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河贴吧
关注: 344 贴子: 1,662

  • 目录:
  • 个人贴吧
  • 34
    漂泊在外阿里河的亲人们,请留下你们的足迹-QQ,地址,电话.
  • 1
    我的家乡阿里河 俱乐部 每当看到五六十年代的老电影,就会想起家乡的《俱乐部》,便勾起半个多世纪前看电影的往事。 前尘往事成云烟, 繁华三千醉人间。 阿里河当时有两个。一个在《新华书店》北与《图书馆》挨着,是一栋平房,属于林业局的。里面是四条腿的长条木橙,能坐二百多人。我们叫它“小俱乐部”。 另一个就是地方的《俱乐部》也叫“旗俱乐部”。正面朝西,上面有"俱乐部"三个大大的砼字。 中央街路口《鑫磊宾馆》就是当
  • 1
    我的家乡阿里河 沙滩 五.一驱车七十公里来到铜庐。这里山青水秀,景色宜人。 人们携家带口,河边沙滩上,搭起帐篷支起锅灶,安营扎塞。大人们甩钩垂钓,烤肉饮酒。一派优然自得。 大人小孩,看着清清澈的溪水,情不自禁地脱掉鞋子,光着脚下到河里,捞小鱼抓蝌蚪,不时的还有用石子打水漂的,水面上荡起一串串“水漂“。 欢声笑语溢满河滩。 不禁地让我想起了,家乡的山水河滩。 每到夏日人们来到近在咫尺的河滩,露营野炊。 河边成群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 糕点厂》 现在《金鹿市场》以南,青年路以东,巜牧园村生态火锅店》以北地。就是当年《糕点厂》的旧址。 北边一栋正房是做糕点的。 又高又宽的厂房西侧是和面制做车间。东侧是烘烤车间,大大的方铁盘子里,有又香又酥的“炉果”(长方形的糕点),有“青红丝”月饼。还有核桃酥、槽子糕等。 燃料全是木柈子。院子里是一垛垛的木柈子,我们家没少卖给他们木柈子,三块五一米。这也是每个家庭最重要的额外的收入之一
  • 0
    去加格达奇拼车50元,去哈儿滨硬做才93元阿里河出租车是不是价格有点高呀
    梦想 6-15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六公里 阿里河最北边的山头处便是“六公里”。 这里有一座“小森铁”大桥,它距林业局森林火车站六公里。 桥上是一列列装满“原条”忽啸而过的森林小火车。 桥下是滚滚南下的母亲河一一阿里河 西桥头一座守桥人的小屋,后面便是群山,呈人字形排开,一侧沿蜿蜒的河水向北,一侧向西。交汇处东面光秃的山坡上,有一突兀的巨石,形如上山的猛虎,非常雄伟。 虎尾下一潭深水,清潵见底,一块坍塌的巨石伸入水中,如巨龟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镇医院》 现在中央街《金鹿市场》东门对过,也就是《农村信用社》位置就是它的旧址。 虽然它存在的时间很短,也很少有人知道,但它却给我留下了人生的第一个记忆。 那是秋天的一个上午,我跟在妈妈后面,手里拿着纸斗里面装的是一碗都柿,边吃边走,走到《糕点厂》后面,也就是现在的《金鹿市场》,当时是污泥,上面干了下面是软的,一踩直晃悠,着急跑着追赶,结果跌倒。胳膊疼得不敢动,嗷嗷哭。妈妈就带我去了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柳蒿芽 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生长在东北的水边河岸,是深受当地人们喜爱的一种野菜。 它具有降血压血脂的功效,是柳蒿的嫩芽。 是这里的原住民,“三少民族"(鄂伦春、鄂温克和达斡尔)的传统野菜。 端午节后就老了,变苦了,也就过季了。 在很早以前只有原住民采集食用。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小孩们还有一句顺口溜:柳蒿芽架锅沞(za),老太太吃了满炕爬,爬呀爬爬到地上摔掉牙。 还嘲笑:这蒿子怎么能吃呢? 没有理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家乡的美食 六月下旬的杭州,气温己达30多度,是闷热的“桑拿天”。令人头睧脑涨,使人食欲不振。 不由地想起了家乡凉爽的天气,想起了凉爽的美食。 一方水土一方人, 一方山水一方情。 在这里六月底是没有凉爽可寻,也找不到“冷面”的影子。 “冷面”。是家乡“伏天"最受欢迎的美食。 冷面馆、狗肉馆里享用,或家里面自己制作。 市场上买来压制好的冷面,大头菜切成三角块,盐杀好,配上辣椒、葱、姜、蒜味精等调料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高梁果 高粱果,野生草莓。