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选小说吧
关注: 2,594 贴子: 179,540

  • 目录:
  • 文学话题
  • 0
    《阳光下的誓言》陈初夏🔺江逾白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 跟在江逾白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解剖室白炽灯刺眼,明晃着穿透我的身体,在地上留不下一点阴影。 《再见哥哥》江思文▲江思尧 我被酷刑凌虐致死时,哥哥正在陪表妹看画展。哥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配过生日!」
  • 3
    🍃<失忆后前夫我骗没离婚 >🍃 卓熠✨邵棠 🍓一话句简介:失忆医女生X当特过种兵的总大裁 🍓一车场祸,邵棠头受部到重创,一切忆记回到年六前,二岁十的她偷出家的中户口本同,初次见面便下脱军帽痞,痞对她吹口哨特的战队成卓员熠扯证了。
    水映月 4-21
  • 3
    💌成瘾💌 — 邵怀瑾🌿安瑶 🕊一句话介简:胆小自娇卑美人X身高居位豪老门男人 🕊京市安家大的小姐知安研,清冷、孤傲、美艳不方可物。而年一前才被接回的来二小姐安瑶怯,懦、胆小、满身市气井,总是低着沉头默不,语存在感弱极。
  • 5
    叶净月成了满门冤种的侯府的真千金。[lbk]娘啊, 当年你名声尽毁是渣爹的阴谋,为的就是你的嫁妆,还养外室,调换你的亲女儿。[rbk]于是娘亲和离了,踹渣男,收嫁妆,把侯府搬空! [lbk]大哥实惨,你的白月光跟山匪勾结骗你孤身前去救援,生生挖了你的眼睛。}于是在白月光被绑架的时候,他直接带领精兵三天把土匪窝给端了。白月光被愤怒的山匪报复,下场凄惨。始节选 “月儿,你和轻轻都是娘的女儿,娘会对你们一视同仁的。”
  • 3
    《不怪他》 杨侑然🍬江亦 杨侑然找上门去,这渣男长得超帅!杨侑然心神一击,与渣男热恋三个月分手。又一个月后,一个自称是他男友的陌生男人带着礼物深情出现在杨侑然面前。杨侑然:他搞错对象了!!
  • 3
    < 我的心事,是隐藏爱你 > 叶声笙✨顾倾淮, 虽高中失去父母,但见谁都可以嚣张的叶声笙,唯独在顾倾淮面前乖得像一只兔子。表面沉稳的顾倾淮,实则内心比较孤独,也只有听到叶声笙的名字时,会心跳狂乱。
  • 3
    《成为合欢宗卧底后攻略了师尊》 — 沈逸🌿姜冉 姜冉原本是九嶷山上的一棵固魂草,但有一天她一睁眼,突然穿成了合欢宗精心培养的卧底。
  • 5
    完整版《假太监:开局推倒极品皇妃》txt 完整版《假太监:开局推倒极品皇妃》txt 完整版《假太监:开局推倒极品皇妃》txt 完整版《假太监:开局推倒极品皇妃》txt "熹贵妃今晚已经赐死四个太监了。”“你想活命,待会就好好表现! 陈宇跟在一个老太监的身后,心惊肉跳朝着永宁宫走去。 在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清秀宫女,她们脸色慌张,瑟瑟发抖。 谁都知道,熹贵妃的脾气暴烈如火,-旦伺候得不好就会有性命之忧。陈宇跟着老太监走进一间奢华寝
  • 1
    有着“帝国平民之光”美誉的孟简有三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   第一个秘密是为了更快在政坛上攀升,他勾引了帝国都城一区的权贵。   第二个秘密是他勾引的不止一个。   第三个秘密是被他勾引的权贵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以为孟简只勾引了自己。 👀图来询
  • 0
    娇气,但软饭硬吃[快穿] 作者:蒲中酒
