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天神帝吧
关注: 0 贴子: 52

  • 0
    臭木头? 三竖一愣,看到是洛洛,也就不和她置气了,拱手道。 “有劳姑娘。” “哼。” 洛洛对三竖明显还带着怨气,丢下一个白眼就往回跑。 三竖跟了上去,在他身后,还有一些未曾离开的人,见叶云请三竖进去,莫非是答应了和三竖一战。 那他们,不能错过啊。 可还没等他们跟进去,洛洛又跑回来了,双手叉腰,杏眸圆瞪,啐道。 “怎么,你们是要强闯我太虚天的地盘么。” 这话,就大到没边了。 众人连呼不敢,摆明了叶云今天请三竖进
  • 0
    浮光掠影。 剑一第一剑。 快剑。 这是叶云在剑塔之中修行此剑时就知道的。 但白颜金仙一直在告诉他,剑道不是单一的,而是包罗万象,千变万化。 这就是其中的不同。 叶云和华清云对战之时,虽然也是用了这一剑,但追求的就是极致的快,可现在,这一剑在落定之后又有了第二般变化。 这就是他闭关之时所在推算的剑道,在改变的剑道。 目前看来,似乎效果不错。 虽然叶云在这一剑中还是落入下风,但至少三竖没有占到绝对的上风,而他的修
  • 0
    仙王之姿! 这四个字如同惊雷一样,让原本还对峙不下,哄闹吵嚷的酒肆顿时安静下来。 “这人是谁?”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酒肆之中爆发出更加剧烈的哄闹声。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看就是胡言乱语。” “叶云虽然妖孽,但也远远配不上仙王之姿这四个字吧。” “一看就是个信口开河之辈,哗众取宠!” 没有人会否认叶云的天赋,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被太虚天的水月金仙收为唯一亲传,更是得狠人陆玄如此庇护关照。 更别说,擂台之
  • 0
    三竖要挑战叶云! 这个消息从酒肆之中传出,顿时整个古神族族地都人尽皆知。 “三竖是神道三重的修为,而且能越境杀敌如探囊取物,他和叶云一战,却是有些不公了。” “不仙山的第一妖孽,听闻三竖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做他修行路上一生之敌的人,原本他想找的是秦央,但二人修为差距过大,眼下叶云倒是勉强符合。” “叶云若真能败了三竖,那他这仙王之姿四个字的赞许,越发的名副其实。” 各种各样的议论层出不穷,有看好三竖的,也
  • 0
    主神宫的三人也在这里。 不过他们三人却是坐在一个真正的角落中,鲜有人会注意到。 王鹤江突然提起般若,让酒肆中的众人好生寻找了一番才在东南角落中看到了三人。 “没想到主神宫的三位高才也喜欢这等嘈杂之地,见笑了。” 有人拱手。 在外界的眼中,主神宫的韩将,般若,沈丘三人自从降临升龙城,随后来到古神族,始终都是不与外人交流的,显得极其的高冷。 没想到,他们今日竟然也在这里。 沈丘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般若依然如
  • 0
    主神宫,或者说那一支被誉为神魔仆役的传承,可以说是整个仙域最为古老的存在。 在他们的眼中,仙域中的一切都应该在他们的掌控之下,他们虽然以奴仆自居,但也是先天神魔的奴仆。 而除了他们之外,不管是人族,妖族,还是其他万物生灵,都只配匍匐在他们的脚下,堪作蝼蚁罢了。 如此看来,主神宫敌视太虚天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至于慕念提到的神魔留下的手段,叶云虽然心有警惕,但至少现在还不用太过担心,主神宫也不可能明目张
  • 0
    古神族会这么好心? 叶云是绝对不信的,要说古神族不知其来历,更是异想天开了。 厢房之中,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洛洛嘟着嘴,似乎在努力思索的样子,一双大眼睛眨阿眨的,就等着叶云和慕念先开口呢。 “你说,会不会是古神族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 “不可能。” 仙器神兵之中动手脚,这在仙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甚是阴险毒辣。 若是叶云没有察觉,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陷入古神族的坑里面,或者什么时候,古神族将里面的禁制引爆,
