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色大宋吧
关注: 0 贴子: 23

  • 0
    在看过韩绛亲笔写的那封文书之后。   葛邲没犹豫,立即起身给韩侂胄长身一礼:“老夫错了。”   “误会化解就好,终究是吾儿惹出来的事。”   “与他无关。”葛邲气呼呼的走了,他是坚定的过宫派。   也就是,将太子换成魏王之子。   李凤娘肯定是最坚定的保宫派,她要保自己的儿子。   所以葛邲丝毫也不怀疑,这只是李凤娘利用这件事情想摆一个态度给天下人看。韩侂胄没参与,但不代表韩侂胄就是一个好人。   因为李
  • 0
    什么是国手。   仅仅半个时辰后,韩绛抓了一把棋子扔在棋盘上。   这棋没办法下了。   自己学了五年都没有学全的大斜在韩渊的手中不敢说千变,但百变肯定是有了,每一子都能压自己至少两步,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韩渊慢慢的收着棋:“绛哥儿,看得出来你的心不在这些玩物上,以你之资若潜心研究不可能五年时候还理解不了这一式。你这五年,下过多少次棋。”   韩绛倒是很认真的思考了,自己前世就是一个业余的,是上国学
  • 0
    严州出产石头,各种各样的石头。   特别是鸡血红还真是上品。   所以韩绛在专心给自己挑石头,准备请韩渊出手帮自己刻几枚印章。   韩绛哼着小曲,乐呵呵的挑着石头。还特别将几块石头放在一旁,韩绛感觉这石头象是大理石,打算派人去问问,然后给自己弄几百块回来铺地砖。   可到了第二天,韩绛就不淡定了。   影给韩绛送茶点过来的时候,韩绛坐在屋里披头散发,正在翻看着收集到各种关于陆远伯府的消息。   韩俟到了,
  • 0
    在放满韩侂胄安排人调查李幸各种资料的屋内。   韩绛又拿起一本。   青楼争风,踢爆一个富商之子的蛋。   一个富商敢找人暗杀一位准伯爵吗?显然不可能。   扔!   一整夜,韩绛屋内灯没有灭,韩绛非常认真又详细的看着,最终面前只有两堆卷宗了。   而这两堆又是各自分成数叠摆放着。   韩绛虽然不是破案高手,但他也懂一些人情事故,更知道一些人心。   从资料上看,李幸母亲的几位表兄有杀人动机,价值数千万贯的
  • 0
    慈烈太后非常认真的思考过。   韩绛是唯一,也是最合适的人选,同时可以让那些阿猫阿狗也别再乱送人了。   韩绛,是不是李幸,这一点韩侂胄不仅自己调查过,还特别请现任权知临安府吴松一起帮着调查过李幸家里镇安候府发生的事,吴松是这位慈烈太后的侄子。   李幸是个什么东西,勋贵公子哥中的渣渣。   走鸡斗狗、流连青楼。仅十五岁就府中就已经有三位妾,而且整日在青楼不回家。   若韩绛自己拿着李幸的资料,那怕两个
  • 0
    后世本身就是韩氏子弟,有何不敢立誓。   韩绛脸上是从没有过的严肃,身为尽锦堂千年之后的子孙,此刻跪在列祖列宗面前,韩绛一字一句的说道:“粉身碎骨,护我尽锦一堂光耀华夏。”   这瞬间,韩侂胄心中多了一个问题。   韩绛与昼锦堂有何渊源。   不是与韩家,是与昼锦堂。   韩侂胄没问,他知道如果自己问的话,在这个地方韩绛不可能不回答,但若问了韩绛与自己必生间隙,韩绛想告诉自己的话,第一次提到昼锦堂就会说
  • 0
    慈烈太后听完韩侂胄讲的之后问:   “节夫(韩侂胄的字)你说,这孩子沉稳、机敏、而且知进退。”   “是,镇安侯的长子李幸,临安城中风评级差。与这孩子完全象是两个人,但我安排人亲眼看过,确实无误就是一个人。但也有那么一点万一,真的不是李幸,因为韩绛太出色了,出色到连侄儿都服气。”   “谁看的?”   “花满楼老鸨。”韩侂胄没提映月,因为映月是他的一枚暗子。   “恩,这样的人虽然低贱,但却有识人之才。
  • 0
    韩侂胄再问:“我把你当家人,我问你,韩绛这个人如何?”   韩安听懂了,韩侂胄问的不是韩绛人好坏,而想收韩绛为子。思考再三,韩安说道:“主君,老奴多一句嘴,这事若主君真有这意思,还请太娘娘作主。”   “有道理。”   韩侂胄接受了韩安这个建议。   如果说刚才是一句气话,那么此时韩侂胄是真的非常认真的考虑这个可行性。   韩侂胄又问:“若我之后,谁能撑起韩家?”   韩安低下头,他很清楚整个韩家都是韩侂