它耐干早,喜光,生长在高岗、路旁等沙石地,是家乡成熟最早的野果。它又甜又香,是大兴安岭野果中的上品。 当它成熟后,远远的便会闻到它那特有的香气。放入柜子里后,香气久久不能散去。 “一道桥”铁路北侧一些高岗处;还有“三叉口”南岸的沙地上,都是我们小时候采集的地。 五月时开满了小白花,六月底就成熟了。那是红星点点连成一片。香气扑鼻。 累累的果实虽然只有手指盖大,但却是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百货公司 每每逛商场、购物城,在那琳琅满目的商品里,总想找找是否有布匹,但始终不见踪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总会不自觉地想起家乡的《百货公司》,想起那柜台上的花达尼、蓝花旗。 曾是昔年辛苦地, 不将今日负初心。 现今凯琦商城就是当年百货公司的旧址。是L形,正门对着中央街路口。南北一趟对过是旗《俱乐部》,东西一趟对过是回《民食堂》,西接《第二副食品商店》。 里面非常大, 那是阿里河的"王府井”。
  • 2
    我的家乡阿里河 三角线 阿里河火车站南货场为旧址。 当时火车从甘河方向来,到阿里河是终点。往加格达奇还没铁路,火车返回调头,要经三角线完成。 路基两侧全是河卵石底的泡子,是哪时阿里河小孩子最旱的游泳场。 大家光着屁股,扒在一尺深的水里,腿蹬手挠的,在温暖的水中,尽情的嘻戏。 之后抬起头,两臂伸直在稍深水里,爬来爬去,装模作样的好像游起来了。 后来全部转移到西大坝的“锅底坑”。 锅底坑 坝起洋旗南边山岭脚下,往
  • 1
    我的家乡阿里河  老喻自驾徒步路上行 2022-05-15 08:59中小学教师,,喻凤江,呼伦贝尔市鄂伦春旗民族职业技高中,旅游领域爱好者 我的家乡阿里河 副食品商店 六十年代阿里河的两个副食品商店。  现在的凯琦商城西边的“加州牛肉面”地,就是第二副食品商店旧址。里面还算宽敝,不卖肉;卖茶叶,糕点和糖等。 记得卖的糖球,没有纸包着,像一个个彩色玻璃球。放在嘴里又清香又甜,但杠杠硬,很难咬碎。  后来关门了,只在西边一间窗户里往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照像馆》 人生如梦,岁月如歌。 在这如梦如歌的岁月里,每个人都会留下美丽的倩影。 童年的时光,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家乡的《照像馆》留下了我人生第一个倩影,留住了我童年美好的回忆。 阿里河现在挨着《民贸楼》的《第一照像馆》,就是当年国营《照像馆》的旧址。 《照相馆》房子很高,摄影庭顶棚全是玻璃的。照相时采光完全靠日光。晴天日光直射下来,相馆内明亮辉煌。如果是阴天或夜晚就不能照相了。 照相机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国营理发店 《被服社》北边是国营《理发店》。 里面五六个理发员都穿着白大褂。 当时男的就几种发型:平头、分头、背头和光头。 我的记忆中没见过女的去理发,也没有烫发的。 岁数大的剃光头,基本上都是由中年男的吕师傅剃,先用推子推,然后,一小圆毛刷在一小肥皂水盒蘸几下,往头上涂满泡沫。随后,拿起剃头刀在一条四指宽的皮带上来回备几下,接下左手扶着脑袋,右手用剃头刀唰唰开刮,整个脑袋被刮的白光锃亮。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被服社 每每走进商城,面对目不暇接的名牌服装,尘封记忆里的《被服社》便被打开。 往事如烟随风去, 岁月无尽述不完。 五六十年代阿里河人们在百货公司几乎是买不到成衣的。只能是买布做。 在家里家庭主妇,修修改改,缝缝补补旧衣服。技术好的就自已剪裁自已做。不会裁剪的,就求列人裁剪好,回家用缝纫机自己做。没有缝纫机就到有的家去做。 家庭就是一个小“被服社”。 再就是去国营《被服社》去做。 现在金鹿市场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家乡的土豆 前几日 再次看到,“失落的印加帝国”。秘鲁安第斯山中,四百多年前印第安人兴修水利建造梯田,玉米、土豆是主要的农作物,也成了他们主要的食物。 天下竟有如此相像, 当年家乡人们的主要食物也是玉米、土豆。 我也是吃着玉米面、土豆长大的。 