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云吧 关注:66,826贴子:1,478,846
  • 17回复贴,共1

【原创/清明?/FIN】【骸云骸】《枯野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个路过的…对1L十分苦手的路人甲…这样= =(什么

晦涩纠结,各种伤眼OJLLL

以上。


广告

《枯野抄》



他开了云雀恭弥一个玩笑。那是个很古老的笑话,起先他根本没指望云雀会被骗到。当时他在厨房洗碗,云雀在旁边削苹果皮。水开得很大,水声轰隆隆里六道骸忽然想说点什么或者听人说点什么,所以他别过头就冲云雀形状漂亮的右耳大吼:“听说人把耳朵往下拉就会吐不出舌头?”

说完差点手一滑打碎个碟子,咋一下舌头继续收拾,话好像一说出来就忘了,哼着小调照旧洗碗。忽然感觉有人在扯他的围裙,低头一看是云雀的手正蹭着巨型草莓图案——或许是擦。骸顺着那只手慢慢往上看,瞟到水池边小心搁着只削了一半的苹果。云雀一根根擦干净了手指就抬起手臂,打开虎口捏住了耳垂。一秒后往下拉,一秒后吐了吐舌头。

侧面表情肃穆庄重,大概这一类形容词都能用上去。六道骸的惊悚就淹没在思索其中哪个最合适的时间里,回过神云雀已重拾了苹果和水果刀。黑头发二十五岁青年一声冷哼极富尊严。


“一般人连舌头都吐不出来么。”


几十秒后六道骸眼疾手快赶在水满出水槽前关了水龙头,一边关还一边用力心疼水费。云雀拿着苹果就出去了。




“我赌了一把,关于你在不在。”

“然后?”

“赢了。”


随便他怎么说,骸认定这段对话渗透了歪理,却歪得自成体系以至难以反驳。遗憾自己已经过了冲着镜子里的印象徒劳大叫辩驳的年龄,看着云雀以卸人胳膊的技术一个接一个掀沙发坐垫,六道骸叹了气,一爪迅捷潜入衬衫堆,捞出电视遥控板丢了过去。

云雀打哈欠看电视,骸开始大扫除。拆窗帘时太阳光不巧晒到云雀的眼皮,一拐子呼啸着砸上骸毫无防备的后脑勺,大脑蜂鸣往前摔的时候骸险些错觉窗玻璃也被打碎,晃了几圈抱怨着脑震荡慢吞吞爬下了椅子,又慢吞吞拖着脚走到沙发前,却是大幅动作把皱衬衫抱了满怀,又走了。老旧洗衣机哐当哐当开始运转,云雀翘着腿调高了电视音量。厚布窗帘还是半挂半垂趴在窗上留出个三角形日光碎片,像夏天正午一只垂死的蜥蜴

骸回来了,手上还有洗衣粉的气味。他说,让一让。云雀就往左边挪了挪,空出足够三个六道骸并排坐的位置。骸就跳进沙发,想了想又干脆躺下来了。脚好像踢到什么东西也没管,头一偏躲过一只原来套在自己脚上的室内拖鞋,另一只拖鞋同时擦过额头掉到沙发后面。

他摸了摸额头,显然没擦破皮,刚想嘲笑云雀一句你怎么攻击越来越没准头了?才发现云雀一直盯着电视屏幕,根本没看他一眼。云雀忽然不着痕迹往前挪了挪。电视杂音也同步波浪起伏放大,哨音,轰然一地叹息——电视里的黑白球撞上门柱。六道骸吹了声口哨。云雀又不着痕迹往后倒了倒,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反应,视线也没怎么移,眉头却皱了皱。

后来六道骸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脚冰凉,云雀大概已经走了很久,即便躺着太阳光也不烫了。骸打了个哈欠坐起来,脖颈突然一冻,缩着脖子接过云雀递的冰啤酒。对方也不说话,自顾自一通猛灌。骸拉开拉环幸灾乐祸想大概又输了。联赛开始以后不知道第几场。这样想着心情就轻快起来也猛灌了一口。呛了一下,咳了半天,好不容易缓过气,又打了喷嚏。


“果汁喝太多不会喝酒了?”