  • 0
    这是一件仙器。 叶云一开始还有所怀疑,但看到慕念如此郑重其事,甚至还隐隐激动的样子,他就极其确定这是一件仙器。 而且,很有可能还是一件极为不凡,来头不小的仙器。 可古神族为何舍得将之送给自己呢。 还有如今这东西的品相,实在是一言难尽,那锈迹斑斑,残缺不堪的样子,实在是叫人不知道怎么形容。 可慕念却小心谨慎的捧着这件仙器,仔仔细细的观摩了半晌,许久之后才将之重新放到了锦盒中,没来由的叹了一声。 “没想到会在
    Noo_X7潇 5-22
  • 0
    “师父,我们怎么不回升龙城啊。” 一间厢房之中,洛洛用手托着香腮,满脸不解的看着叶云。 这处别院是古神族安排给他们三人的住所,坏境倒是清幽,也不会担心被外人打扰。 有着太虚天弟子的名头在,叶云又顶着一个顶尖妖孽之名,古神族对他们的安置当然可以说是尽善尽美。 最重要的是,在这座别院的周围都布下了阵法,外界的人绝不可能以神念窥探到里面发生的事情。 叶云看着疑惑的洛洛,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笑道。 “怎么,你是担心
  • 0
    霸凌终究是四星圣尊,对于如今的天澜宗和叶云而言,算是一个不错的战力。 何况自从他第一眼看到霸凌的时候,霸凌就让叶云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如今也印证了叶云的眼光。 至于他传剑给霸凌,霸凌能够在短短时间里领悟撼天一剑也足以说明他的剑道天赋和悟性皆是不错。 “撼天你可好好领悟,待你突破到五星圣尊之时,我会再传你一套适合你的剑法。” “多谢。” 霸凌的话始终不多,也和他这么多年来的遭遇有关,自从断了一臂之后,
  • 0
    霸凌的剑已经断了,可能下一瞬就会败在玲珑剑下。 更不要说还有丹阳门的强者在一旁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坐收渔翁之利,这个时候如果再不出手,局面将会变得更加危险。 随着叶云的一字吐出,黑煞吞天兽没有丝毫的犹豫,巨大的身影突然一闪,只见一道黑影闪过,神剑山庄的强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他面前的玲珑剑上挂着一个肉嘟嘟的东西,剑柄竟然被咬住了。 “吞了它。” 叶云大吼一声,他之前不让黑煞吞天兽出手,是担心黑煞吞天兽
  • 0
    “尊者,恕弟子冒犯,此事,弟子不去。” 上官治第一个站出来,他的态度已经很是明显,别说是去青丘和至尊神庭的神将交手了,哪怕是和叶云结盟之事,他都不愿。 “可以。” 尊者依然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似乎没有因为上官治的选择有半点的生怒,反而是平静的说道。 “上官,你能够坚持本心非常不错,若是你今日选择出战,老夫或许还会失望。” 上官治明显一怔。 因为他的态度,其实这段时间在青天阁中,他的处境就有些微妙。 特别
  • 0
    东域。 自从荒古战场的大幕落下,整个东域就彻底乱了。 天衍神朝的太子姜鄞死在了荒古战场中,这让整个天衍神朝都极度震怒,被誉为中兴之人的太子惨死,而且还和青天阁的弟子有关,这无疑是加剧了两大帝统道门之间的仇怨。 后来天衍神朝的老皇主亲自出面,在荒古战场外想要截杀叶云,但是又被青天阁的尊者,还有龙族的人拦截,未能成功。 等他一返回东域之后,就直接宣战,天衍神朝和青天阁真正意义上爆发了第一次的灭宗大战,唯有
  • 0
    万古龙窟,当龙啸天等人得知暗星刺杀牛四野之后,心中一直有些不安。 这是他们之前始料未及的事情,清幽虽然一直留在万古龙窟之中,但却极少露面,因为她的身份,龙啸天等人也不好去打扰什么。 现在他们已经反应过来,暗星的出手绝对不是脑子一热,想要在叶云面前表现什么,而是出自清幽的命令。 牛四野尸骨无存,九尾狐族的符骨下落不明,定然是被暗星带走,但在传闻中,暗星也身负重伤,而且姜楚潮,花颜夫人和黄金蛮牛一族的其他
