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游戏满级后吧
关注: 24 贴子: 98

  • 目录:
  • 7
    说实话,诸多理由中我实在想不通“不讨好”从何而来,无敌小说吧里能封神的目前也就《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和《修仙游戏满级后》,而且就我而言,后一本其实比前一本更优秀一点,所以我实在搞不懂怎么会因为“不讨好”太监呢???
  • 0
    映射着微光的符文阵盘旋在天玄城上空,除了刚升起那一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并在他们心里留下震撼与华尝外,稍后很快,就镇定下来。 未知的事物永远不会给天玄城,乃至整个神域的人带来任何恐惧。 所有人都相信,只要那座王庭还悬立在高空,只要王位上还坐着女帝陛下,就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到他们。 陛下是所有人的光。 光还照耀着大地,黑暗就永远不会来临。 …… 人皇加冕仪式倒计时十八个时辰。 平日里一直不被允许外出的温早见
  • 0
    叶抚的小天地里。   曲红绡颤抖着将手放在最后一页上,还未翻开,她便深感那一份压力了,不单单只是猜测最后一页或许会很难读,实实在在地也是表现在书上的。   最后一页纸张不断颤抖着,好似有什么要突破纸张的束缚而出。   只是轻轻碰了碰,曲红绡便感觉到一股灼热。   她没有选择马上翻开最后一页,而是起身走到木屋外面,看着山谷之景良久。   眉头之间染上一份凄怆,这是她以前从不曾有的。   抬头望着山谷上面投下
  • 0
    感受到小天地里曲红绡的状态后,叶抚稍稍缓了口气。   曲红绡有了一个好的开头,叶抚相信她能够撑到最后一刻。毕竟她虽然修为溃散了,但是神魂和身体的强度还在。   叶抚刚刚把早饭做好,胡兰便恰巧赶到了,二话不说,第一个便冲进了厨房。   问过一遍后,叶抚不禁感到有些无奈。   这小姑娘为了能够蹭到这一顿饭,早上特意没有吃饭便赶过来了。   叶抚倒也无所谓,添一个人的碗筷没什么问题,三个人还热闹一些。   吃过
  • 0
    曲红绡睁开眼,因为她感觉到了一道清风吹来。   抬目望去,先生站在门口笑望自己。他手里拿着一本书。   她下意识抚了抚断掉半截的头发,然后轻声喊:“先生早上好。”   叶抚点点头,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在这三味书屋可还满意?”   曲红绡反问:“不知先生问的是哪些方面。”   叶抚坐在石凳子上,一朵梨花垂落在他肩头。“都有。”   曲红绡垂目说:“都好。”   “你觉得好便是很好。不过,接下来一段时间你
  • 0
    高楼之上。   叶抚笑着自语,“红绡啊,看来你要替先生背下这个圣人的名头了。”   他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曲红绡的身边。   “作为让你承担个名头的报酬,我决定,让你真的成为那个与三祖比肩的新圣。先生说到做到。”   他温笑一声,抬手一挥,一道清风吹过去,吹动曲红绡的长发。   曲红绡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   叶抚转身又是一步迈出,嘴里念叨着“功夫还有一点一点没看完,赶快去看了睡觉”。   消失在夜幕里。
  • 0
    那一串血红在弯月之下显得格外凄凉。   曲红绡从黑暗之中跌进月光照耀之下,她嘴角挂着殷红,眼神一片混乱,整条右臂被鲜血沾满,深可见骨的伤口赤裸裸地摆在肩头。原本的一袭白衣被红色侵染了大半,倒是应了她名字里的“红”。   斗笠男子正身而立,正声而言:“砍树人曲红绡,你名不其实。”   曲红绡身体摇晃,半跪在地,胸口不断起伏,眉头拧紧,死死地看着斗笠男子,片刻她闷哼一声开口:“那我还真是抱歉了。”   “
  • 0
