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悍媳吧
关注: 0 贴子: 1,169

  • 0
    4回到自己的闺房,顾明秀感觉无比踏实,竟很快就睡着了,等到了中午时分醒来时,沈逸夏还没回,顾兰慧坐在床边,见她醒来高兴道:“快起来,参汤都热过好几回了,姐呀,你是有多久没睡?” 顾明秀还真饿了,坐起后,接过顾兰慧递过的鸡汤一口喝了,感觉人精神了不少。 “你姐夫呢?”顾明秀问。 顾兰慧:“在父亲书房里呢。” 顾明秀道:“爹还好,娘说话很不中听,你姐夫这阵子心情很不好,难得与我回趟娘家,娘也不能省心,对了,
  • 0
    想想便是一阵后怕。 幸好! 幸好有顾明秀这个姐姐。 幸好,顾明秀善良宽宏肯拉拔她这个妹妹。 其实,若顾耀晖知悔改,以善心对人,她回去求求顾炫晖,将他接回京城,与家人一起过日子也不是不可能。 顾兰慧失魂落魄的回到京城,许久也未去见顾明秀,就怕自己一不小心把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她,担心她越发讨厌顾耀晖,那到底是自己的亲弟弟,还是不舍得。 其实时间也不是很长,就两年多,待顾明秀与顾耀晖的心境就完全不同了,掉了个个
  • 0
    齐老太君从滑蔸上下来,颤巍巍地用拐杖指着骂。 没有人理她,福康是漠视,顾明秀是懒得理。 仆人抬着箱笼出去,老太太一拐杖敲下:“我看谁敢把英国公府的东西抬走。” 她接在前面,又是这么把年纪,仆人也不好硬闯,只好停下来。 福康道:“侍卫何在!” 侍卫上前赶人。 老太君推开丫环,一叉腰站着:“想走?今儿就从我老太婆身上过去,我看谁敢。” 还别说,侍卫也不好对这么个年老体弱又有诰命在身的她如何。 福康道:“那就把东
  • 0
    沈逸夏将披风脱了,放在权叔手中,大步走了进去。 王掌柜将门自外面关了,对权叔笑道:“大冷天的,别在这儿站着,咱喝一杯去?” 权叔道:“对不住,我血压高,不有喝酒。” 王掌柜愣住:“血压是什么?” 权叔道:“我家王爷说的新鲜名词,就是我不能喝酒,不能叫太油腻,不能吃太辛辣,也不能太过激动,否则,会中风。” 王掌柜哭笑不得:“那去喝杯茶总可以吧?何必站在这里喝本北风。” 权叔道:“抱歉,我还就爱这一口,本北风
  • 0
    “阿夏,你我兄弟一场,本王真的不想与你翻脸。”静王叹了口气道。 掌柜道:“奴才瞧着,理亲王并不如表面那般不在意英国公,还是会想法子救他的。” 静王道:“人之常情,毕竟是叫了二十几年父亲的那个人,怎么可能没感情,英国公必定是做了什么伤害姑姑的心,所以,阿夏才这般恼怒,密切关注着。” 沈逸夏走出房间,权叔正好啃纸包里的瓜子。 “王爷,要回去吗?” 沈逸夏道:“回公主府。” 权叔在前头引路,二人赶了马车回来,到
  • 0
    “国公爷,公主府来人了。”正说着,管家过来禀道。 英国公一脸怒容,却切切地往门外看去,只见来的是大宫女和权叔,权叔本是英国公军中的人,后来为了保护沈逸秋,就留在他身边,十多年过去了。 大宫女上前行礼,英国公冷哼一声,当回应。 大宫女不卑不亢道:“下官前来是接大小姐去公主府的。” 英国公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接大小姐?接她去公主府做什么?” 大宫女道:“殿下说,三夫人和大小姐这些年寄居国公府,叨扰了,
  • 0