云雀居高临下看着他。骸严肃观察了他的表情,有点遗憾云雀的黑眼睛忽然又有点眉飞色舞的神色了。就又收腿坐起来重开电视,干脆利落道感冒了,刚才。

频道调来调去都是晚新闻,骸仰头看了墙壁上的圆盘钟,掐指算自己下午睡了四小时。本来脚就发冷,一会儿过后更好像全身热量都散光了。他正要蜷缩起来,又差点打喷嚏,忽然有人抽调了他左手的啤酒罐,塞了个杯壁过烫的牛奶杯进来。他默默骂了一声赶忙两手一同握住了(考虑到洒了牛奶洗沙发套的还是他),没看到云雀一仰脖子,满不在乎把他的残酒一饮而尽。



回复
举报|2楼2011-04-05 23:54


    云雀这次来的样子像个离家出走的中学生,又像是高级幻象。走到距门槛三米处六道骸才排除了后者的可能性。接着那个宛若幻象的云雀抬头,黑眼睛像月夜里抽出的一把匕亾首。没人讲话。他走过云雀身边把钥匙对进锁眼。关门不是他动的手,也不是风。

    迅速换完拖鞋的云雀注视着他翻找毛绒拖鞋,不耐烦开口:


    “你家电视在什么地方?”

    “……不是你买了喊人抬进来的吗。”


    缘由特别简单,云雀用一连串简单句就解释清楚了:回家后发现自家电视机坏了。草壁放假。晚上有不能错过的联赛第二场,德国对巴西的。认识的人里他家(电视机)最近。所以来了。所以你得让我住一晚上。

    接着就住下了,直到今天。基于对云雀恭弥的理解,六道骸原以为他会提着拐子杀进主办协会办公室砸烂几个古董花瓶后发号施令在某某日(新电视机送达日)前不许开赛云云,一经想象类似情景就活生生走动起来,每个细节都鲜活地简直要人哑然失笑。云雀来的那天他出差回来。骸庆幸这点使他的门和墙壁得以保全。

    晚上又有一场,为此晚饭也被马赛克跳过,云雀准时坐上固定位置,骸扎了块头巾继续下午没干完的大扫除,哈欠连天拖着地。弓腰经过电视机前还要躲闪飞来的拖鞋、空罐头,接住玻璃烟灰缸,骸几乎开始考虑学习电视剧里的中年妇女跪坐姿态用抹布擦地。一不小心直着腰走过电视机——瞬间暴涨的音量从音响里爆炸出来,骸来不及捂耳朵一手抓起之前丢过来的一个空铝罐头砸过去,那罐头在半空中和另一个罐头对撞掉在地上,罐口溅出几滴不带气泡的液体。

    拖地第三轮走过电视机前,忽然就没有东西砸过来了,骸试着把腰直起来,接着笔直站起来超过了电视屏幕,他又站到屏幕中间,还是没反应。回过头一看云雀不知何时已经仰头枕着沙发睡过去了,嘴角还略微有点透明液体。

    ……六道骸丢了拖把就开始找数码相机在哪里。



    结果就因为照片的事情打了一架。骸保护照相机的时候说就因为一张照片拆房子那负责赔钱的彭格列不是要痛哭至死,云雀(半睡半醒)拐子叮当就说那好再赌个别的。结果就以一张照片加上“今晚浴室谁先用”为注又砸了大半家具。本来是要全拆的,骸抢先跳到液晶电视前用三叉戟戳音响,说这个砸坏了一时半会可没有替代品的哦?云雀整个身形凝滞三秒,手肘收起来,老实了。

