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天帝吧
关注: 11,137 贴子: 13,142

修罗子,不死王,雷霆战尊,古海蛮皇

  • 0
    修罗天帝有没有拍卖会的场面,赌宝类的场面
  • 58
    请问修罗天帝好看吗?打算入坑
  • 26
    从当初的 黑道邪皇 到 狂枭再到武神风暴 再到修罗天帝 不知不觉几年过去了…
    凑近 6-8
  • 1
    今天把全书看完了,全篇看下来十分精彩,到了那种如果可以不睡觉宁愿一口气看完的地步,但是结局我个人难以接受
  • 0
    四方虽定,但大炎皇朝的经济,文化却是受到了不少波及,平民的生活虽是逐渐走上了正规,但毕竟还有慕容皇族的残余势力存在,潜伏,更何况曾经的九公主,慕容雪还未死,这一场争斗又岂会这般草草收场! 而在大炎皇朝的帝都,炎城宫城的皇庭,此处不少帝国高层汇聚于此,对于北境之战,他们早已得到战报,秦炎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其实力以及背后的势力早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抗衡。 虽然没有真正的成为皇朝之主,但此时众人心中已然做好
  • 0
    这声音袭来,使得博尔赤微微蹙眉,一抹阴冷的怒意在其眉宇间骤然绽放。 “哪来的杂碎竟然敢狂言至此,将其给我斩杀!” 博尔赤虽然惊怒,但像秦炎这样的不知名的蝼蚁还不值得自己出手,不过秦炎此时而来,终究是破坏了自己的心情,博尔赤余光轻轻一瞥,示意身侧的部将出手,将秦炎斩杀。 跟随了博尔赤这般长时间,当博尔赤仅仅余光闪过的那一刻,这部将已然知晓了博尔赤的意思,因此,博尔赤话语未落,那部将已然出手。 “好了,接
  • 0
    擂鼓震动,化出一道道音波袭扰而来,此举虽不明智,但却诛心,至少,前方那一片密林深处,狼嚎惊叫,野猿嘶鸣,更有许多野兽四处逃窜,似是兽潮来临一般。 “吩咐下去,按照秦炎将军所传阵法列阵,既然敌军来犯,我大炎男儿唯有死战,绝不后退!”城楼上一道视死如归的傲然之音响彻,城内城外,大营之内一道道身影而起,但见他们目光如炬,眼眸深处更是充斥着惊天战意! 三十万大军又如何?大炎好男儿岂会畏惧! 十万大军而出,与城
  • 0
    “秦炎,没想到竟然是你!” 盯着秦炎,几人的语气明显冷凝了许多,他们来此便是为了攻破大炎皇朝的防线,而几人在出发之时便得到了消息,此次前来支援之人便叫秦炎。 “你们这丑恶的嘴脸变换得倒是真快!”秦炎戏谑的笑了笑,似乎这种事情早已经司空见惯。 “小子,你也就现在口角上呈强,待到片刻之后,便让你知晓我等几人的厉害,我们可不像先前的那这**般!”至于联合,几人自是未曾真心,不过是想利用一番秦炎,如今挑明了一些事
  • 0
    秦炎这等意念释放,龙逆罡风感受的最为真实,就凭你这毛头小子想镇压我,下辈子去吧! 龙首微抬,一双银眸微眯,四十五度俯视而下,轻瞥了一眼,那眼眸深处夹杂的是深深的不屑,而后,只见龙逆罡风不屑的目光骤然一凝,一股惊天寒意释放,此等寒意之下,龙口微张,其内吞吐一道道罡风,罡风席卷化为一道道风刃,向着秦炎的五脏六腑撕裂而去。 此等力量袭来,秦炎顿感一阵疼痛,五脏六腑在罡风的搅扰下宛若移位,其上更是出现了一些
  • 0
    劲风呼啸,自远方席卷而来,仅仅一瞬,便将秦炎缭绕,其内一双巨大的银色双眸光泽闪烁,犹如一头沉睡万年的巨兽苏醒,仅仅是一声嘶吼而已,便使得秦炎身躯之上再度浮现数道伤口,血肉外翻,白骨袒露,极是渗人。 要知道,秦炎此刻的肉身强度已然堪比三阶三级凶兽,然而,在这神秘生物的轰击下竟是这般不值一提。 感受着遍布全身的疼痛,秦炎倒是气定神闲,只见秦炎将魂识扩散,感受着这神秘生物的实体,然而,一切皆是虚无缥缈,明
