什么大碍。我已经派人看着他了。”
                              我舒了一口气,随即又担心起来,“陆风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谁能知道呢?事情的发展不在任何人的掌握里了。”陆风的笑容里带着某种自嘲的意味。
                              “我想去看看小竟。他还在医院吗?”
                              “嗯,随时可以去。先做一下检查。手还疼不疼?”
                              “不太疼。”
                              “缝了5针,可能以后会留疤。现在会胸闷吗?”陆风的口气里有不满也有心疼,顺手执起我的伤手,眼神里面的温柔甚至可以触摸的到。
                              “都还好。”顿了一下,“陆风。”
                              “嗯”
                              “我很害怕。”那种寒冷的感觉又一次回到了我身上,鞭打着每一个神经末梢,那种冰冻的感觉很可怕,让人的思维连带反应一起迟钝。
                              陆风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抱住我,没有说话,在脖子上烙下一吻,那种不带情欲的吻,反倒更让人沉溺。


                              回复
                              举报|16楼2011-04-30 21:52
                                s


                                回复
                                举报|18楼2011-04-30 21:53
                                  分量真足 哼唧-v-


                                  回复
                                  举报|19楼2011-04-30 21:55
                                    双程的文很少啊,楼主写得很好,加油!! 俺会一直跟进的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1-04-30 23:24
                                      车子平稳的停在医院的楼下,下车的时候,我的掌心微微汗湿,我克制不住的发抖,陆风拍了拍我的肩膀,像是某种安慰。
                                      走到病房的那段路很长,一切过往都压在这一路的脚步上,每一步都是艰难。走到病房门前我已经一身汗了。门被打开,陆风先踏了进去,我也跟了进去。护士正在为小竟做伤口的日常检查和处理,看到我们,便加快了手中的速度,然后沉默的退出去。陆风走到了小竟面前,淡淡的说:“问吧。”
                                      小竟没有抬头,也没有答话。气氛沉默的有些诡异。半响,有声音响起,却是陆风,“如果你不问我就直接开始说。”
                                      “我们在30多年前认识,那个时候小辰11岁,我15岁。”陆风平静的叙述着这个故事,“三年以后确定了关系。后来被迫分开,然后重逢。那个时候他22岁,我26岁,然后两年后我们分开,然后我失去了一切。”陆风笑了一下。“然后创业,在小辰40岁的时候我们再一次重逢,我想要报复他,然后借用了你的身体,这是前因后果。”
                                      我了解,这是陆风对别人能够做到最大的让步,这样平静的解释是他的极限。
                                      小竟果然抬起了头“那么你跟我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是我的错。”
                                      “那么你想表达什么?”小竟的口气很平静,是我无法理解的平静。
                                      “冲着我。小辰没有想要遗弃你的意思,你可以尝试理解。”
                                      “真对不起,”小竟居然笑了,“我无法谅解。”他忽然转向我,“我希望你愧疚,既然你是因为愧疚收容我,之后再抛弃我,那么我希望你被愧疚折磨。”
                                      头晕目眩,我说不出话。
                                      “我真不明白,林竟你的恶毒是从哪里学来的。”陆风的声音里有一种压抑着的怒气。
                                      “我也很好奇。”小竟的笑容烫伤了我的眼睛。
                                      “原谅的价码是什么?”陆风的样子活像是在压迫商场对手,在这样的气场下小竟却不为所动,这样的平静之后隐藏的力量——仇恨的力量——让我不寒而栗。“如果说是你死你会去做吗?”小竟依然保持着笑容望向陆风。
                                      “小竟……”我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辰叔,你抛弃了我呢,你知道,一个人在很冷的地方不可怕,但是被从温暖的屋子里推出去才可怕,你改变了我之后再扔掉我,我是恨你,”小竟的声音甚至算不上激动,顿了一下,补充,“真的。”
                                      一瞬间,整个世界忽然暗了下来,一下子站不稳,仓皇喊了陆风。
                                      “怎么了?”
                                      “好像看不见了”,我害怕了起来。感觉陆风在我面前挥着手,但是却没法动动眼珠。然后听到陆风惊慌的喊声“叫医生,快!”
                                      医生到得很快,我感觉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我的脸上运动。一番折腾后,一个陌生的声音说:“生理上没有问题,是心因性失明,受了太大的刺激。”我觉得像是被扔进了深海,水压和低温一起作用在我的神经上,让我无所适从。
                                      在检查的过程中,谁都没说话。离开之前陆风说“你想要这个效果吗?”
                                      “我也不知道。”小竟的声音中没有情绪上的暗示。


                                      回复
                                      举报|21楼2011-05-01 22:09
                                        为什么...倒霉的永远是小辰


                                        回复
                                        举报|23楼2011-05-01 22:40
                                          紫薇,紫薇你肿魔了
                                          紫薇,紫薇你别这样