    事实上,云雀恭弥爱看球使六道骸非常不解,因为他怀疑云雀除了并盛校徽以外一面国旗都认不出来,不,可能认识加拿大的,云雀喜欢并盛超市里的一种加拿大进口蛋黄酱(直到这里骸都没认识到校徽和国旗造成的语病)同时他也不认为看球途中靠着沙发睡着不合理。所以“云雀热爱足球运亾动”对六道骸来说又是一件荒谬却荒谬得自成体系的事,即标准的云雀恭弥式事亾件。

    但赌总是要分胜负的,云雀在浴室门口把骸踹回了客厅。骸也无所谓,又开了啤酒和电视听着浴室的水声想象云雀沾水的黑头发。云雀出来后跟他说了声,不记得他说的是“好了”还是“喂”。骸晃了晃脑袋表示知道了。云雀进房间后十分钟,他进了浴室。

    卧室只有壁灯一点惨淡的光,骸的地铺保持着早晨的凌乱状态积了一层灰。云雀靠在床上戴着眼镜看书。他在门口原因不明等待了几秒,才眉毛摆成钟盘九点十分状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半夜里被踢了一脚,听到云雀的咒骂声。醒来后又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又被踢了一脚,这一脚踢得力道足量目标明确,云雀也不可能被同一障碍物连绊两次。骸极有涵养睁开一只眼炯炯看着他(因为是侧睡状态),云雀就像只失眠扎毛的黑猫,不耐烦道:“你出去。”


    “你睡昏头了?”

    “你在这里我睡不着,空气都浑浊了——你出去。”

    “如果要表达‘我介意到夜不成眠的地步’,其实还有更动人的方式……”

    “我觉得,你需要的是医生。”


    回复
    举报|3楼2011-04-05 23:57
      骸没接话,倒下去继续睡。他认为云雀不知道他其实也是低气压,并且现在因为各种原因除了睡眠不作他想。但他也意识到云雀有本事把失眠症传染给他。所以他爬了起来。黑夜里云雀的样子看不太清楚,他就睁大了自己的两只眼睛瞪着他。


      “我也不介意你先……”


      话没说完云雀已迅速爬回床上翻身躺好,好像对他的话厌恶到根本不想入耳的地步。骸没来得及闭嘴,不得不咽了几口夜晚的空气。云雀瞬间断电般再也没说一句话。骸却莫名清醒得没法再睡着,这让他有点愠怒。


      “所以。”


      他就在这种状态下开口,甚至不知道云雀是不是已经真的睡着了。


      “所以下次你就不要来了吧。”


      就像定期发作的潜在疾病。六道骸已记不得是第几次。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个或几个人。有一天因为某件事你忽然对他们厌恶了就潇洒离开,感觉到自己全无拘束而快乐无比。但一星期后你又因为某件事忽然开始剧烈地想念了,然后又回去。或许一个月后复发,整个流程再走一遍。然后是一年后,三年后,五年,或者十年——就像潜伏在遗传密码里无法摆脱的周期轮回,情感状态极限的藕断丝连。只是会沉淀,而沉淀的结果就像慢性毒至骨髓,只有一个症状,突发的、极限的孤独。

      这让他情绪非常糟糕,因为越发睡不着了,而他其实是很疲倦的。对云雀来讲球赛或找他打架或给他塞一杯足够把手烫熟的热牛奶大概都是想起来就做的事情。六道骸觉得他的停工生活被搞得像挖矿,充满赌博。相比起来云雀只要赌一次他在不在家,这让他更郁闷了。

      荒野上的一棵草比什么都残忍。地狱也好,在旁边睡着的人也好。

      骸站起来准备出去慢跑消耗体力以入眠,一走神脚也绊了一下。他右手顺势一撑床,倒下去时就想这次云雀必醒、一个晚上肯定要报废了,因此是叹息着去撑的。结果手掌触到的却是床单,稍微有一点温度。倒下去后他没再站起来,竖着上身跪在床前,试探着又往前探了探,伸出了一臂。都是空的,带有一点曾有人睡过的温度残余。云雀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边说。就是说,他把靠近地铺的半边空出来了。