  • 0
    韩侂胄很是吃惊。   狠人,眼前这小子绝对是恨人,连祖宗都不认了。   不,不对。万一,万一他真不是李幸呢?   韩侂胄认真的把调查到的所有的信息又重新整合了一遍,再加上映月在近距离亲自认人,韩侂胄深信面前的韩绛九成九就是李幸。   可真的万一,万一不是呢。   韩侂胄又问道:“好,你说你叫韩绛,你出自那一望或是那一堂。”   这个问题上次已经问过了,韩绛没有回答。   在这里的几天韩绛倒是懂,有姓氏的人
  • 0
    想让花满楼的花魁留下的心思只闪过一念。   韩绛很认真的思考之后,感觉不合适,这非常明显就是一种试探,自己既然想不出如何应对,那么依前世自己的老师教自己的,商战中无法洞悉对方行动目的之时,以静制动。   再加上最后影问要不要让这姑娘去沐浴,韩绛已经作出了决定。   不能留。   韩绛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韩俟,此时的韩俟满眼的怒气。   影在此时上前一步不卑不亢的施了半礼:“俟哥儿。”只是一声称呼,后面
  • 0
    在映月汇报的时候。   这时,有人到门外,得到允许之后送进来一张纸。“彩姑娘刚才给的,吩咐立即呈给主君。”将这折起来的纸放在桌上,仆人立即退了出去。   韩侂胄接过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放在案上往前推了推。   映月赶紧上前双手接过,看过之后一脸的惊讶。   韩侂胄说道:“本公现在明白你的话了,确实是不屑一顾。今天辛苦了,回吧。”   “是,婢告退。”映月起身施礼,却又看了一眼桌上那张纸,这才转身离去。   
  • 0
    在韩绛想来,肯定是正主和他的随从被烧死,韩侂胄把自己当成了那个被烧死的人。知道这个消息,让韩绛松了一口气。   韩绛不由的在想,死掉的家伙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影听到这一声吐气,感觉象是叹息。   韩绛说要睡,彩将放在炭火旁的一个铜壶装进布袋,放在被子里。   今夜与昨晚不同,今夜彩给韩绛准备了睡衣,是细棉布的,已经在炭火旁特别制作的柜中捂热。影的被子这次在外屋,彩的被子则在韩绛那床铺的脚榻处。   
  • 0
    那么,这个镇安侯府的嫡长子和谁有仇?   若不是仇,那便是利。   想到这里,韩侂胄问了:“韩安,这镇安候长子荫了什么官职,叫什么?”   “叫李幸,周岁的时候圣恩萌荫就是正九品,十二岁镇安侯剿匪有功,赐爵。镇安候死在任上,葛相公请补萌于子进爵,这事听说已经定了,可公文还没出。”   韩侂胄有印象,这事他知道。   也就是说,李幸别看年龄小,虽然大宋的爵位不能继承,但这三补两萌的已经是伯爵了。   韩侂胄
  • 0
    一直到傍晚,韩侂胄处理完公务之后吩咐道:“去看看,韩安得空叫他过来。”   “是。”长随放下了手中的墨条,快步出去安排小生去叫人。   韩安刚刚才见过韩同卿,把韩侂胄交待的事情说了,这会听到召唤赶紧就过来。   韩安到了之后,韩侂胄问:“绛哥儿的事,可有再加派人手去打听吗?这会有什么新消息?”   “回主君的话,有。”   “恩。”韩侂胄点了点头。   韩安说道:“老奴认为绛哥儿是包着锦袍倒在雪地中的,从
  • 0
    韩绛建议开中门迎一个区区的今科状元。   “他配吗?迎的好处?”韩侂胄问的非常直接,他讲的就是利益,没好处的事情他不干。   韩绛继续说道:“他配不配一代宗师不重要,重要的是,韩公敬他是一代宗师,可以得到名士之心。五十一岁中状元,加上他之前受了不少罪,他的寿命还能有多久。正如名画一样,活着的画师所画的画作,永远没有死去画师的贵。他的价值在他身后。”   韩侂胄来了兴趣:“继续讲。”   “韩公,这里是
  • 0