  • 2
    真心说,就秦命今天表现的来说,和个小娃娃一样,就有那种泼妇骂街的味道,别说修养了,就文化都没有,看的我叫一个揪心。
  • 0
    数人而来,雷厉风行,还未待秦炎踏入,便率先出现在秦炎身前。 “此处不得入内,若是识相还是快些走开!”盯着秦炎,那为首的一人目露凶光,话语倒是冷寒了几分。 “这峡谷你家的?” 秦炎微微蹙眉,盯着那开口的出云帝国修炼者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自己无心惹事,不过若是有人非要招惹自己,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这小子,哪来的废话,让你滚便快些滚,再要啰嗦一句,休怪我等不客气!”那出云帝国修炼者说话之际便将一道力量落下
  • 0
    “镇!” 盯着袭杀而来的秦炎,那黑衣身影冷嗤一声,旋即大手一挥,周遭的空气都是微微一颤,惊响一阵轰鸣,而后一巨大手掌虚影凝聚,自天穹而落,足有数丈。 虚影拍落,震颤四方,其下不少身强力壮的军士竟是直接匍匐,瘫倒于地,此等力量何其强横。 “这便是聚灵四重的力量吗?竟是这般强横,看来那小子必死无疑了!”一侧的敌军将领思忖着,轻蔑的瞥了一眼袭杀而来的秦炎,冷笑一声。 这等力量下,秦炎又算什么,不过蝼蚁而已,
  • 0
    数人而来,雷厉风行,还未待秦炎踏入,便率先出现在秦炎身前。 “此处不得入内,若是识相还是快些走开!”盯着秦炎,那为首的一人目露凶光,话语倒是冷寒了几分。 “这峡谷你家的?” 秦炎微微蹙眉,盯着那开口的出云帝国修炼者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自己无心惹事,不过若是有人非要招惹自己,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这小子,哪来的废话,让你滚便快些滚,再要啰嗦一句,休怪我等不客气!”那出云帝国修炼者说话之际便将一道力量落下
  • 0
    一剑而来,震破虚空,望着这一幕,那些幸存者嘴角艰难的弯起一抹略带忧伤的弧度。 若是援军能早来片刻,或许一切便不是这种结果,至少这守城的为首将领或许还能存活,然而一切皆是晚了。 “高将军,您一路走好,兄弟们会为你报仇的!”身躯坠落,犹如彗星一般,在地面之上砸落一个深坑,在其一侧,长枪虽断,但却依旧释放着耀眼的寒芒,凝视着这一幕,不少军士凄然泪下,许久的生死之战,他们没有哭,绝望中坚守时他们更没有哭,然
  • 0
    “镇!” 盯着袭杀而来的秦炎,那黑衣身影冷嗤一声,旋即大手一挥,周遭的空气都是微微一颤,惊响一阵轰鸣,而后一巨大手掌虚影凝聚,自天穹而落,足有数丈。 虚影拍落,震颤四方,其下不少身强力壮的军士竟是直接匍匐,瘫倒于地,此等力量何其强横。 “这便是聚灵四重的力量吗?竟是这般强横,看来那小子必死无疑了!”一侧的敌军将领思忖着,轻蔑的瞥了一眼袭杀而来的秦炎,冷笑一声。 这等力量下,秦炎又算什么,不过蝼蚁而已,
  • 6
    求几部和修罗天帝一样评分高的小说
  • 0
    一剑而来,震破虚空,望着这一幕,那些幸存者嘴角艰难的弯起一抹略带忧伤的弧度。 若是援军能早来片刻,或许一切便不是这种结果,至少这守城的为首将领或许还能存活,然而一切皆是晚了。 “高将军,您一路走好,兄弟们会为你报仇的!”身躯坠落,犹如彗星一般,在地面之上砸落一个深坑,在其一侧,长枪虽断,但却依旧释放着耀眼的寒芒,凝视着这一幕,不少军士凄然泪下,许久的生死之战,他们没有哭,绝望中坚守时他们更没有哭,然