      打个比方来讲,云雀的周期是从一秒钟开始金字塔形累加的,达到二十年时人的一生也差不多结束了。而他的周期却是没底洞,没有回档也没法清空。即便慢性毒累积的速度会比云雀缓慢得多,周期也长得多,而他恐怕二十年、两辈子、两百年——如果他还能记得具体年数的话——还会被拴在这轮回中无法动弹。两百年积累下的毒,无论他那时是什么样子,一棵歪脖子树还是一条马尔济斯犬,都会瞬间让他仿佛心脏麻痹,然后拖着标有濒临绝望的银脚链,去找名叫云雀恭弥的解药。


      跪得膝盖有点麻,眼皮开始重了。骸就伸长手去摸有没有枕头,发现有。但他又不是滋味觉得这样直接爬上去睡有点尴尬,所以又跪着踌躇了一下,就抓了床上的枕头和原来地铺上的交换了。然后他慢慢站起来缓缓伸了个懒腰。尽可能轻得侧躺下去。忽然又感觉到枕头有些凹凸——不可能是它的问题。他就把手潜进去。手指茫然地摸到——绷带,以及有点瘪了的纸盒子。


      他不知道云雀有没有枕着绷带睡的习惯,也不知道纸盒子里是安眠药还是准备用来毒杀他的危险物质,更不知道云雀的嗅觉有没有好到能嗅出他肩膀上还没结痂的伤。云雀从一开始就坐在他家门槛上了,像个逃家少年。他从一开始就没准备给出回答。这一连串迫使他接受的现实事件,一连串无解或有无穷解的云雀恭迷式谜团。


      浑身都在酸痛,睡了太长地板,下午还被拐子砸了脑袋差点摔下来,全身都痛,所以分辨不出哪里最痛,还有点酸涩。骸就以这个理由握着绷带闭眼了:爬不起来,没法包扎。


      ——那么下次是两千年后,还是两万年?


      他蓦然觉得鼻子有点塞,可能真的感冒了。




      FIN。



      回复
      举报|4楼2011-04-05 23:59
        先占沙花。


        回复
        举报|5楼2011-04-06 00:05
          我的娘啊看到第一段我跟六道的反应一样啊魂淡= =+

          云雀你在整人么= =+

          好喜欢这篇短文啊,不知道为什么读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就和六道骸一样鼻子瑟瑟的。

          在这里的云雀和六道都好可爱啊我了个咩的有木有搞错【掀桌】

          云雀就是个离家少年啊……看到那个云雀会晓得加拿大国旗的时候我笑了,加拿大很可爱啊那孩子我可喜欢他了【←此人理解错误】

          下一次是两万年还是两秒,六道骸你自己去纠结去吧。

          不给一点空间去解释,这就是云雀啊=v=

          总之好喜欢这篇短文的说=v=


          回复
          举报|6楼2011-04-06 02:27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T口T!!!不带这样卖萌的啊KUSO!!(抱头蹲地)拉耳朵吐舌头还是用的严肃表情那里我是真的笑抽了 丫的你还能再可爱一点吗还能吗?!(捶地、全文都是萌点和笑点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笑着笑着就和骸哥一起纠结起来了otz… 那两只在哪里都可以当作最终兵器啊口胡!盆锅裂的财政赤字就是你们打赌打来的吧啊喂!!平淡生活风甚美!以及被阿雀的生活习惯和爱好戳中红心(鼻血) 话说骸哥你心中的阿雀到底是怎样啊怎样!直接冲进去让人家停赛神马的噗、(捶地 嘛~管他千年还是万年只要六道骸你还存活于世你就注定逃不脱云雀恭弥这个咒的你就认了吧XD、


            回复
            举报|7楼2011-04-06 07:05
              =w=~
              很喜欢雀仔是因为【认识的人里他家(电视机)最近】这种理由才跑到阿骸那里去~
              总算看到一篇不为清明而虐的东西,赚到了=w=~