  • 0
    这女子是谁? 为何这么年轻,气息竟然如此恐怖。 她身上一定带了帝兵,而且是最顶尖的本命帝兵,甚至不只是一件,不然的话,那一道大帝气息怎么可能如此强烈,叫人不敢与之对视。 不,不对! 这个念头刚一升腾,马上又被掐断。 林居中,姬家老祖,莫海如等人的面色再度变化,从一开始的惊愕变成了不可置信,无法理解。 这女子,分明就是大帝啊! 可为何会这样,帝路已经断绝,四荒八域无人可以成帝,为何这个女子会是帝君境界,而且
  • 0
    谁要青丘,谁要符骨。 小婵如此问,显然是已经知道了这其中的不同。 白练霜看着已经爆成一团血雾,什么都没有留下的白柔,心中不禁有些唏嘘,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怕了。 若是要杀她,她躲不掉的,抬起头,看着远处这女子大帝,还有她怀中的那只小狐狸,带着一抹自嘲笑意的说道。 “我要青丘。” “很好。” 小婵非但不怒,反而是赞许的点了点头。 “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听说你将青丘的九尾狐族照顾的很好,有一座青丘狐国,让她们安居
  • 0
    我把青丘输了。 清幽,败了! 小狐狸看着此刻的清幽,看着她苍白的面颊,枯寂的气息,还有唇角的那一抹血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青丘。 双眸一红,泪水就哗哗的流下来,一把抱住已经要昏死过去的清幽,不断的喊道。 “清幽姐姐,没事的,没事的,你不会有事的。” 清幽只是在笑,她说她把青丘输了,事实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她在清梦谷怂恿小狐狸去圣州青丘狐国,便不会有这个赌约,更不会有今日的所有事情。 若是等到叶云归来,要夺回
  • 0
    我还有一剑。 仅仅五字,但却掷地有声,彰显着离鸢那宁死不屈的态度。 作为以剑入道的武王境,离鸢所知的剑法剑术不知凡几,但是她此刻强调的是她还有一剑,也只有一剑。 哪怕她此刻灵力几乎耗空,修为大损,但如果她真的要拼着命,不顾一切,依然可以再刺出一剑。 这一剑,必然是绝杀之剑。 黑虎王活了不知道几百年,见过了不知道多少人族修行者,但是敢于向离鸢这样拼命的人,少之又少。 他自然能够听懂离鸢的意思,这最后一剑,是
  • 0
    逼战。 当离鸢的冷叱响彻禁地之时,暗中的叶云却是眉头一皱,眼眸之中闪过一道疑惑的神色,转而又多了几分深沉之色。 只见他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事情再度出乎了他的预计。 如果离鸢和黑虎王就这么僵持着,几个时辰之后,离鸢只要能够恢复大半修为,仗着方才的一剑之威,有极大的把握安全的离开天兽山脉。 但是此刻离鸢却是主动挑衅,甚至调动了仅剩的修为汇聚在剑芒之上,做出一副要和黑虎王一决生死的样子,这便是主动打破了
  • 0
    这一走,便再无尽头。 长廊渐渐暗下来,唯有一道人影不断的朝着前方走去,看起来格外的萧索孤寂。 没有了一个确切的步数,似乎就没有了终点一样。 陆玄所说的,若是能够走到尽头,便能够拜在太虚仙王的门下,可此刻看去,压根就没有尽头。 叶云的脑海中变得空荡,也不再刻意的去记住自己走了多少步,只是一味的向前,不断的向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个时辰,可能是几天,也可能是数月,甚至数年,叶云在这里察觉不到任何时间
  • 0
    唐庄浑身都在发抖,四肢的剧痛让他忍不住想要哀嚎。 当他抬起头,看着叶云那邪魅的笑容,戏谑的眼神之时,他突然也开始笑了起来,大笑了起来。 “叶云,你以为我就这么输了么。” 话音响起。 陈丹青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 “不好,躲开!” 可是。 叶云一动不动,用一种十分怜悯的目光望着唐庄,眼神之中似乎还有些期待,他似乎一直在等着这一幕。 “给我死!” 唐庄大吼一声,他的修为猛然一变,通玄六重的气息轰然爆开,一道
  • 0
