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51贴子:1,279,356

【迟爱伪古风】杨柳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拜度娘,李总万受无疆~~~~


相关推荐

为企业提供完美网络存储服务器解决方案,提供上门安装-技术调试 synology群晖昌讯电脑官方授权总代
广告
陆风十岁那年姐姐抱回家一个小肉球,那是姐姐痴恋一生的男子的儿子。他姐姐还是个黄毛丫头时便对那个男子一见钟情,十多年来,那男子却对她的付出视而不见,为了一个邪教的魔女去死不说,还留下这么个拖油瓶给待字闺中的姐姐。所以陆风对这个小子毫无好感。

“小风,你还在磨蹭什么?快来啊!”看着自家的姐姐满心期待,陆风不忍再伤姐姐的心,慢慢地迈开步子,极不情愿地挪过去。

虽然是个惹人厌的存在,但陆风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娃娃,蒲公英一般的小脸上嵌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面闪着夜晚明星一样熠熠的湿润而纯真的水光。

小娃娃转过头,看着人见人怕的混世小魔王陆风,竟没有一丝畏惧,倒是主动伸出粉嫩的小手,抓住陆风的衣袖,舔着脸冲他傻笑,活像朵大葵花,看得陆风直窝火,刚生出的一点好感瞬时被烧个精光。

一旁的姐姐见状乐得很,忙对陆风说道:“看小莫延多喜欢你啊,你这个小叔叔也要像个大人,和他好好相处,多多照顾这个小侄子。”

谁要理这种傻瓜?陆风偷偷地腹诽。


回复
举报|2楼2011-04-28 20:41
    此篇不谈爱情,只讲故事。

    写到哪算哪~~~万一坑了表pia我

    应该不会的,小田此生最恨坑!!!


    回复
    举报|4楼2011-04-28 20:43
      葵花叔~【噗~


      回复
      举报|5楼2011-04-28 20:45
        叔侄养成恋童神马的……
        小田乃这篇这么萌的设定怎么可以没有耐情……耐情?!
        好吧没有就没有有奸情就行~


        回复
        举报|6楼2011-04-28 21:00
          喜欢听故事,题目啥意思?


          回复
          举报|7楼2011-04-28 21:03


            回复
            举报|8楼2011-04-28 21:14
              是不像《意料之外》那样一板一眼的讨论爱情~~~


              回复
              举报|9楼2011-04-28 21:15
                温庭筠 杨柳枝其二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我觉得“玲珑骰子”的设定最适合叔了~~~



                回复
                举报|10楼2011-04-28 21:18
                  叔是解语花啊。。噗 等你讲故事


                  回复
                  举报|11楼2011-04-28 21:20
                    MT4外汇清算对冲系统开发,助经纪商减少交易风险,司通科技1对1高端专属定制 ——司通科技专业金融软件开发商
                    广告
                    那叔是不是要叫陆风“陆叔叔”= =
                    这种莫名的诡异感= =


                    回复
                    举报|12楼2011-04-28 21:32
                      陆风不喜欢李莫延,非常不喜欢。

                      十多岁的陆风正是和邻里的顽童天上地下胡乱疯闹的年纪,带上这么个小了八岁的尾巴,自是不便。陆风三番五次的驱赶全然无用,只能背着李莫延偷偷地溜出玩。可是不管多么小心躲避,这个笑得十分狗腿的小尾巴都能黏上来。

                      周围的伙伴显然是不满意有这么个拖后腿,渐渐地生了疏远陆风的意思,陆风自是焦急,却又束手无策。


                      这日,杭州城里要来个响当当的花魁,名唤“小飞燕”。传说此女子不仅面容娇好,身材袅娜,更是有一身精妙绝伦的舞艺,舞起来如风拂杨柳,又如燕飞翩跹,有万种风情,比汉宫飞燕也不会差上分毫。

                      “小飞燕”未到杭州之时已被传的神乎其神,众人早已翘首企盼。今日她尚未抵达,杭州城已是万人空巷,男女老少纷纷赶到“花满楼”专为“小飞燕”搭建台前,只为第一时间一睹佳人风采。

                      陆风一伙儿定是不会错过这一盛事,早早地占定了靠前的好位置。等了大半日,直到掌灯时分,美人才慢慢地出来。

                      美人穿着镶有金丝的华服,面对台内,只留给众人一个异常华美的背影。琵琶声响,美人缓缓地抖开长袖,犹如彩凤展翅,华彩四射,伴着节奏不急不缓的扭动腰肢,灵动如乳燕,曼妙如飞仙。节奏加快,美人彩袖张扬,细腰旋舞,长裙像怒放的牡丹,向四周骄傲而矜贵的绽开。乐声渐渐归缓,美人的身影定格在她创造的灵动之中,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令人回味无穷。

                      一曲舞毕,众人已是惊艳,连美人何时下台都未觉察。陆风亦是沉迷其中,难以自拔,转头瞧见身边的李莫延亦目瞪口呆望着台上。陆风忽而心生一计,蹲下身亲昵地抚着李莫延的头,第一次用柔软的口气问道:“莫延,你喜欢小叔叔吗?”

