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爷宠妻法则吧
关注: 0 贴子: 26

  • 0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冷风阵阵,吹拂着烧焦的地上的灰烬。唐门的女弟子抱着金丝猴缓缓醒了过来,眼前映入一大片触目惊心的鲜红。肖贤紧紧抱着慕紫苏躺在血泊中,而她的手,也紧紧拉着他的手不放。 他们的血和发丝纠缠在一起,至死不愿相离那般。 肖贤的后背破碎的鹤袍里,依稀能看到一片白骨—— 她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血,没见过有人受过这么重的伤。 她怔怔的喃喃道:“救命——” 随后,崩溃的嘶吼声回荡在苍穹间。 唐煜和唐初一赶到时
  • 0
    “肖老道,夫君?师父?” 慕紫苏唤了他许多声,才将他从梦魇里拽回来。 她好奇的撑着脑袋看着他许久,直到那白色的睫毛微颤,他醒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紧紧抱住了她。 他哑声哽咽道:“饕饕……” “怎么了,做恶梦了?”她捧着他的脸庞,才发现已然布满泪痕,便有些好笑的帮他擦了擦眼泪,嘲笑他,“这么大个人还哭上了,一会儿我就去跟观音奴说,也让她来笑你。” 他侧躺在枕头上,鼻翼堆着一汪泪水,注视着她,“我梦见你先走了,
  • 0
    守一道:“别求他了!小紫苏,我陪你去!只不过我轻功很差,万一被人抓到一去不回,你要替我在你师父面前美言几句啊!”   顾修缘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守一向来无利不起早,却费尽口舌帮慕紫苏留下,现在又如此积极主动的帮她,竟是为了美人……   他也真是够拼的。   慕紫苏可怜兮兮的啜泣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可我能力微薄,天亮之前也发不了几户,到时招不来一百人,我和师父又要沦落街头了……”   顾修缘是公
  • 0
    屋内,烛火摇曳,床榻上,慕紫苏趴在肖贤的身上,紧紧的环着他的脖颈,原本纯真清澈的眸子变得猩红如血,贪婪的吸着从他白皙修长的脖颈上汩汩流出的鲜血。   肖贤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目光迷离,温软的笑容染着昏黄的光,似是香醇美酒般醉人,“瞧你急的,慢些喝,没人跟你抢。”   她曾经还是个婴儿时,饿了就往肖贤怀里钻找奶喝,可那根本不存在的啊。她饿极了后便狠狠的咬了下去,肖贤发现她喝了自己的血后便不哭不闹了,而
  • 0
    ——纵然没有多强,但够得上青铜三阶了。   清微摸了摸脸,又觉得微疼。   但他还是不爽,毕竟这不是因他计策招来的,而且他老远就看见她和顾修缘有说有笑的走来,这么快就成了一丘之貉,有没有把他这个大长老放在眼里!   他针对的不是慕紫苏,而是顾修缘。   顾修缘看着幼小可怜的慕紫苏,虽然他想为她争取一番,可转念一想,这长生宫如此水深火热,他怎能眼睁睁看着二人往火坑里跳,着实于心不忍。   守一附在清微长老
  • 0
    原来正气凛然清心寡欲的顾大师兄看到美女,也是会脸红害羞的啊!   慕紫苏上下打量了几下眼前这斯文到甚至有些好欺负的道士,道:“我叫慕紫苏,她是我师父肖美人。”   顾修缘含着内敛清浅的笑意,拱手道:“小道顾修缘,是长生宫的大弟子,早已恭候二位多时了。”   这人真有意思,说话有板有眼,有腔又调的。   漫天的光华洒落在他袍子上,慕紫苏闻到了他身上一股清冷的檀香,像是冬季湛蓝苍穹里的一缕袅袅青烟。   他
  • 0
    “唉,可怜我含辛茹苦的给她养大,她却丢下我嫁人去了。罢了,当师父的哪儿有不盼着自己徒儿幸福安康锦衣玉食的。此番我去婆家瞧她,看她有没有受气,过得还好不好,许是她嫌我了,便将我赶出家门,再不想与我相见。”   肖贤说着,深深的叹了口气,清雅的背影忽而显得落寞又苍凉。   老板和店小二怒不可遏道:“世上怎会有如此无情无义之人!”   “就是!应该天打五雷轰!”   慕紫苏愣了,他这是在气她不跟他睡,所以跟
  • 0
    大雨酣畅淋漓的下了整整三日,今儿早上方才停歇。盛夏的晨曦,空气箫爽透明。竹屋里,慕紫苏跪在西屋的一朵大大的莲花前,闭着双眼,双手合十。   “把这份功德回向给莲花里的大姐姐吧。啊不,应该叫……师娘?”   在慕紫苏很小的时候,总听肖贤指着这朵无根无叶的莲花说:“这是我娘子。”   慕紫苏问了隔壁李婶才得知,娘子是妻子之意,是肖贤所爱的女子。于是大家都在猜测,估摸着,肖先生以前曾有妻室,许是发生了一些变