    这,这是要打脸大长老啊。 叶云你不能恃宠而骄啊,虽然你是妖孽,虽然大长老一再纵容你,但是你也不能在大庭广众的打脸大长老啊,这和打脸千玄宗有什么区别。 这回,不但是陈丹青愣住了,就连祝原都愣住了。 他就是想要留个善缘,没想到叶云竟然就这么干脆的答应了,难道他在千玄宗… 一想到这里,不只是祝原动了心思,林宪,秋怡,洛南都动了心思,这么一个妖孽如果能够挖到自己宗门的话,假以时日,他们的宗门绝对会迈向一个更高
  • 0
    武道,剑道。 这是叶云最擅长的两种大道。 在外界的推测中,叶云应该是凝聚了两条完美大道锁链。 方才叶云和华清云的交锋,先是叶云以一拳开头,华清云以玄妙道法躲过,随后则是华清云催动秘术无间地狱,叶云以龙族秘术抵挡。 二人一共交锋两次,皆是不分胜负。 那么接下来的这一剑,很有可能就是二人的胜负手了。 谁的剑道更高一筹,今日这场论战,谁就能够获胜。 究竟是古神族一如既往的强势不败,还是叶云这个太虚天三代弟子笑到
  • 0
    龙族秘术,绝不外传! 这是仙域众所周知的事情,哪怕龙族式微,在仙域之中受到颇多压迫,不少龙族被人暗中捕捉奴役。 但想要从他们的口中问出龙族秘术,也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距离最近的一次关于龙族秘术的出现就是在太虚神界的东海龙宫出世,当初有不少宗门的弟子都赶去寻宝了。 叶云也是其中之一,而他得到的也和众人一样,都是神龙九变第一变的修行法门。 至于其他,绝对没有。 可化龙一举,叶云已经用过,光凭借着化龙绝对不可能
  • 0
    “无间地狱!” “没想到清云竟然已经修行有成了!” “这太虚天的什么三代弟子必然饮恨于此了!” 无间地狱是古神族的镇族绝学之一,乃是品秩极高的神道秘术,而且极难修行,哪怕是在古神族中,能够掌控这无间地狱的也是寥寥无几。 华清云以神道二重的修为,将无间地狱修行有成,哪怕是在古神族的百万年历史之中,都可以算得上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古神族的年轻小辈已经欢呼雀跃,在他们的眼中,华清云已经占据绝对的上风。 “此战
  • 0
    终于来了么。 自从当日带着小婵上山,大长老的态度变化,叶云便察觉到在大长老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人左右着他的意志。 这个人在千玄宗的地位肯定极高,不然的话,大长老也不会这般不惜一切代价的来保住他叶云了。 如今听到这话,叶云虽然有些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很可能他即将见到的人才是他在千玄宗最大的大树。 一路离开刑法殿,大长老带着叶云御风而起,眨眼之间便已是百里之外,最后二人落到了一处山峰之上。 山峰之上,有
  • 0
    “诛心。” “断魄。” “斩魂。” 一连三声,如天雷滚滚。 天地之间,唯有胡彦的声音回荡,宛如口含天宪一般。 许少游原本对一方天地的掌控被逐渐剥夺,一种无力感从他的心底升腾而起,而更要命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陷入了对方的天地之中。 掌心天地是天道神通,许少游和胡彦二人皆是掌控此法,在此对决,天道神通之下,不死也伤。 二人的对决,在外人看来是势均力敌,但胡彦岂会仅仅满足于与许少游齐名? 他要的,是踩着一个天才的
  • 0
    “果然不愧是排列二十二的大神通,不同凡响。” “掌心天地,化一方主宰,许少游能够得到天道恩赐,赐下这道神通,我看神道三重天,怕是罕有敌手了。” “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 古神族的族地之中,此刻已经是人声鼎沸,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 掌心天地这道神通能够位列神通榜第二十二位,是当之无愧的大神通,哪怕在场的众人都是来自太虚神界各大家族宗门,但真正亲眼见过这道神通的还是屈指可数。 甚至在他们所知道的一些记载中
  • 0
    白虹贯日! 同样是神通榜上排名前三十的神通。 这也是胡彦掌控的第一道天道神通。 大地震颤,山峦摇动。 原本低垂的天幕,似乎隐隐在动,好似有一个无形的巨人,托举着天幕一样,不断的上抬,将天地撑开。 如果说许少游施展的海上生明月给人的感觉是清冷静谧,那么此时此刻,周遭的气息又截然大变,炙热而火辣。 只见一轮红日凭空出现,与那一轮满月遥遥对峙,将周围的清冷月华全部驱散开来,大有分庭抗礼之势。 不但如此,随着胡彦