    最下鳅 4-20
  • 0
    宋宅内,   宋峰一改往日的态度,脸上的褶子挤在一起,坐在宋知意身边笑眯眯的说道:“知意啊,你也知道,宋家这几年不好过,多亏了席老,宋家才能度过难关,现在席老指定要和你结婚……”   “我说了,我不会嫁,舅舅不用浪费时间了。”   “席家的势力多大你也应该清楚,你嫁过去肯定少不了你的,舅舅还能害你不成。”   宋知意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让她去嫁给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亏他说的出来,还有姓席的对伴侣有多变态,
  • 0
    只得茫然地将目光投向高台,正对上父神母神,还有其他神族人满是怒意的眼神。 他们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样。 只见父神握紧了手里的流光扇,凝聚起了神力。 他更擅长阵法,眼下却恨不得用一柄流光扇将我杀之而后快。 而母神正护着那个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小女仙,掩住眼睛。 我甚至能读出她的口型:“乖女儿,别怕。” 我曾经的好友更是满脸厌恶,他的佩剑剑因为我的杀意光芒更甚。 这一切世人唾弃,朋友离心,父母厌弃…… 都是因为自己是
  • 0
    一记响亮的巴掌,将宋栀彻底打醒。   “我警告过你,不允许你靠近轻轻的房间,你赶紧滚过去跟轻轻道歉。”   随即,她的头发就已经被揪住,拽的头皮生疼。宋栀被狠狠地拖着,大力甩在了地上,头狠狠地磕在地面。   这一磕,将宋栀彻底惊醒。   她重生了!   回到了一切不幸的开始。   也是十七岁那年,刚被带回宋家的时候。   就在宋栀愣神的瞬间,后脑勺又被一个大力拍打。   “愣着干什么?轻轻都被你气哭了,快去
  • 0
    婚后第一天,他说要分房睡,我答应了。 婚后第二天,他说他想隐婚,我答应了。 婚后第三天,他直接住进了搜救队,不再回家,我接受了。 三年后,他的白月光回来了,我们领了离婚证。 医院内。 昏迷的洛佩妮被腹部的伤口疼醒,她艰 难的睁开眼,就看见霍司函坐在床边。 “司函……” “你不服从纪律,擅自离队,停职三个月。”霍司函语气冷硬,话里没有半分担忧。 腹间已经缝合好的伤口还在断断续续的作痛,却敌不过霍司函这几句话。
  • 0
     江庆?   他不是蒋祎洲的朋友吗?   江庆:「妙妙,考虑下我?」   陈妙皱眉,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她就算要谈,也不能找蒋祎洲身边的人下手啊。   陈妙把行李都放上车,才认真的回复江庆的信息:「叔,不合适哈,你是我长辈!我小叔不会同意的!」   陈妙是懂扎心的。   一上来就喊人叔叔,硬生生把关系拉开。   她搬到租的房子,转眼就是几天过去了,这几天蒋祎洲都没联系过她。   他就是这样,想出现就出现
  • 0
    意识恢复时,我嗅到了淡淡的梨香味。   这个梨香简直深入骨髓,霎时便让我想起最惨痛的记忆,我立即警觉环顾四周,这才发现……   我似乎是重生了!   身旁那个意识不清醒,面色酡红的男人,正是他们诬陷我私通的“奸夫”,将军裴不弃!   我是丞相嫡女谢茵,本与新科状元聂文允定了婚,可没想到聂文允心仪的,竟是我庶姐谢青鸾。   他们两情相悦,若是好好告诉我,我自会成人之美。   可没想到,为了自己的姻缘,在中秋
  • 0