我的家乡阿里河地处东经123.43'一123.45',北韦50.34'∽50.36'属寒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年均气温在负2.7∽0.8摄氏度。 无霜期平均95天。 六七十年代,玉米上不来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新华书店 70年代报纸、广播、电影院是主要的文化传媒。但是还有一个文化场所,很受人们的崇爱,那就是巜新华书店》。 家乡的《新华书店》,是我的第二学堂。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永不退去的光环! 现在的阿里河《新华书店》就原书店的旧址。 那个年代,很多电影、歌曲、小说、戏曲、诗歌等。还是大毒草,封资修。知识文化园圃,满目疮痍,一片荒漠。 《新华书店》的书典并不丰富,但对于求知的青少年,那就是书的宝库,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心中的克中小学 从阿里河沿“小森铁”北上四十七公里,便是阿里河林业局克中林场。 孤独的西山坡上,一栋红砖,几间小教室。无操场,如同荒野中的猎屋,直接亲吻着大自然。 夜幕降临,成群的黄鼠狼在门前觅食嘻戏,不时地有只跳上窗台,闪着函绿的眼睛向屋内窥探。 这里便是我从教的伊始。 五年级,高,小将毕业,要升中。大战在即,算算术、做作文,七,八名学生全力以赴! 作文 甲:我的家在大山中……; 乙:妈妈说,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忘不掉的玻璃球pia叽 五月的家乡,正是春光明媚。 人们走出屋外,走到街头。孩子们也来到室外游戏。 每当看到游乐场那千奇百怪的玩具,看着快乐忘情玩耍的小明友。 童年街头弹玻璃球,扇pia叽的场景使浮现眼前。 玻璃球pia叽,是那时孩子们主要的玩具;院子、胡通就是免费的游乐场。 pia叽有两种:一是扑克牌的,中间撕开成两张pia叽;另一个是纸或烟盒叠的,有◇的,有△的。 大家先定每人出几张,然后石头剪刀布排先后。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我家的收音机 五六十年代,除了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三大件外,还有一大件,那就是收音机,老人们叫它“戏匣子”。 那个年代家家还都是有线广播,每家屋内挂一个小喇叭(扬声器),定十字路口一个高音喇叭,定时定点地播放重要指示。 广播、电影院、报纸,这就是当时全部的业余文化生活,并且是单一枯燥的:这板戏,那指示,以及“过黄河”,“跨长江”…… 收音机是少之又少的。 值得庆幸的是我赶牛车挣来一台。 上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喇蛄 昨天早市买了几斤小龙虾,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喇蛄。 它们长的一模一样,只是颜色深些,外壳有的粗糙。前些年在无锡也吃过,味道还可以吧。但和阿里河的喇蛄比就差远了。 家那边的喇蛄是生活在河流流动的水中,对水质要求极高。这边的生活在死水中,对水质要求极低。 四五十年前,家乡的大小河流中到处都是,随处可见。 大河晚上趟鱼,网上挂的都是,不好摘下来,就用脚踩碎了,没人要的。 天黑后,用手电往河边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五.一 小的时候,这一天不是阴天,就是飘小雨,冷嗖嗖的。但是总会上野外钓鱼。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河南五.七农场西边钓鱼。 刮着风,四周没有一丝的绿色。我们四个人坐在水泡南岸陡坡背处钓着鱼。 我坐在哥哥傍边看着,另一边是哥哥的好伙伴王长玉,他带着甘河来的堂弟,也在钓。 刮风又下小雨,有些冻手就停下等着。一会儿,雨停了,哥哥甩钩开钓,可是柳条鱼杆不听调遣,鱼钩跑到他们那边,把王哥的堂弟给钓上了!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年猪(三) 不说是十里八村的都来了,但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基本上都到了。借桌子,借碗筷,炕上坐满了。有的还要盛一碗给家里面送去,一大锅见底了。杀猪傅或好朋友还要割一条肉拎着。 大人小孩从早到晚,忙一大天,有时半根血肠小孩能吃到两块,最后吃些残羹剩饭。 