  • 0
    这是点名了。 之前胡峰一而再,再而三的逼着王鹤江出手,但始终都留有底线,不敢太过。 但此刻,这古神族神道三重的修行者确实直接点名道姓,要出自清风城的许少游和他一战,而且似乎极为肯定许少游不会拒绝。 这前后的态度相比,明眼人自然能够看出端倪。 清风城许家虽然有一尊大罗金仙坐镇,但是相比于屹立在太虚神界之巅的不朽天而言,还是差着十万八千里。 古神族虽然封山百万年,族中的仙王老祖早就坐化陨落,但在他们的眼中,
  • 0
    叶云此刻的表情很奇怪,看似在笑,却让人有一种心底生寒的感觉。 守门弟子挺了挺腰板,他也是受人之托故意刁难叶云,就是激怒叶云,他若是忍气吞声的算了,那叶云少不了要被一阵冷嘲热讽,可如果他敢动手,哼哼,这里可是功德殿,不是什么人都能撒野的地方。 “我管你还有几个名字,没有令牌就给滚一边去,别挡在这里。” 这守门弟子的语气顿时难听了许多,目光时不时的望向一侧的大门,那里的几个弟子都是功德殿的,心中自然底气十
  • 0
    圣州,有着这样一则传闻。 上古时期,魔神统御着诸天,他们是应运而生的伟大存在,生来不凡,道法无边。 甚至有的强大魔神,凌驾于天道之上,可让诸天颤抖,众生雌伏。 可不知为何,魔神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尽皆陨落,天地之间再无半点他们的痕迹,好像有人刻意遮掩了他们的存在。 这些强大的魔神,在陨落之时,会身归混沌,化作一颗星辰。 叶云此刻沉浸在星神变的发诀之中,越是参悟,越是觉得深奥无比,哪怕是他,也不能完全参透
  • 0
    杀人诛心。 这四人说要打断叶云的手脚,让他只能一辈子趴在地上做个**,叶云就以牙还牙,让他们得偿所愿。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大概是还没有来得及体验,或者还不够吧。” 叶云突然笑了一声。 下一秒,他做了一个更加疯狂的举动。 望气九重的修为顿时爆发,只见四道寒芒分别射向这趴在地上的四人,直指他们的丹田。 “啊!” “不,不要!” “饶了我,饶了我。” 如果只是手脚断了,休养一段时间,服用了丹药还能愈合,但是丹田被
  • 0
    楚寒月。 千玄宗内门弟子,十六岁的通玄一重,又生得花容月貌,在千玄宗里无疑是不少弟子的梦中情人。 后来传出她与内门天骄江山关系暧昧,成双入对之后,楚寒月的地位更是拔高了一截,毕竟江山可是能够成为千玄宗核心弟子的存在。 一时间,当这一袭白衣身影飘然而出的时候,千玄宗的弟子纷纷朝着楚寒月望去,面露不解之色。 难道天之娇女楚寒月和叶寒认识不成。 残杀同门! 这四个字的分量有多重,完全是诛心之言。 千玄宗作为青岚
  • 0
    沉寂。 整个山巅都沉寂了。 千玄宗的弟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此刻回想叶云最后的那一刀,可以说是妙到毫巅,防不胜防。 秦战败了,败得不甘,败得屈辱,但他确实是败了。 难道这个小子就要打破千玄宗的记录,以望气修为闯阵成功,踩着秦战踏入千玄宗,成为千玄宗弟子么。 “下作!” 突然一道冷哼打破了沉默,只见一道袍老者御风而行,落到秦战的身旁,厌恶的扫了一眼叶云。 “偷奸耍滑,暗箭伤人,你不配言胜。” “师尊。” 秦战
  • 0
    枪不错,他要了。 叶云的话响彻在所有人的耳边,这个家伙到底胆子有多大,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秦战脸色铁青,他的必胜一击竟然落空了,被这个望气九重的小子躲开了,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何况在最后的那一下,他明明有机会直接刺穿叶寒,但是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劲道改变了枪尖的轨迹。 众目睽睽之下,他堂堂通玄四重的内门天才秦战,竟然被一个望气九重的臭小子给躲开了,这已经是巨大的耻辱了。 何况这血色长枪乃是他晋升成为
  • 0