    福康道:“我与你父亲都倦了,也商量过,以后不再回京城,皇帝疑心太重,当初是我放不下朝庭,放不下责任,才非要留在京城的,其实你父亲原本就不想继承国公之位,想让给你二叔,可你祖母死活不同意,二叔是庶出,她是坚决不肯的,加之我又不放心皇帝,怕他初掌权拿不住,所以自以为是的留下,却害了你,是娘不好,没保护好你。” 沈逸夏道:“不是您的错,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道歉,您尽力维护的人,并不知道您的好,还把好心当别
    Noo_X7潇 6-2
  • 0
    “姐,你饶了我吧,我不会这个。” 顾明秀道:“那么大家铺子你都能经营得好,几样点心做不好?你就是没用心。” 顾兰慧道:“是,是没用心,主要我不喜欢做这个,就跟你不近刺绣是一个意思,姐,你就别为难我了。” 顾明秀道:“行,不为难你,你就帮我打打下手,我自个儿做。” 顾兰慧搬把小凳挨她坐着:“姐,府里吵哄哄的,出什么事儿了吗?” 顾明秀也不瞒她。 顾兰慧怔了怔,拉住她的手:“要不咱回去吧,爹和大哥肯定知道咋办
  • 0
    “嫁个称心如意的丈夫,然后相夫教子,平日渡日,若我不是生在皇家,若不是母亲自小便严加管教,你以为,我爱学那些劳什子治国之策?你以为我愿意跟如狐如虎的朝臣权臣们斗智斗勇?不管你信与不信,当初我将政权转交你手后,我便再没有半点兴趣重返朝堂,我的儿子他姓沈,与皇权更没有半点瓜葛,他想要的,不过是自在生活,出将入相也好,当大儒学者也罢,或者从医都行,他只做他爱做的事,但从未有一星半点不臣之心,如果你有不满
  • 0
    “阿夏,你我兄弟一场,本王真的不想与你翻脸。”静王叹了口气道。 掌柜道:“奴才瞧着,理亲王并不如表面那般不在意英国公,还是会想法子救他的。” 静王道:“人之常情,毕竟是叫了二十几年父亲的那个人,怎么可能没感情,英国公必定是做了什么伤害姑姑的心,所以,阿夏才这般恼怒,密切关注着。” 沈逸夏走出房间,权叔正好啃纸包里的瓜子。 “王爷,要回去吗?” 沈逸夏道:“回公主府。” 权叔在前头引路,二人赶了马车回来,到
  • 0
    沈逸春大惊:“昭和郡主?就是那个北楚前来和亲的郡主?” 谢氏点头:“是啊,你娘差点成了危及两国边疆,祸国殃民之人,她堂妹给阿秀送礼物,她在那礼物里下了蛊毒,幸好昭和郡主好奇,将礼物盒子打开,为阿秀挡了灾,可她却差点没命,你和国公爷好不容易赢来的战果,差点就被她给毁了。” “你……”沈逸春怒极,盯着姚氏:“是真的吗?” 姚氏不敢看他,犟嘴道:“不……不是的,我……我没有。” 谢氏冷笑:“皇后娘娘给你许了
  • 0
    徐院首:“是这样,下官奉命来取脐带血,但二公子坚决反对,所以,下官无功而返,就是这样,虽然差事没办成,但好歹贺礼下官送了,一杯茶总能喝吧?” 竟是明莫张胆地敷衍圣命?这就是个来走过场的。 英国公眨巴眨巴上,半晌才道:“上茶,要上好的碧螺春,徐院首不爱喝龙井。” 徐院首一拱手:“多谢国公。” 刘太医从产房出来,荆娘忙让人端了热水请他擦了把脸,几人坐在正堂寒暄,徐院首道:“国公再也不用羡慕他人儿孙满堂了,
  • 0
    皇帝脸色瞬间发白,蹭地站起来:“阿姐是不是有了要走的打算?她还打算不回来了?” 太后怒道:“坐下,怎么说风就是雨呢?哀家还没死呢,她怎么放得下?” 皇帝:“那母后百年之后呢?她是不是还会走?” 太后怒道:“那哀家就再强撑几年,给你几年时间,你哄不好你阿姐吗?不能让她原谅你吗?” 皇帝眼睛一红,扑进太后怀里:“阿娘说什么呢?什么叫强撑几年,您要长命百岁,要一直陪着儿子。” 太后抚着皇帝的头:“你呀,坐在大
  • 0