                                          回复
                                          举报|24楼2011-05-01 22:42
                                            “你想要这个效果么?” 难道不能happy together?不过或许报复在小辰身上确实比在boss身上要好一点吧…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1-05-02 03:53
                                              “走吧”陆风抓住我的手慢慢引导着,我们缓慢的移动着。
                                              平路然后是楼梯,我害怕极了,用全身的力气抓着陆风的手,感觉他环住了我的腰,然后轻轻安慰着“没事的,会好的。”
                                              感觉进了一间屋子,“这段时间都住在这里。”陆风恢复了一贯的镇定,“既然是心理上的问题,一定有办法解决,我们找最好的咨询师,很快就会好。”
                                              我别无选择的点点头。陆风陪着我枯坐到了晚上,没有吃饭,甚至没有动过。睡觉前他替我洗了澡,然后换好衣服,并排躺在病床上,在被子下,他握着我的手,“晚上要做什么就摇醒我。”
                                              这是我们今晚唯一一句话,这使得我不得不以十二万分认真回答了一声嗯,然后说晚安。感觉他吻了我的前额,然后躺下,安静下来。
                                              这个晚上谁也没有睡好,但是谁也没有说话。

                                              醒来的时候身边是冷的,我忍不住有些害怕,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甚至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我听到了一个声音,“爸爸。”是文扬的声音。
                                              “文扬?”
                                              “是我,爸爸”,文扬抓住我的手,“事情我都知道了。”
                                              “小竟的事情……”我的语言能力无法表达出我现在的愧疚。
                                              “爸爸,我没有怪过你。”文扬还想接着说下去,但是我制止了。我明白,对于他而言,罪责都在陆风,所有人的悲剧和错误最后都会归结到他的身上,但是我明明白白的了解这里有我一半的责任,当时如果能够坚持,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悲剧,不会有卓蓝空掷的一生,文扬和小竟的分隔,以及小洛痛苦的童年。可是,我这样一个废人,一事无成的一生,我该拿什么补偿呢?
                                              “文扬,谁都不想这样。”斟酌了半天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我看不到文扬脸上的表情,无从去猜测他现在的心情。听到另一个脚步声,然后是文扬站起来的声音,我猜应该是陆风。之后听到他们冷淡的互相打了招呼。
                                              “我先回去了。”文扬的声音。
                                              “这么快就走了。”虽然知道这样的话毫无意义,但是还是忍不住说出来,如果人少,文扬就不愿意和陆风共处一室,更何况又只有关系尴尬的我们三人。
                                              “嗯,行李都还在外面。”文扬回答。
                                              “路上小心。”只能这样讪讪的补一句罢了。
                                              陆风还是没有说话。
                                              文扬走后,病房里只剩下陆风和我无话可说坐着。
                                              “刚刚约了医生,试一下,应该很快能好。”陆风声调平平。
                                              “嗯。”这样的气氛下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治疗师来了又走了,我的世界依然没有开灯。临走时给出的建议是消除压力的源头,我在心里默默苦笑,如果是能够消除,我们何苦纠结如斯呢?文扬来得很少,略坐一会就走了。陆风这段时间愈发显得忙碌。有几次早一些醒来身边已经是凉的,然后一段时间以后他会回来,这让我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去问。这几天没有敢去看小竟。陆风说要是我再聋了就太可怕了,我没有笑,但是也没有勇气去看小竟。
                                              晨起,能感觉陆风的体温在旁边默默的盘旋,手还在他手里抓着,我一动他便有了感应。
                                              “醒了?”他的声音是我在黑暗中唯一能够依靠的航标。
                                              “嗯。”
                                              洗漱之后,吃过早餐,陆风忽然扶住我的腰,然后是嘴上湿润的触感,一个早餐吻,但是今天却格外的深而炽热。终于稍稍分开,我深深的吸气,听到他说“今天有事,我叫了小洛来陪你。”
                                              “嗯,”迟疑一下,“早点回来。”现在没有他的时间我都无法安宁。
                                              “好,小洛一会就来。我先出门了。”陆风回答。


                                              回复
                                              举报|26楼2011-05-02 22:16
                                                支持。写得很好。

                                                其实陆风很可怜。小竟更可怜。让小竟有个好结果吧!!!


                                                回复
                                                举报|27楼2011-05-02 22:42
                                                  啊,时间会慢慢改变一切的,曾经张牙舞爪青春着的小辰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1-05-03 00:52
                                                    今天晚上在家里看到一只大蜘蛛,巴掌样大,拍死未果后不知跑哪去了,惊魂未定,今晚就不要想睡了…唉,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蜘蛛,难熬的一晚上还好有小辰和陆风陪伴我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1-05-03 00:56
                                                      开始脑补《会有儿子替我爱你》的故事...压灭地QAQ


                                                      回复
                                                      举报|30楼2011-05-03 21:15
                                                        傲娇少女都会变人妻的~万水千山总是情!


                                                        回复
                                                        举报|31楼2011-05-03 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