    千玄宗道山第三关。 叶云带着小婵一路上山,先是以望气九重镇压通玄二重的守关弟子,然后又在三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内领悟三门武技。 同时,他的傲气和狂妄一样响彻了整个千玄宗。 “看,他就是那个叶云,只有望气九重的修为,竟然走到了这里,可惜这最后一关,他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这次守关的乃是内门秦战师兄,通玄四重的修为,这叶云在秦战师兄面前,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悟性惊人又如何,修行界讲究的始终是实力,天赋也
  • 0
    草庐之外,一炷香不过燃了三分之一,叶云和小婵就已经走了出来。 “哈哈,果然这么快就出来了,看来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区区望气九重,这么短的时间就灰溜溜滚出来了,真是可笑啊。” 叶云面色平静的看了一眼众人,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却没有下山,而是直接朝着山上而去。 什么? 他还要闯阵,他是不是傻了,被打击得神智失常了。 “站住,你已经没有资格继续上山了。” 王宣冷哼一声,千玄宗的外门长老也是走到了叶云的身前,略
  • 0
    千玄宗三年一次开山收徒,整个青岚王朝不知多少年轻一代齐聚一堂,凡是天资过人者便能拜入千玄宗,成为外门弟子。 若是有千玄宗长老在外游历,见到天赋异禀的苗子,也可自行带回千玄宗里,楚寒月便是两年前被一千玄宗长老看中,这才拜入了千玄宗门下。 除此之外,唯一的途径便是闯阵。 千玄宗在上山的路上设下了三到关卡,若是有人能够一路破阵而上,也可拜入千玄宗门下。只是这闯阵的难度之大,常人无法想象,一年到头也出不了几个
  • 0
    “少爷,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去千玄宗。” 叶云刚回来,小婵刚一得知他三日后去千玄宗的消息,就俏脸生寒的拦住了叶云的去路,嘟着嘴,叉着腰的样子甚是可爱。 “少爷,你是不是病糊涂了,楚家那个女人就在千玄宗,还有了靠山,你好不容易能够修行了,现在去千玄宗不是送死么。” 小婵的怨气很大啊,面颊绯红,自己的少爷怎么可以这么糊涂呢,难道他对楚家那个女人还念念不忘么。 “小婵,少爷怎么可能去送死呢,少爷是去修行的
  • 0
    “云儿,小婵,你们万事小心。” 叶狂人吸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嘱咐了一句,随即对着天机楼暗使拱手谢道。 “劳烦暗使前辈了。” “受人之托罢了。” 天机楼暗使随意应了一句,四人这便分开。 叶云和小婵二人驾着一辆马车独自上路,天机楼暗使则是隐藏在他们周围,叶狂人看着叶云二人从视线消失后,便带领叶家长老原路返回北玄府。 “少爷,千玄宗很厉害么。” “不。” “那少爷干嘛还要去千玄宗。” “杀人。” 小婵似懂非懂的“哦”
  • 0
    “天机楼。” 在北玄府,除了楚家,叶家和城主府外,天机楼可谓是最大,最神秘的一股力量,哪怕是城主南宫策在面对天机楼的时候,也会礼让三分。  叶云对天机楼的背景一清二楚,让他意外的是在北玄府这样的小地方,竟然也有圣州天机谷的暗桩,难怪敢号称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叶云踏入天机楼中,一身材火辣,酥胸半露的侍女便迎了上来,巧笑嫣然的问道。 “尊敬的客人,请问你有何需要。我天机楼包藏万物,无
  • 0
    玄道修行,一境一重天。 叶云今日以弱胜强,杀了通玄一重的王占,那画面,众人还历历在目。 可那始终是出其不意,侥幸而已,若是重新来一次,叶云又怎么可能还有机会,何况叶青乃是通玄三重,比那王占还有更胜一筹。 “叶云,你莫非以为就凭你那下作的手段,就能战胜于我么。” “哈哈,青儿,何必和一个将死之人废话,杀了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修行之人。” 叶长天冷哼一声,目光讥讽的看着叶狂人,他也要叶狂人尝尝丧子之痛
  • 0
