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佳公子吧
关注: 2 贴子: 64

  • 0
  • 0
    找了好久的,免费下载,拿来与您分享,您如果满意就支持一下哦! http://www.taoshuke.cn/ebook/softdown.asp?softid=3080
  • 0
    5555555555555555555
  • 5
      小楼中首先映入张寒霄眼帘的就是空旷的客厅,张寒霄心中一动,忙上楼挨个房间看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所有的房间中什么都没有。张寒霄叹了口气,这个欧阳芯芯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张寒霄摇着头走出小楼,走到了后面,他站在门口喊道,“欧阳芯芯,我现在突然改变主意了,我想还是贴身保护你比较好。”半晌没有回音,张寒霄笑道,“我想想,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你睡觉的时候,我都要贴身保护你,还有你……”   门
  • 1
      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里面走出来一位清理秀雅的女子,只可惜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杨爷爷?你怎么来了?”那女子开口说话,“他是谁?”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意。   杨天祥笑道,“咱们进去谈。”   女子皱了皱眉,很是厌恶的看了张寒霄一眼,打开了门,率先走了进去。   张寒霄莫名其妙的被瞪了一眼,顿时有些不愉快,心想,不知道她和我要保护的人有什么关系,要是天天对着这张脸
  • 1
      站在天京大学的校门口,望着盘龙雕风的高高拱门,带着眼镜的张寒霄不由得赞叹出声,“不愧为中国第一学府!”   张寒霄在山上整整修炼了四个月,出山之时学校已经开学了。可他仍旧回到家里和饱受相思的晓月缠绵了几天,拒绝了父母派车送他的好意,也拒绝了爷爷还外公在北京给他开个party的想法,自己孤身一人谁也没通知就来到了天京大学。   站在天京大学的门口张寒霄犯难了,现在已经开始军训了,自己找谁去报到呢。犹
  • 1
      此后的日子里,张寒霄每天享足了艳福,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吴侬软语之中:每天上午练功的时候,周姗姗和张欣妍不时来凑热闹,张寒霄练功之余逗逗害羞的张欣妍,气气专门来找自己晦气的周姗姗;下午与刘钰芯补习,不注意间吃吃豆腐;晚上的时间则全部教于晓月,或赏花赏月,或琴箫合奏,或抵死缠绵。日子倒是过得有声有色。   唯一可惜的是刘玉自那天一见之后就无影无踪,张寒霄不时被一种莫名奇妙的失落包围着。值得一提的是
  • 1
      “啊……你……”张欣妍看见张寒霄走了过来不知道怎么称呼,窘得脸都红了。张寒霄轻笑,那天怎么不看你这么怕羞,嘴上说道,“你叫我寒霄或者小霄都可以。”接着调戏般说道,“如果你愿意叫我哥哥,我也不会不愿意的。”   “我……”张欣妍窘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脸颊上散发着两朵迷人的红晕。张寒霄心中暗赞,这张欣妍虽然看上去并不是很突出,可她的眼睛,还有害羞的神情是自己认识这些女孩里面谁也不及的。   张寒
  • 1
      周定一一行人早早的就来到了张宅,司机把车停好之后,周姗姗突然对周定一说道,“爸爸,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情……”   几个人愣住了,周定一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倒是张欣妍想了想,惊讶的看着周姗姗,“妹妹,你不是怕看见张寒霄吧?”其实周姗姗也是无意中提起的,她本就是一位比较憨直的女孩,在外面很害羞,在自己家人面前就是想什么说什么。   “你……”知道张欣妍脾气的周姗姗无语。   周定一哈哈大笑,“原来我
  • 1
      一番短暂的激情之后,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的晓月乖乖的趴在张寒霄怀里。   “记住,以后再也不许这么说。要不然……”张寒霄威胁道。   晓月抬头朝张寒霄妩媚的一笑,“要不然怎样?”   张寒霄无奈的苦笑,看来晓月是不怕这个了,好像……还很喜欢。   “哥哥,”晓月低喃,“真的,那时我说的都是真的,哥哥并不是一般人,不是被俗世的框架束缚的人,我想,以后那些真正喜欢的女孩一定会前赴后继的朝你发起
  • 1
      张寒霄忙抱了抱晓月,“哪有什么配不上的,晓月这么可爱,这么动人。哥哥喜欢还来不及呢。”   晓月不置可否的恩了一声,想了想,高兴起来,“知道吗?哥哥,那天和你上街买眼睛的时候,你主动牵着我的手我有多高兴吗?还有我被人欺负,你那么护着我。我好高兴呢!”   晓月擦了擦眼睛中留下的幸福泪水,接着说道,“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更爱哥哥了,更加离不开哥哥了。晚上的时候我去找你其实就是,”说到这里,晓月的
  • 1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斜斜的倾斜进来,温柔的抚摸着床上的张寒霄和缩在他怀里的晓月。   张寒霄虽然闭着眼睛并没有睡着,他心里翻腾着不为外人所知的思绪……自从昨天自己身上的九阳之脉发生变化之后,自己似乎也在发生着莫名的变化,修炼《抱朴子》之后,自己身上的变化更是明显,若是以前的自己昨天肯定不会让那位叫刘钰芯的女孩子当自己的家教,更不用说……她了,姑且用“调戏”这个词好了,自己想不出什么好词了。
  • 1