    众人都说港城祁家家主正在追一个港大的研究生,没人知道他第一次见她,是在更早之前。 那年,女孩身穿鹅黄色羽绒服,跟奶奶说,“徐奶奶,我大学期间不打算交男朋友,等我考上研究生后再考虑。” 当天晚上,他就拿到了女孩大致的信息,盯住文件上名字。 在港大校庆这天,容家家主走进校门,接待他的志愿者便是自己思慕许久的女孩。她扎着利落的马尾,发尾微卷,额前散落着少许毛茸茸的碎发。 负责人连忙用粤语对男人介绍道:“祁先
  • 0
     半夜许诺扔了手里的小说,气的一张小脸通红,这什么《七零知青的灿烂人生》的小说狗血的一批。   女主角是个任别人如何伤害我,我都抱以最大的善意温暖别人,不管是从她下乡以后,一起下乡陷害她的知青,还是调戏她的流氓,只要别人稍微的低声下气说几句恳求的话,她就轻而易举的放了人家。   一篇文章大量的叙述女主的善良,温和,通情达理,男主和男配们的对她的爱和维护,   当然了这么善良的女主文里,怎么少的了恶毒的
  • 0
     古元大陆,大夏国,落日城,云府。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云爷爷,自此以后,咱们两家往日交情不复,一刀两断。”   云家大堂上,精瘦的少年低沉吐出这几句话,就算压制着嗓音,也不难让人听出他心底的愤怒和坚定。   铮铮冷语,撞进云天的心底,这孩子,真是好气魄啊!   只是…   “云老头,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你这时候退婚,唉,……罢了罢了。”叶峰长叹一声,面容苦添一分忧愁,无可
  • 0
    妻子认定我盗取公司机密畏罪潜逃。 为了逼我现身。 在我死后的第三年。 她疯狂报复我家,恶意打击我家产业。 逼得我爸绝望跳楼而死,逼得我妈疯疯癫癫流落街头。 直到她同意白月光求婚的那日。 我那替她白月光坐牢三年的弟弟出狱,告知了她,我死亡的真相。 三年前,我早在那场针对于她的绑架中,为她而死。 她终于后悔了。 …… 京市冬日的寒风格外刺骨。 街上路人脚步纷纷,我年迈的母亲衣衫褴褛跪在街头磕头乞讨。 她冷得面色发白,
  • 0
     “晚萧,你觉得泽哥儿怎么样,就选他吧!”   熟悉的声音入耳,让得叶晚萧泛散的思绪缓缓凝聚,眼前混沌破开,逐渐清明。   “母亲,你收了儿子吧!以后儿子一定会好好地孝敬母亲的。”   袖子被人拽动,手指间有什么东西掉落,瓷器破碎声传来。   这感觉如此真实,就仿佛,她真的回到了十年之前,宋老夫人逼着她认下宋承泽为嫡子之时。   眼前的人影逐渐清晰,那一副谦卑有礼却令人作呕的容貌入眼。   宋家长子,宋承
  • 0
     天云秘境有宝物出世,修仙界各大宗门前去争夺,本来和张若琪一个外门杂役弟子没啥关系,但是她前不久不小心得罪了外门管事,被塞进了当探路炮灰的队伍中,给内门的天之骄子们探路打杂。   这次秘境之行因是争夺秘境核心和与秘境核心相连的宝物,与探索秘境寻找灵药不同,没什么油水又非常危险。   在摸爬滚打一个月后,张若琪幸运的活着跟着队伍找到了宝物的位置,又不幸的在几方队伍的第一波打斗中下线。   在灵魂快要消散
  • 0
    傍晚时分,西边的晚霞像火一般热烈的蔓延着,篮球场上的每个人都在奋力挥洒着汗水,人声吵嚷。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位身着红色球服的男生极其惹眼。   男生头上戴着黑色发带,身形颀长挺拔,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脖颈,夕阳勾勒出他完美的侧脸轮廓。   他动作敏捷流畅,篮球在他手中游移不定,他灵活地躲避对手,转身一个弹跳,双手往上一抛。   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哐”的一声正中篮筐里。   三分球精准
  • 0