  • 0
    慕紫苏拿着滴天露站在田地中央。   一个时辰过去了……滴天露却一点反应没有,天空还是那样万里无云。村民们汗流浃背望着慕紫苏小小的身影,内心从期待,忐忑,变成了质疑,“她到底行不行啊……”   “出来吧!龙神!”   …………   五名身着锦衣的修士抱臂站在树下,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慕紫苏心道不妙,完了,这下糗大了,她当时只顾着赶紧抢走,却忘了问使用方法,真是失算了。   村民们心灰意冷的叹息道:“这
  • 0
    他笑眼弯弯,不疾不徐道:“饕饕只喜欢喝我的血,不喜欢喝别人的。”   “不是,她被魔教的坏人抓走了!”   “嗯……她饿了就回来了,我在这儿,她不会走远的。她爱吃我做的桂花糕。”   这都哪儿跟哪儿……   他说前门楼子,他讲大马猴子……   完了,先生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又犯起了糊涂。   这下急得李乐抓耳挠腮,大汗淋漓,不禁扶着他的肩膀大吼道:“她被嗜血阁的人抓走了,会被杀死然后吃掉的!”他急切的盯着肖贤
  • 0
    后来肖贤告诉她:“师父以前啊,也经受过很绝望的事情。每次让我从谷底中爬起的,并非是我看到有什么希望。前方依旧黑暗,可我知道那有我想要的。光明是不会自己照进来的,是靠我自己一双手拼出来的。”   当一个人寻不到技巧,破不了迷惑,任何努力都无效时,只要做下去就可以了。   不会放弃的人,才配拥有奇迹。   慕紫苏总觉得肖贤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这话却令她受益匪浅。   肖贤教给她的,是一种精神。所以慕
  • 0
    翌日清晨,慕紫苏从睡梦中突然惊醒,她感到丹田处涌起一股又一股的热浪,烧灼着她整个身体。她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周身攸忽燃起层层火焰。   她心下一惊!   难道——肖贤又把房子给点了?!   不对,她仔细一看,周围并无异样。   难道——他给自己点着了?!   浑身燥热难耐,她转身夺门而出,正在农作的村民们只见一个巨大火球从眼前飞奔而去,全都惊呆了。   慕紫苏跑向杏花村旁的小湖畔,纵身一跃跳了下去。一
  • 0
    太极广场上,几十名弟子在检测门派大阵。此阵并非护山阵法,而是由顾修缘成为龙首后,携各大门派一同建造的,名为天启阵。是他毕生的心血。 这里面注入了所有长生宫弟子的元气。 花月夜见他来了,便道:“师尊,虽然有些破损,再修整几日便无恙。” 顾修缘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 看来,天启阵离他所设想的目标还所差甚远。 长生宫一直阴雨连连,覆着一层浓重的阴霾不肯散去。顾修缘每日都会来探望阿芙,替她把脉。 “大师兄,阿芙姐
  • 0
    喷吐的烈焰向司命袭去,司命的长戟挡住她的攻击,二人对峙期间,玄策府众将士一拥而上,长生宫弟子为了困住阿芙已经自顾不暇。顾修缘三人如孤军,眼看着将士们如乌云般黑压压的涌来。 沈七欢,罗堰,肖贤岿然不动,挥袖间,对面的千军万马已如纸片般被振飞! “慕掌门,你信我么。” 慕紫苏一怔,愣神间,司命已收了元气,向阿芙飞去。 他站定在暴怒的阿芙面前,身后一片火海,他笑了笑道:“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了。想必你早就知
  • 0
    这天,慕紫苏坐在小山头上冲着南边叩拜,表情十分虔诚。路过的村民们看到她后笑呵呵的问道:“呦,紫苏,怎么没练功啊。难道你要放弃做修士的梦想了?”   “没,我在等天降神器。”   “……”   向上天祈愿,也许是她如今唯一的出路!   “好心的神明啊,虽然我以前很缺德,但若是您帮我恢复琵琶骨,我就多行善事!”   “你师父养你长大甚是不易啊,要对他好,疼他,爱他。”   “是是是,我以后定会——”   慕紫
  • 0
    客栈里,慕紫苏魂不守舍的抱着天蚕衣喃喃道:“一百两黄金……一百两啊……”   肖贤悄悄飘过来一句,“丫头,师父能给你的不多,别嫌弃师父。”慕紫苏看了眼他,那表情,特别诚恳。   慕紫苏快要吐血了……   这还不多?!在他眼里到底多少钱才算钱?   看来能身着天蚕丝生活还极为朴素的师父,是个从来不把钱当钱的主儿。准确来讲,他不是刻意的节俭,而是惜福,无欲无求。而且他喜欢天蚕衣,仅仅是因为这布料实用性强,