    胡兰终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懂不得救世之书到底是怎样的概念。   但那在一旁听到此言的曲红绡却不由得慌了神,先生还可以教救世之书?她气息一下子就紊乱了。   能教救世之书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她不清楚也暂时还没有资格去清楚。   但仅凭“救世”二字,她便知先生这句话分量到底有多重。   先生……   到底是什么人?   曲红绡已经不敢去想了。   或许……   前天那圣人之相……   念此,一朵梨花垂落在她的
  • 0
    胡兰到底是个怎样的孩子,叶抚没法一言一句便决定一个人,但目前看来,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   胡至福有客栈的生意要忙,跟着叶抚说了些关于胡兰的时候便离开了。   进了院子后,胡兰便一直盯着梨树看,她想不通,为什么梨树会在三月开花。不懂,她就直接问出来,“先生,为何这梨树会在三月开花?”   叶抚笑着说:“因为它想。”   “什么?”胡兰听不太明白。   叶抚没有多解释什么,给她介绍这院子里的人。他指了指
  • 0
    “哟,这不是胡老板吗。”   叶抚笑着迎了上去。   “先生上午好,我是来送我家孩子上学的。”胡至福打了个招呼便直入正题。   “人呢?”叶抚看了看他周围。   “小妹,过来!”胡至福转身朝后面吼了吼。   叶抚看去,在曲径一转角处,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梳着羊角辫,瞪大了眼睛。只是眼睛里面满满的嫌弃和不耐烦。模样是小孩子的模样,纯真不减。   “爹,我说了我不读书啊!你非要给我报什么私塾!”那小姑娘不愿意过
  • 0
    叶抚神念一动,往周若生二人边上一看,分明地看到那里摆放着一个黄褐色的木桶,那木桶正用盖子盖着。即便如此,叶抚也能分明地嗅到那股骚臭味儿。   “这也太恶毒了吧,居然想着往我身上灌尿!”   叶抚手指微微一动,一股气机悄悄地涌了上去,然后全部落在那装满了尿的木桶上。然后在黑暗之中,嘴角划开一道弧度。   屋顶。   “弄好了没有?”   “好了,最后一块瓦也揭开了。”   “让开,让本少爷来,人家要灌他一身
  • 0
    那眉间朱砂的俊秀少年呆立于城门口,不断嘀咕:“乱了乱了,今次的黑石城大幕彻底乱了,怕是要成为百家争端之地了,居然诞生了圣人,怕是那些个人都要坐不住了。”   他抬目远望已是一片空荡的黑石城上空,心里不由得想:“这尊新圣的浩然正气怕是堪比那三位大圣人了,数千年的平衡制约,如今要被打破了吗?”   良久,他才惆怅转身消失在这里,原本带着玩乐心性来此的他此刻已觉压力如山,一直挺直的腰板弯了几分。   ……
  • 0
    叶抚一眼便看得到这曲红绡的年龄,正儿八经的骨龄二十四年。   “比我小三岁……”叶抚没由得想。   瞧着这曲红绡澄澈侧眼睛,他知道她是真的想在这儿读书。   “既然你一片赤诚……”叶抚说着停了停。   “先生同意了吗?”曲红绡认真地看着叶抚,没有多余的眼神。   叶抚摇了摇头,“在此之前,本着一个先生的名头,我需要确切负责的告诉你”他抬目望着梨树繁花,缓缓说:“世间读书分两种,一是‘读’书,而是读‘书’
  • 0
    然而,事情还不知是她想得那般简单。   曲红绡很快就觉得,眼巴巴地看着叶抚二人美美地吃着,而自己只能干坐着时,便觉得时间甚是煎熬。   以致于她竟然生出了“我干嘛要答应不蹭伙食的条件”这般想法。   她也完全没有想到,已经有十年没有吃过人间饭菜的自己居然会在今天如此渴望能够吃一口酸辣土豆丝。也更加没想到的是,之后念书的日子了,每逢三味书屋开饭,便下意识地站起身来,远离这里……   总之,这是煎熬的一个
  • 0
    取这三味书屋的名字,就是叶抚怀念一下自己以前读初中的时光,那篇鲁大家的文章让他印象深刻。   趁着秦三月出门去订桌椅的时间里,叶抚去了一趟外面,了解到这办私塾需要走的流程。   问的自然还是之前那客栈的掌柜。叶抚这才跟那掌柜互道了姓名。   掌柜姓胡名至福。   知道了叶抚要开私塾,这位原本就想跟其打好关系的胡掌柜便忙乎起来,跑前跑后,很快就给叶抚操办好了手续。   因为这黑石城不兴读书,所以对私塾学堂