那时候,阿里河杀年猪家家都是这样,没有一家去卖猪肉的,人们认为卖肉是很没面子的,会被人“笑话的”(看不起)。 好戏在第二天呢,因为无论多少人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年猪(二) 杀年猪是一件大事,要提前准备。首先要请好会杀猪的朋友或同事,约好那天杀。 并提前一天切好酸菜,妈妈白天切,晚上切,要切满满两大洋瓷盆。 头天晚上,还得挨家挨户的告诉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尤其是杀年猪请过爸爸的,明天来我家吃猪肉。 这天要早早起来,烧上一大锅热水,并在院子里摆上一桌子。是炕桌,一拃长的四个小腿,有八十公分宽,一米一、二长。当时家家都是盘腿坐在炕上吃饭,坐不开了,大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养猪 六十年代,各机关企事业单位为了解决职工吃菜问题,都组织建立了农场丶生产队。 铁路以南能耕种的土地几乎都被开垦起来了。 爸爸的厂子也成立了生产队。老代头是队长,是后来厂长代春粱的父亲。妈妈是队员,我常常跟着妈妈去田地里玩。 主要是种土豆、大头菜、卜留克等。同时催生了家庭养猪的兴起。 开春抓猪,猪仔大多是从“下边”倒腾过来的。主要是:讷河、富余、拉哈、老莱。 当时是违法的,管这叫:投机倒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豆腐房 中央街东侧,从南往北,最南是大坑,后来盖了服务楼,接着是医药公司,林业宾馆当时是林业招待所,往北是皮革厂,二轻局。 路口拐角往东是铁匠铺,东边挨着就是豆腐房,也就是现在保险公司的东侧地。 师傅是六十多岁的老杜头。豆腐可以用黄豆换,也可以花钱买。 在那时豆腐并不是谁家都能吃上的。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豆腐的味道。 但豆腐房却没少去。冬天半夜十二点就得去排队,在外间等着,开始过包了,放进里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豆腐房 中央街东侧,从南往北,最南是大坑,后来盖了服务楼,接着是医药公司,林业宾馆当时是林业招待所,往北是皮革厂,二轻局。 路口拐角往东是铁匠铺,东边挨着就是豆腐房,也就是现在保险公司的东侧地。 师傅是六十多岁的老杜头。豆腐可以用黄豆换,也可以花钱买。 在那时豆腐并不是谁家都能吃上的。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豆腐的味道。 但豆腐房却没少去。冬天半夜十二点就得去排队,在外间等着,开始过包了,放进里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粮食局 阿里河头车站前,中央街西侧,南起现粮贸宾馆,北至农业银行(不包括农行,以前是种子站。);往西到青年路。是粮食局的全部 大门对着中央街。进去是大露天场地,堆放一堆堆的豆油桶。正面是几栋大大的装粮的仓库房。北面是蓝球场,接着是办公室。是地势最高的地。 粮贸宾馆是粮店的旧址,是当时唯一的粮店。 每到月初,这里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人们手里掐着粮食本来到这里,争取在第一时间里,把这个月的
  • 3
    和王燕妮小学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上中学之后就断了联系。现在人过30,非常怀念旧友。 我们就读于实验小学。2003年上的初中。 如果哪位知道她的近况或者联系方式,告诉我可以吗。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国营食堂 当时阿里河只有这俩个食堂。 回民食堂旧址在中央街一排五金店位置。当时它的东西面,南面都是臭水泡子什么都没有。 食堂很大,但吃饭的人不多。妈妈让我去买过烤饼,一毛钱一个,盘子那大,黄黄软软的,又香又甜,非常有名。以后再没见有比它更好的烤饼。 国营食堂旧址在三馆广场东边中间的位置。 但那里的饭菜平常百姓家是吃不起的。 想买几个馒头还要带汤,五个馒头俩毛五,一碗菜汤三毛钱,想不带汤得“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再游窟窿山 南行十公里至。近前,峰巍岩肃,仙古空灵,冰河遗迹,古老传说萦绕其中。 