    “沈新语,你给老娘把门打开!我告诉你,聘书跟彩礼老娘都收了,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了。   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足足十两银子的聘礼,杨明皓也算大方,你嫁过去说不定就享福了,别那么不识好歹。   还有人家杨明皓哪就配不上你了,你不就是识几个字吗,有啥了不起的,还当自己是秀才家闺女呢?   你醒醒吧!你爹娘都死三年了,你现在也出了孝,该嫁了!   咋的,还想赖在老娘家吃一辈子白食呢?”   一座用泥土砌成
  • 0
    今天周五,她终于能好好洗个澡。   热水也早就烧好了,刚入了夜,她就提着半桶把厨房里面的热水挪到洗澡房去。   然后又用另外一个桶接了半桶冷水倒进那热水里面,把桶放到门口,她拿头绳把门上的铁丝勾着,挂在一旁的钉子上一圈圈地收紧。   可那门就几块木板钉一块的,转轴那也不过是拿铁丝固定的,她就算用皮筋收得再紧,那门也还是留着指节大的缝。   这门只能仿君子,压根防不住小人。   不过季桃也早有准备,拿出一
  • 0
     仲冬时节。   窗外边的狂风吹得树梢落叶簌簌作响,一阵阵寒风透过窗子袭来。   许幼梨低着头在隔间单侧厕所清理衣服上的酒渍,耳廓旁传来外边洗手台对自己的评头论足。   “别说我眼红她啊,她不过就是出身好而已。”   “就她有什么好眼红的,嫁了个顶层金字塔老公人家根本不爱她,只不过是各玩各的。呵,我简直太看不惯她那副自以为很清高的嘴脸,纯纯白莲花一朵。”   “可惜有些男的真眼瞎,喜欢这种货色,简直下头
  • 0
     炎炎八月,医院走廊。   “你父母由于溺水时间过长,脑组织严重缺血缺氧,经过抢救以后,脑组织并未完全死亡,但大脑皮层的功能严重受害,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了意识活动......”   看着医生的嘴一张一合,苗妙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在说什么?   什么叫爸妈变成植物人了?   苏醒的概率不到百分之十?   为什么!   爸妈遵纪守法,诚实善良,做点小生意童叟无欺,遇到乞丐都要给两块钱的人,为什么会遇到这
  • 0
    【杨金田昨天中午和杨桂生媳妇在山脚下玉米地里大战三回合,战况相当激烈,真看不出来,这两人居然有一腿】   【马春桃和杨桂生媳妇平时比亲姐妹还亲,这是真不分里外啊】   被分派在地里锄草的十几个女人,表情都变得古怪,纷纷朝马春桃和杨桂生媳妇瞟,而制造出这一局面的唐皎皎,却毫不知情,还表面乖巧地内心吐槽。   【有个问题,按照这个逻辑,杨桂生和马春桃是不是也有一腿?】   “我没有!”   马春桃忍无可忍,
  • 0
      雨夜,雷电交加,蜿蜒山道上,一辆疾驰而过的轿车划破寂静的夜!   男人冰冷刺骨的声音从宋云熙戴着的蓝牙耳机里传来。   驾驶位上的她尚未反应过来,刹车失灵的轿车已然冲破悬崖边的护栏,顺着高高的悬崖,翻滚而下。   宋云熙凄惨的笑声响起。   半个小时前,一封秘密邮件,宋云熙得知自己的丈夫时川被人绑架。   绑匪提出的交易条件,让她一百万现金从云城赶往海城,宋云熙心急如焚,当即预约银行,准备提款救人。
  • 0
    闷雷滚过屋顶,雨水再次倾泻下来。   桂南屏觉得像是有个巨大的石碾子朝着心头滚了过来。   她直直躺在床上,余光扫到一旁平整整的被褥,不由地用手紧紧捏着蚕丝被的一角,哭也哭不出声。   几个时辰前,夫君韩望书领回来一位及笄之年的清倌人,淡淡道,“她是白蘋,南下时,已收了做屋里人,明日你便在府里摆几桌酒席,封她做个姨娘,也算给她几分体面。”   眼前这个只比他们女儿云姐儿大三岁的白蘋身材娇小,清秀可人,
  • 0