  • 0
    洗了身子,换了新衣服的秦三月便真如同是换了个人,原本她的模样哪里说得上可人,不招人嫌就算不错了。   但是现在,干净了后,她一身的少女气息便显露无疑,那种青涩纯粹的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   叶抚瞧着她便不由得想起一句话来,“二八年华,可是那桃花欲放未盛,莲叶点点露水,清菊探头向阳,腊梅白里缀红”。   这秦三月沾了些这般气质,尤其是一对细眉增色不少。   只是横断眼眶的那道疤始终是太过显眼,总给这春夏
  • 0
    “叶老师,你为什么要学女红啊?那……那不应该是女孩子学的吗?”秦三月手里抱着用木箱子装起来的三套衣服,脸红扑扑的,不过她还是不明白叶抚为什么会女红。   “闲着无聊就学呗。”叶抚随意回答,事实也的确是这般,手工技艺当时是他满级后无聊所学。   秦三月抿了抿嘴,她还是想不通,只不过为了不招人烦,没有再问。   便把心思全放在怀里木箱中的衣服上了。她想起自己即将穿的衣服的模样便觉欣喜,两眼直泛光。她第一眼
  • 0
    叶抚觉得这是一个怎么也不会亏的赌约。   不说他满级的手工技艺到底如何,退一万步,就算是输了,也无妨啊,反正身上这一身衣服是一百来块网购的,落到这世界来,也就值个一百文钱,按照购买水平,可能还不到。   他也知道,自己这身流水线上精细机器出来的衣服虽说是成本低,但是先进科学的缝纫技术,在老板钟随花看来是珍贵无比的。   进了缝纫间,便瞧见里面一些女人在操持着布匹做着一系列做衣服的活儿。见到钟随花进来,
  • 0
    “看来有件麻烦事儿啊。”叶抚轻声嘀咕,转而摇头,“算了算了,只要不影响我一日三餐,悠闲作伴就无所谓。”   “叶老师你在说什么?”秦三月抬目问道。   叶抚摇了摇头,“走吧,反正我都出来,一起去看看吧。”他背着手问:“这边儿近一点的布庄在哪儿?你带我去吧。”   秦三月点点头,便越过叶抚走在前面。   绕了一个胡同,便来到了闹市。这边儿的人更多,叶抚自然也就更加显眼了。   叶抚本人还没什么,倒是让秦三
  • 0
    见着叶抚走过来。   乞丐的本能表现出来,他们三人皆是目露可怜,以行乞的姿态表现在叶抚的面前。   叶抚只是面带着笑意打量着。倒是他身后的秦三月开始的害怕松了一些,只是有些紧张。   秦三月有些疑惑,怎么这三兄弟跟认不得自己一样?她全然没有往手里的铜钱想。   叶抚点了点下巴说:“三位吃过饭没?要不然给你们点钱去吃饭?”   三兄弟听着这话,便连忙摇头,继而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   “三月,把你手里的铜钱
  • 0
    叶抚皱了皱眉,他坐直了说:“我不是给了你一枚铜钱的吗?”   秦三月蹙着眉,语气柔弱,“可是……可是,我怕……”   “唉。”   叶抚叹了口气。   秦三月到底还是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先前本就遭到了那些个乞丐的惦记,聪慧的她又深知那些乞丐想对她做什么。到底还是没有安全感,很是后怕。   叶抚很体谅秦三月,对她抱着很大的宽容态度,没有多说什么。他直接站起来走向秦三月,背着手,面色平静,语气冷冷地说,
  • 0
    “大……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少女一脸的不可思议。   叶抚仰躺在梨树树干上,侧过头笑着反问:“你觉得呢?”   当期许化成现实后,便全变成了喜悦落在少女的脸上。   叶抚看到了生动得不能再生动的表情了,少女的娟秀眉毛好似被注入了生命力一般,如弯弯溪流。只是她右眼那一道疤实在是太过显眼,上下横断了整个眼眶,可这单独拿开来凶戾的疤痕落在这柔弱的脸上一点也不显得狰狞。   “那……大人,我该做什么?