    顾明秀拉住她的手,拍拍床边:“您坐下,好好儿的,怎么就……” 荆娘道:“奴婢是高兴,主子喝奴婢的奶水长大,主子以前的性子,像极了太太,奴婢真担心您长大会吃亏,老爷又不疼您,那时见到王爷,奴婢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很担心,后来也是事情不断,主子您……真的吃了好多苦头……” 前世顾明秀的性子真的与卢氏很像,暴躁刚直,冲动易怒,不少闯祸,又倔犟,非要嫁给叶康成,若不是经历过一世,又怎会吸取教训,收敛坚刺,懂得
  • 0
    顾明秀道:“快了,一个月吧。” 太后点头,眼圈泛红:“福康,你终于快有孙儿了,你父皇在天有灵,会很开心的。” 福康也红着眼道:“是啊,阿秀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是她给阿夏,给儿臣带来了福气,儿臣一开始还以为……” 太后摆摆手:“好生护着阿秀,再不可让任何人生出事端,阿秀生产前,就让修远住进你府里吧,阿秀,你也搬到公主府去,别住英国公府了。” 顾明秀不太明白,但太后的话,就是懿旨,不得不从。 顾明秀点头:“
  • 0
    沈逸春大惊:“昭和郡主?就是那个北楚前来和亲的郡主?” 谢氏点头:“是啊,你娘差点成了危及两国边疆,祸国殃民之人,她堂妹给阿秀送礼物,她在那礼物里下了蛊毒,幸好昭和郡主好奇,将礼物盒子打开,为阿秀挡了灾,可她却差点没命,你和国公爷好不容易赢来的战果,差点就被她给毁了。” “你……”沈逸春怒极,盯着姚氏:“是真的吗?” 姚氏不敢看他,犟嘴道:“不……不是的,我……我没有。” 谢氏冷笑:“皇后娘娘给你许了
  • 0
    福康道:“既便不是本宫生的,可他们都是沈家的儿女,我这个当嫡母的就应该看护他们。” 皇帝气得负后在屋里走来走去:“岂有此理,明明是英国公背叛你,你却还这么维护,自本朝建立以为,就没有驸马胆敢纳妾的,他倒好,一房两房的往屋里拉,朕这么好的皇姐给他做妻子还不够,还三心二意,见意思迁,这口气,朕压在心里很多年了,难受,朕就是不想让他好过,让他满屋子的妾室和庶子女好过。” 福康愣住,瞪眼道:“皇帝,你……能
  • 0
    顾明秀拉住她的手,拍拍床边:“您坐下,好好儿的,怎么就……” 荆娘道:“奴婢是高兴,主子喝奴婢的奶水长大,主子以前的性子,像极了太太,奴婢真担心您长大会吃亏,老爷又不疼您,那时见到王爷,奴婢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很担心,后来也是事情不断,主子您……真的吃了好多苦头……” 前世顾明秀的性子真的与卢氏很像,暴躁刚直,冲动易怒,不少闯祸,又倔犟,非要嫁给叶康成,若不是经历过一世,又怎会吸取教训,收敛坚刺,懂得
  • 0
    顾明秀道:“没否认,不代表就是承认,你口口声声叫她大娘,父亲不认可她的人品,你也不认可么?” 沈逸秋瞬间胀红了脸,向沈逸夏跪下:“二哥,是小弟愚鲁,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逸夏扶起他:“阿秋,我们是亲兄弟,不讲这些礼数,你娘,我尽量尊重,我的娘,也请你尊重。” 沈逸秋忙不迭地点头认错。 沈逸春一手搭一个,三兄弟抱作一团:“阿夏,阿春,无论外界如何传,如何议论,我们仨个都是亲兄弟,一个锅里吃饭,一个府里长
  • 0
    被突然抱住,还是紧得透不出气来的那种,顾明秀愣怔了片刻,能听到对方怦怦的心跳,若是个男子,还以为她相思成疾后久别重逢,可对方是阿慧,前世将自己推入万丈深渊的庶妹,虽然这一世,姐妹关系改善,顾明秀早就不再记恨,可真的没想到,自己在阿慧的心里,竟然如此重要。 “阿慧……”顾明秀抬了抬手,不知是想推开,还是想安抚。 “姐,你吓死我了,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好了去找大哥的吗?怎么大哥没多大事,你却不见了,你要是