                      小人儿望着他,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小叔叔可喜欢这个姐姐的舞蹈了,既然莫延喜欢小叔叔,就去学这样的舞蹈跳小叔叔看好不好?”

                      小人儿的头点的更用劲儿了,眼角弯弯笑得像春花一般动人,比台上的美人更胜出几分。


                      回复
                      举报|13楼2011-04-28 22:01
                        叫小叔叔就好了。。。

                        这是我的萌点


                        回复
                        举报|14楼2011-04-28 22:02
                          混蛋呐
                          他就好掰弯三观不成形的小正太这口
                          穿越几百年还是一样


                          回复
                          举报|15楼2011-04-28 22:15
                            风哥要养出个妖孽出来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6楼2011-04-29 00:00
                              哈哈,这一世叔好巴着BOSS呀


                              回复
                              举报|17楼2011-04-29 00:05
                                16L+1

                                boss 乃以后要为这么随意的找个理由把叔支开 付出惨痛滴代价滴



                                坐等小田田讲故事~


                                回复
                                举报|18楼2011-04-29 08:38
                                  这一次陆风是要养出个极品妖孽出来啊···


                                  回复
                                  举报|19楼2011-04-29 09:20
                                    啊咧!?叔侄禁忌文!?bl党亢奋撸过……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1-04-29 09:49
                                      李莫延当真把陆风的话放在心上,当夜便向自己的姑母,陆风的姐姐讨一个能教他舞蹈的师父。陆婉之一向宠溺李莫延,对他有求必应,隔日便请来杭州城最有名的舞师教导李莫延练舞。

                                      陆风倒不在意李莫延练得如何,心念只要能甩掉这个小尾巴便好。这么一折腾,李莫延每日除了念书还要练舞,没了时间追着他,正遂了陆风的心愿。

                                      李莫延练了约半月光景,一日正逢陆风无事,他便爬到李莫延练舞的窗前偷看。陆风没想过练个舞蹈竟是这般折腾人,小小的人儿噙着泪水在师父的训斥和抽打中,把身体扭成陆风看了便觉得痛的形状。陆风心中有了一丝动摇,但转念一想若是让李莫延放弃,这小子又要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便打消了念头,转身不知去哪里疯去了。


                                      光阴迅速,春去秋来岁月变迁,不觉已过去十载。陆家父母去世的早,一直由陆婉之代为操持府上大大小小的事务。两年前,陆婉之着手将陆府的生意交与陆风打理,陆风虽是生性顽劣,但做起正事来毫不含糊。现今陆风以及加冠之年,对府上的生意已是得心应手,陆婉之盘算着给陆风娶上一门正室,好让他早日成为陆家正正经经的当家。

                                      挑来挑去,陆婉之相上了城南柯员外的独女柯书柔,便聘了媒人前去说媒。陆、柯两家门当户对不说,陆风神采英拔,书柔端丽冠绝,也算是才子配佳人,媒人没有费多少力就定下这桩亲事。

                                      陆风自己对这桩亲事不甚在意,该疯的疯,该玩的玩,一点要当新郎官的觉悟也没有。但陆家大大小小却把这事当成陆府头等重要的大事,从定亲之日便一直在忙碌,粉墙、刷漆、换家具,只差没把陆家宅子拆了重建。

                                      婚期在即,陆风却从友人处喝得微醺,跌跌撞撞地回到府中。一进门便听见李莫延的琴声,不像往日那般行云流水,哀婉凄切像是有什么心事。

                                      陆风这才忆起李莫延这小子已有数月未曾来烦他,这倒是件难得的稀奇事,便移步后院湖畔李莫延抚琴的紫竹台。

                                      李莫延并未注意到陆风的靠近,低着头一下一下地拨弄琴弦,看似专注,又似无心。李莫延年方十二,尚未束发,湖面清风不时撩动他的青丝,缓缓地拂过如雪的肌肤,异常撩人,陆风情不自禁的咽了口水。

                                      不知哪里飞来一只不解风情的鸟儿,惊扰了这如画之景,惹得李莫延抬首张望。陆风这才发现他眼底闪着琉璃般耀眼的光亮,心中一动,莫不是这小子偷偷在哭?这陆府上下还有人敢给自家姐姐的心肝宝贝委屈受?定是被师父责骂了,不敢在人前发作,只好躲在这儿偷偷抹泪。天赐的作弄李莫延的好时机陆风怎能错过,他加紧步伐走上台去。

                                      李莫延听到脚步声,扭转头来,见是陆风,道了一声:“小叔叔”,便没了下文,只咬了下唇低头操琴,却一连错了五六个音。

                                      “屡屡出错,难怪师父要责罚,啧啧,应当再多打几棍,便不会出错了。”

                                      李莫延没有理会,兀自抚琴。

                                      “怎么,一声不吱,是觉得小叔叔教训的不是,心里不服?”

                                      “不是。”

                                      “哼,那便是觉得小叔叔没有资格教训你?”

                                      “不是。”

                                      “哦,那你倒是将缘由说与我听听啊?”