  • 0
    “我大炎的军士啊,纵使此刻再难归还,也要守住我们身后的这一城寸土,一旦此城破,届时受苦的便不单单只是我们,甚至我们的亲人都会在敌军的铁蹄之下遭受屠戮!” 一杆寒枪指明月,浩瀚正气冲乾坤,城头之上,那为首的将领目光决然,大有血染苍天,魂归故土的打算。 “誓与此城共存亡,绝不负袍泽之情,百姓之托!”一道寒音起,战袍呼啸,银枪寒芒正待机。 远处,一道呼啸风声惊起,万道箭矢犹如雨点般密密麻麻冲落而下,箭矢袭来
  • 0
    经年恩怨一朝清,错为棋手乱局成! 八方妖魔鬼怪乱,沙场一战再点兵! 此一役,秦炎一战定江山,没皇族、诛国主,却也受下了不小伤势,暗中自有不少强者虎视眈眈,但面对秦炎所带来的威压,再也没有谁敢再度出手。 这一战,纵使不用多说,众人也明白,这大炎皇朝怕是要改名姓秦了。 适逢秋分,经过几日的调养,秦炎的伤势已然恢复了不少,但大炎皇朝这般的乱摊子让朝中不少大臣头疼万分,秦炎静修期间,四方强敌来犯,已然侵占了大
  • 1
    “你……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蝼蚁,也敢这般无视我们吗?你可知我们是谁?”凝视着秦炎那该死的冷傲的神情,流王爷府的一人冷嗤一声。 他们千里迢迢来此,便是为了诛杀秦炎,然而如此兴师动众竟是被如此无视,更何况此次所来之人中,有几人更是达到了聚灵二重圆满境界,这样的强者足以被皇主当做贵宾对待,然而在秦炎这里,竟是连被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滚,我没时间陪你们几个玩,再敢多言一句,就此诛灭!”秦炎而来,乃为柱国
    天枫彧 5-19
  • 24
    前期有个很大的硬bug,得到永生传承那段,这机缘要么绝对保密,任何人都不能吐露,要么干脆不要!猪脚倒好,弄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我的天啊。。别说18座石像,就是180座1800座石像也绝对保不住。那些实力恐怖的老怪物得到消息后,会像蝗虫一样蜂拥而至。这不是什么功法武器,永生啊!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那些大佬也没有任何理由无视这块唐僧肉。 第二,猪脚行为。书中一再强调猪脚重情重义,把守护家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可你的
  • 0
    好像很多人看小说,都会觉得,主角应该是正义的,不能干坏事的。 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修仙一类的,哪一个不是站在无数人的尸体上获得的成就。可能某一件事上有正反之分,但总体上来说都是在掠夺资源,没有正义可言。肯定会有一些阴暗的事要做,而主角又不好直接做,所以会有童言这样的角色设定。 跟在秦命身边的,都是有脑子的,童言还是作为族长培养的人,会知道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做的哪些恶心的事,估计大多都
  • 1
    看到500章就看不懂了然后一直跳到1600章直接删了
  • 143
    当初是看口碑不错,入的坑,一开始看,哟有意思有意思,后来:这是怎么回事?再后来:***什么鬼操作。总结出以下几个问题。 1.当初为什么和古海打起来了,明面上是拿了别人的黄金三叉戟不想还,当时我看天王殿的表现,还以为天王殿有什么苦衷和大阴谋,看到后来,并没有?**,天王殿完全打不过古海势力啊,只能逃窜,那你还去惹古海干嘛?