  • 0
    顾明秀拉住她的手,拍拍床边:“您坐下,好好儿的,怎么就……” 荆娘道:“奴婢是高兴,主子喝奴婢的奶水长大,主子以前的性子,像极了太太,奴婢真担心您长大会吃亏,老爷又不疼您,那时见到王爷,奴婢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很担心,后来也是事情不断,主子您……真的吃了好多苦头……” 前世顾明秀的性子真的与卢氏很像,暴躁刚直,冲动易怒,不少闯祸,又倔犟,非要嫁给叶康成,若不是经历过一世,又怎会吸取教训,收敛坚刺,懂得
  • 0
    福康道:“既便不是本宫生的,可他们都是沈家的儿女,我这个当嫡母的就应该看护他们。” 皇帝气得负后在屋里走来走去:“岂有此理,明明是英国公背叛你,你却还这么维护,自本朝建立以为,就没有驸马胆敢纳妾的,他倒好,一房两房的往屋里拉,朕这么好的皇姐给他做妻子还不够,还三心二意,见意思迁,这口气,朕压在心里很多年了,难受,朕就是不想让他好过,让他满屋子的妾室和庶子女好过。” 福康愣住,瞪眼道:“皇帝,你……能
  • 0
    太后笑道:“瞧瞧她这嘴脸,哪还象个长公主的模样,分明就是个居家小妇人。” 顾明秀笑道:“长公主会是什么样儿?母亲成亲生子后,不就该是个居家小妇人吗?” 花嬷嬷正色道:“世子妃是没见过长公主以前什么样儿,说是巾帼英雄也不为过,当年啊,先帝突然驾崩,皇上身体不好,又胆小软弱,宗亲中,有些手握大权的王爷国戚一个两个都对皇位虎视耽耽,偏皇帝又担不起事,就是长公主顶在前头,比楚更是伺机蠢蠢欲动,那时候的朝庭呀
  • 0
    “二手货!”这个词还真扎心。 姚氏顿时脸白如纸,不可置信地望着男人:“你……你……” 那人对着谢氏和福康磕头:“殿下,太太,在下是一时糊涂,受美色1诱惑,在下知错了,还请二位饶了在下吧。” “这就是你抛家弃夫也要跟随的男人,真想不明白,你是眼瞎还是心盲,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值得吗?”谢氏叹了口气问道。 姚氏哭得很伤心,紧盯着那男人问:“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为了你,付出了这么多……” “拉倒吧,为了我这二手货我
  • 0
    顾明秀道:“没否认,不代表就是承认,你口口声声叫她大娘,父亲不认可她的人品,你也不认可么?” 沈逸秋瞬间胀红了脸,向沈逸夏跪下:“二哥,是小弟愚鲁,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逸夏扶起他:“阿秋,我们是亲兄弟,不讲这些礼数,你娘,我尽量尊重,我的娘,也请你尊重。” 沈逸秋忙不迭地点头认错。 沈逸春一手搭一个,三兄弟抱作一团:“阿夏,阿春,无论外界如何传,如何议论,我们仨个都是亲兄弟,一个锅里吃饭,一个府里长
    Noo_X7潇 6-1
  • 0
    顾明秀拉住她的手,拍拍床边:“您坐下,好好儿的,怎么就……” 荆娘道:“奴婢是高兴,主子喝奴婢的奶水长大,主子以前的性子,像极了太太,奴婢真担心您长大会吃亏,老爷又不疼您,那时见到王爷,奴婢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很担心,后来也是事情不断,主子您……真的吃了好多苦头……” 前世顾明秀的性子真的与卢氏很像,暴躁刚直,冲动易怒,不少闯祸,又倔犟,非要嫁给叶康成,若不是经历过一世,又怎会吸取教训,收敛坚刺,懂得
  • 0