绕行一周约二十分,其岩多有崩塌。正北如刀削,高约百米,传说中的箭洞,依旧壁上。 如此洞口巨石,一箭二十公里,嘎仙神勇,可比后羿! 沿栈道西南而上,大小冰臼,随处可见,顶平,阔如球场,风呼云绕。峰下山岭连绵,遥想四万年前,那三千米厚冰川,何等磅磚壮哉! 沧海一漱,世间一天,青山依旧在…… 峰下回首仰望,栈道如天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地方国营)铁木综合加工厂 它是旗政府创办的两个国营企业单位之一(另一个是农机厂)。 是五六十年代,除了林业局的修配厂外,鄂伦春旗境内最大的工厂之一。 三十多年,许多家都是两代人在厂子里工作。红火吋期也是招贤纳士,广进新人。 我的父亲那时就同时带了三个徒弟(张文奎,康家立,李国昌)。他们是非常优秀学员。我的岳父(王开哲)也同时带了三个徒弟。 厂兴旺,人气旺,人人精神抖擞。 爸爸也是英姿勃发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地方国营)铁木综合加工厂 它是旗政府创办的两个国营企业单位之一(另一个是农机厂)。 是五六十年代,除了林业局的修配厂外,鄂伦春旗境内最大的工厂之一。 三十多年,许多家都是两代人在厂子里工作。红火吋期也是招贤纳士,广进新人。 我的父亲那时就同时带了三个徒弟(张文奎,康家立,李国昌)。他们是非常优秀学员。我的岳父(王开哲)也同时带了三个徒弟。 厂兴旺,人气旺,人人精神抖擞。 爸爸也是英姿勃发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爸爸的工厂 爸爸工作的工厂也是我小时候游乐场。 大门牌子上是: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地方国营)铁木综合加工厂。 厂址就是现在的“三馆乃四周大片的广场。这里三分之二以上的地全是铁木综合加工厂的。 最早 因为有烘炉能制造一些部件,所以叫铁木综合加工厂。制做过勒勒车,也叫大咕噜车,有铁匠,有木匠。 我记得最早的厂长是康平。大个,戴一副金丝眼镜,温文儒雅。住在厂院内,东南角的几间平房里。 还有王金海厂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供销社(六) 供销社后院就是仓库,加上挨着我父亲厂子的“收购站”总体叫做土产公司。 仓库的大门和我父亲厂子的大门正对着,但没有我爸爸厂子的大门大。 可是,夏天每次去爸爸厂子里玩,对面大门里都会飘来阵阵水果的清香,真好闻。每次都会在大门口停一会儿,并向对面的大门里张望。 心想,爸爸厂子的大门大,里面确都是木头,车间里满地锯沫和刨花子。对面大门虽小但里头一定是:一筐筐的苹果和梨… 爸爸要是在那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供销社(三) 要过年了,晚上妈妈给几毛钱买炮仗。第二天手里攥着钱,早早的跑去供销社,结果没“开板”。 窗户外面还都是一块一块的木板挡着呢, 只能在外面等着,这时外面巳经有很多人了,大人小孩都有。 做小买卖的,已经开张了,几条冻猪肉外面包着冰摆在地上;一个包笼皮上面几挑黄烟,卖者嘴巴不停喊道:黄烟啦!汉烟啦!真正莫旗的小胡巴香。 还有卖粉条和瓜子的。优其是卖瓜子的: 一个小布袋里面有一拃多高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供销社(二) 冻梨、冻柿子应放盆里加凉水缓开后才能吃。在冷水里被包在冰壳里,缓好软软的,非常甜。 要过年了,大人们买回冻梨冻柿子放在仓房里准备过年。 这时就不去供销社了,因为那儿的冻梨冻柿子可望不可及,而家里仓房的,就随时唾手可得。 在家就盯住仓房。妈妈去取东西,打开锁忘记锁了,就趁机溜进去,偷偷拿一个出来,不敢多拿。 刚从仓房拿出来的冻的象石头一样。 切不开,只能用牙啃,先啃破皮,再啃出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供销社(一) 现中央街邮局对过,就是供销社旧址。 冬天,哪是我们小孩休闲的圣殿。 哪时的冬天太冷了,夜里一场大雪,早上门都推不开。 出门狗皮帽子,棉手闷子,脚上“棉兀了”里一定要垫上毡垫,并且必须套上毡袜。 在外面一会儿,脚也冻得跟“猫咬的似得”。 数九寒冬,只能猫在家里面, 而供销社就成了我们除家外的“猫冬”场所了。 铁木综合加工厂家属房,就是冠林宾馆,及前面和往西地,共六栋。 我家那栋,东
  • 1