  • 0
    少女坐在远离梨树一侧的石凳上面。   她举目而望,略显苍白的脸上充满了对美的希冀。没有那个女孩不爱美,尤其是梨树这般美。   梨树花瓣之间微光闪烁,交叠而出的光晕扑闪在少女的眼睛里,让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眩目感。呆呆地看着,微微张着嘴,略薄的嘴唇泛着干燥之意。   当。   清脆一声在她面前响起,落在石桌上。   “呀!”恍然一声轻呼,她回过神来。   面前摆着一装裱了青色瓷釉的碗,里面是还在摇晃着的清水,
  • 0
    院子里安静下来,站了一会儿,叶抚甚至觉得有些冷清。这是他独居这么久来第一次有冷清的感觉,当初即便是一个人过年也没什么感觉,反倒是来了这新世界了,一个人便有些冷清了。   他把原因归结于少了手机和电脑。互联网交际,也是一种交际。而现在嘛,没有那种东西了。   于是乎,找个人给这院子添些人气的事情就变得迫不及待了。   找来纸笔,重重地写下几个大字:   “招一操持家务之人,手勤之人,包吃住,薪资丰厚。”
  • 0
    念头升起的瞬间,便挥之不去了。   叶抚越想越觉得如此,便心安理得地倚靠在梨树下面。这梨树生了灵性,便颤抖了一下,将叶抚倚靠的地方往里面凹了一些,成了个弧度刚好的躺椅。   “你这小家伙倒是挺有灵性的,值得表扬。”   梨树垂下一朵带花的树枝,轻轻在叶抚头上绕了绕。   一种带着自然之韵的情感缓缓流淌。   叶抚满意地点了点头,打趣笑了笑,拍了拍梨树的树干说:“小家伙你放心吧,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
  • 0
    掌柜离开了。   叶抚最后还是决定就用“叶抚”这个名字,他怕用了其他名字,以后生活久了,忘了自己本来的名字是什么。   虽说是来到的新世界,但是以前的事情总不能说忘就忘了吧。最起码的,来自哪儿,叫什么,到底是谁得记着吧,要不然这人或者岂不是就没了本来的意义?   思来想去,没个安慰自己的办法,叶抚站在梨树之下,抚摸着梨树主干外面满是沟壑的树皮。   “这是一棵想当人的树啊。”   感叹一句。   叶抚看到
  • 0
    烟尘四起,人群皆避。   一个身着黑色短袍的年轻人,骑着一匹雄壮的黑马疯狂奔袭在行人密布的街道上。众人连忙往两边回避,留下一脸的“心有余悸”。   叶抚早早地就站在了旁边,看着那黑衣年轻人绝尘而去,搅乱整个人行道。   他皱了皱眉,“话说,马不是这么骑的吧,这里可是闹市。”   掌柜连忙说:“客官你可小点声吧,别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啊。”   “怎么了?”叶抚疑惑地问,“莫非那人是什么大家纨绔?”   掌柜无
  • 0
    走进去…… 兰采薇着迷一般,看着那一点门缝,门缝里面透着虚无,不给人任何异常的感觉,仿佛那里面什么都有,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她看得入神,眼神呆滞了,好似灵魂要脱壳而出。 叶扶摇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立马回过神来,一阵后怕。 “师姐,刚刚我……”兰采薇声音弱弱地说。 “正常,不用多想。这时之门内,他人看一眼,都可能立马毙命,你只是出神,已经很厉害了。” 叶扶摇不由得想起在浮生宫,师妹斩出的那骇人一剑,无处可躲,
  • 0
    回到监察司后,黎清秋没有多耽搁,立马把先前从颜承那里获取的关于透明噩梦的行动整理整个情报报告,然后利用自己“特殊情报人员”的特权,直接上交情报处第一处。 当天,第一处的处长汪国柄就亲自撇开其他事找她面谈。对于黎清秋的身份,汪国柄是知道的,也是格外关注的,所以对于她提供的情报没有怀疑 《修仙游戏满级后》第五百一十七章+盒子与蚂蚁(已改,可以看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 0
    鱼木坐在围墙上,背对着远空绚烂得有些夸张的夕阳。黑丝发丝泛着淡淡金色。她瞪大眼睛,好奇看着灵石渣火车喷吐着白龙似的烟柱,疾驰而来。 “那是什么啊!” 她莫名感到兴奋,激动地站起来,双手紧紧握着,看着火车哐当哐当而来,哐当哐当而去。 叶抚站在她身后,轻声回答: “火车。在这里叫灵石渣火车。” “像墨家的长龙木枢,但感觉原理完全不一样。”鱼木兴奋地搓着手,想要拆开那火车,一探究竟。 叶抚点头。 “是的,长龙木