    “嫁个称心如意的丈夫,然后相夫教子,平日渡日,若我不是生在皇家,若不是母亲自小便严加管教,你以为,我爱学那些劳什子治国之策?你以为我愿意跟如狐如虎的朝臣权臣们斗智斗勇?不管你信与不信,当初我将政权转交你手后,我便再没有半点兴趣重返朝堂,我的儿子他姓沈,与皇权更没有半点瓜葛,他想要的,不过是自在生活,出将入相也好,当大儒学者也罢,或者从医都行,他只做他爱做的事,但从未有一星半点不臣之心,如果你有不满
  • 0
    “阿春的婚事定在二月,过完年差不多就该筹办了,初八得去一趟付家,爷回京后,还没登门拜访过,妾身这身子不方便,还请爷帮忙,请公主一道去了趟吧,好显示咱们英国公府对付家的重视。”谢氏道。 英国公道:“初八不是柳请春客吗?昨儿送了贴子过来,你也没反对啊。” 再说了,福康都要走了,她怎么可能还替谢氏走付家一趟? 谢氏恍然:“是吗?初八是柳家宴请吗?妾身给忘了,这可如何是好?昨儿付家送春礼来,妾身给回的就是初八
  • 0
    太后笑道:“瞧瞧她这嘴脸,哪还象个长公主的模样,分明就是个居家小妇人。” 顾明秀笑道:“长公主会是什么样儿?母亲成亲生子后,不就该是个居家小妇人吗?” 花嬷嬷正色道:“世子妃是没见过长公主以前什么样儿,说是巾帼英雄也不为过,当年啊,先帝突然驾崩,皇上身体不好,又胆小软弱,宗亲中,有些手握大权的王爷国戚一个两个都对皇位虎视耽耽,偏皇帝又担不起事,就是长公主顶在前头,比楚更是伺机蠢蠢欲动,那时候的朝庭呀
  • 0
    顾明秀请李公公在茶厅里坐,阿芙沏茶的当口,沈逸夏还没出来,谢氏陪着笑脸道:“老二最近身体不太好,中午年饭都没吃几口,公公先吃些点心,阿秀做的点心可是一绝,皇上都很喜欢呢。” 一边使眼色让顾明秀亲自进去请人。 顾明秀挺着大肚子起身往书房里去,李公公吃了些糯米糍赞道:“早前皇上常夸,咱家还在想,皇上什么好东西没吃过啊,皇上啊,这是太宠着少奶奶的缘故,少奶奶做什么在皇上那都是顶好的,如今吃了才知道,少奶奶
  • 0
    徐院首:“是这样,下官奉命来取脐带血,但二公子坚决反对,所以,下官无功而返,就是这样,虽然差事没办成,但好歹贺礼下官送了,一杯茶总能喝吧?” 竟是明莫张胆地敷衍圣命?这就是个来走过场的。 英国公眨巴眨巴上,半晌才道:“上茶,要上好的碧螺春,徐院首不爱喝龙井。” 徐院首一拱手:“多谢国公。” 刘太医从产房出来,荆娘忙让人端了热水请他擦了把脸,几人坐在正堂寒暄,徐院首道:“国公再也不用羡慕他人儿孙满堂了,
  • 0
    阿芙道:“刚回自个屋里了,她跟你提了没?” 阿芙果然知道。 “你知道她究竟为什么吗?突然就说虎子要成亲了,所以要回去,听她的意思,好象以后都不来了。”顾明秀道。 “她怎么会告诉奴婢?知道奴婢知道了,就是主子您知道了啊。”阿芙道。 顾明秀点头:“那也肯定不会告诉阿蓉咯?” 阿芙点头:“当然,荆娘是个倔脾气,以前因为虎子哥手脚不干净,被红袖罚了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一直觉得给小姐你丢了脸,给太太丢了脸,所以,
  • 0
    顾明秀拉住她的手,拍拍床边:“您坐下,好好儿的,怎么就……” 荆娘道:“奴婢是高兴,主子喝奴婢的奶水长大,主子以前的性子,像极了太太,奴婢真担心您长大会吃亏,老爷又不疼您,那时见到王爷,奴婢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很担心,后来也是事情不断,主子您……真的吃了好多苦头……” 前世顾明秀的性子真的与卢氏很像,暴躁刚直,冲动易怒,不少闯祸,又倔犟,非要嫁给叶康成,若不是经历过一世,又怎会吸取教训,收敛坚刺,懂得
  • 0