    现在,你想怎么死! 叶云的声音很平静,但落在任何人的耳中,都不由得升起一抹寒意。 望气九重抬手之间镇压通玄三重,越阶而战已经是天才才能做到了,可是叶云呢,他跨越了多少境界。 “天才,真才是我叶家第一天才,十六岁一步一重境,直入望气九重,十六岁凝聚刀意,前所未有,旷世奇才。” “少主深藏不漏,老朽今日大开眼界,日后谁敢说少主半句不是,老夫定然与他拼命。” 叶云翻手之间镇杀王占,碾压叶青,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
  • 0
    “那就是大长老咯。” 叶云丝毫不关系自己老爹为什么和大长老吵起来,只是平淡的问了一句,小婵的泪珠子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局促的站在一旁,小声的嗯了一声。 “少爷,你赶紧去看看吧,大长老说少爷你杀了那个王占,给叶家招来了大祸。只有把你赶出叶家,他日千玄宗前来,叶家才能逃过一劫。” 大长老。 原来是那个老狐狸啊。 叶云的脑海中闪过叶家大长老叶长天的样子,不禁冷笑一声,叶长天这老狗对他爹一直抱有敌意,谁让他的宝贝
  • 0
    “这是……” 厢房之中,一锦衣少年猛然睁开眼睛,看着这陌生的一切,磅礴的记忆渐渐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他是九幽魔帝,统御诸天,睥睨天下,开辟万魔山,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玄道正统。 最后那一战,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他一人一剑迎战至尊神庭的九大神将,最后被大雷音寺的佛帝偷袭,废他修为,夺他魔骨,将他镇压于无尽深渊之中,永世不得翻身。 如今他是叶家少主,天生废体,元脉尽毁,北玄府的头号**,最大纨绔,整日醉生梦死,
  • 0
    赵修,不行? 凭什么啊! 众人哗然,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议论。 “古神族的人未免太过狂傲了吧,明明胜负未分,却要人离场,这是担心自己不能破开清阳郡赵家的绝学么。” “主动出战,却又不愿意一战到底,古神族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哪有这样与人交手的。” “穹苍族长,你准备的几分彩头,不会是不愿意拿出来吧。” 这话,显然是在说笑。 不管是仙道剑术,还是大能的修道手札,固然珍贵,但对于古神族而言,不是拿不出的。 华
  • 0
    仙道剑经,先天神宝,古神族大能的神道境修行手札…… 这其中任何一件东西,都算得上是价值连城。 哪怕叶云,韩将,黄兰灵这样的人物都是出自太虚神界最顶尖的势力宗门,神宝秘术不缺,但也同样会有些心动。 原因很简单,大道修行,各有不同。 但他山之玉,可以攻石。 古神族封山百万年,作为太虚神界最古老的仙王势力之一,自然有其独道的修行法门和一些大道感悟。 若是能够参悟,对后来者的修行自然有着极大的裨益。 至于先天神宝
  • 0
    “迎客!” 一声呐喊。 原本等候在古神族的众人纷纷侧目望去,就看到一座巍峨高门缓缓推开,先是一道人影从里面走出,紧接着,至少有上百人出现。 华穹苍走在最前面,此刻的他穿着一身古朴道袍,竖着高冠,须发皆白,苍老的面容上带着一抹温和笑意,如同一位平易近人的邻家老者。 “拜见苍穹族长!” 主神宫的韩将第一个开口,躬身,拱手,恭敬的对着华穹苍拜下。 在他身旁,般若同样照做,哪怕是向来桀骜的沈丘也收起了之前不可一世
  • 0
    “慕姐姐,你之前说这座木桥是什么重宝,可怎么我们刚刚走过来,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啊。” 叶云三人走在最后,此刻已经走完木桥,回首望去,发现原本百余人的队伍,此刻能够走过木桥的唯有七成左右,至少有三十多人被留在了木桥的那头。 听到洛洛的问话,叶云同样看向了慕念,之前慕念的话显然是引来了华严霜的不满,这也证明慕念不是胡说八道,古神族中确实有一件能够窥探修行者天赋的重宝。 至于是不是这座木桥,叶云也不能确定。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