  • 0
    “那人是谁?竟是如此霸道!” 炎城城门,远处赶来的数人凝视着这一幕,惊愕万分,秦炎出手何其果断,以至于这赶来的众人也只是看到了一道残影而已。 “不管是谁,他这般出手想必与那秦炎自有关系,如今此处已然是天罗地网,谁又能逃得出去,我等几人而来,乃是助战,届时若是遇到秦炎,交给我便是,我要将其彻底湮灭!” 远处,那阴冷的眸子转动着,观其服饰似乎来自流云帝国。 曾经,秦炎与流云帝国几大族皆是有过仇怨,他们来此
  • 0
    三日而过,帝都炎城俨然一副繁华景象,四方而来的过客在此处汇聚,仅仅一条副街道而已,牛马已达数千,两旁的青园酒肆内更是座无虚席。 “这炎城当真是繁华,只是可惜了,没有了柱国府的大炎皇朝,又能传承多久,此处的消息已经传回去了吧!”某一酒肆的包间内,一约么二十岁左右,右手拇指戴着翠绿色和田玉扳指的少年轻呡了一口清酒,对着一侧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少主,消息已然传回,想必半月之内,家中便会有决策!”那中年男
  • 0
    “他们真是欺人太甚!” 院落内,雪姬目光清冷,那一抹寒意也是在此刻赫然绽放。 一连几天,皆是有弟子前来叫阵,前几天,雪姬以一人之力横扫众弟子,方才有了这两日的消停,然而今天却是事出反常,不仅有人前来叫阵,而那叫阵之人更是口出狂言,恶言相向。 “雪姬姐,我们已然查明,此次有核心弟子出关,他们方才敢如此!”院落内,两人而来,立于雪姬一侧,将此事缓缓道出。 “核心弟子?” 雪莲微微凝眉,神色略变,核心弟子的威
  • 0
    “玉面郎君吗?” 秦炎嘴角勾起一抹狡黠,这身影的确散发着当时的气息,只是,终究有些不同,而后但见秦炎魂海一动,一道道符文凝聚而出,这符文闪烁,将秦炎所在的三米范围内缭绕,而此时,秦炎自玄戒内将灰袍长老所赠人形阵法石祭出,而后,只见秦炎指尖一道血芒闪烁,一滴鲜血旋即被打入灰袍长老所赠人形阵法石内,数息而已,那人形阵法石幻化,竟是和秦炎容貌一般无二,甚至连气息和修为都是一模一样。 “高执事,你且等等我!
  • 0
    “桀桀,没想到竟还是被发现了!” 一道阴森的笑声响起,一道犹如和黑夜混为一体身影微微一动,但听风吟响起,那巨大的树影内一道黑影旋即袭杀而来。 黑影无实,但其施展的武技却是杀意荡漾,出手之下,便是杀招,这黑影袭来,夹杂着阴森气息,顿时间让秦炎魂海都是猛然一颤。 “魂技?” 秦炎愕然,一念之间,数道符文浮现,这几道符文凝聚,化为一层屏障,方才抵抗住黑影的袭杀。 “你是何人?”秦炎目光凝聚,将魂识释放,只是当
  • 1
    谁能想到,秦炎竟是会依这种方式收场,对旁人来说,坚持两个时辰已算万幸,而秦炎,竟是直接将九头雉鸡击败。 “这第一场考核便算你通过,不过这第二场……”朱长老顿了片刻,“你且跟我来吧!” 朱长老话落,身后灵气化为羽翼,只见这羽翼闪动,朱长老便向着第一座主峰而去,至于秦炎,脚下雷霆涌动,将雷动施展,虽然此时的秦炎身心皆是有些虚弱,但这雷动身法却是依旧可以施展。 一个时辰之后,第一座主峰,那巨大的广场之上,朱
    天枫彧 5-9
  • 1
    明明第一世界结婚那里都已经可以完结了,硬生生拖到第二世界,亏我前面看泪目了,结局却是这样的结局,作者还我眼泪,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
    天枫彧 5-9
  • 0