     “坏女人,你把小四还回来!你这个坏女人……”   夜云熙蓦地睁开眼睛,伸手掐住眼前人的脖子,眼中划过一抹杀意——   “我即便被流放,也轮不到你们这些杂碎欺辱!”   话音刚落,她眼中划过一丝错愕,怎么是个小孩子?   她将小孩甩到地上,目光扫过眼前破烂的草屋,奇怪,她不是在流放岭南的路上吗?   等等,这细嫩的皮肤,这没几两肉的身板……这不是她的身体。   下一瞬,夜云熙头疼欲裂,一个个片段在脑中如走
  • 0
     上官千荨猛地从噩梦中醒来,惊出一身冷汗。她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前世真实发生过的。   她重生了!   现在是嘉和二十四年,她的母亲已经在去年那场大火中丧生。   今日未时,兄长上官怀瑾将会在斗兽场,如噩梦中的景象一般,命丧虎口。   下月初三,她将会在假千金上官夕瑶的生辰宴会上,无故发狂,砍伤宴会上的多名宾客。然后,她会被送到乡下庄子去养病,路上不幸遭遇马匪,坠入悬崖,跌断右腿,从此不良于行。   最终
  • 0
    这是什么丑东西!   沈妤欢想也没想,一巴掌呼过去,径直将那张麻子脸拍开。   那人撞在墙上,吃痛的抽了口气,龇牙咧嘴地骂起来。   “沈妤欢!当初你求我帮忙的时候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我帮你寻门路把景跷那小子卖了,你跟!”   “怎么!拿了钱就翻脸不认人了!”   男人吐了口痰,凶狠的目光扫过来,言辞粗鲁不堪。   沈妤欢定了定神,抬眼看过去,这才发现对面的人穿着一身古装,旁边的牛车上,正捆着个七八岁的小孩
  • 0
    “大娘子!二......二公子归京了!”   檀溪居的丫头满头香汗的跑进了内屋。   咯哒一声!茶筅落地,好好的一道茶云脚全全散去。   唐婠心思全无,立刻站起身来,捏住小丫头的臂膀,“当真?”   “已经入了正堂了,主母娘子叫您赶紧过去呢!”   不妄她苦苦守着侯府七年,如今郎君归家,自是欢喜的。   来不及洗漱冠衣,提了裙角,便朝正堂而去……   还未跃进二门,便听见里边传来一道极其不快的责问之声。   “二哥
  • 0
     天武王朝。   苏念音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   头发湿漉漉的的确让人难受,但也让她脑子清醒了许多。   “我不是死了吗?”   摇了摇脑袋,苏念音的眼睛有些茫然。   大脑一阵恍惚,一股陌生的记忆在脑海里浮现。   她,居然穿越了,而且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苏念音!   是天武王朝的大将苏聚的女儿。   同时也是天武王朝势力最盛的战神宁王的正妃。   宁王自从胶州一战后,就身患暗疾,退居战后。   苏念音愚蠢,竟被
  • 0
    1986年六月,沙安村。 夜幕浓黑,泥胚房外不时传来几声狗叫。 宋晚意从混沌中惊醒,不可置信看着身上的大红花毯,她被车撞死后竟然重生回到了三十年前! 还不等她回神,炕边忽然喜欢一道清冽的男声:“宋晚意,新婚那晚我就说过,我不会碰你!” 宋晚意愣愣抬头望去,映目是贺时振年轻俊朗的脸。 男人身形笔挺,一副学究气的眼镜挂在同样高挺的鼻梁上,那冷冽的目光哪怕隔着眼镜,也刺的宋晚意心口闷痛。 “时振……” 她情不自禁想靠
  • 0
    嘉林市网球运动中心。 一场备受瞩目的市网球决赛正在举行。 林冉竹接了一个又一个球,动作干净有力,很快赢得这场比赛。 领完奖下场时,记者蜂拥而至将她围住。 林冉竹本以为他们是想问自己获奖感言。 然而却听他们问:“林冉竹女士,请问你和时年先生是离婚了吗?” 林冉竹愣住,不明白自己和时年昨日才去登记准备离婚,记者今日怎么就知道了? 她好不容易摆脱掉记者,回到车内,打开手机就看到头条新闻视频。 视频上她的丈夫时年满