    顾兰慧回来时,总算带来好消息,皇上对顾炫晖网开一面,受伤并不重,也没有别的处罚,只是滚了钉板。 卢氏看着满身血污的儿子,哭得眼睛都肿了,一个劲的埋怨,这是过的什么年啊,糟心事一桩接一桩,没消停过。 虽然顾炫晖为顾明秀出气,兄妹二人感情深厚,卢氏心怀宽慰,但为了妹妹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不顾,这让卢氏也很恼怒,一见儿子便骂上了:“你疯了吗?是不是疯了?我养你这么大,送你读书,好不容易你高中状元,入朝为官,
  • 0
    阿芙道:“刚回自个屋里了,她跟你提了没?” 阿芙果然知道。 “你知道她究竟为什么吗?突然就说虎子要成亲了,所以要回去,听她的意思,好象以后都不来了。”顾明秀道。 “她怎么会告诉奴婢?知道奴婢知道了,就是主子您知道了啊。”阿芙道。 顾明秀点头:“那也肯定不会告诉阿蓉咯?” 阿芙点头:“当然,荆娘是个倔脾气,以前因为虎子哥手脚不干净,被红袖罚了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一直觉得给小姐你丢了脸,给太太丢了脸,所以,
  • 0
    顾明秀请李公公在茶厅里坐,阿芙沏茶的当口,沈逸夏还没出来,谢氏陪着笑脸道:“老二最近身体不太好,中午年饭都没吃几口,公公先吃些点心,阿秀做的点心可是一绝,皇上都很喜欢呢。” 一边使眼色让顾明秀亲自进去请人。 顾明秀挺着大肚子起身往书房里去,李公公吃了些糯米糍赞道:“早前皇上常夸,咱家还在想,皇上什么好东西没吃过啊,皇上啊,这是太宠着少奶奶的缘故,少奶奶做什么在皇上那都是顶好的,如今吃了才知道,少奶奶
  • 0
    “阿春的婚事定在二月,过完年差不多就该筹办了,初八得去一趟付家,爷回京后,还没登门拜访过,妾身这身子不方便,还请爷帮忙,请公主一道去了趟吧,好显示咱们英国公府对付家的重视。”谢氏道。 英国公道:“初八不是柳请春客吗?昨儿送了贴子过来,你也没反对啊。” 再说了,福康都要走了,她怎么可能还替谢氏走付家一趟? 谢氏恍然:“是吗?初八是柳家宴请吗?妾身给忘了,这可如何是好?昨儿付家送春礼来,妾身给回的就是初八
  • 0
    以前住过的房间者还保持着原样,重新铺好被子,也不让仆人把拉来的东西归置,就让他们各自去休息了。 这里本就是福康与沈逸夏的家,可以说,沈逸夏从小到大,大部份时间是在公主府渡过的,而顾明秀嫁来后没多久,也住进了公主府,一住就是好几个月。 连荆娘阿芙几个的房间都还备着,各就各位,很快就安置好了。 福康却病了,第二天顾明秀很早就起来了,荆娘不让她走动太多,也不让她出屋子,可她担心福康,执意去见她,好在长公府大
  • 0
    顾明秀拉住她的手,拍拍床边:“您坐下,好好儿的,怎么就……” 荆娘道:“奴婢是高兴,主子喝奴婢的奶水长大,主子以前的性子,像极了太太,奴婢真担心您长大会吃亏,老爷又不疼您,那时见到王爷,奴婢的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很担心,后来也是事情不断,主子您……真的吃了好多苦头……” 前世顾明秀的性子真的与卢氏很像,暴躁刚直,冲动易怒,不少闯祸,又倔犟,非要嫁给叶康成,若不是经历过一世,又怎会吸取教训,收敛坚刺,懂得
  • 0
    顾明秀道:“没否认,不代表就是承认,你口口声声叫她大娘,父亲不认可她的人品,你也不认可么?” 沈逸秋瞬间胀红了脸,向沈逸夏跪下:“二哥,是小弟愚鲁,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逸夏扶起他:“阿秋,我们是亲兄弟,不讲这些礼数,你娘,我尽量尊重,我的娘,也请你尊重。” 沈逸秋忙不迭地点头认错。 沈逸春一手搭一个,三兄弟抱作一团:“阿夏,阿春,无论外界如何传,如何议论,我们仨个都是亲兄弟,一个锅里吃饭,一个府里长