    寒山雪林鲜血染,一战惊起四方寒。 只身不惧荆棘路,血夜寒月照我还。 只见秦炎眼眸深处战意惊天,而后其魂海涌动,一道道符文皆是被其凝聚而出。 “小子,该死!”葛龙话落,那擎天般的手掌旋即向着秦炎拍落而下。 嘭嘭! 一道声音响起,便见秦炎所凝聚的符文道道崩灭,然而葛龙所凝聚的手掌依旧是砸落而下,虽然这手掌下落的速度有所迟缓,但其力量却是强横万分。 “噗嗤!” 这等力量下,秦炎喉咙一甜,旋即吐出一口鲜血,其脸色
  • 0
    “真尼玛聒噪!” 将另一人扇飞后,秦炎不耐烦的开口道,而后只见秦炎眼眸微转,对着不远处的葛方嘿嘿一笑,但任谁都看得出这笑意内蕴含的冷意。 “他们都是你伤的?”秦炎话语森寒,一步一寒意的向着葛方缓缓走去。 “他们是我伤的又如何?”葛方话落旋即将凝元一重的气息释放而出,然而面对这气息,秦炎旋即一巴掌扇来,“老子的朋友岂是你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一掌落下,将葛狠狠的扇出三米远。 “咕咚!” 望着这一幕,在场的所
  • 0
    秦炎刚刚踏入洞府内,一股极寒与极焚的排斥力竟是化为一头斑斓猛虎向着秦炎轰杀而去。 感受着这等能量,秦炎丹田涌动,那本在秦炎丹田内旋转的两股力量竟是凝为一道向着这斑斓猛虎斩杀而去。 “嗷呜!” 一道虎啸响起,便见巨虎一掌拍出,五根犹如剑刃般锋利的爪子瞬间在秦炎身前划出五道深深的血痕。 但秦炎那道力量凝为一柄利刃,也是彻底落在了巨虎身躯之上,只听得一道虎哀,那巨虎便是旋即溃散。 “这……”巨虎消散,秦炎向着
  • 0
    登山梯有九千层,层层叠叠如浮萍。 一层一去一消散,山梯尽头见通明。 “这便是登山梯吗?”一眼望去,登山梯犹如一条苍龙一般,蜿蜒盘旋直入云层,云层深处,风起云涌,纵使秦炎凝视而去,竟也难以看清其尽头,此等所见与外界的寒山简直是天壤之别。 石阶宽约三尺,高约一尺,其阶梯之上似有天然的符文交织。 凝视这类似符文的东西,秦炎神色微微一凝,旋即向着这阶梯踏去。 铛! 当秦炎踏上第一层的那一刻,一道道涟漪在石梯上扩散
  • 0
    “我家家主发布围杀令,但凡这次能出力的皆可得到重酬!”那十数道身影中,为首的一人开口道,而这开口之人正是苟童的堂弟苟且。 “苟且兄这就不够意思了,既然要围杀那小子何不告知一声!”此话一落,又有十数道身影向着此处而来,只见他们服饰不一,但那最前方的两人却是穿着赵家和韩家的服饰。 “似那等蝼蚁根本不需要三家联手,又何必要告知!”苟且冷声道,只是这话语落下,赵家和韩家那两位中年内心则是一道冷笑。 什么叫不需
  • 0
    杀令一出中灵惊,四方杀手纷纷来。 寒山池外布围杀,奇火呼啸焚凝元。 “符老……” 望着这双鬓斑白的老者,所有的修炼者皆是错愕不已,纵使玄山宗那外门长老也是微微蹙眉。 “丹殿向来无争,如今你竟是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少年这般开口,你觉得丹殿会同意吗?”玄山宗外门长老冷嗤一声。 “我丹殿同不同意不用你来操心,今日我符秋出手,便是护定了他,若是谁不服,尽管来战,我符秋何惧之有!”符秋话语响起,在整个寒山都是空转百
  • 0
    此话一出,四方目光皆是凝聚而来,无论是谁,皆想看看这斩杀玄山宗弟子的人究竟是何等模样。 然而,此刻,一道威压却是骤然袭来,这出手的正是赵家家主,一个境界达到了凝元三重小成的绝对强者。 “赵家主,你未免太心急了吧!”葛洪踏出,而后一掌落下,掌风呼啸袭来,将赵家主的威压直接崩散。 “葛洪,你真的要护他吗?”凝视着葛洪,赵家主冷斥一声。 “今日我护定他了!”葛洪话落,其音向着四方传荡而去。 “好,我倒要看看你
  • 0