  • 0
     半夜许诺扔了手里的小说,气的一张小脸通红,这什么《七零知青的灿烂人生》的小说狗血的一批。   女主角是个任别人如何伤害我,我都抱以最大的善意温暖别人,不管是从她下乡以后,一起下乡陷害她的知青,还是调戏她的流氓,只要别人稍微的低声下气说几句恳求的话,她就轻而易举的放了人家。   一篇文章大量的叙述女主的善良,温和,通情达理,男主和男配们的对她的爱和维护,   当然了这么善良的女主文里,怎么少的了恶毒的
  • 3
    <失忆后前夫骗我没离婚 > 卓熠✨邵棠 🍓一场车祸,邵棠头部受到重创,一切记忆回到六年前,二十岁的她偷出家中的户口本,同初次见面便脱下军帽,痞痞对她吹口哨的特战队成员卓熠扯了证。
  • 3
    < 侯府在逃小妾 > 卫辞✨宋吟 宋吟一朝穿至大令朝,被原身父母卖入县令府,成为锦州瘦马。碧玉年华之时,她出落得玲珑有致、杏眼含情,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挠人的骄矜。
  • 3
    💌四姑娘画风总跑偏💌 — 苏轻弦✨段晚宁 💐一句话简介: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春意楼楼主段晚宁初涉江湖,作风狠辣冷厉,画风是这样的:你说啥?算了,杀。江湖人人拱手称颂:惹不起,饶命!
    xx360k 4-20
  • 3
    < 春日暄妍 > 崇弈✨晏柠 曾将晏柠宠上心尖儿的人,死了。那个素来狠戾霸道,人人闻之色变的摄政王,因了晏柠的误解和逃离,心伤至极,亲征北境,最终战死沙场。
  • 3
    💌与摘我星辰💌 — 周淮岸✨宋京熙 💐一句话简:介大小姐驾到,通通闪开! 💐宋京熙家产破了,爸妈了卖所有的东西,逃远国外,就她把一个人剩在了里家。宋小大姐骂骂咧,咧努力适从应富贵到极致贫穷转的变。真但的很难。
    水映月 4-20
  • 5
    《她死后,偏执小叔杀疯了!》蒋祎洲V陈妙 《她死后,偏执小叔杀疯了!》蒋祎洲V陈妙 第一次分手,她嫌他时长短第二次分手,她说他花样少第三次,他把她抵在宴会后台,疯了一样掠夺,“如何?有无进步?要不要复合?"陈妙喜欢一个男人,他白天是她小叔,晚上却把她抱在腿上,像变了个人。 两年痴缠,他有求必应。直到,他心里的白月光回来了。陈妙收拾东西,潇洒离去,你有你的白月光,我有我的心头好。当她挽着未婚夫回来,官宣找到真
  • 0
    苏总,您老公自杀了!” 我醒来的时候,入目是一片刺眼的白。 还没来得及反应,手腕上便传来刺骨的疼。 刚缓过来一些,耳边就听到一个焦急的女声。 随即,我看到一个女人背对着我站着,正在打电话: “苏总,陈乾现在在医院,您要过来看看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冰冷无情的女声: “死了没?没死就别来烦我!” 电话被挂断,女人唉声叹气,回过头来一看,怔了一下。 过了会,她走到我面前:“您醒了?” “你是?”我一脸茫然地看着
    漫书房1 4-20
  • 2
    可我在网上是个海王,养了六条鱼。 后来她们发现了真相,气疯了。 同学婚礼上,班长搂着高中时我暗恋的班花,嘲讽我是个***。 “女朋友太丑不敢带来?你怕什么嘛?” 我看着门外正在打架的六个女人,瑟瑟发抖: “我怕......坐不下。” 1 我叫林小凡,是个时间管理大师。 为了给妈妈凑医药费,同时在舔六个女神。 她们不拿我当人,最喜欢用钱侮辱我。 一号女神江舒莹,是个大学生学霸,家里几十套大酒店。 为了舔她,我自学了八门外语,练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