    这个人叫王爱民。有认识的可以把手机号推给我么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清明 记得小时侯每到清明或春节,爸爸都带上我去给爷爷上坟,年复一年。现在想来仍历历在目。 父亲喻文斌,母亲刘淑兰辽宁省新民县人。 爸爸一米八大个,少言寡语,不会花钱,有求必应。有使不完的力气,每天有干不完的活。 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偶尔高兴了哼上几句:苏三离了洪洞县……是铁木加工厂技术级别最高的木匠。 爸爸讲七岁没妈(奶奶蒙古族,在爸爸七岁时去世了),九岁给人放牛。没鞋穿,大冷的天光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清明 记得小时侯每到清明或春节,爸爸都带上我去给爷爷上坟,年复一年。现在想来仍历历在目。 父亲喻文斌,母亲刘淑兰辽宁省新民县人。 爸爸一米八大个,少言寡语,不会花钱,有求必应。有使不完的力气,每天有干不完的活。 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偶尔高兴了哼上几句:苏三离了洪洞县……是铁木加工厂技术级别最高的木匠。 爸爸讲七岁没妈(奶奶蒙古族,在爸爸七岁时去世了),九岁给人放牛。没鞋穿,大冷的天光
  • 0
    天书岭 十一月八日九时,一行五人三中出发驱车北上。 行十四公里防火卡,沿库勒气沟东行六公里至停车场。 立有碑石刻文:库勒气彩绘岩画遗址(新时器时期)。 缓坡爬上,沿路树木稀疏,偶有几株枯木,古朴沧桑立于山间,似乎召示着哪久远的过去! 约两刻钟,一突兀大石显现眼前,百米内树木寥寥,雪地乱石跌宕, 近前,高约十丈,长近百步。苔藓石上绿,草木岩中生。 其上多为片状碎石,如书本叠摞,故有游者美曰:天书岭。 岩壁南有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打草(六) 收获 大河撒水后,嘎仙小河下游就可以过车了。开始了拉草。 车首先要搭上,约两米五宽、近三米长的挎杠,两轮在各放两个短的护住轮子。 过了下游,还有西面下来的小河。再往南是大河涨水冲刷出来的一小河叉,过去就上了草场。 大水带来了许多的枯枝败叶,被倒木挡住堆积,在湾处形成倒木圈。 秋天水撒的快,鱼就会被困在里面。 接近断流的叉子,突见水中一阵骚动翻花,急步上前,鱼! 水很浅, 魚已乱作一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打草(五) 打草自然少不了“三样宝”:瞎矇,蚊子和小咬。 一天三班倒。 晚上,蚊子哼哼直奔脖子、脸和手上。叮上就不放,小肚肚吸的通红,撑得鼓鼓的。一按全是血,叮得到处是包。 最利害是早晨的小咬,无声无息,得哪儿钻哪儿。眼睛、鼻子、耳朵、嗓子,尤其是头发里。咬得你钻心的刺挠(痒痒)。 有人调侃道:大兴安岭的小咬老利害了!到你身上叼一块肉就跑,然后蹲在树上吃![发呆][发呆][发呆] 蚊帽挡不住,避蚊
  • 0
    今年岗位少。提前储备,额满即止。 地勤,行政,空乘 铁路,风电,辅警 有报名的提前约。 结合自身条件择优选择。详情电话微信17504574309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打草(四) 户外活动是丰富多彩的,有时会有意外的惊喜。 草场附近,一片树林,有“野鸡膀子”。这野菜,半尺多高扁棵的,叶子锯齿形对着长。什么时候采都能吃,最好是做萏,包菜包。 打草间歇来到树林弄点野鸡膀, 正 东一把西一把的采着… 突然,扑椤椤……在一棵大树下飞起一只野鸭子,啥情况? 近前一看,喜出望外,一窝鸭蛋! 青皮的七八个,对着太阳照通亮,刚下的。真是天掉萏饼! 这野鸭子也晚婚晚育呀! 这都
  • 0
    我的家乡阿里河 打草(二) 打草应挺直腰,要靠身体转动来带动双臂向左挥刀。刀平行地面,刀杆与地约45度角,腰部发力扫过扇形。 回刀(一去一回是一趟)时,转身一定要到位才不留生草,才能打透。否则,堆垛时就捡不起来草。 熟练后,非常轻松自如,就只听到清脆悦耳的:唰…唰…的声音。如同一曲美妙的合弦。 一排排倒下的草,整整齐齐,赏心悦目。 晒干后,用叉子堆成草垛,封好顶(不能漏雨)。一铺铺草垛,就像一个个小蒙古包,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亲人

目录: 个人贴吧

友情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