  • 0
    层台累榭的王庭,由着一个巨大的,呈倒金字塔的原生陆地残角托着。所谓原生陆地,就是按照规则自发演化的陆地。当初修筑王庭,女帝赫连瑄招手挖来一块极具生命活力的残角,做了这承载王庭的平台。 在王庭建筑群的规划上,亦是采用分层式结构,看上去错落有致。整体颜色介意白金色与明黄色,每隔着几栋建筑,就有不同色彩和构型的分割墙,避免看上去太过单调,同时也起到分区的作用。 王庭主建筑群分布在横贯前后左右的主大道“天神
  • 0
    天上挂着几个残缺的太阳,炙烤大地。 直愣愣地望着空荡荡的远空,所见空间呈现波纹状摇动着。好似下一刻,就要崩溃。 “这里就是浊天下吗?” 兰采薇站在干枯的山石之巅,喃喃道。 她的眼里,视线所及之处,全是破碎与混乱。看不到哪一片,哪怕是一丁点的安宁与祥和。灼日、风暴、地震、火山、空颤……这些在清天下很少出现的灾难,就那么普普通通地在她面前上演,如同这片大地最平凡的场景。 忽然,她脚下的山石激发出剧烈的颤动,
  • 0
    成山的灵石渣在中枢城区下面的石凹里被挤压着,数不清的推火铁兽整齐分布在圆柱形高墙上,将巨兽般的矿车运送来的灵石渣投进石凹里,由着里面的冲撞装置榨取力量。 被彻底榨取干净的灵石渣变成白色的细小粉末,被上方喷洒来的水覆盖,扑在石凹最底部,然后顺着排污口流进地下水循环系统。这避免了粉尘扬起,被风吹散到城中,形成霾。 而被榨取出来的能量着顺着石凹中间的三根巨大黑色墨柱,被送往中枢城区。 所谓的中枢城区即是天神
  • 0
    天上挂着几个残缺的太阳,炙烤大地。 直愣愣地望着空荡荡的远空,所见空间呈现波纹状摇动着。好似下一刻,就要崩溃。 “这里就是浊天下吗?” 兰采薇站在干枯的山石之巅,喃喃道。 她的眼里,视线所及之处,全是破碎与混乱。看不到哪一片,哪怕是一丁点的安宁与祥和。灼日、风暴、地震、火山、空颤……这些在清天下很少出现的灾难,就那么普普通通地在她面前上演,如同这片大地最平凡的场景。 忽然,她脚下的山石激发出剧烈的颤动,一股庞大的气流冲
  • 2
    才发现出番外了,看下来能发现结局不会太好,三月可能跟玄女巨子那样又消失了。然后看样子师染跟三月都没可能,不过白薇也被叶抚搞自闭了
    黑兔耳 4-5
  • 0
    有人知道作者大号么
  • 5
    写的好是好,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背景设计庞大,但部分细节设定描写的太磨叽。看书图个轻松,每理解一个系列设定,都要耗费大量精力,旁白太多,让读者难以抓住重点。 主角前后期风格大变,收徒开始后说教太多,太啰嗦。让人感到不适合。毕竟,读者没有看到主角过去的磨练,与其说说教徒弟,读者在代入感的过程中一直也被说教,次数频繁,感到不适。 毕竟,主角就是挂,没有多少人生经验,没必要这样说教。
  • 0
    大大发新书了?
  • 0
    作者的联系方式也行
    笑死了 2-28
  • 0
    前面写的挺好啊 虽然写着写着成辩论了 怎么就说没能力要太监了 过了个年知道要太监 真是无语了
    姐姐呢 2-24
  • 5
    可惜了,难得追的几本书,担心的终究发生了
    PLAY爽 2-22
  • 2
    今天是2_16,为什么不更新了
    rew799 2-22
  • 11
    养了两个月竟然看到三月告白了,比想的早了点,不过同样被拒绝了,从小乞丐到玄命司寻找身份,当初的学生已经毕业了。挺感慨的,书屋里三个学生,一个消失、一个失忆、一个寻找身份,书屋被收走了,物是人非啊
  • 4
    希望女主是三月啊
    黑兔耳 2-1
  • 1
    有人吗
  • 0
    有人!hiahia,书名有点坑书,像个无脑无敌文,实际上主角无敌有度,整个书看起来很舒服。就是主角挺喜欢讲大道理……哎,书看起来文采真的不错,算是一股清流。秦三月,红绡大师姐,胡兰小师妹……性格迥异,包括什么配角井不停啥的也是【品种特殊】,咳咳,算是个半仙草。想看清新自然的极力推荐
  • 0
    希望多一些zb的剧情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