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丑妃吧
关注: 3 贴子: 134

  • 0
    离骑射场还有些距离,孩子们欢快的呼声就传了过来,太后听到这样有活力的声音,笑得越发慈祥了:“哀家就喜欢这样生机勃勃的场合。”  凤琉璃的心思早已迫不及待地往骑射场里看去,辰儿昨天被人欺负,今天不知道有没有好些。  而另一边的皇后更是愁苦了。  太后看着二人皆是心不在焉,先挑着更加愁闷的皇后开解:“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如何能不强求?”皇后垂下眼睑,眼中的情绪被挡住,但是浑身都散发着悲
  • 0
    战九霄垂眸,凤琉璃眉目中含着盈盈水光,哀求的神色越发清晰,他深深地看了院门一眼,深吸一口气,勉为其难地颔首:“听你的。”  “嗯!”凤琉璃松了口气,张氏如今正在气头上,王爷还是不进去的好,“你不是还要去军营吗,拿了东西就快点过去吧,别让同僚等你太久。”  说着,凤琉璃推着战九霄离开了。  张氏是有错,但好在是初犯且对她造成的伤害还在可控范围内,这次她就不打算追究了。但愿张氏经过这一次的教训,能够迷途知
  • 0
    忽然被皇帝斥责,凤琉璃一时之间有些愣神,她不认为自己有错。 这种情况之下,难道去亲眼看一看病人都是错吗? 天下间没有这样的道理。 “陛下,草民以为不能再将新的病人聚集在一起。原本将人隔离是有效的办法,但是聚集的地方人太多,所以反而让人的病情更加严重。” 她正暗自觉得皇帝昏庸,就听到姬浔说道。 姬浔这又叫什么话?若是不把病人聚集起来,整个京城的都是得了疫病的人,那到时候京城的局势只会更加眼中,并且瘟疫还有
  • 0
    山洞里仍是很黑暗,凤琉璃皓白的手被暖黄的火光照得也是黄彤彤的,只是手腕上被麻绳勒出的血点在火光的照耀下黑成一团,看起来很明显。  战九霄的手伸到了她手腕上方,却不敢触碰,伸到她掌心里紧紧握住:“我们回去就上药。”  “好。”凤琉璃朝张氏看过去,张氏被侍卫扶了起来后,退后几步和侍卫拉开距离,一个人在较昏暗的角落里低头理衣襟。  凤琉璃咬着唇瓣,犹豫了一会儿撇开头:“我们出去吧。”  “走吧。”战九霄转身
  • 0
    “那就听你的。”战九霄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你畏寒的情况至今都没有好转?”  汤药咕噜咕噜地翻腾,凤琉璃赶紧过去控制火候:“还是老样子,我的身体亏损严重,只能慢慢调养,急不来的。”  其实之前在楼兰调养两年多,后来来到京城也一直精心调养,她的身体好转了不少,但是这次长途跋涉,夏日贪凉多在屋子里放了些冰,才折腾得身体又变差了。  凤琉璃看见战九霄才进来一会儿,额头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赶紧起身,把他推
  • 0
    “掌家之权理应由当家主母掌管,你当真不打算接过来么?”战九霄有些担心,听说不能掌中馈的主母会被嘲笑,琉璃舍弃了这个权利,说不定会被不知情的外人轻视。  凤琉璃帮他挂上腰间的玉牌,不甚在意道:“不了,张侧妃将府中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既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一回来就夺了管家之权,对她实在不公。”  闻言,战九霄也不再多说什么。  挂好玉牌,战九霄一身的穿戴就齐整了,凤琉璃往后退一步,上下审视一番,没有失仪的地
    Noo_X7潇 5-13
  • 0
    扣押?  黎王会这样做,姬浔早已猜出来了,甚至连黎王的目的也能想出一二,若是凤琉璃真的成了黎王离间战九霄和皇帝的工具,那这工具只有死了,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姬浔暗自深吸一口气,继续面不改色地号脉,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皇帝的态度,若是皇帝不上钩,凤琉璃就安全许多。   状似不经意地打量了眼皇帝,皇帝可以说是面无表情,不喜不怒,实在分辨不是他是什么态度,姬浔的眉头情不自禁地打了结。  保健球相撞发出沉闷的声
  • 0
    门口一打开,战九霄一反常态地扬着笑脸,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凤丞相一肚子的怒火生生堵住了,他铁青着脸问:“你到底想干什么?老夫的女儿已经为你而死,你连让我们晚年都不能安生么?”  眼前之人去年纳了张氏,不久又将织玉纳入府中,早已将为他而亡的原配忘了个干净,如今竟然还敢厚着脸皮来骚扰他们!  吹着胡子瞪着眼,凤丞相悲痛道:“自从琉璃走后,徒留我们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苟延残喘,战王为何还不肯放过我们!”  字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