                                      李莫延仍是不发一语,调弦转轸,换了首曲子。这一曲较之上一曲更是悲凉,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连陆风听了,心都不觉软化。

                                      一曲终了,李莫延起身立于陆风身前,垂着头反复地绞着身前的衣带,半晌才开口:“小叔叔可是真心喜欢柯员外家的小姐?”

                                      “喜欢与否倒不甚重要,但娶柯小姐对我乃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可是莫延不想小叔叔娶柯小姐。”

                                      “呵,你不想,你倒是说说为何呀?”

                                      “我……我不喜欢柯家小姐。”李莫延的声音几乎小到听不见。

                                      “哈哈哈哈”陆风大笑道:“你这算是哪门子理由,又不是要你娶柯小姐。”

                                      李莫延满脸涨红,根本不敢抬眼看他。这羞窘的样子在陆风的眼里倒是别有一番风情,他勾了腰扬手捏住李莫延的下颌,逼迫他同自己对视,换了个惯常调戏的女人的语调说到:“你还有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说出来指不定小叔叔就准了呢!”

                                      被这么一说李莫延的脸又红了几分,几乎滴下血来,他慌乱地挣开陆风的钳制,跌跌撞撞的朝自己的住处奔去。

                                      陆风望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回复
                                      举报|21楼2011-04-29 20:56
                                        杀一下……


                                        回复
                                        举报|22楼2011-04-29 20:59
                                          陆叔叔~乃会后悔的……………


                                          回复
                                          举报|23楼2011-04-29 21:04
                                            写的好啊


                                            回复
                                            举报|24楼2011-04-29 21:36
                                              我咋觉得这里的莫延大叔太女孩子气了··不说是个男孩子的话跟个大家闺秀没啥两样啊···


                                              回复
                                              举报|25楼2011-04-29 21:41
                                                他马上要转性了~~~boss要给他最后一刀的说~~~~


                                                回复
                                                举报|26楼2011-04-29 21:51
                                                  BOSS调戏偶家正太叔 让叔将来狠狠调教他家正太绵羊 o(╯□╰)o


                                                  回复
                                                  举报|27楼2011-04-29 22:13
                                                    -0-妖孽是BOSS养成滴


                                                    回复
                                                    举报|28楼2011-04-29 22:38
                                                      光阴似箭,一眨眼功夫便将近陆风大喜的日子。新婚前夜,陆府前院依旧灯火通明,下人们还忙着布置明日成礼的大堂。陆风被姐姐禁足,早早地入了房间,也不知躲在房内捣什么鬼。

                                                      李莫延从陆风进屋之时便在屋外徘徊,时而皱眉,时而咬指,不知为何事烦恼。盘桓大半夜,前院的灯火都渐渐地暗了下来,李莫延才像下定了决心,慷慨赴义般的敲响了陆风的房门。

                                                      “叩叩”两声之后,屋内没有反应,李莫延又皱起了眉,犹豫着要不要走。正待他转身之时,屋内传出陆风懒洋洋的应答声:“谁啊?”

                                                      “是我,莫延。”

                                                      “你半夜敲门作甚?”语气隐隐有些恼怒。

                                                      “莫延有事想同小叔叔说,劳烦小叔叔给莫延开门。”

                                                      “啧”听到房中不耐烦的冷哼,李莫延垂首等着陆风开门,表面上看去一派风平浪静,被袖子掩住的手却不住的打着颤。

                                                      “咯吱”房门发出刺耳的响动,陆风披着外袍,打着呵欠问道:“什么事不能明日再说。”

                                                      “是很重要的事。”

                                                      “那快些说,我明日还够得忙。”

                                                      李莫延闻言撇了撇嘴,“小叔叔”,他依旧没有抬头:“那日在紫竹台你叫我换个理由说与你听,现下莫延已经想好了。”

                                                      “哦?”陆风这才想起一月之前自己在紫竹台戏弄李莫延一事,没料到这小子竟还记着。“那你说与我听听呗。”

                                                      “小叔叔”李莫延忽然抬起头与陆风对视,像是鼓足全身的力气,一字一句地认真说道:“莫延喜欢小叔叔,不想小叔叔与柯小姐成亲。”

                                                      “哈哈哈哈”陆风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笑得颇为不屑,“你喜欢我我就不可以成亲?这是什么道理?小叔叔能娶你吗?你能给小叔叔生个大胖小子吗?”

                                                      李莫延死死地咬着嘴唇,脸色苍白,身体瑟瑟发抖。陆风瞧着他这副样子更是生出一种胜利感,继续讽刺道:“这些还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还没有问过小叔叔是不是也喜欢你呢!”

                                                      李莫延呆呆地望着他,嘴唇抖得已是不能言语。陆风乐到极点,口不择言地说到:“陆府上下我最厌恶你,看见不你如意,我便最欢喜!”说罢便将房门带上,径自睡去了。


                                                      回复
                                                      举报|29楼2011-04-29 23:36
                                                        这个想法不错~~~~


                                                        回复
                                                        举报|30楼2011-04-29 2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