  • 0
    “殿下,婆婆,儿媳也是不得已啊。妾罪不可恕,但孩子是无辜的,他真是相公的骨血。” 谢氏道:“此言非虚,妾算过日子,这孩子正是阿春在府里时怀上的。” 福康道:“是吗?本宫有一点不明白,如果当初你离开家是为了保护腹中胎儿,又被娘家处逼,那后来,国公府危机解除,你为何不回来?连个音讯也无,再者,这几个月住在何处,与何人在一处,你当旁人不知么?若你肚里真是阿春的骨血,那个男人怎么可能同你生活这么久,不介意你
  • 0
    一边说,一边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沈逸春听得莫明其妙:“娘,你是不是……病了?” 可能毒未除尽,还在发烧吧,说胡话呢。 “我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故意只身跑去林子里,原本一路做好记号,故意躲着不让人寻找,让他着急,哪知突然起了大风,下大雨,记号全没了,我迷路,深山老林里,有狼,有大老虎,还有毒蛇,还很冷,带的干粮全吃完了,躲在黑乎乎的山洞里,我以为,我会死,我找不到出去的路,外头的人也很难找到我,
  • 0
    这就是英国公了,顾明秀总算见到了传说中的公公,难怪福康这样的人物会喜欢,这个男人自有他特独的魅力。 英国公也在打量她,虽然不苟言笑,眼神却夹着几许慈祥:“你就是顾家的丫头?五月初三生的?” 怎么提这一茬? 顾明秀眉头几不可见的轻蹙,走上前几步一福道:“儿媳见过公公。” 英国公道:“嗯,还不错,看样子真是要生了,我家阿夏还是蛮有本事的嘛。” 福康嗔他一眼:“怎么说话呢?晚辈面前,注意着些。” 英国公一本正经
  • 0
    看他一身泥污,连头发都有点乱糟糟的,不由道:“阿春,你怎么搞的?把自己弄成这一副模样,你娘知道了,该多担心?” 沈逸春鼻一酸道:“大舅教训得是,我才从顺天府来。” 谢正坤道:“你先回去换身衣服吧。” 沈逸春道:“不用了,我要为娘守孝,半月不洗澡不换衣。” “哪里的鬼屁规矩,你娘可不喜欢你又脏又臭的样子,快去洗漱,换身干净衣服来。”谢正坤道。 沈逸春面露不悦,没继续这个话茬,走到棺材边,轻轻为谢氏盖好被角
  • 0
    难过道:“好好儿的,为什么要走?是去湖州陪老祖母吗?我同你一道去。” 顾兰慧嗔他:“傻子,上回去也就算了,只说是路上遇见的,为了安全护我回去,这次用什么名目?你又是我什么人?” 梁二公子:“我是你……” 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怕唐突了佳人,黑曜石般的眼睛有烁烁勺华:“阿慧,你嫁给我好不好?如此,我就能明证言顺跟你去了。” 虽然早就知道他的心意,但明明白白表达出来,还是第一次,这呆子,胆子小的很,又害羞,嘴
  • 0
    “真心要和离?不是赌气?”皇这帝问。 “真心,而且听奴才说太后很伤心,殿下只道,顾不得这许多了,实在过不下去,等身子养好些,就会进宫向太后请罪。”李公公道。 “那她可有说起朕?”皇帝问。 “没提,但殿下对皇上向来关心,这种关心早就潜移默化在骨子里,奴才故意透露出,皇上您要重用二爷的意思,殿下当时笑了,还说皇上您还象个小孩子。” 皇帝道:“朕怎么就象小孩子了,朕只是想对她好,对阿夏好,以前方法用错了,朕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