              回复
              举报|8楼2011-04-06 07:32
                【现实感】←击倒
                完全没抵抗力的细节描写。
                一点点讲的故事,好喜欢。


                回复
                举报|9楼2011-04-06 10:57
                  好治愈
                  果断收藏


                  回复
                  举报|10楼2011-04-06 17:36
                    为企业提供完美网络存储服务器解决方案,提供上门安装-技术调试 synology群晖昌讯电脑官方授权总代
                    广告
                    回复:6楼
                    …马修很萌我也很爱他(的呆毛)!
                    云雀版字典里可能漏写了解释两个字w
                    离家少年什么的还想过让他挂个【失物招领】项圈牌蹲在楼梯口╮(╯▽╰)╭

                    回复:7楼
                    点出来的情节都是我顶喜欢的> <
                    云雀的日常生活太谜团不小心就被我中二化处理了(打死
                    但他一定是煎蛋加蛋黄酱派我相信这点= =(…

                    回复:8楼
                    =X=(…
                    清明节祖宗要上来的,码奇怪的东西怕被太爷们鬼压床╮(╯_╰)╭

                    回复:9楼
                    都是琐碎的事情,那些细节不觉得啰嗦实在太好了T T

                    回复:10楼
                    ☆_☆!


                    回复
                    举报|11楼2011-04-06 19:36
                      嗷好爱这样的文风第一次拿手机看文洒家这第一次值了!!这老夫老妻一样的相处模式是什么好有爱!像磨合了多年,从最开始爱情的甜蜜到令人心安的平静。还有那个有关绷带和伤口的细节,完美地诠释何为默契…总之这实在是太美好了,看了这篇文让夜生活(?)都有了动力w


                      回复
                      举报|12楼2011-04-06 20:39
                        人一辈子总有那么一个或者几个人……像慢性毒

                        ↑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顺便摸一把定春头像和微笑一把蛋黄酱的串场,嗷嗷


                        回复
                        举报|13楼2011-04-06 20:47
                          为嘛两千年?


                          回复
                          举报|14楼2011-04-07 16:17
                            回复:12楼
                            …第一次得到别人的第一次(不对
                            …其实都还年轻算不得老夫老妻还没过七年之痒╮(╯▽╰)╭

                            回复:13楼
                            蛋黄酱是鬼使神差自己冒出来的绝对不是受了啥啥剧组的影响(…
                            ←看它的死鱼眼╮(╯▽╰)╭


                            回复
                            举报|15楼2011-04-08 20:16
                              银酱的死鱼眼总是我想戳瞎的东西【被打】

                              其实挂了招牌不挂招牌都是要被六道骸领回家的啊。流浪猫什么的六道骸其实很爱唉=v=尽管流浪猫回到自己家里后就踹翻了该有的制度反而成了主人。【笑】

                              喜欢云雀丢的烟灰缸。云雀就是无论长多大都是个孩子。我记得了平也有说过云雀即使25岁也是15岁的性格= =+

                              相比之下六道骸就不是了。六道骸本来就比云雀成熟,在水牢里关了10年,应该会长大吧【望天】,不知道凤梨在水里能够长大不【被群殴】


                              回复
                              举报|16楼2011-04-09 14:27
                                回复:16楼
                                凤梨泡十年会变成胶体溶液╮(╯▽╰)╭

                                ——尽管流浪猫回到自己家里后就踹翻了该有的制度反而成了主人。【笑】
                                【阿骸将来会是个好爸爸】的证明吗╮(╯▽╰)╭


                                回复
                                举报|17楼2011-04-09 17:09
                                  回复:17楼
                                  六道不会是个好爸爸会是个好主人【大雾】

                                  不过从他大扫除的地方来看他算是个居家好男人【大雾大雾】



                                  回复
                                  举报|18楼2011-04-12 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