     “哥哥,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晓月跑到坐在前厅发呆的张寒霄旁边,“我都找你半天了。”   “什么?”张寒霄茫然的抬头,“晓月什么时候回来的?”   “哥哥?”晓月被张寒霄再一次的变化弄得诧异万分,“你怎么越来越……漂亮了?”晓月不知道如何形容现在的张寒霄,现在的张寒霄散发着一种魅惑人心的魅力,可以让人若飞蛾扑火般扑上前去……   “不可以说哥哥漂亮,知道吗?”张寒霄爱怜的抱起气喘吁吁的晓月,让她
  • 1
      下午,正在房间内修炼《抱朴子》的张寒霄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原来是门卫告诉张寒霄一位女孩子要找张家的小少爷。张寒霄想了想,自己在上海没什么朋友呀。莫非是慈航道人的徒弟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告诉把那女孩带到会客厅之后,张寒霄走出了自己的院子。   不一会儿,张寒霄走到厅中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侧对着自己坐在椅子上面,“你是?”张寒霄问道。   “你好,我是……”那女孩忙站了起来对这张寒霄说道,等
  • 1
     “师父,您怎么来了?”张寒霄看见正推门进来的师父,忙道。   “我怎么不能来?”逍遥子笑道。   “可您是怎么进来的?门卫怎么没通报呀?”张德志问道。   “哈哈,德志,你可不要怪门卫呀,我在山上时感觉寒霄身上有些事情发生,就赶来了,一着急就直接进来了,也没等门卫通报。”   “师父?你又是翻墙进来的?”张寒霄苦笑。小时候师父来接自己就是翻墙进来的,还被警卫误以为是小偷,起了冲突。   “嘿嘿
  • 1
      阳光透过窗帘溜了进来,温柔的抚摸着床上的两个人,一个娇小的女孩子缩在一位俊朗的一个男孩怀中,甜甜的睡着。半刻,那女孩醒了过来,她先是惊诧的看了看四周,接着松弛下来仍旧依偎在那位男孩的怀里,身子动了动,像是感觉到什么,脸立即就红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动了动。那男孩被女孩的动作弄得醒了过来,他看向怀里仍在装睡的的女孩,微微笑了一下,“小懒猪,起床了。”   这两位自然就是张寒霄和晓月了。只见晓月噘了噘
  • 1
      王所长用枪指着张寒霄,“伤人,袭警,够你死好几个来回的了!”   张寒霄冷冷一笑,“袭警?就你这样的警察,不留也罢!”   自己空有一身力量,面对这些卑鄙的生命还需要保留什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自己不就是这天地,他们就是些刍狗,张寒霄想到这些,心里的怒意更加浓烈了,强烈的杀意使张寒霄的瞳孔鲜血般鲜红。   “你……”面对张寒霄犹如实质,刀锋般的目光,王所长害怕的后退了两步,退之后王所长
  • 1
      三女低着头走了过来,只见慈航道人眼睛一瞪,“你们厉害了,知道出来寻仇了,还不告诉我一声,今天是我来了,要不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一个个不自量力!就凭你们,要使小师兄真的生气的话,你以为你们能完好无损的走出这里?”慈航道人挥挥手,“都给我回去,每人默写无量寿经二十次!明日日出之前交给我!”   刘玉张了张嘴,可是没有说出来,倒是周姗姗口快,“师父,大师姐和欣妍是我硬拉来的……”   “嗯?”慈航
  • 1
      小慈教的徒弟在长辈面前还是很懂礼数的,张寒霄心里一笑,却没表现出来,依旧用很严肃的语气对周姗姗说道,“一,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此为学武人之大忌以武犯忌!二,了解真相之后仍旧不知悔改,妄图找回面子,这也是学武人之大忌。三,不尊师长!”顿了顿说到,“你有何辩解之言!”   周姗姗一阵语塞,沉默了半晌才发现面前不过是自己的“仇人”,自己居然被他吓住了,气恼之极,但是仍旧被张寒霄的气势给震慑住的周姗姗
  • 1
      躺了半响,张寒霄突然想出去走走。吩咐不用车之后,张寒霄慢悠悠的走出了张家大宅,面前是一条宽度可以媲美高速公路的大路,道路两侧俱是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挺拔的卫士般屹立,此时已近初夏,缀满翠绿色树叶的树枝在随风摇摆,在阳刚之中添加了一份柔美。   张寒霄在路旁缓步向前走着,大约走了五百米的时候,张寒霄注意到路旁伫立着一块大约四五人高的巨石,两边刻着“私人地域,闲人莫入”几个大字,字迹已微有些模糊了
  • 1
      张寒霄望向周围的万物,悲天悯人的眼神无声的诉说着些许的感动,些许的哀伤,些许的深情……   平静一番之后,张寒霄走出了亭子,只见四周站着很多的警卫。张寒霄不由得一阵感动,看来是爷爷或者爸爸安排的。   张寒霄正准备向前问好,怎么说也是要说声谢谢的。可走进之后,张寒霄就发现警卫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看着自己,“怎么了?”张寒霄莫名其妙的摸摸自己的脸,难道是脸上落灰了?可是不能呀,运功期间尘埃是不能近身
  • 1
      早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在床上,温馨的令人昏昏欲睡。床是清代的千工床,全银杏的围板,满眼的大气与辉煌,保守估计其价值不下千万。松软的被子包裹着的张寒霄正熟睡着,从被子的形状依稀能看出他有着很高的个子,再往上看,帅气的脸上布满了孩童般的纯真,他睡得很熟,梦中的脸上露出了恬静的笑容。   这间卧室很大,大约有半个篮球场的大小,却只有一张古典床和与其配套的清代银杏木古典衣柜,奇怪的是屋子并不显得空
  • 0
    玄幻中的异术超能? 还是都市生活? 我好晕,朋友们指点一下......
    er两 5-21
  • 0
    我是沙发!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公子你好

目录: 个人贴吧

友情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