  • 0
    老板接过银票,仔细验过真伪后道:“您是自己做还是由我们裁缝做?”   “我自己做吧。”   这老板一点也不惊讶,仿佛早就知道他会买下似的。   秦姝和众人愣了!慕紫苏更是晕头转向,等等,这什么意思,师父给她买下了!一百两黄金!这能平地建起一座城了啊!师父这么大手一挥,就为了给她买一块布料?!可家里向来清贫度日,她的衣服也是缝缝补补又三年,如今竟然凭空冒出一百两黄金?!   不,这不可能啊!   慕紫苏也
  • 0
    玄冥被他的自不量力逗乐了,“呵呵,那先生请吧。”   “这是看不起我们丹枫书院吗!那咱们就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若我们给他打死的话怎么算?”   一名姿态高傲的少女走来,她名为步松月,是丹枫书院东家的大小姐,专爱为乔疏影强出头,她抱臂道:“有我爹在,打死个人算什么,谁让他不自量力的。先生们,便往死里打就是了!”   慕紫苏快步冲上前去,疾声道:“我师父是糊涂了,方才说的不作数,拜托你
  • 0
    乔疏影天赋极佳,也很用功,但在修行方面很不开窍。   “这种小问题也能难得住小仙女?快!点给她看!”有些人就是想看小仙女如何碾压慕紫苏。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她咬了咬牙,剑指点在慕紫苏的胸前。   “你确定?”   乔疏影慌张的看了眼慕紫苏带着玩味的目光,然后略带犹疑的偏离了半寸。   “确定?”   乔疏影突然察觉出慕紫苏是在玩自己,于是肯定道:“就是这儿!!”   旁边一个女孩弱弱的道:“疏影姐姐
  • 0
    君迁子噙着眼泪摇摇头。 “跟我进屋歇歇吧。” 男子扶着他一瘸一拐的进了屋,君迁子看到眼前挂在架子上的毛笔才惊讶的发现这儿就是万安坊。 他一眼就找到了那支红湘妃竹,扑了过去,扒着桌子痴痴的瞅着。 “莫非小兄弟的钱,是用来买笔的么。” 君迁子用力点了点头,可他看了看口袋里仅剩下的铜板,又收回了目光。 原来这个男子就是万安坊的老板。 老板二话不说便将笔小心翼翼装入盒中,塞给了他,“拿去。” 君迁子呆愣愣的凝望着他
  • 0
    当然,观音奴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跑去苍梧郡玩了。路过食坊时,她闻到了蟹黄包的味道。慕紫苏爱吃这个,她便总跑来给她买。她忽地想起,君迁子那个笨蛋在鬼域似乎吃不上什么好吃的,于是每次吃人间美味时都要激动得流泪。姑且买几个带回去好了。 她找个椅子坐下等待时,身后传来了熟悉却让人无比厌烦的声音。 “哎呀,这不是魔尊的孙女观音奴么。” 是她同父异母的双胞胎姐姐,许家嫡女,许凝雪和许凝心。 “只是个被父亲丢弃的无用
  • 0
    阴霾渐散,月光从云层里透出来,照耀着如镜般的湖泊。 她仰头看着他,清透的眸子琉璃般的美,肌肤如新雪皎洁。 她踮起脚尖,他俯下身。同时轻轻闭上了双眼。 唇刚要碰上,便听到不远处顾修缘对花月夜道:“等等再过去禀报掌门吧。” 二人匆忙收起了对彼此的情欲,慕紫苏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走过去问顾修缘,“有何事禀告。” “掌门,我担心有疏漏的妖兽流入人间,便让秋谭和剑盟的几位掌门,带领弟子去各处地界和人界连接的通道查探
  • 0
    长生十二宫第十宫 墙壁上出现了一副古老的画卷,画卷的顶端是天神八部众,四周围绕着反弹琵琶身戴璎珞的天女。最虔诚者死前通过审判获得崭新的身躯,他们的四肢捆绑着丝线,倒掉在一颗巨大的心脏下面,正在重获新生,而不服教义者成为了妖兽。画卷上有各种各样造型奇怪的傀儡人,它们取代了人类进行劳作。边缘处是一只又一只的眼睛,像在窥视着什么。 女子们身着六铢衣,怀里捧着的似乎是她们的子宫,子宫里画着蜷缩的婴儿。人类跪
  • 0
    殿内,慕紫苏拿出一堆九曲灵参丹给上官桐,“听说生了孩子的女修要大补,吃完了再找我要,长生宫应有尽有!” “多谢祖母。” 肖贤抱着小公主,小公主抱着他的手含在嘴里咬。肖贤将他和慕紫苏精心挑选了大半个月的长命锁挂在她脖子上,“小瑾瑜喜欢么?是老祖婆婆送你的。” 观音奴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了戳她粉嫩嫩肉嘟嘟的脸蛋,可爱极了。 赵约罗和上官桐不约而同望向小公主,慕紫苏发现二人不经意间流露出担忧。 她忽地想起来,前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