    此等话语犹如催命符一般,甚至三家子弟在听到雪莲二字后直接崩溃,变得疯癫不已。 “这什么情况?” 看着这一幕,苟童、葛洪以及其他几位家主皆是愕然万分。 此刻唯有葛文葛月方才懂得,他们这是真的怕了,秦炎那等实力,又有谁不怕,想到此处,葛文葛武都不由脊背发冷。 “我没有雪莲了,不要再逼我交出了!”此时,不止是苟家的少年这般开口,其余两家子弟也是这般,甚至在他们眼眸深处都是呈现着深深的恐惧。 “嗯?” 杨老微微蹙
  • 0
    只是这等消息,秦炎等人并不知晓,纵使知晓又能如何,这宗门依旧要建立,秦炎建立宗门何须他人承认。 而此时,远处雪姬而来,但见其娇躯轻盈,每一步落下,皆有寒霜微凝,雪花散落,雪花之上寒气蒸腾,那等寒意释放,使得赤门等几个势力的副门主身躯都是骤然一颤。 虽然这几人与雪姬同是聚灵四重境界,但雪姬给予他们的威压甚至堪比聚灵五重境界。 “那便是被宗主亲点的准核心弟子吗?果真强横!”纵使是外门长老也是赞叹道,成为云
  • 0
    少年不畏势惊天,一念成阵诛凝元。 世人不知枉嘲笑,我道独尊难与言。 凝视着那轰然斩来的力量,三家众人皆是狂笑不已,此等力量谁人能敌,纵使是开脉九重的极致的强者不行。 “此力非凝元境不能破!”纵使葛文葛武也是这般开口道,那等力量让他们都是感觉到窒息不已,更何况身在这力量下的秦炎。 然而此刻,秦炎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而后只见其拳头紧握,向着那斩落的力量猛然轰出。 此刻,不仅是那拳头之上玉芒闪烁,纵使秦炎的身
  • 0
    “小子,你的命便由我来收吧!”玄山宗弟子内心暗道,旋即向着远处的秦炎袭来。 而在那古松旁,秦炎目光冷冽的看向众人,“将雪莲交出!”这话语森寒无比,更是夹杂着深深的杀意。 “交雪莲?凭什么?”赵家弟子不屑的看向秦炎,冷斥一声,纵使秦炎此刻实力惊人,但面对众人,又能如何?更何况还有一人未曾出现,这便是他们的希冀。 “凭我的拳头比你们的硬!”秦炎话落,脚步微动,而后道道残影浮现,当这残影消散的那一刻,那开口
  • 0
    雪莲幻形化为人,窈窕稚女雪粉唇。 粉嫩拳头微微出,一击轰出惊众人。 “雪姬?” 凝视着眼前如同瓷娃娃般不染纤尘的女孩,秦炎微微蹙眉,“你是九星雪莲?” “嗯嗯,大哥哥不记得我了吗?还是说大哥哥要把我丢下!”雪姬委屈的耸耸鼻子抽泣道。 “哪有,大哥哥急着救人,更何况那里太危险了,你若跟着,我怕到时候……”秦炎无奈一笑,对于眼前的雪姬,秦炎倒是十分喜爱,只不过此去凶险万分。 “哼,原来大哥哥嫌我累赘啊!”雪姬
  • 11
    修罗天帝快看完了,看到葬花为了帮秦命,提议入驻幽冥,化身鬼族!记得秦命的初衷是为了守护亲人而反抗命运,哪怕逆乱时空与世界苍生为敌,如若所有的亲人爱人朋友一切有关系的人都死了,那秦命还守护这个世界干嘛?
  • 0
    而此时,秦炎所在院落。 风起竹影动,月残花草明! 整个院落一如往常一般静谧,竹影深深随风而动,一股淡淡的竹香袭来,将卧在门前的小黑缭绕,但见小黑慵懒的抖动了下自己的双眼皮,半睡半醒着,任由这夹杂着竹香的清风而来,吹起自己的毛发,倒是有些享受。 大约过了半刻,但见小黑抖动了身子,一身毛发舒展开来,但见其缓缓起身,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只见小黑睁着炯炯有神的双目看向院落之外。 “汪汪汪……” 几道叫声响起,打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