    勉强分清两个所谓婢女、实为监视者之后,韩绛依旧躺着那里没动,再问:“韩公有何吩咐?”   穿着蓝衣的影回答:“主君派人来传话,或是主人午后有空,可去花厅品茶。”   韩绛问:“现在什么时辰?”   “已时末,快到午时了。”   韩绛有点分不清这个时辰怎么算,不过听到既然马上午时,那么距离午后品茶的时间应该还有一个时辰以上,一个时辰两个小时韩绛是懂的。   “洗漱、更衣吧。”   “是。”   彩到门外吩咐
  • 0
    韩府花厅内。   韩侂胄拿起茶碗问:“绛哥儿可懂茶?”   “韩公,我略懂,但对点茶之法只是见过,从未接触。”   “绛哥儿认为什么茶更好。”   韩绛前世虽然不敢说懂茶,但也是算喜欢喝茶的茶友,可此时应该怎么回答呢。   短暂的思考之后,韩绛说道:   “晚辈读过一点陆羽关于茶的书,晚辈认为茶各有千秋,都好。。”   韩侂胄问:“你喜欢什么茶?”   “晚辈喜欢绿茶。以绿茶论,杭州白云峰的白云茶,宝云山的
  • 0
    韩绛听的心都快揪住了,有人献妻?有人献女、还有人献子!!这些事怎么能讲,自己听到这些事,对自己没半点好处。这多嘴的家伙是在害自己。   韩绛冷喝一声:“住嘴。”   韩绛刚说完,却见从旁边走出来一人,他直接伸手就是一记耳光。   韩千被这一记耳光打的晕头转向。   韩绛心里有些讨厌这个韩千,自己作为外人,听到这府里当家家主的一些隐密之事,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   若让这府里其他人误会,自己私下打听,或是
  • 0
    屋内,点着巨烛。一位淡紫色金线绣暗纹华服中年人背对着门站立,一个带有银线暗绣锦衣华服的,似乎也感觉象年龄不小的人跪在地上,可以看得出瑟瑟发抖很是紧张。   进屋后,韩绛才看清,屋里还有两个人。   一名穿着长衫,和刚才门口迎自己的那位穿的一样,确实是粉色,年龄看起来不超过十八岁的应该是书僮,正在长案那里磨墨。   而另一人则坐在书案后,穿的比在场的人都华贵。   韩绛入内,中年人转身的时候扫一眼磨墨的
  • 0
    睁开眼,韩绛看到的是房梁,那种很古旧的房梁。   韩绛坐了起来,轻轻的揉揉发胀的脑袋,然后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不大,很白净,没有茧子,不是一双干活的手,而且应该很年轻,没有镜子韩绛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长相也无法猜出自己现在的年龄来。   韩绛脑袋还清醒,他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最后的记忆,死于空难。   在刚刚穿越之后他还很清醒,雪花纷飞的深夜,身上光着、肚子空着,捡了一件不知道谁丢的袍子之后,他还没
  • 0
    韩绛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了。 这事有点太突然,突然到自已没有半点准备。 倒是钱荨逸心中明白,韩绛的飞艇是压倒金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铁木真这个人太狠,杀人如麻。 如果金国败在铁木真之手,金国贵族的结局比当年汴梁失陷还惨十倍,金国的普通人,也根本不可能有在金国的汉人那样的生活。 韩绛要在大同驻军。 这一幕完颜襄看的明白,这是鲸吞金国的第一步,接下来一步步,挡都挡不住。 不如趁着金国还在完颜氏控制之下,归为华夏一族,共克外敌。 倭
  • 0
    完颜襄还记得自已曾经到过临安。 韩绛还安排人当着自已的面试验了这种,当时在自已眼中这就是一个笑话,最终这东西化成一个巨大的火球,也不知道当时的那几个人是死是活。 可此时,韩绛却亲自从临安飞到了济南府。 用了多久不知。 但以韩绛的身份,亲自飞过来,足以代表这会飞的东西是安全的,成熟的。 那么当年。 有可能是假相,在骗自已的。 完颜襄感受了一下刚才看到空中的韩绛的高度,应该不低于一百丈,这样的距离再强的床弩也射不到,除非是韩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绛色大宋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